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四十三章 三八湘军

第四十三章 三八湘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参谋长,那些湘军俘虏现在怎样?到现在为止有多少主动要求加入我军的?”李雪龙站在我旁边陪着我朝指挥部走回去。

    “一万五千多的俘虏中现在加入我军的有六千多人,军长您是知道的,我军不许强迫那些俘虏加入我军,所以我看要是想让他们都改编过来难度很大啊!不过这两天闽东的百姓踊跃的报名希望能够参军,还有就是这里的土财主也希望能够通过捐钱帮助我们,以前他们可不是这样的,总是想着怎样帮助那些清妖来消灭我们!呵呵,看来闽东两仗把他们给打醒了。”

    “那些土财主并不是真心帮助我们,哪天我们要是打了败仗他们翻脸快的很!对这些家伙我看暂时还是不要翻脸比较好,钱财我们收下,但是减租减息还是照常进行!还有就是禁止他们拥有自己的私人武装,如有反抗的,一律镇压下去!决不能在福建也跑出来个跟湘军一样的什么闽军来。”

    “我知道,不过我们这样对待这些人他们会不会又投向了满清?”李雪龙问道。

    “我昨天想了一晚上,想出一个主意来(昨天一晚上都没有睡觉,要是不想什么东西怎么过啊!)就是在我们控制区内成立各级的参议院,参议院的成员按照三三制来分配,就是当地的开明绅士占三分之一,当地的贫下中农占三分之一,还有就是我军代表占三分之一,参议院的职能就是对于各个地方减租减息的幅度由参议院来掌握,参议院可以制订各项法律交给其他部门执行,我相信那些家伙会对这个感兴趣的。还有就是我们现在的同学会要改名字,我建议改成社会党比较好(我的理想是把中国建设成为富强的社会主义的中国,所以想到了社会主义政党,简称社会党,现在要是叫**还不把现在那些绝大多数都不了解什么是**的人给吓坏了?!),我们社会党的使命就是建设一个强大富足的不受外国欺负的新的中国!在新的中国将人人有饭吃,各个有衣穿!要打倒那些躺在中国人身上吸血的吸血鬼!消灭腐朽的封建社会建立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

    “什么是社会主义国家?”李雪龙完全没有明白我说的是什么,小心的问道。

    “什么是社会主义国家?就是大家都有好吃的好喝的,大家都有工作做有田耕,也就是各尽所能,按劳分配。在全国范围内让所有人都受到教育,那些残疾人由我们政府供养起来,不让他们受冻受饿。还有就是男女平等,保护妇女儿童。这个就是社会主义国家。”实际上对于什么是社会主义国家到现在我还不是十分的了解,只好把自己所认为的告诉李雪龙。“至于具体的事情你可以和史政委联系联系,他可能对这个了解的更多一些。”

    “是,我知道了。”李雪龙点了点头“对了,关于这个……社会党的事情,军长是否认为大力发展党员呢?”

    大力发展党员?要是那些党员都是投机分子,在顺利的时候捞取政治资本,好向上爬,要是发展的不顺甚至是遭到挫折他们就纷纷反水,那就还不如不成立这个党呢!“这个嘛……我看还是谨慎一点的比较好,那些对敌斗争不坚决的,混进我们部队想升官发财的,在机关里面不为民办事整天想着欺压百姓、贪污受贿的,坚决不能让他们混进我们的政党!不光不能让他们混进来,我们还要坚决的消灭这些人和他们的思想!至于党内有这种思想的,一定要从严从重的处理他们!绝对不能放任不理。”

    “嗯,那我知道了,请军长放心,这事我会办好的。”李雪龙同意我的想法,赞同道。

    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走到了指挥部门口,门口的哨兵见到我们走过来,一起对我们行了个礼。“军长,那我先去办事了,您和夫人聊聊好了。”李雪龙笑了笑想走开了去。

    什么嘛!现在我怎么可能在何家姐妹之间插的上话?!“别走!骆敏,去,把几个师长和军部各个部的部长给我找来!我还有事情要和你们谈呢!”

    “不会吧?军长,你的小姨子刚来,难道你就不想多和她聊一聊?我看我们还是先回避一下比较好。”李雪龙这个家伙竟然敢开我的玩笑!

