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三十四章 入闽

第三十四章 入闽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史秉誉,以后温州的事情就要靠你了!”走到屋外,我命令卢营长去叫李俊杰收拾一下东西到这里来,准备出发。进了院里看着里面的何清萍在她姐姐的帮助下收拾东西我对史秉誉说道。

    “我知道了,大哥。”史秉誉低着头。

    “我总觉得何长庆这次联姻有什么问题!不象是光为了造烟厂和以后的火柴厂这么简单!以后你要多注意一下他!还有,哪个李国波也是个难缠的主儿,不过这个人是爱钱如命的家伙,只要你给他甜果子吃,还好对付。而且他和何长庆之间有矛盾,可以利用这一点。”

    “还有吗?”

    “还有就是卷烟厂,我的意思是管理权可以给何长庆——不然他那两个女儿不是白嫁了?另外再成立一个监督理事会,让李国波负责——这家伙也送你了贵重的礼物吧?让他监督何长庆去吧!”

    “卷烟厂到时候出来的卷烟我们怎么定税?”史秉誉笑了,接着问道。

    “七成!卷烟出厂价的七成必须上缴!至于卖给谁我们就不用管了。”

    “大哥你太黑了吧?七成?那他们还做什么卷烟?”史秉誉怀疑自己听错了。“七成我还认为少了呢!这个时候有卷烟吗?(作者注:一八六二年已经有卷烟了,但是产量并不大,主角自己是不知道的)卷烟的成本有多高?不大嘛!这帮商人精的呢!他们会把卷烟的价格炒的很高的!我们不征收高一些,那些钱就白白流入这些商人的口袋里了!不过具体怎么定还是你到时候看着办吧!我只要有银两到时能付出各项开支就成了!还有,火柴的事情你要加紧研制,这也是一个发财的行业!对于火柴的税收可以比卷烟低很多。卷烟是消费品,而火柴就是生活必须品!火柴的价格你要给我控制起来!知道吗?”

    “知道了。”史秉誉笑着说“就是火柴的管理监督都要在我们的控制下,对不对?还有什么?”

    “还有就是北面的战况了,这几个月来侍王与左宗棠在宁波展开了拉锯战,侍王已经好几次派人来催我们北上对左宗棠作战了,全被我给软顶了回去——两方现在势均力敌,谁也吃不掉谁,这对我们在浙南的发展极有好处!消灭了左宗棠,侍王必然会派人来监视不听话的我们!不过要是左宗棠吃掉了侍王的部队这对我们也没有好处,那他就可以以宁波为基地,北上对付杭州的太平军或者极有可能是南下与我们作战!现在我们地盘还比较小,在我们控制区内人口也不是很多,要是两面或者是三面受敌的话形势是极为不利的。我看你可以派一部分部队北上,一方面开辟新区,一方面牵制一下左宗棠,但不能直接介入侍王于左宗棠的战斗!知道了吗?”

    “呵呵,明白了。我们要坐山观虎斗!等条件成熟了就一网打尽!占领宁波府!具体做法就是左宗棠占了上风了,我们就北上威胁他!侍王占了上风了我们就收回来!让左宗棠可以一门心思的与侍王作战!”

    “一般就是这样了。具体的你看情况办吧!还有一个人你要当心。”

    “李鸿章?”

    “对,上次我们全歼了李鸿章的淮军,这人必然不肯罢休的!他已经回去两个多月了,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动静是不正常的!我认为李鸿章出来的越晚他的实力就越强!你要注意海上,别到时候让他来个若曼底登陆把我们打个措手不及!至于其他的清军和湘军因为正与太平军打的不可开交,短时间内是没有能力应付我们的,同理那些太平军也暂时没工夫管我们。所以你要在这段时间内努力的把经济搞上去!为迎接到时候大的战斗做准备!”

    “明白了。那你对南线怎么看?”

    “南线敌人现在虽说有三万大军,比我们的正规军要多。不过他们是分散的,还有,敌人想从其他地方增援因受到太平军的牵制并不容易!我军虽然人数少于对方,但我们可以握成一个拳头打人!我的想法是让他们进来,分散他们!然后柿子专挑软的捏,消灭一路到两路敌人,这样敌人的攻势必然就打破了。还有,这次敌人的进攻对我们来说太突然了!这说明了我们以前一直忽视了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情报工作。你看一下现在我们有没有合适的人选把情报工作开展起来?”

