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五十一章 鬼笑

第五十一章 鬼笑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嗯……说的有道理,不过大哥,要是炮兵不带上我们火力优势可就很小甚至是没有了啊!在这个问题上我看还是大哥你要慎重想想。”

    “谁说不带炮兵的?炮兵我自然是要带的,这次从福建我带来了从湘军那里缴获过来的十三门老式前装火炮,这些火炮口径都不大,适合我们运动作战,另外要是缴获了敌人的弹药,也是可以用在这些火炮上面的。不像我们购买的,缴获敌人的弹药还不能用!还有就是这些火炮毕竟不先进了,就是有什么损失心里面也不会太难过,不然看到一门新式火炮损失了心里就在计算这下又损失了多少银子,看每发炮弹飞出去都在想又是三十多两银子飞走了,这样可是要短命的!呵呵。”新式大炮是很好,可就是消费太大了,打的都是钱啊!现在还是节省一点好,而且远离根据地作战到时候弹药补充就成了大问题了!那些洋枪还凑合,大炮怎么办?

    “老大,上次被俘虏的周盛波一直呆在我们这里,他既不加入我军,也不想回去。据情报现在李鸿章中军大将中有个人是周盛波的弟弟,叫周盛传的,我们是不是想个什么办法让周盛波把他弟弟争取过来?”史秉誉思维突然跳的十万八千里,我还正考虑北上救援带的部队呢,他居然已经想着怎么把周盛传搞过来了!

    “周盛波啊!这家伙既觉得自己被我们俘虏了没脸回去见李鸿章,有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反对满族统治我们中国,他现在搞的是人在曹营心在汉呢!这家伙……简直忘记了自己的祖宗是什么人了!”现在这种所谓的中国人实在是太多了!被异族统治已经麻木不仁,对自己的祖宗已经完全忘记了!上次和周盛波谈话简直要把我气死!

    ……

    “……难道你以为忠于你那上面的大清皇帝就是忠于我们这个国家吗?!你忘记了你是什么人?是汉族还是满族?你看看你头上那是什么东西?那根猪尾巴难道你就那么留念?”

    “既然现在是满人统治,保卫朝廷,就是保卫国家,就是保卫中国!你们这些跳梁小丑想反抗我大清是根本没有用的!何况皇上说了满、汉、蒙、回、藏自古以来就是我们大清子民,何必强分什么满、汉?”周盛波倔的很!“至于这根辫子只是一种形式而已。”

    “只是形式而已?!”这个周盛波知不知道满族入关后的剃发令?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形式?为了这个形式让多少炎黄子孙倒在满族的屠刀下!都是大清子民?难道清朝一直就在统治着我们中国吗?“那么周将军是怎么看待岳飞、文天祥、史可法的?你是否知道他们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民族英雄?”

    “民族英雄?”周盛波嗤之以鼻“他们只是知道愚蠢的效忠于自己的主子,说的好听一点,他们是值得钦佩的英雄。说的不好听的他们只是兄弟打架中的打手!哼~!有何值得我钦佩的地方?!”

    “不错不错,周先生看来您读过很多书了,不知道周先生是如何看金国入侵大宋,还有清朝灭亡明朝的?还有你知道你们是怎么对待在太平天国控制区的民众的?为什么?”我只有耐着性子听周盛波的言论。他的这些言论我倒是觉得极为新鲜!

    “那只是兄弟阋墙,家里打架,大家都是中国人,只是一个朝代代替另一个朝代而已!有什么好奇怪的?至于你嘴里所说的‘太平天国’,那纯粹是妖言惑众之匪徒!

    居然敢乱我中华,祸害百姓,至于在匪境那些不是匪徒既是匪徒同党,消灭那些人是为了其他善良之士能够安居乐业!”

    这都什么奇谈怪论?“兄弟阋墙,家里打架?周将军说的好轻松啊!难道大肆屠杀另外一个民族那也叫兄弟阋墙,家里打架?金国当时在河南河北屠杀的那些老百姓都是打架一不小心给失手打死了?至于你的主子满清入关后屠杀的中国人还少了?在周将军‘兄弟阋墙,家里打架’的幌子下那些满州八旗搞了扬州十日、嘉兴三屠,我想这事周将军应该知道吧?至于太平天国就是妖言惑众更是可笑之至!什么妖言?是不是骂清妖骂错了?不应该叫那些人是清妖应该称呼你们是主子,告戒下面的百姓让他们安居乐业,要善良忍耐?哪怕再卖国……不对,说的并不是很准确,那些满州王爷卖的是什么国啊?本来中国就不是他们的!他们应该是从自己的占领地上退出才对!南京条约、北京条约、中法望厦条约中美黄浦条约……这些都是你的主子干的好事情!

    哼,订这些条约的是谁?牺牲的是谁的利益?是我们中国人的还是满州鞑子的?”

