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四十九章 再生父母

第四十九章 再生父母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呵呵知道了。”容闳笑了几声“不过杨军长可能对西方国家误解过深了,大家都是信仰基督耶稣的,我相信那些国家应该会支持我们不会支持满清政府的。难道他们会对自己教内弟兄使坏心吗?”容闳对我所说的显得不以为然,摇了摇头说道。

    这人怎么这样想啊?看来我刚才跟他说的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句话算是白说了,这个容闳也实在是太天真了!看来要是让他负责外交的话,以后会因为他的这个思路让我们吃苦头的!“达萌兄我们走着瞧好了,你看看那些外国是不是真的会为了自己教内的兄弟不和满清勾结。不过达萌兄,我看眼前就有一个例子,你倒说说看,为什么现在那些外国政府在中立的幌子之下对我们进行武器禁运而把大批的武器卖给满清的军队?难道他们的中立就是这么个中立法?”

    “那是因为他们把我们当成了太平天国的军队了。在外国人看来,太平天国的拜上帝会根本和基督教没有任何关系,它只是利用耶稣的幌子来诱惑民众推翻满清的,完全是在误解基督教。对这样的组织那些外国人自然是不会支持了。所以我认为我们一定要在学校内教授圣经,要以基督教的宗旨来建设我们国家。这样那些外国政府自然是会支持我们了。”容闳自有自己的说辞“可惜台王说把圣经列为主课不好,说是中国自古就不相信有什么上帝之类的,害得我磨破嘴皮最后只同意把圣经列为选修课。军长您看看是不是可以说服台王?这样对我们和那些西方政府沟通是极有好处的。”容闳显得对史秉誉的决定极为不理解,到我面前诉苦来了。“亏他台王还遇到什么惊奇的事情满嘴的‘我的上帝!’‘圣母玛利亚保佑!’不离口,怎么还对基督教这么反感呢?!”

    把基督教列为主课?就是列为选修课我看也是不可以的啊!史秉誉怎么可以答应容闳这种要求呢?难道让我们大学教出一帮牧师来吗?不过宗教自由还是要说的。还是专门成立一个宗教学校好了!

    “达萌兄,我看这样好不好?我们的学校关于基督、圣经什么的就不用教了。”说到这里我注意到容闳的脸上显得十分失落,一脸的壮志未酬“不过呢,我们可以成立一家专门的宗教学校,聘请有学问的学者教授道教、佛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各种宗教。自然了在这个学校里面圣经是要列为主课的,不过其他宗教的各种经典文献也是要学的。你看看这个主意怎么样?”

    “这样啊?”容闳沉思下来,低着头喝着茶杯里面的茶水,良久过后,容闳抬起头来注视着我终于开口了“那么我认为只是一家学校是远远不够的。军长你看能不能这样?以后我们占领的主要城市各开一家就像军长您所说的宗教学校?这样才能让人家外国承认我们是他们的同教兄弟啊!”容闳说到这里微笑地看着我“要我说其他那些道教佛教什么的根本就不用教授,只教基督教就可以了!”

    “大哥快开门!”书房外面史秉誉叫了起来。

    “什么事情?”我走过去打开房门史秉誉就站在门口,在他身后站着三个人,其中两个是我还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他们长相的人——华尔和白聚文,还有一个高鼻大眼的年轻美国人站在他们俩旁边。

    “亲爱的将军大人,我们又见面了!”华尔绕过史秉誉冲到我面前伸出熊臂要搂抱我。“杨将军,见到您在这里我不知道是多么高兴啊!”

    “免礼,免礼。”我连忙逃开华尔的熊掌“华尔先生,您不知道我见到您也是多么高兴啊!我还以为这次是见不到您了呢!请里面请!”

    “军长,华尔先生刚才到我们这里,听说你在书房迫不及待地一定要我带他们过来。

    容先生对不起了,呵呵,打扰您和军长的谈话了。”史秉誉解释了为什么华尔他们会出现在这里。“没什么,我已经和军长谈的差不多了。”容闳站在我身后勉强说道。

    差不多了?我怎么觉得和容闳谈的还不够啊?“达萌兄我们晚上秉烛长谈好不好?现在您和我一起接见我们这些外国友人好了。”我拉住想出去的容闳。

    “华尔先生,不知道你们这次美国之行收获如何啊?”一番客气后华尔和白聚文俩人走了进来,和容闳打过招呼后坐了下来。

    “哈哈哈哈,杨大人,这次我们美国之行收获自然是很好的了!我想将军大人应该为我们的收获进行必要的奖励才是啊!”华尔笑得没鼻子没眼的。只知道裂着嘴大笑,在他旁边坐着的另外俩人也陪着华尔一个劲地傻笑着。

    “不知道华尔从美国给我带来了什么礼物?要是我认为很好的话自然是会重重有赏了!”看看华尔的样子我就对自己的国库担心了——当时要是把给他们的薪水报的低一些就好了!不知道现在给他们降薪他们有没有什么意见?

