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四十章 山城

第四十章 山城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王师长,你就不要进去了,军长正在里面发火呢!现在你要是进去了没准军长的火全发到你身上了。”王得贵想冲进屋里去被李雪龙拦了下来。

    “他娘的打的什么仗啊!我的四团啊!”王得贵坐在地上号啕大哭了起来。

    桐山一仗杨岳斌的部队逃走了两千多人,杨岳斌战死,他的手下王明山、杨明海、谢?F?战死,孙昌凯被俘。其中谢?F?是带领一千多湘勇后撤时被我军包围了,谢?F?谢绝了劝降被乱枪击毙了。一万八千的湘军被毙伤八千余众,俘虏七千多人。不过我军伤亡极为惨重。

    一师伤亡了两千来人,二师损失更大,全师伤亡五千多人,其中二师四团完好撤下阵地的只有四百来人,还阵亡了李俊杰副师长,四团团长林健华身受重伤到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人事不知,也不知道能不能救过来——要不是敌人逃命心切没有注意到林健华躺在山头并没有被大炮轰死,他现在就连救的必要也没有了。可以说闽东这两战我军主力部队是暂时失去了战斗力,本来福州空虚可我们暂时无法乘胜攻击了。

    听到外面王得贵的哭骂我打开了门“通知下去,团级以上的首长立刻来军部开会!王师长,哭什么哭?!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你知道吗?有什么话会议上再说!参谋长,你进来一下。”

    “军长有什么事情吗?”李雪龙走了进来轻轻的关上门。屋子里阴暗下来,显得阴森森的。

    “坐。参谋长,你说说看为什么我们这次损失会这么大?”李雪龙隔着桌子坐在了我对面“为什么打彭玉麟也没有打杨岳斌损失这么大?”

    “军长,我认为还是我们的火炮没有跟上来,一师炮兵营在前期作战中弹药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在进攻中全部炮兵部队才一百来发炮弹。军直属炮兵团和二师炮兵营弹药倒是充足,但是福建都是山路,从玛坑到桐山部队两天行军了两百里山路,那些步兵还可以,但炮兵就不行了,上山下山那些驮马根本就拉不动这么重的火炮!主力部队炮兵直到战斗结束了还拖在后面,没有加入战斗!”李雪龙说着说着激动的站了起来“还有就是独一旅行动迟缓!我军都已经到桐山城下了,他还在城里发呆!要是他可以早一点和张海强一起出来二师四团的损失是可以避免的!哪个罗一鸣纯粹是保存实力!还有就是二师四团,实际上李俊杰应该知道挡不住敌人了,我认为在明知挡不住的情况下继续阻挡这是拿战士们的血肉开玩笑!不过现在李副师长已经牺牲了,这事我看没办法追究责任。”李雪龙说着声音又低了下来,人沮丧的一**坐在椅子上。

    “是啊~,和罗一鸣比起来,李俊杰的牺牲绝对是比他伟大多了!”对于这一点来说我是深有同感“罗一鸣保存实力,而李俊杰为了阻住敌人牺牲了二师四团,连自己也战死在阻击阵地上。两人比起来实在是天差地远!可是参谋长啊,我们现在能因为罗一鸣的消极待命处罚他吗?他可是福建天地会过来的啊!再加上福建的人排外很厉害,要是我们在没站稳脚跟前这样做会让那些人投向清军的!这可是因小失大呀!李俊杰也是一样,他的父亲是温州当地的开明人士,并且在温州很有影响力,要是因为这事与他闹僵了对我们在温州的发展也是没有好处的。”

    “军长你的意思是……”李雪龙一听两个都不能处理觉得对军纪不是什么好兆头。

    “李俊杰不光不能处理,还要因为他的顽强防御要大大宣传好好的表扬他!我想你代我送李俊杰的遗体到温州去一趟,代表我慰问李俊杰的父亲,我们不光要慰问他,你还要问他有什么需要的,只要我们可以满足的一概满足他!你告诉李俊杰的父亲说他儿子是英雄!是为了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牺牲的!至于安葬一定要风风光光的办好,要立一个大大的纪念碑!安葬的时候让史政委也出席。至于我你就说我因为李俊杰的牺牲伤心过度,病倒在福建了,没办法到温州去主持他的葬礼。”

    “是,我知道了。”李雪龙答应道,对我的不去李雪龙感到极为奇怪“军长你为什么自己不能去呢?”