    “算了吧!还是正事要紧,进来吧!”我生拉硬拽的把李雪龙给拉进了会议室。

    李雪龙坐在椅子上陪着我东拉西扯的聊着天,没过多久张海强、王得贵和池洪鉴及部长们就都到了会议室。

    “哦?怎么这么快呀?大家坐吧。”

    “军长,您刚才不是刚召开了会议吗?现在找我们有什么事情?”王得贵不解我为什么现在又找他们。

    “是这样的,我发现我们现在情报力量还远远不能应付当前的战斗,我认为必须专门成立个情报部,负责收集和整理各种情报,在情报部里面设立负责军事情报的一处,负责经济情报收集的二处,负责敌人政治情报收集的三处,负责反敌人情报收集的四处,负责敌战区经济和军事破坏的五处及对外国进行各种情报收集的六处。大家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几个师长、部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长时间谁也没有说话。这个可不是随便选个团长什么的,要是人选没有介绍好,到时候提供错误的情报造成损失就不是损失一个团什么的了!那可是个大的麻烦!

    “是不是大家感到太仓促了一时提不出具体的人选?没关系,我看大家可以等一会儿回去后仔细考虑考虑,同时你们也可以互相通一下气,别到时候你提的人选我不满意,我提的人选你又不同意。明天上午大家再过来告诉我具体的人选。”可能我说的太急了吧?看来以后在会议前得给他们准备的时间。“还有就是大家回去后想一下,看看手下有没有什么治理地方比较好的人,另外有没有什么心灵手巧的,到时候都推荐给我。参谋长,你等一下对几个旅长也交代一下这几件事,还是多一些人选比较好。”

    “是!”几个师长、部长明显的松了口气回答到。

    “对了,张师长,你的第一师现在有多少可以作战的人?你估计一下三天后我们南下你的师能有多少人参加?”我现在只是知道闽东两战各个部队伤亡都很大,但经过几天休整,下面各个部队恢复了多少战斗力还没有上报上来,我只能自己问问几个师长了。

    “我师现在争取了两千湘军俘虏加入我们,另外还有一千多当地的百姓参军,在受伤的战士中,有两百来人已经恢复了现在回到原来的部队,还有三百人可以带伤出战,加上战役结束后剩下的部队,我们师现有近九千人,我看到三天后应该可以有一万多人参加南下攻打福州的战役。”张海强根本就没有思考随口就报了一串数字。

    看的出张海强对部队的扩充还是非常关心的。

    “王师长,你们师呢?”

    “我们二师桐山战役中损失偏大,只剩下四千人了,现在俘虏的湘军加入我军的只有一千来人,另外当地百姓加入我军的不到一千人,不过受伤的战士中有五百多人已经康复回到了部队中去,据师野战医院院长说,大概三天后还有两百来人可以回来,不过要是坚持让受轻伤的战士也带伤上阵的话,应该有千把来个轻伤员可以参战。……加上在这三天我军还能争取一定的人加入我师,到时候应该有九千来人吧?”王得贵不敢把话说的太死了,要是到时候没有那么多的人出来自己的脸面朝那里搁?

    “我的师因为刚刚成立,所以暂时统计不是很充分。”池洪鉴在我还没有问他的时候抢先开口说了起来“不过我师在前期作战中也有大量的伤亡,只是原浙江独一旅是编制完整的,现在各个团正在重新编制中,不过大致上我师现有七千人,军长你是知道的,我们师前身是各个独立旅,人家老百姓只想加入正规军、野战军,对我们地方部队兴趣不大,别说老百姓了,连那些被俘的湘军要是加入我军也是先考虑加入一师、二师,唉……不过到三天后我们第四师应该可以发展到八千人以上了吧?”池洪鉴也不敢肯定到时候能不能发展的那么多,犹豫地说道。

    “就是说到时候你们三个主力师能够出动两万七千人以上的部队攻打福州喽?加上配合的各个旅应该有将近四万的部队进行福州战役,我军现在拥有火炮一百五十多门,拥有各种枪支近三万支,而福州的敌人只有不到一万,火炮不过二十门,各种枪支也没有我们多,他就是再硬的核桃也能被我军砸碎!”我停顿一下看看坐着的几个高级将领“不过为了尽量的减少部队损失,我希望大家回去想一想,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好的主意能够让我们既能够以最小的代价攻占福州,又能够以最短的时间占领福州。”

    “知道了,军长。”

    “大家有什么事情想说的吗?”我觉得自己现在所想的东西都已经向大家交代了,应该问问大家还有什么问题。俗话说的好: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嘛!征集一下大家的意见对我的决策还是极有好处的!

