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三十六章 歼灭战

第三十六章 歼灭战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旅长!敌人又上来啦!”

    “怎么?又来了?!快!准备战斗!”高飞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朝山下看去。这已经是白天第五次攻击了!从早上开始,彭玉麟就指挥部队开始对石虎岩开始攻击。石虎岩最高处海拔八百八十九米,在它的西北是海拔一千一百零一米的西牛山。而在它的南面是海拔一千一百七十六米的天山。三座山之间是屏南通往周宁的最佳路线(西北是海拔上千米的高山群,东南又有高山和河流)。昨天下午开始,高飞就指挥着一师的二、三团还有自己的独三旅在屏南与周宁之间的山上狙击进犯的彭玉麟部。高飞以一师二团为第一线,以一师三团的主力还有自己独立旅的七、八两团守卫石虎岩与西牛山、天山,另外以一师三团的一部及独立旅九团守卫石虎岩后面的海拔九百四十四米上墩冈和海拔八百三十一米黄泥冈——他可不想让彭玉麟抄了自己的后路!

    彭玉麟的湘军自从昨天在屏南境内受到狙击后,行动的就十分小心了,虽然湘军十分擅长山地作战,但是每回都是由山下朝山上攻还是很吃力的!在前四次攻击石虎岩中,彭玉麟的湘勇每回都要倒下上百个兵勇,还要拉回大批哭爹喊娘的伤兵。彭玉麟感到自己要发火了!怎么攻了四次还攻不下个山头?!

    “刘松山!我命令你部马上给我拿下石虎岩!要是拿不下的话,哼!我杀你的头!”彭玉麟朝后面的副将刘松山大发脾气。

    “喳!卑职准命!”刘松山大声喝道“第四旗的听令!拿下石虎岩,跟我上啊!”说完刘松山拔出腰刀朝山上冲去,两千多的刘松山部下跟着他一起冲了上去。“炮!给我炮火掩护!”彭玉麟看着朝山上冲去的刘松山部朝后面的炮队命令道。沉闷的巨雷声响过后山上的树木飞上了空中,又倒在了山上。硝烟呛的人喘不过气来。山上完好的树已经不多了——全是被彭玉麟的炮火轰毁了!

    “寿卿,这次可全看你的了!”彭玉麟目光呆滞的看着向山上冲的刘松山。为了攻打石虎岩彭玉麟已经砍了十多个带头逃跑的脑袋可石虎岩还是在长毛的手里!高飞现在的日子并不好过,第一线的二团撤退后这里就是敌人的主攻方向,白天为了打退湘军四次进攻阵地上已经牺牲了三百多的战士,还有五百多人受伤撤下战场实际上现在守卫石虎岩的只有不到两千人,还有一千来人守护着西牛山与天山。“同志们!敌人上来了,给我打啊!”高飞大喊一声,然后和身边战士们一起用力的把一块巨石给推了下去——距离还远了些,现在开枪纯粹是浪费子弹!身边的战士有样学样的搬起石头一块块的朝山下扔去!高飞看着狼狈的躲着石头的湘军哈哈大笑了起来,突然一颗炮弹在他身边爆炸,掀起了一股黑烟,高飞晃了一下摔倒在地上。“旅长!”高飞身后的战士们喊着朝这边冲了过来。

    “我……我没事!给我打!狠狠的打清妖!”高飞努力想爬起来,可感觉腿上一点力气也没有!

    “旅长!您负伤了!快下去吧!”看到自己的首长负伤,战士们想劝高飞撤到后面去。

    “胡说!谁再说让老子撤到后面老子就宰了他个不长眼的!”高飞猛的转过头去怒目圆瞪的冲着后面喝道。“继续给我砸!砸死这些狗娘养的!”

    炮击慢慢的停了下来。高飞双手抓住身边的小树用力的想站起来,可腿上实在是没有力气试了几次在旁边的战士帮助下终于站住了!大腿上一屡鲜血流了下来。“同志们!敌人已经到面前了!给我打啊!”

    在三团的排枪过去后,七、八团的战士们冲了下去与刘松山的部队展开了肉搏战!刘松山的部队虽然都是湘江子弟,善于打山地战,毕竟在爬山中浪费了大量的体力,而独三旅的战士们都是福建长大的,也是从小就爬惯了山,熟悉山林作战,还有居高临下的气势。疲惫之师与养精蓄锐的部队作战结局可想而知,刘松山的第四旗部队在短暂的对峙之后就开始逃跑了,刘松山虽然拼命的想阻止手下的后退,可败局以定被溃退的士兵们拥挤着带了下来。

    “大人!这次失败其罪在我!请大人治罪!”溃退回营的刘松山走到彭玉麟面前羞愧的说道。

    “你还有脸回来见我!来人啊!给我拉下去砍了!”彭玉麟怒气冲冠地说道。几个湘勇过来准备把刘松山带下去。

    “慢着!给我带回来!”彭玉麟突然又说道。看着带回来的刘松山“刘松山!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给我把西牛山、天山拿下来!这次要是还拿不下来的话……你自己看着办吧!”

