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四十六章 军法从事

第四十六章 军法从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啊?让我们出兵?"史秉誉差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啊!刚才你们出去后,天京又派人紧急传令过来,你们不在。据天京天王旨意,温王和台王必须在六月上旬前回到天京解围,不然国法难容!台王你的意见呢?"洪仁玕两眼看着史秉誉"我现在马上就要到皖南去,走之前希望台王可以给我一个交代。"

    "这个啊……"史秉誉低下了头,没想到这么快就碰到这个让他头痛的事情!本来只是侍王催着他早日北上宁波,光侍王应付应付就过去了,可以派派兵北上牵制一下左宗棠,这也算是达到了他的指令。可现在是太平天国最高领导天王亲自下令了!还派了干王洪仁玕在这里敦促他们兄弟俩!这可怎么应付?!不去吧?天王已经说了,那是"国法难容"的,到时候清军要打,太平军也来攻,自己的形势就再糟糕也没有了!可是要去吧?大哥现在正在准备攻打福州,福建清军那么少,我军可以一战而定福建!那可不是小小的温州可以比的了!是一个省啊!就这么把大好的机会放弃了?!真是于心难忍啊!现在怎么办呢?拖是拖不下去了,洪仁玕已经说了,要在走之前给他一个交代。真是的!

    "台王不必犹豫了,要是你们有什么困难我一定会在天王那边转告的。"看到史秉誉犹豫的样子洪仁玕开口了"不过要是这次解围不成的话我看也就没什么好转告的了。到时候只希望台王能到天京给我收尸骨我就极为感激了!唉!这次能有多少兵马回京解围还不知道,真是难啊!"洪仁玕越说声音越小,低下头极为难过的看着脚上穿的靴子。

    "干王,我马上把这个消息转告温王,让他带兵北上援助天京!"史秉誉看到洪仁玕如此伤心毅然做出了决定"干王请转告天王,我军一定在六月上旬前赶到天京外围!"

    "好!那就好!太谢谢台王您了!我一定转告天王!真是国危出忠良啊!台王放心,到时候我一定带着杨辅清在天京外围和你们会师的!"看到史秉誉做出了出兵的决定,洪仁玕惊喜交加的颤抖着声音说着"那台王我就不打扰你了!我现在马上就到皖南去!"

    "干王远来一路辛苦了,我看是不是休息一晚上,明天再走?"

    "不了,军情紧急啊!还是赶紧走比较好。容闳啊,你就好好呆在这里吧!希望下次我们还有再见的那么一天。"洪仁玕拒绝了史秉誉的挽留,匆匆叫里面的人收拾东西准备马上出发。

    "干王一路保重啊!唉,这一别不知何年才能再次相见。"送出温州西门,容闳拉着老友的手,热泪盈眶。

    "你也多多珍重!我看台王是个能够用人的人,希望你在台王手下能实现你的抱负。唉~!天京的事都怪我。没想到我的话大家都不听哇!"洪仁玕想到这一去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和老友见面黯然神伤地说道。"好了,这次我去解救天京,老友你就不能说些什么祝福的话?"看到容闳听了自己刚才的话十分难过,洪仁玕想说些什么能让大家高兴起来的话。强打笑脸开起了玩笑。

    "呵呵,那就祝干王你一路平安了!我在这里盼望着早日天京解围的捷报传来!"

    "干王,一路顺风。希望六月上旬我们能够在天京外围再次见面!"史秉誉走了上来。

    "我也是。希望早日能够在天京外围与台王你们的部队会师!"干王洪仁玕看着史秉誉。

    "我们一定能够在外围会师的!我保证!"史秉誉坚定地说道。

    "那就好!走!我们走了!"洪仁玕坐在马上朝史秉誉他们探了探身算是跟史秉誉和容闳打过招呼,一提缰绳,催着战马朝西边奔去,在落日的余辉下,远去的洪仁玕他们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金黄色的光芒,渐渐的消失在城外送别人的视线里,只有奔跑的马蹄声还隐隐地回荡在人们的耳旁。

    "台王你真的决定回去援助天京?"回到台王府容闳看看周围没有什么人开口相询"现在就我所知台王你们这里正处于千古难寻的大发展的好时机,要是现在因为援助天京失去了这个机会台王你就不后悔吗?"

