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五十章 慎重

第五十章 慎重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军长,您为什么让洋人负责对外出口?难道您不怕那些洋人和奸商勾结起来破坏我们的对外贸易吗?您所说只让华尔负责出口而进口商品不让他管,现在他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以后要是他对进口垂涎而向军长您要负责进口甚至是管理整个海关,不知道军长您又会怎么办?”容闳停止了微笑突然问我。“而且军长您就不觉得把海关关税交给一个外国人是极为不利于我们中国的吗?”

    我还以为容闳明白我的用意了呢!怎么现在还问我这个问题?!“我自然知道把海关交给外国人是不行的了,所以我只是任命华尔担任副关长,而且只让他负责出口。为什么?一个是现在我们要尽量的扩大对外出口来换取必须的政府经费,光靠我们中国人自己现在可以和那些洋人打交道的实在是太少了,而任命了华尔,他在为了让自己的利润最大化,必然想方设法地扩大出口,只有出去的越多,他才能进帐的越多。第二个原因是海关的关税是由我们自己制订的,这样杜绝了华尔为了多赚钱任意提高或者是降低关税,所以我并不担心华尔担任副关长后我们的出口收入会降低。第三个原因是任命华尔担任海关副关长,可以扩大我们在那些势利的外国人心中的地位。第四个原因是只要我们有了良好的监督机构就可以杜绝华尔中饱私囊,只要他敢违法,我就敢因为这个原因惩办他!当然了,关于监督机构监察院具体怎么工作我还要好好和监察院院长谈谈。第五个原因就是既然我们要建立一个强大的中国就应该有海纳百川的的气量,应该接纳那些愿意帮我们办事的那些外国人,把他们和我们中国人同等对待,当然了,最好还能让他们加入我们中国国籍。只要我们能够接纳那些各个国家的社会精英,让他们在我们这里为了我们中国工作,那么中国的腾飞就指日可待!而华尔就是我们竖给外国人看的一面旗帜,达萌兄,我希望你能够在我走后好好的利用好华尔在我们这里当官的价值。还有那些华尔从美国招来的美国人,要安排好他们要做到人尽其才,能够在我们这里开心的工作。”

    “这个我明白了。就是要让外国友人知道我们是他们的友好兄弟。”容闳点点头满意地笑道。看来他对我的解释极为满意。

    实际上除了上述各项理由还有一点我没有对容闳讲,我现在可是没有那么多的银子奖励给华尔白聚文他俩的,既然没有现银,那只好给他们期货了。这样我不光可以让华尔和外国人打交道,弥补我们对外贸易中的隔阂,还能节省一大笔奖励华尔美国之行的开支。至于华尔想多捞银子?他还是靠自己去赚好了!

    “对了,达萌兄已经见过现在监察部的倪部长了,不知道对他有什么看法?”既然容闳要担任政务院总理,我想看看他看人的眼光如何。

    “军长说的是倪峰部长啊?据我看他好象疑心实在是太大了,不是怀疑这个人有贪污行为,就是怀疑那个人受贿了。我到这里没几天,台王……这个政委只是让我负责组建政务院,这几天就不时有人到我这里来诉苦,说是监察部时刻派人盯着他们,连政委的岳父也对倪部长发过火了——倪部长怀疑何部长把女儿嫁给两位是动机不纯,呵呵有贪污的嫌疑,可在暗地里调查的时候却让何部长发现了,何部长自然不干了,跑到政委和我这里大吵大闹,说是他没脸见人了。”容闳眼睛盯着墙上挂着的画,脸上挂着笑意陷入了对当时的回忆中“史政委前两天正为了这事头痛呢!说是要警告一下倪峰部长。不过没想到政委还没有去警告倪部长,军长您就这么快就到了温州。”

    连我“岳父大人”也敢怀疑?这个倪峰还真是谁也不放过啊!“那么达萌兄您认为呢?”

    “我?军长您让我说真心话还是假话?”容闳停止了微笑。

    “自然是真的想法了,那些假话我听他干吗?”

    “要我说监察部倪部长并没有办错什么事情,他的职责就是监督、调查各级官员有没有干什么坏时。军长,我看的出您是真的想为中国富强起来做事情,既然这样就恕我叫浅言深了,您可不要见怪。不要说倪部长,我也认为何部长把女儿嫁给你们兄弟俩动机不良!军长和政委现在只是占领了温州和福建一部分,这里只有这么巴掌大的地方(容闳摊开手掌),那何部长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你们?呵呵说的不好听点,要是我有这么大的女儿我可不放心让她嫁给你们兄弟。那么何部长他是为钱?还是为了什么?”容闳收回盯在画上的目光看着我。