    “这个……”史秉誉为难的想了想“这个我没有注意到。大哥你说呢?”

    “我认为……我也没有注意到!”我们俩人面面相觑,突然大家都笑了起来。“大哥我还以为你什么都想到了,原来你也有没想到的啊?”

    “废话!我又不是诸葛亮!怎么可能什么都知道?!我看暂时合适的人选没有,那就让竺泽生先负责一下吧!毕竟他跟我们时间比较长了,人很可靠,还读过几年的私塾做过买卖,他的经历比较多一些,可以暂时让他管对外的情报事宜,以后有了合适的人选再顶替他吧!”

    “OK!我知道了,那他这次就不和你南下了,我会好好和他谈谈的。关于情报机关就叫安全部吧!大哥你说可以吗?”

    “可以!”

    “还有,大哥,要是外国派了使节到我们这里来怎么办?我该怎么对付那些贪心的家伙?”

    “外国使节?!不太现实吧?人家跑我们这里来干什么?!”

    “毕竟我们控制了一个港口啊!还有以后大量的商品从我们这里出去人家肯定会重视我们的!”史秉誉考虑的比我远多了!现在卷烟火柴还没出来呢!他就已经想的外国使节拜访他了!

    “外国使节来?……你当然要热情款待喽!你要让他们知道我们和那些太平军不一样!他们到我们这里来办教堂什么的我们大力支持!给予方便!至于贸易往来任何商品都可以不受限制的进来!哦!哪个鸦片进是可以进来,不过小史你要注意,一定要由我们控制的商人进货!进来后就存起来,一两也不许在市面上出现!另外鼓励他们到我们这里来开工厂,办企业。就说我们是大力的支持的!我们不搞什么闭关锁国!还有就是那些外国的商人、企业主在我们境内我们都是一律保护的!反正什么承诺他们愿意听你就给他们许什么承诺!有一点,他们的军队可不能跑到我们控制区来!我可不想内战还没打完呢就要与那些洋鬼子作战!”

    “好,我记住了。”

    “现在我们力量还太弱小了,经济贸易上还得靠大力的发展对外交往,你可别把这事弄砸了!”

    “明白的!就是卧薪尝胆!暂时给他们些甜果子吃。不能让他们联合满清政府来对付我们!”

    “嗯!你说道对外使节我到想起来了!现在城内不是有些外国商人吗?你可以让他们邀请本国的住华使节到我们这里来看看,谈谈。”

    “知道了。”

    “首长!怎么曾剃头敢打我们的主意?!你看我的!我一定会把那些家伙杀个干干净净的!”李俊杰从外面走了进来。

    “李师长,这次是军长亲自带领南线部队作战。你要当心啊!”史秉誉笑着对李俊杰说道。“还有,这次军长的夫人也一起到前线去,一路上你就要多多照顾照顾了!”“啊!?夫人到前面干什么去啊?”李俊杰傻眼了。

    “呵呵。军长夫人要看看我们英勇的李师长是如何建功立业的!你要打的不好,到时军长不说你,夫人回来后到处讲讲的话……嘿嘿。”史秉誉看着李俊杰发出一种奸笑声。

    “得了,你别听史政委胡说了!这人今天吃错了药!”我连忙打断史秉誉的表演。“夫人只是到前方看看没什么大不了的!难道我连自己的夫人也保护不了?!李师长不用你操心了。你等一下。我去看看她收拾好了没有。”说着我走进了卧室。“你们好了吗?”一进门我就看到两个女人在床边唧唧喳喳的在说着什么,她们挡着我看床上她们收拾的东西了。怎么这么慢?!不就是几件随身换洗的衣服嘛!这么长时间还收拾不好?

    “马上就好了。”清萍转身歉然的说道,哦,看来可以马上出发了。“我们只是商量这些首饰带那些去。马上就好了。”

    什么?!带首饰去!?她以为这次是旅游去啊还是度假!?我差点摔倒在地。“我看看,你们都收拾了些什么东西?”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也许同意他去南线绝对是错误的!

    “没什么,只是一些衣服和首饰之类的。”清萍边上的依萍淡淡地说道。

    我走上前去一看……

    天啊!这那是到战场上去?!要说这是回娘家还差不多!

