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三十八章 困守桐山

第三十八章 困守桐山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张师长!敌人从东边过来了!”独一旅旅长罗一鸣跑到张海强跟前说道。

    “有多少?”张海强正在吃饭一听敌人上来了丢下筷子转身就朝城上登去。“有好几千人呢!漫山遍野的数也数不过来!后面龙山溪外面也有敌人在活动!”前两天担任向导,敌人上来我们就撤罗一鸣倒没觉得敌人有多少多,还惟恐跟上来的太少了,现在不对了!现在是要死守桐山城!站在城池上看到那么多的人围了上来罗一鸣有一种瓮中之鳖的感觉。

    昨天进城后从温州方向传来消息,为了支援福建的战斗,史政委派浙江独二旅南下进驻了分水关,张海强不用担心杨岳斌会北上了,不过他现在倒是对自己的防卫作战感到担心,毕竟真正有战斗力的只有他的一团,还有就要靠师炮兵营了,至于独一旅,张海强根本看不到眼里——战斗力太弱了!没有什么训练,武器又差,初次上战场,见了敌人腿肚子就发抖。这么多的弱点要有战斗力才见鬼了!独一旅也就守守家看看门吓唬一下那些土财主还可以。打仗?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学的会呢!

    “罗旅长,放心吧!只要有一师在!清妖就别想打进桐山来!只要我们坚持几天,等主力回来了杨岳斌是想跑也跑不了啦!”看看略现惊慌的罗一鸣,张海强安慰他道。

    “没什么,张师长,我们独一旅怕过什么!”罗一鸣发现自己的紧张被张海强看了出来感到十分没有面子,总得捞回一点来才行啊!“我还指望着这仗下来我们能把哪个独字去掉呢!咱也捞个师长当当!呵呵”

    “罗旅长。只要我们两军密切配合,一定可以完成你当师长的愿望的。让战士们做好准备吧!我看敌人马上就要攻城了,另外你带一个炮兵连到西边去,可别让人家从我们后面杀了进来。”

    “好,我那我就到后边去了。”罗一鸣说完转身下了城楼。

    林健华现在浑身热血沸腾,从城上望去,那些湘勇排成了一个又一个方阵,各个方阵又紧密的靠在一起。真是个好靶子啊!连瞄准都不需要,随便朝什么地方打过去肯定会命中的!

    “连长,敌人已经进入射程了!我们怎么还不开火?”林健华手下的战士开口问道。

    “那么心急干什么!杨林,师长还没下命令呢!现在要打你不怕被师长砍头啊?”

    “呵呵,我老早看那些湘勇不舒服了!今儿个这么好的机会能不着急嘛!连长到时候第一炮可要让我打啊!”杨林是上次李鸿章带领淮军进攻温州时被俘的,经过教育后成了那些被俘淮军士兵中第一批加入解放军的,因为他以前是淮军炮队的所以编入了第一师林健华所在的炮兵连。前段时间整个炮兵营都没参战——张海强准备把好钢用到刀刃上,觉得不是时候。杨林光看别的部队在那里诱敌诱得开心的很,自己倒是一炮也没放过感到手心痒痒今天终于有机会了!他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想开炮了!

    “炮兵各连注意!听我口令!没有命令不许开炮!”一师炮兵营毛之远营长大声冲着他的部下喊道。

    “明白!”各连连长高声应到。

    敌军已经不再向前迈进了,从后面推出了四十多门火炮在向火炮阵地移动——本来杨岳斌指挥的陆军没有这么多火炮,为了攻占桐山他特意让总兵王明山把装在战船上的火炮拆了下来拉到桐山城下。

    “毛营长!命令部队瞄准敌人的炮兵,轰他五分钟!!”张海强看看杨岳斌的火炮已经推进到自己火炮的最佳射程范围,立刻命令炮兵营毛营长。

    “是!”毛营长很高兴听到这个命令“各连注意~!装填榴霰弹~瞄准敌人炮队!急速轰击五分钟!预备~!放!”毛营长怒吼一声,话音刚落城头上的十二门大炮同时怒吼了起来。

    杨岳斌正准备先让那些发匪尝尝他火炮的威力,没想到窃占桐山的那些可恶发匪在他的炮队还没有到位就开火了!他的炮队士兵们在四处横飞的弹片下纷纷倒在地上,没倒的士兵们努力想放好火炮朝桐山城开炮但炮弹不停的在周围落下遮起的烟雾严重地影响了瞄准视线,而且射程也不够,打了几炮都落在了城外。杨岳斌还没有让发匪尝到火炮的威力他自己倒是尝到了发匪火炮的威力!这让他感到极为心痛!

