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三十七章 北上途中

第三十七章 北上途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彭玉麟,字雪琴,湖南衡阳人。父鸣九,官安徽合肥梁园巡检。玉麟年十六,父卒,族人夺其田产,避居郡城,为协标书识以养母。知府高人鉴见其文,奇之,招入署读书,为附生。新宁匪乱,从协标剿捕。叙功,大吏误以为武生,拔补临武营外委,不就。至耒阳,佐当商理事。粤匪至,罄所有资助县令募勇筹防。贼知有备,不来攻,城获全。玉麟不原叙功,但乞偿所假钱,以是知名。

    咸丰三年,曾国?治水师,成十营,辟领一营。其九营多武员,白事悉倚玉麟,隐主全军,草创规制多所赞画。四年,初出师规岳州,不利,退长沙。玉麟偕杨岳斌援湘潭,会塔齐布陆师夹攻,贼舟连樯十里,分三队合击,同时纵火焚其辎重皆尽。贼弃城走,复湘潭,叙功以知县选用。六月,再进岳州,贼据南津以拒。玉麟伏君山,岳斌伏雷公湖,遣小舟挑战,贼舟争出,两翼钞之,毁百馀艘,贼来,迭败之。进攻擂鼓台,贼舟多於官军十倍。玉麟偕岳斌各乘舢板冒?烟冲入,烧其坐船,贼还救,阵乱,大破之,玉麟伤指,血染襟袖,军中推二人勇略为冠。既而总兵陈辉龙至,率新军出战,军容甚盛,玉麟偕诸营从观战,??罟胶浅,为贼所乘,急往救,水急风利,陷贼屯中,遂大败。辉龙等战殁,玉麟单舸退,自是水师专任彭、杨。

    时陆军累捷,贼退走,水师并进。八月,屯沌口,规武昌。玉麟与诸军议,请渡江先破城外贼屯。贼自塘角至青山,缘岸列?,丸发如雨。将士皆露立舢板,棹船徐进,无一俯侧避?者。贼望见夺气,沿**屯尽溃,悉烧屯垒及其舟。武昌、汉阳同日皆复,论功擢同知。群贼?聚田家镇,夹江为五屯,依半壁山,连舟断江,缆以铁索,布竹木为大筏,施大?。筏外护以舟,后列辎重,望之如大城。武昌既克,水师欲下攻,而为蕲州江岸贼所挠。玉麟掠江直下,十月,进逼田家镇。与杨岳斌议分四队,约陆师同时合击。头队皆小船,具炉?备椎斧,融炭以待。顺流急趋,至筏下,断锁缆得隙,挤而过,后者从之。大呼曰:“铁锁开矣!”贼惊噪,争走相践堕水。玉麟率二队顺流而下,岳斌率三队乘风而上,风起火烈,烧毁贼舟四千馀艘,夺获五百馀艘。玉麟虑军士互争,尽焚之。捷入,以知府记名。诏采其战法颁下江南北诸水军。遂会诸军进攻九江,连破贼於小池口、湖口。贼於九江夜袭水师大营,帅舟被燔,曾国?移驻陆军。玉麟部将萧捷三追贼入鄱阳湖,贼断湖口。玉麟往救不利,乃还新堤筹济师。

    五年,武、汉复陷,玉麟更募士造船,立新军,合三千人,与杨岳斌分统之。胡林翼约同攻汉口,玉麟自金口进,败贼鲇鱼套;北岸陆军为贼所挫,玉麟率众登岸截击,破之,攻塘角,焚贼船二百馀:授浙江金华知府。七月,自沌口进拔蔡店,及南北两岸石城。五显庙者,贼坚巢也。阻湖而屯,玉麟攻之不下,曰:“已入虎**,非血战不能成功。”张两翼急桨而进,冲贼船尾,摧其卡,夺其船。复督队径越贼船,循两岸包钞。出襄河口,断铁锁浮桥,毁北岸火药库,仍入襄河。乘夜扑汉阳,擒贼酋萧朝富、吴会元。麾军攻拔五显庙,毁晴川阁木城,又破之叶家洲,烧贼船二百馀。初由沙口移军沌口,过经贼垒,?如雨下,所乘船桅折覆水。玉麟援横枚漂江中流,杨岳斌舟掠过,掉舢板拯之还。胡林翼疏陈称其忠勇冠军,胆识沉毅,诏以道员记名。

