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四十七章 两行眼泪

第四十七章 两行眼泪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军长,军炮兵团你还是带上吧!二师前面损失太大了,恐怕兵力不足,我看一旅军长也可以带走,另外我这里原来的老兵军长你看看是不是也带些过去?福建这里留下两师在加上两个旅我看足够了!”会议室只剩下张海强王得贵和林金宸三人,张海强看看没有什么其他人开口道。

    “其他的部队我就不带了,至于二师,王师长,你先跟我到温州去。这次福建战役我在福建各部损失都很大,北援天京的任务就不用你们了,我想带三师去。王得贵,你别激动!不是我不相信你,主要是你们各部补充的新兵和俘虏都太多了,整顿需要时间,现在的兵力对付一下福州的敌人还可以,要是打天京十万敌人那就够戗了!另外我们现在大后方是温州,但温州的局势并不是很稳定,北面的左宗棠和侍王打成了拉锯战,但现在左宗棠占了些上风,要是侍王的部队被打垮了左宗棠就很有可能挥师南下!到时候你肩上的担子可是很重啊!一定要守住温州!”

    “放心吧,军长!只要军长交代下来的,我一定会完成的!”王得贵努力地点点头。

    “张副军长,我想听下你想怎么攻打福州?”我不理王得贵。

    “我的想法是引蛇出洞!在运动战中消灭敌人的主力再攻城!”张海强坚定地说道。

    (“要是敌人不出来呢?”)“如果敌人不出来,那么我军将不直接攻打福州,而是断敌退路!让部队占领福州府外各个战略要地,把他们困在福州城里!还是要逼敌人出来!”

    “你的意思就是不直接攻城?如果德兴阿不出来我们就拿福州城没办法吗?”林金宸插嘴问道。张海强双目看着林金宸“如果我军直接攻打福州损失不会小!只有在野外消灭了德兴阿的主力才能以最小的损失拿下福州!我要为手下的将士们负责,不能让他们平白无辜地去送死!如果德兴阿真的不出来我们就留一个师监视福州,其他部队挥师南下!攻打兴化、永春、泉州、漳州,同时派一支部队西进,攻打延平,我就不信德兴阿敢让我军大闹福建!何况还有徐宗幹这个并不懂军的福建巡抚呆在福州,他怎么可能看着我们占领他的领地?1张海强喝了一口警卫员端上来的福鼎本地特产白琳功夫茶,算是提提神,润润嗓子“至于德兴阿这个人狂得很!虽然我们消灭湘军将近四万给他极大的震惊,不过只要布置得当,相信他会钻进口袋的。现在麻烦的是驻扎在厦门福建水师提督秦定三率领的六千水师部队。这支部队坐在船上行动诡秘,我担心在我们攻打福州的时候他们出现在我们背后,时刻要留一支部队预防他们,不知军长有什么良策?”张海强把难题踢给了我。

    我有什么良策?!现在我留在福建的部队不过两个师三个旅,全部兵力不到三万,就是争取大多数俘虏参加我军也只有三万多人,要靠三万人占领整个福建好象难度偏大啊!除了派兵监视还有什么好的计策?我自己头脑乱成一片,看看旁边坐着的三个人“林副参谋长,你说说你有什么好的主意?你是副参谋长嘛!应该你先说说!”这招叫做顺水推舟,先暂时找个替死鬼再说!

    “啊?!张副军长问的是军长您啊!”林金宸不满意地嘟囔着“我看只要控制了马尾我们就不用害怕秦定三了,同时还可以封死德兴阿海路的退路。不过马尾是福州东撤和援军由海路来的毕经之路,德兴阿一定派了重兵把守,而且马尾离福州不远,攻打马尾德兴阿会全力援救。我看难度不小啊!”林金宸分析了一下福州周围的地形,最终只有一个地方才能是真正的战略要地——马尾!

    “哎?!张副军长,”我突然脑子里蹦出了马尾海战,不过现在这个海战跟我现在要发起的战役是没有关系的“你不是说要引蛇出洞吗?我看就是马尾了!你让一个旅做出主力样子进攻马尾,一个旅在闽侯一带机动摆出要渡过闽江抢占南边阻击阵地的样子。至于你的主力部队,在鼓山到马尾一带占领阵地伏击德兴阿的援军!自然了,小股的援军就给他放过去,要打就打大的!”

