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四十二章 战事忽紧

第四十二章 战事忽紧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张旅长,政委那边情况怎样?部队现在都在什么位置?”我安顿好何家两姐妹走到大厅里,几个师旅长们都坐在那里等着我。

    在我们回到桐山时已经是很晚了,我发现李雪龙的办事能力还是极为出色的!这么短的时间就找到新的地方安顿好指挥部了,只不过现在新的指挥部有些简陋,我自己的住处也只有不到五个平方那么大的面积(晚上我怎么睡啊?!这么小的地方到那里去打地铺?!)。不到十个平方的大厅暂时成了会议室兼会客室,看的出布置的极为仓促,连墙上的寿星图也还继续挂在上面,大厅正面的神龛里主人上的香还在继续燃烧着。

    “军长,自从您走后史政委就调浙江独三旅到温州城里去了,作为温州城防的主要力量,浙江独四旅负责青田、永嘉方面防御,独二旅负责瑞安泰顺方面,在知道湘军北上后独二旅调到分水关负责关隘的防御。我们独一旅本来是负责台州方向防御的史政委说北面要加强力量调我们南下担任独二旅的预备队,六月十八日让野战部队三师北上了。温州城里现在气氛还是很紧张的,有些商人造谣说军长您阻挡不住湘军。不过现在那些谣言已经不攻自破了,军长打了我军成立以来最大的一场胜仗啊!”张刚以一种钦佩的目光看着我。

    他说的这些史秉誉都已经上报给我了啊?!怎么没一点新的?

    “对了,史政委认为浙江独一、二旅初次南下对福建并不熟悉,他的想法是让独二旅负责分水关和桐山城的防卫工作,我的独一旅应该先适应一下福建的情况不必那么急的进行作战。不知军长怎么看?”张刚接着说道。

    让两个浙江独立旅都留守当地?他们人生路不熟和那些福建人没有任何关系,当地人怎么可能支持他们嘛!“我看不必了,福建独一旅这次战役损失不大,福鼎的防御还是让他们负责好了。至于你和陈旅长的部队我看还是立刻参加主力作战比较好。”两个独立旅现在是我手头上仅有的没有损失的部队,要是不好好用用他们就太对不起自己了!“张旅长、陈旅长,你们两个部队现在共有多少人?”

    “我的独一旅现在有两千来人。”“我的独二旅本来有两千人,不过在分水关和湘军战斗中有些伤亡,现在还有一千八百人可以立刻投入战斗。”两个旅长说道。

    人倒是都不多,不过也难怪人不多,温州那边毕竟部队成立的比福建早多了,而且经过近半年的整军部队的纪律性远远好于福建这边的山大王,不会把部队藏在手里死活不放的。看来史秉誉为了和左宗棠再次交手把原主力部队的人又给调了回去。“部队士气怎样?”

    “知道南下加入主力部队大伙都高兴着呢!士气方面没的说,就是武器不大好,主要是鸟枪、抬枪还有大量的大刀长矛。至于火炮只有陈旅长的独二旅为了防御分水关装备有少量的老式火炮。”张旅长说道。

    火炮倒不是大问题,这次缴获湘军的武器中就有大量的前装滑膛炮,还有七千来支的火枪。不过性能比那些鸟枪、抬枪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就是这些武器与我军装备的差别很大,弹药方面无法通用,缴获火药子弹什么的毕竟有限,打完就没有了,看来给地方部队倒是不错的!“两位旅长是不是还想回到主力部队中来?”这两个家伙我实在是太了解了!上次让他们到地方部队差点给我来个不告而别!——俩人谁也不想呆在地方部队里面。不过他们打仗还是很勇敢的。

    “想!我们一直盼着能重新加入到主力部队里面!”张刚和陈林宾惊喜地叫道。

    “那好!池师长。你们四师现在不是刚成立吗?我看把原有的部队和新来的浙江独一、二旅混合编组,成立第十、第十一、第十二,三个团张刚同志担任第四师政委,陈林宾同志担任第四师副师长,另外这次缴获的火炮你们到后勤部去领十六门组建炮兵营,至于火炮性能不好,那是另外一回问题了,要好的?你们向敌人去要吧!还有就是你们可以向后勤部领取缴获的火枪三千支,多的我就不给了,要靠你们自己缴获。几位觉得如何?”