    大包小包摊了一床!还有很多耳环、戒指、手镯之类的摊放在一起,她们两个正在那里挑应该带哪个不该带什么的!这么多东西光背的人就要三四个大汉!她们准备怎么搬啊?

    “我说……,这次是上前线!我是去打仗的!你把这么多东西带上……我的天啊!那不成了度假去了?!”

    “已经很少了啊?”何依萍听了不服气,在边上说道。

    “很少?!我只带了两件换洗的衣服,你看看你们准备了多少?!这些东西要让几个战士背啊?!我还要靠他们作战呢!如果这样的话,我看清萍你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前线不比家里!你在家里有佣人老妈子伺候着,但在前线是没有什么人可以伺候你的!”我简直气极了。看来看人是不能光看外表的,我怎么没想到这些大户人家的闺女一个个这么婆婆妈妈的?!看来我真是白痴!

    “既然这样,姐,我只带几件换洗衣服好了,那些首饰就不带了。”清萍对着她姐低声说道。然后转过头看着我“前线我是一定要去的!”

    虽然声音很低,但是语气是极为坚定的!

    “那好!你要去也行!不过只许带一个包裹!我先出去在外面等你!给你五分钟时间,时间一到你要不出来就是说你不去了!我自己走!”说完我也不再看这两个傻站在那里的女人,径直走了出去。

    怎么女人这么麻烦?!现在我算是明白了,看来我是背上了个沉重的包袱!

    “军长,前面就是分水关!过了分水关就是福建桐山境内了!”李俊杰拿马鞭指着前面的城墙说道。

    六月七日的下午。天空中飘着蒙蒙的细雨。

    分水关地处浙江省之泰顺县、苍南县与福建福鼎县交界处。关隘建于五代“开闽王”王审知时,为确保闽地安全,以御吴越,形势险要,分水关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有“闽东北门户”之称。

    从温州出发已经两天了,按照正常速度五个小时前我就应该在现在的位置,可是……“李师长,那边好象有人过来了啊?”我怀里的何清萍指着山上的道路说道。“应该是军里来迎接我们的!走吧!驾!”我催了下战马让它跑的更快一些。后面的李俊杰带着警卫连跟了上来。

    我现在是知道带个女人出来有多么不方便了!而且是带了一个不会骑马的女人!先不说她是否真的身轻如燕能够让战马感觉不到份量,就是再怎么矮小和我一起坐在马上也要遮住我看前面的视线!出了温州城后天上下起了阴雨,气温比较低,甚至有冷飕飕的感觉,农谚说:“吃了端午棕,还要冻三冻”这两天我是充分的体会到了,要是光我们这些男人还没什么,可是看看怀里娇滴滴的小女孩……上帝啊!怎么可能让她冻病了呢?!速度慢不说,还要早休息晚上路!以后打死我也不带女人到前线去了!不过让她回去显然是不行的!——我回去可以!回去我就说你娶的是妹妹!姓史的娶的是姐姐!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脸待下去!——何清萍这样威胁我。

    “军长来了!军长来了!”我正想着事情呢,就听到李俊杰在后面嚷嚷着。前面关口拥过来一大群人!军长军长的瞎嚷嚷着。见鬼!我怀里这个女人我怎么解释啊!我愁眉苦脸的停下了马。

    “依萍,我们下来吧!”(为了不引起混乱,大萍儿变成了小萍儿,小萍儿变成了大萍儿!唉!这个麻烦啊!)我低声朝坐在前面的依萍说道。(作者注:以后清萍依萍俩人对调了。呵呵省得一会儿清萍一会儿依萍的,太麻烦了!)

    关口的人群很快的就冲到了我们面前。

    “军长!您可来了!您要再不来,我们只好到温州去抓您老人家了!”跑在前面的王得贵笑呵呵的迎了上来“哎?N!这位是……”这个反应迟钝的家伙!他现在才发现在我身边站着的何依萍!

    “首长,不介绍一下人家?”张海强也跑了过来笑眯眯的问道。

    这些人!怎么关心女人比关心他们首长还要多?!“好了,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夫人——何依萍!萍儿给几位大哥打声招呼吧!(各位大哥你们好!何依萍羞的说完就躲到我后面去了,把那两位乐的!)你们现在满意了吧?”看看对我的介绍显然不满意的两位师长我只好赶快叉开话题“军指挥所在什么位置?野战医院在那里?你们怎么都跑这来了?”

