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三十五章 诱敌深入

第三十五章 诱敌深入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提示:我以前因记忆失误,写的官职统兵人数不对,旅帅带领的只有五百多人,而在旅帅与军帅之间应该有个师帅。实际上杨沪生与史秉誉刚到侍王部队时,侍王任命的应该是杨沪生为师帅,史秉誉为副师帅。而刘法五、张海强、李成是旅帅。后面加入的王得贵也是师帅。我在这里向广大网友说声对不起!以后在修改时我会改正的!

    ——————————————————————————

    “野战医院在什么地方?”

    清晨,一大早我就起来了,让警卫员找来几个师长还有各个独立旅旅长。依萍站在我旁边陪着我。昨天夜里我和她说好了,让她到医院里面去帮忙,照顾伤员她也可以了解一下什么是战争!虽然依萍并不愿意去照顾那些她根本不认识的人,不过就她的性格还是真的不习惯反对我的意见——除了让她回家。

    “野战医院就在前面的县衙门里面。首长要不要去看看?”罗一鸣说道。

    “不了,现在我就不去看了,罗旅长,你让人陪着我夫人去看看。以后夫人就在医院工作,照顾那些在战场上受伤的将士们。”

    “啊?!首长,这不大合适吧?!那些伤员都是男的啊!而且医院里也没有女的啊!”罗一鸣张大了嘴巴——大官儿的老婆去伺候那些低微的士兵!对他来说实在是太不可接受了!

    “没有女人?”我看看在坐的几位点着头的部下“没有难道我们就不能招吗?现在宣布一条命令!凡是团以上的结了婚的首长,他的老婆一律到医院里去帮忙!至于是军野战医院还是师野战医院由你们自己决定!不过就我认为还是军野战医院更加好一些。比较安全嘛!另外在我们控制区内招收女兵,招收来的一律到医院里面去!至于老婆到医院工作这条命令现在就从我开始做起!你们还有什么补充的吗?”“军长,我有三个老婆去几个呀?”罗一鸣的头上开始冒汗了——老婆是藏在家里自己享受的!怎么这个首长居然想到让老婆抛头露面!?太丢面子了!

    “我的老婆都到医院里去了,你说你去几个?”我看着罗一鸣笑道。

    “我知道了,马上我就把她们赶到医院去!”罗一鸣低下了脑袋说道。

    “你自己只有一个老婆自然是全都去了!”王得贵低声嘟囔着。——这家伙以为我没听到。我看看他王得贵吓的马上坐的笔直。

    “张师长,这件事麻烦你现在就马上办好!还有给这些新加入我军的女兵找一些老师来,不光要教她们怎样救护伤病员们还要教她们学文化,知道了吗?还有你们在座的各位,马上派人下去通知这个决定!我希望在下午就可以在医院里见到各位的夫人。我可不希望我的老婆在医院里没有什么姐妹们。好了!去办吧!半小时后回来召开军事会议!”

    “是!”下面那些师旅长们乱哄哄的站起来朝外走去。

    “我说骡子!你怎么会问这么个问题?!这下好了,害的我们也和你一样要把夫人们都送到医院去了!”不知下面是哪个独立旅旅长在小声的对罗一鸣发着火。灰溜溜的罗一鸣只好认他们训斥着。

    大厅里的人都走了出去,我走到墙边看着地图上敌我的标志。

    从地图上来看在闽东北都是标着我军的红色,而敌军只有两条窄窄的蓝线,但实际上呢?!独一旅驻扎在福鼎的桐山城周围,独二旅驻扎在霞浦的柏洋乡到牙城三千人头尾居然有六十里地!独三旅更可爱!西路的彭玉麟已经到屏南的路下、长桥一线了,他们却分布在屏南西北的岭下到屏南东南的代溪!难道独三旅认为自己三千来人可以对付的了彭玉麟的两万大军?!独四旅倒是已经集结了可他们选的地方是不是太靠后了?!居然集结在寿宁的地洋!这倒好,看看前面不利,翻个山就到了浙江去了!再看一下昨天一二师所在的位置——一盘散沙!这是我对当前我军作出的唯一结论。怎么我来之前他们不会把部队集结好?!看来我手下缺一个能干的参谋长。

    敌军彭玉麟部距福鼎不到两百五十里地,而杨岳斌部离福鼎更近,只有不到两百里了,彭玉麟离我们远他为什么现在不进军了?呵呵他要进军的话独三旅必然会受到极大的打击的!真是猜不透彭玉麟在想什么!唉!要是有谍报人员在彭玉麟身边就好了!还用的着我费力的猜他吗?!至于杨岳斌部,前进到前进的很快,他就不怕被我各个击破?还有加入杨岳斌部王明山的五千湘军水勇、留在福州的三千淮军为什么在温州当时就没汇报呢?!还是情报工作没有开展啊!我现在对没有注意早日建立情报工作是深深的后悔!