    池洪鉴简直要乐疯了!本来自己只有三千人的部队,现在一下子扩充到三个团六千人!还有火炮、火枪装备!这么快就发展到这么大他池洪鉴是做梦也想不到的!“多谢军长,多谢军长!”池洪鉴乐得话也不会说了。旁边坐着的邓纪军、高飞、陈永飞三个福建独立旅旅长以一种羡慕的眼神看着他,更加让池洪鉴感觉良好了。

    “你们几个旅长也不用这样看着池师长。”我看到几个旅长简直要羡慕的发狂了,笑着说道“这次缴获的武器你们各个旅各领取五百支火枪,张师长、王师长你们两个领一千五百支火枪暂时装备部队,以后缴获了好的再换新的吧!剩下的一千多支火枪送到浙江去,给留在浙江的浙江独三、四旅。至于其他的火炮,大家看看怎么分?”

    “军长,我看还是平均分配好了,各个师、旅各分配六门火炮,既然四师首长已经答应给他们十六门了其他的就不用给他们了。我看独立旅装备后也可以成立缩编的炮兵营!”王得贵抢先说道——这么多的火炮要是都给了地方部队他王得贵会很失落了!

    “呵呵,王师长。你现在装备了新式的大炮还稀罕这些落后的火炮干什么?干脆都给我们地方部队好了!”高飞觉得让王得贵再在里面分杯粥自己分得的就太少了,还是想法堵上他的嘴比较好!

    “就是!王师长你的二师现在已经有十六门先进的大炮了怎么还眼红上这些落后的东西?!我看你的那六门还是给我们四师比较好!”池洪鉴觉得大家都是主力师,凭什么你王得贵张海强就要比我装备好?!这样我的四师什么时候才能追上其他主力部队啊?

    “去!”王得贵轻蔑的看看冲他发难的几个人“要没有我的二师,就靠你们能缴获这些武器?!美的你!怎么出力要我出,分果子的时候就没我的份了?!这他娘的是什么逻辑!?老子今天还非要这六门火炮不可!”

    “行了!王师长你就不要再煽风点火了!”看来我这里又要爆发战争了,我连忙阻止道“不过各位,我看还是各个独立旅各装备六门火炮,至于主力师,这次就不要装备了,在前面作战中损失的大炮按照一比一从后勤部领取。难道买来的那些先进的大炮你王得贵还不满意?!不可以继续吵闹了!剩下的十三门火炮还是本军长自己留用了。呵呵,我看要成立军独立炮兵营,把那些火炮装备上,给史政委送去。”

    “是。”王得贵无精打采的应道——眼瞅着六门火炮就要到手了,居然又飞了出去!王得贵别提现在心情有多窝囊了。

    “好了,现在大家都回去休息吧!这么晚了你们还不累?至少我现在是想睡觉了!”我对这些聚在会议室里的家伙们下了驱客令。都已经半夜三更了,还在我这里聚着难道我不用休息吗?“从明天开始部队休整的速度要加快,我希望能够马上南下进行解放福州的战斗!出去吧。”

    几个师、旅长们一个个的走了出去,四师新任的副师长、政委还留在原地没有动。

    “怎么?你们怎么不和池师长一起过去?小心到时候在桐山迷路了!”

    “军长,刚才这里人多,有些事情我们没敢说出来。”

    “怎么了?”看来温州方面一定发生了让我们难办的事情!

    “从六月十日开始,以前在温州做生意的外国人就大为减少了。并且现在已经没有外国人再肯卖给我们武器了,史政委曾经想用五千两白银买门大炮那些洋鬼子也不卖。史政委说好象洋鬼子要搞什么中立之类的,但据侦察,那些洋人把大批的武器送给了宁波的左宗棠部队,还有大量的弹药,我们来的时候刚知道三师和敌人在三门发生过遭遇战,那些敌人手里的武器已经换过了,那些洋枪洋炮比我们的还要好。我军虽然获胜但有一定的伤亡。”

    怎么回事?这么早那些外国佬就和满清政府勾结了?不过想想也难怪!一个软弱无力的中国对那些吸血成性的帝国主义国家来说更加适合他们的需要!要是中国强大起来他们再想在中国横冲直撞就不可能了,看来那些家伙在两次鸦片战争后学乖了嘛!不过我想借助那些外国政府的力量推翻满清建立强大的中国看来是不现实的了。“政委是怎么看这见事的?他意思是什么?”