    "容先生怎么知道我军现在处于千古难寻的好时机呢?"史秉誉问道。

    "很简单,现在我军北面和西面都是太平军和清妖在激战中,两方自顾不暇。东面靠着大海,暂时没有敌人从海上进攻我们。南面就是福建了,就台王上午所说,温王刚刚在福建打了大胜仗,歼敌三万有余,那么福建现在的守军必然以成惊弓之鸟,不堪一击!只要温王抓住清妖暂时还没有新的军队开到福建,自己乘事经略福建的话,大军所向,福建那些城池就会不战而下!到时候我军北可以攻打浙江,西可以经略江西,南可以威慑两广。那样我军就主动多了!"容闳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虽然我和干王是多年好友,但我不赞同现在在还没有拿下福建前就回师天京!这样我们以后想再占领福建就困难多了!"

    "容先生说的不错,可是容先生想过没有?我们还是太平军啊!京师有难怎么可能不顾呢?!要是万一天京不保,清妖全军南下,那时侯我们就是占领了全福建周旋余地也有限啊!那时天国各军要是为了我们不援助天京对我们的困难坐视不理不知容先生有何良策呢?如果我们没有派出援军,其他各王解了天京之围,到时候天王怪罪我们,不知容先生又有什么好的计策?"史秉誉紧皱眉头看着容闳"我何尝不知道回援天京对我们的事业有极大的影响?可是想一想不回救的后果就觉得还是派兵北上好!何况当时干王就在你我身边,我可以说不去吗?"

    "唉,台王你的心太软了!这样如何能够成就大事?我看台王还要三思而后行啊!"

    "我看还是这样吧!现在南边指挥作战的是杨军长,我们马上把这里的情况向军长汇报,北不北上还是让军长决定吧!"说完史秉誉走到门口去找人传达命令去了。

    容闳愣了一下才明白台王嘴里的军长就是干王这次封的另外一个王爷——温王杨沪生。容闳坐在下午洪仁玕坐过的石凳上,拿起石桌上摆的新鲜水果慢慢地吃了起来。

    没过多少时间,史秉誉满身疲惫地从外面走了进来,一**坐在了容闳的对面。"容先生,我刚才出去叫各个部门部长过来,等一下,您是不是和他们见见?呵呵,以后他们都是你的下属,你还是和他们早一点接触比较好。"

    "台王,您把部队都派到天京去了。台王认为没有部队守的温州可以呆多少时间?我看等台王从天京回来,这里已经城头异帜了!我看国务院还是暂时不用设立了,要设也等台王从天京回来后再说吧!"容闳对史秉誉能从天京回来极为没有信心,摇摇头黯然地说道。

    "呵呵,容先生也太小看我军了。容先生我们打个赌好不好?在回援天京的部队回来前温州是绝对不会失陷的!"

    "政委,您找我?"史秉誉正和容闳在谈论出兵天京的事情,负责情报工作的竺泽生走了进来。

    "来了?坐吧,不知我让你通知的事情让人去办了吗?"

    "不了,"竺泽生摇摇手站在旁边"我已经让人通知军长去了。不知军长还有什么事情找我?"

    "是这样的,泽生啊!前段时间让你负责敌人军事情报的收集,不知现在敌人都有什么重大的行动?我现在不光要知道我们周围的消息,你跟我烁烁主要是天京方向敌军的动态。"

    "是!不过我们对天京方面情报比较滞后,还有就是那边过来的消息很少,可能对政委您的判断帮助不大。"竺泽生先解释了下情报的不完善,这个史秉誉是知道的,正式的全**事情报系统建立还没有多少时间,现在要是就能得到准确的情报并且把它们马上汇总那才见鬼了呢!