    “杨将军!你对我们大清抱有太深的成见了!我不要再和你谈下去!”周盛波站了起来。

    “不想谈下去?我偏要说!他娘的!明明是中国人却偏要搞根猪尾巴拖在脑袋后面,很美吗?!你的所谓康乾盛世让多少中国人倾家荡产?又让多少中国有觉悟的知识分子被文字狱所杀?(“他们是罪该万死!敢反对我大清者百死难咎其罪!”周盛波嚣张地叫着)大清?什么大清?清朝就是一个异族势力侵略中国!至于你,周盛波,你要是满族我原谅你,哼,你要是汉族的话,我说你就是汉奸!汉奸者——汉族之奸细!出卖自己同胞,你们这些提满族人办事的和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大汉奸秦桧、吴三桂是一伙的!”我怎么看着这个周盛波如此来气?“按照你的逻辑现在统治中国的是满族,那么效忠朝廷,就是效忠国家,那好,周盛波,我问一下你,要是外国洋鬼子占领了中国,他们在中国称王称霸了,你是不是也要效忠那些大鼻子?你是不是要认大鼻子当你的干爹?或者矮鼻子吧!哪个岛国日本,时刻想着回他的老家中国来寻根来,要是日本人占领了中国,你效忠的对象是谁?你是不是认为到时候和日本人的战争是兄弟阋墙,家里打架?真是何其荒谬!”

    “日本人?就日本那小小的岛国还想跟我堂堂中国这么大的国家抗衡?杨将军你不是在做梦吧?”周盛波脑袋里面正混乱着呢!不过他是根本不想转过这个弯子。但听到要效忠小日本,周盛波以嘲弄的口气对我说道。

    “做梦?我看周将军你在日本杀来的时候是要举着双手投降的对不对?兄弟嘛!反正都是一个家里的,听谁的话都可以。至于日本会不会真的入侵中国?以后的历史会告诉你的,只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活那么久!至少我知道本来未来的中国将因为你的大清主子投降政策陷入亡国灭种的险境!不过按照您刚才的说法,叫做‘家里打架’了,‘兄弟阋墙’的后果是其中一个兄弟要被另外一个兄弟差点杀了。”听到周盛波的汉奸言论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我是不是应该消灭这些汉奸?不过满清入关已久,在高压政策下中国人的血性已经被磨的差不多了,现在的百姓只要日子能够过下去,哪怕是勉强地生存下去就管他是谁当政呢!民族的血泪,国家的兴衰跟我何干?活着才是硬道理!好死不如赖活嘛!

    在那些满族统治者的欺骗、压迫下,以前富有反抗外来势力入侵的中国人老实了,既然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那么就留头好了!既然仁慈的皇上经常巡视江南,说明皇上还是很爱民的!我等小民自然是要好好的跪在地上三呼万岁了(不跪可是不行的,要是不喊万岁的话,刽子手会让你马上去和阎罗王讨论自己活了多少岁的)。大清统治者对汉族知识分子大动杀手?我怎么没有看见?我只看到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一个个都是汉人,他们不是官当的很大吗?这个时代人这么想还情有可愿,我想到我来的那个时代就觉得有些人根本是电视看的太多了,忘记了什么是历史什么是满清遗老遗少的胡编乱造了,在电视中的那些满清皇帝一个个忧国忧民,一副天下为重的样子,对汉族是情同手足(那么文字狱是怎么来的?镇压的不是汉族是什么民族?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们的祖先肯定没有因为文字被关进大牢的),那些皇帝一个个仁慈、善良,体贴下属,还有当侦探家的天赋。尤其是有个戏说皇帝和什么格格的,更加是胡扯蛋了,皇宫里面成了争风吃醋的地方!而皇帝和他的那些格格们一个个都是如此的富有人性!无怪乎很多人会对满清抱有如此的好感了!不知道我和史秉誉离开后那里又吵闹成什么样了?总不会因为喜爱电视中的那些大清皇帝把自己的祖宗也给忘记了吧?

    不过也难说,有些满清遗老遗少的本事还是很大的!他们可以翻手为云,也可以覆手为雨!他们绝对会打着某些真理的幌子来为他们的老祖宗招魂的!不过要为了他们主子招魂他们有几个必须跨过的坎,一个是中国汉族的民族英雄要一个个的打倒——满族英雄是万万不能打倒的,要把康熙说成千古一帝,要把雍正比喻成大清的汉武帝,要把乾隆表彰成有文景之才,超越唐明皇的功绩,自然了,那些所谓的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统统不如大清之英明神武的万岁万岁万万岁了。自然那些皇上也就是民族英雄了。(我先吐了再说……)还有就是要为历史上中国汉族的那些卖国贼平反翻案。

    和周盛波言论一样,既然是兄弟阋墙,家里打架。那么秦桧也自然不能再是卖国贼的代名词了!(秦桧后人应该为了这个迟到的平反决定欣喜若狂,他们祖先终于可以安心的长眠于九泉之下了,不过在我现在呆着的时间秦桧还得继续老实的跪在杭州岳武穆庙里)秦桧应该是为了实现民族早日统一做出了巨大贡献的人!他和儿皇帝石敬瑭应该是中国历史上为了大义——既是民族团结被后人误会的人!平反自然是应该的了。吴三桂因为先降清后又反清那么汉奸的名称是可以去掉的,不过分裂祖国的罪名又可以给他加在头上,居然敢反对我大清——还是继续让你躺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好了!只是必须要换一个罪名而已。

    还有那个可恶的洪秀全!大清帝国之衰落就是因为出了这么个败类!本来大清好好的,只不过是打了一场败仗而已,谁知道这个洪秀全不知道从那里学了一套邪教理论,蛊惑人心,闹的大清十多年不得安生!军费花了无数,大清败就败在洪秀全手里!不过现在好了!大可把太平天国望邪教组织上靠上去!那个洪秀全就是十九世纪中国的!嘿嘿,看谁还敢反对!