    “停火停火!火炮不要再打了!他娘的!真是浪费啊!就那么几十门火炮嘛!敌人不打了你们还打什么?!”五分钟不到张海强就开始嚷嚷起来,第一师三个炮兵连停止了轰击,敌人阵地上一片狼迹,到处上升起的一股股烟柱,火炮是还存在的但是操纵火炮的士兵已经没有几个了!这全要归功与第一师的火炮性能大大好于杨岳斌的火炮。

    杨岳斌他的四十门火炮都是前装滑膛炮,装填起弹药十分不方便,发射速度慢,而且炮弹飞行不稳定,射击精度低,射程还近。至于第一师炮兵营装备的都是从外国进口的或者是缴获于洋枪队的后装线膛炮!这些炮有尾部炮闩,炮弹是后膛装填的,发射速度明显比前装火炮要快。发射圆柱型弹体、船尾形弹尾、锥形弹头的炮弹。炮管内有两条螺旋膛线,使发射后的弹丸旋转,飞行稳定,射击精度也大大优于前装火炮,还比前装火炮的射程更远。唯一不利的就是价钱远远高过前装炮而且炮弹的价格也大于前装火炮,购买时一百两白银只可以买三发炮弹!要是用一百两白银购买子弹的话可以买五万发铜帽子弹!自从解放军开始从外国商人那里进口武器弹药,在购买炮弹上下了极大的本钱!总共用去了二十万两的白银!至于子弹花的银子就相当少了,只花费了一万两白银。张海强的第一师拥有十六门的后装线膛炮,至于昂贵的炮弹装备有一千枚,因为运输不便,这次在桐山整个炮兵营只有六百发炮弹——现在张海强为了那些打出去的炮弹感到极为肉痛了,他万万没想到只是下了轰击五分钟,却打出去了将近一百的炮弹!这可是三千两的白银啊!见鬼!这些家伙手脚倒是满麻利的!

    “以后每门炮一天只许打十发炮弹!象你们这样打法我们能坚持几天?!毛营长!要省着点用知道吗?!”

    “是!要节省炮弹!”毛营长脸红了——他还以为打的这么好师长会表扬他呢!谁知挨了顿臭骂。

    那些炮兵看到他们营长挨骂了一个个吐了下舌头,这师长也太小气了!不就是百来发炮弹吗?!不过这一仗打的真过瘾!

    毛营长的手下感到打的过瘾杨岳斌就没有这种感觉了!他现在感觉的是打的真窝囊!

    自己的四十来门火炮还没发射呢差点就被发匪的炮火给端了!连带着站在炮队周围的那些湘勇也有重大的伤亡!这些发匪那来的这些先进的火炮?他不知道,就在昨天晚上他的同僚彭玉麟心里也有同样的疑问。

    “快!王总兵快让部队撤下来!准备一下再攻城!”杨岳斌现在最怕的就是发匪的火炮再朝那些挤成一团的湘勇开炮了,那他还没登城就不知道要死伤多少将士!

    “撤!撤!撤!快撤!”王明山冲着那些明显心里发憷勉强还保持着阵形湘勇喊着。

    听到撤退的消息那些湘勇撒开了脚丫一窝蜂的朝后面溃退了。杨岳斌大惊失色,要是现在发匪冲着溃退的湘勇开炮再反冲击一下的话那这仗就麻烦了!到时最好的方法就是撤到福州了。

    万幸的是在他把部队后撤到后方大营时城里的发匪都没有再打一炮——是不是发匪的炮弹用完了?杨岳斌一边朝后撤心里一边暗暗地想着。

    “张师长,为什么不打那些逃跑的湘勇?!”张海强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在问他。看来这里**打的这么激烈把罗一鸣给勾引来了!这个罗旅长还真是耐不住寂寞啊!