    “将军阁下,这次我们招了七十二名教师还有一百三十名工程师回来,另外还有十一家工厂主愿意到这里来开厂,有二十来个商人也随船到这里做生意,不知道将军阁下认为我们这一行应不应该受到奖赏呢?”华尔大笑着,陪坐在旁边的容闳眼睛也瞪大了,我相信他还不知道我让华尔到美国招的是什么人——他一定以为华尔奉我的旨意到美国选洋枪队去了。华尔笑了一阵看看比较平静的我(我那是平静啊!我现在正在心里计算应该付给他们这些美国佬一个月多少银子呢!这个华尔带了这么多人来我会不会破产啊?!)终于不笑了,他把脸伸了过来神秘兮兮地说道“要是杨将军对这些不满意的话我还有一个好消息告诉将军阁下,相信将军大人听了这个消息一定会很高兴的!”坐在华尔左边的白聚文好象知道华尔的好消息,从口袋里掏出一锭银子上下抛着,这家伙是不是提醒我不要忘了付给他们银子的事情?

    “什么事情?秉誉你知道吗?”看看只是神秘笑着的华尔,我回头问一下坐在我旁边的史秉誉。

    史秉誉摇了摇头“不知道,自从昨天他们上岸后就鬼鬼祟祟的,什么话也不肯多说,只是说只能告诉大哥一人,其他人谁也不能说的。他们一个劲的催问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我看他们要不是轮船上实在是太疲劳了,晚上一定不会睡觉等着你的。”这么神秘?!这个华尔保密工作做的倒是不错嘛!看来应该让他当我的保密局局长才是。

    “华尔先生,您就不用吊人胃口了,有什么好事情你就快说!”看到华尔那种笑脸我很不得掐死他!

    “斯潘塞,把你的东西给将军大人看看。”华尔扭头冲着哪个我没有见过面的人说道。

    我转头看着华尔说的那个叫“斯潘塞”的人。那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雀斑爬满了白嫩的脸上,一头黑发,看起来比我小多了!小伙子现在正红着脸手足无措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想站起来却又坐了下去,两双手不停地互相撮着。“斯潘塞,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要给我看看?”既然小伙子这么害羞只好我自己亲自问他了。哪个叫斯潘塞的嘴里吐出了一串洋文——很遗憾,我听不懂!——双手互相比划着。“他说的是什么?”我一脸疑惑地看着华尔。

    “这个年轻人说他有一个发明,是关于火枪的,问将军大人您是否感兴趣?”容闳听到我问话悠然地说道。

    怎么早点不告诉我呢?“达萌兄,我倒忘了您曾经留学美国了!呵呵,你现在帮我做翻译好不好?”光让容闳傻坐着也不好,还是给他找点事情干好了。容闳笑着点了点头“我还以为军长您听得懂英文呢,原来军长并没有出过国啊!”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出过国了?“达萌兄,你问一下这个叫做斯潘塞的先生,他懂不懂中国话?”

    “将军大人,他中国话是知道的,不过现在是只能听不能说。将军说的简单一点他是明白的,我和白聚文在船上已经教过他们简单的中国话了。”华尔插嘴说道,然后习惯性地耸了耸肩,两手一摊“可是中国话实在是太难以理解了,所以他们现在还说不会。”什么说不会?应该是不会说!我看这个华尔说的中国话也好不到那里去,他教的学生质量自然也是好不到那里去了。

    “斯潘塞,你说你发明的火枪是什么东西?能不能让我看看?”既然华尔说过我要为斯潘塞的发明大大地给他奖赏,看来这个斯潘塞的火枪肯定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了。

    斯潘塞站了起来走出书房,过了一会从外面背了一个包袱进来了。众目睽睽之下斯潘塞红着脸呆站在那里。华尔冲斯潘塞说了些什么走了过去,而斯潘塞一脸失望地站开来了。

    “华尔在说什么?”我小声地问容闳。

    “他说还是让他来给军长您表演好了,不过到时候这个斯潘塞的奖金他也要分一点。”容闳也小声地对我解释刚才华尔的原话。什么人嘛!连自己国家兄弟的钱也要分一碗?!这个华尔还真不是一般的见钱眼开之人啊!

    华尔把地上的包袱打开来了,包袱里面有一支我从来没见过的武器!“这是什么?”

    我疑惑地问华尔。

    “将军大人,这就是划时代的武器——连发枪!这可是我经过千辛万苦才从伟大的美国找到的!只要将军阁下您的军队装备了这个连发枪一定会一统天下的!现在我们美**队里面装备的这种武器也是极少的,为什么?因为我把这种武器的发明人斯潘塞先生带到了远东的中国来了,来帮助将军阁下您来了!将军阁下,就冲这一点您看是不是应该奖赏我呢?”华尔激动不已地说道。我发现在华尔解说的时候和他一起到美国去的白聚文眼睛越瞪越大,一副马上要被华尔感动而死的样子——看来这个华尔说话不尽不实,他一定是夸夸其谈了!

