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四十五章 天王有旨

第四十五章 天王有旨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你讲不讲理?!是他撞我又不是我撞他!”哪个人根本没有注意史秉誉是什么人,气愤的叫道,在他前面走的几个人也回头转了过来。“咦?!……你……您是……史军帅?!”前面被撞的人这才认出了史秉誉惊喜地叫了起来。

    “我是史‘副’军帅,不是什么史军帅。你是……”史秉誉印象中并没见过这个人,看到对方好象认识自己,有些摸不着头脑,虽然温州认识自己的不在少数,可是也不用这么激动吧?!

    “没错!您就是史军帅!大人!我是铁蛋啊!张铁蛋!大人,我们以前在七姑那里见过面的!”

    “张铁蛋?……”史秉誉上下打量着对方,破破烂烂的衣服下面,瘦瘦小小的身体,黑的发亮的肌肤,小小的眼睛,那张脸长的——说的难听点就是獐头鼠目——让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头上满头乱发,上面还沾了些杂草什么的。前面那几个人聚到了这个自称叫张铁蛋的周围,一个个看起来也像是营养不良的样子,不过目光中透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好象是激动也好象是别的什么。和卢七姑的队伍分开太久了,史秉誉对卢七姑的手下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

    “大人,您刚到七姑队伍里时还是我和石头带着您和杨大人去打清妖的!您不会忘了吧?!”那人急迫的说道。

    这个倒有印象!不过记忆中两个人一个胖一个瘦,可瘦的好象也没有这么瘦啊?!铁蛋?史秉誉终于想了起来“哦!你就是哪个打仗躲在我们后面,等仗打完了才不知道从那里钻了出来的张铁蛋?!”

    “大人,您不用把这些也说出来吧?”哪个自称是铁蛋的人脸上黑里透着红地说道“这些都是以前的事情了,您老人家大人有大量,就不用再提了吧?”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走,我们到那里去谈谈!”史秉誉手指了下前面不远的一家茶楼,又回过头“容先生,这是我的老熟人了,没关系,我们大家一起到前面去坐坐好不好?”

    “呵呵,那我还是不要打扰台王了,我看我还是先回去吧?”容闳对撞了这个叫做张铁蛋的人感到很不好意思,何况这些人他又不认识,到那边去干什么?!听人家谈话总是不好的,古人说的好——瓜田李下啊!现在想先逃了“何况台王给我这么重的任务,我还要好好的想想应该怎样干呢!”

    “容先生。我们现在都是自己人,没有什么好必嫌的。”史秉誉看出了容闳的心思“何况以后你还要经常和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今天就一起坐坐好了。”说着话的工夫史秉誉已经把容闳拉进了茶楼。

    “铁蛋,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茶楼的雅室里,小二给他们几个倒了壶茶走了出去,史秉誉的警卫员和铁蛋带着的四个人站在外面,里面只留下了史秉誉容闳和张铁蛋三个人。

    “史大人!”张铁蛋刚说了头就流下了眼泪“我们打了大败仗!部队全都打散了!七姑也被清妖打死了!”

    这些你不说我也知道!史秉誉心里暗想道。关于七姑战败的消息,史秉誉前两天就知道了,这些人打仗只靠一时冲动,遇到能打的敌人不被人家消灭才真的活见鬼了!

    “你能不能说的具体点?你们是怎么打的败仗?”