    时曾国?在江西,水军频挫,迭召往助。玉麟乞假回长沙,急赴之。袁、瑞两郡并陷贼,水陆道绝,易衣装为贾客,徒步数百里达南昌。重整内湖水师为十营,船六百艘。六年,擢广东惠潮嘉道。败贼樟树镇,又连破之於临江吴城、涂家埠,克南康。七年,国?还籍治父丧,玉麟与杨岳斌同领其军。其秋,武、汉再克,水陆并下,围九江。玉麟约岳斌夹攻湖口,贼扼石钟山、梅家洲,力遏内湖军不得出。玉麟分军为三以进,贼**山腹置巨?,直船冲,舢板先出,前锋中?,后船继进,伤十馀艘。玉麟愤曰:“此险不破,万不令将士独死,亦不使怯者独生!”鼓棹急赴,贼?忽裂,船衔尾下,与外江水师合,欢声雷动。陆军由城背山下应之,贼大奔,乘胜夺小孤山,加按察使衔。八年,连破枞阳、大通、铜陵、峡口贼屯,合围九江,克之,晋布政使衔。杨岳斌进军黄石矶,自九江至武昌,置十二屯。

    十年,玉麟移营与合屯。贼复上犯彭泽、湖口,分兵赴援,克都昌。十一年,授广东按察使。贼犯蕲、黄、德安,玉麟会陆军克孝感、天门、应城、黄州、德安,擢安徽巡抚。命帮办袁甲三军务,颍、寿各军悉归调遣。

    同治元年,授兵部右侍郎,节制镇将。军中重文轻武,玉麟与杨岳斌威望久埒,一旦名位超越,而相处终始无间,论者谓其苦心协和不可及。与杨岳斌合兵攻闽北。贼以枪?相持,不能进。玉麟督诸军更番夜攻,下令曰:“山不破,不收队。”选死士从火丛登山,噪曰:“山破矣!”诸军欢呼,腾踔而上,立破山顶,贼争溃走。将士疲顿,玉麟亦遘疾。至玛坑,贼拒战。部署未定,援贼大队继至,玉麟亲督战。军分三路合击,皆挫败,退扎荒山,遂被围,兵不得食。副将王幼兵阴通贼,贼知山中食乏,军火将尽,攻益急。夜半突围乱战,昏黑不辨行,玉麟抽佩刀当贼,我军自山驰下,奋击追逐,直抵山下,飞炮中玉麟右额,血流被面,顾诸将曰:“我受国恩未报,即死,毋遽归我尸,当为厉鬼杀贼。”。遂卒。副将谭胜达,唐仁廉,同时殉难。王幼兵竟降贼。————新清史记载

    ※????????※????????※????????※????????※

    “我们在玛坑的战果统计出来了吗?”

    “据初步统计,共毙伤湘军五千余人,俘敌将近八千人,敌军在玛坑的一万三千人被全歼,打死彭玉麟、谭胜达、唐仁廉等以下军官三十来人,俘虏副将王优兵以下五十余名,有些当官的混在士兵中暂时无法分辨出来。缴获的武器倒是不少,其中火炮二十三门,火枪三千余支不过这些和我们的比起来实在是威力太弱了!我看可以分配给地方部队。”说道缴获的武器李雪龙笑了——看惯了我军火力之凶猛,再看看湘军的武器,在李雪龙眼里,这些和通火棍差不多!

    “我军呢?”不会牺牲太大吧?我现在的医院里面可是没多少现代医生啊!看来上次忘记跟华尔说了,外科医生我也是大量需要的!菩萨保佑!菩萨保佑!千万保佑我损失小一点啊!

    “据统计,我军战死一千两百余人,负伤三千五百余人——不过有些伤员伤势太重大概牺牲的人数还要上升。一、二师伤亡不大,主要是福建的地方部队损失大,他们武器装备太差还有就是训练不足,虽然以多打少可还是吃亏!在肉搏战中地方部队要消灭两个敌人自己要付出三到四人代价!而我们主力部队装备的都是洋枪不适合参加肉搏战,所以对肉搏战中的地方部队支援很少。”

    见鬼!那么加上前期的石虎岩阻击战我们战斗减员了七千多?!“各个部队现在还有多少可以战斗的?”