    “不不不!我更正一下华尔先生的错误。”华尔刚说好,白聚文马上就叫唤起来,双手摇的和钟摆一样,根本不理坐在他右边正冲他横鼻子竖眼睛的华尔“这个连发枪是我先注意到的,而华尔先生是在我的劝导下才勉强地接受了这种武器!将军阁下,这个先后次序我想您一定会分清是不是?”

    “白聚文先生!我请您注意一下,要是没有我最终的决定这个连发枪会被我们带到这里来吗?!这次美国之行我是正你是副,这一点你不会忘记了吧?我想你没有说明是谁先发现的这个必要!”华尔怒瞪着白聚文嘴里冒出一大串的英文——而容闳就在我身后小声地同步翻译着。

    “但是事实上这个连发枪是我先注意到了,这个有你的‘好友’安德森可以作证。我想我们不应该在这上面继续纠缠了!先就是先,没有什么可以强辩的。”白聚文也回过华尔。

    不会吧?这个武器连试都没有在我这里试试,他们两个就开始争功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连发枪?难道是像我们带到这里来的那两支自动步枪吗?想到自动步枪我就想起不知是石头还是铁蛋说的了,他们居然把自动步枪叫成了“只动不抢”!不过现在自动步枪马上就要变成了“不动不抢”了。要是这个叫斯潘塞带来的真的是像自动步枪一样的东西我们以后的作战倒是轻松不少了!

    “我说两位,你们还是别争了,要是我认为这种武器真的像你们说的那么好一定会好好的奖励你们的!不过现在你们是不是先试试看它到底怎么样?我想对于武器你们肯定没有我更加有发言权!”华尔和白聚文俩人吵的有点离谱了。尽说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听的多了容闳连翻译也不翻译了,只是捂着肚子在我后面闷笑着。我真不知这两个活宝到底是在美国怎么招人的!

    “啊?对的,对的!应该先让将军阁下看看这个划时代的连发枪到底是有多么厉害!”华尔回过神儿来。连忙点头答应道。而白聚文看来刚才斗嘴吃亏了,只是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杨将军,我看我们是不是找个开阔一点的地方?”华尔又一次耸耸肩,手指了指书房“在这么小的地方是无法实验武器的!”

    “那好,我们到外面去好了。”我点点头,站起来先走了出去。

    竹林外面竖起了一块两平方的长方形木板,在木板正中间画了一个红色的圆心,——这个就是现在的靶子了。华尔站在距离那块靶子十米不到的地方,不紧不慢地举起手中的“连发枪”瞄准着靶心,“将军阁下,您看仔细了!”说完华尔在半分钟之内连续扳动扳机,一股青烟弥漫在华尔周围,空气中散发着呛人的浓浓的火药气味。七声巨响之后,原来竖立着的靶子靶心周围出现了一个大大的大洞!

    这是什么火枪?!怎么发射速度这么快?就我所知现在除了我和史秉誉带来的两支自动步枪还真的没有什么武器能以这么快的速度发射子弹!

    “将军阁下,不知您认为这个连发枪是否有前途呢?”华尔吹着枪口冒出的青烟看了看张口结舌的我和史秉誉还有被吓傻了的容闳鬼笑着说道。

    这是什么连发枪啊?我怎么看它的速度就像是半自动步枪?要是我的部队装备了这种武器那些清军倒真是要遭殃了!

    “华尔先生,这个武器的发明人就是在您身边的这位斯潘塞先生吗?真的是他?”我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明显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这么年轻就可以发明这种武器?

    我到这里来怎么没有想到自己也发明一下新式武器呢?!看来我要把自己所知道的找他说说看了!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应该可以知道到底怎么做吧?“不知道这种连发枪可不可以大量生产?”

    “对极了!我亲爱的杨将军,就是这位斯潘塞先生发明了。”华尔举起手中的武器拍了拍站在旁边的斯潘塞“我想在斯潘塞的监督下,这种武器绝对可以大量的生产的!”

    从大堂方向跑出来了很多人。

    “怎么了?军长,有什么事情发生了?”王得贵边跑边冲着我喊道。这些人应该是听到后面的枪响跑来看看有什么事情。“华尔!你手里面拿着什么东西?!怎么可以在首长面前挥舞武器?!警卫员!下了他的武器!”王得贵跑近了看到华尔拿着一支他没有见过的奇形怪状的火枪,连忙怒喝道。跟过来看热闹的警卫员冲到华尔面前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把华尔反绑双臂给按倒在地,缴了他手中的武器。旁边站着的白聚文和斯潘塞目瞪口呆地看着我的警卫员相当熟练地把华尔给扑倒了——华尔将近一米九的大个子居然不是一个不到一米七的看起来瘦弱无力人的对手!眼睛连眨动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人家给按倒了。

    “骆敏!快放了华尔先生!”我这才反应过来,这个骆敏反应很敏捷嘛!不过看来华尔有些吃苦头了,现在还是先安慰一下他吧。“怎么事情都没有搞清楚就随便的这样对付我的客人?快对华尔赔礼道歉!华尔先生,对不起了,我的警卫员是无意的,我在这里向你道歉了。”

    华尔爬了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臂“不用了。将军您的警卫实在是太厉害了!我的胳膊可能给他扭断了……我要去找医生看看。”华尔苦着脸向我说道。“不知将军阁下是不是能给我必要的医药费?我们这次到美国去为了招收那些将军需要的人,把所有的银子都花光了!”