    “四月下旬(张铁蛋说的是农历,公历为六月初)七姑得到情报,说是左妖率领的清妖北上准备攻打慈城,在奉化城里只有一营六百来个清妖,七姑找到殿左军主将宝天义黄呈忠大人(什么头衔这么麻烦?!史秉誉心里偷偷地骂着——他忘了他自己在太平天国里面的头衔也很长,要是按照天王给他封的头衔正规地称呼他应该是‘殿前南方又副统率天军顶天扶朝纲台王花千岁史秉誉大人’,比黄呈忠长多了!),建议乘奉化敌人守卫空虚一举拿下它!殿左军主将……(”行了行了!你还是直接称呼他是黄大人好了!“史秉誉一听张铁蛋又要开口说那一串头衔马上阻止道。容闳倒是已经在天京磨练出接受这些称呼了,看到不耐烦的史秉誉容闳觉得十分好笑,不过不能让台王看出自己的笑意,只好扭过头装着看着外面的风景)是,是!……哪个黄大人说这是左妖的诡计,就是要引我军南下进攻奉化,他好占领我们的后方,七姑不相信殿左……哪个黄大人的话,好象俩人争吵了起来——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史大人您是知道了,我只是在七姑那里做个小头目,接触不到什么,我只知道最后七姑带着我们说是单独南下攻打奉化。七姑说了,杨大人和史大人您两位一战打下了温州,占了左妖的粮草库才让左妖落荒而逃到我们宁波来了,现在七姑她老人家要带着大家攻下奉化,切断左妖南路征集粮草的道路,让左妖因为没有粮草不战自败!说完七姑把部队分成两部分,黄阿方率领三千人准备从杖锡经过三十六湾走溪口方向到奉化城南去,七姑自己率领八千多人从大雷出发经过漳水、鄞江到奉化城北,两路夹击奉化的守军。(妈的!这个卢七姑会不会打仗?!对付六百个清兵还要分兵两路?!学习我们也不用这样学习吧?!而且左宗棠有没有真正的到慈城去都没有调查清楚就敢去攻打人家南方重镇?!真是找死啊!史秉誉对卢七姑的做法感到极为愚蠢)我是在黄阿方那边的,史大人,哪次和我一起陪您和杨大人一起打清妖的刘石头和七姑在一起。我们经过三十六湾要到溪口的时候不对了!山上突然出现了无数的清妖!清妖的大旗上书张字,火枪火炮夹头披脑的就朝我们轰了过来,弟兄们根本没有防备,一下子死伤无数啊!”张铁蛋露出恐惧的眼神,脸上的肌肉在不停的**着,本来黑里透亮的脸居然变的发白了。看来当时的场景深深的吓着了他。史秉誉同情地看着张铁蛋,要这些没有见识过洋枪洋炮威力的人猛一下突然接受打击,这可不是谁都能够承受的!想想自己现在的情报负责人竺泽生当初还不是在自己和大哥的两支自动步枪面前吓的差点尿了裤子?!对张铁蛋现在的表情史秉誉深为理解。“我们拼死拼活的朝北面突围,可敌人的火力实在是太猛了!三千弟兄逃出去的不到五百人啊!黄阿方也被那些清妖抓了过去。”张铁蛋语带咽声的说着。

    “现在这些人都在那里?”史秉誉看看张铁蛋也不象是带了五百人来投奔自己的样子。

    “死了,大多数人都死了!”张铁蛋终于忍不住了“我们逃到奶头山就遇到了七姑和刘石头,七姑率领的八千在漳水也中了埋伏,当场就倒下了三千多兄弟!七姑带着队伍想再撤回去,可北面都是敌人,根本杀不过去!就朝南撤了,没想到在奶头山和我们这支败军碰到了。原来左宗棠根本就没有北上攻打慈城,这个消息是左妖故意让人泄露给七姑知道的!我们五千多人被清妖福建巡抚左宗棠和宁绍台道张景渠一万五千多人包围在奶头山,我们冲了好几次也冲不下去,不过清妖想上来也没有那么容易!