    “第一师损失一千五百人,现在还有五千余人,第二师损失小,损失了不到五百,现在还有将近九千,独二旅损失不到一千,还有两千多,独三旅就惨了,石虎岩他们已经损失了两千,这次又损失七百多,现在不到五百,独四旅也损失了两千多,现在只剩下一千多了。”说道损失李雪龙神色暗淡下来。

    “李参谋长,你下去跟各位旅、师长讲,各个独立旅原地休整,那些俘虏先补充到各个独立旅去!告诉旅政委一定要做好他们的思想工作,要让他们知道我军的性质,还有就是未来我们创造的新中国光明的前途!要让他们知道为什么要打仗,为谁打仗,自己是什么人?你是汉人还是卖国贼?这些湘军士兵军纪极坏,在这方面一定要注意!可别被俘虏了还要骚扰我们的百姓。当然了,那些不愿意加入我军的我们也不强求人家,放他们走。另外对那些不愿意的人发给一定的路费,至于武器是不能给的,至于那些被俘的军官要先看管起来,把他们送到温州去让史政委给他们上课,给他们洗洗脑筋!”

    “报告军长!卢营长要求见您!”我正和李雪龙谈着外面警卫员通报道。“进来吧。”

    “军长,据俘虏交代彭玉麟让刘松山部留守在石虎岩,那里还有湘军的四千伤兵。”卢营长一进来就说道“我是不是派人去看看?”

    石虎岩还有敌人?对了!敌人不是两万吗?我在这里只消灭了一万三啊!看来其他的就是在石虎岩了!怎么我们这里打的这么热闹,那边就没动静呢?“卢营长,要是那里有敌人人的话,你侦察了时间也浪费了!我们马上全军向石虎岩出发!你部做好保卫工作,别让人家打我们的埋伏知道吗?!告诉部队,只有全部地彻底地消灭了彭玉麟部队,我们才能有好日子过!不然他是时刻都能咬我们一口的!”

    “是!”卢营长应了一声出去了。

    “参谋长。通知一、二师,各个独立旅……那些俘虏也带上,别让他们跑了!我们马上出发!”

    可惜,等我们赶到石虎岩已经晚了!

    “快!告诉部队快救火!里面的人能救多少救多少!”刚到石虎岩山上我就看到眼前一片火光!山下湘军大营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从浓浓的黑烟里吹来一股股焦臭的味道。一看到大火我急的马上命令战士们救火。

    等战士们扑灭大火我走了过去,大营里还有袅袅青烟在向上升去,已经太晚了!一个个卷曲的不成样子被烧成黑碳样的东西随处可见,遍地都是烧焦的尸体!战士们看到这个场景很多都当场吐了起来。

    “有没有活的?”看着满地烧焦的尸体我感到胃酸涌了上来,强忍着要吐的感觉我问左右。

    “没有!”王得贵低声道“这些是烧死的,在后面还有很多被烟熏死的。到现在还没有发现一个活着的湘军!”

    “仔细搜搜附近!几千士兵怎么可能一个活的也没有?!”待在当地我已经要忍不住了!赶忙走了出去。“大家听着!仔细搜搜还有没有活着的人?快!”王得贵大声喊道。

    这湘军也太残忍了吧?怎么连自己的伤员也要烧死?!难道他就不怕激起兵变吗?离大营远了一些,空气中焦臭的味道也少了很多,后面传来一片哭泣声。

    怎么了?我一回头,看到那些被独立旅带着的被俘湘勇一个个哭着在看他们曾经待过的大营。

    “这就是你们湘军干的好事!”高飞一瘸一拐的走到高处冲着那些俘虏们大声说道“看看吧!你们湘军做的是什么事情!?自己的兄弟啊!这把火烧的是自己兄弟啊!难道你们就没有感觉吗?!你们就忍心看着自己兄弟活活被你们的上司杀了吗?你们湘军烧!杀!抢!掠!有没有想过他们也是和你们一样的汉人?!甘心当汉奸……我呸!看到了吧!你们看到了吧!这就是当汉奸主子给你们的恩惠!”高飞气愤的大喊着。