    "没关系!你尽管说好了,对了容先生您要发现有什么遗漏或者不准确的请提出来。"

    竺泽生从后面的背包拿出厚厚一叠纸,翻开后容闳才发现这是各个地区不同的地图。竺泽生从里面翻了一会找出一张铺在石桌上,容闳看了看上面题头上书"天京军情图"。

    "据情报:新任江苏布政使曾国荃率湘军二万在安庆失陷后自安庆沿长江北岸直趋天京;同知曾贞干率湘军五千人由池州沿长江南岸进攻芜湖;提督鲍超率所部湘军数千人由赣入皖,经青阳攻宁国府;安徽巡抚李续宜率所部湘军万余人进援皖北颖州;荆州将军多隆阿率鄂军二万余人围攻庐州;署理江苏巡抚李鸿章率淮军三万人已经结束休整正在南下,有加入围攻天京的迹象。此外,在我军北部浙江巡抚左宗棠率所部湘军及部分赣军、浙军共约四万余人全力和侍王的部队作战,牵制侍王和我们,就现在侍王和左宗棠作战情形来看,侍王单独与左宗棠作战是很难以抵挡住左宗棠的。道员张运兰等部湘军数千人扼守皖南婺源一带,防止我们和浙江太平军入赣,以固徽州后路。同时,协攻庐州的袁甲三、防守江浦的李世忠、镇江的冯子材等部,也归曾国藩节制。敌军总指挥是曾国藩,现在仍驻安庆指挥。就我们所知的,现在曾国藩在第一线有十余万兵马,敌人曾国荃部已经占领了秣陵关、大胜关、三汊河直逼雨花台,现在距城不及四里。曾贞干所部湘军占领芜湖后,休整不久也前往金陵,与曾国荃部会师。清军鲍超部现在正在急攻天京西南的宁国府,恐怕宁国府难以坚守下去。"说完竺泽生站直了身子,手点了点天京周围画着蓝圈的地方"据我认为,敌人真正围攻天京的不过四万之众,靠各路的回援太平军应该可以击溃他们!不过,清军在天京外围的部队有六万以上,如果无法解决他们,想打破敌人对天京的围困是不可能的!幸好本来对付我军的彭玉麟杨岳斌部被军长消灭了,不然现在太平军的形势更加恶化了。我现在所掌握的敌军情报汇报完毕。"

    史秉誉俯下身子看着天京周围的敌我军布置。在地图上敌军用的是蓝色墨水,而太平军用的是红色的墨水。在地图上蓝色的箭头恶狠狠的朝着地图中央——天京——压了过去。而红色的圆圈虽然很多,但是显得相当的分散,不象敌人大部队朝着天京集结过去。

    "泽生,你估计一下现在天国周围有多少太平军可以回援天京?"

    "这个啊……忠王在苏州、上海有三十万大军,侍王在浙江有二十余万之众,不过忠王各军要守卫苏州、昆山、嘉定、青浦等各城,真正能调回去的不到十万,至于侍王,现在在宁波与左宗棠陷入了苦战之中,大部队想调回天京同样困难,我看最多只能抽调四万部队——有可能还没有四万,其他地方的就是在皖南的辅王(杨辅清),他有三万左右部队可以机动作战。至于再其他的部队,短时间内是不可能解救天京的,不过要是时间再延长两三个月,大概在天京外围可以集结二十万以上的太平军。"竺泽生一边说一边手指在地图上红色墨水画的地方移动着。

    二十万对十万?那么说曾国藩必败了?!好象胜算太大了嘛!就这样天王急什么急啊?!史秉誉眼中明显的流露出对清军不屑一顾的表情。

    "台王是不是认为二十万就一定能够打败曾国藩的十万大军?"容闳看了地图抬起头立刻看到了史秉誉蔑视敌人的眼神。

    "容先生有什么指教吗?"史秉誉现在感觉良好,看来自己不用派什么大部队去,只要让一支小部队去应应景就可以了。

    "我看台王还是不了解太平军的编制啊!"容闳开始给史秉誉泼冷水了"说是二十万大军,可这里面真正能打仗的有多少?!二十万里面有老态龙钟之老人,有少不更事之儿童,还有雾鬓风鬟的妇人,真正能打仗的二十万里面只有不到三成!其他的只能做作摇旗呐喊的角色,根本是打不了仗的!至于曾国藩率领的军队那可是熊罴之师!一个个如狼似虎,狡诈善战,十万之师足顶一般太平军四十万之众!在前些日子,太平军曾经以十万之众围攻一万湘军,最后太平军还大败而还。两方比较一下,台王还有必胜的把握吗?"