    “军长,前面作战我军有大量的弹药消耗,不知能不能让温州那边给我们送一点过来?现在我们只剩下三千来发进口的后膛装炮弹了,我害怕在福州战役打的正激烈的时候炮弹用光,那样会影响战役进行的!”后勤部的邱海波马上开口向我诉苦了。

    “我们不是缴获了大量的敌人弹药吗?能不能够把那些弹药改装一下用在我们新式火炮上?毕竟从国外进口是要大量的银子的!而且我们的银子现在并不多,总不能没有进口的炮弹我们就不打仗了吧?!至于温州那边,也只有三师现在有一千来发炮弹,还有就是温州储存的缴获左宗棠的两千发炮弹,现在三师面对的敌情只有比我们这边严重!你还好意思问他们要吗?”

    “可是军长,我军弹药不足也是现实的啊?靠现在的炮弹攻打福州我军伤亡一定少不了,难道政委这段时间内就没有继续购买弹药吗?”王得贵插嘴问道。

    是啊!新式大炮是好用,能够极大的消灭敌人保存自己,可是现在的中国还没法生产这种“先进”的武器、弹药。张刚他们过来所说的外国势力和满清相勾结对付我军这些我并没有告诉下面,应不应该告诉他们呢?这些将领都是我的左膀右臂,要是以后他们知道我把什么事都对他们隐瞒的话后果会怎样呢?毕竟这个消息是封锁不住的!

    “各位,现在有个不好的消息,不知大家有没有听说?”考虑了半天,我决定还是把这个消息对这些人交代一下。几个师长、部长瞪大眼睛看着我,也许从我严肃的脸上他们知道这个不好的消息一定是非常重要的。“据准确情报,现在那些外国人已经不再卖枪支弹药给我们了,他们美其名曰‘保持中立’,可是现在他们正在大量的送给那些清军大量的新式武器弹药!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我军将不可能再从外国人那里买到一发子弹一颗炮弹!要想让我们的大炮以后有弹药可用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缴获那些满清军队中的武器弹药为我所用!”

    “他娘的!这些洋鬼子真他妈的可耻!明明就是帮那些清妖嘛!”池洪鉴气愤的大声叫了起来。

    “池师长,现在不是说那些外国人什么的时候了,”王得贵冷静地说道“现在我军将面对的是和那些洋鬼子勾结在一起的清军,也许那些洋鬼子还会直接的向我军进攻的!”

    “那我们攻打福州,外国人会不会干涉呢?要是外国人给德兴阿大批的武器弹药要想攻下福州就麻烦了!”张海强考虑的是这事对我军下一步行动有多少影响?

    “所以我军攻打福州的时间必须提前!现在福州的德兴阿据侦察还没有装备新式武器,但并不等于在不久的将来不会装备!我们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早日解决福州问题。”

    “是,明白了。”几个师长一起赞同我的观点。

    “不过军长,那些新加入我军的湘军俘虏短时间内思想扭过来很难啊!我害怕到时候会阵前投敌,还有就是新加入我军的这里百姓,没经过什么训练就让他们上战场会加大我军的伤亡的!不知军长认为三天休整够吗?”张海强说出他心里忧虑的问题。

    部队新兵训练不足我是知道的,还有就是俘虏的思想工作不是两三天就可以解决的,可是要是等我们都准备好了,攻打福州的机会也就失去了!现在我军有三条路,一条是北上攻打宁波,可是要北上就要再次和在那边的太平军联系在一起了!我到底接不接受太平军的领导?要是不接受人家会怎样对待我?想想也没什么好果子等着我!现在我还不想和太平军发生磨擦,还是不要北上为妙!还有一条路是西进,攻入江西往南昌方向进攻,不过湘军曾国藩现在就在南昌,我是不是要到南昌碰钉子?只要我一攻入江西,曾国藩必然调集大量的湘军来对付我!现在还是让洪秀全去和曾剃头打好了,江西还是不碰为好!还有一条就是南下福州了,只要消灭了福州的清军,我军就做活了第二个眼,并且现在福州距离我军主力并不远了,敌人也不是向浙江、江西那么多,为什么不打?!

    “各位师长,把那些新加入我军的战士和老兵混合编组,让老战士们对他们进行思想工作,还有就是在这三天一定要加强军事训练!尽量缩小新兵和老兵之间的差距。还有告诉野战医院,那些伤兵的治疗一定要加快。要尽量让受伤的战士早日的回到部队。至于攻打福州多出来的伤亡……只要能早日拿下福州就是牺牲一个师也应该在所不惜的!”