    “军长!后面发现几个没死的!”侦察营卢营长跑过来高兴的说道。“看看去!”我连忙又朝湘军大营走去,高飞还在那里大声的跟俘虏们说着什么。

    大营后面围了许多战士,看到我走过来战士们一个个都让开了。走近一看原来后营有条水沟,本来是被石板盖着的,现在石板已经打开了。这个水沟这是为了防失火还有作饭用水而挖。现在水沟旁边躺着四个受伤的湘勇。

    “军长。刚才我们战士听到这里有什么动静,过去一看发现了这几个湘勇躺在水沟已经昏迷了,不过他们还没死!应该没什么大的问题。”卢营长解释道。

    “救治了吗?”

    “刚刚大夫看过了,只是受到惊吓,还有就是以前在和我们作战中受的伤,其他到没什么。现在已经好多了,刚才抬上来的时候还大喊大叫的。”

    几个湘勇有气无力的看着我。“刘松山呢?你们是怎么活下来的?”

    一听我提到刘松山那几个湘勇眼睛里露出了恐惧的目光。“大人,刘……大人带着手下跑了!他……他跑之前让手下杀我们这些跑不动的人……我们几个是看着不对钻到水沟里才没死的。”四个里面的一个湘勇颤抖着说道。

    “好了。好好养伤!卢营长,派人把他们几个送到医院去!快一点!”我回头说道“参谋长,叫各个部队首长过来。”

    “军长,有什么任务?”高飞一过来开口就要任务——他深怕自己没仗打。

    “你的任务到时候会告诉你的,现在我宣布下一步行动!”我看看高飞说道“高旅长、徐旅长,你们两个旅前期作战损失很大,这次就在屏南原地休整,另外七千多的俘虏给你们补充五千,你们自己看怎么分配吧!不过他们要是不愿意加入我军你们两个一定要让他们走知道吗?纪律不能违反!”高飞一听留下来没仗打,张大了嘴想说可没敢说。

    “我带领一师、二师、独二旅、军直属各部回击福鼎!这次一定要活捉杨岳斌!你们别再向彭玉麟一样给我打死了!知道了吗?”我瞪着其他几位首长。

    “明白了!活捉杨岳斌!”

    ※????????※????????※????????※????????※

    “萍姐,怎么我们又要朝北走了?那边不是还有很多伤员吗?”爬山爬的疲惫的朱伟玲向依萍发着牢骚。

    “南边战斗已经结束了,听院长说大部队现在要回北面作战,至于七步的伤员不是还留下很多医生吗?他们会照顾好的!”依萍用力拄着拐棍边走边说,——依萍已经要趴下了,从小到大什么时候走过这么长的山路?!开头她还在怨恨哪个该死的军长,一会儿南一会儿北也没个真正安定的时候,难道他不知道缠过脚的女人根本走不了什么路吗?还这么远的山路!想想真是要哭出来了。依萍对自己到这个鬼地方来第一次感到极为后悔。干吗要看看那个男人是不是可以托付终生的?!真是活受罪啊!走到后面实在是太累了,连怨恨也恨不起来了,现在只想早一点到目的地好早点休息!

    “萍姐啊!你跟军长说说吗!怎么我看全医院就我们几个女的最累了?!军长夫人都忙上忙下的,她们倒好!那些小姐太太们一个个娇滴滴的!院长也不敢让她们做事!这是什么事儿嘛!”看来医院里对那些打着到医院工作的幌子实际上是疗养来了的千金大小姐们都是心怀不满的,朱伟玲和她姐一样都是敢说敢做的人“还有萍姐,你就不和院长提提这次北上你就别来了?看你走得辛苦的!应该让那些大小姐少奶奶们也真正的出来!累死她们!”

    “行了!你个丫头片子哪那么多的事?”看看左右各个部队都在朝北开去依萍气喘吁吁的跟伟玲说道“他们自己都有自己的事情,谁管的了那么多?院长本来是不让我跟着的。”

    “那你怎么还来?”伟玲惊讶的问道。

    “还不是军长,是他让我跟上的!”一提到这事依萍就气的直咬牙,那个混蛋为了把她送回后方去真是无所不用之极了!明明知道她缠了脚还让她跟着主力部队东奔西走!这个没良心的!以后见了面一定要好好修理修理他!