    这人到现在还想着他的银子?!他什么时候才能忘记那些银两啊!“华尔,你和白聚文的银两我们会一分不少的给你们的,至于您的胳膊我看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我相信我的警卫员下手还是有分寸的,是不是骆敏?(“对!对!我已经很小心了”骆敏忙点头承认自己是很有分寸的)要是您的胳膊真的有什么问题我自然是会给您负责到底的。”我顺手从骆敏手中接过连发枪,掂了掂分量,这支枪还是很重的嘛!看来让战士背着它行军打仗并不是很方便,不过连发枪真的比那些洋枪、火枪抬枪什么的先进不知有多少!“华尔对于你们俩人给我们带来了这个礼物,您说应该怎么奖赏你们?”这个家伙只要不是问我要银子我就满足他!

    “杨将军,我想您的部队装备了这种武器打打那些大清军队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对不对?为了连发枪我和白聚文可是在美国受了很多苦哇~!我们的要求并不是很高,将军阁下您能不能奖赏我们五千两银子呢?这样我们才可以继续为将军阁下您服务嘛!”华尔一脸委屈的说道。

    五千两银子?!他华尔当我是白痴啊!“华尔我们里面去坐下谈谈怎么样?”我走过去恨不得踹华尔一脚“你们先到大堂坐坐好了。”我回头让站在我身后傻看着华尔和我的王得贵李雪龙他们叫他们回大堂。

    “军长,已经很晚了,我们是不是先吃饭?”王得贵赖在原地冲我嚷嚷着。很晚了?

    我怎么觉得没过多少时间啊?我看看手腕上的手表,现在是中午一点多了……见鬼!

    怪不得现在这么热呢!“那好,华尔、打萌兄,我看你们还是在我这里和我一起吃顿便饭吧?王师长,准备一些好酒!你们也敬敬华尔先生,华尔可以说为了我军做出了极大的贡献,我们要感谢一下人家嘛!”

    ……

    中午的便饭结束的很晚,在王得贵李雪龙他们的劝酒下,华尔和白聚文俩人是站着走进饭厅,躺着被警卫员给抬了出去。当我和容闳斯潘塞离开饭厅的时候,王得贵他们自己对干了起来,非要拼出谁才是真正的酒林高手不可!带兵打仗的不会喝酒怎么行?谁要是酒量不好谁带的部队也是孬种,不会喝酒的男人乘早就不要带兵打仗!——这是王得贵挑衅李成的原话(他不知道他们的最高领导——我和史秉誉俩人谁也不能喝多少酒,这种六十度以上的老白干我们两喝二两没有问题,要是再多一些,不当场发酒疯才见鬼了!幸好王得贵没有找我拼酒……不然按照他的理论岂不是我要让他领导了?!),在我们离开的时候,王得贵正拽着李成的脖子硬往李成嘴里灌酒,而李雪龙和其他人则在幸灾乐祸地在旁边一个劲的在旁边煽风点火。

    容闳酒量不错,看来以前已经是“酒精沙场”了,喝了半斤的白酒还十分清醒。斯潘塞倒是没有被那些酒鬼灌多少酒,只不过他并不习惯中国的白酒,两颊微红,嘴里吐出一股酒气,骆敏扶着他,一脚高一脚低地跟着我和史秉誉走进了书房。

    “斯潘塞先生,不知你的这种武器生产起来简单吗?我们这里没有什么工具,不知道能不能大量的生产它?”史秉誉一边把玩着斯潘塞的连发枪一边开口问道。容闳坐在我们兄弟俩和斯潘塞之间充当临时翻译。

    “将军阁下,我这种枪是我在家里自己制造出来的,它并不是很复杂,我想只要将军你们这里有足够的铁匠铺就可以生产它了。当然了,你们要制造它必须经过我的同意,不然我是决不允许你们制造这种连发枪的!”斯潘塞晃悠着脑袋嘟囔着,而容闳看来是个当翻译的料,翻译的连斯潘塞的语气都给带上了!