    张海强看了看地图“军长,马尾离福州不会太近了吧?!我们这么多的军队要是在半路上埋伏消息的走漏可能是很大的!给德兴阿猜出我们的意图来以后再想诱他出来就难办了……还有要是他坐船增援怎么办?”

    “呵呵,你不会攻得急一点吗?只要你打得德兴阿没有时间乘船他就不是只能走陆路了?!至于距离太近有消息泄露的风险……这个肯定会有的,不过只有风险越大敌人的警觉性也就越低,我们成功的机会也就更大!战争之神总是青睐那些敢于冒险的勇士,不过封锁消息的工作一定要做好!要把消息走漏的可能性降到最低,我军主力南下一定要带足补给品,不能在敌占区进行补充,至于这里,我看还是留一个旅做出主力还在的样子,迷惑敌人!”

    “就是充分的让敌人迷惑,加强我军行动的隐蔽性?我明白了。”

    “你什么时候可以发动福州战役?”

    “我看要有攻下福州的把握大致上还要三到四天,如果军长同意,我想在六月二十九日开始南下作战。”张海强站了起来冲我笑笑“军长把我们这里最能征善战的二师调走了,我现在可是要补充二师走后的空当啊!呵呵,总不能让那些新加入的没有经过训练的战士们马上到前方去吧?!能不能延长两天呢军长?”

    “现在开始你是福建总指挥了,一切由你说了算!不过休息最后期限是七月一日以前!再晚就不行了,明白了吗?”

    “是!一定在七月一日前全军南下!”

    “王师长,你先回部队去,告诉部队,早饭吃过后马上开回浙江温州城!至于炮弹和多余出来的弹药都给张副军长留下,你们的弹药还是到了温州后在温州补充吧!林副参谋长,从现在开始你服从张副军长指挥,在福建的各个部门要为张副军长攻打福州作好准备工作,至于军野战医院我看还是留在这里,那些伤员禁不起折腾的。”

    “知道了。军长我先回去交代一下部队。”王得贵站了起来。

    “我现在也到各个部门去看看,”林金宸朝窗外望望“天马上就要亮了,那些人应该已经起床了。”

    王得贵和林金宸出去后屋里只剩下我和张海强,张海强坐在座位上,眼睛看着噼噗作响的蜡烛。从屋外传来城里人家养着的公鸡打鸣声音。外面的天空慢慢开始泛白了,一个晚上就这么过去,我却没有怎么好好的睡一会儿。

    “军长,这次解围不知能有多少太平军回来,不过就从安庆之战而言,恐怕天京是凶多吉少,军长要是看到事不可为还是早点儿抽身回来吧!我们这里可是需要您的领导啊!”张海强看了一会儿烛火突然冒了这么一句话。

    “怎么?对我没有信心?!”我总感到现在这里的气氛太压抑了些“放心吧!就他曾国藩我还没有放到眼里,十万俘虏……人数倒是多了些,我哪来那么多的俘虏营安置他们?看来我要造一个大大的俘虏营了。”

    “你就那么肯定人家一定全都被你捉住?”张海强笑了起来“就靠军长率领的部队能一仗全歼天京城外的敌军?呵呵,军长您要是什么时间把天京那里的敌军给全歼了,我就什么时间可以占领闽浙全境!嘿嘿,把左宗棠绑起来送给军长当礼物!”

    “军长,一路保重啊!我们都在这里期待军长您的捷报传来!”早上吃过了早饭二师离开桐山城朝温州开进了,张海强池洪鉴他们送了一程又一程,一直到分水关我强逼着他们回去。

    “放心吧!张副军长,我也期待着你早日拿下福州的消息传过来!你们留步吧!再送我看你们是要送到温州了!”

    “军长,我已经把您率领二师回温州告诉了史政委,他应该会对您回城作好准备的。”林金宸凑过来说到。“军长一路顺风,我就不送了。”“一路顺风!”张海强也说道。

    张海强率领着留在福建的将领站在分水关城楼上目送着我带领着第二师朝北渐渐远去。

    “王师长,怎么你的二师战士们一个个都没有什么兴致啊?!”二师的战士们一个个无精打采地走着。

    “军长,您不让他们攻打福州他们怎么可能高兴的起来?!唉,别说战士们高兴不起来,就是我,你让我当守备队队长我也高兴不起来啊!”王得贵发起了牢骚,发完牢骚从马上探过身子“军长,您看是不是让我的二师北上援助天京去?我看浙江现在留守的一师一旅战斗力都不咋地,让他们去不是砸了军长您的牌子嘛!还是我们二师比他们强多了!”