    “李参谋长,我刚才跟你说的,你马上交代下去。下午你护送牺牲的李副师长遗体到温州去,你代表我们对李部长表示慰问。”

    “我知道了,马上我就准备出发。”李雪龙点了点头。

    “还有,你带一个警卫连回温州好了,一个是路上好护送你,还有就是把这个警卫连留给史政委,好加强温州司令部的保卫工作。”

    “是!”

    “另外,各位。我认为我们现在一定要有一个行动的纲领性的东西了。林部长,我认为要告诉部队我们的使命是建立一个强大的中国,要人人有饭吃,各个有衣穿。要耕者有其田,大家要各尽所能,按劳分配。另外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成立社会党。要让有志于为了中国之崛起而献身的人都加入进来!具体的你等会儿和李参谋长商量一下好了,不过参谋长马上就要到温州去,你可不能影响他啊!”

    “社会党?”林海静疑惑的脸色和刚才李雪龙别无两样。

    “社会党人的信念就是为了建设新中国而敢于付出生命,心中要有那些生活在困苦中的人,为了他们以后的幸福生活要不怕牺牲,勇于奉献!”还有什么?好象**的信念不止这些,不过对这些不知道工业为何物的人要和他们说 什么建立工业化的强大的中国还是很麻烦的!还是等以后有了自己的工业再说吧!“不知在座的各位对加入我的这个政党有没有兴趣呢?不过要是加入了,就永远不能再叛变或者是退出社会党了!大家考虑一下吧!”

    “没什么好考虑的,既然军长这么说我自然是要加入的!”王得贵站了起来发誓一般的说道。

    “我也是!”几个师长、部长一个个争着说道。

    “好了,大家先回去办好我交代的事情吧!记着,关于弹药的问题暂时不要跟部队说,我不希望为了这事闹的人心惶惶!还有就是关于加入社会党,我认为应该在部队里大量的培养广大干部战士都加入进来,不过意志不坚定的人可决不能让他们进来,还有就是想升官发财的也不能让他们加入!”

    “我们知道的。”几个师长、部长起来走了出去——现在让他们头痛的事情太多了,又要训练新的战士,又要做俘虏的思想工作,还要考虑给军长提供情报部的人选,最后是要在部队中挑选政治坚定的加入社会党!看来这三天是有的忙活的了!

    张师长他们走了之后,会议室显得十分冷清,阳光透过屋外的榕树树叶从推开的窗户外照了进来,洒在地上。六月下旬的福建气温已经很高了,临近中午屋外显得很闷热,也许因为桐山靠近大海,空气中很潮湿,人一动浑身就会出一身大汗。蝉儿在屋外的树上欢快四唱着歌,但在这种气候下,让人听的十分烦躁。

    “骆敏!”我听着外面的蝉叫感到十分心烦,走到会议室门口叫着自己的警卫员。

    “首长,什么事情?”骆敏正站在院子里四处走动,听到我叫他连忙跑过来。

    “能不能想个办法让那些蝉不再叫了?实在是叫的太让人心烦了!”我手指了指窗外的榕树。

    “这个……是!我一定想办法马上把那些可恶的蝉给赶走!”骆敏看了看榕树。

    “对了,何家姐妹们呢?怎么她们房里没有动静?”

    “哦,她们早上一大早就到医院去了,夫人说医院里面人手不够,她们俩还是早点去帮忙比较好。对了军长,夫人让我转告您,说是她现在要和他妹妹住一块儿,这里要军长您自己一个人住。”

    这倒好!现在何清萍要和她“妹妹”住一起;李雪龙要到温州去,而史秉誉就在温州!我怎么感觉自己变成了孤家寡人了?!史秉誉现在在干什么呢?

    史秉誉现在在干什么?他正兴高采烈地欢迎远方来的贵客呢!

    “报告政委!彭副师长回来了!”