    不过下面一位就困难一些了,那个孙中山可是被尊称为“国父”的人。这个“国父”

    居然敢提出驱除鞑胬,恢复中华这种罪大恶极的口号,最后还真的让他“驱除”了,呜呼~!我大清列代祖宗泉下有知不知道有多么伤心啊!看来只有找找孙中山有没有什么卖国言论了,要是有自然是大大的一条罪名,就是没有冲着“驱除鞑胬,恢复中华”这条口号也可以加他一个分裂中国,制造民族矛盾的大帽子!——最终的结果就是中国除了满清之英雄,其他的都成了跳梁小丑了。

    一想到要是真的让这种满清遗老遗少掌权了,那么中国不知道有乱成了什么样子了!

    我就不寒而栗。对这种人一定要从精神上催垮他们!

    ……

    当天的争论最后是不欢而散,我说服不了这个顽固派,周盛波也说服不了我这个痛恨满清的人,最终我们互相给对方下了个同样的定义——中毒太深,没救了。

    “秉誉,我看你还是不要再打周盛波的主意了,这小子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你想让他劝他弟弟过来?跟做梦差不多!还是把他继续留在我们这里好了。什么事情都别交代他干是绝对正确的!”想到周盛波我垂头丧气地对史秉誉说道。这么顽固不化的人我还是第一次碰到呢!恐怕其他那些李鸿章、左宗棠他们也是和周盛波差不多,甚至是中毒更深。

    “我前段时间光顾着炸药生产了,还没有见见这个周盛波,下次有空倒要看看让大哥你没办法的是什么人。呵呵。”史秉誉看着我怪笑着。

    “好了,不早了,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一下好了。我也要睡了。”夜已经很深了,要是再不睡明天白天就时刻都要打瞌睡了。

    “那好,我回去了。大哥早点休息。晚安。”

    “你也早点休息好了。晚安。”

    史秉誉走了出去。屋子里面只剩下我一个人,看着墙上挂着的地图,我一点睡意也没有。

    地图上太平天国的领土正在被清军分割,那些太平军变成了一块块的,不连接的单独部队,从地图上看,沿着长江,两条粗粗的蓝箭头向天京伸了过去。昏暗的烛光下,如同张开了大口要把红色圆圈围起来的天京一口吞下。而太平军看看四处都有,可是也实在是扑的太开了吧?上海、江苏、浙江、江西、安徽、湖北、河南……那里没有太平军?可是真要是援救天京又有多少部队可以赶回来?

    曾国藩的策略是“欲拔根本,先剪枝叶”,先把天京长江上游战略要地一个个的夺了过去,现在终于到了决战天京的时候了。既然要救天京就要打曾国藩难受的地方,调动曾国藩派兵回援,不知道什么地方是曾国藩的要**?打安庆、九江是不合适的,我军没有水师,就是占领了在敌人的反扑下也守不住!那么什么地方呢?南昌?还是直捣湖南的长沙?呵呵,这些做做梦是没什么的,不过要是真的付瞩行动就麻烦了!那里好呢?不知道什么时候蜡烛灭了。

    六月二十八日晨,太阳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厚重的乌云低低的压了下来,阵阵大风吹过发出呜呜声。

    上午我只是接见了几个部长,随便的和他们聊聊天,顺便听听这些人的牢骚——要让我帮他们解决是不可能的——都是些要银子的人,我现在到那里给他们搞银子去?这个麻烦事情还是交给容闳去心烦好了!不过在最后在接见监察部部长倪峰时,他说的话让我很感兴趣。

    倪峰祖籍是河北天津人,他的曾祖父四十岁的时候考中了嘉庆进士,知人善任的嘉庆给了他一个候补知县的官儿,老头儿本来以为可以很快去掉官衔上的“候补”两字,却没料到这个候补一候就候了十多年还看不到希望!在他五十六岁的时候,他听到这么个事情:春节开封府文武官员到抚署贺岁,巡抚老爷以对联“开封府开印大吉,封印大吉”求对,满府官员不知道是谦虚还是真的肚中无货,谁也没有对出来,闹的巡抚大人很不高兴。老头儿一听想到自己现在还在等候候补的事情有感而发的随口对到“候补县候却无期,补缺无期!”这副对子在京城里面一时传为佳对,在那些候补官员心中引起了共鸣。

