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五十二章 胃口还真不小啊!

第五十二章 胃口还真不小啊!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这个只要斯潘塞先生同意就可以了。我马上要出发,华尔,我不在的时候您和史政委多多亲热亲热。”这个华尔怎么回事?就为了一个小萝卜头的事情干吗还要找我?

    只要他不是给我四处闯祸,他愿意到那里就去那里好了!“关于您从美国带回来的人,以后他们的安置您找我们政务院总理容闳就可以了。”

    “这个没有问题。”华尔耸耸肩膀“将军大人,不知道您是要到什么地方去?难道将军不愿意和我从美国带来的那些可爱的小伙子多呆一些时间吗?”

    “没有时间啊!”我长叹一口气“军情紧急,要是不去的话,我们就成过街老鼠了。

    和你那些‘可爱的小伙子’见面还是等以后再说吧!“这个华尔来的还真是时候啊!我现在想的是要在走之前和在温州的那些将领们会谈一下,他现在来凑什么热闹啊!我正在想着怎么打发华尔他们四人时容闳送完倪峰走了回来。

    “达萌兄来的正好!呵呵,您和华尔先聊一聊好了,我现在有事情,我要出去一下。”大救星终于出现了!我连忙拉着史秉誉逃出虎口。

    …………………………………………………………………………

    一八六二年六月二十八日,中午吃过饭后我率领着二师主力、三师九团、浙江独立三旅还有那支史秉誉建立起来的“特种部队”及宣传队离开了温州。同行的各级将领有军参谋长李雪龙、二师的王得贵,浙江独三旅的程千里,还有三师九团团长沈路,“特种部队”队长李岩。本来三师师长李成和副师长彭大海也在温州的,不过他们知道是自己的部队北上救援,天一大早就已经过江去到自己部队里面做准备了。

    离开温州的时候我才突然想起还有件事情没有和史秉誉交代——我离开福建时候,因为走的仓促没有告诉何家姐妹!当我和史秉誉说起来的时候史秉誉嘴巴张的可以和河马想诩美!看史秉誉的样子,知道我把他夫人丢在福建没人照顾他是恨不得马上插上双翅飞到福建去接他的夫人回到温州来!这家伙愣了半天才缓过神来,不过他缓过神来我就倒霉了,史秉誉追着我问是不是我存心故意要把那两个可怜的少女丢下不管,自己一个人溜了?还说我一定在福建有了什么相好的,这次是有心想甩了何清萍,好讨个新媳妇——这家伙骂我喜新厌旧!见鬼!我在福建除了上次在清萍身边看到一个小姑娘以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其他的女人!哪来的什么喜新厌旧?!而且现在清萍我还没有追到手呢!只是一时疏忽,脑袋里面充满了北上救援天京到底要怎样才可以以最小的损失夺得最大的胜利!除了这个就是到底怎样和那些太平天国的各路大王甚至是天王打交道,别让自己被那些家伙给生剥活吞了,忘记了是情有可原的嘛!看到史秉誉一副非要我承认自己是新时代的陈世美,急得我又是指天又是画地,毒誓发了无数,向**保证的次数说的要是**能够醒来听到一定又会被我烦死过去,好说歹说史秉誉才不再冲我发脾气相信我是真的无意中忽视了。在我又是恳求又是哀求的攻势下,史秉誉终于勉强答应为了这件事情写信向何家姐妹说明。不过我怎么看他怎么像是只考虑到自己的老婆?

    离开温州的时候全城百姓都出城给我们送行,至于华尔他们一个个站在城楼上看“中国景”,——瓯江上百船争渡,南岸的我军部队一批批坐上渡船,朝北面行驶而去,船上歌声、加油声不决于耳,江下游的英**舰上那些英国水兵趴在船上好奇地看着我们过江,一艘英军的小火轮可能是想靠我们近一点好看的更清楚,起锚朝我们渡口靠了过来——不过很遗憾,在我们海坛山炮台“客气”(温州海防炮兵总指挥姜烨命令冲它前面放了几发炮弹)的警告后,无奈地又退了回去。不过史秉誉晚上又有的和哈西汉拇烦的机会了。

    史秉誉和容闳带着一班部长在岸边目送着我和部队坐上渡船渡过瓯江,在江北岸登陆后重新集结了部队朝北方开拔而去,当我们部队全部离开他们的视线后他们才无精打采的走了回去。

    因为这次北上救援并不是救援自己的部队,所以大家走的很慢,一路上日出而起日落而宿,看看雁荡山的风景,赏赏海风的清爽,部队悠哉游哉的在三天过后才走完了一百多公里的路到了路桥。

    “军长来了!”