    “我要组织对福州敌人进行一次偷袭!要让那些满州鞑子知道什么叫做解放军!至于罗一鸣我看暂时先撤了他的职务,把他降到主力部队当营长好了!让他在主力部队里磨练磨练。至于火炮的沉重问题我看占领福州后再解决吧!现在暂时没办法了。”

    “明白了。”李雪龙站了起来。“对了军长。还有一件事要向你汇报,就是在守卫桐山城的时候,杨岳斌抓了很多百姓强迫他们登城。为了守住城池张海强被迫下令向那些登城的百姓开火,为了这事罗一鸣和张海强两个人之间产生了极大的矛盾,我看罗一鸣不听张海强的命令跟这也有关系,不知军长认为这事怎么处理?”

    怎么好消息就一个也没有啊?!这个杨岳斌搞什么名堂?怎么可以拿百姓来送死呢?!看来要是活捉了杨岳斌他也要被那些被他迫害的老百姓给答死的!他现在人死了,难题倒给我出来了!真是活见鬼了!难道要因为张海强朝百姓开枪处分他吗?

    “打死了多少百姓?”

    “当场打死了十来人,打伤了三十多,后来百姓在逃跑中和后面的湘军发生了冲突,又死了四十多,受伤的就无法统计了,不过现在城里有受伤的百姓一百多人。那些死者家属现在在指挥部外要我们交出凶手呢!张海强现在为了他的决定十分后悔。”

    妈的!明明是杨岳斌驱赶他们送死的怎么还要我们交出凶手?!谁是凶手?难道要我交出张海强吗?这些老百姓怎么一点儿也不理智啊!要是张海强不下令的话现在桐山就不知道在谁的手里面了。那些老百姓才不管桐山是谁占领的,要是湘军占领了桐山会有多少其他无辜的百姓遭殃!他们只看到自己的亲人倒在了桐山城下。不过也是!换了我处在他们的境地里我该怎么办?杨岳斌已经死了,那些湘军逃的逃关的关,好象还拿他们没办法。现在也就只有找找张海强的麻烦了!既然解放军宣称爱民如子你怎么可以下令朝无辜百姓开枪呢?——这就是最简单的思维方式!真是头疼啊!

    “军长,还有……”李雪龙要走的时候好象才又记起了什么事。还有?!怎么我到了桐山就没听到什么好消息呢?“温州的史政委鉴于我们这次伤亡较大,让浙江独一旅南下支援我军来了,据快报,他们应该在今天晚上到达分水关。”

    “呵呵这倒是个好消息啊!”我心里的一块石头这才落地。

    ※????????※????????※????????※????????※  “同志们,首先,为我们这次从六月十一日开始的闽东战役胜利结束我在这里对大家表示深深的感谢!”我站了起来看着下面大气也不敢出的将领们说出了出乎他们衣料的话——他们还以为我要张口骂娘呢!“这次战役敌人先后投入了三万八千湘军,在大家的通力合作下。我军毙伤敌军一万九千两百人,俘虏一万五千三百余人缴获火炮六十四门,枪七千余支。另外还有一些大刀长矛什么的,这些东西现在对于我军来说实在是原始了一点,我看就是在坐的各个独立旅旅长也不大喜欢这些东西吧?既然如此我看就可以忽略不记了。”

    下面坐着的旅师长笑了起来。

    “同时在战役中我军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李参谋长,把我军损失情况通报一下吧。”说完我坐了下来。

    “是!”李雪龙站了起来“这次战役,我军第一师损失四千一百人,现在还有五千人,第二师损失五千七百人,现在有战斗力的只有四千,独一旅损失六百人,现存两千五百余人,独二旅损失一千,还有两千人,独三旅损失两千七百余人,现有四百人,独四旅损失两千一百人,现在剩下一千多人,总计损失一万六千三百人,损失中包括失踪、逃离部队的一千余人,受伤一万余人。战役前部队有三万八千七百人,现在只剩两万两千四百五十七人。另外损失火炮五门,枪支三千余支,耗费炮弹四千发,子弹十万余发——我们物资损失较大。”说完李雪龙坐了下来。

    “李参谋长说的大家都听清楚没有?应该说这次作战我们是得不偿失的!敌人伤亡一万九,我军伤亡一万六,基本上一比一了!我们武器比人家好,人比人家多,还处在内线作战,粮草、弹药、人心都在我们这一方!为什么还损失这么大?几个独立旅打的惨的还剩下不到一个营,最好的也损失了一千多人,主力部队伤亡也不少!其中二师四团还几乎全军覆没!三千人的满员团打的只剩下了四百人,王得贵!你是怎么对部队进行军事训练的?”