    太平军怎么这么差劲?打仗让老人、小孩、女人参加干什么?那不是拖累自己部队吗?史秉誉听的张口结舌,没想到太平军战斗力这么差!以前教科书不是说太平军能征善战吗?不过部队里面要是都是老弱病残孕的话那仗也就不用打了!

    "多谢容先生指教!唉,我差点犯了轻敌的错误,多谢多谢!"史秉誉现在发愁了,看来到时候回援天京的部队战斗力是没有什么的,那么自己的部队岂不是给洪秀全当炮灰去了?!要是提天京解围主力成了自己的话以后还发展什么呀?!人家满清不盯着你打才见鬼了!至于洪秀全这也是一个让人不能放心的主儿,史秉誉皱着眉头搔了搔头,看来自己是想不出来了,还是等大哥从南线回来再说吧!

    "好了泽生,你先下去吧,记住多收集一些敌人的动态。以后每天向我汇报!"史秉誉干脆放下这些恼人的事情,现在还是照顾温州这里吧!部队打仗是要打的,但是地方经济也是要发展的!别到时候光顾着打仗了,后方经济一塌糊涂,让农民造自己的反那就麻烦了!

    "是!"竺泽生收拾了石桌上的地图走了出去。

    "容先生,那些部长也应该到了,我看我们还是先去见见他们吧?至于出兵援助天京的事情我看还是等军长回来后再说。呵呵,到时候你就可以见到我们这里真正的领导人了!"

    ※        ※        ※        ※        ※

    "军长!温州用飞鸽紧急传讯过来了!"骆敏在我屋外轻声叫着。

    桐山的夜里十分闷热,那些可恶的蚊子老是在我耳边嗡嗡地叫着,让人感到自己要精神快要崩溃了!我正心烦意乱地爬起来站在蚊帐里拍着蚊子就听到骆敏的报告声。

    什么事情这么紧急?!半夜三更的来烦我?"进来吧!"我连忙从蚊帐里钻了出来。一群蚊子如同轰炸机般立刻嗡嗡地围了过来。

    "是!"骆敏在外面答应了一声。"军长让你进去。"骆敏小声地对着另外一个人说道。

    副参谋长林金宸从外面走了进来——李雪龙下午就出发送李俊杰的遗体到温州去了,现在暂时由副参谋长林金宸代理他的职位。

    "报告军长!温州史政委紧急文件!"

    "念吧。"啪-!一声响过,一只蚊子在我巨灵之掌下恶贯满盈,我的手心留下了这只蚊子在我身上作孽的罪证——一滩血迹。

    "军长:天国干王洪仁玕于早上到达温州,现根据天王旨意授予政委史秉誉为殿前南方又副统率天军顶天扶朝纲台王花千岁简称台王。(这史秉誉搞什么鬼?从那弄来的这么又臭又长的官衔?怎么我听的像是南无阿密托佛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在念经吗?我肚子里笑得差点忍不住了)授予军长杨沪生为殿前南方副统率天军顶天扶朝纲台温王欣千岁也就是温王……"

    "什么?!你再说一遍!"我听的差点摔倒!我的头衔是什么?