    后来不知是上司看中了他的学问还是因为他花了不少银子打通关节得到了效果,反正终于得到了被外放到福建去当正式知县的机会,老头儿高高兴兴地带着家眷走马上任。从此离开候补知县的日子是很让人高兴的,到了地方上不就可以好好的搜刮一下当地的地皮了?以前送出去的那些马上就可以连本带利的回来了!不过古话说的好,乐极生悲。老头在到福建的路上,走到温州就因为水土不服而重病不起了,到任是没指望了,年纪这么大的人整天只能躺在床上看着窗户等死了,拖了没三个月老头儿就遗憾地去跟阎王爷要官去了。虽然老头儿贵为一县之首,可惜以前当候补知县时间也当的太长了,多年的积蓄都流水一般花在北京无底的官场当中,到病死要送葬的时候,温州同僚才发现老头所有积蓄只有纹银七两,连买口好点的棺材都不够!幸好那些官员看在大家都是一殿之臣的份上捐助他家眷一点银子这才让老头能够入土为安,不过想要回老家是不可能了,在那些同僚的资助下,倪峰的祖辈在温州城外买了一亩三分田,干起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活儿。到倪峰这一辈的时候,倪峰的父亲想让倪峰完成祖辈未完成的事业,咬牙借贷了银两供倪峰去读书,指望着能够高中个状元或者是探花什么的,哪怕是中个进士也不错。倪峰也很为他父亲争气,五岁开始攻读“四书”、“五经”等儒家经典,八岁开始学作八股文。破题、承题、起讲、入手、起股、中股、后股、束股做的是滴水不漏,在私塾里面被老师成是“孺子可教也!”,十四岁的倪峰参加了县试,名列第一,在十六岁时候参加了温州府试,取中第二名。

    倪峰父亲简直是高兴坏了,祖宗终于显灵了!看来重现祖辈的风采为时不远也!倪峰在十八岁开始以监生身份参加浙江乡试,没想到考了两次都没有考中,看看和倪峰同时通过府试的那些童生一个个取得了举人身份,倪峰的父亲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会比不过人家——当时老师不是说他乃非凡之才吗?怎么连个举人也通不过?!去年八月在杭州倪峰第三次参加了乡试,他老爸抱着最后一线希望,盼望着自己的儿子能够通过,最后是希望越大,失望也是越大,倪峰还是名落孙山了。后来在好心人的暗示下,倪峰和他老爸才知道原来是倪峰没有给主考官孝敬一下金银珠宝,那主考官本来就对这个只知道埋头苦读书,不知道走后门的人没有什么好印象了,再加上倪峰仗着自己满腹经纶,生性傲岸,瞧不起周围的那些人,就连主考官他也懒得搭理,自然是主考官更加对他没有好感了,难怪倪峰考了三次三次都没有通过!

    老爷子又无奈又生气,他一个种田的让他到那里去搞些银送给主考官啊?!怎么考个举人还要给上面进贡?老头本来年纪就大了,这一气就病倒不起,没挺过春节就死了。

    安葬了父亲倪峰重新回到书房——现在不是再次准备乡试了,他是想把自己对现实社会的不满用笔给发泄出来!他看到大清已经病入膏肓,巍峨的皇宫摇摇欲坠,四面寒凉,而那些当官的却还在继续想着怎样捞钱,怎样望上爬,那些官场上的人一个个尔虞我诈,只知道勾心斗角。有学问的考不上举人,而那些没有学问只有几两臭钱的,倒是可以买个举人甚至是进士回来光宗耀祖!因为倪峰对民间比较了解,他看到了民间那些疾苦银价太贵,钱粮难买,盗贼太众,良民难安,冤狱太多,民气难申,再看看官场真是一肚子的不满!对于已经到了他面前的太平军,倪峰也没有什么好的印象,不过他还算是同情那些人的——要不是当官的胡作非为,害的老百姓生活不下去了,谁会跟着洪秀全干掉脑袋的买卖?!只是这些造反的对那些文化人十分不友好,跟着他们自己是没有什么希望的。

    倪峰把自己的看法和想法都通过一支笔写了下来,本来只是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寄托一下对亡父的哀思,没想到他写的东西居然被同窗好友看到了,偷偷的对温州记名道观察张启煌告了密——倒霉的倪峰只好呆在大牢里面等候秋后问斩了。幸好我军在一月初攻占了温州府,不然倪峰将成为又一个文字狱的牺牲品。

    我军占领温州后释放了监狱里面的那些罪犯,让倪峰也回家了。后来在建立自己的政府机构时候,那些秀才、举人对我们占领温州如同大难临头,一个个如丧考妣般披麻带孝的和我们不合作。他们整天只知道之乎者也的表示对北京满族皇帝的忠心,至于加入我们一点兴趣没有——实际上只要他们不给我扯后腿我就十分感谢他们了!而倪峰因为自己尝够了那些清庭官员的苦头,对清庭感恩戴德是没有了,对那些朝廷官员倒是很想知恩图报的。我们一招人倪峰就加入了我军,他是我们在温州接纳的第一个旧知识分子。

