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三十九章 血战湘军

第三十九章 血战湘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大人,好象不对呀?”杨岳斌正在视察手下截流杨明海走过来忧郁地说道。“怎么?有什么不对的?”

    “大人,城里的发匪看到我们围城根本没有突围的打算!虽然他们也组织了几次偷袭我们挖河的队伍可每回都是我们一发现他们,他们就逃的飞快!我看是不是发匪有故意把我们拖在桐山城下的打算?”杨明海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这个……”杨岳斌沉思下来。

    “大人会不会是他们在等援军?有意识的把我们拖在这里然后断我们的后路?好……”杨明海自从到前线后还没有与张海强交过手,看问题比较清醒一些,杨岳斌已经被张海强打迷糊了,脑子里想的只有全歼这股发匪主力!根本没想过这到底是不是发匪真正的主力这个问题!现在杨明海一提杨岳斌的脑子有些清醒了。

    “明海,你带领你的部队到南乾去!反正南乾离这里不远要是发匪真的还有主力过来。我们就从海上撤退!难道这里发匪真的不是主力?”杨岳斌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动摇“谢?F?有没有消息过来?”

    杨明海摇了摇头“还没有。”

    杨岳斌在杨明海率领三千人到福鼎后,命令谢?F?带着一千余人到分水关去的。分水关是由浙江进入福建的毕经之路,杨岳斌认为只要控制了分水关就不用担心浙江的发匪来援助桐山,可现在已经一天多了,怎么谢?F?还没有消息传来?难道那边也遇到了什么问题?!自从与太平军作战以来杨岳斌从来没有碰到想这次一样的怪事!“大人!分水关有消息传来!”

    “快说!”杨岳斌忧虑着走回大营,刚进大帐就听到手下向他汇报谢?F?的消息了。“谢?F?率领的我军在分水关遇到发匪的顽强抵抗,前进不得,现请求大人增援!”那人颤抖着嗓子说道。

    杨岳斌脑袋都要炸了,这边桐山城攻不下来,想断浙江发匪援军的行动又再次受阻!难道就这样灰溜溜的撤退?那在同僚面前还抬得起头吗?!

    “分水关有多少发匪?”杨岳斌急声问道。

    “据谢大人观察有两千多!发匪占领了分水关我军仰攻难以得手啊!”

    “告诉谢?F?……不用再攻了,让他回来。”杨岳斌眼前一阵发黑,一**坐在了帅椅上“命令部队,准备后撤,牵制发匪的队伍要把戏做足了!”

    “喳!”

    难道我就消灭不了这些该死的发匪吗?!杨岳斌在心里暗暗的发狠着。不行!再强攻一天!要是还攻不破桐山的话再撤也来得即!可是要是在攻城时发匪突然南下呢?彭玉麟到现在也没有消息,如果他……杨岳斌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了。不能再攻了!要撤!马上就撤!趁着天还没亮赶紧撤退!

    ※????????※????????※????????※????????※

    “军长,我们这么一压敌人会不会向李鸿章一样坐着船跑了?哪个杨明海可是带了三千水师啊!还有王明山也有五千水师,要是真的坐船逃跑追也追不上了!”凌晨一点我率领着一师主力、二师、独二旅经过急行军已经距离桐山城不到五十里地了,李雪龙跟上我说出了他心中的忧虑。

    坐船逃跑?有可能!可是我现在率领的全部部队也不过是一万八千之众啊!要是分兵断杨岳斌的海路那么能打击敌人的部队就更少了!全歼……要不要全歼敌人呢?“参谋长,命令李俊杰率领一师四团沿着海岸现迂回到桐山东面!要是发现敌人船队不必犹豫马上攻击!至少也让他逃离海岸!马上行动!告诉李俊杰:不管牺牲多大一定要堵住敌人朝海上撤退!”

    “是!”李雪龙朝一师位置奔去。

    “王师长!”

    “在!”王得贵就在我身边,一听我叫他赶忙应道。

    “告诉部队加速前进!天亮前一定要赶到桐山外围!跑的再快一些!”

    “军长,后面的炮兵实在是太慢了啊!还有野战医院的那些人,跑也跑不动!”王得贵对这些拖了他后退的部队表示了强烈不满。

    “哪那么多废话?!告诉部队轻装前进!后面的炮兵部队还有野战医院叫警卫营保护!其他部队快给我跑!快跑!要是桐山丢了我砍了你脑袋!”