    离我们很远就听到三师驻地传来阵阵欢呼声,提前离开的三师师长李成带着他的那些手下已经出来迎接我们了。

    “军长,你们怎么走的这么慢啊?我们都在这里等得老半天了!”李成迎上来半真半假的笑道,看来我对他们都太随便了,怎么一个个师长、旅长在我面前都这样不正经?“自从这里接到军长要带领我们北上作战,大家都迫不及待的盼着军长赶快过来呢!呵呵,我们三师自从重组之后还没有怎么打过大仗,这次算是捞着了。昨天早上分散在各地的部队就已经在这里集结完毕,军长我们是不是马上就走哇?”李成自己倒是已经迫不及待了,我下面这么多部队怎么可能马上就走?!

    “那么急干什么?!又不是没有仗给你们打的,二师刚刚到,总得安置好二师才能北上啊?你小子!”看到急得抓耳挠腮的李成我笑道“走吧,先进你的大帐再说,就是要走也得先安排好啊?当兵这么多年了,连这个也不知道?!”后面的几个将领哄堂大笑了起来。

    “呵呵”李成发出一阵傻笑“这个知是知道的,只是心急啊!我现在恨不得马上就到天京城外面好好的和那些清妖打一仗才高兴呢!军长里面请!”李成知道自己显得太心急了,马上修正姿态“各位将军里面有请。我这里别的没有,清茶还是有的。”

    “军长,这是我师政治部长沈彬,自从吴政委暂时离开后,他现在代理政委一职。”

    走进李成指挥部,李成连忙跟我介绍他手下的那些将领,这些人以前我是见过的,不过跟他们并不熟悉,我一般只是熟悉那些师长、旅长,还有军指挥部各个部长,下面的人可是就叫不出名字来了。现在要率领三师北上作战还是很有必要了解一下这些人的。

    “幸会,幸会。”我笑着伸出双手握住走到我面前沈彬的手。

    “可能军长不知道吧?他是九团团长沈路的哥哥。他们两兄弟是浙江缙云人,以前翼王部队经过浙西南时候他们加入了翼王的部队,后来又编入了侍王部队。侍王把他们分到我这里,因为战功,现在两兄弟一个是团长一个是政委,也算是我们这里的一段佳话。”李成在旁边解释道。

    以前是翼王的部队?我心里疑惑地想着,翼王不是带领部队分裂出去了吗?他们怎么还会在这里?难道那些人很多又回来了?不过好象太平军中真正能打仗的就是石达开了,而且好象石达开还是个比较开明的人士,要是能够和他好好谈谈说不定石达开可以为我所用呢!

    “这位是七团团长文宇。”李成没有发现我还在想着翼王的事情继续介绍他的手下“军长可知道文宇的祖先是谁?”李成微笑着问我。

    我怎么知道?!难道他的祖先在历史上很有名吗?历史上以姓文出名的有谁?文……

    难道是文天祥?!“文宇你是不是文天祥的后代?”极有可能文宇是文天祥的后代!

    历史上以文姓出名的除了南宋丞相文天祥以外还有什么人?!……还有一个明朝叫文徵明的,不过他是画家,也没有文天祥那么有名,应该不会是他了,而且他也说不定是文天祥的后代呢!