    清妖冲了好几次都被我们用长矛给赶了下去!山上的土地都被弟兄们的鲜血染红了,到了晚上我们只有不到四千人,这时候清妖的后面又打了起来,七姑看到了就带着我们朝山下再次冲了下来,一路上弟兄们被清妖打死打伤了不少,下山的路上一路都躺着弟兄们的尸体,活着的兄弟跟着七姑冲进了清妖的大营,没想到刚到清妖大营七姑就被敌人乱枪打死了!大营里面到处都是陷阱,很多侥幸没死的也落入了陷阱被清妖给杀了!我本来也掉了下去,幸好旁边的弟兄奋力救了我,把我从下面拉了上来,大人您看!“说着张铁蛋刷的一下卷起自己的裤腿,容闳回头和史秉誉一起看张铁蛋的小腿,腿上到处都是疤痕,在小腿上很明显的少了一块肌肉,伤口已经结疤了,淡白的新肉衬托着周围黑色的肌肤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要不是……黄大人拼命在外面给我解围吸引了清妖大部分火力,我们也逃不出来。”张铁蛋放下了卷起的裤腿继续说着“我和刘石头跟着大家拼命朝外面冲,要出去的时候石头被清妖从后面击中了,当时就没了气……,等我们逃了出去,黄大人的部队也被清妖打败了,前面到处都是清妖,我们逃着逃着大家就都分散开了,我和一些弟兄被清妖隔断在南边,后来大家商量了下,我觉得还是南下投奔大人好些,所以我们就过来了。”说道后面张铁蛋的声音平静了下来。

    史秉誉和容闳俩人互相对望了几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对左宗棠的恐惧——虽然俩人没有处在当时的环境下,而且张铁蛋说的也并不完整,可是就是张铁蛋现在所说的已经让人对当时悲惨的情景有足够的想象了!“你带了多少人到这里来了?”史秉誉问道。

    “本来过来的有两百多人,可是路上有伤势太重死了的,有走失的,还有逃回家的,现在到温州府的只有六十来人了,大家都在外面,我先来城里找大人您来了。希望大人能够收留我们!”说着张铁蛋站了起来,面对着史秉誉扑通一下跪了下来。雅室房门猛的一下子被推开了,张铁蛋带来的那四个人也冲了进来跪在史秉誉面前。

    “快快起来!你们这是做什么?!铁蛋,不要这样!”史秉誉连忙上前扶起张铁蛋“你们加入我军我们是极为欢迎的!只要你们能够遵守我们的纪律,大家一定会像兄弟一样对待你们!起来吧!”史秉誉被这些人搞的不知如何是好了。

    “是啊!快点起来吧!台王已经答应留下你们了!”容闳看到手足无措的史秉誉觉得自己应该帮他解围,也在一边劝着。

    “史大人答应留下我们了?!”张铁蛋激动地叫了起来。

    “我自然是答应留下你们了!”史秉誉看着张铁蛋笑着说道“你们一路上辛苦了,我看你们就先派个人让城外的弟兄进城来。大家先好好休息休息,休息好了你们就加入我们军队好不好?”

    “不用休息了!不用了!”张铁蛋十分激动,“我马上就要其他的弟兄进城来!不知史大人让我们到那里去?”

    “这个……”史秉誉低头想了一想“我看你们就先在守卫温州的独三旅好了,我马上和程旅长联系!警卫员!叫程旅长过来!”

    “呵呵,我就在这里!”浙江独三旅旅长程千里走了进来。军政委带着几个来路不明的人在茶楼谈事情早就被下面的人汇报他了,程千里不放心政委,要是史政委在这里出了什么差错那他就杀了头也负担不起这个责任啊!所以程千里带着一连人马守卫在茶楼外面,一听史政委找自己连忙走了进来。

    “程旅长,这些人都是英勇和清军作战的英雄!我看暂时安置在你们旅怎么样?”