    “报告军长!军指挥所就设在分水关西南三十里地的桐山城!军野战医院也设在那里!至于我们为什么跑这里来了……嘿嘿”王得贵笑着摸摸脑袋。“据前面的侦察员报告说首长您带了个女的来,我们来看看。呵呵”这家伙怎么又把话题转到这上面来了?

    “好了,你们也别闹了!今天我们在那里休息?”我看看在面前挤眉弄眼的两个师长,真拿他们没办法!“哦,我们到桐山城休息吧!首长放心!我们一定会准备一张最舒服的床给首长的!”王得贵大声的嚷嚷道。

    “得了!谁现在光想着睡觉?!走!把敌情介绍一下!”我给乱说话的王得贵当胸一拳说道。

    去贯岭镇的路上,张海强和王得贵介绍了我们当前湘军的最新情况。

    彭玉麟统率的两万湘军已经到了屏南西部的路下、长桥一线,不过现在他们并没有继续朝我军控制区前进。杨岳斌统率的湘军在罗源松山镇与海上过来的总兵王明山的五千湘军水勇会合,现分水陆两路已进入宁德城,彭军与杨军两军相距一百余里。另据侦察,在福州还有副将杨明海的三千的湘军水勇驻扎。就现在以知的湘军在福建就有将近四万之众!

    我军第一军在福建的主力部队因精兵减员把大量的战士编入地方部队,虽然现以开始让他们重新加入到主力部队,但有些因为地远一时赶不回来,有些因为地方部队不肯放人,现各部并不满员,其中张海强的第一师原有一万三千多人,现不到一万已经后撤到福安县城。王得贵的第二师原有一万两千人,现也只集结了九千之众已经后撤到柘荣的乍洋。地方部队倒是人数不少,四个独立旅加上一些独立团和独立营现有一万八千多人,主力部队是大大的减员了,独立旅倒是大大的增员了,现在每个独立旅有近四千之众!可惜武器太少,而且没经过什么正规训练,也没有打过什么仗,还很分散。我军现在可以指望上的实际上只有原一二师不到两万的部队!就是加上军各直属队也不过两万余众,单独对付彭军或者是杨军还凑合,要是与一路作战另一路跑了过来夹击我们,只有上帝才能救我们了!

    “那位是首长?”我正在想着怎么样把敌人分开呢!前面突然有人叫道。

    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过了桐山溪来到桐山城。桐山并不大,城东西各有一条溪水,其中东边的桐山溪还算是比较宽的,至于西边的小溪,只能说是小水沟了,两条溪水在桐山南面会合后向南流入台湾海峡。

    “我就是。您是……”我看着前面站着的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问道。

    “报告首长!我是独立第一旅旅长罗一鸣!现带部队来迎接您!请首长入城!”“啊?什么?张师长,他说的是什么啊?”我根本就没听懂他说的话!

    “军长,这是独一旅的罗一鸣旅长,他的部队是在这里一带活动的,他说现在欢迎军长进城!呵呵,罗旅长是桐山当地人,刚才讲的是桐山话,他没去过外面,不会说官话!这里的人基本上都讲桐山话听的很别扭是不是?”张海强笑着解释道。“现在已经好多了!至少罗旅长已经可以听的懂官话,我们刚来的时候交流起来那才叫别扭呢!呵呵。”

    我这才记起来,福建各个地方说的话都不一样!有什么闽南话、闽东话还有什么闽北话等等,其中各个大的方言里面又有很多小的方言。看来罗一鸣说的不是闽东方言就是闽北方言里面的一支了!这以后交流起来不是麻烦透顶了?!

