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四十四章 你还想怎么样

第四十四章 你还想怎么样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干王初次到这里是不是让我陪着您四处走走?看看我们这里怎么样?对了,警卫员!把香烟拿过来!”史秉誉说了一半才想到让远来的客人尝尝自己生产的香烟的味道。

    “什么是香烟?不是鸦片吧?”洪仁玕\虽然见多识广,却从来没有听过有香烟这个名词。

    “等一下干王您就知道了,绝对和鸦片没有任何关系!”史秉誉神秘僖僖地做了个鬼脸。

    不一会儿警卫员从外面拿进来一个铁皮盒子,递到史秉誉的手中。“来,各位,大家都尝尝我这里的特色东西——香烟!看看味道怎么样!”史秉誉打开盒子从里面掏出四支香烟给了在坐的每人一支。“这个东西很象是旱烟,不过又不同于旱烟,呵呵,可惜现在产量极少,还暂时无法进行交易。大家先尝尝看怎么样。”说着史秉誉帮大家都点着了火。

    “不错!好东西!”洪仁玕\吸了两口动容地说道,把香烟拿在手中细细的看着。

    “呵呵,产量不多,现在我这里也没多少,还不能大量的供应大家啊!走吧,我们一起到温州城看看去!”

    经过半年的休整,温州城现在是生意兴隆,百业昌盛。茶行、丝绸行里面外国人不断的出入着,茶馆里面坐满了饮差的南北客商,他们大声的谈论着关于各地的商品行情,没有什么人去干预他们。米铺的米价十分低廉,米价每石三元钱,至于其他货物和外间比起来价格也是很便宜的,各个商店门前人来人往,马路上的人们脸上都露出真挚的笑容。维持社会秩序的战士们手拿武器在街上巡逻着,没有什么人围观这些战士们,有的百姓还友好的和战士们打着招呼。从指挥部到城东海坛山的路上,马路两旁的几间房屋门口外挂着牌子,依次上书财政部、商业部、工业部、农业部、外事办……

    史秉誉陪着洪仁玕\容闳登上了海坛山,放眼望着山下,西边山下的城里熙熙攘攘的人群在马路上走动着,东边城外面的水稻稻穗已经发黄了,微风吹过,田里金煌煌的一片,城外的马路上不时的有马车出现驶进城里。北面的瓯江江面南来北往的商船停满了水面,码头上给商船运货和把船上的货物搬到岸上的搬运工如同蚂蚁一般碌碌不决,在东北水面,几艘英国海军的军舰冒着黑烟随着波涛上下沉浮着。在瓯江西面的江中,有个孤岛,岛上种着很多大树,风吹动树叶,隐隐可以看到在树林中有几门火炮在那里。守卫海坛山的将士们严肃的站在炮台前。五门十八磅的新式大炮虎视着江面的水道。

    “好炮啊!好炮!”洪仁玕\摸着大炮的炮管轻声赞叹着。

    “炮是好,但要是没有好的人好的战术使用它,再先进的武器也是送给敌人的战利品!”一直没有开口的容闳突然开口说话了。

    史秉誉一惊,怎么这个人还有这种思想?要知道现在这里的人明白武器与人是缺一不可的还根本没有遇到呢!那些中国人极大多数都是以上国天朝子民相称呼,都是极为保守的!他们只知道这些外国的东西都是些奇技淫巧,要么是认为只要装备了和西方一样的武器,中华上国大军就可以和那些外国人相对抗!至于那支军队是不是能够适应先进的武器。他们是不会考虑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嘛!看来这个叫容闳的不能小瞧了,最好是能够单独和他谈谈。

    “容先生说不错,不知先生看看我们这里的军人觉得怎样呢?”史秉誉虚心地向容闳请教道。“我一路过来观了不少的太平军,公平的说,台王您的部下战斗力应该是远远高与其他太平军的。可惜就是您这样的部队要想和外国人作战,恕我直言,现在台王的部队和外**队相比还差的很远呢!这还是一支老式的军队,并没有适应现代战争的需要!”容闳根本不看洪仁玕\的脸色,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台王的军队是现在的中国最接近现代化的军队,就我看用他对付那些湘军、淮军、楚军是绰绰有余,更不用说那些八旗绿营了,不过看看现在外面世界变化之快,不知台王是否认为就现在的军队能不能和那些强国开战?要我看一旦开战,胜算甚微哪~!”