    我在为攻打福州而发愁的时候,史秉誉正躺在床上想着老婆!日上三竿了,他还没有从和老婆亲热的美梦中醒来。也是,现在温州这边的形势一片大好!在福建军主力结束桐山战役的时候,三师一个团在史秉誉的部署下,以突然袭击的方式一举攻占了太平县(即现在的温岭),缴获了县衙里的十万两白银。二十一日,原来在三门、临海一线和三师主力互相捉迷藏的左宗棠部队缩了回去,不过牵制敌人不让他们消灭了太平军的使命是完成了,史秉誉让三师主力也南撤,主力在泽国一带休整。昨天在温州城里巡逻的独三旅居然发现英国商船“马修”号上的商人正在偷偷的和不法商人进行鸦片交易!在搜查了“马修”号时当场查获了三千箱的鸦片!把程千里吓的,连忙跑过来向史秉誉讨意见。史秉誉也很厉害,一声没收就把三千箱的鸦片都给送进了我们自己的仓库,至于“马修”号上的船长和那些进行鸦片走私的商人统统被押进了大牢,不过现在和外国的处境极为微妙,这事一个处理不好就麻烦大了!晚上英**舰舰长哈西汉拇专门为了“马修”号事件找上门来,这个哈西汉拇虽然嘴上说的是道歉的话却一点道歉的诚意也没有,反而责怪史秉誉“无理”的扣留他们大英帝国的子民,到最后还威胁史秉誉要是“马修”号上的人有什么损伤的话大英帝国的军队是一定会报复的!把史秉誉气的——就他哈西汉拇在温州的兵力还谈什么报复?!我军绝对有一战灭了这个狂妄自大家伙的能力!不过现在还不能完全的和英国搞僵关系,经过艰苦的一晚上谈判,史秉誉和哈西汉拇达成协议:“马修”号及上面的商人一律让哈西汉拇带走,但鸦片被没收,不过哈西汉拇要卖给史秉誉新式炮弹五百发已作为释放那些违反我方法律家伙的代价。(不过哈西汉拇也不乏做生意的头脑,明明以前是一百两白银三发炮弹的,现在被这个家伙抬价到了一发炮弹就要一百两白银!还对史秉誉叫苦说什么他们的上司有令要下面不对内战两方进行军火交易,说这是保持中立什么的,他私下答应卖给史秉誉炮弹已经是极为大方的了!要是可以的话史秉誉一定会宰了这个本性是奸商的家伙——再怎么说一百两白银买一发炮弹也是贵的离谱的事情!这个家伙卖了五百发炮弹自己就有三、四万两银子落入钱包,实在是太心黑了!当天夜里两方就进行了交易——大家都怕夜长梦多——五百发新式炮弹从军舰上运了下来,而五万两的白银从岸上抬到了哈西汉拇的舰上。那些商人在带到舰上的时候,看到了哈西汉拇如同见到了救星,抢着要哈西汉拇给他们报仇雪恨,还有就是要他帮他们讨回被没收的鸦片!哈西汉拇现在心情正好着呢!根本没理会这些亡命之徒,只是安慰了他们几句就“友好”的和码头上的史秉誉分手了。给这些家伙一闹史秉誉睡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所以到现在还没有起床。

    “彭大海回来了?他回来干吗?我又没有叫他!”史秉誉被别人打破自己的春梦感到极为恼火。

    彭大海不是率领九团在太平县吗?怎么回来了?史秉誉边想边穿着衣服。“让他在会客室等我,我马上就到。”

    “政委!您好!您看我给您带谁来了?”史秉誉刚走进会客室,里面坐着的彭大海就跳了起来笑着说到。

    带谁来了?史秉誉还以为是卢七姑的残军找上门来了,可是看了看里面却自己都不认识!一个有四十岁左右了,穿着太平军的服装,不过怎么看都不象是个军人,看样子是个什么重要的人物,另一个还很年轻,穿着在现在是绝对另内的西装!就这身西服,那些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战士怎么没有把他给当奸细抓了起来?

    “这两位是……”史秉誉看看屋子里站了两个陌生人开口问道。

    “你好,我是殿前吏部正天僚钦命文衡正总裁僚部领袖精忠正军师顶天扶纲干王福千岁洪仁?。奉天王之令前来宣诏!”四十来岁的哪个人笑着站了起来,解释自己的来历。

    什么名称嘛!怎么这么长啊?!这人到底是谁啊?我怎么听的一头雾水?史秉誉被那人老长的一串官衔搞迷糊了。好象他自称是叫什么洪仁?的?啊?难道他就是干王洪仁??怎么干王前面有这么多的名堂啊!