    “军长,我们火炮没有跟上来,敌人一万多的部队都压到四团身上,外围部队又支援不力,就在这样情况下四团还支撑到下午两点,已经很不容易了!”王得贵本来是要为他的四团发火的,没想到我倒质疑他以前是怎么训练部队的,连忙辩解道。

    “至于火炮太笨重的问题我会想办法解决的,可是王师长,总不能没有火炮就不打仗了吧?敌人一万五千来人不是很多人在后面被我们攻击吗?!四团的损失只能说平时训练不足!当然,关于训练我也有责任,平时没有对你们严加要求,到了战场上就拉稀了!”

    “军长!我有一事禀报!”独一旅旅长罗一鸣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好了。”

    “军长!我对张海强师长在防备桐山城的战斗中向平民开火感到万分气愤!我们怎么可以向那些乡亲父老开火呢?!”罗一鸣涨红了脸激动的说着“那些人都是这里的老百姓啊!他们又不是清妖!我对张师长下这么个命令极为不解!难道我们也和清妖一样吗?!”底下坐着的将领们在下面嗡嗡的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有这件事?罗旅长你先坐下。张师长,你有什么解释吗?”

    “军长,有这么回事。是这样的,当时杨岳斌让城外的百姓给他们当挡箭牌冲在前面,我认为要是不打退敌人的话,给敌人攻进城了,不光城里的百姓要遭殃,连那些被逼攻城的群众是否能够保全性命也难说!这种事情已经发生多次了!我不希望在主力没有回来之前就让敌人攻占了桐山城,被逼无法的情况下下了这个命令,当场打死打伤百姓五十余人。请军长处罚我。”张海强内疚的说。

    “是这样啊……那么我宣布对一师张师长的处罚决定!”

    罗一鸣眼睛斜看着张海强,看来这家伙是深深恨上张海强了。“……对于一师师长张海强在敌人驱赶百姓攻城中擅自命令朝百姓开火,我认为应该提成张海强师长担任第一军副军长同时兼任第一师师长职务!”我做的决定要是让你们猜到了我还用当军长吗?!

    “啊?!不会吧?军长,你这是提升他啊!怎么会是处理呢?!”罗一鸣张大了嘴巴合不起来了。本来想看张海强的好戏没想到军长会是提拔张海强!罗一鸣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张海强一点慈悲之心也没有!军长这样提拔他根本不公平!”

    “罗旅长,那你说怎样才公平呢?是不是张师长不开枪让那些清兵进城来个桐山三屠或者是桐山十日比较好?罗旅长好象忘了这是什么了,这是战争!战争中是没有什么慈悲可讲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怎么可以讲什么慈悲?!你对敌人讲慈悲?那只有让你死的更快一些!什么是战争中真正的慈悲?罗旅长看来你还没有懂,真正战争中的慈悲就是以最小的牺牲让最多的人活下来!你要真是那么讲慈悲的话我建议你还是当和尚去好了!至于那些死难的百姓,我建议军直属机关和在座的各位师旅长们一起去给他们抬棺材好好安葬他们,在桐山城外给那些死难的百姓竖一块纪念碑,死难百姓的亲属后勤部看一下怎么赔偿他们损失,我认为可以给银两或者是给他们家属田地里面做为赔偿。同志们认为怎样?”下面的各级领导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让他们给那些老百姓抬棺材?罗一鸣明显的不服气,刚要站起来被身边的独二旅池洪鉴旅长给按了下来。这个罗一鸣我现在怎么觉得咋看都不顺眼呢?“罗旅长,我想问下你:为什么在我增援部队已经到来的时候你部还没有做好出击的准备?就我知道张师长已经下了全军准备出击的命令,你旅为何迟迟不动?不错嘛,三千多人的旅伤亡只有六百,还没有五分之一,可以说是出战各个部队中损失最小的,可是你知道吗?要是你部早日加入攻击二师四团就不会损失这么惨重!二师李副师长就不会牺牲在阻击敌人的阵地上!一味的保存实力……可耻!娘的我们部队里面怎么会有这种人?”我越说觉得越生气,这些家伙只知道保存自己的实力,友军伤亡与他何干?要是以后都是这样的,那仗就不用打了!

    “罗旅长,前面独四旅的陈旅长因为消极避战被关了起来。我说过,要是独四旅这仗打的不好的话我会让他人头落地!不过人家独四旅在玛坑战斗中表现的极为出色,算是为他们原旅长挽回了面子,也保住了脑袋,至于你的独一旅在战斗中消极避战你说说看我应该怎么处分你?”