    “没问题!欢迎欢迎啊!”程千里笑着说道。

    “那就好,你现在派人和他们一起过去,好好的安置好他们,明白了吗?暂时要他们先休息一下。”史秉誉交代了程千里回过头来又看着张铁蛋“铁蛋兄,暂时先委屈你们到独三旅去,以后有好的部门我再给你们换好不好?你们就先和程旅长手下过去吧!我这里还有点事。”

    “多谢!多谢史大人!”张铁蛋感激的谢道。

    “程旅长,你先别走。我还有事情问你。”

    “是!”程千里不安的站在那里,不知政委是不是要训自己?眼看着张铁蛋他们兴高采烈地走了出去。容闳好象明白什么走到外面去了。

    “程旅长,对这些人你知道要怎么做吗?”看到容闳走开了,史秉誉小声的问道程千里。

    “啊?政委不是说了要好好的安置他们吗?我一定会好好安置的!”程千里不知道史秉誉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好好安置是不假,”史秉誉笑了“但是你还要考察考察他们啊!”

    “政委的意思是……”程千里有点明白了——原来好好安置是这么个“安置”啊!程千里心中想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有几个人头落地了。

    “我的意思是,因为现在我们不知道他们是真的来投靠我们的,还是左宗棠派来的密探或者是潜伏在我们中间的卧底。所以,现在对他们我们是要多多考察一下他们,你给他们安排的工作既要让他们不能刺探到我军的情报,有不能让他们有什么生命危险的。呵呵,难度很大啊!还有就是要多留心他们的举动,一有什么不对之处就马上向我汇报!不过不能打草惊蛇!明白了吗?”

    “噢!我明白了。”原来不是人头落地啊!害得我吓了一大跳!我就说政委怎么这么心狠手辣呢?!程千里暗暗地擦了把冷汗。

    “那好,你出去吧。好好的款待他们,给他们新的衣服,还有就是让他们好好的吃顿饭。他们应该好几天没有好好吃饭了。”

    “是,我明白了。”政委的心肠还是很好的嘛!程千里走了出去。

    “呵呵,台王还是不大相信这个自称认识你的人啊!”容闳看到程千里走了出去,进来淡淡地笑道。

    “哈哈,这个事情瞒的了别人瞒不了你,并不是相不相信的问题,主要是他们出来的时机不大对,按照正常情况,从宁波到这里五天的时间足足有余了!还有就是古人有句话: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不过也说不定他们真是来投奔我的,所以只是让下面人暗中看着他们就是了。”史秉誉一看瞒不了容闳干脆就和他直说了“容先生,我们还是回去吧?”

    “好,”容闳看着史秉誉笑道“呵呵,台王我现在是真正的佩服你了!诸葛一生唯谨慎,我看台王的谨慎不下于诸葛亮啊!佩服佩服!”

    “容先生见笑了!呵呵。”史秉誉边陪着容闳走出雅室边笑道“毕竟现在是战争年间,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小心无大错啊!我可不希望自己是第二个卢七姑。我对这个张铁蛋并不是很熟悉,不过当初我和军长见到他和另外一个叫……石头的时候,这两个人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好的印象,不过这次他主动来投靠我,我看还是注意一下比较好。如果是真心的,那么以后我一定会量才而用的!容先生您说呢?”“台王说的不错,不过台王为什么就对我这么放心,什么事情都和我说呢?你就不怕我是天王派来的卧底或者是清朝皇帝派来的探子?”容闳看着史秉誉笑道。史秉誉搔了搔脑袋“怎么说呢?我一见容先生就觉得容先生是个可以信赖的朋友,还有容先生毕竟是留过洋,从国外灌了一肚子洋墨水回来的。老实说吧!现在我这里就缺像容先生这样的人才,我想容先生还是热爱我们的国家的!只要先生认为在我们这里自己有用武之地,能够实现富强中国的愿望,一定会和我们一起干的!嘿嘿……所以啦~,您就是想让我不相信您也是不可以的了!古人不是说过吗?君子坦荡荡啊!”史秉誉把自己的心里话对容闳说了出来。