    “是!多谢大人!这次要是拿不下西牛山、天山卑职提头来见大帅!”颤抖着的刘松山低声肯定的回答道。

    “下去吧!”彭玉麟厌恶的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刘松山。“唐仁廉!”

    “在!”彭玉麟身后走出来一个人。

    “你带仁字营对石虎岩发动佯攻,牵扯敌人主力的注意,掩护刘师拿下天山、西牛山!”

    “卑职准命!”唐仁廉领令退了下去。

    ※????????※????????※????????※????????※

    “旅长,您还是下去吧!这里有我们呢!只要我们在就决不让清妖从石虎岩通过!”打退刘松山的进攻后战士们劝着他们的旅长。

    “去去去!老子今天就待在这里了!”高飞一边看着卫生员包扎伤口一边说着“你们谁再说撤老子对你们不客气!”

    “你要对谁不客气呀?”高飞正训着手下呢!旁边有人问道。

    “谁让我下去我就对睡不……”高飞大着嗓门说着突然说不下去了“李参谋长,你怎么来了?!”

    “呵呵,军长怕你在这里打的过瘾,坏了军长的大事,让我到前面来看看。”李雪龙笑着走了过来。“怎么高旅长在这里打的还不过瘾?是不是想把果子自己一人独吞啊?”

    “怎么可能嘛!我高飞是那种不顾大局的人吗?!只是军长说了,要我狙击彭玉麟两天时间,现在才一天嘛!怎么军长就让你过来了!?”高飞倒是真的还没有打过瘾呢!平生头一会指挥数千的洋枪作战,要是现在下去了,以后什么时候还有这种机会就只有天晓得了!

    “行了!首长的意思是昨天和今天两天!你在这里打的舒服了,那张师长他们那边怎么办!?他们的压力可大多了!听着,军长说了,今天晚上一定要撤下去!不然就不是处分什么的了,军长是要砍头的!”

    “好好好!知道了!”高飞不耐烦的说着“只要有清妖好打,砍头谁怕啊!行了,你也别拿军长来吓唬我,我服从命令不就得了?!”

    “嗌?!高旅长,你们这里刚刚不是打的很热闹吗?我来的路上老远就听到了,怎么现在没动静了?!”高飞发觉这里现在太静了。

    “就是!刚才一次冲锋打退后怎么到现在还没动静?不会是逃跑了吧?!”高飞也觉得不对劲了。

    突然炮声又一次响了起来,不过这次比以前打过来的精度差多了,有些还十万八千里的打到了西牛山和天山上去了,在火炮的掩护下,湘军又一次开始了对石虎岩的攻击,不过这次敌人比前五次还不禁打,高飞的部队只是扔扔石头就让他们停在半山腰上也不是下也不行!看来今天彭玉麟是对石虎岩没辙了!

    “旅长!清妖又上来了!”在旁边的战士突然冲着高飞喊道。

    “在哪儿?我怎么没看到冲上来?!”高飞和李雪龙俩人仔细的看着,却发现山下敌人根本没有往上冲嘛!

    “在右边!他们向天山攻上去了!”旁边的战士叫道。

    高飞仔细一看可不是吗!不知什么时候大股湘军趴在地上朝山顶爬去,已经要到天山顶了!“冲啊!”偷袭天山的湘军在一个领头的带领下突然跃了起来冲上山头!留守天山的独三旅将士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五百多的战士们很快的就陷入了绝境里!高飞和李雪龙刚注意到天山的战斗,从西牛山也传来了喊杀声!一千多的湘军不知什么时候也登上了山头和驻守西牛山的独三旅展开搏斗!

    “快!打下去呀!”高飞急的直跳脚——那两座山上可有一千多的福建弟兄啊!“旅长!敌人上来了!”

    “什么?!”听到战士们的叫声高飞才回头注意自己这里。本来徘徊在半山腰的湘军也许是受到友军的鼓舞呐喊着朝上面冲来了“娘的!老子收拾不到其他地方的清妖,收拾你们总可以了吧?!三团!给我打!”

    冲了一半的湘军被子弹牢牢的固定在地上了,山上的巨石砸下去总有那么几个运气不好的,山谷里回荡湘勇掉下山的惨叫声——这是极为损伤士气的!其他的湘勇一看大事不妙扭头就朝山下逃命去了。

    “高旅长,我看可以撤了。”李雪龙全程看了这次狙击作战,沉着脸对高飞说道。高飞红着眼转头看看左右,剩下的战士已经不多了。原来山上有三千余人现在只有一千多了,一个个极为疲惫的躺在地上。

    “高旅长!”李雪龙看看高飞没有说话提高了嗓门大声说道:“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至于报仇的事军长马上就会办到的!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现在命令你!撤!”李雪龙又放底了声音“高旅长,只有把敌人全部引入包围圈才能全歼敌人啊!你现在这样和敌人顶牛消灭的了敌人吗?难道你忘了军长在下命令时是怎么跟你说的?”