    “政委认为我们现在不可能再从那些洋人手中购买到新式武器了,原有的武器弹药打光后要补充也无从补充,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建立我们自己的兵工厂,自己生产武器弹药!不过一个是我们机器没有,还有就是银两不够,那些温州的商人知道南线与湘军交战,对我们发行的债卷根本不感兴趣,我离开的时候才发行了一百万两的债卷,不过我想我军南线大捷的消息传到温州那些商人应该可以多认购一些债卷的。政委让我告诉军长,问你有什么办法?这些消息政委不敢让其他人送过来,怕消息外泄了。”

    就是说史秉誉自己没有办法了?银子,银子!看来打仗不光比谁的兵多谁的武器装备好,还要比谁有本钱打下去啊!武器工厂?我自然知道自己能够制造武器弹药就不会再受制与人了,而且还可以节省大量的银两!可现在我们有办法制造吗?一没有机器、二没有原料、三没有资金、四没有人才,怎么制造啊?!看来要打下福州城再看看有什么好的消息吧!至少福州城是福建的首府,应该有大量的银两的!

    “华尔他们还没有消息?”

    “没有,到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传过来。”张刚摇摇头。“还有就是宁波的左宗棠现在活动极为积极,据线报,六月初在樟水他们和黄呈忠领导的太平军打了一仗,太平军损失极大,当场战死了八千多人,卢七姑领导的义军在这一战中被打散了,卢七姑当场战死,黄呈忠现在率领着其他人撤到四明山区。”

    不会吧?卢七姑战死了?!那么太平军还能不能顶住左宗棠的部队?要是顶不住让左宗棠南下我的根据地不就危险了?好不容易在温州站稳了脚跟我可不想再让那些清军夺回去!

    “太平军在宁波还有多少人马?会不会顶不住左宗棠?”

    “估计现在宁波方面还有九万的太平军,应该可以顶住的,樟水惨败纯粹是卢七姑擅自行动造成的。”我就说呢!我看卢七姑就不是个能沉的住气的主,看来战死的八千太平军应该绝大多数都是卢七姑的部队了。“还有,我们北面的谍报员报告说李鸿章自从逃回老家后,满清政府摘了他的顶戴花翎,让他带罪立功。现在李鸿章在安徽又新招了三万的人马,命令李鹤章统帅一万人,李鹤章又任命程学启副将为总统,李昭庆统帅五营五千余人。李鸿章自己统帅其他部队为中军,高级将领有刘铭传、周盛传、潘鼎新、吴长庆、卫汝贵、叶志超等人,其中周盛传是我军俘虏的周盛波的弟弟。现在新淮军正在加紧训练,李鸿章说要一雪温州城下之耻呢!”张刚说道。

    这个李鸿章怎么这么不开窍?!亏我还把黄翼升放了,这家伙一点都没有感激之情?!“还有什么消息吗?”

    “没有了。”陈林宾看看张刚俩人同声说道。

    “好了你们先下去休息吧!明天早上我会召开团以上大会的。”

    “是!”俩人答应一声敬个礼走了出去

    “军长,高旅长回来了!”李雪龙一大早就跑到我房间外面咋呼着。

    “快快有请!”高飞不是到福州去看看有没有夺取的机会吗?看样子敌人在福州是有准备的了。高飞偷袭福州的计划没有成功。

    “军长!”高飞还没有进门就大着嗓门跟我打招呼。

    “进来吧,高旅长。”我把风尘仆仆的高飞让进了会议室“怎么样?福州的敌人是不是很多?”

    高飞一**坐在了椅子上端起警卫员递过来的茶大口的喝了两口“军长,福州敌人有数千人守着,戒备森严,我们旅没有机会偷袭啊!在玛坑战斗中我的旅打的只剩下不到一千人,就是补充了那些俘虏也不过两千刚出头,怎么可能夺取数千人防守的省会城池?我们曾经试着攻了几回,可是军长你是知道的,我们连一门大炮也没有!部队伤亡很大,我看看没什么机会就带着部队回来了。”

    “敌人装备如何?士气怎么样?”

