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四十一章 妹妹

第四十一章 妹妹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刘部长,这里伤员太拥挤了呀!为什么这么多的伤员都挤在这里?”阴暗的大堂现在成了医院的病房,里面地上躺满了受伤的战士,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浓浓的血腥气味还有一种说不出是什么的恶臭味,伤员的哀号声医生手忙脚乱的奔跑声和互相喊叫声不绝于耳。

    “军长,实在是伤员太多了啊!”刘部长在旁边搓着手皱着眉头说道“西线作战整个医务部门就接收了包括湘军在内七千多的伤员,当时病床就已经不够了……这次在桐山伤员更多,加上送过来的湘军在桐山战役中就收留了一万多的伤员。现在各个野战医院都……唉!”刘雪东是在温州成立医务部后出任部长的,因为医院管理人员少他还身兼了军野战医院院长的职务——他自己是不懂医务的,只是因为小时侯读过几年私塾在这个部队里他还算是有文化的了,蜀中无大将廖化做先锋,我实在手上没人才让他管医院的。(温州的秀才、举人什么的倒是不少,问题是这帮家伙整天说要为他们的主子尽忠尽孝,头发不肯剃衣服不肯换,还时不时给你来个投井上吊什么的——只是旁边一定要有人在好证明他是为大清王朝尽忠的了,实在是让人又可气又好笑。对这些人杀是不能杀的,既然人家不想参加我们,强迫他们加入也是不行的,干脆就把他们集中起来进行“政治”教育,很遗憾,好象效果不大好。)

    “军野战医院收容了多少伤员?”

    “我们在七步那边的分院有一千多的重伤员,现在桐山城内收容了三千重伤员——整个战役中的重伤员基本上都在我们军医院了。伤势不大重的一般都在下面各个师、旅医院里面。这里的伤员都是伤的最重的了,场地实在太小,一时半会儿又没有其它地方搁置……还有就是从温州带来的药品已经快要用光了。今天白天我来之前就已经有二十多个重伤员因为没有药死了。”清萍在我旁边低声说道。

    “这样啊……”怎么有这么多的重伤员?上次在温州打李鸿章人家那么好的装备重伤员也没这么多啊!一时三刻你让医院到那里去搞房子搞药啊!

    “李参谋长!”我一回头从后面人群中看到了李雪龙,这家伙自己还没有结婚,这次是跟着这些旅、团长们到医院来的,存心想看他们的笑话。

    “到!”李雪龙在我刚才训那些师、旅长时看到他们的表情已经笑的要断气了,不过走进病房看到满地的伤员也动了恻隐之心,一听我叫他马上走了上来。

    “我们指挥部搬出去,把那里留出来给这些伤员住,还有,马上通过飞鸽传信给史政委,让他赶快采购药材运到这里来!至于价钱就让他不用太考虑了,伤员的生命要紧!同时派人骑马过去,一定要尽快的把药品运过来!明白了吗?”

    “是!”李雪龙高声应道,接着迟疑了一下小声问道“可是,军长……那指挥部设到什么地方去?现在桐山城内除了军指挥部占用的房子就没有其它更好的了,现在我们撤出……”

    “现在还是先考虑伤员吧!你看看!”我手指了指躺在地上痛苦呻呤的伤员“难道你就忍心让他们都挤在一起受罪吗?!我们是可以不把房子让出来,可这些伤员呢?要是四处分散安置,那些大夫能不能及时治疗他们?同志啊!将心比心,要是你受伤了你是否愿意挤在这个阴暗潮湿的地方?——至少我就不愿意!马上把军指挥部腾出来给医院,难道这么大的桐山城,城里会没有安置我们指挥部的地方?大不了分散点嘛!还是伤员要紧啊!”

    “刘部长,你们还有什么困难需要我帮你们解决的?只要有,我将争取尽量帮你们解决。现在一切要以抢救伤员为重点,其它的都是次要的!”

    “这个……我们这里大夫太少了,尤其是可以动手术的大夫,现在这么多的伤员靠我们自己的是远远不够,”刘雪东停了一下,看了看四周小声说道“而且这些做手术的大夫主要都是那些洋大夫,他们虽然医术高超,可毕竟不是咱中国人啊!累了就要休息,还要我们每救个人要给他们多少银两,现在我医院里的银子已经给他们刮差不多了!军长你看能不能想什么办法帮我们解决呢?还有那些受伤的湘勇,我们伤员见了他们就恨不得咬他们一口,而且他们也并不十分配合我们的治疗,军长您看怎么办?”