    因为倪峰乡试没有通过,他对那些贪污索贿的官员极为反感,又是个年轻人,有一股子闯劲。我就安排他担任监察部的副部长,前段时间原来监察部部长因为私下截留办公经费被倪峰发现了,一状告到史秉誉那里,在史秉誉查明之后,原监察部部长成了被监察对象,被撤消职务关进笼子反省自己了,倪峰因为举报有功提拔担任空缺出来的监察部部长一职。

    倪峰担任监察部部长后大力整顿自己的部门,同时对那些高级官员敢于老虎头上拍苍蝇,我那位财迷岳父就是倪峰派人偷偷监视的。何长庆仗着自己是我和史秉誉的岳父敢于大吵大闹。其他那些部长及手下可是没有那么大的胆子,他们看看何长庆闹的天翻地覆,倪峰却毫毛未伤,每天还是继续上他的班调查他的案子,那些官员们想想自己没有何长庆那样的后台,觉得还是不要惹倪峰,离他远点比较好!

    刚才一个个部长在我这里诉苦的时候见到倪峰进来一个个又夹着尾巴灰溜溜地从他旁边溜了出去。倪峰一进来就只奔主题:关于监察部工作他的想法,原因是在处理何长庆案子是他对何长庆的嚣张极为反感!——倪峰也仗着自己是史秉誉为数不多可信任的人,敢于在我们面前畅所欲言。反正他干的就是得罪人的话。

    “军长,我认为我的监察部一定要独立出去,单独进行调查监督工作,不受任何部门统辖,不能让其他人对我的工作说三道四,至于那些部长什么的必须进行监察。不知军长可不可以给我这尚方宝剑?不然那些真正的大贪官将逍遥于法外,这对军长您统一天下不利啊!”倪峰进门就跟我汇报了为什么调查何长庆,说是希望调查出何长庆没有什么贪污受贿或者是勾结外敌的证据,这样可以让其他那些部长们安心之类的,要是真的何长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可以让他改正,说完倪峰突然开口向我要权了。

    “哦?你怎么想到要把监察部分出去的?”我本来是想让监察部单独成立个监察院的,不过这个可不是十九世纪中国人所知道的啊?这个倪峰怎么有这么前卫的思想?

    “容先生到温州这两天,他和我谈起过外国是怎么进行监察工作的,说是可以给我进行参考。当时我听了还不一未然,不过回去后仔细想了想觉得容先生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所以我认为在我们这里也应该想那些西方国家一样进行监察,这样才可能杜绝贪污受贿。”倪峰说道。毕竟是年轻人,接受新观念比其他那些饱学之士要快多了!

    “那么按照你的想法你觉得应该怎么做才好呢?”以前我没有接触过监察工作,只是会指挥交通,抓那些违章行驶的驾驶员,其他就是简单的知道一些刑事案件应该怎么进行侦察。至于监察……这个不是我所熟悉的。还是听听具体办事的人是怎么看待这项动作的吧!也许对我比较有帮助。

    “听了容先生关于国外是如何进行的监察工作,再结合我们这里的具体情况。我认为第一;要建立完善的独立的监察制度,我们监察部只向军长您和史政委还有总理大臣负责,不和其他政府部门直接接触。这样可以尽量的减少工作中的制衡。第二;我们要完善监察人员的录取制度和管理制度,对人员的综合素质和要求要严格把关,杜绝人情线。要加强人员的培训和考核,不合格的一律免职处理,有和罪犯勾结的要进行严肃的处理——判刑直至处死!第三;查处正式立案的案件要公开——未正式立案的除外,对嫌疑人要进行控制。监察部和法院具体办案人员不得对与自己不相关的案件过问,对调查工作严格保密,非相关领导也不得询问案件的进程。不然机密泄露了后果是严重的。第四;案件调查的结果,由另外的起诉部门负责起诉,负责调查的人员在起诉期间不得负责起诉工作。就是说,案件的调查和起诉两个环节,也不发生直接关系。另外建立独立监察官职务,对监察部门包括领导进行监督和控制。并且负责对政府的重要领导进行调查取证。地方的监察机关对有关的普通政府、工厂、国家控制的商店领导进行监督。地方监察部门要相对独立,不受地方政府控制、领导。直接接受最高监察部领导。第五;监察部有权进行传唤、拘留、监视和逮捕,可以报请法院进行必要的搜查和封存。还有就是为了让监察部也受到大家的监督,所有监察官,每年必须要申报自己的个人财产。最高监察部监察官终身制,特别独立监察官每五年评选一次,并且相互调换工作地点。防止他权力过大对其他部门进行冲击。我所听到和自己想到的说完了,请军长指示!”倪峰一口气就说完了自己关于监察部的构想。

    “这是我所写的关于这些建议的文件。”倪峰从身上取出了工工整整叠好的文件。

    我的老天!这么复杂啊?!我听的脑袋都大了,倪峰所说的我只是大致上有些明白了,不过具体是那些东西也许是他说的太快了,我并没有全听明白,不过大致上应该和我们那时候差不多吧?对于这些事情我看还是让史秉誉来负责比较好!“骆敏,给我把史政委找来,另外看一下容先生起来没有?要是起来了让他也过来好了。”我吩咐警卫员去把那两个以后负责这里的人找来“倪部长你先坐坐,你的文件我看看。至于具体怎么办我看还是等政委和总理来后再说好不好?”