    “是!快!除了武器丢掉所有东西跑步前进!”王得贵一看我急了他也跟着着了急。“哎!头盔不能丢!”有的战士嫌头盔太重了想把头盔也给丢了王得贵连忙阻止这种愚蠢的举动。

    虽然我军装备的铁盔没有钢盔那么好,但现在的火枪要是想打穿铁盔也是有难度的!而且这种铁盔还有一定防炮弹碎片的能力,如果没有装备铁盔的话与彭玉麟作战时不知道还会增加多少伤亡!可以说因为装备了铁盔至少救了上百人的性命!至于头部负伤的比例也急剧下降了。可惜这么好的东西就是太重了些,战士们说戴着头盔冲锋如同顶着抄菜锅在跑,实在是不方便!——这点他们倒是说着了,我给他们装备铁盔就是因为我知道现代钢盔是受一次大战时法国一个炊事兵影响的,顶在那个炊事兵头上救了他一命的还真是行军锅!呵呵为了能多救一名战士的性命那就不管铁锅钢锅能救命就是好锅!要轻便等以后生产优质钢材了再说吧!

    “同志们!快!军长说了一定要切断清妖后撤路线!要是敌人真的朝我们拥来了那可是大功一件啊!快!快跑!”李俊杰对着四团做着动员——四团已经奔跑了两个多小时了,在两个多小时里,二师四团渡了四条小河翻了十几个小山有的战士在奔跑中累的吐了血,可李俊杰还嫌速度太慢!

    “李师长,前面是桐山溪!水太深了,是不是让工兵先架桥?”前面侦察的四团侦察排排长跑过来请示。

    “胡扯!那有时间架桥!?没时间了,告诉部队给我游过去!不会游的用绳子给我拽过去!”李俊杰头发都要竖起来了。

    清晨五点四团全部渡过桐山溪朝桐山城城东奔去。

    “师长!前面有大队人马从桐山方向朝这边来了!好象是敌人!”

    “快!占领高地阻击敌人!”李俊杰一听马上就朝手下下了命令,他可不管好象不好象的——既然是桐山方向来的肯定是敌人!“一营占领后面的山头,二营占领北面的山头!三营一、二连在一营后面做预备队!三连保障一营的左翼!快!快点!”李俊杰急声命令着。

    三个营刚运动到李俊杰指示的位置气还没喘一口西面就出现了大队的人马。“注意隐蔽!把敌人放近了再打!”小声的告戒身边的战士们。

    近了,更近了!朝山脚下走过来的湘勇根本没有防备,这里是湘军控制区吗!那些发匪已经给死死的围在桐山城了,而北面的发匪还没有南下,这里怎么会出现发匪?!“打!”看到湘军毫无防备的开到了自己正面李俊杰大吼一声一营战士们同时朝山下的敌人开火!李俊杰不知道,他这一声怒吼吼出了个大岚头阻击战!

    杨明海正带领三千湘军水勇准备到南乾做好迎接大帅后撤的准备工作谁知刚做了没多少里路就遇到了阻击!山头上猛烈的枪击让走在最前面的湘勇倒了一地!

    “大人!我们受到埋伏了!”杨明海手下的一个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刘把总!不要惊慌!给我冲!拿下这个山头!”杨明海看到手下如此惊慌失措十分不满。

    “……是!”看到杨明海的脸色那个刘把总心里打了个哆嗦“给我上啊!”“快!赶快禀报杨大人!我军后路被发匪截断了!”看到刘把总带着部下朝山头冲去杨明海气急败坏的冲着身边人叫道。

    “罗旅长!听到了吗!?枪声!东边有密集的枪声!”张海强早上天还没亮就在罗一鸣的陪同下视察城防了。清晨五点天空已经发白了,桐山城下几天的战斗硝烟弥漫,那些鸟儿都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四周静悄悄的只有桐山溪潺潺的流水声。俩人走到东面隐隐听到东面有步枪射击声。

    “不会是清妖引诱我们出城好偷袭桐山吧?”自从上次张海强下令朝城下的百姓开火罗一鸣就对张海强极为不满,要不是杨岳斌围城把罗一鸣和张海强都包围在城里俩人还需要共渡难关,罗一鸣早就跟张海强翻脸了。不过就是这样罗一鸣也看张海强不顺眼,有什么事总要和张海强对着干。——如果杨岳斌知道他那驱羊攻城之计造成了城里将帅不和的话会不会对事后没有继续攻城感到后悔?