    容闳冲史秉誉竖起了大拇指“好!就冲台王这句‘君子坦荡荡’我容闳一定会为了我们的事业而奋斗到底的!”容闳在中国还没有见到有这么随和的上司,有什么心里话都对他说,容闳心里暗暗发誓——就冲台王这么看得起我,我一定要好好的在这里干一番事业来!“台王真乃真英雄也!”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好话人人爱听,马屁各个喜欢。史秉誉轻轻捧了容闳一下,容闳就死心塌地的愿意为他卖命了。不过史秉誉倒是没有说假话,自从知道容闳是美国耶鲁大学出来的,他就真的很尊重容闳了,就是在二十一世纪又有几个中国人可以在美国耶鲁大学深造?!何况在这么不开放的旧中国!不对这种人真心相待,他们可是不会真正给你办事的!而且史秉誉自己也没有学过多少知识,虽然来自未来,可以前学的东西老早就还给老师了!除了会开开枪,了解一些**思想——还很肤浅,其他的也不比文盲好多少。

    “台王,我有一事不解,不知能否请教?”俩人出了茶楼走在大街上,容闳突然一本正经的开口道。

    “有什么事情容先生尽管问好了。”

    “我观温州城里,百姓有将发挽髻带头巾者,有剃发修去半段者,至于服装更是有穿长袍马褂者,有窄衣宽裤者,有些妇女还穿着长裙。难道台王不知道天国在发型和服装上有严格的规定吗?为何台王这里并没有禁止清妖之规定?”

    “这个啊?”史秉誉没想到容闳居然问道这个问题!一时觉得不知从何说起“怎么说呢?我们认为剃不剃头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在我们这里提倡大家留发易服,并且大力宣传各个民族穿着自己本民族之服装,尊重各个民族的风俗习惯。但是并不强迫大家一定都得非要留发易服不可,有些人你就是强迫他们留发易服了,可他们心底下还是会向着满清,那么这强迫的有又有什么用呢?反而让人家更加仇视我们。至于穿着长裙,这是因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是你想强迫就可以强迫她们的了的。难道容先生不觉得这些妇女穿着裙衫都很好看吗?天国不许穿着长裙更多的是从战争角度考虑,还有可能就是受满清旗袍的影响吧!——凡是敌人喜欢的我们一定反对嘛!不过我们倒觉得妇女不应该上战场到第一线去冲锋陷阵,部队中的女兵应该在后方做些医疗工作,穿着长裙并不影响她们在部队中的工作。您说呢?就我个人认为,满清已经统治中国两百来年了,可以说是根深蒂固,我们只有让人民丰衣足食,让他们衣食无忧后广大人民群众才会真正的接受我们,那些为满清效愚忠的人才能大大的减少。”

    这些话很对容闳的胃口。容闳离开天京,天王没有真正实行他所提的建议让他心灰意冷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就是天王的规矩实在是太多了,他的很多制度让容闳看不惯,天王给容闳的感觉如同是个暴发户般,只知道自己享受,却对别人严加要求,至于那些没有剃发的,穿着长袍马褂的犯者黥面,反缚游街。也许史秉誉这里对这个很开放,让容闳觉得这个台王比哪个天王“可爱”多了!而且台王所说的话让容闳觉得十分有道理——至少温州大街上穿着裙衫的女人是比天京城里那些短衫长裤的一副时刻准备打仗架势的女人好看多了!

    “对了,容先生以后不要再叫我‘台王’什么的了,我怎么觉得这么难听啊?”容闳一口一个“台王”让史秉誉觉得自己和容闳之间好象隔了一堵墙“容先生以后叫我小史或者是秉誉好了,呵呵,我不习惯人家这样称呼我。”

    “这个万万使不得!这不就没上没下了?!尊卑还是要分清的!”容闳没想到这个台王嘴里会冒出这么句话来。“称呼是万万不能乱叫的!这个恕我不能不能从命!”容闳脑袋摇的象拨浪鼓一样。