    "……军长,是殿前南方副统率天军顶天扶朝纲台温王欣千岁。"

    这么长?!这让我怎么记啊!呵呵,史秉誉是花千岁——这家伙看来真的比较花。我是新千岁——这话也不错嘛!新的千岁爷!哈哈哈哈(在我心里面出现了香港电影中周星星同学那种开朗的笑声)。

    "军长下面还有。"林金宸看我憋不住笑意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地笑了起来,笑了会儿想起哪个紧急文件下面还有重要内容连忙打住笑声。

    "继续念吧。"

    "是。……与干王同来的还有容闳(容红是谁?难道史秉誉把洪仁玕的情人看上了想占为己有?!这家伙也太没有长进了吧?!我在心里暗暗地想着)……容先生是留学美国耶鲁大学的留学生,对建设新的中国有自己的看法(我倒!这个容红是个男的?!他爸怎么给他取这么个名字啊!害的我想歪了!真是太……太可恶了!)。现在容先生已经留在温州,我任命他为我们的国务院总理大臣,请军长批准。"

    "停!停!停!政委说任命这个容先生当什么?请再说一遍!"见鬼!这个林金宸一定认为我耳朵有毛病了!都是史秉誉害的!下次见了他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是国务院总理大臣……军长有什么事吗?我看……要不要我说的再大一点?"林金宸小心翼翼地说。

    "没什么,你继续说好了。"我总算听明白了!怎么现在就成立国务院了?!这个史秉誉比我还要心急啊?!还总理大臣呢我看干脆就叫总理好了!"哦,你也不用太大声了,不要把别人惊动了。"看看!史秉誉干的什么好事!这下我真的在人家眼里变成了失聪的了!

    "另外,天王有令……"林金宸突然读不下去了。

    "什么事情?怎么不念了?!"是不是天王给我分配了几个女官什么的?不过看看林金宸的样子也不象!

    "天王有令……命温王与台王速速带兵回朝救援天京,如拖延不来将国法难容!我意暂停攻打福州,全军回师北上,回援天京!具体怎样行事望军长早日定夺!"林金宸一口气念完了后面的,失魂落魄般傻站在那里。

    不打福州?!我一把抢过那张纸,现在不是耍派头的时候了!这个史秉誉到底是怎么写的?!

    在雪白的宣纸上面乌黑的墨水写着"……命温王与台王速速带兵回朝救援天京,如拖延不来将国法难容!我意暂停攻打福州,全军回师北上,回援天京!具体怎样行事望军长早日定夺!"

    难道说放在嘴边的肉要吐出来不吃不成?!我抬起头,和林金宸双眼对望了一下,至少我在他眼里看到了极度震惊!至于我的眼神在他眼里是什么,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马上通知旅以上将领到这里来开会!哪怕他现在就是在月亮上你也要给我抓来!"

    "是!我马上通知他们!"林金宸答应一声转身就跑了出去,连礼也忘了敬。

    “军长,我已经让人通知他们去了。”我到会议室没多少时间林金宸就回来了“军长的意思是不是我们真的去援救天京?”

    “你说呢?就你看看我们应不应该回去?”

    “军长,说老实话,我不赞同回援天京。我们帮天王解围自己有什么好处?除了损兵折将博得天王一句‘忠勇’以外还有什么?倒是耽搁了我们解决福建这里!等我军再回师福建,这里的敌情早就不知道变成什么样了!这可是下策啊!”林金宸坐了下来,既然是代理着参谋长的职务必然要做出各种判断“就我们现在得到的情报,曾国藩为了对付天京动用了十万大军,另外西线对付翼王的部队也时刻可以东进支援曾国藩,而天王手下呢?虽然听上去兵多将广,到时候真正能卖死力援救天京的又有几个?而且那些几十万大军又是老弱病残什么样的人都有,我怀疑就这样的部队能不能和曾国藩对抗?兵不在多而在精,不要为了解救天京而让我们伤筋动骨啊!请军长三思!”

    林金宸说的我都知道,他有一点还没有说,那就是太平天国和我们之间的关系,虽然现在我和史秉誉都受封为天国的什么王爷,名义上我们也是太平军,可是我们真的就是太平军吗?!我们用得着为了也许以后是敌人的人而卖命吗?