    “少说废话!首先我承认你的二师战斗力是比别的部队强一些,不过我能率领你这支不满员的师北上吗?!我怎么着也要率领一支兵员充足的部队啊!其次三师战斗力差一点,那是没有什么打仗的原因!只要多打几次仗你们谁比谁强还难说呢!”看看又缩回自己坐骑的王得贵“而且史政委身边也应该留一支战斗力强的部队。我怀疑要是天京解围不顺,到时候侍王也会抽军援助的,那么在宁波的太平军就没有什么人可以挡住左宗棠了!我们要未雨绸缪啊!难道你认为让三师抵抗左宗棠比让你阻挡住他我更放心吗?!”

    “这倒是!”王得贵总算是高兴了“军长您放心!只要有我在温州就没有问题!“”

    ※※※

    六月二十七日清晨,经过两天行军二师部队到达了瑞安飞云江边上。飞云江江宽水深,在江面上新造好的浮桥随着江浪起伏着,温州交通部长林归航正站在飞云江南岸迎接我们的到来。

    “军长!史政委一接到你们北上的消息就马上通知我要我在这里造一做浮桥,呵呵昨天晚上浮桥终于造好了,军长您今天就到了!”林归航见到走在队伍前面的我和王得贵连忙跑了过来。“本来史政委要亲自来迎接军长的,不过现在城里来了很多客人,政委和容总理都忙不过来了,只好让我带他迎接您,政委还说让您快一点到温州去呢!”

    什么客人这么重要?难道比欢迎我还要重要吗?!这个史秉誉怎么现在老玩这种把戏啊?

    “又是谁来了?害的我们政委还要亲自出面?不会是侍王他‘老人家’到温州了吧?”要是侍王来了不就麻烦了?!呵呵,他要来了我们这两个“逃兵”该以什么身份见他?!

    “不是的!是军长您上次派到美利坚去的华尔昨天晚上坐船回到温州来了!还带着很多洋人呢!政委本来已经要到这里了接到消息马上又和容总理回温州去了!”

    “哦?!华尔他们回来了?这倒是个极好的消息!”华尔还带着很多洋人?!呵呵,看来华尔美国之行是大有收获啊!

    ※※※

    “王师长,我先回温州去,你带着二师慢慢过来好了。”

    “军长,我看还是我和你一起回去好了,至于二师李政委带着回去就可以了。”王得贵根本不想让我一个人走“呵呵,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华尔了,心里想的慌。”

    “你心里想华尔?!别开玩笑了!”我失笑道,王得贵会惦记着那些洋鬼子?!打死我也不相信!恐怕他回去看热闹的可能性更大些“好吧,反正现在这里都是我们的地盘,周围也没有敌情,你就和我一起回去好了,告诉政委让他把部队带好!林部长,我先和王师长回温州了,你和二师一起慢慢回来吧!这两天辛苦你了,你就不用太忙碌了。”

    “李政委,你带着部队慢慢前进,我先和军长回温州了!”王得贵转身和跟在后面的二师政委李天秀交代着。

    “怎么只能你回去看白戏就不能让我一起去?!”李天秀脸色极为难看嘴里念念有词地小声骂着,不过也没有办法,部队还是要有人带着,总不能让部队放羊了吧?!师长可以当甩手掌柜,他做政委的就不行了!