    “不会!军长说过了,消灭彭玉麟后马上就会回师桐山!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肯定是大部队回来了!”张海强肯定的说道。“部队集合!准备出城迎击清妖!”“张师长!你不能下这个命令!万一是清妖引诱我们,你带着大部队出城那桐山城还要不要了?!出了错谁负责!?”罗一鸣对张海强不与他商量就独自下命令感到极为不满。

    “那来那么多的诱敌之计?!要是主力到了城外我们再准备出击就太晚了!”张海强厉声说道“这里我是总指挥!要是出击有什么错的话我负全责!”

    “我反对!我们独一旅决不执行你这不负责任的命令!”罗一鸣的牛脾气发作了,死活不相信主力已经到了城外。在他心目里,保住桐山是至高无上的使命,至于全歼杨岳斌——那是军长的事情与我何干?!

    “你……!唉!”张海强气得说不出话来“一团准备出击!”虽然张海强是桐山方向的总指挥,但对罗一鸣这样的地头蛇也是实在是无能为力。战斗结束了我再收拾你!——张海强心里暗暗地骂道。

    “大人!不好了!”杨岳斌刚把部队集结完毕准备撤到海边打前站的杨明海派来的人就到他身边了“大人!我军在半路受到发匪的阻击!现在过不去了!”

    “啊?!”杨岳斌没想到他的不详预感这么快就灵验了“有多少发匪?!快说!快说呀!”杨岳斌一步冲了上去用力抓住那个士兵的脖子大声问道。

    “……不……不知道有多少!”士兵涨红了脸气也要出不来了。

    “废物!……一群废物!”杨岳斌不知是在骂谁是废物“孙昌凯!你马上带队上去支援杨明海!另外把炮队给我带上!要是打不开出路我砍你人头!”

    “喳!”孙昌凯的冷汗出了一身——要是打不开缺口的话杨岳斌率领的湘军有全军覆没的危险!这个后果孙昌凯是看的一清二楚!难怪杨帅如此上火!

    孙昌凯是彭玉麟的部下,清泉人。咸丰九年升为惠州协副将。因为他母亲生病他向朝廷请假伺候母亲前段时间看看自己的母亲身体还可以了又回来协助彭玉麟。几天前彭玉麟军中缺粮让他到杨岳斌军中借些粮草结果他就逗留下来了,想在两军会合后再从返彭玉麟部,前几天的战斗他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着,湘军的战斗力什么时候这么糟糕了?!孙昌凯十分不解面对一样的发匪为什么以前能轻而易举的击溃现在倒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战死了总兵王明山却连桐山城也登不上!也许是杨岳斌部战斗力太差吧!

    杨岳斌手下实在是没人了,只好让孙昌凯带着部队冲锋陷阵——总不能大帅自己带着部队上吧?!

    “快!前面就是桐山城加快速度!”王得贵指挥着手下朝桐山奔去,已经看的到桐山城了!那些清妖到那里去了?怎么跑了大半天的一个清妖也没见着?!王得贵心里发着急——可千万别让张海强把那些清妖都赶走了!那样我还过来打个屁啊!

    “师长!东边打起来了!按照方向有可能是李副师长率领的四团!”

    呵呵……赶上了!王得贵眉开眼笑“同志们!向东!那里打枪那里就是我们前进的方向!”

    二师主力部队立刻改变了行军方向朝东跑去。

    “报告军长了吗?”王得贵对自己的部队行动如此迅速十分满意。

    “还没有,师长。”

    “立刻报告军长!同时告诉军长我第二师全体部队已经向战场开去!快点!”