    “罗旅长是桐山人?你以前是做什么的?”我下了马,其他人跟在我后面进了城。“我本来是桐山城里开了个杂货铺,后来加入了天地会,带了一帮兄弟到南溪,后来史政委来了,我就加入了。”罗一鸣简短地说道,张海强在我耳边同声翻译着。“首长,前面就是军指挥所。”

    “走,我们进去。”

    看来军指挥所是桐山城里最好的房子了。房子四周用的是风火砖墙,墙帽造型优美,有大门、门楼、前厅、大厅、后厅、书楼、香阁,每栋均为三进,大厅堂用扛梁造法,柱头挑出二支斗拱,斗拱镌有花鸟饰案,还有旗杆、拴马柱及“大夫第”牌匾。细砖雕砌的门楼,镂空雕花的木梁,精美的缕窗,典雅的廊檐。走进屋子,大厅正面设了个神龛,供奉着观音,墙上挂着大幅的作战地图。大厅正面靠墙处安置长方桌,摆香炉、花瓶、时钟,案正中上方悬彩画大镜。案前置方形大桌,桌前垂挂刺绣桌布,桌两旁排列方形靠桌椅。

    客厅左面是卧室,房中有床、橱、桌、椅、洗脸盆架5大件。其中床前横一踏脚的长方凳,就是我在温州结婚时见过的那种,是作脱履登床用的。床安在脊梁后边,与尾椽平行。靠着墙。床上有木顶架,前有透雕花楣,中有箱架、柜、下有踏斗,三面围屏,有上中下三层,上层镂空花鸟,中层镂空着不知什么人物的故事,大概是神仙之类的吧!下层彩绘着花鸟人物。床上铺着大红的被子,被子正中间绣着一对水鸭子。(这么热的天谁还要盖被子?!这是哪个白痴放的?)卧室中橱分上下两层,上层双扇,下层为柜,开双扇小门,两侧各有小屉。桌、椅都是整面直腿,在夹角处有镂空花饰。脸盆架分为三层,上有花框镶镜,中有小屉放盥洗用品,下为盆支架。卧室已经整理好了,地板拖的干干净净。拿着一包衣服的依萍看来是对这里极为满意——前两天我们住的可是平常百姓家里。房顶都是盖着稻草,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嘿嘿,这个大小姐还从来不知道“猪圈”(在她眼里说猪圈还是客气了呢!)也可以住人!

    “军长,晚上你们就住这里,你看怎么样?”王得贵笑着说道。

    “这是谁安排的?”我回头问道。

    “是我。”罗一鸣上前一步大声回答。

    “好,我现在告诉你……这个屋子要从新布置!”

    “啊?!”不光罗一鸣傻眼了,连本来笑嘻嘻的张海强王得贵也傻了眼。“首长,这里已经是布置的最好了哇!”

    “我知道已经很好了,但我现在考虑的不是享受,而是北上的湘军!这样的布置修心养性还可以,待久了什么火气也没了。要是指挥打仗……那是越简朴越好!这个卧室我不住,你们谁要想住谁就住,不过住之前先给我把部队交出来!还有,外面哪个大厅也得从新布置!什么嘛!怎么观音菩萨也摆上了?!你们给我把那些香炉、花瓶、镜子统统撤了!”

    罗一鸣张海强他们被我训的抬不起头来。正满心欢喜的何依萍也被我的大声怒吼吓坏了,本来微笑的脸上立刻变成了苍白的小脸,吓的大气都不敢出。

    “首长……太晚了吧?首长一路已经很辛苦了,今天就先委屈一下,我们明天一定改正!”王得贵小声的说道。

    “没有什么晚不晚的!马上从新布置!我就站在外面!你们什么时候布置好了我就什么时候睡!”

    我现在的心情可是绝对不好的,南线曾国藩的部队来“剿匪”,这边我手下这些家伙把卧室这样布置!想一下身边那位来看看我是不是可以托付终生的女人睡在香喷喷的床上,却又让我说话算话,要睡地板!想想就够窝囊了!不过不能明目张胆的反抗,男人对女人总要有风度嘛!让我待在这里我还怎么指挥啊!得想办法把这女人“赶”出身边!

    “首长布置好了。”罗一鸣走了过来小声说道。已经是晚上一点多了。我就坐在外面的石凳上,天下着雨,何依萍拿着把雨伞给我遮着雨,不然我还真坐不下来!——这女人也够可以的了,只要不是赶她走,她就从来不和我顶嘴,只是默默的不说话。我真怀疑这么温柔的女人怎么可以能和她姐姐一起导演了一出差点让我身败名裂的好戏呢?!

    “走吧,我们进去。”我站了起来对依萍说道,坐的太久了,两腿发麻简直要迈不开步!

    “行了,你们也先谁,湘军有什么动静记得马上要通知我!还有,明天指挥所要南移,这里离前线实在太远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