    半个小时过去了,那些回去派人叫自己老婆到医院工作的旅、师长们一个个骂骂咧咧的又回到了大厅里。

    “怎么?对把各位的老婆派到医院去工作大家都不满意?”

    “没有,没有!怎么会呢!我们都是高级干部嘛!怎么会这点觉悟也没有呢?!”二师王得贵笑道——这家伙到现在还没有结婚呢!现在他是看其他人的笑话。“好了,大家也别垂头丧气了!前方的战士流血流汗,用生命来保护我们!难道我们就连让自己的老婆照顾一下受伤的战士都舍不得?!那以后谁还给你卖命!同志们,别舍不得你们的老婆了!你们老婆给战士们看看又不会少掉一块肉!他娘的!老子不是也把老婆送到医院去了?!行了!振作起来!”看看下面一个个红着脸的师、旅长我简短的说了一下“现在我们要考虑的是怎么对付湘军!要是打不跑湘军你再多的老婆也是人家的慰问品!明白了吗?!”

    “明白了军长!”下面稀稀拉拉的声音回道。

    “你们放心!史政委不是也结了婚吗?他的老婆我会叫人带到这里的医院来的!哼!要是医院被敌人端了大家的老婆谁也跑不了!不管是团长的老婆还是军长政委的!”我看看大家还是提不起神干脆把后方的史秉誉老婆也让她到医院来!让这些家伙一个个都知道我是动真格的!

    “啊?!史政委也结婚了?”下面又一次开始了咭咭喳喳——他们怎么都我们娶老婆这么感兴趣?!

    “好了好了!关于老婆的事情等打完了湘军我们再好好谈谈,现在起不许再提起!大家军人嘛!又不是长舌妇!哪那么多的废话!”等下面声音小一些我开始了讲话“现在我们还是安心来对付彭杨两军吧!”说完我站起走到了地图前面。

    “首先,我们看看敌人到了什么地方。喏~,杨岳斌的一万五千人到了宁德,按照方向来看是准备朝福鼎过来了——他的打算有可能是断了我军撤往浙江的退路!当然,也不排除他想赶我们回浙江这种想法!还有一路,就是彭玉麟的两万湘军。现在在屏南西部的路下、长桥停止了。大家看看敌军的标志有什么想法?”我手指了指地图上彭杨两军的位置。

    “杨岳斌的部队有可能是军长您所说的——赶我们到浙江去!至于彭玉麟……我的看法是粮草接济可能出了问题!不然不可理解为什么他到了屏南就不前进了。我认为他可能在等后面的粮草吧!”张海强说道。

    “是不是因为福建都是山地那些家伙爬不动了?”王得贵一说大家都笑了起来。“得了吧!爬不动山了?!你以为那些家伙都和你一样?见了山就想犯晕?”罗一鸣嘲笑道。

    “胡扯!谁说老子犯晕?!你才犯晕呢!”王得贵看到大家对他的意见不支持,感到极为丢面子!站了起来准备给一些笑的最得意的人好看!

    “好了!王师长,坐下!”我赶忙阻止要动手的王得贵,我可不希望作战会议开成了闹剧!“王师长说的当然也有一定的道理!(坐下的王得贵听到我赞同他的意见感到十分得意,示威性的看看那几个嘲笑他的人)彭玉麟的湘军初次到福建来,对这里的山地必然是不熟悉的。是有可能因为绕远路或者是爬山后需要休整一下,另外,张师长所说的粮草接济问题。也是有可能因为山路而暂时出现紧张,但这些只是我们现在坐在这里猜测,具体的情况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有数了!”

    “下面我们再看看我们自己的情况吧!李参谋长!你来给大家说说我们是怎么样准备与湘军作战的!”我走到下面。

    李参谋长沉着脸走了上去。

    李参谋长是叫李雪龙,壮族,广西贵港人,24岁,原来他是在刘法五手下干的,当副旅帅,当成立老三旅时因为工作需要(当时的师部需要人手)调到师部来了。和我一起参加过夺取温州(与左宗棠)、温州战役(与李鸿章),因为为人比较沉稳在军部成立后提升他为军参谋长。可惜在这一次我和史秉誉都不在的情况下他居然事先没有把部队集结到一起!看来以后得给他换个岗位了!