    “守城的清军装备很差,火炮数量有限,不到二十门,而且威力很弱,只是因为我们独立旅没有炮才让敌人嚣张了一把。至于士气,应该说还是和地方上的清军不一样的,比较高昂。”

    据俘虏交代守福州的不是八旗子弟吗?怎么那些败家子还有高昂的士气?!我茗了口茶暗暗想着。

    “军长,福州城可决不好攻啊!福州城高墙厚,德兴阿又是满州人中真正能打仗的人——不是那些听到枪声就只会逃跑的主儿,而且那些守军士气也高,我军想短时间内攻占福州我看把握不大。”

    “还有桐山战役中逃回去两千多湘军,加起来守军将近万人了,他们还有船只好逃跑,困难是很大的啊!”我赞同道。“不过我们必须拿下福州!就象下围棋,两眼才能活,这是围棋的基本规则,而我军现在占领了温州,这只是做了一个眼,要是温州给清军夺回去了呢?那时侯就麻烦了!福州就是我们要做的第二个眼,只有占领了福州我们才有了做活整盘棋的可能!”还有一点我没有说,福州是福建的省会城市,在那里有大量的满清政府搜刮的钱财,我还要靠那些钱财过日子呢!

    “高旅长,我们马上就要开会,你一起参加好了。”

    “是!”高飞正了正军帽站起来回答。

    “军长,昨天晚上休息的怎样?呵呵。”王得贵露出诡异的笑容从门外走了进来。

    还能怎么样?!昨天清萍和依萍俩人占了我的房间,害的我和警卫员挤了一晚上,难道我还能休息的好吗?!这个家伙实在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很好~,王师长,我看以后你也可以向我学习——试试和警卫员挤在一起睡睡!”我没好气的回敬他。

    “啊?难道军长不是和夫人睡一起?”王得贵一脸惊讶的看着我。

    “去!别胡说八道了!”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快开会了,走吧你!”

    “呵呵,王师长什么事惹军长这么生气啊?跟我说说成不成?”李雪龙又笑眯眯地走了过来。“军长,昨天晚上休息的怎么样?还可以吧?唉,我们要是不搬家,军长您以前的寝室可是很舒服的啊!”

    这都什么高级干部啊?!怎么对别人的私生活都这么感兴趣?

    “军长,早上好!”张刚和陈林宾俩人一起从外面走了进来。

    “怎么了?你们怎么一大早都跑我这里来了?参谋长,我让你通知开会的事情你给我通知过了吗?”“已经通知好了,要是没有通知完我怎么敢过来啊?城东那边我看满好,军长您说是不是到那边去?”李雪龙笑着说道“对了,听说史政委把军长你们结婚人家送的礼物都给卖掉了,军长您知不知道这事?”

    啊?史秉誉不和我商量就把那些礼物都给卖了?那里面还有我喜欢的东西呢!我心痛地想着。不过也不能不卖,现在全军上下每人一个月都只有五钱的银两作为零花钱,我这个当军长的一下子收了这么多礼物到时候上行下效,那我的军纪还怎么保持?要是部队**成性就根本没有战斗力的了!“噢,这事我知道的,不过不知政委一共卖了多少银子?”

    “政委把那些礼物都卖给了洋人,一共卖了四十七万两白银。”张刚抢先答道。

    四十七万两白银?!有这么多?我记得占领富饶的温州也不过才缴获了五十来万两的白银啊!看来史秉誉做生意倒是一把好手!是不是撤了他政委的职务让他担任商业部部长?不过要是这样做史秉誉这小子一定跟我翻脸!

    “好了,我们大家一起到会场去吧!李参谋长,你应该已经把会场布置好了吧?”李雪龙这人什么事给他提个头就行了,其他的他就可以帮你都办周到了。

    早上的桐山城外一片寂静,在城东桐山溪边临时搭起了一个竹子做的台子,上面摆了一张长长的桌子,桌子用土布盖着,上面摆着几个茶杯。我又不喜欢喝茶,李雪龙干吗摆上茶杯?!看来这家伙是在假公济私啊!

    “参谋长,我们今天不是召开群众大会,你布置成这样干吗?我们到底是召开军事会议呢?还是召开庆功大会?”和下面的人离着这么远我怎么和大家交流啊?!

    “啊?难道军长今天不是召开欢迎浙江部队入闽的欢迎仪式?”李雪龙惊讶地问道。

    对了,我还没有跟参谋长交代今天到底是召开什么大会呢!上帝啊!都怪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到现在我还脑子里一片糨糊呢!“撤撤撤,把这些都撤了。今天大家围在一起,开一个研讨会!参谋长你马上告诉大家,等会儿让大家对我们下步怎么走谈谈大家自己的看法。”

    “是!知道了。”

    ※????????※????????※????????※????????※

    到早晨八点过后,军团以上扩大会议召开了。五十多人席地而坐,每人面前摆着一个茶杯——茶叶是没有的,我交代参谋长那些茶叶必须卖给外国佬捞取银子,以后不许再在召开会议时上茶叶了!——只有开水共大家饮用。