    “我们自然会满足你的要求的。说吧,你有什么要求?”史秉誉看我不表态,自己说道。

    “我的要求很简单……嗝!……就是你们给我成吨的白银,那么这种支连发枪就是你们的了!”斯潘塞打着嗝说出了自己的要求。容闳翻译的差点从座位上滑了下来。

    成吨的白银?这个洋鬼子当他的破铁是什么东西啊?!难道这是飞机、坦克吗?就是给他一吨白银也有一千公斤换算成两的话就是两万两白银……这个斯潘塞是狮子大开口哇!“斯潘塞先生,您的要求恐怕我们无法实现了,您的连发枪自然是好的了,不过它并不是最好的,骆敏!把我的那支自动步枪给斯潘塞看看,另外你把政委藏起来的子弹给我拿来!”我冲站在门口的警卫员骆敏喊道,对付这个家伙看来不拿出我的镇山法宝我看他是不会清醒过来的!“秉誉,上次你到福建好象没有打过什么仗的,你从我那里骗过去的子弹都还没有用吧?我看你还是交出来好了!”

    “啊?!我说大哥,仗是没有怎么打……不过那些子弹我都打猎打光了,我看还是让你的警卫员去取你的子弹好了。”史秉誉听到斯潘塞信口开河也是惊讶地差点摔倒在地上,刚才听到我让骆敏去取自动步枪真高兴呢——就是要好好杀杀这个美国佬的威风!——可是听到我要动他的子弹立刻就变脸了,惟恐躲的不及。“去!你打过什么猎?!那些人老早就说过了,就根本没见你用过自动步枪!还是别给我哭穷了,要是能有办法仿制出步枪、子弹,你还怕以后没的打吗?”

    “去吧,你问我的警卫员要,你告诉他我的子弹都在自动步枪里面,那支步枪在我的床底下。”史秉誉见瞒不过我无精打采地冲着骆敏说道。“呵呵这就对了嘛!骆敏,你把政委的自动步枪取来就可以了,至于我的,你就不用去取了。知道了吗?”我回头笑着对骆敏说道。“知道了,军长!”骆敏听完后一溜烟地跑了。

    “大哥,你……!也不用这么狠吧?!”史秉誉气愤地看着我。这下我不光用他的子弹了,连枪也是要用他的!

    很快,骆敏从史秉誉床底下拿来了属于史秉誉的自动步枪。“斯潘塞先生,您看看这是什么?我想你还没有见过这种步枪吧?”我接过自动步枪,把它递给了晃晃悠悠坐在座位上的斯潘塞。对于这支自动步枪,不要说斯潘塞没有见过了,我相信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不知道它是什么!当然,它的威力是有人见识过了,不过除了那些以前给我和史秉誉战斗过,看过我们使用它的我军将士以外就是那些倒在它枪下的人了。斯潘塞接过枪,翻来覆去的看着,眼睛里充满了迷惑的眼神。“这是什么?”斯潘塞看了半天没明白这支看来比他的连发枪还要奇怪的武器到底是什么,又把它递换给我,一脸迷茫地问我。

    “这个叫做自动步枪。骆敏你去告诉餐厅的那些人,要他们不要大惊小怪的又跑来了。”我冲站在旁边的骆敏说道,这些家伙中午跑来打断了我和华尔的谈话,还害的我要向华尔赔不是,实在是让我头痛!“斯潘塞先生,我们到外面去看看什么叫做自动步枪吧!”

    “大哥……”史秉誉吞吞吐吐的看着我“子弹省着点用啊!我们现在可是没有什么子弹了!”

    还是在书房旁边的竹林,不过这次靶子立的就远多了,足有一百米远,而且原来不到三寸厚的松木板也换成了后面抱着铁皮的五寸厚硬木板。为了不惊动在饭厅吃饭的那些容易大惊小怪家伙,我特意把消声器装在枪口处。“史秉誉,你来试试好了,不用多打,你就打两个点射好了。”

    史秉誉正害怕我把子弹都打完呢!听到我让他射击马上从我手里抢过步枪,趴在地上,眼睛贴在瞄准镜上做了一下深呼吸。

    “他在干什么?”斯潘塞看到史秉誉的动作不解地问道。

    “斯潘塞先生,您的连发枪对十米内的木板是威力无穷的,刚才那块木板你已经检查过了吧?我现在让你看看我们的武器怎么样!”我向斯潘塞解释史秉誉下面要做的事情。斯潘塞一脸不相信的看着趴在地上的史秉誉,就那支比自己的连发枪还轻的“武器”,能有多大的威力?