    “好了,军长我们先走吧!”王得贵已经迫不及待地想马上回到温州去看洋鬼子了。

    “林部长,李政委,你们慢走,我和王师长先走了!”说完一催身下战马朝北方奔驰而去,王得贵和警卫员连忙跟在我后面“驾!驾”之声此起彼应地响了起来。留下后面李天秀和林归航呆呆地望着我们远去的方向。

    九点过了白象温州城就已经很近了,在离温州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见到城楼上旌旗摇晃,喊叫声远远地传了过来,更近一些时候听到城池上在开着炮——难道李鸿章到温州来了?不会吧?!我带住战马朝东方望去,东边一片寂静啊!咦?怎么只听到火炮的轰鸣声没见到有炮弹落在地上?!城门打开了,从城里出来一队人马。城头的声音也可以听清楚了,原来他们喊的是军长回来啦之类的话。

    “是大哥吗?你回来了?!呵呵做兄弟的可想死你啦!”城里出来的人群中跑在前面的隔着老远就冲我们这边喊了起来。更近一些才辨认出是留守温州的史秉誉带着李雪龙、竺泽生、程千里等一些人迎了上来。

    “呵呵,我说你怎么冲我开炮啊?难道你想谋杀我不成?!”接近后我先下了战马朝史秉誉迎了上去,王得贵也跟着下了战马,只有警卫员还骑在战马上。

    “我那敢谋杀大哥您啊!再借我一个胆子我也不敢!呵呵,大哥没有听出来吗?那是城头的守军看到大哥回来了在放礼炮呢!”史秉誉满脸堆笑地冲我说着。

    “华尔回来了?!现在在那里?快点带我去看看!”

    “呵呵,回是回来了,不过现在正在宾馆休息呢!华尔他们坐了快两个月的船,下船的时候站也站不稳了,一个个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脸色雪雪白。而且不知道是太疲劳了还是怎么了,从昨天晚上晚宴过后就躺在宾馆里面休息了,到我出来的时候他们还没有起床。”史秉誉陪着我朝城里走去“大哥,我给你介绍一个人,你一定会高兴的!”

    “就是哪个容闳吧?说说看这个人怎么样?”我看看迎接我的人中没有什么我不认识的在里面,哪个叫容闳的怎么没来?架子这么大啊?!

    “对,就是容先生!”史秉誉肯定地点点头“容先生是广东人,曾经留学美国耶鲁大学,很了解美国的!回来后他到天京去找他的好友洪仁玕,曾经给洪仁玕提了七条建议,可惜……不,应该说万幸洪秀全没有采纳他的建议,洪仁玕认为他的建议很好,向天王请示封他义爵。可他认为知己的建议并没有被实行,没有接受这个爵位,这次本来是乘着洪仁玕到我们这里封官一起跟来,想回家去了,不过我听了他的建议认为这个人绝对是个人才!所以把他留了下来。我让他负责经济和建设方面的问题,现在他正在城里筹备国务院的建立呢!”

    国务院?史秉誉这小子也太超前了吧?难道我们现在就已经建立了一个国家了吗?!

    这个可不行!“小史,关于这个人等一会儿再说,不过你要他建立的什么‘国务院’要马上停止使用这个招牌!什么国务院啊?!难道我们现在成立国家了吗?!我不知道明朝开**师里面是谁说的,可能是刘伯温吧!他建议朱元璋要‘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话说的很有道理,我们现在只是占领了浙江福建两省的一小块地方怎么可以就打出自己的旗号?!我看还是躲在太平天国后面比较好,只有太平天国灭亡了我们再打出自己的旗号。你要现在就称王称霸了,别说清朝要打你连太平天国也不会放过你呀!

    你想过没有?“”不会吧?难道叫国务院就有这种后果?!不过是个名称嘛!大哥你是不是有些神经过敏了?“史秉誉不以为然地说道。

    “过敏你个头!妈的,你还不了解啊!什么是‘国务’院?!你就不能取个没有这么张扬的名字吗!?”这个家伙怎么老和我作对啊!“对了,哪个叫容闳的跟洪仁玕提的是哪七条建议?说来给我听听。”

    “噢,就是依靠正规的军事制度,组织一支正规军队;设立军事学校,以培养出多数都是有学识的军官;建设海军学校到时候好建立一支强大的海军;建设现代化的政府,聘用富有经验的人才为各部行政顾问;创立银行制度,及制订度量衡标准;颁定各级学校教育制度,以耶稣圣经列为主课,不过现在改成了列为课程;设立各种实业学校。大哥你听听有没有道理?在这时候的中国人中就有这种思想的不多见啊!”史秉誉掰着手指一条一条地述说着。