    我怎么知道为了什么?!难道就不可以何部长有先见之明知道我们兄弟是祖国未来的栋梁,他想尝尝皇亲国戚的滋味吗?或者我们兄弟两特别的英俊潇洒让他觉得我们是他女儿的合适夫君?不过这个守财奴突然提出嫁女儿是有点太“那个”了,连我刚开始都怀疑他对我们有什么不良企图呢!不过据史秉誉最近传来的消息,这个何长庆只是一门心思扑在创办卷烟厂上,四处招人、募捐,也没什么其他的行为,唯一和以前不同的就是更加吝啬了,以前其他部长还可以从他那里挤出一些经费来,现在不要说部长了,就是史秉誉问他要银子他也是仗着自己是史秉誉的岳父,对史秉誉的要求能免则免、能推就推,从来没有一次爽快的掏钱——好象财政部的银子都是他的银子似的!“达萌兄多虑了,这个何部长就是太小气了些,还有就是有些势利。至于还有什么坏的动机我看不见得有,不过还是让倪部长多监督一下财政部的运做好了。这个问题我和何部长亲自谈谈。”我刚说完和何长庆谈谈心里就后悔了,我和何长庆有什么好谈的?现在我躲着他还来不及呢!他那宝贝女儿可是给我增添了不少的麻烦啊!——坏了!这次我率领二师北上,时间太仓促了,出发的时候没有通知清萍一声!下次见到清萍我怎么说?!一想到忘记跟何家姐妹打招呼我脑袋更加大了,这比面对她们的父亲还让我觉得更加麻烦!还是以后见机行事吧!“……至于和何部长谈……我看还是不用了,我马上就要带领部队北上了,现在没有什么时间,我看还是按照达萌兄您想的去办好了,不过不能再让何部长受惊了,调查的要更加隐蔽,只有有了确凿证据才能逮捕他,好不好?”我还是能免则免好了!我也不相信真的能查出何长庆有什么其他问题,要是只是贪财有贪污受贿,也不可能让他人头落地的。

    “好的,这个我会和倪部长负责。我们自然也不会随便的诬陷好人的。”容闳见我肯听他的意见十分高兴。“等一下我还是找倪部长谈谈这个问题好了,我希望大家能够好好的配合,毕竟我们都是为了共同的理想在这里。”我对容闳说着。

    为了共同的理想?我心里苦笑着,也许在正规部队中大家是有共同的理想的,那些地方部队就想的和我们不大一样了,他们只有反对满清和我们是保持一致的,至于城里的这些官僚……他们不是为了能捞一票就是想在我们这里能够出人头地,能够以后当大官发大财,根本和我的理想差得十万八千里!要我整天看着他们丑陋的嘴脸实在是太恶心了,跟他们在一起我还是宁愿和那些田里的农民呆在一起!不过现在我也是实在手中没有可用之才,要那些农村的老农民来管理城市?!别逗了!他们不把城市管理成垃圾场才见鬼了!现在我也只能暂时靠城里的那些稍微看起来好看一点的商人来管理城市,只是没想到让这些商人管理城市也让我头痛,我本来还以为他们会管理好自己的城市呢!谁知道他们只会一个劲的向我抱怨。因为怕了这些讨厌的像苍蝇一样乱叫的人,我才急不可耐地逃到福建去指挥作战。不过现在好了,现在有这个被史秉誉骗的留下来的容闳可以代替我头痛了。

    “军长,医院陈院长刚刚派人传来消息,说是商业部李部长的夫人过去了!”我正和容闳讨论着建立银行的事情,李雪龙跑了进来说道。

    这么快?虽然上午到医院陈院长已经告诉我们李夫人时刻都有病逝的可能,但也没有这么快吧?!在我到这个时代后有多少我所熟悉的人离开了我?“参谋长,通知政委了吗?赶快通知政委,另外告诉其他在温州的旅以上将领,等一下我们一起再去慰问一下李部长。”

    “好的,我马上去办。”李雪龙认真地点点头。

    ……

    慰问完李国波出来时天已经黑了下来。本来说晚上我和史秉誉要请那些美国过来的人吃饭的,现在也耽搁了。不过有容闳陪着应该不会显得太怠慢他们,容闳毕竟是美国耶鲁大学毕业生,我相信与那些美国人有共同语言的。

    “大哥,那边宴席我们还去不去了?不知道怎么搞的,现在我一点演戏的心情都没有!是不是我们不去了?”史秉誉无精打采地边走边踢着路上的小石子。

    “唉……,去还是要去的。现在我的心情也不好,不过要是不去的话就太不给那些洋鬼子面子了!走吧,我们去应付一下他们。”我拉着史秉誉。“军长,我看我们就不用去了吧?那些洋鬼子放的洋屁我们又听不懂,嘿嘿,还是先回去睡觉算了!”王得贵想脚底抹油溜了。李成拖在最后面,见到王得贵要逃跑自己也打算撤退了。这两个师长怎么见困难就退?!

    “给我站住!想干什么?这次大家谁也不能中途开溜,要是谁跑了他的职位就让别人来干好了!”

    “军长啊!我中午喝的太多了,我看今天晚上军长您就饶了我吧?”李成讨饶道。

    “对啊,军长,中午我也喝多了,现在我的头还痛着呢!嘿嘿,是不是先让我休息一下?”王得贵连忙附和着。

    “得了吧你们。就你们的酒量还会喝醉?!不知道中午是谁说‘谁要是酒量不好谁带的部队也是孬种,不会喝酒的男人乘早就不要带兵打仗!’?怎么?现在一个个都草鸡了?!李成,要是今天你不跟我一起去,这次北上的任务我看还是换人去好了!至于你……王得贵,您是不是想带带独立旅玩玩?要是这样的话我可以满足你的要求!”这些家伙怎么老是给我找麻烦啊?!