    高飞看看李雪龙沉默了一下“撤!我们撤!”

    “旅长!这么多弟兄都倒在这里!不要撤啊!打吧!消灭一个是一个!旅长!让我们留在这里把!”山上的战士们都哭了——多少自己的弟兄倒在了石虎岩?打红了眼的战士们不想就这么窝囊的撤下去!

    “胡说!我命令你们……撤!”高飞如同受伤的野兽般发出了一声惨嚎。

    石虎岩狙击战独三旅是打残了,三千人的旅完好撤下来的只有一千余人。配合独三旅作战的一师二、三团也付出了伤亡一千余人的代价。彭玉麟的湘勇也损失巨大。为了攻占石虎岩,湘勇付出了战死两千人受伤四千多人的惨重代价。彭玉麟在攻下石虎岩后对自己是否能够消灭福建的“发匪”产生了极大的怀疑。湘军从来都是以少胜多的,可这次两万的湘军居然会在石虎岩损失这么大!这可怎么向曾帅交代啊!

    彭玉麟在心中计算了一下,按照这种打法,还没有剿灭福建“发匪”他的部队就连渣子也没的剩了!最让彭玉麟饶头的是那些受伤的怎么办?带上他们肯定是不行的,一个伤兵倒要两个完好的湘勇抬着。送回后方?那还没有带上他们好呢!至于把他们留在当地,可这里土匪遍地,能不能活下来可是个大问题。——彭玉麟烦的心里直在痛骂,为什么“发匪”不把这些人打死呢?现在可成了累赘了!

    攻下石虎岩后,彭玉麟的部队并没有马上继续前进,而是休整了半天一个晚上。六月十三日中午,彭玉麟在留下刘松山带着他的部队留守当地并且保护伤兵后(各营中刘松山的部队损失最惨重,两千人的部队只有一千来人了),自己带着剩下的一万三千人继续朝东进攻了。

    “徐旅长!敌人过来了!”福建独立第四旅代理旅长徐友新(原旅长陈永飞因为不服从命令被关了起来)正躺在黄泥冈山头的地上想老婆呢!(他老婆被“客气”的请到医院帮忙去了)被战士们一喊吓了一哆嗦。一骨碌爬了起来“什么地方?!”

    “看!山下就是!”

    顺着战士手指的方向徐友新看到大批的湘勇漫山遍野小心翼翼地朝这边走过来了。——离他所在的位置还有五百多米。“快!开枪!所有的火枪(独立旅是不装备从外国进口的洋枪的)都给我打!”

    火枪轰鸣声中,那些湘勇趴倒一地。

    “怎么回事?!”

    “大人!前面有发匪!我们受到狙击了!”唐仁廉扶着帽子跑过来大声冲着彭玉麟喊道。

    “胡说!这么远你们趴在地上干什么?!给我爬起来!冲!冲上去!”彭玉麟瞪着唐仁廉怒喝道。

    “喳!给我冲啊!”唐仁廉回头冲着趴在地上的湘勇喊道。趴在地上的湘勇慢慢地爬了起来朝山上“冲”去——也许是昨天受到的打击太大了,悍不畏死的湘勇在攻击黄泥冈时远没有昨天攻击石虎岩那般的勇气了。总是走两步退一步。不过山上的“发匪”好象也没有了昨天的勇气。枪声慢慢的低落下来。

    惊心胆颤的湘勇冲到了山头却发现根本没有迎战的“发匪”——在他们眼前那些发匪正朝着山下狼狈逃窜着。

    “大人!我军已经攻下黄泥冈了!”惊喜交加的唐仁廉颤抖着向彭玉麟汇报这个天大的好消息。

    “什么?!这么快!?”彭玉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黄泥冈与石虎岩差不多的高度,昨天石虎岩可是攻了六回伤亡六千人才拿下来的啊!“敌人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报大人!那些发匪不堪一击!我们冲到山上,在我们英勇的湘勇面前他们丢下了大批的武器就逃了!根本没有昨天的样子!”唐仁廉朝彭玉麟汇报着——他只要说明白就成了,至于到底是怎么回事那是彭玉麟的事情,与他无关。不过战功还是要大大夸大的!不然赏银从何而来?!

    “走!上山去看看!”彭玉麟的兴致又上来了,要是福建的发匪都是这样好打的,那以后就容易多了!

    山上遍地都是丢弃下来的大刀、长矛,还有一百多支可以用的火枪随处乱扔着。最好笑的是在山顶处还倒了一面旗子,上书“顽强防守第一师”七个大字——本来这面旗子是插在山顶的,唐仁廉的部下看着它不怎么好看把它给砍倒了。

    “哈哈哈哈!这就是顽强防守?还第一师?”彭玉麟感到倒下的这面旗子是对发匪的最佳讽刺,走过去一脚踩在顽强两字中间。“唐副将!”