    “这又怎么了?”这时代的人怎么这么看中称呼?称呼不就是人的一个符号嘛?!史秉誉为了称呼问题头也痛了,在部队里还好些,见了面不是叫他“史政委”就是叫他“史同志”,到了地方就整天被人家“大人”、“大帅”什么的称呼着,开始感觉良好,叫的多了就不胜其烦了。可是自己让人家改了称呼人家一听一个个好象大祸临头一般,吓的面无人色,久而久之也就随便这些“受封建毒害过深”的人了。没想到容闳还在国外留过学,在这方面也和那些家伙们一样!“容先生,我们建立新的中国的目的决不是为了自己当上皇帝!不是为了以后自己能够主宰其他中国人的生命,我们只是要让中国富强起来,难道这个小小的称呼也这么重要吗?称呼只是表明对方的身份而已,台王?台王算什么东西?要不是下面那些战士浴血冲杀,我们现在怎么还能够在温州城里慢慢的散步?难道没有那些战士们靠我和杨军长就可以攻占温州了?至少我的性命是无数的战士用生命换来的!我看您没必要过分的看中这个头衔。”“正因为台王的官阶是那些牺牲的……这个战士们换来的,我称呼您‘台王’也包涵了对那些为您牺牲战士们的尊重!这个‘台王’不是那么好称呼的啊!”容闳自有他自己的解释方式。

    “我晕~!”史秉誉听了容闳的解释夸张的做了个要晕倒的样子,可惜容闳并不理解他这个“台王”为什么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失态——这就是古代人和现在年轻人的区别,史秉誉虽然已经到满清末期这么多日子了,可是以前养成的习惯还是一时半刻难以改变的。

    “台王啊!既然您已经是王爷了,就要有王爷的风度、气势,怎么能在这里做如此失……这个做出失常的举动呢?”直接说台王失态这是不尊重台王的行为,容闳好不容易才让自己没有越簪,不然这是不合他的身份的!容闳谆谆教导着史秉誉“台王,您的一举一动都是这里人们的榜样,您可要好好的……把握自己啊。”

    史秉誉没想到自己夸张的表情又惹来了容闳的一顿教训,看来改称呼是不可以的,现在就让他们和自己称兄呼弟的非吓死几个人不可!至于做鬼脸装怪样,就连容闳这样留学过耶鲁大学的人都不能接受更不用提其他人了!自己什么时候成了满城人的表率了?难道就不可以轻松一下吗?史秉誉苦恼的想道。“我明白了,谢谢容先生的教诲。”史秉誉有一点很好——凡是人家一时接受不了的东西,他都会暂时的迁就别人。

    “我也没有‘教诲’什么,我只是把自己知道的告诉台王阁下您而已。其实台王您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这个关于称呼还是我慢慢想想再说好吗?”容闳一见史秉誉肯虚心接受他的意见十分满意,接着自己也开始调侃道“不过我怕万一称呼改了后叫惯了,到时候见到天王,一个说错话那可是杀头的罪名啊!那可是连上帝都救不了我了!”