    “参谋长,你先跟大家讲讲现在我们面对的形式,没关系,好的坏的都告诉大家,我相信在坐的都是自己人,没有间谍。”旁边坐的人都笑了起来。在刚才我已经把自己一晚上想的都告诉了李雪龙。

    “是。”李雪龙挪了挪**——草地上的草还是很扎人的!“我军现在面对的是(李雪龙不知从什么地方变出来了几根短木棍,边说边把一根根木棍放在他手指的地方)北面浙江方面是左宗棠指挥的四万大军——另外据了解还有三千法国人帮助左宗棠。不过现在左宗棠主要的敌人是黄呈忠指挥的九万太平军,据我估计,短时间内两方面是谁也吃不掉谁,现在暂时陷入僵局中(实际上宁波的太平军局势是十分危险的,时刻都有被左宗棠赶跑的可能,但李雪龙不想把大家都给吓倒了)。西面,是侍王的主力部队和满清将军多隆阿率领的一万八旗军和六万绿营在作战,前期侍王部队打的很顺利,但现在在处州侍王的部队受到极强的抵抗。攻城已经三个月了,到现在还没有攻下来,我认为侍王部队撤军是迟早的事情(这些我们都知道的啊?!下面坐的那些人交头接耳的小声嘀咕着)。对,这些事情同志们都知道的!但大家有没有想过?现在我们的大后方是那里?是浙江的温州!而温州现在的处境绝对不是那么平静的。可以说我们时刻都有后方失火的可能性存在!”

    “现在再说说福建方面的,我们现在北面就是史政委镇守的温州,可以说暂时是安全的,可以不用理会。西面,自从消灭了彭玉麟的湘军后,短时间内是没有什么新的敌人出现的——但也不能不防着从江西那边有新的湘军或者是楚军过来。现在陈永飞的部队在那边,我看陈旅长可以负责福建西部根据地的扩大和防御。”李雪龙手指了指脖子伸过来老长的陈永飞。

    李雪龙继续说着“下面看看我军南面的。现在在我军南方是福州有少量的敌军,据情报计有密云副都统德兴阿率领的五千八旗军,桐山战役后逃到福州的两千湘军残部——这些敌人中,要么是只会遛鸟赌博、寻欢作乐的八旗子弟,要么是新败失去首领人心惶惶的湘军残兵,战斗力是极为软弱的。而更南面,就是厦门,那边有满清福建水师提督秦定三率领的六千水师部队。打打海战还可以,要是在陆地上跟我们交战,看来他是要吃不了兜着走啦!”周围坐着的人轰然大笑了起来。

    “好了,参谋长已经把我们现在周围的敌情简要的介绍了一下。大家都说说我军现在是要朝什么地方发展?”看看大家笑的差不多了我开口问道“大家经管有什么说什么,我这里不是皇帝老儿的金銮殿,没那么多的穷讲究。你们要讲的不合我的心意我也不会大叫‘拉出去砍了!’什么的。这只是自由发言,没那么大不了的,不过我希望在我做出决定后大家都可以无条件的按照我的计划执行!那么好,张副军长,我看就你先说好了。”

    “好,那我就先抛砖引玉了。”张海强觉得自己现在是个人物了,说话也文质彬彬起来“我认为我军现在行动的方向是福州!我看可以让主力部队一师、二师和四师一起南下福州城!一战解决福州问题!”

    “却!这不是军长昨天晚上说过的吗?!还用得着你再次重复?”王得贵看到张海强说的都是军长昨晚说过的,现在再说不是废话是什么?而且相信在坐的大多数人都是和张海强所说的有相同的观点,——怎么一点儿也没有出其不意的想法呢?

    “那你说该怎么打?!?!”张海强对王得贵有意跟他为难觉得很丢面子,一脸悻然的问道。

    “呵呵,你没听参谋长说吗?厦门那边只有秦定三率领的六千水师,要我说干脆让一小支部队牵制福州的敌人,主力继续南下!给我把厦门拿下来,把福州的敌人关在里面再回师消灭他!”王得贵毕竟多读两年书,想法也大胆多了!

    “嚯!就你还想把福州的敌人关起来?!”张海强满脸的不以为然。“你咋不想想,那些湘军是怎么逃到福州去的?!福州可也是离海不远的!到时候德兴阿看势不妙,拍拍**坐船跑了,你到那里去抓他们?!而且厦门的守军都在岛上,你怎么过去?难道是游过去吗?”