    “军长让你跟着?!”朱伟玲更加惊讶了“他就舍得让自己夫人吃这样的苦呀!哇!心太狠了吧!?”

    “军长在前面!”朱伟玲的惊讶还没有感叹完呢就听到前头的人嚷嚷着。

    “?剑浚∧憷戳耍浚 蔽液图父隽斓家黄鹨槐呖醋胖芪У牡匦我槐叽笊?刑镜浇?饺绱硕嘟恳?奘?⑿劬赫垩?狈⑾稚较抡娴亩唷敖俊绷耍【?罢揭皆旱娜嗽弊吡斯?础V劣谖沂窒履切└呒督?旎拐娴幕嵴垩?∥艺?图父黾?轿壹ざ?灰训囊交ふ绞课帐质笨吹较旅妗白摺鄙侠戳宋业摹捌拮印保〈笸ス阒谥?抡庀驴赊限瘟耍

    “军长,您就和夫人聊一聊吧!我们到那边继续欣赏风景!”李雪龙笑着拉走了几个欲看热闹的高级首长。

    依萍根本没有好脸色看我,还想继续朝上走。

    “嘿嘿,夫人等一下嘛!”我连忙拦住她的道路。这么多战士面前要是我“夫人”理都不理我就这么走了我的面子怎么办?以后还怎么指挥打仗啊?!

    “有什么事吗?军长大人?”我什么时候是军长大人了?这丫头怎么这样讽刺我?!

    “没什么……到那边说说话吧!”我发觉依萍旁边有个丫头以一种不友好的目光看着我——这丫头是干什么的?怎么这样看我?难道她不知道我是她们的首长吗?还是离她远一点的比较好!

    “你好啊!你是故意在整我的是不是?!”依萍被我连拉带拽的弄到离人远的地方,一到就冲我发火了!

    “我说,我怎么故意整你了?”我觉得自己还是很照顾她的嘛?!怎么成了故意整她了?

    “你明明知道我缠过脚了为什么还要我跟着你们东奔西走的?!你是不是存心想赶我回家?!你说啊!说啊!”依萍说着就哭了起来。“医院里面其他那些夫人一个个整天待在房子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就我傻不砬叽的整天忙里忙外伺候那些伤员!那些伤员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干吗要伺候他们?!你说啊!”依萍越说越委屈,哭的更大了!那些听到这里哭声的人惊讶的朝这里望过来,不过见到我在这里一个个又装做没见到什么似的继续赶路,不过速度加快了——军长要报复起来谁能吃的消?!

    救命啊!你说的这么快让我怎么说啊!女人哭起来怎么这么麻烦?!啊?!其他那些人?“清萍,你跟我说说,其他首长的夫人怎么了?”

    “我说那些大小姐、少奶奶们整天待在屋子里面!事情不做还要人伺候着!到底是她们伺候别人还是别人伺候伤员?全医院只有我那么傻什么都干……还要我和部队一起走来走去,她们怎么不走!?”

    不会吧?!这些家伙怎么跟医院交代的?怎么阳奉阴违?!看来我要收拾他们一下才可以了!

    “好了,关于那些什么大小姐、少奶奶的到时候我会处理的!”我连忙想安慰一下她,谁知手还没放她背上呢就被她一把打了下来“至于这次行军你错怪我了,要知道只有跟着大部队才安全嘛!我这纯粹是为了你的安全才把你带上的,说明我还是很在乎你的嘛!至少可以让你离我近一点儿可是时刻考验我是不是可以让你托付终生的人对不对?不过呢?你看看我们的战士,谁因为行军有怨言了?没有啊,只有多走路才能多消灭敌人!还有,要是福鼎被清军占领了,那时侯你就是反悔想回家都回不去了!唉!你看看我,多为你着想啊!”我说的自己都相信自己这次北上福鼎作战好象是为了她才打的!