    “罗旅长,军长的命令是要我们把敌人拖在这里,等大部队来了再全歼他!现在要是我们把杨岳斌打跑了可就没有什么功劳了啊!还是要让杨岳斌有一点盼头的比较好!

    至于消灭他的火炮那是因为火炮对我们守城威胁太大了!一定要在敌人攻城前消灭它!你说呢罗旅长?”

    “道理是有……不过下次敌人再上来就没这么容易对付的了!”罗一鸣沉咛道。

    “是呀!杨岳斌肯定要防着我们的大炮,他会怎么做呢?”张海强陷入了沉思。“张师长。我就不打扰你了,我到后面去看看!”罗一鸣看到张海强在想问题自己先下去了。

    从杨岳斌撤退到后面,一晚上他都没有向桐山发起一次进攻,哪怕是试探性的,倒是城外面哭爹喊娘的,那些湘勇又在做坏事了!战士们虽然极为愤慨,但又怕这是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没敢出城去揍那帮披着汉人人皮的恶狼!外面折腾了一晚上,害的守护着城墙的部队得时刻保存着警惕到了清晨已经是极为疲惫了。

    “怎么样?敌人还没有动静吧?”张海强走到城上朝城外望去。

    “师长,敌人在外面欺负我们百姓啊!师长,你让我带一营人马,我一定把那些败类赶出桐山!”一团长吴强整夜都听着外面的哭喊声,他的心都要碎了。

    “赶出桐山?”张海强看着外面没有理吴强“你知道我们的任务是什么?是全歼这股敌人!你是不是认为自己一个营就能全歼杨岳斌了?你要是敢打包票我就敢让你迎敌!吴强啊!亏你还是个团长呢!怎么一点先后次序也不知道?要是现在我们把他们赶走了,这里的百姓是不遭罪了但其他地方的百姓照样还要受他们的罪!只有全歼了敌人才能让百姓们过上安定的日子。”说完张海强回过身来靠在垛口上看着那些疲惫的战士们。

    “同志们!敌人今天的攻势一定很猛烈!大家有没有信心把他打下去!?”

    “有!”战士们高声回应到。

    “那好!为了全军的胜利,为了福建父老乡亲不再受这些败类的折磨!我们一定要坚持到主力部队的到来!”

    “师长!……外面来了好多人!”张海强正做着思想动员呢,突然有战士叫了起来。

    外面是有很多人在朝这里涌来!黑压压一片全是人!

    “准备战斗!炮兵营!听我指挥!……准备……”张海强正想命令炮兵营开火可话到嘴边说不下去了。

    已经走的很近了,张海强看到外面过来的人扛着梯子,而且是摆出了要登城的架势,可张海强是怎么也说不出开火这个命令!因为那些都是杨岳斌从各个村庄搜刮来的百姓!看来杨岳斌知道守城的战士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桐山人,为了避开张海强火力极猛的大炮,昨天晚上他是命令手下在各个村庄把那些老百姓们都押了过来!他要看看张海强是不是敢对这些当地百姓开炮!城下哭声喊声响成了一片,城池上的桐山当地战士也哭了起来。

    你好毒啊!张海强心里默默的想着。这一招可击中张海强的要害了!杨岳斌可以不管百姓们的死活可以解救天下百姓为己任的解放军怎么可以不顾百姓死活?!但要是让那些百姓爬了上来这个桐山还守个屁呀!还不知道城下的老百姓里混了多少湘勇呢!

    战士们看到城下哭着喊着走过来的百姓手中的武器无力的垂了下来。

    “各营注意!只许瞄准混在百姓里的清妖打!不许误伤百姓!”张海强无奈的下了这么个命令。

    怎么朝混在百姓里的清妖打?!这么多人都在一起能不误伤吗?而且他们穿的一样手中还都拿着大刀锄头什么的,谁知道他们谁是百姓谁是清妖?总不能把他们都打死吧?!张海强的命令对战士们来说下了等于没下!