    “行行!军长,我和你去不就可以了?”李成一听不让他打仗着急了,在台州只是逗逗左宗棠玩实在是没有什么意思,还是打大仗来的过瘾!至于王得贵,话也没说老早窜到我前面去了,行动比我还积极!到独立旅去对他这个视打仗如同生命般的人来说是要活活折磨死他的!

    “嗨~,将军阁下!见到您是多么开心啊!”华尔见到我进来,举着手中的酒杯隔者老远跟我打着招呼。

    “华尔先生,还可以吧?招待不周的地方请多多谅解。”

    “不,不,不!很好的!实在是太感谢将军阁下给我们安排如此优美的地方。我代表大家感谢杨将军。”华尔晃悠着脑袋,手指指北面的江水。

    很好吗?我看了看那些大呼小叫的美国佬。看来这个地方还是很适合他们这些没有“开中荤”的外国佬。

    三十多桌酒席在温州城内是任何一家酒店都摆不下的,不过接待部汪部长自有办法,他在沿着瓯江江边上腾出了老大的地方,晚上的酒席就在瓯江江边上,那些洋人坐在座位上欣赏着太阳在西边慢慢落下。江心孤屿的归鸟回巢声,江中渔夫晚唱声,声声传入人耳一副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景色。当一道道美食端上酒席那些美国佬目瞪口呆的注视着桌子,他们想也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美东西!难道这就是中国人所吃的?

    要是这样就是在中国呆一辈子也愿意!不过正式开始吃的时候,这些人又傻眼了,那两支木棍是干什么的?一手一支?幸好容闳交代汪道正准备了勺子,这些拿筷子拿的千奇百怪的家伙一个个举着勺子向美食进攻了。只是当厨师烧的毛蟹端出来时,这些美国佬又一次地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有性急的抓起毛蟹就张开血盆大口咬了下去——后果自然是严重的了,坚硬的壳让那些人大吃苦头,差点连牙齿也甭掉了!就是容闳示范了怎么吃毛蟹后,这些人也不敢吃,一个是剥壳实在是太麻烦了,还有就是这里面居然还有不能吃的东西,可是他们又怎么知道如何去掉里面的那些脏东西?!至于那些看起来烧的很美的鱼,吃起来也是够让他们后悔的,越好吃的鱼鱼刺就越多,而那些贪吃美食的美国佬被鱼刺卡住的人也就自然不在少数了。

    我和华尔、白聚文他们聊天的时候王得贵和李成已经被容闳拉了过去替他挡灾,容闳已经要被那些美国佬灌倒了,三十来桌的客人就是每桌一杯也够他受的了!见到酒精考验的王得贵他们来了,如同见到救星一般,而王得贵他们也乐得替容闳消灾——好酒总是不嫌少的。而且现在是总理大臣求他们喝酒,这就算是欠了他们一个人情了,以后还可以敲诈容闳一笔!

    “大哥,睡不着吗?怎么这么晚还在外面?”史秉誉走了过来。

    我坐在外面石凳上正赏着挂在天空的月亮,骆敏也没有休息,站在我后面时刻保持着警惕。本来我是准备晚上好好和容闳谈谈的,可是晚上招待美国过来的客人时,容闳被那些人灌醉了,现在正在我的卧室里面呼呼大睡呢!只剩下孤身寡人的我在外面观赏温州夜景。静静的夜晚既可以让人马上睡着也可以让人头脑更加冷静,骆敏拿来的香烟在我手中变成袅袅青烟挥散在夜空之中。

    “睡不着啊!坐吧。”我叹了口气“现在我们压力太大了,你说我能够安心的睡觉吗?”

    “你在想什么?是不是那些美国人的安置?还是关于北上救援的事情?”史秉誉在我身边坐了下来“我看安置美国人还是让容闳去办好了,他从美国大学毕业,比我们熟悉那些美国人的思维方式,相信他可以安置好的。至于北上救援天京……大哥,你为什么只是带了一个师过来?十多万敌军啊!就现在知道的就有湘军、楚军,而且李鸿章的淮军也时刻可能在战场突然出现,一个师能有多大作为?”史秉誉伸手从桌上拿过一根烟,点着火用力吸了一口。

    “美国人的安置问题让容闳去办我没意见。不过容闳他本事是有的,就是对外国政府抱有太多的幻想,还有就是他信基督教信的入魔了!我看他时刻都想把基督教立为我们的国教。在这个问题上我看还是宗教信仰自由好了,对宗教的态度我们应该是不反对,不鼓励,不排挤,不支持,让他们自己自由发展。不过我们要和他尽量争夺人心,不然以后基督教时刻有被外国势力利用来冲击我们的可能。某种程度上我们要暂时先利用一下基督教,让它为我们服务,但是要控制好基督教在我们这里的度,不能尾大不掉啊!”我狠狠吸口烟。

    “是啊!所以当时我不同意把圣经什么的定为学校的主课。”史秉誉点点头,“那么北上增援天京呢?大哥你怎么想的?是不是让我带领部队去,大哥你在这里主持大局?”