    “喳!”唐仁廉笑着单膝跪下。

    “好!你部攻占黄泥冈有功!我将禀报大帅重重犒赏!”彭玉麟看着兴奋发抖的唐仁廉“至于这面旗子你给我好好保管起来!明白吗?”

    “喳~!大人!”唐仁廉退后一步大声应道。

    彭玉麟面向东方,放眼朝山下望去——山下那些发匪还在乱哄哄地亡命逃窜着,下山的路上丢弃了大量的物资,行军锅、旗子、躺椅、粮食、鞋子、衣服什么的扔了一路。——这就对了!这才是熟悉的发匪嘛!看来最有战斗力的发匪已经在昨天被消灭了!虽然逃窜了一些,可那些毕竟已经被我们打的丢魂落魄,至于今天的看来是掩护昨天那些发匪残部,只是他们没想到“顽强防守第一师”跟我们湘勇比起来。差的太远了!呵呵,还是高估了发匪啊!追击!追着他们**后面!不能让这些家伙有重新整理的时间!不然……彭玉麟一想到昨天的战斗心里还在发抖,决不能给他们休整的时间!要趁他们还没有恢复元气之前马上消灭他们!“唐仁廉!”

    “喳!”唐仁廉跑了过来。

    “你马上带领部队追着发匪打!决不能让他们停下来!直到消灭他们为止!知道了吗?!”

    “喳!卑职遵命!”唐仁廉大声应道“弟兄们!发匪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了!跟着我~冲啊!”

    唐仁廉的运气不坏,那些发匪已经无心恋战了,天池冈、五公楼都是很好的狙击阵地,却被他一冲就攻占了!发匪看来已经不想再和他作战,继续扔下影响逃命的东西往后逃窜着。很快入夜前发匪逃进了玛坑村。

    “唐将军怎么不攻了?!”彭玉麟走到前面来怒气冲冲地冲着唐仁廉发火。

    “大人!发匪全都进了村子,看来他们想在村子里过夜了,我看是不是等大队人马过来后把他们全歼在这里?”唐仁廉两臂做了个包围的姿势。“不然现在一攻那些发匪就跑了!”

    “嗯~,有道理!来人呀!叫后军加快速度!围住前面的村子!要杀它个片甲不留!”彭玉麟低头想了一会儿赞同了唐仁廉的意见“唐将军,你可要看牢了当前的发匪!我们要趁着夜晚包围住他们!一定要全歼这些发匪!你可决不能让他们逃跑了!”

    “喳!卑职一定看牢他们!”

    ※????????※????????※????????※????????※“参谋长!你怎么到这里来了?”独四旅代旅长徐友新一回头发现李雪龙站在房前。

    “呵呵,敌人入了陷阱,我不来看看怎么行?那不是太不给彭玉麟面子了吗?”李雪龙笑道。

    “参谋长,这里危险!您还是撤到其他地方指挥战斗吧!”徐友新对军级干部到敌人的包围圈来感到极为担心,要是参谋长有个三长两短的,陈旅长是救不回来了!——徐友新是陈永飞的好朋友,独四旅组建后俩人就在一起工作,前些日子陈永飞为了保护好独四旅没有服从李参谋长的命令被军长关了起来,这次要是参谋长又在这里有什么不测的话,那老友的性命看来是绝对不保了!

    “放心吧!”李雪龙笑了起来“我不会干预你的指挥的!另外奉军长命令,我给你带来了援军!你看!”李雪龙朝后面指了指。

    徐友新朝后面望去,一尊尊大炮摆在村后的平地上,上面盖了树枝野草什么的。在树林里。大批的战士头戴树条编的伪装正坐在树上呢!

    “你们独立旅装备差了些,军长担心你们挡不住敌人的进攻,让我带领二师炮兵营,还有二师的四团来支援你们!现在他们就开始服从你的命令!”李雪龙笑着对徐代旅长说道。

    “谢谢!谢谢首长的关心!”徐友新激动的要哭出来了。“我们保证把敌人拖在阵地上!让他一个人也走不进来!不然就让军长砍了我的脑袋!”

    “你的脑袋军长要它干什么?放心!只要你堵住敌人你们独四旅的耻辱一定会洗掉的!”李雪龙看着指天划地在发誓的徐友新又问道“你们撤下来部队有没有什么意见?”

    “意见可大了!敌人离我们还有十万八千里就撤了,还要丢掉武器粮草什么的能不有意见吗?!不过现在他们应该明白了!”徐友新笑道。

    “是啊!当时为了保密,作战计划没有向下传达,不光你们旅的战士们想不通,独三旅的战士们也想不通啊!牺牲了那么多的战友却要撤下来,要是我不知道具体的计划我看我也是想不明白啊!不过要是传达了作战命令,万一出现了叛徒那可就麻烦了!