    “是!”侦察员敬了个礼朝后面去了。

    “李政委,我们分工合作一下,我带领五团为右翼,你带领六团在左翼我们给他包个饺子好不好?”看到侦察员走了王得贵想征求一下李天秀的意见。

    “师长,敌人可是有将近两万的部队啊!我们就是加上四团也不过不到九千人,还有就是我师的炮兵营还拖在后面,光靠我们九千人能消灭敌人吗?”李政委对敌我二比一感到包抄消灭敌人把握不大。

    “哼!就他杨岳斌还能打的过我的二师?!”王得贵不屑一顾的说着“我是想在主力全部到达前把敌人包住!别让那些家伙逃跑了!妈的,老子是尊重你才和你商量!惹急了鬼才理你!”王得贵总觉得在他部队里面还设立政委一职有些莫名其妙——这个部队我说了就算!还要多一个平级的干什么?打仗的时候不是要耽搁战机吗?!

    “报告!张师长来了!”李天秀正想再说什么,五团团长沈晔从前面跑了过来。

    “哦?快,我们快去迎接!”对于张海强率领着几千人马阻挡杨岳斌的近两万部队,王得贵还是极为担心的,现在知道张海强来了王得贵觉得心里一阵轻松。

    “张师长,怎么几天没见你好象更胖了?是不是这几天窝在桐山每天吃香的喝辣的?唉!我们可惨了!整天东奔西走的连个安稳觉都没法睡就更别提好吃的了。看来下次我得和首长说说咱兄弟对换一下了你说是不是?”王得贵一看到张海强没等他说话,自己就先开始大吐苦水“你看看,杨岳斌的近两万大军都给你一个团加上个独立旅包了,我们这么多的部队才对付人家彭玉麟万把人,唉~苦啊!你老兄就是命好哇。”

    “得了,谁是你老兄啊?”张海强最见不得王得贵那一副装穷样“你和军长南线作战难道彭玉麟是一万来人?我这里倒好,前面是敌人大队人马进攻桐山,后面是某些将领不听指挥!”张海强也是一肚子苦水没出吐“你们到的好快啊!怎么样?消灭了吗?”

    “那是自然!就彭玉麟那小子还想让我们打几天的?”王得贵不屑的说道“谁不听指挥啊?”

    “以后再说吧,现在是怎么消灭这里的敌人了!据侦察,我们城外的敌人已经向东撤退了,我刚刚下令让部队出城追击敌人就听到你老弟到了城外。军长呢?”张海强发现这些工夫军长还没有出现。

    “就在后面不远,刚才军长去看后面的炮兵部队了,应该马上过来。”王得贵解释了下,然后露出一副古怪的笑脸“呵呵,说不定军长是放心不下夫人,到后面慰问去了。”

    “谁说我慰问夫人去了?!”我还隔着老远就听到王得贵那家伙在破坏我的名誉“王师长,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要聊天等打完了这仗我陪你好好聊聊!”这些家伙对我的命令阳奉阴违实在是让我生气,看来打完这一仗要好好整顿一下这些家伙了!

    “嘿嘿,军长,我是开玩笑的啦,别当真啊!对了军长,敌人已经朝东逃跑了!我认为应该马上追上敌人消灭他!”王得贵看我唬着脸赶忙转移话题“我打算我们五、六两团左右包抄敌人,把他们消灭在桐山城外!请军长批准我的意见。”

    “张师长,辛苦你们守卫桐山城了,损失怎样?大不大?”我没理那个发颠的王得贵,看到张海强在边上站着,赶忙跟他打招呼。

    “报告军长!也不怎么辛苦了。”张海强走上前敬礼“至于损失我们一团和独一旅全部加起来也不过千人,就是火炮炮弹打的差不多了,现在大炮平均每门只有十来发炮弹了,要是我们炮弹充足的话,杨岳斌还真不够我们打的!”

    “那好,张师长,我现在宣布一师二、三团立刻归建,你们师担任正面进攻,至于王师长,”我看看猴急的王得贵“你的二师五、六团担任右翼攻击,至于左翼不要管他!难道敌人还能逃到温州去吗?把敌人赶的离海边越远越好!赶快行动吧,四团在前面可是受到杨岳斌全军的压力啊!别让他们等的太久了!”