    骆敏去叫人后我拿过倪峰所写的文件仔细的看着。这上面写的倒都是好东西!监察部就应该只对少数人负责嘛!不然以后还怎么进行监督工作?!不过倪峰里面写的哪个独立监察官制度我怎么这么熟悉?我突然想到一个人——克林顿!呵呵,克林顿不就是被独立检查官斯塔姆给告倒了?我们后面会不会栽在这个独立监察官手上?不过要是独立监察官没权利监督最高领导的话,以后要是领导犯了什么错误除了最高领导自己勇于进行自我批评就没有其他人可以指责他了!我和史秉誉犯错误我倒是不担心,承认就承认呗?!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我们本来就是默默无闻的平头小百姓,大不了继续当我们的小百姓去好了!我担心的是如果我们可以改变这里中国命运的话,在我们死后以后中国的领导他们要是犯错误怎么办?!既然是最高领导如果没有什么人监督你,你犯了错误也大可把错误描绘成成功,或者是找个替罪羊,逃避自己的责任,要是这样的话,那么以后中国就危险了!这个独立监察官我看还是有成立的必要的。

    我正看着文件,史秉誉和容闳俩人一起走了进来。“你们两怎么在一起?”

    “呵呵,我早上起来没什么事情找容先生聊聊天去了。大哥找我们有什么事情吗?”

    “是不是关于监察院改组的事情?”容闳见到倪峰坐在我这里明白我为什么找他们了。

    “不错,看来达萌兄把美利坚那些监察制度都和倪部长说了是不是?”我点点头“刚才倪部长给我说了他关于监察部改造的建议。请你们俩人看看怎么样。”我把那份文件递给容闳,容闳随手翻了一翻又递给了史秉誉。

    “不错呀?大哥。”史秉誉仔细看过后抬头说道“我看可以执行。”

    “达萌兄您的意见呢?”我看看微笑的容闳问道。这人老是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他应该有什么说什么嘛!难道要我和他玩猜谜游戏?

    “军长您说好就是好了。”容闳说了等于没说,不过后面接着又表明了自己的看法“因为这个是我和倪部长说过的,所以这份意见应该是我和倪部长一起向军长您提出来的。”

    “那就好!”同意就同意嘛,还绕什么圈子?“倪峰,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们新成立的监察院第一任监察院长,你所提的建议全部按照你的想法去办好了。”

    “监察院?不是监察部吗?”倪峰还没有明白院与部之间的差别。

    “我们现在是要建立三院——就是参议院、政务院、监察院,其中参议院院长暂时还没有合适人选,我看还是让史政委干比较好,政务院总理就是达萌兄,至于监察院院长一职就是你倪峰兄了,希望倪院长能够好好的干出一番成绩来。”我按着倪峰的肩膀笑着说道。

    “军长……这个我恐怕不大合适吧?”倪峰听到要自己担任最高三院之一的监察院院长职务有些诚惶诚恐了,按照他的理解,这么重要的职务应该是那些跟随我打天下的人才能坐的,至于他这个连举人都没有取得的人来说让他担任这个职务实在是太高看他了。

    “为什么不合适?倪院长敢于在我们这里提出这些建议来说明倪院长是一个才可大用之人,倪院长并没有出过国,而接受达萌兄的提议,说明倪院长您的眼光还是很准的——不过我可不希望你怀疑我岳父的眼光也这么准,呵呵。”“不敢,是属下有眼无珠了。属下马上停止对军长大人您的岳父的监视。”倪峰脸红了。

    “这个倒是不用了,倪峰你知道吗?我看中你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没等倪峰说我就自问自答道“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敢怀疑一切!连最高领导的岳父你也敢怀疑。这一点是我最欣赏你的地方。监察院是干什么的地方?就是要勇于对任何有可能犯罪的人进行监督调查的地方!不能因为被调查人是最高领导的什么人就终止调查,不然成立监察院还有什么意义?别说是何部长,就是我和史政委,还有政务院的容总理,只要你们认为我们做了贪污受贿或者是有危害中华民族的事情,你们监察院也一样要对我们进行监督调查,而且我们也必须要配合你们的工作。这点请倪院长记住了。任何人都没有不被监督调查的特权!”

    “是!我明白了!”倪峰眼睛亮了起来。

    会不会倪峰乱用我给的权力?看来在监察院头上也要给他们套上个紧箍咒“倪院长,监察院的权力是很大的,对贪官污吏可以监视,对民间反映的问题可以独立调查,不用经过地方的官员。对司法内部的**可以用独立检察官进行独立调查。同时监察院所进行的工作又需要十分慎重、谨慎的。我们既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工作起来要慎之又慎!没有明确的证据不能拘捕任何人,同时在获得犯罪嫌疑人犯罪的证据前,必须要暗地里调查,不能搞的满城风雨,想你们调查我的岳父一样,让人家抓住你们尾巴工作起来就被动了!明白了吗?”