    “乡亲们!你们快离开这里吧!这是战场啊!不要帮那些清妖啊!”罗一鸣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这里。见到这种场面他也不知如何是好了。

    混在百姓人群中的湘勇逼迫着老百姓抬着云梯准备朝城上登去。

    “命令部队……开火!”张海强实在是无法想象让那些百姓登上城池是什么后果。要是让敌人上来了不说桐山城里的百姓要遭殃,就连这些被逼来登城的老百姓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等着他们!还有就是让主力部队失去了歼灭敌人的最好机会!连自己也要被敌人给活吃了。

    “师长!不能下命令啊!不能开火!”罗一鸣急了“他们都是当地的百姓啊!你不能下这个命令!我要向军长告你!”

    “罗旅长,要是不开火就连桐山城里的百姓也会遭殃的!至于军长那里到时候我会去请罪的!”张海强怒瞪着罗一鸣转头又朝城下叫道“乡亲们!你们不能再向前了!我们要开火了!快跑吧!”

    看着犹豫不觉的百姓张海强低声朝部下说着“同志们!我们只有守住桐山才能让大多数人不再面临今天这样的悲剧!要知道需要我们保护的不光是城外的还有城里的百姓也需要我们保护!……瞄准百姓身前一米,~开火!”

    一片枪声响了起来,虽然战士们瞄准的是城下百姓的前面地上开火,毕竟还是有误伤的,被逼要登城的百姓一下子倒下了几十个!看到城上的战士真的敢开火老百姓更乱了,一窝蜂的朝后涌去!

    本来坐在远处准备看一出好戏的杨岳斌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他实在没想到这些发匪真的敢朝自己的父老乡亲开火!没人性啊!——他忘记了是谁逼着那些百姓去登城了。现在在他眼里那些被抓来做替死鬼的老百姓们听到枪声后拼命地朝后面逃窜!他的湘勇虽然奋力拦截可惜效果不大,被枪声吓坏了的百姓已经失去理智了,他们手里也有武器!现在是谁拦杀谁!在疯狂的百姓眼里,与洋枪比起来那些大刀什么的就太儿戏了——怎么想到给百姓装备武器呢?!失策!失策!看到自己精心布置了一个晚上本来就要实现了的计策居然因为老百姓不怕大刀(自己手里也有大刀)怕洋枪而失去了作用,杨岳斌别提有多恼火了。

    “饭桶!饭桶!一个个都是饭桶!”杨岳斌气的直跳脚。

    “大人!那些发匪真的敢向那些刁民开枪!”总兵王明山看看阻止不住四处逃散的百姓跑过来向杨岳斌汇报道。

    “我都看到了!”杨岳斌阴沉着脸“这帮发匪是没有人性可言的!”

    看来让那些刁民继续为湘勇卖命是不可能了,而且为了抓这些逃进山里的刁民,湘勇已经一晚上没有休息了!一万湘勇围着山抓了半天才抓来近千名,现在好了!这些家伙逃的更远到那里再抓一千人?!看着敢开火的桐山城杨岳斌实在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看来只有用手下那些兵们去填满城池了!“给我攻!就是人全死光了也要给我拿下桐山!我要活剐了这些发匪!”杨岳斌咬着牙狠狠的说道。

    “快!开城门!把那些倒在外面的百姓救进来!”看到拥挤在城外的人群已经四下逃散了张海强大声的朝战士们喊道。

    很快的城门打开了,战士们出城看到外面躺了一地的百姓,也许里面还有受伤或者是击毙的湘勇,不过现在是分不出来谁是百姓谁是敌人的,只有一起救了进去。

    “师长!敌人又上来了!”站在城门口看着抬进城里的百姓,张海强心情正沉重着上面有战士又告诉他个不好的消息。这个杨岳斌还真会挑时间!战士们士气还没恢复他就又来了!“准备战斗!”

    大批的湘勇的朝桐山涌去,现在没有什么百姓走在他们前面当替死鬼了,只有试试他们自己的运气如何会不会被打死了!

    “师长!后面也有几千清妖上来了!”

    “告诉后面的部队,放近了狠狠的打!坚决不让他们登上城池一步!”