    洪仁玕\的脸色已经极为不好看了,看到这支军队让洪仁玕\感到消灭清妖已经是就在眼前的事情了,没想到被容闳当头打了一棒。不过毕竟洪仁玕\也是在香港呆了很长时间的人,接触了外面世界,知道中国和外国之间的差距,并没有怪罪容闳说的那些话,要是换了洪秀全,看来容闳逃不过污蔑诽谤之罪的了!

    “容先生,关于这个问题到时候我能不能当面向您请教?现在我们先看风景,不要说这些好吗?”史秉誉看看洪仁玕\的脸色不对,赶忙想办法插开话题。“不知道容先生是那里人?以前在那里呆过?为什么身上穿着如此……与众不同呢?”史秉誉想了半天才想到这个词。

    “呵呵,我是广东香山县人,年轻的时候到澳门马礼逊学校,后来又留学美利坚国的耶鲁大学,”容闳看看洪仁玕\。洪仁玕\帮容闳说到“容先生是我在香港认识的,后来邀请他到天京来。前年容先生到了天京。至于这身衣服,呵呵,容先生在国外生活惯了,不要说衣服就是吃饭也和我们大多数人不一样!一时之间也改不过来,倒是让台王见笑了。”洪仁玕\以为史秉誉对中国人穿外国的衣服感到不顺眼,连忙解释着。

    见笑什么啊?我以前家里的西装多了呢!还有什么牛崽裤,风衣、夹克衫什么的,呵呵,谁会为了这个大惊小怪?!不过这个容闳还是很有个性的!史秉誉感到心里极为好笑。想不到人家把自己当成了土老冒了。耶鲁大学?!上帝啊!这可是个全球闻名的著名大学啊!看来一定要把容闳留在我们这里!

    “彭大海,交代下去,中午在新开的望江楼定一桌酒席,让那些部长以上的都来作陪。”史秉誉看到洪仁玕\和容闳两个人正在山上的亭子里赏着风景,走到彭大海面前交代他。“告诉望江楼的老板,酒席要丰盛一些,多端一些温州本地的特色菜上来。另外好酒多准备一些,今天中午一定要让他们尽兴!至于李部长……他现在正在悲痛中,通知还是通知一下他,至于来不来就再说了。帮我好好安慰安慰老人家。”

    “嗯。”彭大海答应一声转身下了山。

    李俊杰的牺牲让史秉誉感到十分难过,尤其心里难受的是当史秉誉把这个噩耗告诉李国波的时候,李国波当场就晕了过去,好不容易清醒过来老人显得老了十多岁,嘴巴微张着却发不出声音,两行浊泪无声的流了下来。看到老人如此痛苦史秉誉对自己来说这个消息极为后悔,可要是让别人来说又显得对人家不够尊重——为什么大哥不能亲自到温州来说呢?!

    这两天李国波没有到商业部上班,整天呆在屋子里,留守浙江的各级将领一个个都到李国波家里去安慰老人,可是大家看到伤心过度的老人谁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安慰他——人家的独生儿子英年早逝要怎么对人家说?!不过福建那边传来消息了,过两天李雪龙参谋长将带着李俊杰的遗体回来安葬,就看军长到时候是怎么安排的吧!

    “干王,我们到码头去看看吧?”洪仁玕\和容闳正用英语说着什么,对于英语史秉誉和杨沪生一样,属于一窍不通的,不知道这两个批着中国人的皮却说着外国话到底在讲些什么。

    “呃?好的,台王请!”洪仁玕\这才发现自己把这里的主人给忘了。

    ※※※

    “容先生请问为什么要回老家去呢?难道在天京呆的不好吗?”午饭吃完后,史秉誉把容闳请进了自己的会客室,警卫员给俩人泡好了茶退了出去,现在会客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洪仁玕\在饭局中被那些部长给灌醉了,毕竟已经四十岁了,酒量已经开始下降。而且一个人怎么能和十来个人拼酒?!现在洪仁玕\正躺在史秉誉的房间里呼呼大睡呢!