    不会吧?大家都是伤员干吗还这么敌视呢?这些湘勇怎么回事?难道好医好药的治疗不要,偏要寻死寻活?我小声在刘雪东耳边交代道“至于医生不够,我看是不是让浙江三师野战医院临时调一些大夫过来?那些洋大夫只要愿意救治伤员我已经是感激不净了!银两的问题你可以给他们打欠条,就说本军长说了,那些银子在不久的将来我是一定会付给他们的!不过这些都只能治标不能治本,我看以后要大量的培养我们自己的大夫,刘部长,在那些洋大夫动手术时安排一些机灵点的小伙子给他们打下手,争取能够偷学到一点东西!”“是,我知道了。”刘雪东答应道。

    “至于伤员之间……我看还是教育为主,这事由政治部负责”李雪龙站在我身后一听我没有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他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参谋长,让政治部告诉我们的同志们,既然那些湘勇已经放下了武器,他们就不再是敌人了,湘勇中绝大多数也是苦出身的,经过教育会成为我们大家的兄弟!至于以前那是各为其主,他们也是不明白我军,不能因为以前穷凶极恶就一概的否定了他们。湘勇的事情,我看以引导为主,告诉他们什么都等治好后再说,只要他们身体治疗好了,愿意留下来的,我们欢迎,愿意走的,我们也不勉强,会热热闹闹的送他们离开的——我们在温州不就让淮军那些不愿意加入我军的人走了吗?对了,参谋长,现在在我军中有没有上次被俘的淮军?要有就让他们过来现身说法,打消这些受伤湘军的顾虑!同时对那些被俘的湘军士兵也要做好争取工作!同时让玛坑战役中被俘的湘军将士们对这些人讲一讲刘松山在石虎岩是怎么对待自己那些受伤的将士!让他们对比一下我军是怎么对待他们的。”

    “好的,那些被俘后参加我军的淮军士兵倒是很多,在这次战役中有很多原来淮军将士冲锋在前撤退在后,有些人就牺牲在与湘军战斗中,应该说是极有战斗力的!我会告诉政治部安排他们尽快与这些被俘的湘军尽快见面的。”李雪龙点点头赞同我的意见。

    外面越来越暗了,沉闷的空气让人觉得要喘不过气来。外面忽然亮了一下,把大堂照的雪亮!轰~~!过了一会儿,传来了巨雷声,清萍本来离我有段距离,却被雷声吓了一大跳,象受惊的兔子般躲到我身后,紧紧地贴着我。天一下子又变的更加暗了,外面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我从大堂朝外面望去,外面是白茫茫一片,也许桐山城流的那么多血让老天爷也看不下去了,想用泪水来洗刷掉空气中那些浓浓的血腥气。

    “军长,您和夫人到我的办公室去坐坐吧!我那里备有极品的云雾茶,军长您要不要尝尝?”看到何清萍受惊的样子那些领导们一个个都露出了古怪的笑容。刘雪东自己心里也觉得好笑——这么小的胆子怎么当的军长夫人?!不过他可不敢象那些军事将领们一样,现在人家丈夫就在旁边,而且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刘雪东自己明白的很,那些露出古怪笑容的家伙一个个都是能征善战之人,军长还要靠他们打仗呢!自己是什么?虽然是医务部的部长,可这个位子谁都可以坐,军长对自己可就没有对那些家伙们一样看中了,要是自己有什么把柄给军长抓住,以后就不用想过好日子了!