    徐旅长你说对吗?“

    “对!参谋长说的有理!”徐友新点头认为有道理。

    “旅长!敌人开始朝我们后面包抄上来了!”一个战士惊慌的跑了过来。

    “放心吧!现在我倒怕彭玉麟不过来呢!”徐友新抱歉的看看李雪龙“参谋长,您是不是先隐蔽起来?”——参谋长在身边徐友新感到浑身上下不舒服。

    “你放心!我决不会干预你的指挥,好好!我就先躲到后面去总可以了吧?”李雪龙笑着走到一边去了。

    “各团注意!”徐友新开始发号施令了“坚决抵挡住清妖的进攻!我们后面有兄弟部队支援!别叫人家小看了我们!炮兵营暂时不要开火!要服从我的命令!二师四团的兄弟们请大家到村里加强我们旅的火力!谢谢你们了!”

    独四旅的战士们看到主力部队上来支援他们一个个激动的欢呼起来!

    现在是六月十三日晚上七点,玛坑村保卫战马上就要开始了。

    从开始进攻玛坑村开始,彭玉麟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玛坑村里发匪的火力太强大了!这让他想起了石虎岩那支阻击他的部队!看来唐仁廉的进攻很可能无功而返!很快他的预感就被证实了。在彭玉麟的眼前,大批的湘勇倒在了发匪的枪下,活着的死死的趴在地上一动不能动!

    “开炮!给我开炮!炸平村子!”彭玉麟朝身后怒吼着。

    湘军二十来门火炮朝玛坑村打了过去,让彭玉麟惊恐的是那个村庄里突然朝他的火炮阵地打过来成批的炮弹!看来发匪在村子里布置有洋炮!这是上次在石虎岩没有遇到的!要是上次知道发匪有这么强大的炮火的话,彭玉麟一定会考虑是否应该请求大帅的支援!他只有自己制造的二十来门射程短火力弱的火炮啊!而发匪就不同了!打过来的炮弹威力比他的火炮大,射程也比他的远。弹雨下操纵火炮的湘勇纷纷倒下轰击村庄的火力大大降低了!

    发匪怎么会有这么强的洋炮?!难道是洋人给他们助战来了吗?!

    看到自己的火炮被压制住了,本来凶狠剽悍的湘勇们也凶狠不起来了,一个个抱着头逃回大营。

    “大~大人!”唐仁廉弯着腰抱着脑袋逃到彭玉麟面前叫道“不~不对啊!发匪怎么有~有这么多的洋炮?!弟兄们攻不上去啊!”

    “胡说!”彭玉麟的脸色不好看了“你马上给我攻!攻进去!你给我消灭发匪的洋炮!一定要给我打掉它!快去!”彭玉麟一脚把唐仁廉踹倒在地。

    “是!是!我马上组织人去!”唐仁廉的脸变的雪白雪白。

    唐仁廉又一次组织部下朝玛坑村冲去,在枪林弹雨中成片的湘勇倒了下来,彭玉麟简直看不下去了——这个村庄要牺牲多少忠诚的湘勇才能拿下来啊!看来发匪真正的主力是在这里啊!

    很快的,唐仁廉被手下的士兵抬了回来。

    “大人!唐副将身受重伤!”唐仁廉的部下向彭玉麟汇报到。

    彭玉麟感到头晕眼花“暂时撤兵回营,给我把村子围起来!明天一定要拿下这个村子!”

    “大大人!”早上天一亮彭玉麟就指挥部下继续围攻玛坑村,在三次攻击受阻正准备第四次攻打时身后突然有人跑了过来大声嚷嚷着“大事不好!”

    “王副将!何事如此惊慌?!”彭玉麟不高兴的看着飞奔上来的人低声喝道。“大人!发匪从……从后面扑上来了!”那个王副将惊慌失措的说道。

    “什么?!”彭玉麟打了个冷颤。现在他才明白了,白天那些发匪是引诱他到这里来的!这些发匪是要吃掉他的两万湘勇啊!他的湘勇现在处在三面环山一面临水中,实际上他已经被可恶的发匪包围住了!这里是兵家所说的死地啊!怎么他就偏偏忘了兵法所言的“佯北勿追”呢?!彭玉麟现在是深深的懊悔着。“快!谭胜达你快率领你部占领那座小山!”彭玉麟指了指背后的山头“一定要坚持住!要坚持到我们消灭当前的发匪!”彭玉麟又咬牙切齿的指了指玛坑村。

    “喳!”副将谭胜达率领着他的两千人马朝背后的山头奔去。

    “狡诈的发匪!”彭玉麟怒目圆瞪的自言自语道“不把你剿灭干净老子跟你没完!”