    “难道你直接打福州德兴阿就不会逃跑吗?!”王得贵不服气的反问张海强“到时候德兴阿逃到厦门去,要是再想拿下厦门就困难了!”

    “王师长可能忘记了我们现在的任务是什么了吧?我们现在要讨论的是怎样打福州而不是怎样拿下厦门!”张海强觉得王得贵有些偏离了话题。

    “恐怕是张师长忘记了现在是开什么会的吧?我们现在讨论的是下一步朝那里发展而不是打福州的啊!呵呵,看来张师长已经先入为主的认为要先攻打福州,对其他的意见都听不进去了!”

    这两个活宝你来我往的吵了起来,把集体讨论演变成了两个人之间的辩论。

    “我说二位师长,能不能让我说上两句?”

    张海强与王得贵俩人正辩论的不亦乐乎呢!没想到有人敢在他们中间插话。俩人顺着声音看去原来是新任四师师长池洪鉴在那边发话了。

    “我说二位,我认为你们说的都有道理。不过现在我军前面打的部队极为疲惫,而厦门有六千水师,我军现在还没有水师,在这种情况下,攻打厦门我们没有必胜的把握。福州守军虽然不经打,可他们要真象王师长说的逃到厦门去了对我们下一步作战也不好办。”

    “池师长,你说怎么打才对呢?”张海强和王得贵一听这家伙居然都否定了他们的计划,生气的看着池洪鉴。

    “要我说啊,……我军还是不要南下攻打福州厦门的比较好。”

    “哦?!那么池师长的意思是我们缩在这里当乌龟喽?”王得贵对池洪鉴的想法嗤之以鼻。

    “谁说我们缩在这里?!”池洪鉴一点儿也没有生气——要是为了这点小事就对王得贵生气的话,那以后的日子就没法过了!“我的想法是我们还是到闽北、闽西去!乘着现在那边敌人防御空虚先占领了那里再说!那样我们就会有大量的兵员可以补充兵力,并且切断了福州、厦门敌人和江西敌人的通道。”

    “难道敌人不会从两广过去吗?而且敌人还有水路,切断通道?开玩笑!”张海强两眼望天的从鼻子里挤出几个字来。

    朝敌人空虚地方去?这倒是符合**的战略思想!可是我现在发愁的是到那里去筹集资金啊!到时候占领了那些广大的地区,山区人穷,没什么资金好募集,反而要我对那边投入大量的本来就已经紧张的资金!

    那些师、旅长们已经吵成一锅粥了,有说朝西开辟延建邵道新的根据地的,有说应该南下攻打福州、厦门的,有说南下是南下,但是不打福州、厦门而是继续南下,占领汀漳龙道。在这些建议里面我发现一个有趣的东西,这些福建人中——凡是延建邵道的人一概建议朝西,建立延建邵道根据地;凡是汀漳龙道的人一律要求南下开辟汀漳龙道根据地。只有张海强和王得贵俩人不是福建人,他们想法就是攻占福州、厦门。

    “好了,同志们的意见我都明白了。”看来我再不说话下面就要带找部队火并了!“不过我看不管南下还是西进就我们现在的部队来说任务都是艰巨的。而且在福州和厦门藏着上万的敌人对我们来说始终是心腹大患!大家先听听看我的想法。我们下一步先攻打福州,首要任务就是占领福州!至于福州德兴阿的守军到底是撤退还是等着我们俘虏他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就是不管付出多大的牺牲也要尽快的占领福州,决不能让德兴阿把福建人民的血汗钱从福州带走!(我现在可是对福州的银子最感兴趣啊!)在占领了福州之后,留一个师或者是旅驻守福州其他主力部队继续南下最终的目的地是汀漳龙道的漳州、龙岩两府。不过最后的目的地是不是一定要到漳州龙岩这要看清军到时候是什么发应了。”

    “为了尽快的进行福州战役,我看休整的时间必须要大大减少了。从现在开始三天内必须结束休整转入进攻!今天是六月二十四日,我希望在二十七日就可以向着福州——进攻!”

    周围坐着的将领们站了起来。

    “还有一点。”那些将领又坐了下来。“现在取消福建的独立旅编制。原来的独一、三、四旅改为正规军一、二、三旅。从现在开始,只要哪个旅打的好,他就可以马上升为主力师!同志们看看还有什么地方需要补充的?没有吗?散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