    ※     ※     ※

    “王总兵……你还回来干什么?!”杨岳斌黑着脸看着丢盔解甲被打了回来的王明山,已经攻了一天了,到现在还没有攻下桐山实在是让杨岳斌不舒服!看到城下堆积如山的湘军尸体杨岳斌气得恨不得吃了王明山!——让他率领一万人攻城损失两千还没登上城!这种废物不杀怎么行?!

    “大……大人!发匪实在是……实在是太顽强了!弟兄们上不去城哇!”被杨岳斌的语气吓坏了的王明山哆哆嗦嗦的说着。杨岳斌发起火来可是六亲不认的!

    “……贪生怕死,亏你还是总兵!湘军中怎么会出你这种废物?!来人呀!把他给我拖出去砍了!”“大人!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大人!饶命啊!我一定会攻下桐山的!”王明山被杨岳斌的亲兵拖着朝外面走去。

    “慢着……”杨岳斌头脑稍稍冷静了一下“带他进来!”

    “大人!大人!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冲在第一个的!一定会攻占桐山!大人看在多年的交情份上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王明山鬼门关前走了一回实在是感到哪怕多活一会儿对于现在的他也是好的!

    “王明山!看在多年的交情份上,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现在带领你部给我再次攻城!要是拿不下来……”杨岳斌红着眼瞪着王明山。

    “大人!卑职明白!多谢大人了!”

    “给我下去!”

    杨岳斌在这里训斥王明山,桐山城的张海强眉头也皱了起来。

    湘勇的武器倒是不先进,可他的顽强张海强也是深深领略过的!本来以为现在有了先进的武器可以轻轻松松的打败杨岳斌,谁知一天的战斗中数次让湘勇登上了城墙!要不是自己的火炮对拥过来的湘勇造成了重大伤亡那些登上城的湘勇并不多,不然谁知现在桐山城在谁的手里!一天的战斗造成城里伤亡了八百多人,现在自己是少一个人守城的力量就减弱一分!虽然湘勇方面伤亡只有比我们大,可他们还有生力军在后面没有参加今天的攻城,自己可是已经付出了全力了!下一次敌人攻城还能打退吗?

    “师长,敌人又上来了。”张海强手下的战士经过一天的战斗已经疲惫不堪,看到湘军又一次上来连提醒张海强的声音都不大了。

    将近四千的湘勇在夜幕下正朝桐山开过来。这些湘勇打了一天难道不累吗?连晚上也要攻城他们可真是有精神啊!张海强无奈的苦笑着。

    “毛营长!每门炮十发榴霰弹!一定要打的准!”

    “是!各炮兵连注意!准备十发榴霰弹!朝敌人~放!”毛之远嘶哑着嗓子喊道。毛营长现在头上绑着布带,只露出了一只眼睛。在中午敌人登上城时他被敌人照头砍了一刀,要不是头上有铁盔现在他已经光荣了!不过就是有铁盔保护的也就是救了他一命而已,那一刀力量很足,铁盔也被砍破了害的他的头变成了现在这副德性。

    随着毛营长的放刚刚落下,十二门火炮炮口同时发出了一团火光,不久正朝桐山逼近的湘勇人群中升起几团火柱,其中一门炮瞄准有些偏差,炮弹打的近了些但还是在那些冲在最前面湘勇的身边炸开了,这次炮击如果要评分的话可以评为满分!

    张海强看到本来正稳步压上来的湘勇在两轮炮击后突然乱了阵脚,在一阵骚乱后朝后面溃逃而去。这是怎么了?白天这些敌人没有这么不经打啊?就是炮弹落在了身边只要没死他们也还是会往前冲的!难道杨岳斌又在耍什么新的花招?张海强心里充满了疑问。

    “怎么又退了!?王明山我要剐了你!你可别怪我没给你机会!”杨岳斌站在大营里在观看王明山部攻城,本来以为在威胁后王明山会拼命了,谁知这些家伙表现还不如白天!那些发匪只是放了几炮就把王明山给吓了回来!气的杨岳斌眼里冒出怒火紧咬牙齿狠狠的骂着。

    “大人!王总兵阵亡了!”杨岳斌还没有派人去抓王明山,王明山的部下就给他传来这么一个消息!