    外面传来一阵阵的雷鸣声,清萍看来已经好多了,从我后面离开了点距离。“喝茶是不必了,你还是把那些茶给受伤的战士们喝我更感激你!”这个刘部长还是很体贴人的嘛!不过现在我可不能现的太儿女情长,那样会伤士气的!“刘部长,我们到那边去看看吧。”我朝里面走了进去。

    一排排的伤员躺在地上,中间只留下窄窄的一条缝隙。实在是太简陋了,连病床也没有!清醒的伤员看到他们的军长来看望他们一个个露出激动的神情。我走到一个胸部负重伤的伤员面前站住了,这是一个看起来还不到十五岁的少年人,瘦弱的身子平躺在席子上,胸前绑着厚厚的绷带,血从里面渗了出来,少年显得极为痛苦,苍白的脸上紧闭着双眼,干裂的嘴唇满是血泡正在微微地颤动着。

    “这是二师四团的战士,被敌人的火炮击中了胸部,送下来就一直没有醒过来,看来是不行了。”刘雪东小声在我耳边说道。我站在受重伤的少年旁边心里百感交集,多么年轻的人啊!在我来的世界象他这样年龄的人只能算是儿童,还只会躲在父母后面撒娇,每天到学校上学,他们也有自己的烦恼,他们的烦恼是作业负担太重,玩的时间太少,朦胧中喜欢上旁边的女孩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对人家说,要是和小姑娘“好”上被大人知道了那就引发“战争”了!老师的恨铁不成钢家长怒火冲天的打骂同学们的嘲笑(实际上那些嘲笑最厉害的恰恰是最心理失衡的人)会让他们抬不起头来!他们中很多人也幻想着以后自己能遇到战争,自己能够统帅千军万马与那些侵略中国的邪恶帝国或者是死不认错的鬼子作战!要打的那些侵略者找不着北,他们想着自己以后能开疆辟土,要世界一统,唯我中华!还有些幻想能力出众的幻想着自己能与外星人有什么瓜葛,到时候中国就不是统一地球这种小儿科了,而是要统一银河系!统一宇宙!可是他们不知道战争的残酷!他们不知道战争要死多少人!只是个小小的桐山战役就有多少人家失去父亲、丈夫?有多少人失去了自己的儿子?这个少年才多大?他的父母知道这个不幸的消息要有多么伤心啊!一将功成万骨枯!我现在还没有功成就已经在我面前倒下了何止一万人?!这样要统一中国需要牺牲多少人啊!“刘部长,一定要全力抢救!要不惜一切代价救活他!”

    “是。”刘部长点点头“我们一定尽全力抢救他!”

    也许是我们说话的声音惊醒了昏迷中的少年,少年眼睛虽然还是紧闭着,但脸上有了些血色,嘴唇的声音稍微大了一些“……决不能让清妖上来!打啊!消灭清妖!大部队就要到来了!”少年一直重复着这句话,声音虽然很小但周围的人都听到了。

    “这是李俊杰副师长对他们说的,四团的同志们都牢牢地记着这句守在阵地上宁死不退!”李雪龙听到战士嘴里的话小声但坚定的说道。原独一旅旅长罗一鸣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了,走到我前面蹲在受伤战士旁边,颤抖着手轻轻地抚摩着小战士的脸“兄弟,是大哥错了,大哥对不住你啊!”罗一鸣的嗓子嘶哑着说道,几滴泪水落了下来。

    “妈妈……妈妈……”少年的声音慢慢的又小了下来,渐渐的嘴唇不动了,紧闭的眼皮也松弛下来。

    “大夫!大夫!”罗一鸣把手放在小战士的鼻子边上,惊恐着叫了起来“快来啊!快点救这个兄弟!”

    一个洋大夫跑了过来,翻开了小战士的眼皮看了看“不用救了,上帝已经把他带走了。”

    “胡说!刚才他还在说话呢!怎么可能就走了?!你给我快点抢救!不然老子杀了你!”罗一鸣一把抓住哪个洋大夫的脖子,用力摇着他。

    “够了!这里是医院!不是你家!”我上前拉住罗一鸣的手让他放开“你看看周围的战士!要闹出去再闹!”罗一鸣这么大的嗓子让全屋子的伤员都可以听到!这家伙有些发疯了!

    “大夫,已经没救了?”我不理旁边失魂落魄的罗一鸣。

    “很遗憾!他已经死了,死人是救不活的。”哪个洋大夫耸耸肩两手一摊。

    “刘部长,查查他的名字、家庭、受伤经过。想办法通知他的家里人。还有一定要妥善的埋葬他,他是我们的英雄!要立个大大的纪念碑!”