    说的倒是很好,就是不知道让他实行起来怎么样?要是光靠说的话我比他说的还好呢!现在要是在我的根据地里面造出飞机、坦克、航空母舰来我岂不是天下无敌了?!不过这些要是在现在的中国能够真正实行的话阻力太大了!“那好,先让他当当哪个……政务院总理好了,看看他的实际操作能力怎么样。”我看着史秉誉“国务院不能叫,还是改成政务院好了。”

    “知道了,我会跟容先生说的。”史秉誉听到他辛辛苦苦想到的好名字被我否定了闷闷不乐地小声答应道。

    回到原来的指挥部,我抬头一看,本来上书军部两个大字的招牌变成了黑底金漆的“温王府”,这里什么时候变成了温王府了?!这么难听的名字也敢挂出来?

    “我说史秉誉,这个玩意儿是谁挂的?摘了它,还是换成军部好!”怎么离开温州才不到一个月温州这里我就什么也看不惯了?“温王府……我怎么听着好象是瘟王府?洪秀全也不知道给我取个好听一点的名号!”

    “大哥,你今天怎么了啊?从一见面开始就没有停过发牢骚!”史秉誉冲我表示他的不满“难道打仗打的脑袋锈住了?!”

    “胡扯!谁脑袋锈住了?!你自己看看吧!这个王爷府是我们应该住的地方吗?”我正要再说什么突然发现史秉誉脸色极为难看了,这时候我才注意到自己旁边围着很多人呢!现在和史秉誉谈论这些有伤朋友情谊“算了没什么,以后再说吧。容先生呢?我现在想见见他。”

    “他就在里面,我叫人找他见你。”史秉誉满脸不高兴地说道。“泽生,你去叫容先生到会议室来,哎~!慢点!”史秉誉转过头来问我“大哥,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不用了,泽生还是你带我去找容先生吧!我们不能不尊重人家。”

    “那好,我陪大哥去找他吧,他现在应该在后面书房。”史秉誉挥手让竺泽生下去,对跟在旁边的人交代着“你们先在大堂里面休息一下。”

    书房在大堂后面的竹林旁边,走近书房就听到里面有人正在对人说着什么。“容先生可能正在布置着走吧,我们进去。”史秉誉走到门口。

    从门边望进去,里面一个穿着西装披着垂肩长发的年轻人正在和几个部长讨论着经费开支问题。准确地说应该是在争论着谁应该从财政部里面多得一些资金。何长庆自然是铁公鸡一个,一两银子也舍不得套出来,而容闳也很没有风度在里面争着——这一点他比我做的好,我只知道遇到这些家伙就能逃就逃。

    “商业部李部长呢?”我发现在里面争执的人群中商业部部长李国波不在低声问着史秉誉。

    “昨天下午在安葬李俊杰的时候他的夫人悲伤过度晕了过去,现在在医院里面躺着,——自从噩耗传来她就整天不吃不喝,人已经极为虚弱了,这么大的年纪受不了这种打击精神完全垮掉了,而且她还有心脏病,医生说她大概不行了,现在李部长正在医院陪着夫人,等下你是不是去看看?”史秉誉黯然低声说道。

    都怪我!当时要是不带李俊杰到福建去不就什么事情也没有了?!我感到心里堵着慌“我们现在先到医院去吧!这里短时间内是吵不完的,等会再见容先生也一样。”

    “好的,走吧!”史秉誉看看里面吵的要跳上桌子的人们赞同道。

    ※※※

    “大家先跟我们一起到医院里去看看李部长夫人吧。”走到大堂,李雪龙他们正在大堂里面热烈地谈论着什么,三师师长李成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这里,正和王得贵脸红脖子粗地辩论着。“王师长李师长,你们在吵什么?!”

    “军长!你不知道!这小子居然说他的三师比我强!妈的,有本事我们把部队拉开打一仗试试看!”王得贵生气地冲我叫道。

    “怎么回事?走吧!我们先到医院去,你们在路上跟我说说为什么吵闹!”我现在心情正不爽着呢!怎么自己手下又争执起来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朝温州医院而去。在路上李雪龙把王得贵和李成之间为什么争执告诉了我。原来王得贵恭喜李成可以跟着我到天京去打大仗,说是李成这小子这下算是捞着便宜了,本来俩人还在互相恭维着对方,没想到王得贵一句三师因为战斗力太弱让军长得亲自带领锻炼锻炼叫李成听的极为不乐意,这下俩人算是对上了,而李雪龙他们几个因为听到自己不能跟我北上心里也正不满意呢,谁也不劝阻他俩,这下俩人是越争越厉害了,恨不得马上拉起部队干一架!