    “林副参谋长,你就没有考虑要是天京被攻陷了清军以后的动向是朝那里?自然了我相信短时间内天京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但是从长远来看,只要这次解围失败,天京的陷落是早晚的事情!到时候我们就是占领了福州,甚至占领了福建又怎么样?!”

    我也有些话没有说出来,太平天国的灭亡是一八六四年,就是说离现在不到两年了,我可以在两年内发展强大起来吗?而且我军现在内部并不是很团结,打起仗来总是想保存自己的实力,抢起胜利的果实倒是一个个争的跟乌鸡一样!我需要时间啊!现在我是多一个盟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强的多!太平天国就是有千种不对,至少在反对满清王朝这一点他是和我军一致的!而且怎么说我现在的实力也要弱于太平天国,那么为什么就不可以借着太平天国这棵大树多隐藏几天呢?我绝对可以让太平天国多坚持段时间的!“你放心,我不会把所有部队都带走的,福建我们绝对不能放弃!”

    “军长,什么事情半夜三更的把我们找来?是不是福州的敌人逃跑了?”我正和林金宸谈着,王得贵睡眼朦胧的走了进来。

    “不管什么事情,你先给我坐下等大家都到了再说吧!”

    陆陆续续的手下的旅长师长还有几个部长一个个牢骚满腹地走了进来。

    “同志们,大家坐。”看看一个个高级将领很没有风度的拉开椅子“躺”在椅子上“现在有个极为重要的消息,我想看看同志们是怎么想的,请大家坐坐好可以吗?!

    人家小朋友还知道板板凳,排排坐,难道你们连个小孩也不如?!”

    那些将领勉强的坐直了身子,抬起眼看着我。“消息有两个,一个是你们军长我,现在是荣升太平天国的温王。请大家给点掌声鼓励。”下面坐着的谁也不把天王所封的王爷放在眼里。稀稀落落的掌声响了起来。“操!我还当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就是封个王爷嘛!现在的王爷海了去了!用得着这样兴师动众?!”王得贵在下面小声嘀咕着。坐在他旁边的人深有同感地点着头。

    “谢谢!谢谢!”我冲两旁坐着的将领们不停地点着头“还有你们的史政委这次升任为台王。算了史政委今天不在,大家就不用为了这个鼓掌了。还有一个重要消息:我们的顶头上司——天王,命令我们迅速北上,去给他老人家解除天京之围,如果不去,那就是国法难容,要拿我们开刀了。大家说说看,应该怎么办?”

    下面坐着的人一下子开锅了,一个个刚到这里时的瞌睡劲儿都不知道飞到那里去了,十来个人同时开始叫唤了起来,吵吵嚷嚷的让我谁的话也没有听清楚!“我说大家一个一个来!别这么吵!娘的,这样我听你们谁的?!”

    “我说军长,您管他天王干什么?我们不是解放军嘛!跟他天王有什么关系?!要我说军长您就根本不用理他!而且我们攻打福州不是也可以把清军拖过来一部分吗?军长,我看我们还是按照原来定的行事好了!”新升任四师师长的池洪鉴根本不顾及别人怎么想,乘着其他人刚刚被我给压住了嗓门,自己就吼着嗓子喊开了。