    罗一鸣的脸发白了,脑袋无力的垂了下去。他现在对没有听张海强的话感到极为后悔。

    “军长!对这样贪生怕死之徒一定要严加惩办!要为那些无辜牺牲的战士们讨还公道!”王得贵在下面大声嚷嚷起来。

    杀了罗一鸣不是不可以,不过罗一鸣是福建天地会成员,刚刚加入我军并不久要是现在杀了他,恐怕会对今后在福建的行动增加很多不必要的麻烦!看来还是不能对他太严厉了,还是给他留条后路吧!“罗旅长,对于你的错误,我决定暂时撤消你独一旅旅长的职务调你到二师四团担任少校营长,要是以后再有这样的事发生一定严惩不待!你服不服?”

    罗一鸣还以为这下死定了,没想到只是降职处分,感激的抬起头看着我想说谢谢却说不出口。

    “至于独一旅旅长我看还是让这一次在战役中表现出色的独二旅副旅长邓纪军担任,大家有什么意见吗?”邓纪军也是福建福鼎人,开始是独一旅的团长,在成立独二旅后因当时独二旅缺少干部把他调到独二旅工作去了,这次福鼎战役中本来独二旅是走在最后面的,在战役打响后邓纪军率领着独二旅的六团加入了二师的攻击行动中杨岳斌的中军大帐就是他率领着手下攻占的,而且他的部队冲的猛,杀的凶损失还小,实在是让人不敢相信这支部队是地方部队!看来是有把独二旅升为主力部队的必要了。

    “军长怎么说就怎么办好了,反正军长一人说了算。”王得贵坐在下面大大咧咧的说。

    什么叫做我一人说了算?难道我是皇帝吗?!看看下面那些与王得贵有着相同想法的将领们看来我还得给他们上课了“王师长说这话就错了!什么是我一人说了算?我们是新型军队!是大家都有发言权都有建议的权利!对于打仗,大家可以各述己见,但最后的决定权在我,这叫做高度的民主中的集中,不然你按照你说的打我按照我想的办那仗还怎么打?但是光靠我一人可以打胜仗吗?显然也是不现实的,所以我们要集思广益,发动下级多多对我们的决定提意见!不过既然决议已经做出了下级就要坚定的执行,决不能瞻前顾后为了自己的利益不顾大多数人的利益!”

    “至于这次战役中各级指挥员的表现,总的来看还是好的,关于独一旅行动迟缓的问题我希望不要再讲了。”对于这些福建的地头蛇们现在还要暂时利用一下——要是让他们和我对着干福建要是还想呆下去就麻烦多了!“因独四旅在战役中表现出色,陈永飞可以回到独四旅,不过我认为他现在暂时不适宜担任旅长的职务,我建议陈永飞降职担任独四旅副旅长,因徐友新指挥出色,接任独四旅旅长职务。福建独二旅在战役中表现极佳以一千人的代价打死打伤两千多湘军另外还俘虏了两千湘军,建议独二旅转入正规军行列,编为第一军第四师。池洪鉴担任少将师长。至于部队兵员不足慢慢再补充吧。同志们认为如何?”

    “没有意见!”下面异口同声的回答道——看来要让他们提出自己的建议还是需要时间的。

    “鉴于这次战役我军伤亡较大,同时还有大批的俘虏需要处理,我看这个星期全军就在桐山继续休整,进行俘虏教育,尽量争取大多数湘军俘虏能够加入我军,同时让温州运送武器弹药,把各个部队损失的补充起来,在下个星期我军转入南下作战,消灭福州守敌!”

    “是!”下面坐着的师旅长以为我说完了一个个准备站起来走人。

    “先别走!我还没有宣布散会你们怎么就要走了?!”这些人还没有习惯长时间的会议溜的倒快啊!“最后我要问问你们这些当师旅长的——你们的夫人姨太太们到医院干什么去了?”

    “军长不是您让她们到医院工作去了吗?”新升为四师师长的池洪鉴心虚的说道。他自己为了老婆的问题专门威胁过医院院长——要是让他老婆在外面抛头露面他池洪鉴的刀子是不认人的!要不是这次战役他的独二旅表现出色我非拿他开刀不可!