    “台王,家里老母病重,不能不回啊。”容闳茗了口茶叹了口气。

    “不见得吧?容先生。”史秉誉从这段时间和洪仁玕\和容闳俩人相处,发现容闳比洪仁玕\更加西方化一些。对这个人一定要留下来!“就我所知,现在的天京,官场**成风,那些上层领导们一个个目光短浅,毫无始才用人的能耐,就这样的环境是不是让容先生感到心寒呢?至于母亲病重应该是容先生的借口吧?!”

    “你怎么知道天京的情况?!”容闳本来还很稳的坐在那里,听了史秉誉的话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你又怎么知道我在天京不得志?!我和干王是好朋友,他怎么可能让我感到心寒呢?!”

    “很好理解啊!”史秉誉还是坐在椅子上,不动声色的举起茶杯喝着茶“容先生还是先坐下来慢慢听我说好不好?”

    ※※※

    看到满脸惊讶的容闳坐了下来史秉誉接着说了“容先生曾经到过外国,还上了外国的著名大学,我相信先生一定对国外的政治深有体会吧?对比一下我们中国,难道先生没有自己的想法吗?要是先生到了天京没有提出自己的意见我是绝不会相信的!”

    容闳更加惊讶了,怎么这位王爷居然知道这么多?!“不错,我曾经和干王提出过自己的建议。”容闳开口说道。

    “可是容先生想过没有?你想要那些目光短浅的人接受你的建议是多么难啊!尤其是你的建议对天王的统治有不利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还会接受呢?而且天王手下的人都是农民出身,他们可能理解什么是先进的东西吗?我看是不见得的!容先生,我说的没错吧?你的建议是不是石沉大海了?”看看不说话的容闳史秉誉相信自己说的一点儿也没有错“我看容先生回家只是个借口,主要的是想到满清那里去碰碰运气,看看自己的理想能不能在那里实现。不过我建议先生还是不要到那边去了,恕我交浅言深,你能不能留在我们这里?让我们一起建立一个强大、民主、自由的新中国?我相信你的建议一定会在我们这里有用武之处的!至于清朝,它的根子已经腐朽、烂透了,你要想在那里有什么作为是根本不可能的!而且你想想看,在那些满族贵族那里他们能不能接受你消弱他们权利的建议?除非他们疯了!”

    容闳脑子里面已经乱成了一团“你能不能容我想想?”

    “可以!先生是不是先在这里呆一段时间?看看我们这里能不能让你有发挥能力的地方。不过先生能不能告诉我你都对干王提了那些建议?”

    “这个没问题。”容闳想看看台王对自己的理想有什么想法“我对干建议的事有七条:一、依正规的军事制度,组织一优良军队;二、设立军事学校,以养成多数有学识的军官;三、建设海军学校;四、建设良好政府,聘用富有经验的人才,为各部行政顾问;五、创立银行制度,及厘订度量衡标准;六、颁定各级学校教育制度,以耶稣圣经列为主课;七、设立各种实业学校。另外我还认为要设立专门的翻译机关,翻译外国的书籍和资料。不知台王认为如何呢?”

    “好!说的好!不过我看容先生还漏了几点。”史秉誉一听容闳所说的与他和大哥所构想的基本一致十分高兴的说道。

    “请台王赐教。”

    “一个是走出去!就是要大力的推动有文化的青年人到美利坚、英吉利去留学,要学习他们先进的科学技术,还有管理和军事。还有一个是请进来!要把国外优秀人才先进技术引进中国!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只有虚心的学习接受国外先进的文化、知识、科学、技术,把他们容入我们原有的文化,才能让我们不至于落后于世界!一概排斥外来的文化只能让我们落后,而落后必然要挨打!中国原本一直是很能容纳外来的文化的,汉朝的佛教就是从天竺传过来的,至于大唐,更是有多少外来文化容入了中国原有的文化中?中国历史上最强大的朝代没有一个是排斥外国的,为什么现在倒是害怕了?还不是怕外来的对现在那些统治者构成威胁?有句话叫做越怕鬼鬼越会上门!容先生,您是否愿意在我们这里完成您的这些建议呢?”