    ※????????※????????※????????※????????※

    “报告军长!我军已经完全包围了彭玉麟部队!只是独四旅和二师的四团、炮兵营被敌人包围在玛坑村,看起来现在形势不是很好!”侦察营卢营长跑到我面前向我汇报着。

    “哦?为什么形势不好?”给他们加强了炮兵火力了嘛!难道湘军的炮兵比我们的还要好?可高旅长不是说湘军炮火没什么了不起嘛?!

    “彭玉麟留下两千人马牵制我们,其他的部队都压到独四旅方面去了,他们现在压力很重啊!”王得贵走了过来解释道“军长,我看可以发动总攻了!”

    “怎么?前两天没让你到前面去打手有痒痒了?”我看着一副迫不及待的王得贵笑道“可以!传我命令!全线向敌人发起攻击!军炮兵团集火射击朝玛坑村进攻的敌人!一定要把他的士气打下去!”

    “好嘞!”王得贵兴奋的跳起来冲下山朝他师部奔去。

    六月十五日早上九点,玛坑围歼战正式打响了!

    玛坑战役打响后,从上午十点开始设在七步的军野战医院就忙碌起来。大批的伤员从前线送了下来,依萍忙着给受伤的战士登记姓名、部队番号,忙的连中午饭也没吃,可伤员实在是太多了!开始是自己的伤员,后来不对了,大批大批的湘勇被抬到这里。她们几个人根本忙不过来,再加上看到有的送下来的伤员缺胳膊少腿,有的伤员独子上开了个天窗,有的伤员头上流下来带着豆腐脑一样的东西,虽然伤的部位大家有所差别但有一点是共通的就是——每个伤员都是浑身血迹!别说中饭了,连早上吃的她们几个女的都吐了出来!前面炮声枪声依旧是那么猛烈,而送下来的伤员只有更加多的涌入野战医院。

    “伟玲,你先帮我登记一下好吗?我过去一下。”依萍实在是忍受不了血淋淋的场面了,虽然已经吐过两次,可现在又忍不住想吐!

    “好的,萍姐。”朱伟玲看到脸色苍白的依萍又冲后面叫道“姐姐!你扶萍姐下去休息一下吧!这里我照顾的过来!”

    依萍被伟铃姐姐一扶出医院就扶着身边的柳杉干呕了起来——能吐的早就吐光了,现在连清水都已经吐不出来了!

    “萍姐,你没事吧?”看到一脸难受的依萍朱伟琴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有些不舒服。”依萍扶着树难受的说道。

    “萍姐,你……”朱伟琴不知是不是应该说出来。“怎么?你有什么话想说?”看到想说又没敢说的朱伟琴,依萍勉强露出笑容问她。

    “没什么,我只是想问一下萍姐,你是不是……怀孕了?”朱伟琴终于把心中的问题给问了出来。

    依萍差一点被她给吓倒了“谁怀孕了?!你听谁说我怀孕了!?”

    “人家说怀孕的女人才这样干呕的,我看萍姐你今天已经吐了三回了,所以……而且萍姐你不是结婚了吗?”

    “小丫头片子还说!没有!”这下依萍是一点儿吐的感觉都没有了,上前就想撕朱伟琴的小嘴“我是看那些伤兵看不下去了!什么怀孕了?!你再说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朱伟琴笑着躲开了张牙舞爪扑过来的依萍。俩人围着柳杉捉起了迷藏。

    “萍姐,军长对你好吗?”累了的俩人坐在一起朱伟琴问道。“还可以吧!”依萍并不想让大家知道晚上俩人在一起时,她睡床而他们“伟大”的、“英明”的军长睡地板,这事说出去谁知会闹多大的笑话呢!

    “那他怎么会让你到医院来?这么没良心的东西也不知道心疼老婆!”依萍对朱伟琴如此大胆的批评军长感到极为不可思议“谁说的!?你没看到其他首长的夫人也都在医院里帮忙吗?”

    “?N~!你又不是不知道!其他首长的夫人在医院里干什么!?”朱伟琴一脸大惊小怪的叫道“他们整天躲在房子里不是化装就是睡觉!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跟千金小姐一样!说是来医院工作,我看倒是来医院叫人伺候来着!谁象你呀!就说这次吧!医院里大家忙的魂也快没了,你看看她们!”

    “好了,别说了!传出去不好听的!你要让她们知道了有你好受的了!”看到声音越说越大的朱伟琴依萍连忙阻止她。“这事你不了解!就别再跟人家说了,知道吗?”“怕什么!你家老头不是军长吗?难道她们敢拿你怎么样?!”朱伟琴对依萍这种缩头乌龟的做法极为不满。

    难道告诉朱伟琴自己和哪个军长是什么也没做过的“夫妻”?依萍想想就觉得自己都忍不住好笑了。“军长说过了,我是不能和她们相比的!你以后说话小心一些知道吗?我是为你好!”