    “工作是吗?不见得吧?!”我目光扫了一遍那些将领们“你们是让自己的夫人到医院享福去了!战役中前方受伤的战士源源不决的送到医院,其他医务人员忙的晕头转向,你们的夫人小姐慢倒好!躲在屋子里还让别人伺候着!很好,很好!路不会走、话不会说、衣服还要让别人代洗?什么嘛!?只有那些满清祸国殃民的官僚还有就是鱼肉乡邻土豪劣绅才会这样做!你们的夫人是不是都成了官太太了?你们现在谁吃不了这种苦的可以提出来,我马上让你们到可以享受的地方去!我们是革命的部队不需要这种官老爷!”

    “军长……我们只是对自己夫人在医院抛头露面觉得不适应而已。”池洪鉴小声的解释着。

    “怎么?我的夫人可以在医院里面帮忙你们的夫人就那么娇气?!各位首长们,别忘了你们的战功都是那些战士们帮你赚来的!没有那些牺牲负伤的战士们靠你们几个要消灭几千的敌人纯粹是笑话!同志们,你们看看那些牺牲受伤的战士难道不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可耻吗?!我希望你们动动脑子好好想一想!散会!”

    几个师旅长如蒙大恩般匆匆逃了出去。“小骆,你去看看那些师旅长们到什么地方去了,等一下回来告诉我。”

    “是!”站在门口的骆敏跟着他们走了出去。骆敏是湖南永州人,十岁时候跟着父亲参加了太平军,也算是老太平军了,小伙子长的一表人才,浓眉大目高挺的鼻梁再加上一米七八的个子显得很帅气。有一身好武艺,等闲三五个人根本近不了身,本来他是跟着王得贵,在成立警卫营后调到警卫营当连长,刚到桐山时我身边没什么警卫就把他抽了过来当贴身保镖了(我自己除了枪法还马马乎乎外,要真遇到几个亡命之徒就惨了!)。骆敏平常没什么话,一脸严肃的表情好象别人欠了他几百两银子似的——这样子的人当警卫员还真不错。“军长,夫人来了,现在正在外面。我去了。”已经走出去的骆敏一转身的工夫又走了过来说道。

    “你怎么来了?”清萍从外面走了进来。这小姑娘怎么这么高兴?

    “我姐姐就要到了,院长要我去接她。军长,你陪我去好吗?”依萍来了?我这才想起上次开会我在会议上讲过让政委的老婆也到医院来,看来这次史秉誉是把老婆送过来了。不知史秉誉是不是舍得呢?这家伙不会在温州痛骂我吧?

    “好啊,你姐到什么地方了?走吧,我们去迎接她。”不知怎么回事,看到清萍我就觉得心里安静了许多,暂时不用想那些烦人的战争了。

    走出指挥部,外面的天空阴沉沉的,远处传来隐隐的雷鸣声。“你姐说是今天来吗?不会吧?!我看马上就要下雷雨了。”

    “应该是今天到,她是跟着独一旅一起来的。”何清萍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呵呵,什么把独一旅派过来支援这里?我看史秉誉是不放心自己老婆让独一旅给何依萍当保镖来着吧?!这家伙倒是公私两不误啊!“那你姐今天晚上是到不了了。刚才李参谋长说过,他们今天晚上才到分水关。”

    “这样啊……”清萍低下了头,很明显地有些丧气了。

    “不如这样吧,你和我们现在一起到分水关去迎接他们怎么样?”看到这小姑娘不高兴我觉得自己心里也有些失落。“不过清萍啊,你们两姐妹到时候可别给我捅篓子啊!不管有没有人,你现在就是姐姐——依萍。而史秉誉的夫人就是你的妹妹——清萍,知道了吗?”

    “知道了!”清萍象小女孩一样,一听晚上可以见到自己的姐姐又开心的笑了起来——才离开温州几天啊?用得着这样开心吗?!我现在最怕的就是她们姐妹两给我把篓子捅破了!

    “时间还早,你陪我到医院看看去吧?”

    “我刚从那边过来,为什么还要去?院长已经说过了——现在开始给我放两天的假!”清萍嘟囔着小嘴不高兴的说道。

    “呵呵,你忘了?你现在可是我的‘妻子’啊!老公去医院探望伤员难道你就不可以在旁边陪着?你等下要不要去接你姐了?不去拉倒!”

    “去就去!”呵呵,看来我的恐吓还是很有杀伤力的!“也好,让你可以看看你手下那些夫人们在医院里是怎么‘照顾’伤员的。”

    这个小妮子想用这个来威胁我?她还不知道我刚才在里面已经为了这事臭骂了那些将领们一顿,那些家伙现在可能正在医院里面训自己的老婆呢!不过现在还是不要说破比较好。要是说破了到时候就不好玩了!