    “史秉誉,好开始了。”“我知道。”史秉誉答应一声,稳住气,右手食指连续扳动了两次扳机……

    轻微的枪声响过之后,史秉誉站了起来。空气中没有中午华尔实验连发枪所造成的乌烟瘴气。“骆敏,你把靶子取过来。”骆敏一溜小跑朝枪靶奔去。

    “将军阁下,您想让我看的就是这个吗?难道这就是你们中国人发明的炮仗?嘿嘿,好象没有什么威力啊?难怪华尔认为要把我介绍到你们这里来,我看你们的武器是这个。”斯潘塞做了个大拇指朝下的手势。也难怪他认为自动步枪没什么了不起了,他既没有见到火枪发射后升起的青烟,也没有闻到发射子弹后弥漫在空气中那股熟悉的硝烟味儿,除了一些金属圆壳不停地从那支所谓的武器里面冒出他就没有见到别的什么了。至于靶子,他并没有见到有什么动静——一百米外的东西,想要清楚的分辨出来可是不容易的!斯潘塞不屑地看着我,看来他是认为我的这个道具表演彻底地失败了。

    “呵呵,斯潘塞先生,定义不要下的那么快。我看还是等骆敏把靶子拿回来再说吧!”我根本不担心到时候会吓这个斯潘塞一跳的,他既不知道什么是自动步枪,也不知道世界上还有白光瞄准器,更加不知道什么叫做消音器了。一切还是让事实说话吧!邓伟人不是说了吗?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现在我只是希望斯潘塞也知道这条真理了。

    不过看来斯潘塞并不了解什么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在我们哪个时代人皆共知的话。当骆敏把靶子拿到斯潘塞面前时,他那本来喝的微红的脸慢慢地变白了,眼睛瞪着老大——眼珠子都要出来了!他翻了翻靶子,蹲在地上嘴里开始念念有词,双手不停地在胸口划着十字。“达萌兄,他嘴里在说什么呢?”我好奇的问着容闳。

    容闳看着靶子也是一脸惊讶。不过他毕竟接触武器少一点,没有斯潘塞那么反常“他说这是中国妖术,他在请求上帝让妖术快快消失,让一切都回到正常轨迹上去。”

    妖术?!难道自动步枪是妖怪吗?这个美国佬怎么这么不开窍啊?!我和史秉誉差点被这个“发明家”斯潘塞吓倒!

    “将军大人,您在这里干什么?是不是在诱骗我的朋友?”华尔和白聚文俩人摇摇晃晃地从安排他们休息的房子里面走了出来。“华尔先生,您不是喝醉了吗?怎么不在屋子里面休息?”我惊讶的看着华尔他俩走过来。

    “杨将军,我现在怎么可以喝醉呢?我还没有见到属于自己的那些银子啊!哈哈……”华尔笑道“?我的朋友怎么了?为什么他跪在地上?”华尔走到斯潘塞面前,陪着他蹲了下来。

    见鬼!我还以为这个华尔喝醉了呢!原来这个狡猾的家伙给我装醉!

    “华尔,您的朋友被我的武器吓着了。”史秉誉把手中的自动步枪在华尔面前晃了晃。“他说这个是妖术,正在请求上帝让它消失!”

    “这个啊?”华尔看看史秉誉手中的步枪,再看看拿在斯潘塞手中的枪靶子,他是什么都明白了。“我说朋友!这个是奇怪的武器!它可不是妖术。这个我是可以保证的!不过我在来的路上忘记跟你谈了。”华尔毕竟是见识过自动步枪的,马上开解斯潘塞。

    忘记跟这个家伙谈了?我看华尔是见钱眼开了才对,这个家伙为了能多骗一些银子是会不择手段的!

    “报告!二师全体将士已经到达温州城外,现在听候军长进一步指示!”二师政委李天秀从前庭走了过来。

    “暂时先让二师在温州城外就地休息。李政委你先到餐厅去吃点东西吧,另外告诉三师李师长,让他的三师全体将士朝路桥集结。等候进一步命令。”

    “是!”李天秀敬个礼朝餐厅走去。

    “华尔先生,我看您的朋友受到太大的打击了。呵呵,没关系,我们先里面坐坐好了。”

    “秉誉,我们现在有多少可以动用的资金?”我和史秉誉拖在最后面,我低声问史秉誉,这个问题可是绝对不能让华尔他们知道的!

    “现在我们共有白银一百四十七万两,不过各项项目都需要银子,现在毕竟是战争时期,一切都是为战争服务,连国……哪个政务院成立所需要的二十万两必要经费也是东拼西凑才勉勉强强的凑够的。不过大哥你现在要用的话,我看挤一下应该可以拿出三、四万两银子吧!”史秉誉小声说道。

    一百四十多万两的银子我只能动用三、四万两?!其他的银子都到那里去了?“你在军事方面准备了有多少银子?还有其他的银子怎么不能动用?”

    “军事方面现在有五十万两的白银准备购买外国的武器弹药,另外情报工作方面现在一个月需要十万两白银作为必要经费。按照三个月预备就是三十万两的白银不能动用了。还有就是做生意需要周转资金大概有三十万两,其他零零碎碎的各个部门也都要银子维持运转,还有人员的工资经费什么的,现在我只给他们十五万两的经费下面叫唤的很厉害啊!”史秉誉发愁的小声说道。

    我的天哪!我就知道和钱打交道没什么好果子吃的!你让我拿工资还差不多,管钱……还是免谈好了!“军费开支暂时压缩一下。既然那些外国人不再卖给我们武器了,我们就自己制造!另外向商人借贷的事情你再抓紧办好了,争取再多借一点。等我们的工厂都开始运作了,就可以制造出大量的银子来的。关于军事经费……你从财政部调二十万两做为这些外国人安置和每月的工资什么的。华尔和白聚文的事情我来处理,你不要插手,就按照我说的去办好了。”这也是实在没有办法的事了,要是现在我有一千万两的银子可以支配就好了!