    “您就是干王千岁?!能亲眼见到阁下我实在是三生有幸哪!”史秉誉愣了好一会儿终于反应了过来“来人呀,快快快!上香茶!干王请上座。这位是……”史秉誉看了看站在洪仁?旁边的显得十分与众不同的年轻人。

    “噢,这位啊,他是我的好友容闳,这次是跟我一起南下,准备回老家去的。”洪仁?替身边的人给史秉誉做了介绍。

    容闳?容闳是谁?这人怎么一身洋鬼子的打扮呢?史秉誉心里暗暗的想着。

    “史副军帅上前听封!”洪仁?突然大声说道。把史秉誉吓了一大跳。看看洪仁?,好象自己要跪在地上才可以。

    “臣史秉誉听旨~!”什么东西嘛!我干吗要听你洪秀全的?史秉誉肚子里暗暗地骂着,要不是暂时还要利用太平天国,老子才不管你的什么诏不诏的!

    “朕意知之:敬爷敬哥总无空、老父大兄赐光荣。得到天堂享爷福,福子福孙福无穷。爷生生卿、誉卿扶朕躬,开疆裕国建奇功。卿善感化洋人顺,又善筹谋库帑充;富庶之区首温州,卿筹交库首顾国,功尚加功忠更忠,现与生卿以温王府王爵,与誉卿以台王府王爵,永远光荣,以诏福善盛典,世世股肱天朝也。钦此~”洪仁?从身后拿出一张黄纸照着上面念了起来。

    史秉誉除了最后的“钦此”知道是结束了,其他的愣是没听明白洪仁?在说什么!“谢天王宏恩!”史秉誉装模做样的好象在磕头,却一点声音没有发出。虽然不知道洪仁?念的是什么东西,但戏还得演足了,要给远方的客人一个面子嘛!

    “台王,现在你可是和我同朝为臣了啊!以后还要温王多多照顾。”洪仁?笑着把哪个“圣旨”递给了史秉誉。

    “干王客气了,应该是我要干王在朝中多多照顾才对啊!”史秉誉就根本没有想过要到天京去!这张圣旨对他来说跟擦**纸的功能是一样的。“对了,不好意思,我学问有限,不知天王封我的是什么啊?”

    “是殿前南方又副统率天军顶天扶朝纲台王花千岁。这可是二等王爷啊!是天王为了表彰温王在和洋人与清妖左宗棠、李鸿章作战中取得的巨大胜利才封的,呵呵,一般的将领是不可能直接从军帅的位置上一步就当上千岁的!还有就是杨沪生军帅在那里?这次杨军帅被天王封为殿前南方副统率天军顶天扶朝纲台温王欣千岁,他怎么不在温州?”洪仁?对一军之帅居然不在城里感到奇怪。

    “哦,是这样的,不知干王什么时候离开天京的?干王可能不知道,清妖湘军的彭玉麟、杨岳斌率领三万八千的部队在福建北犯我境内,杨大人到福建去率军抵抗敌人去了。”

    “三万八千湘军?!”洪仁?大吃一惊“怪不得天京外围的清妖大大减少了对天京的压力!原来是温王把清妖引到福建去了。三万八千……不知温王在福建有多少兵马?”洪仁?想了想问道。

    “我军在福建有正规军两万多人,另外还有将近两万的地方部队。”史秉誉觉得还是对洪仁?说实话比较好,就中学历史课讲的,太平天国后期军事上李秀成和陈玉成是杰出将领,政治上除了洪仁?就没有什么好的人才了,不过这个洪仁?按照课本上说的他的资政新篇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资本主义纲领性的文件,不过在那些农民起义军里并不可能实现他的构想,也许能把他争取到我们这里来?

    “四万人?那杨大人岂不是危险了?!”史秉誉还没有说完洪仁?就惊叫道。湘军的战斗力洪仁?是知道了,一般就是十万太平军也不一定能打的过一万湘军!何况敌人有将三万八千的湘军而杨沪生只有四万部队!

    “呵呵,干王不用为杨大人担心。福建的战役在前两天就已经结束了。我军全歼进犯的湘军!共毙伤敌人一万九千多人,俘虏一万五千余人,敌人逃走的不到四千。击毙湘军将领彭玉麟、杨岳斌一下共三十余人,俘虏副将王幼兵以下共十多人。曾国藩短期内想重新召集这么多的部队我看是不可能了,尤其是损失的那些将领。这次曾剃头看来是要伤心死了!”史秉誉笑着说道。

    洪仁?和容闳简直惊呆了!不到四万的部队居然全歼了骁勇善战的湘军三万八千人!难道那些湘军都排着队等着杨沪生去宰吗?看来天王封他们当二等王还是封小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