    “北上救援天京?现在根据地并不大,而且也不是很稳定,我怎么可能把主力部队都调到天京去给洪秀全解围?我看我们只要把天京城外的敌军调动,不让他们顺顺利利的攻打天京就可以了,可不能把敌军都消灭了!要是天京不再受到清军的威胁,他下一步要做什么?”我手指轻轻敲打着石桌,自问自答“要是天京没有威胁了,恐怕洪秀全就会对我们下手了!就算洪秀全没想到收拾我们,但洪仁发、洪仁达这两个大奸臣能否放过我们,这两个家伙对付清妖没什么本事,对付自己人倒是极有心得体会!

    我怕洪秀全对我们来阴的。”

    “对,这点我也考虑到了,开始我也是想派一个师去逗逗洪秀全,不过后面知道天京外面敌人众多,而太平军战斗力又赶不上那些清军,何况那些太平军能不能和我们密切配合现在还是未知数,说不定那些太平军给我们背后捅刀子呢!我认为我们要做好单独和敌人作战的思想准备,这样一个师的兵力就显得太单薄了点……请大哥接着说。”史秉誉看看我,这才想到现在是听我说的时候。

    我看看地上竹叶的影子,月光透过竹林撒在我周围,习习晚风轻轻拂过身边,蛐蛐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欢快的叫着。“从前”这里是什么地方?高楼大厦还是绿化带?或者是商业街?应该没有这片竹林的吧?“从前”的城市里面晚上到处都是灯火通明,城市的天空中灰蒙蒙的,没有现在这里如此湛蓝,空气也没有现在如此清新,还是现在好啊!

    “天京的围是要解的,但是又不能真的去给洪秀全卖命!我的想法是带领三师北上单独活动,在运动中寻找机会歼灭敌人一部,牵引外围的敌人来回奔波,至于江南大营江北大营之类的还是留给其他太平军好了,我们不能和他们抢功嘛!不过不知道这次洪秀全会让谁指挥解围天京的太平军?应该是李秀成吧?要是他我倒想见见这个人物。”

    “应该是李秀成,现在天京周围就属李秀成部队最多,官最大了,而且李秀成指挥又有一套,洪秀全不会不用他的。大哥你说在外围作战我倒想到一个人。”史秉誉按灭了烟头。

    “是谁?”

    “就是现在在安徽宁国府、广德一带正和鲍超作战的杨辅清统率的两万太平军,现在干王洪仁玕\已经到那边去了,我相信大哥应该可以好好利用一下他们的。而且洪仁玕\在香港呆过,头脑中有些和其他中国人不一样的东西。大哥你不会不知道洪仁玕\是谁吧?”史秉誉说了一大段突然问我这个可笑的问题。不知道洪仁玕\?!难道史秉誉当我在上历史课的时候在睡觉?资政新篇的作者是谁?“得了,我知道的!现在宁国府那边杨辅清的部队有多少?”

    “有三万左右,但他要是参加大哥的机动作战我看是要放弃宁国府、广德一线,而宁国府和广德是天京的南面屏障,要是丢了恐怕……”史秉誉兴奋的劲头又消失了“见鬼!我还以为洪仁玕\让我们到皖南和他们会师是为了壮大声势,怎么现在仔细想想他是让我们帮他一起对付鲍超去的?”

    “鲍超有多少部队?让你这么大惊小怪的?”我问道。

    “鲍超统率六千湘军由江西进入安徽。现在正在宁国府和杨辅清的部队作战,妈的!

    这个洪仁玕\耍了我们!上次在这里他居然告诉我说是要在天京外围和我们会师,看来这个外围就是宁国府了!什么嘛!他本来就在天京外围!”史秉誉想明白了什么跳了起来。

    “你怎么说话杂乱无章的?不过数千湘军嘛!难道三万太平军还怕了他们?还想靠我们助他们一臂之力?”六千湘军?我的一个师就可以搞定了!

    “大哥,你忘了?现在的太平军作战力可是不如湘军的。别说是三万太平军,我看就是五万也打不过六千湘军!不过太平军加上我们的解放军就不同了,呵呵,我们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解放军啊!”史秉誉做出一副坚信不疑自己所说话的样子。

    “得了吧你!那有什么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部队啊?这些话对那些战士们说说还不错,可以加强他们作战的意志,要是我们相信的话部队就有麻烦了!”我一把把史秉誉拉了下来。“离鲍超最近的是那路敌人?”

    “现在在距离宁国府六十公里的芜湖方向有曾贞干率领的湘军五千人,皖南婺源一带有道员张运兰等部湘军数千人扼守,防止我们和浙江太平军入赣,以固徽州后路。如果我们想经过安徽到天京去就要先通过他们这一关,其他的就没有什么敌人了,不过据说李鸿章的部队已经集结完毕,现在正在南移中,要是他们渡过长江,大哥我们面对的敌人就不止现在那些了,李鸿章的三万军队装备远远强于其他敌人,我们一定要小心。”史秉誉看来最近对天京的形式了解了很多,随口就说了出来。

    “不是‘我们’要小心,是我要小心。”我更正史秉誉说的话“这次北上作战我看还是由我带领三师去好了,你负责浙江和福建这边。毕竟我们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么个自己的根据地,这里需要一个可以统揽全局的人,呵呵,大哥不相信你相信谁?我看还是你留下来最好了!”