    “什么!?”

    “大……大人!王总兵冲在前面被发匪给炸死了!”王明山的部下惊恐的说道。

    原来那枚打偏的炮弹鬼使神差的落到了王明山的头上!王明山当场就被炸死了,那些湘勇一时群龙无首只好灰溜溜的逃了回来。

    杨岳斌眼前是一片漆黑,他还没遇到这么强大的发匪!才真正攻城一天就死了一员总兵!这可怎么想大帅交代啊!

    “围!……围住桐山!把他们给我困死!”杨岳斌感到浑身一阵虚脱有气无力的说道。至于能不能够真的困死这些发匪他自己也没有把握,很明显火力这么强大的发匪要不是主力才见鬼了!要是几十万发匪都有这么强的战斗力那大清王朝早就灭亡了!

    杨岳斌和彭玉麟做出了一样的结论——自己遇到了从来没遇到的新的发匪主力!彭玉麟怎么还不来支援我?杨岳斌对行动迟缓的彭玉麟感到十二万分的不满!

    “大人!杨副将来了!”杨岳斌刚把部队撤到大营准备长期围困桐山,自己大帐还没进就听到了这么一个好消息!“快!快让他过来!”杨岳斌惊喜交加的叫道。

    “大人!卑职前来助战!望大人把最艰巨的任务交给卑职!”从前面走过来一员将领,人还没到声音先传入杨岳斌的耳里。

    “杨副将!你怎么来了?!”看到手下爱将杨岳斌几乎以为自己在梦中,杨明海不是留守福州的吗?他怎么会知道我这里吃紧?

    “大人,”杨明海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怕大人把发匪都给灭了,到时候就没我什么事了我想还是早一点来这里比较好。至于福州那边,大人走后密云副都统德兴阿带着五千八旗军到了福州,这人一到就说奉皇上旨意驻守福州,我觉得在他那里没什么事儿经过他同意就来了。”

    湘勇与八旗互相不服气杨岳斌是知道的,而那位密云副都统德兴阿虽然号称战功为江北诸军之冠,杨岳斌认为实际上发匪的主力不在江北而在江南!八旗有什么战斗力?!除了遛鸟、赌博找姑娘他们还会干什么?至于德兴阿是怎么说湘勇的杨岳斌也知道,德兴阿仗着自己在皇上心目里有位置对湘勇从无正眼看待过,无非是一帮农民、流氓、土匪、强盗地方武装要不是皇上现在要用这些人他德兴阿早把湘勇送到长江里面去了!杨明海不愿意待在德兴阿身边这是可以理解的。至于福州五千人马守卫应该是够了。

    “好!杨副将,命令你的部下早早休息,明天开始把桐山城给我围起来!把那两条溪水给我引开了,把那些发匪给我困死在桐山!”杨岳斌已经对攻进桐山失去了信心,虽然多了三千人,但现在他的想法就是围住桐山!不能把一个发匪放走了!要让他们渴死!饿死!

    六月十六日。阴天。

    早上天还没亮张海强就被战士请到了城头——战士们听到在城的北面清军在挖着什么。

    张海强听了半天才明白过来,这些湘勇是准备把桐山溪和龙山溪给引开啊!他们不怕麻烦吗?

    让他们挖好了!呵呵,我还正想怎么拖住他们呢,这下可好,我不拖杨岳斌自己把自己手脚捆起来了!张海强乐得感觉走起路来都有些飘飘然了,如果杨岳斌现在在张海强身边张海强一定会搂着他称兄呼弟的!“呵呵,别理他们,敌人上来了我们就打!

    至于没来的只要不是在挖地道我们就不管。”

    “是!”

    从十六日开始杨岳斌的湘军只是零星的派些人到桐山来骚扰骚扰,主力部队把桐山围了个水泄不通,开始进行水利工程了。张海强自然乐意见到这种场面,只要湘军不攻他也不开炮。至于样子还是要做的,派人偷袭了敌人进行水利作业的部队,当敌人一发现就落荒而逃,跑的比兔子还快的溜会了桐山城。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