    “去!鬼才相信你说的!”依萍至少不哭了“你们这是为了什么打仗?难道就是为了自己当上皇帝吗?为了你的梦想那些战死、受伤的士兵不是很可怜吗?还有对方的那些死伤的士兵们他们也有自己的父母亲人,你不觉的太残酷了?!”依萍这几天在医院里见的伤员实在是太多了!那些痛苦的伤员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为什么要打仗?大家不能友好相处吗?难道不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这个题目太大了!不过不可她说明白了好象也不大好,她要是以为我是刽子手、屠夫什么的那就糟糕了!而且她的思想代表了很大一批人的想法。

    “做皇帝还不好吗?那样你就是皇后娘娘了!”我开玩笑的说道,不过好象不好笑,清萍的小脸沉了下来“难道我愿意打仗吗?战争就要死人!战争就要有许多无辜百姓家破人亡!这个我都明白!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会牺牲在战场上,当人战死了后随便别人怎么评价你至少你自己是不知道了。你创造的一切在你死后都与你无关。你也无法享受曾经属于你的东西,不管是财富还是官职,或者是你心爱的人。”说道这里我脑海里出现了第一次见到清萍的时候,不知我死的时候还会不会想到她?会的!因为她是我第一个真正爱的女人!以后我不知道,但现在我还爱着她,不管她有多少毛病我都不在乎!而且她不是很可爱吗?至少哪个女人问过我为什么打仗这种问题?

    “你既然知道那你为什么还要打仗呢?”清萍看着我问道。

    “为什么打仗?还不是为了广大的中国百姓能够过上好日子!为了中国不受到外国的欺负!为了打倒皇帝制度!为了打倒这个吃人的封建社会!中国现在什么人最多?穷人最多!那些穷人为什么受穷?他们所处的地方偏僻行动不便,他们没有受过什么教育目不识丁,有的还有懒惰的毛病,但这些都不是主要的,都是可以改正克服的,现在最主要的就是骑在他们头上做福做威的那些地主、官僚!还有他们的总后台皇帝!穷人创造的财富极大多数都被他们剥削去了!所以穷人越来越穷,富人越来越富!我就看这个世道不公平!难道穷人就不是人了吗?就要一辈子受到那些富人的欺负?难道那些皇帝、皇后、贵妃娘娘就应该不劳而获?!什么皇帝!我呸!寄生虫!天下是谁的天下?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他不是某一个人的!什么皇帝哼!就是蝗虫!对蝗虫怎么做?你是烧香拜佛还是一把火烧了?你要烧香拜佛它照样在田里吃庄稼吃的欢的很!只有一把火烧了它才能保住庄稼!”

    清萍被我说的话给震惊了,她可从来没听过这些东西!在她脑海里,皇帝就应该让别人伺候着,不就是他是皇帝么?所有人都应该伺候他的!至于为什么皇帝一定要别人伺候?这个她可想也没想过。是啊!皇帝为什么要被别人伺候?他做了什么大的了不得的事情?

    “有人说清朝的康熙、雍正、乾隆都是中国历史上伟大的皇帝。笑话!皇帝就一个人,他自己没有手下那些奴才他能做什么?没人伺候着他们自己养活自己?康熙、雍正、乾隆年间就是太平盛事?那些文字狱是什么时候的?康熙年间难道农民就没起来造反?为什么造反?还不是没有吃的!中国的百姓已经是最善良的了,他们只要有口饭吃干吗造反?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官逼民反!伟大?伟大他的鬼了!就是中国历史上唐朝的李世民还有贞观之治也比康熙他们管的好!皇帝!皇帝都是被供着的!我就要打掉这个泥菩萨!同样的,地主有没有劳动?大多数地主自己是不劳动的!他们也是靠广大的贫农给他们创造财富供他们吃喝玩乐!他们对社会有什么贡献?还不是吸血鬼一个?对这样的吸血鬼只有消灭了才可以让广大人民真正的得到自由!才能让他们真正的为自己的生活用心去工作。对于那些自己干活只是在农忙时雇人帮忙的,不大的小地主,那就不是消灭这么简单的了,应该给他们生活的余地,应该引导他们向开工厂办商铺这方面发展,但是多余的田一定要没收!战争是要死人负伤的的,可是这要看你是为什么死伤的了!你为了广大劳苦百姓而死伤,为了民族生存而死伤,光荣!你要是为了那些剥削自己的吸血鬼、蝗虫而死那就是耻辱!尤其是为了帮助外族入侵中国而死更加可耻!我要建立的世界是一个土地归国家所有,鼓励建设工业、商业的国家!是一个绝大多数人都有饭吃有衣穿,能好好过日子的国家!是一个人人都能受教育充分重视科学的国家!是一个不怕外来势力,向所有敢于挑衅我们的国家说不!勇敢的反抗的国家!当然了,外国要是不惹我们,那我们干吗要惹人家?我们发展自己经济不好么?我们可以公平的和他们做生意,谈买卖。可这个世界并不是这样子的!有的国家仗着自己船坚炮利总想着从别的国家那里捞到巨额财富!要搞什么日不落帝国,要让别人给他创造财富供他挥霍。现在的英国,以后的日本、美国就是这样子的!如果敌人敢于用比我们长的刀子指着我们的胸膛,那么我们就要走上前用自己的短刀也刺到他的胸里去!哪怕是敌人的刀子刺透了我们!汉武帝说的好:敢犯大汉天威者——虽远必株!”