    “不会吧?我们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吗!你怎么又要一个人跑了?!”史秉誉极为不满地说道。“大哥,到了这里我们兄弟俩有多少时间是在一起的?至于浙江这里我认为政治交给容闳负责军事交给王得贵就行了!福建那边张海强也不错,虽说他进取心不够,但至少守成还是可以的。不会因为我们不在就丢了福建。”

    “你倒放心让容闳负责?你不怕他篡改了我们的政策,真的给我们来建立什么美式社会?这里可是我们的家啊!怎么能大家都走了呢?既然你叫我大哥,那么你就应该听大哥的话,留在温州好了。”看看史秉誉还是不高兴地坐在那里,我只好说出心里话了“我也不想老是和你分开啊!在这里真的能够说上话的除了你还有谁?可是现在我们不分开也不行!为什么?还不是怕了洪秀全对我们动什么歪脑筋?两个人在一起到时候要是出了事情大家一起玩完!洪秀全也不敢真的对我动手,那不是把你推到清军中去吗?!这样我们也就都安全多了!还有我们可以互相呼应,我率领三师在安徽南部活动,你率领二师在浙江南部牵制左宗棠,这样我也可以对自己的背部少一点担心,要是让王得贵负责,这小子整天就光想着打仗了,三天不打就浑身发痒,我怕他会提早跟左宗棠交手啊!那样不是打乱了我们发展的计划吗?你说呢?”

    “咋这么多理由呢?算了,我说不过你,不过你要给我平安的回来啊!我可是对怎么布置行军打仗不大懂!”史秉誉悻悻然地说道“说说看,大哥你需要我们怎么帮助?

    要不要真的把宁波给攻下来?”

    “算了吧!福建的部队现在有自己的任务,靠二师和浙江留下来的两个旅就想拿下宁波?胃口好的很啊!我的想法还是老样子,就是巩固台州、临海,占领天台、三门。

    把战场引到左宗棠**后面去,让他不能全力对付太平军。当然了,要是敌人过来的部队大,我们就要退了,必要时连温州都可以让给他们。不过退却是为了更好的消灭敌人,你可别光顾着撤退忘记了消灭敌人啊!”只要拖住左宗棠的部队,光对付曾国藩就容易多了,我可以带着曾国藩的部队在天目山黄山一带大兜圈子,把他们拖死!

    至于李鸿章……打不过难道我不会逃跑吗?

    “好的,我知道了。”史秉誉点点头,突然他又想到了什么“对了大哥,这次北上我看大哥把‘特种部队’带上,说不定可以派上大用场!”史秉誉神秘兮兮地把脑袋凑了过来小声说道。

    “什么特种部队?”我不解地问道。特种部队?我们军队里面哪来的特种部队?我怎么一直不知道?!“大哥你上次到福建去后,我想到要是我们能自己多好?

    我问了下在温州的那些外国人现在都发现了些什么化学东东还真别说!嘿嘿……大哥你猜我知道了些什么?”史秉誉卖着关子问我。什么东西?我怎么知道现在这个世界已经发现或者是发明了那些化学东西?我只是知道现在应该已经发现了铁铜之类的东西!至于炸药……那些也太原始了,只能叫火药!“猜不到吧?我发现现在已经发明了硝化甘油!”“硝化甘油?!”我惊讶的问道,不会吧?难道说TNT现在已经出现了?为什么那些外国人和卖给我们武器弹药的人不知道呢?

    “是啊!就是硝化甘油!而且这东西那些外国政府并没有对我们进行禁运,它的主要成分苦味酸作为黄色染料在我们这里是运来很多的,不过它可是很不稳定的,我回想一下以前在部队大院是那些人跟我简单介绍的TNT的成分,说是硝化甘油经由硝化绵吸收後,就成为一种稳定的炸药!呵呵,我自然是大力进口‘染料’了!而那些商人是有买卖自然大力做了,告诉大哥你个好消息,前段时间开发处已经正式制造出TNT了!现在我们这里已经有了成吨的TNT,我让开发处把那些黄色炸药搞成了炸药包、和手榴弹,至于导火索也研制出来了。三师工兵营抽调一个工兵连这几天在这里实验怎么使用,现在已经可以派上用场了!你说这是不是我们的特种部队?到时候炸他丫挺的!”(作者注:TNT并不是史秉誉所说那样制造出来的,TNT的成分和硝化甘油、硝化绵没有任何关系,史秉誉合成的是另外一种炸药。)

    “这个别人知道吗?”我实在是太激动了!哈哈!我现在居然已经有了领先世界的军事东西了!“严格保密!开发处和进行实验的工兵连都在温州城外的马峰尖山里,我派了部队严密封锁山区,至于开发处的保密工作大哥就放心好了!”史秉誉拍着胸脯保证道。