    容闳听的目瞪口呆,没想到台王比他想的还远了好几条街!他只是想在原有政府机构里进行改良,没想到听这个台王的语气却不是那么简单的改良就可以了!不过台王所说的对容闳来说诱惑力还是很大的。他在国外呆过,深深知道现在的中国与国外那些先进国家之间有多么大的差距!在耶鲁大学学习期间,那些洋人知道他是中国人是多么鄙视他啊!为了什么?!还不是中国实在太软弱了?如果中国能够强大起来那些洋人还会这样看不起人吗?多少次在梦里容闳梦见了中国的强大!梦到中国自己的海军打败了那些入侵中国水域的外国舰队!又有多少次容闳在梦中看到在世界各地市场上都是中国的产品,那些鸦片贩子被中国政府处决而外国人连个屁也不敢放一下!不光不能对我们中国动刀动枪反而要对我们中国赔礼道歉!可是一醒来,这些都是一场梦而已,中国继续衰弱,外国人在中国继续横冲直撞,那些外国的产品充满中国市场,鸦片在中国继续流毒千里,受迫害的中国政府却是敢怒不敢言,深怕惹的那些外国再一次攻到中国来!那些满州贵族本来是对外国人不屑一顾的,两次鸦片战争后又转变成了屈卑躬节!但有一点是不变,就是继续排斥外国的先进政治机构!不管是满清政府还是太平天国一概都不知道把家天下改成民主自由的国家!要不是对满清政府深深失望他也不会到天京去碰碰运气,没想到哪个太平天国也一样!根本就对他的建议不感兴趣,让他满腔热情尽洒入滔滔长江滚滚流去。想不到在回家的路上居然遇到这个想法和他很接近,并且比他更偏激的人!更加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人还控制着很大一块地盘并且有一支很有战斗力的部队!容闳觉得自己本来已经死去的心又有力的跳动起来,一股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的感觉流动在胸口,是火?是热?是涨?还是什么?说不清道不明,只有一点,那就是激动!

    “当然了,我们现在部队实力还有限,还远远不到推翻满清政府的时候,我们占领的地盘还很小,连一个省也没有,并且要考虑到那些外国势力是不是希望有一个强大的中国矗立在东方?答案是否定的,他们决不希望中国变强大!不管是满清政府还是太平天国或者是我们。为什么?如果中国强大了,他们的鸦片卖给谁去?他们的产品还能在中国有市场吗?所以,他们肯定要扶植最**的中国政府。可以说我们现在的条件实在是太苛刻了,要是容先生不肯干我们也不会勉强。”史秉誉看出容闳对他的建议十分感兴趣,但还没有马上表态就进一步激激他“唉~!毕竟我们不能要求每个中国人都向我们一样爱自己的国家,我们不能要求大家都和我们一样为了中国的强大甘愿抛头颅、洒热血。一个真正的中国人是多么难找啊!”最后一句史秉誉说的声音相当低,不过要是人家在仔细听的话相信他一定能够听到的。

    “台王,只要您不嫌弃我,我一定会为了您的事业鞠躬尽瘁的!”容闳开始表态了。

    “呵呵,容先生。不是为了我的事业,是为了中国能够强大!让我们一起努力去建设一个强大的新中国吧!你不是为了我和杨沪生而卖命,你是和我们一起创建一番属于自己的事业!至于鞠躬尽瘁就不必了,只要能对自己的国家做出自己的贡献,就应该可以问心无愧!”史秉誉大喜,对于容闳能够加入自己的部队实在是个绝好的消息!在一八六二年以前全中国能有多少留学生?能从美国耶鲁大学毕业的又有多少?这个容闳可绝对是个人才!“容先生刚才所说的八条意见,归纳起来就是强军、建军校、建立各种学校,设立银行和现代化的政府。至于翻译外国资料我认为应该在大学里面可以办到。哈哈,容先生可能不知道,这些我们早有此意了!不过建立现代化的学校、军队还有军校这些都需要大量的接受过现代化教育的人才,而我们这里这种人是十分稀少的。我们也在想办法解决人才的问题,一个就是派人到美利坚去招人,一个就是派了些人到英吉利去学习海军——不过这些去英吉利的人现在是暂时指望不上了。”

    “原来台王早就想到学习外国了,唉!亏我还在天京虚抛时日,不知早日到这里来和你们共同创建一番事业!今天见面真是让人感到相间恨晚哪!”

    “是啊!与容先生的见面也让我感到相间恨晚。先生,按照时间推算,到美利坚去招的人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现在有个现实的问题,就是在这里会说外国话的人实在是太少了!虽然这段时间军长和我搞了英语强化班让那些和外国人打过交道的人对那些招来的年轻人进行英语训练,可我认为要想能把人家的学到手一定要了解人家的文化背景,不知您能不能对他们讲讲课呢?”