    “我军张海强的第一师现在福安县城。王得贵的第二师现在柘荣的乍洋。独一旅驻扎在福鼎的桐山城周围,独二旅驻扎在霞浦的柏洋乡到牙城,独三旅驻扎在屏南西北的岭下到屏南东南的代溪,独四旅驻扎寿宁的地洋。”李雪龙一边说着手中的小木棍一边点着他说到的地方,说完后他沉默了一下继续说道“……实际上我军各部都现的很分散!与首长要求的集中以消灭敌人刚好相反!”

    下面几个师长旅长脸上都不好看,一个个红着脸低下了头。

    “好!说的好!说的很好!”我带头鼓起了掌“李参谋长,我有个问题。从敌军向我军开过来了到现在已经是五天了吧?(李雪龙点了点头)五天的时间为什么部队还是这么散呢?!”

    李雪龙看看下面低着头的几个独立旅旅长“从接到敌军朝我们进军的侦察情报后,当天我就派卢营长把情报给您送去,我还把情报分头通知了各个师、旅。另外为了这次战斗我还下了道令全军朝福安、柘荣转移集结的命令!可是有些部队首长拿命令当儿戏!有的部队首长只是想着保护自己的家产!有的集结部队准备看情况才决定到底是南下痛打落水狗呢还是逃往浙江!至于罗旅长,他说要让部队在这里迎接首长的大驾!各位师长、旅长,我说的有错吗?”

    “这个……毕竟我们建立根据地还是很不容易的嘛!我的意思是我们应该先到屏南消灭彭玉麟的湘军!李参谋长,关于这个建议我是跟你说过了啊?!”一个独立旅旅长说道。“我们要把那些土匪消灭在根据地外面!不能让他们对根据地造成破坏!”“这是哪个独立旅旅长?”我朝张海强小声问道——这些旅长们我只是昨天才见了独一旅的罗一鸣。其他的根本就不熟悉!“这是独三旅的旅长高飞,是建阳人。以前也是天地会的,起兵反抗满清失败后带着剩下的到了屏南,史政委带着我们到屏南后加入了我军。——他光想着早日打到建阳去了!”张海强也小声的对我介绍到。在介绍的同时下面已经是吵的不可开交了。有的说根本没通知到,部队在地洋是为了开展工作!还有个家伙说是部队里都是一些当地人,硬要他们离开当地就怕全跑了!“够了!现在不是争论的时候了!我们应该马上行动起来!至于怕部队逃跑的问题恐怕根子还在领导那里!高旅长,你认为你的三千来人打的过两万彭玉麟的部队吗?至于部队没接到集结的命令更是胡扯!同志们,大家记着,要是你们继续不合作,我们是绝对不可能打败湘军的!到时候就是你们的父母、兄弟、姐妹、乡亲遭难的日子到了!大家都在这里,我现在重新宣布一下命令:全军朝福安集结!各个地方部队里面原一二师的战士必须马上归建!现在军各直属部队、指挥所、野战医院也向福安移动,明天各部必须赶到福安!同时参谋长,让卢营长马上加强对湘军各部的侦察!好了,散会!”

    “连长,我说我们回去吧!那些清妖看来今天是不会出来的了!妈的山里晚上还真他妈的冷啊!”刘书亮趴在地上朝身前的白杨小声建议道。

    “扯淡!卢营长说了!要是我们没抓到舌头的话,你我脑袋都别想要了!”白连长回过头来小声的骂道,接着又对刘书亮身边趴着的人说到,“独四旅旅长陈永飞袁剑你认识吧?上次参谋长的命令还是你给他送去的!”

    “认识啊!他狂的很啊,怎么了?”“副连长,那个陈旅长怎么狂的?”“去去去!连长讲完了我再和你说!”

    “这个家伙一听说湘军大兵压境了吓的把部队撤到了寿宁的地洋!他是准备看风向行事呢!”白连长低声说道。

    “啊?他逃跑了?!”刘书亮惊讶的问道。

    “跑?!他现在想跑也跑不了啦!前天军长来了,让部队都到福安集结。昨天陈旅长一到福安就被军长关了起来!说是他的独四旅要是不好好作战的话要让他当马谡的!其他几个旅长都吓坏了!我们顶头上司说啦,这次要是没有及时的把敌情摸清的话,嘿嘿……”白连长冲着后面低声笑了几声,“我们脑袋不保,他卢营长也头颅落地了!”