    “好,太好了!呵呵,我要让曾国藩尝尝我们‘染料’的滋味如何!对开发处要进行表彰,除了物质上,还有精神上也要表彰!”我实在是太高兴了!站了起来来回走动着“对了,秉誉,你还记得炸药抛射器吧?有没有发明它?我们在福建的战役中,因为那些火炮实在是太笨重了,机动缓慢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伤亡,当时要是有炸药抛射器或者是迫击炮就好了。”

    “炸药抛射器?坏了!我怎么忘了这个呢?”史秉誉拍着自己脑袋懊悔着说道“不应该啊!既然已经制造出TNT了为什么忘记了我军传家宝?唉~!我会尽快安排开发处研制的!大哥你放心好了!”史秉誉又想了一下“至于迫击炮也让他们试试看,不知道可不可以研制出来?现在主要问题就是开发处人手不足,懂得现代知识的更是没有几个,要不是硝化甘油、硝化绵都是现成的,我还告诉他们大致上应该怎么去做,相信现在TNT也研制不出来。恐怕迫击炮的研制时间上要拖很长时间了。”

    “现在我们不是有了一些美国过来的教师吗?让容闳马上开学!培养出我们自己的高知识人才,另外我看秉誉你可以把一些对我们有好感的、可靠的美国知识分子加入到开发处去,至于待遇一切从优!非常时期就要非常行事!看来这次炸药抛射器是用不到了,不过我希望等我回来后我们有了自己的新式武器!至于我们弹药我看也要改进,要用更先进的炸药代替里面的火药。”我的脑海里面出现了在新式武器打击下那些现在和未来的敌人狼狈逃窜的形象。要是现在可以制造飞机、坦克就好了!不知道火箭炮可不可以研制出来?

    见鬼,现在这种科技怎么可能制造出超先进的武器?“对了,现在我们有多少制造好的手榴弹和炸药包?”“正式生产还没有多少时间,而且要进行保密,所以速度比较慢。到现在为止已经制造了四百来枚手榴弹,还有一百多炸药包。”

    “让开发处专门分出一部分成立军事开发处。武器弹药的试制交给他们好了,另外兵工厂的建设要加快了,不然我们武器弹药供应将出现大问题。”月亮是如此的美好!

    心情是多么爽快啊!“对了,既然制造出TNT来,我们的地雷也是应该改造一下,这次北上我军暂时不需要地雷,不过留在这里的部队应该需要它们的,到时候成立兵工厂后你让他们把地雷里面的火药重新安装,还有就是地雷的总类要增加,要制造出铁雷、石雷、拉雷、触发雷、饵雷……多种地雷,呵呵,要让进攻我们的敌人尝到地雷的威力!”

    “好啊!这个不难,应该马上就可以改造好。”史秉誉喜滋滋地说道“除了地雷,还有什么?大哥你想想吧。”

    “还有什么?还有就是组织精兵强将仿制出我们那两支自动步枪和子弹来!质量差点、精度不良、距离近点都没关系!只要能高速发射就可以!这项工作我看可以让哪个斯潘塞负责,这小子头脑灵活,可以担当起重任。至于他的连发枪,我看可以在改造后少量地装备我们部队,要是表现不错可以向国外出口。”我又想到了斯潘塞那支连发枪,只要我们自动步枪仿制出来他的连发枪在我军中将被替换,不过卖给那些外国倒是不错!“军事开发处除了前面我说过的,还要尽快的研制现代火炮,加农炮和榴弹炮都要进行现代化改造,还有炮弹,穿甲弹、爆破弹、燃烧弹各弹种都要研制出来!”

    “哇!大哥你胃口不小啊!听的是够振奋人心的,不过要是这样是需要很多银两的!

    恐怕我们的国库支撑不了。还有就是要改造和仿制那些武器,恐怕是需要大量的钢材的,现在我们这里有吗?我们只能少量的从国外进口一些钢材,价格昂贵,质量又差,这些根本不够用啊!”

    我刚刚建立起的良好心情又被史秉誉破坏了。这倒是,现在我们没有自己的重工业,一切美好的构想要实现都是不可能的!只要外国一卡我的脖子,没了原材料不是就死定了?!铁矿、铜矿在那里!?还有炼钢方法是什么?!还有我们怎么自己制造出TNT的原材料?

    “不知道华尔招来的人中有没有化学专家?还有地质专家、采矿专家、冶炼专家?”

    我自言自语道。要是有就好了!华尔他们上次说过的,现在外面已经有了转炉炼钢法,可是我们这里没有啊!而且温州本身是不出产铁矿的,不知道福建有没有铁矿?

    希望有!这样我才能建立自己的钢铁厂。不过……恐怕华尔没那么大的本事把我现在需要的人才都招齐了。看来还得继续招聘人才啊!华尔和白聚文现在已经任命他们当海关副关长了,这两个家伙爱钱如命,又爱慕虚荣,不肯轻易离开他们副关长的宝座的,而且我也怕了他们这种“抢钱”的手段,还是不能让他们负责人才招聘。那么让谁负责呢?“史秉誉,我看我们要成立一个人才引进部门,专门负责引进必须人才的工作,这样我们才能从引进人才的工作中解脱出来,只要告诉他们我们需要什么人才就可以了,这个部门就是以前人们常叫的‘猎头公司’,你说怎么样?”