    “这个没有问题!”容闳一口应承下来“……军长?军长是什么?”

    “噢,我军现在编制以班、排、连、营、团、师、军为主的,各个级别部队长官就是叫营长、团长、师长等等,现在部队最高机关就是军了,所以全军最高领导人就是军长了,另外我军和其他军队在部队建制上还有很大的不同,这个以后慢慢的再和您谈好了。我看我们是不是先到学校去看看那些学生呢?”

    “好,”容闳站了起来“大人请!”

    ※※※

    “容先生,不知您愿不愿意担任总理呢?”看完了外语强化学校在回指挥部的路上史秉誉问着容闳。“所谓总理就是要负责指导各个部门的工作,主要的就是除了军事以外的所有事情,他和以前的丞相差不多。您看您有没有兴趣呢?”

    “这个……恕我学疏才浅,恐怕无法担待起如此重要的职位啊!”容闳考虑到自己刚刚才到这里,什么都还不熟悉,要是马上就当如此重要的职务别人的闲话不用说,就是自己能不能干好这个工作也有问题!还是能推就推了吧!

    “容先生客气了,就您的功底管理我们占领的地方是绰绰有余!先生还是不要推辞了,要知道,如果我们能够统一国家,以后您要管理的地方将远远不止这么小的一块地方。”史秉誉用手指了指周围“就您的学历还有思想还怕管不了这里?不过容先生,有一件事情要说明。”“请台王指教。”

    “就是做什么事情都不能太急了,做任何事情过犹不及。您的那些想法都没有错,但是要有条件,就说设立军事学校吧,你要是没有教员,谁来给学员上课?对不对?还有,要是人家不愿意进入您的军校怎么办?你总不能强迫人家来吧?你要是强迫人家到时候不是给你消极避战就是给你造反,至于设立军事学校所需要的武器弹药也不少,还有学校必须的经费这些都要综合考虑进去。军校,不是嘴里说说设立就能设立的起来的!同样的政府、银行、各种学校都有这些问题。一定要考虑周全了。为什么我信任您让您担任这么重要的职位呢?说的好听点,这是信任!呵呵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嘛!”容闳和史秉誉俩人都笑了起来。“说的难听点儿,或者是说说心里话,军长和我都不是搞经济的料。我们这是在推卸责任呢!现在在我们控制区将近两万平方公里的面积内拥有四百万的人口,对这些人的吃喝拉撒睡感到管起来十分麻烦,不知你愿不愿意管起来呢?当然了,不能不给你权利就让你负责,财政部、商业部、农业部、工业部、教育部、交通部和外事办共六部一办由你负责。你先在各个部门里面看看有什么有用之人,把你认为可以的人集合起来,成立国务院,负责监督指导六部一办的工作。”

    “任务好象很重啊……我将尽力办好!”容闳低着头默默考虑着。

    “回去后我让人带你到各个部门去看看,国务院要尽快的成立,早日领导各个部门进入正规化工作。呵呵,这不是你说的‘建设良好政府,聘用富有经验的人才’吗?至于选顾问的事情我看还是你负责吧!我‘充分’的相信你的眼光!”史秉誉把充分两字说的特别大声。

    “不会吧?!应该说台王您‘充分’的想偷懒才对啊!”容闳给史秉誉说的笑了起来,居然有人想偷懒还能找出冠冕堂皇的理由来!

    “呵呵,知我者——容先生是也!”史秉誉一点没有被人家说中心事感到害臊。只有知人善任才是真正的领导人,要是什么事情都是自己干,岂不是要把人给累死了?!事情还是放手让下面干比较好!只是监督机关要设立好,不然给你**那不就要命了?!“容先生我给你二十万两白银的国务院启动资金,你要靠这些银两进行各个部门的工作,要救济灾民,进行商业、工业、交通、教育等等建设。另外你还要钱能生钱,以后我们军队的经费买武器弹药的费用可就靠你的国务院来供给了!”

    “不会吧?我怎么听的任务已经不是艰巨了?而是不可能完成?”容闳做出一付要被史秉誉吓死的样子“台王给我二十万两白银却要我干需要成百万到上千万两白银才可以办的事情,这是不是强人所难啊?”