    “我知道了大哥。”史秉誉低声答应道。

    “你们在外面说什么呢?杨将军您怎么还不进来?”华尔在里面坐的不耐烦了。

    “没什么。呵呵,我们只是在商量应该怎么犒劳华尔您呢!”我连忙终止了和史秉誉的密谈,我和史秉誉笑着走了进去。

    “不知杨将军阁下准备怎么奖赏?您要知道,我们的耐心是有限的……”华尔用鹰一般的眼睛看着我。

    “怎么华尔先生着急了?呵呵,华尔您的性子也太急了些吧?”我微笑着坐下平视华尔“关于奖励的事情,华尔先生您看这样好不好?我现在任命您为温州海关副关长,您的使命就是收出口商品的关税,至于收上来的那些出口关税十分之一将作为您的薪水。不知道华尔认为这个奖励还可以吗?”史秉誉和容闳一听眼睛都要瞪出来了,满脸的不可置信看着我。

    “什么?!将军阁下愿意让负责您的海关?!我的上帝!杨将军我实在是太爱您了!”华尔的脑筋绝对不慢的,跳了起来惊喜地叫着。

    “我想华尔先生您理解错了。”我更正华尔的话“我所说的是让您负责那些出口的商品关税,不过出口关税税额是固定的——就是商品货值的十分之一。也就是说要是我们一个月出口一百万两的商品您将有一万两白银可以落入您的口袋。秉誉,我们上个月出口了多少商品?”

    “价值七十万两白银的商品从温州出口。”史秉誉不解地看着我。

    “可是……杨将军,我认为作为海关关长,那些进口的商品我也应该负责的!不知道将军大人您能不能考虑我的小小的要求呢?”华尔双手按在胸口一脸可怜相地看着我。

    “呵呵,华尔先生您真不知足啊!我再更正一点:我任命您的是海关副关长,不是海关关长,至于进口的事情将有其他人负责,我看就不用辛苦您了。(华尔刚张口想说什么我连忙继续说,不让他有开口的机会)您负责的是出口,就是那些商品输出国外您都可以有收入,不过要是走私出去了,您想想是不是您的银子落入了走私犯的口袋中了?呵呵,不过我想您也不会让那些走私犯偷您的金钱吧?”华尔脑袋摇的想拨浪鼓。“不!我决不允许有人偷我的金钱!除非我死了,不然他们别想从我这里偷走一分钱!”

    “那么好,华尔先生,您现在就是我们这里正式的温州海关副关长了,不过我要警告您。除了出口关税中你的提成,您将没有任何收入!要是您偷偷地增加关税的话,您就会把那些想出口的商人都给吓跑了!到时候没有任何商品从温州出口,您想想您的月薪会是多少?我可不希望您被饿死在我们这里!”

    华尔像母鸡吃食一般脑袋点个不停“我知道的!将军大人。只有我不停的扩大出口货源,让更多的商品出口,这样我才能进更多的银子!”华尔兴奋极了。“我答应您将军大人!我一定会干好的!”

    “那么大人我呢?”白聚文听的心痒痒了。

    “那就好,不过华尔,现在我们只有温州一个海关,所以在我们这里你暂时没有什么竞争对手。不过应该我们马上就会有第二个海关了。史秉誉,我军什么时候占领福州,就让白聚文先生到福州当海关副关长好了,也是负责商品出口。待遇和华尔先生一样。”

    “明白了。”史秉誉毕竟和我相处的时间长了,刚开始没有明白我的动机,还以为我要把海关交给外国人呢!现在他终于知道我想的是什么了。“只要福州一被占领我会尽快的安排白聚文先生当海关副关长的。不过对于那些外国的走私船怎么办?”

    华尔在那里正在一五一十地算着要是他每个月完成了多少出口,他有多少白银进入口袋呢!一听有外国的走私船立刻说道“将军阁下大可不用担心!我们可以成立一支水师舰队驱除那些走私船只的!不管他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我统统的不答应他们敢破坏我这里的正常生意!”

    “可是华尔,我们现在没有水师啊!而且我们也没有更多的银子来建立水师舰队。您看怎么办?”史秉誉为难的说道。水师我们是要建立的,不过现在不能跟华尔说,还是先看看能不能从他这里骗点银子吧!“这个……”华尔为难的苦着脸,要他从自己腰包里面掏钱看来是比登天还难啊!