    “就是!军长甭理他什么天王!乘着现在福建敌人不多我们还是赶快占领地盘来的实惠!到时候我们兵强马壮了再去救天王好了!”池洪鉴话音还没有落,三旅旅长高飞就接着说道。

    “去!什么叫做甭理天王?!现在军长可是在天国里面接受封爵的!要是不去救助到时候那些天平军拿我们当敌人怎么办?!再说了,现在我们能在这里站住脚是什么原因?还不是太平军拖住了清军主力?要是太平天国完了,你们说说看我们对付满清全国之兵日子能好过吗?!我认为应该增援!”王得贵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王得贵以前一直在太平军里面,要他一时就反对太平天国那时万万不能的!下面坐着的又开始互相争执了起来,以前太平军过来的,大多数都坚持还是回援天京好,他们的理由就是现在虽然我们是解放军了,但我们还接受天王的领导,在大的方面不能不听天王的话,而且现在我们军队还不是很大,不能因为自己的短期发展而让其他太平军拿我们当敌人!剩下的没有几个人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如同睡着一般。至于在浙江、福建加入我军的那些人要不要回援天京意见就很统一了,一致要求不能援助天京!理由也很充分,现在我们部队还不大,全军包括浙江的加起来也远远没有十万人,现在要北上天京那么这里的根据地还要不要?!是不是送给敌人?要是因为救援天京丢了根据地到时候我们到那里去?重新再建吗?敌人让不让我们有再建的时间?

    就是根据地没有丢失,那么我军现在攻打福州还有把握,到时候从天京回来了是不是还有攻下福州的把握?几个将领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回援天京的害处,补充着留在福建的好处——这些人从来就没有在太平天国里面呆过,要他们为了这个根本没有感情的天王去卖命这是万万不能的!

    “好了,大家现在也别吵了,听我说一句行不行?”下面这些家伙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根本没有一时半会儿的休息,完全忘记了在上座坐着他们的顶头上司,只顾自己吵了!“大家说的都有道理,但是,我认为援救天京是事在必行的!为什么?不谈我和政委现在都受封为天国的王爷。人家说在其位谋其政,我们不说这个。我们只是从下步行动的利弊谈谈好了,没有错,只要我们不管天京那边太平军和清军打的如何不可开交,——还希望他们打的更加激烈一些,这样,我们占领福州,进而夺取福建全省就容易多了!可是夺取了福建我们下一步怎么走呢?到时候天京之战有了结果,要么太平军打胜了,我们没有援救天京就成了天王心中一根刺,你们说说太平军会不会给我们点苦头尝尝?我看到时候天王不派大军来对付我们,我们就应该烧香拜佛了!

    不过让我看太平军胜算不大。要是太平军失败了呢?清军对我们福建大军压境,全国除了我们就没有什么真正的对手,请问在座的各位谁能和满清集全国之力的部队抗衡?那样我们想成功就困难多了!按照我的想法,我们应该尽量的帮助太平军,让满清与太平军打的再长一点,为我们的发展争取时间!"王得贵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我赞同军长的想法!军长,这次北上还是让我们二师打前锋吧!我们二师一定会把那些清妖通通赶走!"王得贵是满意了,但下面坐着的各个旅长和四师师长可是不高兴了,一个个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了。

    "呵呵,王师长你也太心急了吧?要是我们全军都北上了,福建还要不要?你的师前段时间作战损失太大,我看还是先休整一段时间算了。""那么军长的意思是……我军不用全军北上?"张海强终于说话了,既然能当副军长头脑反应自然也不慢"军长是不是想先拿下福州后再北上?""张副军长反应很快嘛!"这些家伙反应这么快会不会以后威胁到我的地位?!"我看这次我军北上就我带领二师去好了——王师长,你的二师也不是援救天京去的,至于干什么去到了温州再说吧!至于其他部队张副军长!由你率领负责福建问题!我看对于福州你的一师、四师再加上三个旅应该可以拿下了……我再把军炮兵团留给你们,张副军长,这些可是我军的主力啊!你要小心一点,别给我损失过大了!要是福州抵抗极为顽强,我军伤亡过大你就不要再攻了——只要伤亡达到两成你们就撤!”

    “……军长,您率领的部队实力会不会太弱了些?我看军炮兵团还是您带走吧!我们现有的实力已经足够攻下福州的了!”张海强一听站了起来——他还从来没有指挥过这么多的部队!等于军长把这支部队都交给他负责了,责任重大啊!可是军长只率领一个师够用吗?

    “你不用替我担心了,我看军其他直属各部先和我回温州,让史政委率领你们好了!

    援救天京我自有安排!”看着下面的将领“各位!我现在警告你们!一定要服从张副军长的指挥!我现在授予张副军长先斩后奏的权力!要是哪个人敢不服从指挥,军法从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