    “没有啊?我怎么可能强你所难呢?你放心,我以前也是这样过来的!”史秉誉一脸坏笑的看着要为他“鞠躬尽瘁”的容闳“只要贸易上去了,把经济发展起来,那不就财源滚滚而来了!?你放心!我会在精神上面支持你的!”

    “什么嘛!我感到自己有被你放到火架上去烤的感觉……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等我发展好了,黄花菜都凉了!就二十万怎么够啊?!”容闳嘟囔着,和史秉誉接触久了,感觉在他这里可以随便说说,史秉誉性格还是很随和的,没那么大的架子不会为了说的话跟人家翻脸。

    “再多的我现在也拿不出来啊!攻占了温州这里只有五十万两白银留给我,其他的都不知道到那里去了!”

    “不会吧?天王占领天京还没收了一千八百万两的白银,怎么温州这里只有五十万两?”容闳不解的问道。

    “要银子多还不简单?!只要把那些有钱人家都给他抄了,我相信温州也可以搞个千八百万银子的!可是这样一来就把那些地方人士都推到满清那边去了!我们想的是放水养鱼而不是竭池而渔!要藏富于民啊!容先生,关于这点相信您在国外应该深有体会吧?难道美利坚政府是把钱都搜刮一空供自己用吗?只有工业发展了,贸易扩大了,才能从那边收到更多的钱!您说对不对?”史秉誉边和路人打着招呼边对容闳说着“至于这个二十万两白银,我的意见是一个是做政府各个部门开展工作的必要开支,还有就是要建立我们控股的大型工厂。现在我们手中就有一个工厂——卷烟厂。不过我们只是在里面占了股份而已,而且这个股份我们没有投入一两银子,三十万两的建设都是几个商人投资的,我们只是出主意,但股份占了两成!呵呵,要是工厂成功了,到时候分钱你的政府就有大笔的银子进帐了!”

    “我说台王啊!你怎么说话跳着说呢?”容闳听的云山雾海——这个台王说起来怎么一会儿东一会儿西的?刚刚还在说二十万两白银怎么用,一下子又跳到建立工厂上面去了!“台王刚才说的控股和股份是什么东西?”

    “这个要从我们关于开工厂的构想说起了,军长的意思是既然要办工厂就一定要办人家打不倒的大工厂!可是这样的工厂投资是很大的,相信在这里没有几个人能投的起,还有就是如果一家办起来,到时候他可以利用自己在这个行业里的垄断地位——就是他说了算,威胁到我们对工业的控制,既然这样,我们干脆让那些有钱人家大家一起来办!把工厂的经费分成很多份由大家来投资。投资的越多你在企业里面发言权就越大,由投资多的人组成董事会。其中投资最大的就是董事长了,工厂的管理交给董事会负责,不过,其他的合伙人也有自己的权利,就是在工厂经营不善的时候可以通过投票表决让董事长下台。至于工厂的利润除了把工厂扩大再生产及工人的工资以外,其他的有合伙人大家一起按比例分配。不知容先生明白了吗?控股就是说你在这里面占了大头。呵呵,所有人必须听你的话!”

    容闳觉得这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的,听台王的话和听天书差不多!可是这本天书说的还真有道理,我为什么想不到呢?!容闳心里暗暗的想着。

    “容先生,我看以后要建设的工厂,小的工厂就让那些有钱人去搞,但是大的、能够影响我们经济的重工业企业应该由我们政府自己搞!如生产武器弹药的军工厂,开采金属的矿厂,提炼金属的金属厂都应该政府来管理,因为这个对我们建设影响极大!

    在这些企业中我们一定要控制四成以上的股份,还有就是在我们控股的企业中一定要预防有些别有用心的人恶意抢购股份。”史秉誉仰头看着天上的白云,顺着自己的思路说下去。

    “是的,这倒是敛财的一个手段……啊!”容闳听的入迷了,光低着头想事情根本没有注意自己在怎么走路,一头撞上前面行走的路人“对不起!对不起!”

    “走路不长眼睛啊你!?”前面人被容闳撞的差点摔倒,回过头来怒瞪着容闳骂着。

    “我说老兄,人家不是已经道歉了吗?1!你还想怎样!?”史秉誉这才从自己的想象世界脱离出来,帮容闳说话,后面的警卫员紧走两步站在史秉誉和容闳后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