    “那个陈永飞不听号令跟我们有什么关系?!”袁剑不满的说道。

    “没关系?军长上次在温州的讲话卢营长可是做了传达的!军长怎么说的?!陈永飞就是撞到刀口上了!人家毕竟是地方部队,至少现在还保住了脑袋,我们可是主力中的主力啊!我们要是不听号令的话,你想想吧!”白连长冲着后面低声说着。“哎!连长!那边有人过来了!”刘书亮小声说道。

    “快!不许再讲话了!准备战斗!”白连长连忙朝前面看去低声命令道。星光下三十来个湘勇骑着马飞驰而来。

    罗泽西现在心情很好,前几天队伍到了屏南后就断了吃的了!后面那些运粮的都他妈的是废物!彭将军派人四处搜刮粮草却又鬼影子也找不到,虽说湘勇惯于山地,驰骋平原非所长但没有粮食打个屁仗!不过好了!今天上午粮草总算是运来了!嘿嘿要不是运粮官是曾大帅弟弟曾贞?值幕埃?源?急慌斫????耍〔还?姑沟氖墙裉焱砩吓斫??尤换崛米约旱窖钐岫侥抢锉ㄐ牛

    罗泽西正想着呢,左边的山上突然放了阵排枪!前面那些骑在马上的湘勇一下子被打下了战马。“不好!有埋伏!快撤!”罗泽西刚带了下缰绳想往回逃,又一阵排枪响了起来——这次是打战马了,罗泽西被倒下的战马甩了出去。

    ※????????※????????※????????※????????※

    “报告首长!我营侦察一连在屏南熙岭活捉了彭玉麟派往杨岳斌的通信官!”卢营长跑了进来站在我面前向我汇报。我正在福安召开团级以上大会呢!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敌军消息!

    “哦?有什么好消息?”

    “据俘虏交代,彭部因缺粮在屏南停留了三天。现粮草已经到达,准备今天上午向周宁开进!按照时间他们现在已经出发了。另据侦察,杨岳斌的部队已经到了宁德八都,现距我军不到六十里地!”

    “那个通信官身上带没带着彭玉麟给杨岳斌的信件什么的?”彭玉麟不会莫名其妙的派个人去跟杨岳斌说我要行动了之类的废话吧?

    “有!据信上所说。彭玉麟是告戒杨部放慢速度,两军在福安境内会合后一起朝温州开进!”

    打的倒是好算盘啊!

    “同志们,敌情现在已经清楚了,下一步就看我们是怎么走的了!你们对这一仗有什么看法?”

    “军长,我认为我们可以先消灭了冒进的杨岳斌再回头打行动迟缓的彭玉麟,理由嘛,很明显!杨岳斌部队只有一万五千人,而我军有三万七千余众,人比他多!而且我们的武器也好于杨部!还有就是杨岳斌现在离我们近,只有不到六十里了。而彭玉麟离我们有一百二十余里,再加上都是山路,行动必然不快,我们有歼灭了杨部再打他的可能性!”一师张海强说道。

    下面一片赞同声。很明显,张海强说的优点都是明摆着的,杨岳斌是实力弱于彭玉麟,而且离我们也更近!打这一仗还是有把握的。至于彭玉麟,一个是离我们远了,还有就是实力大大强于杨岳斌有短时间吃不掉的可能性,要是杨岳斌回头过来就被动了!

    “大家说的都对!”看看下面声音小了一些,我说道:“可是大家考虑过没有?杨岳斌他是水陆两路并进。我们要是打杨岳斌有可能全歼他吗?要是战况不利杨部坐船朝福州跑了,这就大大加大了以后我们解放福州的困难性!而且还存在打杨岳斌吓跑了彭玉麟的可能性。要是到时候我们杨岳斌没消灭倒是把彭玉麟也给放跑了那不就可爱了!”

    “军长的意思是先消灭彭玉麟?”王得贵疑惑的说道。

    “我的意见是由一部分部队牵着杨岳斌朝福鼎走,主力部队到周宁去!准备打彭玉麟个措手不及!当然了,要让杨部与彭部现在的距离继续拉大,对彭部朝周宁的开进我们要坚决顶住!而杨部嘛!带的要快!要把他快一点引入福鼎!”

    “军长!引杨岳斌的任务就教给我们旅吧!”罗一鸣抢先争任务了,“我们旅对福鼎一带都很熟!坚决把杨岳斌引得专走好路不走差路!让他加快行军速度!”

    “瞿!就你们旅那么差的武器还想让杨岳斌当主力部队?”王得贵嘲笑着罗一鸣——这家伙还记得前天罗一鸣对他的嘲笑呢!“人家杨岳斌看到你们的样子不当前面有埋伏才见鬼了呢!还让他加快速度?!美的你!”