    “是!”两个师长站直了身子答应道。

    ※????????※????????※????????※????????※六月的天阴沉沉的,一点风也没有,远方传来阵阵闷雷,要下雷雨了。

    轰~轰~!连绵不决的火炮轰击已经很长时间了,二师四团一路急奔并没有带上火炮,现在在大岚头被杨岳斌的那些炮压的抬不起头来,前面的几个山头相继失守,现在已经撤退到大岚头东面最后的小山包——如果这里再丢就谁也不能阻止杨岳斌撤到海上去了。杨岳斌很清楚这一点,他的四十门火炮集中起来一起朝小山上开着炮,希望在炮火下轰毙那些该死的发匪!

    “师长,李师长!敌人又上来了!”四团团长林健华看到无数的湘勇拿着大刀长矛有的还举着火枪、抬枪张大了嘴不知在喊什么朝山头冲了上来赶紧摇身边趴在地上的李俊杰。李俊杰茫然的抬起头,摇摇晃晃的坐起身子看着山头下面的敌人。

    刚才有颗炮弹就落在李俊杰的身边,算他命大炮弹爆炸并没有把他给炸死,不过炮弹爆炸的气浪把他给从小山上掀了下去,等他清醒过来只觉得眼冒金星耳边都是嗡嗡声别的什么也听不到!——一缕鲜血从他的耳朵里流了下来。

    “打啊!给我消灭清妖!大部队就要到来了!”李俊杰根本没有听见林团长讲什么只是看到敌人又上来了,本能的下着命令。

    实际上也用不着李俊杰下命令了,战士们看到敌人上来自动的开始进行阻击了,稀稀落落的枪声下一个个湘勇倒了下来,大多数没有死的继续红着眼朝上冲来——在前面几次攻山中都是死伤了大批的湘勇才攻上去的,这是最后一个小山头了!只要攻下它就逃走有望!在本能的求生**下那些湘勇已经无视于身边弟兄的倒下。

    湘勇中军附近落下了自己的炮弹,远方的敌人陷入了混乱中——看来主力就要攻过来了!不过炮弹为什么这么少?!军主力不是有好几十门大炮吗?落在敌人之间的炮弹慢慢的停了下来。李俊杰不知道因为山路崎岖,军炮兵团和二师炮兵营到现在还在赶来的路上,现在他看到的是一师炮兵营的轰击,而且一师炮兵营也没剩多少炮弹了,从上午到现在一师炮兵营已经打完了自己所有的炮弹!

    敌人越来越近了,可是湘勇后面的火炮还在继续轰击着,根本不管会不会误伤自己人,有发炮弹打的近了些落在了正在往上冲的湘勇人群中炸开,几只人手和腿合着惨叫声飞上了天空。李俊杰看到在炮火下自己手下的兄弟们也一个个的倒在了炮火中。炮兵的行动迟缓让李俊杰没有带上火炮,虽然自己洋枪比那些湘勇手中的武器要好,可是人家大炮打过来我们还是吃亏啊!要是大炮能跟来就好了!李俊杰遗憾的想到。

    前面的阻击战四团损失极为惨重,敌人是拼了命的想打开缺口逃出去,四团是拼命的想阻截敌人的逃跑道路,西面主力已经和敌人交上火了,可惜距离太远,而且敌人为了逃命阻击的也很顽强,主力部队一时三刻还接应不上四团。四团防守的每个小山头都是在经过几次争夺后一一失守,有的山头是阵地上的战士全部阵亡山头才落入湘军之手的。现在已经是撤到最后一道阻击阵地了,李俊杰现在经受着两面夹击的艰难处境——北面的杨岳斌拼命的突围,南乾的湘勇水营部队为了接应杨岳斌在东面也奋力的要攻上来。李俊杰清点人数发现将近三千人的一个主力团到现在只剩下一千多。阵地周围全是牺牲了的战士们的尸体,山上到处都是战士们和敌人英勇搏斗过的情景:有趴着的、跪着的、躺着的、卧着的,有和敌人扭成一团的,你咬着我的耳朵我抠者出你的眼睛,还有的支着枪——刺刀捅在敌人肚子里,但自己的背后又插着敌人的长矛;大多数倒下的都是尸体残缺不全,缺胳膊的,没有了腿的,身子横在地上头却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有的人朝下躺在山上肠子拖在后面好远……到处都是惨不忍睹的场面。在四团的防御正面杨岳斌也丢下了五千多的湘勇士兵,山下面就密密麻麻的躺着无数的尸体——那些都是在朝上冲时被打死在山下的,杨岳斌只知道突围了,已经管不上那些死了的人!不过突围的湘勇和阻击的四团之间人数对比是越来越悬殊了。李俊杰手里已经没有预备队了,三营一、二连早就已经支援一线的战斗部队,现在也是伤亡惨重。也许这就是最后一仗了吧?李俊杰心里暗暗地想着。“刀!给我大刀!”李俊杰的眼珠子也红了,冲着后面大吼着“上刺刀!和清妖拼了!决不允许敌人从我们这里逃出去!”