    中国**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搞的肃反整风扩大化什么的对当时部队的冲击是十分巨大的!我现在手中可是没有什么人才,要是倪峰要当夏曦、张国涛、王明这种败家子的话我还怎么打仗啊?光处理后面的问题就够我头痛的了!

    “明白了,我一定会好好的建设好监察院的,请军长放心。”倪峰点点头,看来他在何长庆问题上算是得到了一点教训,虽然我没有就这件事说什么,但他明白了在有确凿证据以前是决不能打草惊蛇的!

    “还有一点,就是现在我们正处在战争状态,所以军队里面的问题我看监察院必须在争得军方上级领导同意后才能进行调查,不过有通敌、投敌重大嫌疑的必须马上进行监控,可以事后再向上级领导汇报备案。”对于军队中的事情我看我还得有一定的权力,不能让地方上手伸得太长了。

    “监察院除了调查通敌、投敌、贪污、索贿和对我们政府造成重大损失的以外,不能对政府运做和政策有什么自己的解释。你们监察院是监察政府里面工作人员的,不是立法、行政机构。这一点刚才我没有听到倪院长你的报告中说明,现在我给你补充这点。希望倪院长以后能好好的完成本职工作。”史秉誉补充了一点。

    “是,我知道了。我马上按照两位首长指示修改章程。”倪峰点头应道。

    “那么好,倪院长你就先出去好了。”我站了起来。跟他该交代的已经都交代完了,应该送这个“斯塔姆”回去建立我们自己的监察院了。

    “首长请留步,我走了。”倪峰行个礼走了出去。

    “还是我送送倪院长吧!对于改进这些建议我看应该我和倪院长再商量一下。”容闳也站了起来。“那好,达萌兄快去快回啊,中午我们再一起吃饭!”我答应道。“不了,军长不会又是请美利坚朋友吃饭吧?我看我还是算了!呵呵。”容闳一边走出去,一边摇手笑着说道。

    “大哥,除了监察院,你对其他部门还有什么别的想法?能不能再说说?”看到倪峰和容闳都出去了史秉誉问我道。

    “你说呢?我觉得现在建立的机构已经差不多了。”还有吗?现在我们又没有飞机,我看民航之类的就没必要建立了吧?

    “我的想法是在财政部里面我们要专门成立一个预算局,不然我们那个老岳父总是在我们需要动用资金时候卡我们。我们对政府和军队的运做应该有自己的预算,由预算局负责列出各个部门应该得到多少资金,而由财政部拨款。大哥你说呢?”史秉誉应该也是被那些整天吵着要银子的人搞的头大了,不然他也想不到成立什么预算局的。“可以,可以成立预算局,不过我认为预算局应该脱离财政部,预算局还是属于政务院单独领导的一个局好了。还有什么吗?我看要是还有什么干脆就你负责好了,呵呵我很懒惰的,还是让我负责军事行动比较好些。”

    “有,还有一个事情。”史秉誉不理会我想逃跑的架势,毫不客气的打消了我逃避的想法“还有就是我们的宣传队已经升级了,呵呵。大哥要不要看看去?”

    升级?升什么级啊?难道我们那个留在温州的宣传队又搞了什么花招吗?

    史秉誉这家伙就是点子多一点,不过都是鬼点子,自从我们在洪塘整编初创了现在这之部队后,史秉誉就搞起了宣传队这个东西——难道你对敌人演戏敌人就会过来吗?!——开始史秉誉挑了些活泼的能说会道的,唱的比说的好的,组建了他的宝贝,开始是先学会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后来是《义勇军进行曲》还有《八路军进行曲》、《志愿军战歌》什么的。那些宣传队战士们也就在空闲时候教教其他部队战士唱歌,其他就没有什么事情了。让我觉得十分不满,我看这些宣传队也就只能在部队休息的时候稍微鼓舞一下士气有点用罢了。不过要是这样还不如我们直接让他们到部队里面去比较好!即教会战士唱歌又可以增加我们战斗人员,这不是一举两得吗?让这些战士不上战场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不过史秉誉坚持要成立不作战的宣传队,说是以前的解放军就是这样做的!最后我只有让步。不知道史秉誉又有什么新的花招给那些人学去了?

    我看看时间,已经是快要中午了,中午吃了饭就要带领部队北上,现在那还有时间看史秉誉那些破玩意儿?!“我看去是不用去了,你说说都又增加了什么不就可以了?难道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呵呵,大哥啊,我们的宣传队现在会演戏了!前段时间刚刚排好了两出戏,我看对大哥到北上的行动大有帮助啊!”史秉誉笑道。

    “什么戏?”

    “一出是《白毛女》,还有一出是《放下你的鞭子!》。大哥你说怎么样?”史秉誉兴奋地说道。

    “啊?以前这些戏你都看了吗?难道你照抄?!”《白毛女》的故事情节我是知道的,至于《放下你的鞭子》我只是知道是一出反对日本入侵中国的戏难道史秉誉这个也看过?“戏倒都是好戏,一个是反对封建地主压迫的,一个是反对异族侵略中国的,对那些已经麻木不仁的中国人来说还是很有教育意义的!不过你是不是记得那些戏啊?!”