    “我说你们都是吃饱了撑着慌!什么事情嘛!妈的!再要闹得话我要你们统统到地方部队去!你们不是很牛吗?给我把地方部队带起来才算是真正厉害!怎么样?愿不愿意到地方部队去?!”

    “嘿嘿……军长,我们只是闹着玩的!当不得真的啊!您还是放过我们吧!”王得贵裂着嘴,让他到地方部队去?!那比杀了他还难过!“是不是?李师长?”王得贵捅了捅在他身边的李成。

    “对啊,对啊!我们只是闹着玩的!根本没有不和啊军长。”李成反应过来连忙随和着——据王得贵所说军长现在要带着三师到天京打仗去呢!要是现在把他调到地方部队去还打个屁仗?!

    “好,下不为例!这次我就放过你们,要是你们下次再闹不和的话我把你们统统赶到地方部队去!”我看看摆出一副好得不得了的两个人——这两个家伙为了体现出自己和对方从来就是好朋友正勾肩搭背地跟在我后面,你捅我一拳我拍你一掌地打闹着。

    “是!是!我们知道的!怎么可能呢?对不对?”王得贵给了李成后背一掌,李成痛得裂着嘴“对啊,我们怎么可能闹不和呢?!呵呵我们从来不就是朋友嘛!”李成也给王得贵当胸一拳,王得贵也皱了皱眉头。

    很快我们这一队人马就走到了医院里面,温州医院陈院长已经接到我们过来的消息,站在大门口迎接我们。

    “院长,李部长夫人现在怎么样?”

    “这个……”陈院长搓着两手“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恐怕是不行了。军长是不是要看她?”

    “请院长前面带路吧,对了,李部长现在怎么样?”

    “李部长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就是伤心过度。也难怪啊!儿子战死沙场,夫人又不行了,唉~!”陈院长叹了口气“这事放到谁身上也受不了啊!”

    轻轻地走进病房,李国波正忧愁地坐在床边,他的夫人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将近一个月没有见到李国波了,没想到这次见面我已经完全认不出他来。原本红润圆胖的脸上没有什么皱纹,可是现在变成了蜡黄色,并且脸上已经没有什么肉了,在额头爬满了皱纹,眼眶也深深地陷了进去,见到我进来,李国波畏颤颤地站了起来,伸过手——手上筋脉高高地突在上面“军长您来了?!恕我不知军长大驾光临,没有早早出来迎接。”李国波说话的声音也老了很多,整个人象是八十以上的老人一般。

    “李部长……”我刚开口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看到李国波难过的样子你让我怎么说呢?!儿子牺牲在福建,自己的夫人现在又随时都有可能过去,应该怎么安慰这个悲伤的老人?

    “军长别说啦,唉~!都是我命不好哇!怎么这些事情都让我赶上了呢?!果然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啊,要是我不当商会会长我儿也就不会到到前线去,唉~!命啊!”李国波喃喃地说道。眼角的鱼尾纹更深了。

    “李部长,您的儿子是个伟大的战士!是我们中国人的英雄!我现在宣布,解放军第二师命名为俊杰师,已永远纪念为了中国解放事业而牺牲的李俊杰。部长您还有什么要求吗?”我现在不知道还能怎么安慰这个老人,只能尽量的想想看怎么解决一些他的困难。

    “谢谢,谢谢军长了!”李国波失声痛哭起来,慢慢地瘫倒下去“没有,没有什么别的要求,我只希望能让后人记得我的儿子是为了什么死的!其他的就真的没有什么了!”自从知道儿子的噩耗,李国波就一直生活在噩梦中,现在终于醒了过来。