    看着一脸严肃的依萍朱伟琴点了点头“萍姐,她们要都是象你一样就好了!”“哎呀!光忙着和你闹了!里面还有伤员呢!走,我们快回去!”依萍突然想起了她的工作拉着朱伟琴朝里面奔去。

    医院里面这些事要不要跟他说?实际上朱伟琴提到的那些大小姐们依萍也是看不下去的,可是想想自己现在算是什么身份依萍又犹豫了。唉!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依萍暗暗的想着。

    “军长!我们又一次打垮了彭玉麟的突围!”我正看地图呢!李雪龙跑到我面前大喊大叫道。

    早上开始的攻击开头进行的很顺利,一师二、三团由独二旅配合从东南的黄仙峰朝玛坑外面的敌人冲了过去,而二师的五、六,两团在军炮兵团的掩护下由西北的旗顶冈朝敌人冲去。很快就把进攻玛坑的敌人分割包围消灭了,虽然敌人也抵抗的很顽强,可毕竟已经攻了玛坑三次了!体力士气都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不是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吗?敌人现在就是疲兵!但消灭了八千之众的湘军后麻烦来了!彭玉麟带着剩下的残兵败将登上了西南一个不知名的高地,和在那里的湘军会合,我军攻了三次都被打了下来!部队受到极大的损失!不过彭玉麟躲在山头日子也不好过,从中午起我们是不攻山了,彭玉麟倒是开始了突围!据俘虏交代现在山上还有四千之众的湘军。——好大一块肉啊!

    “李参谋长,军炮兵团的火炮搬下来了吗?”当时为了能从有利位置炮轰湘军,军炮兵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大炮搬到了山上,谁知现在敌人却逃到了我们打不到的地方,那些笨重的大炮又要朝山下运动了。为什么当时没有注意这个小山头呢?真是失策失策!

    “独三旅正在帮炮兵团搬炮。他们知道要用大炮打敌人一个个士气很高!应该在下午四点之前可以把大炮运动到位了,不过下山的路不好走,有四门火炮在下山途中损失了,还牺牲了三个战士。”李雪龙解释道。唉!要是装备了迫击炮就好了!这些火炮实在是太笨重了!不知迫击炮是怎么制造的?看来到时候要和史秉誉商量一下,看看我们能不能“发明”出迫击炮!

    “走!我们去看看!”

    下山的路上战士们喊着号子在用力的搬着那些沉重的大炮,独三旅旅长高飞一瘸一拐的在旁边呐喊助威着。

    “高旅长!不是让你到医院去吗?!怎么又回来了!”我一看到高飞就绷着脸问道。“噢,军长啊!”高飞表演着独脚跳跳了过来“不是消灭彭玉麟吗?我要不在前面看着心里不踏实啊!我非要看看彭玉麟是怎么死的!哈哈哈哈!”

    “去你的!”看着这个家伙我感到一阵好笑“我们不是有纪律吗?!不能虐待俘虏!你干吗非要咒彭玉麟?!”

    “乱军中打死他了不就不算俘虏了吗?”高飞小声的嘀咕着然后抬起头冲我嚷嚷道“军长,我要为那些牺牲在前线的弟兄们报仇哇!干脆军长让我指挥炮兵团好了!上校换成中校也没关系!哪怕是少校也行!只要能让我指挥炮兵就可以了!我非指挥炮兵把他们都给炸死!”高飞上午看了军炮兵团的高水平表演,眼红的要命!“行了吧你!还跟我讨价还价起来了?高旅长啊,这次战斗结束后我还有个任务交给你呢!你要是指挥炮兵了我找谁去!”

    “什么任务?军长透个底行不?”高飞眼馋的问道。

    “不行!战斗还没有结束呢!”

    ※????????※????????※????????※????????※

    “大人,山下派人过来了。”谭胜达走到彭玉麟轻声说道。

    “让他进来吧。”彭玉麟闭着眼说道。

    “大……大人!”外面走进来一个人跪在地上嗑着头。

    “你不是我们湘勇吗?!怎么加入发匪了!”彭玉麟抬头一看,跪在地上的是一个身穿湘勇仁字营衣服的士兵气不打一处来的骂道。“说发匪让你干什么来了!”“大人!”哪个小兵吓的直磕头“小的是被他们打晕的!醒来后才发现自己已经在敌营中了,小的真的没有加入发匪啊!请大人饶命!”一边说着一边嗑着头。“说吧!发匪让你给我带了什么好消息过来?”

    看着阴沉沉脸的彭玉麟哪个小兵更加害怕了“发……发匪说……说让大人投……投……”说道投字小兵说不出来了。

    “是投降吧?!嗯?!”彭玉麟瞪着哪个兵从牙齿缝里挤出几个字来。

    “大人!不是我说的啊!只是那些发匪说要是大人不……不投……他们就要开炮了!大人饶命呀!”