    “好啊!我也正犯愁呢!现在我们的开发处人手不足,我老早就想引进更多的人才了!不过不知道大哥在这方面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我还想问史秉誉有没有什么合适人选呢!这小子倒是先问我了。

    让谁负责?难道再交给容闳?那他的权力不是太大了?到时候我怕会不受控制啊!我脑子里面转了半天,一个个部门里面以前见过的人在我脑海中冒了出来,又被否定了,合适的人选还真难找啊!“秉誉,暂时我也没有什么好的人选,这事情我看还是你先负责起来,另外你平常注意一下有没有在这方面有突出才能的人,就给他好了。”

    “我看接待部的汪道正还可以,是不是让他负责?”史秉誉立即想推脱,到那里找人?我不知道,史秉誉他也不懂,现在他也是能推就推了。不过汪道正倒真是一个好的人选!

    “好是好,不过接待部现在也需要他,在我们这里暂时也还没有发现什么更好的人能向他一样八面玲珑了。是不是你想先管管接待部工作,让汪道正换岗?这我倒不反对。”史秉誉外语水平和我一样,高中这小子英语曾经考过七分的(百分制考了气氛,我很奇怪他怎么会考的这么差!就是选项题都填A或者是B什么的也没有七分啊?在考试这方面我就比他强多了!英语考了十三分……),现在要是让他和老外打交道,用**想想我也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

    “不行,不行!”果然史秉誉开始大摇其头了,他丧气地说道“接待部的工作我管不了!我看还是我先负责人才引进好了,大哥你说给这个新成立的单位取个什么名字?

    叫什么部好呢?”

    “就叫人事部好了,要把我们这里的人才和招聘过来的建立档案,同时负责各项所需人才引进。不过这些都需要钱,到那里去捞他一票呢?”现在所有的构想变成了一个问题——钱!只有钱多了才能让各项工作走上轨道!建立银行是好事,可以把社会上的财富聚集到上面来,可是罗马不是一天建起来的,银行也不可能马上就投入运营,那么在银行运行前该怎么办才好?“史秉誉,我们的卷烟厂还要多少时间才可以正式开工?火柴的研制工作进行的怎样了?还有就是能不能再从温州这里的商人那里募集一些银子?”

    “卷烟厂现在问题是工作效率太低了!手工制作速度太慢,还有卷烟纸的胶合是个问题,不过现在这个问题已经基本解决了,我看快的话下个月月初就可以推向市场,呵呵是不是我们给它打打广告?搞的神秘一点到时候才好销售。”

    “这个你负责好了,我只是负责北上救援的军事行动。不过打广告应该是可以的,酒香还怕巷子深呢!应该的。”

    “火柴厂主要是安全火药的研制现在还没有成功,总不能人家还没有划火柴,火柴就自燃了吧?至于什么时间可以搞成功这个我可是不敢说具体时间的,打保票也没有用。至于从温州商人这里募集资金现在难度不小,虽然我们南线连着打了两个大胜仗,但那些商人还是在观望着我们,要让他们再吐点血恐怕他们不干啊!”史秉誉发愁了,他随手又点燃一支烟吸了起来。起风了,原来拂面的微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大了些,地上的竹叶随着风声打着螺旋飞上空中,又落了下来。天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大片的乌云,越压越低,月亮害羞地躲在了云层中。不再出来了。

    “走吧!进屋子里再谈。”看看天色不对我连忙站了起来。

    外面的风声越来越大了,呜呜的声音阵阵传入人耳。窗户纸在风声中发出哗啦啦的声音。“那么现在我们还有什么赚钱的方法?难道我们去抄家吗?这样不把城里人都赶走才见鬼了呢!乡下减租减息收益者现在是贫下中农,我们暂时也享受不到那些成果,至于那些土豪劣绅,抄的家里古玩字画倒是不少,可银两并不多,他们那些土地我们也只能分给农民,不能出售给农民,见鬼!怎么这些地主就知道有了钱买土地?

    要那么多的地干什么?!”听着外面的风声,我觉得一阵心烦意乱。怎么温州知府当时不多搜刮一些民脂民膏?这样我没收起来也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了!才五十万两够干什么的?

    “希望福州能早日攻下,福州毕竟是一个省的省会城市,应该有大量的清朝收刮来的银两。”史秉誉吸了会儿闷烟把希望寄托在福州了。

    福州?银两应该是有些的,不过福建全省山多于地,到处都是大山,地方上有多少银两好上缴福州只有天晓得!唉~!打仗、建设国家都需要大笔的资金啊!没有钱还真是什么事情也干不成!虽然我们知道科技的远远领先于这个时代,要是能试制成功就可以改变这里整个世界,可是没有钱怎么付著于行动?!看来光有知识是不够的,还要有钱!“福州占领了只能暂时缓解我们财政的压力,福州自己就有大量的百姓需要养活,还不能把所有的资金都用到我们这里,不过我看要是攻下福州倒是可以把外国人和我们的开发处、政务院什么的都搬到那边去,这里离主战场实在是太近了!随时都有再次成为战场的可能性,要是温州给丢了,而我们因为没有疏散他们损失就太大了!”