    “是,我知道了。”刘雪东答应到“不过听四团的伤员说,他是个孤儿,从小就不知道父母在那里,自己叫什么名字。是四团林健华团长收留他才活了下来,一直跟着林团长,在四团成立后,他就成了林团长的警卫员。这次是在阻击战中为了保护林团长才负的重伤。大家都叫他瘦狗。”

    什么瘦狗?乱七八糟的!就因为人家瘦就取了这么个名字?“既然是这样,纪念碑上就别写瘦狗这个名字了——难听的很!还是叫无名英雄吧!……可以在介绍里写上他的外号。”我想了一下,蹲了下来。这个不知道姓什么的少年为了阻住湘军的逃路和他的团长战斗在一起,最后还为了保护他的团长安全牺牲了,这么年轻的人啊!战争!都是这可恶的战争造成的!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清萍如此厌恶战争了,以前我可以说为了中国人民过上好日子,必要的牺牲是可以允许的,但现在看看满地的伤员,想想还有多少象这个叫“瘦狗”一样的小战士倒在了阵地上,我心里一阵悲哀,难道我错了吗?可是这个腐朽的反动的满清政府要是不推翻他会有多少中国人要在以后吃苦啊!想下以后的中日甲午战争、八国联军入侵中国、军阀混战、抗日战争、中国的解放战争,牺牲了多少中国人?!如果我可以让中国强大起来,这些伤亡是绝对可以避免的!现在的牺牲可以换来以后多少年中国不再受到西方列强的压迫,那么现在这种牺牲绝对是值得的!可是我为什么还有种说不出的难过呢?我能让满清王朝退出历史舞台吗?如果没有我和史秉誉来到这个世界,那么中国还是会沿着历史本来的轨迹继续沉重的走下去,现在既然我们来了,一定可以改变历史!在**思想引导下我们一定可以推翻这个腐朽的封建王朝!让中国重新屹立在世界的东方!“林团长在那里?我想看看他。”想明白了这点,我觉得不应该眼睛只盯着目前的伤亡,为了以后子孙后代的幸福,为了广大中国人民不再受外国人的欺负,就是牺牲再大也要能够忍受!封建制度一定要打倒!只要能够让新中国早一点建立起来,对于现在这些牺牲我问心无愧!既然想明白了这点,本来沮丧的心情不知飞到什么地方去了,现在我只想早日的结束满清的统治!

    “林团长在里面,军长请跟我来。”刘雪东在我前面带路朝里面的病房走去。

    林建华一个人躺在一个病房里,在这次桐山战役中除了牺牲的李俊杰,他是伤亡中的最高军事将领了。医院里面对他也是格外的照顾,让他一个人占了一间房子——刘雪东自己还和政委俩人挤在一个不到两平方的屋子里。

    林团长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当时杨岳斌命令开炮时要不是多亏了“瘦狗”及时的扑过来把他按在地上,他和李俊杰的命运绝对不会有什么两样的——就是这样,现在“瘦狗”也因为伤重而牺牲了,而林建华团长到现在也没有醒过来。

    罗一鸣没有跟过来,看到“瘦狗”在他面前因为伤重而牺牲了,罗一鸣觉得自己就是杀人凶手,全是因为自己保存实力才造成了二师如此惨重的伤亡!他觉得自己没有脸面再去看那些在阻击阵地上牺牲和受伤的战士们,一个人走到外面淋雨去了——他想让雨水洗刷自己的耻辱。

    “刘部长,你能不能保证林团长的生命安全?”想起刚才刚交代了要全力抢救哪个叫“瘦狗”的小战士,他就在我的眼皮低下牺牲了,我决不想让林建华也牺牲在我的面前!

    “只要有药,我保证让林团长早日康复。”刚才刘雪东刚说要全力救治哪个小战士,却没想到余音未落外号叫“瘦狗”的小战士就牺牲了,现在听到我再问他能不能保证林团长的安全刘雪东显得犹豫多了,虽然林团长伤势没有哪个小战士那么严重,但也是时刻徘徊在生死线上啊!哪个小战士的牺牲军长说要妥善的安葬要立大大的纪念碑,还显得很是伤心,要是林团长牺牲了看来自己的活路算是断送了!