    指挥部离军野战医院并不远,出了指挥部没走多远就到了。

    还没有进门我两就被门口的站岗哨兵给拦了下来——清萍不知怎么会事,刚才她出来的时候门口才两个哨兵,怎么一会儿工夫门口就站了二十多个拿枪的战士了?首长现在就在身边啊?这些人还敢拦住首长!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军长……能不能等一会儿进去?”这些哨兵神秘僖僖的冲着我俩笑了起来——他们与其说是拦我们倒不如说给我们通风报信让我们不要打扰里面更准确些——里面传来了怒骂和女人的哭声。清萍没明白到底怎么回事情。

    骆敏从里面走了出来“军长,您来了?我正准备找你去呢!”

    “好了,不用说了,我听也听明白里面发生的事情了。”我笑着冲骆敏摇摇手让他不要说出来。

    “你们在打什么哑谜?”清萍终于忍耐不住了,开口问道。

    “没什么,走吧!我们进去。”我笑着说道“行了,你们继续在这里放哨吧!不过别让百姓进来就可以了,——传出去影响不好。”

    “是!”门口的哨兵不好意思的让我们走了进去。

    “他们在那里?”

    骆敏走在我后面“在后院,吵的可激烈了!院长劝都劝不住!罗旅长还不知道从那里找来了棍子,满院子追着他老婆要打呢!”

    骆敏正说着一个女的从前面跑了过来,呵呵,不知罗一鸣在后面是什么脸色呢?

    出乎我的意料,追过来的并不是罗一鸣。

    “池师长!追追打打成何体统!是不是想让我把你的师长职务再给撤了?!”池洪鉴追老婆追着正欢的时候发现本军长大人出现在他面前,这下子不知该如何是好了,连忙把手背到后面去。医院后面又骂骂咧咧的冲出来一个人——这下真的是罗一鸣了。医院的汪院长在后面紧追着。

    “我说罗‘营长’!你现在好象有失风度啊?!手里提着这是什么东西?”

    罗一鸣正低着头骂呢!“妈的!谁敢拦……”一抬头,后面的话骂不出来了“军长……您,您怎么来了?!”

    “我能不来吗?在不来这里不成了战场了?!”两个师、营长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好了,丢了你们手里的东西!走!跟我到后面看看去!”

    后面几个旅、团长比我后面两位文明多了,他们只是冲着自己老婆破口大骂,有的只是挥挥巴掌吓唬吓唬老婆——这些家伙认为自己的老婆让他们在军长面前丢人现眼了,至于自己应该负什么责任他们是想不到的。

    “呵呵,好象就你们两个比较特殊啊。”我回头冲着池洪鉴和罗一鸣笑道,这两个人羞红着脸,恨不得地上出现一条裂缝好让他们钻进去。那些旅、团长见到军长来了一个个张大了嘴巴半天没有发出声音来。

    “别走!说啊,你们继续说好了,没关系,就当我不在这里。”我再看看那些想偷偷溜走的旅、团长们鼓励他们继续表演下去。

    “没什么说的了。”几个旅、团长一看溜不掉拼命的想朝后面躲,倒是把他们老婆给推到了前面。

    “很不错嘛!我的手下不光打那些清军厉害,连对付自己老婆也很有一手嘛!我怎么以前没发现你们还有这种才能呢?早知你们这么牛应该让你们对着那些清军吼上两嗓子,说不定就给你们吓趴下了。不错不错!我说池师长,你愿不愿意率领着大家组成一支怒吼军啊?以后你们就拿出今天对你们夫人的勇气来对付清军就可以了。”

    “军长,我……”池洪鉴张大嘴话说不出来了。

    “我说同志们,要发火也不能冲着自己的老婆发火啊!老婆面前逞英雄这算什么男子汉嘛!男人是人,女人也是人,别瞧不起女人!要是没有你们的母亲那来的你们这些‘英雄好汉’?你们夫人是不对,明明是要在医院里工作的倒变成了在医院里享清福了!不过这是谁造成的?还不是你们这些大男子主义的坚定拥护者?不是你们在院长面前唠唠叨叨她们怎么可能这样做嘛!要批评的恰恰是你们这些人!好了,别一个个垂头丧气的了,要是个男人就挺起胸膛!妈的别象乌龟一样躲在后面,跟我一起去慰问伤员去!”

    这些老婆面前的“英雄好汉”没想到自己在老婆面前如此丢人,一个个灰溜溜的跟在我后面一起朝病房走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