    “这个我明白的,到时候政府主要职能部门会迁移到福建去。不过现在情况下温州要是想丢,我看清军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除非他把所有力量都拿到我们这里来了。”

    现在轮到史秉誉对自己的部队有信心了。

    据情报,敌人现在主要的心思应该在天京,曾国藩想的应该是对天京实行向心攻势,打算一举拔掉太平天国的根本所在,这样就可以让各处的太平军群龙无首,各个击破了。现在他应该暂时还管不到温州这里来。不过彭、杨两军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出现在福建呢?想不明白!“秉誉,这次北上在浙江境内我们一路上要进行彻底的打土豪分田地!把那些敌占区的地主土地都分给贫农,地主家的浮财我们一律没收充为军饷。我看你让一个独立旅跟随我们三师,在我们离开浙江后再让他们返回温州,这样可以把没收的那些浮财带回来。独立旅人选一定要可靠啊!

    “好!这是个好主意!让独三旅给大哥你保驾护航好了。温州城防暂时让二师派一个团就足够了。”史秉誉心里算了一下手中周围有那些部队说道“至于我军这次北上,不知道大哥想走那条道路?西面的处州正在发生战争,北面的宁波也打的不可开交。

    大哥你想如何过去呢?”

    “骆敏,把浙江地图挂起来。”骆敏从背包里翻出地图,在墙上挂好。我走到地图前。

    “我看三师从路桥出发,经过临海、磐安,走东阳、浦江、桐庐方向进入安徽,这一路就是在临海、磐安没有侍王的部队,其他县都有侍王的部队活动,清军在这些地方实力薄弱,对我军不构成太大的威胁,只要我们处理好和侍王那些手下的关系就可以一路顺风顺水的到安徽了。”

    “难啊!侍王手下我们已经见过了,都是些小心肠的家伙,这些人也就争功是可以的,至于与我们搞好关系?我看困难!”史秉誉看着地图摇摇头。

    “对这些人还是给他们点好处就可以了,上次我们不是在福建缴获了一些湘军武器吗?我看就给他们一点大炮火枪什么的好了,至于争功?我会告诉他们我军是北上救援天京去的,要是他们想立功的话,可以和我军一起走!所有功劳都算是他们的好了。我们不争!不过那些功劳也是没什么好争的,我们既然不想在洪秀全手下当什么大官,干吗还和他们抢呢?我倒是希望引起清庭注意的是侍王而不是我们,要是他们真的敢这么做我会很乐意地接受的。”我看着地图笑道。自己实力还没有很强大的时候有人给你背黑锅总是好事情!

    史秉誉陪着我笑了笑,马上又收回了笑容“我看他们给我们背锅的可能性不太大。他们上面还有侍王管着呢!对了,我们名义上也是侍王的部队,不知道侍王怎么对待我们这些叛上作乱的人呢?呵呵,大哥不会真的听侍王的吧?”

    “侍王自己现在是自顾不暇了,那还有空管我们?不过他肯定会让我军配合他作战的,那样我们拿天王的旨意来顶顶他,就说我军大队人马奉天王旨意已经到天京去增援了,没有什么部队可以帮助他!不过你可要把左宗棠盯牢了,别真的把侍王给赶走就可以了。”

    “呵~”史秉誉伸个懒腰。“好了,现在已经太晚,我看我还是先休息休息。大哥你准备什么时候走?要不要视察一下我们的开发处?”

    “下次再视察好了,我看明天下午二师和独三旅就应该北上路桥了。上午我还想见见几个部长,和华尔他们再聊聊。对了,你说的那个特种部队也给我带上,这次我不打算带上新式火炮,火力方面就要靠他们支援了。”还是早点到安徽去好了,在温州见到那些贪婪的部长实在是让我不舒服!“为什么?新式火炮威力不是很大的?大哥为什么不想带上它?”史秉誉疑惑地问道。

    “好自然是好了,但是现在我军带着那些火炮有这么几点弊端,一个是现在的火炮机动不便,在山地作战中容易贻误战机。我们三师这次恐怕走路比打仗的时间多海了去了。要是带上那些大炮轻点的拖累自己的部队,重点儿的拖慢我们的速度,现在天京方向敌人远远多于我军,速度慢的后果就是让敌人可以追上我军。这样我们还怎么机动作战?上次在桐山战役中,就是因为火炮在山区不便机动,行动迟缓才造成了陆军主力损失偏大的。第二个原因是你知道这次救援战役要打多少时间?至少我是不知道,我军现在弹药暂时还无法自己制造,那些大炮打完了炮弹怎么办?是把它当宝贝的继续带上还是毁了它或者是埋了它?这些我可都不愿意!第三个原因是火炮是防御性武器,不适合进攻,但是在温州这里作战倒是很合适,我看把那些炮兵留给温州加强火力密度比跟我们跑路要好的多了,在玛坑战役中,我军就因为机动火炮而有火炮损失的例子,只要那些火炮在温州,我对温州的防御力就更加放心了!”福建战役中我军的火炮既让我尝尽了甜头,也让我吃够了苦头!不过这次北上和福建战役的情况又不一样了,对于炮兵的使用要慎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