    那些湘勇冲上了山头,“杀啊!”李俊杰大吼一声跃起身子朝前方的敌人挥刀砍去!李俊杰三百多的部下随着副师长的怒吼站起身来向敌人迎了上去。

    李俊杰以前练过武术,一把大刀舞得滴水不入,在他砍倒六个湘勇后,没有什么人敢再站到他身前了——自己没必要硬要拿鸡蛋去碰石头,这么难对付的人还是由别人去对付!还是欺负其他好对付的人比较好!——既然大家想的一样一个个都躲的离李俊杰远远的,希望自己不是他的下一个目标。李俊杰舞了一会儿发现自己身边居然没有敌人了!看到旁边的战士们在优势敌人面前一个个倒下李俊杰的眼睛更红了,朝着被围攻的战士们冲去!

    “怎么还没有攻下来!”杨岳斌站在山下急的直跳脚,身后的敌人已经要冲到面前来了!前面居然还打不开缺口!要是这次再攻不下来,自己就要么被俘虏要么战死当场了!杨岳斌既不想被抓也不想战死,现在看到突围突不出去,一把扔了拿在手里的望远镜“炮!给我轰!朝山头给我轰!炸光那些发匪!”

    “大人!杨大人还带了一千弟兄在前面啊!不能开炮哇!”

    “管不了那么多了!给我打!不要管山上自己人!”杨岳斌一刀砍翻了阻止自己开炮的家伙提着腰刀冲着一个个发抖的炮兵队湘勇怒喝着,刀上的鲜血顺着刀柄一滴滴滴了下来,落在了土地上。

    “活捉杨岳斌!放下武器投降不杀!”远处围攻上来的发匪呼喊声越来越近了。

    “开炮!”杨岳斌彻底疯狂了,看到那些湘勇并没有执行自己的命令,一个个站在那里发呆,杨岳斌朝着离自己最近的家伙一刀挥了过去把他砍成了两节“快开炮!成败在此一举了!给我快开炮!”见到疯狂的大帅那些炮兵这才清醒过来。颤抖着手装填上炮弹点着了火引……

    “杀啊!有我无匪!有匪无我!”杨岳斌看到山头腾起了烟柱那些正在肉搏的士兵们一片片的倒在了炮火下挥舞着手中的腰刀带头朝着山上冲去。身后的部下愣了下赶忙跟着杨岳斌冲了上去。

    山上遍撒着破碎的武器和凌乱的人身上各个部件,已经没有什么活着的生命了,正在肉搏中的双方根本没有料到杨岳斌会下这个命令!在炮弹飞过来的时候连隐蔽的时间都没有密集的弹雨下一千湘勇和三百多的李俊杰部下倒在了一起——杨岳斌靠着自杀性的攻击终于打开了通往南乾的道路。

    “去你妈的!”杨岳斌砍倒了一个两条腿被炸断的硬撑着坐起想给他一枪的战士“快!赶快通过这里!那些没死的一律……!”

    “叭~!”杨岳斌话还没有说完山上不知什么地方飞来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胸口,杨岳斌打了个踉跄腰刀支在地上不能置信的撑着身子回头朝打枪的地方望去,眼神慢慢暗淡下来身子一斜滚下了山坡。

    “不管你是谁,我算又拖了一个……”李俊杰开完枪后翻了个身仰面躺在了山头,天好阴啊!看来要下雨了……李俊杰至死也不知道,他那一枪打中的是福建水师提督杨岳斌。

    “大人!大人!”杨岳斌被亲兵扶了起来,天空炸响了一个闷雷倾盆大雨落了下来,很快的杨岳斌身上流出的血染红了身下的土地又被雨水冲的无影无终。

    “天亡我也!”杨岳斌大叫一声头一斜躺在了亲兵的怀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