    “好了,不要争了。”看看下面又要爆发战争的人们我赶快阻止道,“王师长,罗旅长说的有道理啊!不过你说的也对!”显然下面对我和稀泥的方法感到不满意。

    “我看这样,张师长!”我看看下面坐着的将领们开始分配任务了。“你率领一师一团、一师炮兵营加上独一旅担任牵牛鼻子的任务!诱敌的任务由你全权负责!至于牛鼻子牵到那里,我看到福鼎的桐山城就不能继续让他向前走了。在我军回来之前要坚决地不惜代价地堵住他!”

    “是!”刚刚听到我下令站了起来的张海强又坐了下去。

    “其他的部队一师二三团、二师全部、军直属各部、独二旅、独三旅、独四旅担任西线歼敌的任务!由我全权指挥!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

    “独三旅旅长高飞!”

    “到!”独三旅的高飞旅长站了起来。

    “我知道你想打回老家去,带着部队解放满清占领的建阳,不过你要是不把敌人消灭了怎么去建阳?你认为三千部队可以挡得住两万的湘军吗?!”

    “报告军长!我现在已经明白了!不行!”高飞大声回答道。

    “好,这次我给你个机会,看你还适不适合继续带部队!”我盯着站在那里的高飞,“我命令你部加强一师的二三团要把彭玉麟的部队到周宁的日子延长两天!屏南到周宁都是大山,我想你完成任务的困难性不大吧?任务完成后到周宁的咸村加入对彭部总攻击的队伍。做的到吗?”

    “报告军长!坚决完成任务!”

    “那好,坐下吧。我希望你能不辱使命!”

    “是!”高飞回答的很坚决。

    “至于剩下的各位还有军各部现在就和我一起向周宁移动吧!”

    ※????????※????????※????????※????????※

    “大人,我怎么感觉前面的长毛行动不对呀?”指挥水勇北上的王明山登上岸跑到杨岳斌身边说道。

    “哦?王总兵你说有什么不对啊?”正从望远镜里聚精会神地看着手下勇士奋勇攻山的杨岳斌不高兴的回过头问道。

    “大人!难道您没发现这些长毛再好的地形也没有用心去守吗?我怕前面有埋伏啊!而且彭大人已经三天没和我们联系了。”王明山在船上从望远镜里看到只要湘勇快登上山了,那些在山上的长毛就一窝蜂地逃到另一座山头——狙击是打的,而且枪声炮声都很响!可这么密集的火力,居然没有多少湘勇倒下!——王明山有种不祥的预感。难道他们是有意引我们的?

    “王总兵!你的胆子太小了吧?!不过是一群长毛而已!用得着担心吗?!我倒是认为不可能有什么埋伏的!我们现在遇到的就是长毛的主力!不是主力哪来得那么猛烈的枪炮?!”杨岳斌不以为然的说道,“王总兵!我现在命令你部马上到福鼎的白琳登陆!切断敌军的退路一网打尽当前之敌!至于彭玉麟,你就不用考虑他了!我们湘勇最习惯的是什么?就是山地作战!长毛要想打他的主意那是门都没有!”

    “是是!大人高见!下官愚笨了!”王明山打躬作揖的退了下去。

    “师长!海面上的敌军开走了!”罗一鸣跑到张海强面前说道。

    “怎么?杨岳斌想干什么?不会是想断我们后路吧?”张海强举起望远镜看着海上的敌船——敌船正朝北开去。“告诉部队!撤!撤到桐山城里去!不要再与杨岳斌纠缠了!”

    “张师长,那我们还怎么诱敌深入啊?”罗一鸣听到不与敌人纠缠的命令疑惑的问张海强。

    “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大半了,现在是第二个任务!就是守住桐山!你放心杨岳斌已经不可能再回去救彭玉麟了!呵呵,他现在正准备吃了我们呢!哦,对了,把那些剩下的炮仗也带上!到桐山再和杨岳斌玩玩。”

    “师长高见!弟兄们!走!回家了!”罗一鸣回头朝后面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罗旅长。粮草是不是都转移了?”张海强对坚壁清野工作还是觉得再问一下比较好。

    “放心吧!连根草杨岳斌也别想找到!”罗一鸣对自己的部队搞坚壁清野还是很放心的。

    “那就好!让这些家伙难受难受吧!”说完张海强走下了山头。

    不知军长他们那里怎么样了?要是没有消灭彭玉麟被他拖住了我这里可就麻烦了!——张海强暗暗地想着。

    [关于太平军的编制问题。

    太平军部队编为伍、队、司马、旅帅、师帅、军帅。六个等级。

    五人为一伍,设伍长。五伍为一队,设一队长(25人)。四队为一司马,设一两司马(100人)。五司马为一旅设一旅帅(500人)。五旅为一师,设一师帅(2500余人)。五师为一军,设一军帅。全军共一万三千余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