    “至于药品,除了我让温州想办法送一些过来,不够的还得你们自己想办法,西药要是不够,你看能不能用我们的中药来代替?活人怎么能让尿给憋死?!刘部长,医院还要扩大,药品要想办法自己研制,不能老是从国外进口,我们的银子毕竟有限,要买武器、办工厂、还有教育、交通、情报都需要大量的银两,分到医务部门的银两就很少了,你要是能够大量的生产出我们自己的救命药品,我给你记功!”

    “是,我知道了,”刘雪东答应道“我们一定会自己生产出药品来的,而且会培养出大批合格的军医来。请首长放心!”

    “军长,时间差不多了,我们现在是不是去迎接浙江独一旅去?”李雪龙小声的说道“要是再等一会儿,到时候天就黑了。”

    不会吧?我才在医院呆了多少时间?这么快就要天黑了?“刘部长,那我现在先走了,你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好伤员!至于药材和大夫我会尽量帮你解决的。”

    “是,多谢军长!多谢了。”刘雪东感激的连声说着。

    ※     ※     ※

    南方的雷雨,来的快去的也快,我们离开桐山没走多远雨就停了,雷雨过后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新的气味,厚重的乌云不知躲到什么地方去了,西边的大山,山顶压着橘红的太阳,几屡红色的飘带从山顶朝南北两面扩散开来,东边的天空中一道美丽的彩虹挂在天上。山边农家开始做晚饭了,缕缕炊烟袅袅升起,几只叫不出名字的鸟儿发出清脆的欢叫声。

    “积雨空林烟火迟,蒸藜炊黍饷东?。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山中习静观朝槿,松下清斋折露葵。野老与人争席罢,海鸥何事更相疑。”和我一起过来的王得贵看到周围的景色开始念念有词地呤起诗来。

    “王师长,你嘴里念叨的是什么啊?”我怎么听了半天也没听明白这个家伙在说什么话?他要是说什么“黄河远上白云间”或者是“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之类的我还明白,现在念的这个是什么意思?

    “噢,军长,我刚才念的是王维的《积雨辋川庄作》。”王得贵解释道。

    “什么?积雨忘穿装作?什么意思?”积雨还要穿衣服?新鲜!头一会听到这话,古人说话就是好笑,忘记穿衣就忘记穿衣,还什么忘穿装的!王得贵不会是故意在和我开玩笑吧?

    “是啊,就是《积雨辋川庄作》!不知怎么的雨后黄昏下的山路让人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我就想要是这样终老在这里多好!这诗虽然和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不完全一样,但心境是一致的。‘山中习静观朝槿,松下清斋折露葵。’……多好的诗句啊!”王得贵大为感慨的叹了口气。

    什么山中习静观朝槿,松下清斋折露葵?我怎么只是觉得好象象幅画,但为什么象我就不明白了!对了,这个王得贵上过几年私塾,本来是要考秀才的,要不是村里恶霸的欺压这家伙现在就整天之乎者也了!看来虽然当了多年的兵,给人叫什么王疯子、王麻子的,可他骨子里的酸腐味并没有完全去掉,这不?莫名其妙的不就诗性大发了?!

    “我说王麻子,你嘴里说的我可一点都不懂!”我还正在为自己的孤陋寡闻羞的脸都要红了的时候,没想到有人开始和王得贵唱起了对台戏“什么叫做蒸梨吹哪个什么?想洞子?!这是人说的话吗?”听声音就知道是张海强在和王得贵抬杠了。

    “蒸藜炊黍饷东?!”王得贵气得脸通红“这句话的意思是说烧好了蔬菜煮好了饭给东边田垅上的农人送去!什么洞子?!是东?(作者注:发‘资’音)!就是东边已经耕种过的熟土的意思!……文盲就是文盲,这个也不知道。”会面一句王得贵没敢大声说出来,只是嘴里嘟囔着。

    两个师长一路走一路吵——这俩人要是见面不吵架我倒觉得不正常了!

    “好了,张副军长,王师长。你们两个就少说两句吧!难道一会儿不吵架就会憋死你们?都是高级领导了,怎么还一点形象也不讲?你们这样子怎么在战士中有威信?!看到没有?前面有人过来了,快住嘴!”