    “唉!要是那些外国的走私船在温州,我们也不好强迫人家走开,而且我们也没有能力让人家走开。史秉誉,上个月我们大概有多少出口商品被走私出去了?”我也愁眉苦脸地问着史秉誉。“根据调查,大概有价值五十到六十万的商品被走私出去了。”

    史秉誉简直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建立一般的水师不知道要多少白银?”我喃喃自语地说道。

    “我想三、四十万是一定要的。不过这样建立的水师恐怕只能驱除一下那些走私船,至于和满清的水师交战还远远不够!”容闳回答道。难道容闳也知道我的动机了?不会吧?这样不是华尔他们也猜得到?!看来还要让他们继续沉醉在他们的美梦中,不能让他们醒悟过来!

    “将军阁下,您看这样好不好?将军您,还有我,到时候再加上白聚文先生,我们三方每方出十万两白银建立我们自己的水师,驱除那些不法的走私船只!我决不想看到自己的水域有走私船出现!”华尔咬咬牙狠狠地说道。这个家伙只是考虑他的利益根本没有考虑我是不是需要水师和满清的水师作战!

    “那么好,我看就这样吧。史秉誉,你带华尔到海关去熟悉一下环境。还有白聚文先生,您也一起去,到时候成立福州海关就从我们这里的海关抽些人去。不过华尔、白聚文,我先警告你们,要是你们贪污受贿的话,我想我的那些执法人员是不会考虑你们是哪国人的,他们会把你们和其他的犯罪份子一视同仁的!我可不希望看到自己的朋友被砍了脑袋。”

    “明白的。”华尔白聚文干笑地跟着史秉誉走了出去。

    “至于您,斯潘塞先生。”斯潘塞正在坐在座位上继续发呆呢!“您说我应该怎么奖赏您呢?”

    “将军大人,我已经知道了,我的武器并不适合这里。您的武器比我的先进太多了!

    我的只适合当猎枪。”斯潘塞难过地说道“既然大人不需要我,我看我还是回美国去好了。只是我有个请求……我在来的路上已经花光了所有的路费了,大人能不能行行好,送我一点盘缠?”斯潘塞简直要流下眼泪了。

    “斯潘塞先生,您可能误会了。我并没有说您的发明在我这里没有用啊?!”要是让斯潘塞走了我的部队装备什么?!难道还是使用那种原始的跟烧火棍差不多的火枪?!这个人是不能让他走的!“我的意思是您的武器还需要一些改进,当然了,我们是可以付给你银子的,不过我认为这样并不好,对你是不公平的。”

    “为什么不公平?”斯潘塞一听自己的发明人家愿意接受心情好了许多“难道大人买下我的专利对我不好吗?”

    “好是自然好,就是还有更好的,不知道斯潘塞先生愿不愿意接受呢?”现在我是能少掏点钱就少掏一点。看来对这个人也是要诱之以利的。

    “当然!只要将军阁下您说的真的对我更好我为什么不接受?!”斯潘塞叫了起来。

    “那好!我的意思是我们成立一个兵工厂,专门生产您的连发枪和所需要的子弹。您说这支枪的成本是多少?(“大概要三两银子吧?,我对银子与美圆的换算关系并不是很清楚,这只是华尔说的,不过我认为差不多了”斯潘塞回答到)兵工厂生产的连发枪以每支五两白银的价格供应我军,还有就是以更高的价格出口,当然了,您将是兵工厂的总工程师兼董事会副懂事长,赚的利润您将得到大量的分红,不知道您愿不愿意?我们以后的军队是很大的,要是有一百万军队装备您的连发枪,您的收入将远远不止一吨白银,也许一吨黄金也不止,您说呢?”

    “不知道中国有多少人?现在有多少军队?”斯潘塞对有没有百万大军深表怀疑。

    “现在中国有四万万人,军队有将近两百万大军。不过也有可能不止这个数字。”两百万大军是没有的,而且那些军队可以说都是我现在的敌人或者是潜在的敌人,要他们装备连发枪?除非我头脑发烧了!至于四万万人口,现在的中国是有的,不过在我控制区内只有四百万人口,只有百分之一……不过我好象没必要把什么都告诉斯潘塞吧?愿上帝原谅我对他的仆人说了不净不实的话……

    “哦!我的上帝!四万万!”斯潘塞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大人我很乐意担任您所说的兵工厂职务!不知什么时候我才能正式开始工作?!”

    “我很快就会安排您的工作的!请斯潘塞先生大可不用如此着急。至于现在您的生活费问题,我看可以先奖励你一百两白银,您先买点什么东西吧!对了我们这里的物价是很便宜的,您尽管放心购物好了。”

    “谢谢!谢谢将军阁下!您真是我的再生父母!”说完斯潘塞跑了出去。

    “他怎么知道再生父母的?”我疑惑的问容闳。

    “他自然是不知道什么是再生父母的,我只是把他感激的话按照军长您能够理解的中国话翻译出来而已!”容闳看着我笑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