    彭玉麟一下子靠在椅子后面“我不杀你,杀了你谁去和发匪传话?你去和那些发匪说!”说道这里彭玉麟的声音小多了但是语气是极为肯定“只有战死的彭玉麟,没有投降的彭玉麟!……来人啊!给我把他砍了四肢扔下去!”

    “大人饶命啊!……”哪个小兵的的惨叫声久久的回响在彭玉麟的耳边。

    “准备战斗!不灭发匪势不为人!”彭玉麟猛的一下站了起来。

    “军长,我们派去劝降彭玉麟的人回来了。”王得贵走了进来小声说道。

    “怎么了?彭玉麟不肯投降?”这些深受封建思想毒害的人倒是对满清满忠心的嘛!怎么他忘了他的祖先是什么人?

    “不光不肯投降还砍了我们派去人的四肢!这个彭玉麟还真顽固啊!”王得贵气愤的说道。

    “军长,看来彭玉麟是不可能投降了,我们是不是不用再等了?张师长那边顶的一定很苦哇!”李雪龙小声的在我耳边说道。

    是啊!看来彭玉麟是死活不肯投降了!继续等下去我就怕福鼎出漏子啊!

    “好吧!传我命令!总攻时间定在晚上六点整!总攻开始前由军炮兵团、二师炮兵营向敌军前沿开火十五分钟!十五分钟后火力向后延伸!其他各部队做好总攻准备!在火炮射击推进后跟着弹幕前进!主攻方向由二师、独二旅、独四旅担任,一师二三团、独三旅负责堵住敌人!一个敌人也不能让他逃了!”

    “是!”一个个师旅长站得笔直。

    六月十五日晚上七点。六十二门火炮同时对准了湘军开火。一时间火光闪闪,浓烟如柱,爆声雷鸣,山上木石乱飞尘土蔽天。

    “好哇!”我们阵地上战士们一片叫好之声,十五分钟后……

    “同志们!消灭清妖的时候到了!大家跟我冲啊!”王得贵一声大吼冲了出去,二师全体指战员呐喊着跟着师长往上冲。徐友新一看主力部队都上去了难道我们独四旅就是窝囊废?!

    “弟兄们!为了陈旅长……冲啊!”徐友新带着独四旅冲出去后才发现独二旅不知什么时候也冲了上来!

    独二旅旅长池洪鉴的动员比较好“弟兄们!军长说啦!只要我们打垮了湘军解放军第四师的番号就是我们的了!那时侯就有洋枪洋炮给我们玩了!弟兄们要不要洋枪洋炮?!”池洪鉴大声问着他的手下。

    “要!”回答的惊天动地。“那就好!给我~冲啊!”独二旅的战士们想到火炮的威力,洋枪的诱惑嗷的一嗓子疯了般的冲了出去。

    前沿阵地已经给炮火完全打坏了,一万五千多我军将士随着火炮的弹幕推进,朝敌人的核心攻了上去,沿途的敌人不是被炮弹炸死炸伤了就是被巨大的炮声震聋震傻了,抵抗是极为微弱的。

    “湘军弟兄们!跟我杀贼啊!”不知躲在什么地方的湘军残余部队跟在一个清军军官后面由山上向我的突击部队发起了反冲锋。在炮声与枪声中大批进行反冲锋的湘勇栽倒在地上。很快两军就战到了一起,这时候火炮慢慢停止了轰击。

    “冲啊!弟兄们跟我上啊!为在石虎岩牺牲的兄弟们报仇哇!”正杀的性起的王得贵一回头看到本来在山后面担任阻击任务的高飞红着眼珠子一瘸一拐的带着手下从后山冲了上来。“高旅长!军长不是让你阻击敌人吗?!你怎么也上来了!?他妈的和我抢功怎么着?”王得贵一看又多了一个争功的主儿冲着高飞不满意的喊道。“王师长!实在对不起!兄弟耳朵不大好使,军长下命令时我没听见!师长您就多多包涵了!”高飞乐呵呵的笑道。

    看到后山的独三旅冲了上去,一师二三团也坐不住了,也向上冲来。两万五千人的战斗场面是极为好看的,尤其是自己必胜的时候。“警卫营!走!跟我上去看看!”看着远方山上的战斗场面我感到浑身热血沸腾。

    看来警卫营也是被前面的战斗吸引了,一听我说走立刻飞一般的跑在我前面。可惜我还是到晚了!当我走到半山腰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空气中飘着浓浓的硝烟味,里面还夹杂着血腥的气味。一串串的俘虏正在往山下押送。

    “报告军长!全歼彭玉麟的湘军!”王得贵看到我来了连忙跑了过来举手汇报道。“彭玉麟呢?抓住没有?!”要是能抓住彭玉麟我一定要好好的想法把他弄到我这边来!

    “军长……这个……”王得贵迟疑了一下。“让他逃了?!”我感到胜利女神已经到了面前却又被她逃走!

    “不是!是彭玉麟不知被谁打死了!”王得贵看着我的脸色小心的说道。

    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