    “前面是杨军长吗?我是张刚啊!”山上下来的那些人中有一个隔着老远就嚷嚷开了。

    “你小子瞎叫唤什么?!”张海强大声回应着。张刚本来是张海强的手下,在温州整军后为了加强地方部队的领导把他和陈林宾抽调到独一二旅当领导。从主力部队下到地方部队反差实在太大了,我在温州的时候张刚和陈林宾俩人就经常跑过来诉苦,想调回主力部队去干,哪怕是降级使用他们也愿意,看来史秉誉管理温州后俩人还是经常去他那里,不然怎么防守分水关调陈林宾的浙江独二旅,南下支援主力部队又调浙江独一旅过来?

    “军长!可见到您了!”张刚如同飞一般的冲了下来,敬了个礼激动的说道。

    “不会吧,我们不是才分开不到一个月吗?呵呵,怎么了?就这样想念我啊?!”这些家伙心里想的我还不明白?“这次南下还顺利吗?对了,你怎么冲到前面来了?后面的部队你交给谁管?”

    “呵呵,军长,史政委这次让我们独一旅和独二旅一起南下加入军长指挥的大部队作战。”张刚做了个鬼脸“政委说了,温州现在不需要这么多的部队,现在只是让一些部队先过来,以后还会让更多的人马南下的!陈林宾现在率领着后面的大部队正在过来,我实在是太想念首长了,就先走一步了。”

    什么?史秉誉想干什么?!难道温州不用人防守了?他把部队都调了过来谁对付左宗棠?!

    “对了军长,史政委的夫人这次也一起来了,听说是军长让政委夫人到军医院来的?”张刚神秘兮兮的凑了过来小声说“军长,史政委在温州大发脾气呢!说军长您是……嘿嘿。”张刚显得不好意思说下去摸摸脑袋傻笑起来。

    “政委夫人呢?我怎么没有看到?”清萍就在我身边,这话是我代她问的“对了,史政委到底说我什么?”

    “政委夫人和大部队走在一起,就在后面不远。嘿嘿,政委说军长您是没心没肺的疯子、说您丧心病狂没有人性什么的——军长,这话可是政委说的啊!我只是转达了政委的原话而已!”张刚说完马上就解释这话不是自己说的。

    这家伙声音说大不大,山对面是听不到他话的,但说小也是绝对不小,至少我身边的张海强和王得贵俩人就听的清清楚楚,这两个家伙听的直乐。

    “对了军长,政委让我带句话给您,不知道能不能说?”

    “什么话这么重要?是不是说我坏话?”史秉誉在和夫人蜜月期间就被我坏了他的好事,这家伙要是不报复我才见鬼了!

    “没有,没有!”张刚连忙否认道“不是说军长坏话的。”

    “那是什么话?这么神秘?你说好了,我决不怪你。”我现在极为好奇史秉誉到底要怎么报复我?

    张刚迟疑了一会“政委说了,现在我们财政紧张,军长手段灵活、谋略高超,要军长您自己筹集资金——他是不管我们的死活的。”

    “不会吧?温州不是有很多银两吗?政委怎么可以不管我们呢?我们毕竟给他守住了南面啊?!”王得贵本来一直在旁边乖乖的听我们谈话,一听要自己解决财政问题,惊讶的说道。

    “是啊,不过可能浙江方面部队发展过快造成财务吃紧也是有可能的。”张海强先是点点头不知在赞同谁说的话,后面又帮史秉誉说话。

    胡扯!难道我们财政紧张到要让主力部队自己想办法过日子了吗?我在离开温州的时候不是那些吸血鬼已经决定给我们借债了吗?那些借来的银子都到那去了?呵呵,史秉誉这个家伙是在公报私仇啊!还说什么我手段灵活?谋略高超?明显是对我把他老婆搞到福建来表示不满嘛!

    “行了,我知道了,这事我会处理的。”对付别人我不一定可以,不过要对付史秉誉我是绰绰有余的“依萍,你妹妹就在前面,我们过去好了。”我转头朝身后的清萍说道。

    “啊?……噢!”何清萍一下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下才明白我说的“依萍”就是她。“好的首长。”清萍点点头答应到。

    山头下来的人越来越多了,陈林宾喜笑颜开的走在大部队中间。

    “妹妹!”清萍看到夹在队伍中的依萍惊喜的冲了过去。

    何依萍看到清萍傻站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两姐妹紧紧的搂抱在一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