    清萍再次被我震惊了,难道这就是我想找的心上人?为什么他所说的都是那么难以理解的?

    “清萍,就说你缠脚吧!难道缠了脚就很好看?缠了脚就能方便你走路?我想这个你比我还要明白其中的痛苦!为什么要缠脚?不就是有那么一帮无聊的家伙喜欢女人的小脚吗?为什么要听他们的?女人为什么要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怎么没有这样要求男人的?还有为什么有的家庭看到生的是女婴就要把她淹死?你说说这样公平吗?人,有两性,男人,女人,但大家都是完整的人!同样的天,也是完整的,男人只是一半,还有一半就是女人!我希望我建立的国家将彻底打垮现在这一切!我将彻底地解放广大妇女同胞!禁止缠脚!禁止溺婴!禁止包办婚姻!”我感到自己说的口干舌燥,看来是太激动了。

    “既然你反对包办婚姻为什么当时又赞成我父母的提亲?”何清萍这次算是听明白了——这个她是亲身体会到包办婚姻的。——她跟着我到这里来实际上还是受到了传统思想的束缚,只是反抗激烈一点让我睡地板罢了!要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纪她还不把我宰了?!看我既然反对包办婚姻,清萍立刻反问道。

    “至于你……我不是说了吗?我承认我喜欢你,但是只要你不同意,我们都只是‘夫妻’。我决不会对你做什么的!”看到这么顽强的清萍我是一点辙也没有!上帝啊!谁能告诉我怎样才能让她喜欢我啊!真是心好痛啊“只要环境允许了,你也愿意离开我这里,我将毫不犹豫的送你走!今天就说到这里吧!我说的话你自己好好想一想。我现在要走了,希望你多多保重!走吧!”

    看来清萍今天晚上是不用休息的了,这些事情够她想好久的了。

    “参谋长!我们到前面去!”走出来我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那些大小首长不知什么时候躲在一边偷听我们谈话!这帮家伙怎么这么不害羞?!难道人家**就那么值得关注吗?

    “军长~!”卢营长从山上面跑了过来。

    “什么事?”看着跑的满头大汗的卢营长我问道。

    “军长!据北线报告!敌杨岳斌从六月十四日下午起开始进攻桐山!昨天,福州的杨明海部加入了对桐山的攻击!敌人现在在福鼎部队已经达到了一万八千人!”

    这么多?难道敌人不要福州了?

    今天是六月十七日就是说桐山我军已经抵抗敌人的攻击四天了!一万八千对六千!三比一啊!看来桐山那边危险了!

    “卢营长!马上派人通知高飞!我命令高飞所率独三旅部停止休整马上向福州开进!如敌人防备松懈就占领它!如敌人严阵以备的话要牵制一下敌人!另外命令他别把部队给我打光了!”

    “是!”卢营长跑步传达命令去了。

    “参谋长!命令部队加速前进!明天天亮前一定要赶到桐山城外!”

    “是!”

    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了,离桐山还有一百多里的山路,能赶上吗?张师长,你可要给我顶住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