    “废话!我怎么还能记得住?而且就是记住了也不能照抄啊?!我是把大致故事情节场景变换了一下,还有就是故事背景变了,当然了那些对词也是全变了。不过像《白毛女》中杨白劳唱的那个调子我可是舍不得修改!呵呵,你听好了!”史秉誉提了一下气,我提心吊胆的看着他“北风哪个吹~,雪花哪个飘~……”

    “得!得!停!我说史秉誉你还是不要唱了。”我连忙阻止史秉誉继续唱下去“我说你唱的我寒毛骨都竖起来了!你那个公鸭嗓子就别再叫了,不然人家还以为我这里进狼了呢!”

    “有那么难听吗?!”史秉誉不好意思的停止了继续演出,接着又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不过宣传队里面的人怎么说我唱的很好听?是不是大哥你的欣赏水平有问题啊?”

    “鬼啊!谁的欣赏水平有问题?人家是不好意思取消你的乐趣!恐怕人家听你唱一次后短命十年的。呵呵,我现在要怀疑你哪个宣传队到底水平怎么样了。”我看着史秉誉说道“哎?奇怪?!怎么你唱解放军进行曲一点不会跑调?!”

    “算了吧,解放军进行曲听了多少遍?我们又唱了多少时间?自然是熟能生巧了。呵呵,毕竟对白毛女还不是很熟练。大哥等我练练我再唱给你听听。”史秉誉一脸坏笑的冲我说道。

    “免了,我还想多活几年呢!”我忙阻止他这个疯狂的想法,不过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说史秉誉他感兴趣的话题“你的哪个宣传队现在有多少人?要是我都带走了你不是要唱独角戏了?”

    “现在整个宣传队有一百多人。我把他们分成了三队,每队有四十来人。都会演那两场戏,大哥你还是带一队去好了。另外我还要派一队到福建去,这里留下一队就够了。”史秉誉站起来不停地走动着。“对了,大哥你的香烟呢?怎么这里烟也没有放?骆敏!把你们军长的香烟拿来!”

    “烟鬼!”我狠狠的低声骂道“对了你昨天说的那些特种部队通知他们了吗?”“已经通知了,他们现在应该正在朝二师靠拢。下午可以跟大哥你一起北上。”史秉誉肯定的回答道。

    那就好!不然我不是又要在这里呆一些时间了?

    “军长,华尔他们又来了。”骆敏走了进来汇报道。华尔过来干什么?不是都已经给他安排好了吗?“让他们进来。”“是!”骆敏出去叫华尔他们了。

    “大哥,华尔又来干什么?”史秉誉疑惑地问道。“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华尔肚子里的蛔虫!”

    “杨将军!呵呵,看到您是多么高兴啊!”华尔、白聚文、斯潘塞还有一个十来岁的美国小孩走了进来。

    “老朋友,呵呵,这次又有什么事情?”我看到华尔,虽然知道这家伙是个财迷心窍的守财奴,不过还是觉得心情大快——有什么比对着一个活宝更让人兴奋的了?“我们是为昨天将军阁下盛情款待过来向将军阁下道谢的。”华尔露出一脸笑容。不过笑容到了华尔脸上就变成了极为合适他身份的一种笑了——鬼笑。

    “没有什么,这些是我们应该做的。华尔先生大可不必为此道谢。”好象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另外,我感到极为难过的想向将军阁下提出一个建议。”华尔接着说道。“这个建议就是因为我们出来乍到,很多人身上并没有带上多少金钱,我们那些同伴看到精致的中国货物大家都感到极为……这个想买。不过将军大人您是知道的,我们美利坚的货币在这里是不能通用的。不知道将军阁下能不能给我们带来的人预支一些银两?这样我们会极为感激将军阁下您的大恩大得的!”看来华尔是知道昨天斯潘塞从我们这里领到银子今天来讨钱来了。

    极为难过?到底是华尔难过还是要让我难过?华尔这个家伙!“这个啊?”华尔从美国带来了大批的美国人,要是每人都发一百两白银那对我们现在的财政冲击太大了!“这样好了,我们先每人赠送给银子二十两,让大家购物,现在我们这里物价便宜,二十两可以买很多很多东西了,我想应该够了。是不是华尔?还有什么事情吗?要是没有什么重要的,我现在还有一些事情,是不是以后再说呢?”我发现华尔那张鬼笑的脸马上写满了失望。呵呵,对不起了,现在还不能给你们那么多的银子。华尔不好意思直接说想要大批的银子到那些同胞面前炫耀,只要转移主题了。“哦,还有一件事情。就是我这个跟班听说斯潘塞要到开发处去,他想跟着斯潘塞一起搞搞,不知道将军大人有什么想法呢?”华尔手指了指在他身后站着的瘦弱的年轻小孩。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