    俩人一路有说有笑地走回了“台王府”——就是原来在温州的军指挥部。一路上史秉誉和容闳商量了怎么建立国务院,还有关于军校的建立,高等学校的建设——容闳有一张很会说话的嘴,在容闳一再强调下(或者说是威胁下)史秉誉自己也认为把耶稣圣经列为课程是必要的了,虽然史秉誉自己并不相信什么耶酥、上帝的,不过容闳说的也有道理,你既然让人家不再相信菩萨了,那么你总要给人家信仰上的寄托吧?!上课的时候让学生大念南无阿密托佛是不行的(难道让大家都当和尚、尼姑?),念先知保佑也不好(史秉誉自己就对那些狂热的伊斯兰教派很感冒,想想二十一世纪的恐怖组织都是那些伊斯兰极端教派,总不能让我们的学生都变成了恐怖份子啊?!虽然大多数伊斯兰教徒都是好的,万一以后我培养的变成了极端教派的呢?那不就麻烦了!宗教信仰自由是没错的,别人信仰伊斯兰教我不干涉,但我自己不能宣传!),教那些人马列主义**思想?现在整个中国也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无产阶级工人阶级,你说的他们懂吗?不过倒是可以作为一种哲学赶快建立起来做储备,还有就是要引导大家朝这条路上走。耶稣圣经倒是还可以,毕竟没有那么血淋淋,遇到危险的时候大叫“上帝保佑”也是没什么太大的问题的。不过本来容闳建议的是把耶稣圣经列为主课的,在这点上史秉誉头脑中一直有着**思想在里面,所以最终的结果就是把耶稣圣经列为课程。——课程与主课之间的区别就是课程你可以学也可以不学,你可以相信耶稣圣经也可以不相信,但要是主课的话就麻烦了!那可是就变成了你的信仰问题,一定要认真学习了!这算是俩人做出了妥协,双方各让一步吧!走进台王府,洪仁玕正背对着大门坐在花园里的石凳上,酒算是已经醒了,不过脸色并不怎么好,白咔咔的很难看,手还不停的揉着头上的太阳**。下午的温度还是很热的,两个洪仁玕带来的侍从正在不停地给他摇着扇子。

    “干王,这么快就起来了?”史秉誉走进来一见到洪仁玕就笑的打着招呼。“哦!台王回来了?!”洪仁玕听到后面有声音连忙站了起来,转过身见到是史秉誉强打着笑容“呵呵,台王您的手下可真能干啊!我可是好长时间没有这样醉过酒了!对了,台王您刚才和我的老朋友到什么地方去了?”

    “也没什么,只是台王见到干王您卧睡在床,我们没有什么事情,随便出去走了一走。”容闳也笑着插嘴道。“干王,没想到在这里我见到了很多学习外国语的年轻人,那些年轻人学习的劲头实在是让人佩服!在城里我还见到很多外国人开的学堂,还有就是台王办的学堂,各种商铺生意欣欣向荣,还有几个工厂,这次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我想多留在这里几天,好好的看看这座城市。”

    “哦?有这么多可以看的?!”洪仁玕本来浑浊的眼睛亮了起来,可是马上有暗淡下来“可惜啊!本来我也可以好好看看的。容闳,你就在这里多待段时间吧!我看台王这里有你用武之地的!我还有事情要马上走了。”洪仁玕看透了他的老朋友心里想的是什么,如果这个也看不出来的话,他也不是洪仁玕了!洪仁玕心里十分明白容闳为什么要离开天京,虽然自己十分舍不得让他走,可是毕竟强扭的瓜不甜,也只能黯淡的让他离开了,这次就是借着出来传达圣旨的机会带着容闳离开天京的。既然老朋友看中了温州台王这里,毕竟比到时候到清妖那里去好的太多了!台王也是天王的部下嘛!老朋友还算是在为天王在工作。洪仁玕自己心里也很想看看台王这里是怎么在搞建设的,不过现在他没有什么时间了,只能遗憾的离开温州这里。

    “干王有什么事情吗?”史秉誉一听洪仁玕马上要走了急忙问道——他还想把洪仁玕也留在温州呢!这个洪仁玕也是难得的人才,要是这样的人才多一点在这里还怕自己的理想不能成功?!让洪仁玕回到洪秀全那里有什么用?!洪秀全知道怎么重用他吗?一听要削弱自己的权力,那还不离的洪仁玕远远着?!

    “刚接到天王的旨意,天京现在又陷入危险中了!现在天王让我到杨辅清那里去。督促他率军回救天京。唉!”洪仁玕心烦意乱的说道。“天王还有旨意,让忠王停止攻打上海,统率各路大军一起去救援天京。”洪仁玕看了看史秉誉,迟疑了一下“天王有旨,让温王和台王停止攻打福建,速速领军北上天京,要在忠王的率领下解围天京!”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