    “李部长,以后的人一定会记住你的儿子是为了什么而死的!他将和岳飞、文天祥一样被后世人所牢记!”我扶起痛哭的李国波,两行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后世的人真的能够记住那些为了他们能有幸福生活而牺牲的烈士们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在我们哪个时空有些人不知道为了中国解放事业而牺牲的烈士只知道认钱!在他(她)们眼里是没有中国这个概念的,为了金钱他们可以不知道卢沟桥,不知道抗日战争中日本鬼子曾经抗着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的膏药旗在中国耀武扬威!他们可以背叛自己的祖辈——哪怕自己的爷爷还是外公曾经战死在和日本人战斗中——披着鬼子的膏药旗在马路上招摇过市,如果人家批评他(她)要么一句“我就是哈日族!”一副你能拿我如何的架势;要么就是说“这是被人家强逼的!”或者是“我不知道日本的军旗是这样子的,你知道吗?”一脸无辜状;还有的更可气:“我知道这是日本军旗,不过现在世界上流行把军旗当服饰!我现在正在赶潮流呢!”好象别人不知道现在世界流行把军旗当服饰是很可悲的事情,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在我们哪个时代,想出名想疯了的人根本不考虑他所作所为的后果,汉奸一个个的有人给他喊冤,说是生活所迫的,说是为了中国好的,还有说是心在曹营身在汉的,只要能让出生汉奸的地方出名什么话都可以当理由!有把大汉奸汪精卫的字淘出来做校名的——说是人家汪精卫的字写的好!有为慈僖太后翻案的——人家老佛爷已经够为中国考虑的了!不然怎么不把中国全都送给外国人?!还有的人说中国穷就穷在没有成为帝国主义国家的殖民地的——看看人家香港!人家大英帝国殖民地的居民生活的就是比我们中国内地强!一副恨不能去给外国人做狗做猫的表情!还有些满清王朝的遗老遗少,整天生活在他们的幻想之中,开口就是千古一帝——康熙大帝,或者是康乾盛世,要么就是什么格格、黄阿妈充诉荧屏——满清王朝那些皇帝皇孙皇女们一个个都是和蔼可亲的出现在大家面前。什么千古大帝?!还说什么想再活五百年?!——“惜秦皇汉武,略疏文采,唐宗宋祖少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已,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沁园春。雪里面提到的中国著名皇帝里面有康熙吗?!要说少数民族皇帝,成吉思汗可也是少数民族啊?!——真是无耻加无赖!

    如果我能够改变这里中国的命运,这里以后的中国人会不会还是成为这样的人呢?我希望不会!要是真的变成这样将是我们这些开创者的悲哀!我在心底暗暗地发誓:我一定要改变这种只知道金钱而忘记祖宗是什么人的教育!不然这里的中国将是看不到前景的中国!爱国主义将永远对这里的中国人灌输下去!要让他们能挺直身体说“我是中国人!我对自己身上流有华夏血液而骄傲!”!——中国人,多么可爱的名字啊!对我而言它是如此的神圣!我希望在这里我的后辈们能子子孙孙都记住自己是个中国人,是个大写的中国人!五千年的文化,黄河长江之水养育的是一个永远不能被征服的民族!不管是军事上面还是文化上面她将永远不能被任何民族所征服!

    “李部长,你放心!您的儿子将永远活在中国人的心中!至于我和史秉誉将永远是您的儿子!”我激动地说道。

    “对!我和大哥将永远是您的儿子!”史秉誉上前和我一起扶助老人。

    “不!不!不!这怎么敢当?!你们都是大人物,我怎么敢让你们做我的儿子?!”李国波连忙摇手推辞着。

    “为什么不可以?!我们在这里无亲无故,您就是我们的父亲!我们算是什么大人物?我们也是父母所生父母所养,我们都是中国人的儿子!这次俊杰的牺牲是我领导失误所至,福建一役,我们多牺牲了多少兄弟啊!”我拉着史秉誉跪在李国波面前。我想起了永远不能再见面的父母,他们在我失踪后会有多么难过?他们就象站在我眼前的这位老人一般,虽然儿子在面前时候对儿子的顽皮不听话深深不满,可是真的失去儿子又是会多么伤心!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做儿女的只有在再也见不到父母时候才能知道以前父母对自己是有多么好,爱自己是多么深!这次战役又有多少在家盼望儿子凯旋而归的父母盼来的却是噩耗?他们的伤心不亚于眼前这对夫妇!想到这里从我眼角流下了两行眼泪——什么人可怜?失去父母的人可怜!而更可怜的就是老年丧子的父母!“请让我们代替俊杰兄向您老人家尽孝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