    “对!文团长就是文丞相的后代。他家本来是在四川做生意的,这小子慕名参加了我军,现在就在我们这里了。”李成对自己手下有这么一个民族英雄的后代极为得意。

    “哪里。我只是先祖文山公后代中的旁支而已。”文宇谦虚地笑着“不过我以自己的祖先曾经抵抗过外族入侵而深深骄傲!我认为我只有加入把那些窃取我们中国的鞑虏驱逐出去才能让祖先在九泉之下微笑。所以我就加入太平军了。”

    看来这个文宇也是个血性男儿,不愧是文丞相的后代!不过他好象对满族抱有太大的成见了“文团长,说的好。不过你不能把满族贵族和其他也受到压迫的满族同胞混为一谈。我们要反对的是那些**卖国的上层统治者,对于满族下层的百姓可是不能把他们也给镇压了。两百年了,那些满族人已经溶入我们中国,他们现在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一份子了,对他们我们还是要宽容一点。而且现在真正的满族人还有多少?”文宇对我的话表现出明显不同意的表情“你认为只有汉族才是中国的正统民族?”我问道。看起来说服文宇不比说服周盛波来的轻松,只是我军里面对我军的宗旨不了解的还是大多数,有必要好好的和他们说清楚,不然他们还以为把满族驱逐出中国就万事大吉了呢!

    “什么是汉族?文宇,汉族是中国古代的华夏族和其他民族在长期的历史中逐渐混血而成的。在汉族的血液中,流淌着的血液里面含有无数古时候各个民族的血,正统的华夏族现在是没有的。至于满族,本来是女真族,在入关以后与我们汉族形成了满汉杂居的局面,他们虽然也有自己的语言、文字,但是现在普遍使用汉语文,这么长的时间他们和我们汉族长期相处、互相学习中,汉满两族的共同性愈来愈多,可以说大多数的满族人民已经溶入了我们汉族,你要是驱逐鞑虏不知道你想驱逐的是那些人?

    是只要是满族的一律驱逐?还是只驱逐那些一小部分没有溶入汉族的满族人?你怎么分辨哪些汉族人血液中有满族血统在里面,哪些没有?已经不可能分辨了嘛!还有你要是搞纯粹的汉族天下,不知道你到那里去找那些所谓纯粹流着华夏人血液的人去?

    连我们自己身上流着那些民族的血液我们都不清楚啊!“

    文宇给我说迷糊了,满族不反对,那么反对谁?!难道就因为满族现在和我们汉族比较相近了就可以否定了以前满族入侵我们的罪恶历史?对那些异族还要如此客气啊?!老祖先早就说过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文宇你想的出发点是好的,但你不要把满族统治者和一般的满族人民搞混了,满族中有好人,也有坏人,就像我们汉族人中既有好的也有那些里通外国的。有反对异族入侵中国的岳飞、文天祥这样的民族英雄,也有遗臭万年的秦桧、吴三桂之流大汉奸。难道你们可以因为我们汉族人中出了这样的败类就说汉族是没有血性、是软弱可欺、是劣等人吗?自然不能如此推论了。同理,我们也要把那些真正压迫我们的和普通的满族人分开。”我环顾四周,向那些将领们说道“我们中国她不是满族的,也不光是我们汉族的,她是我们每个人的,是我中华民族的。我们首先是中国人,然后我们才是中国人里面的汉人。为什么现在我们要反满?我们反对的不是满族人,而是在上面的那些**透顶的统治者!无论民族的苦难是如何深重,国家的处境是如何困窘,我们的心应当也只能属于这个国家——中国,还有这个苦难的民族——中华民族,因为,我们的血管里流淌着这个民族的热血。现在既然是那些满族贵族在统治着国家,但他并没有真正的为了我们中国为了我们中华民族考虑,只是想着满足他们统治者的利益,只是想着能够坐在压迫我们的位置上,对外国又是奴颜婢膝,一个劲的丧权辱国,我们自然是要推翻他!要建立起强大的新中国!”

    指挥部里面没有什么人大点声音说话,但是下面小声嘀咕还是有的,要他们一下子接受把满族统治者和普通的满族人民区别看待对他们来说还是比较困难,他们受到的教育是凡是民族英雄反抗的一定是丑恶的、不是我们族内的野蛮民族!(事实上满族入侵中原也是以血腥的暴力来镇压其他各个民族的!他们的生产力是原始的、落后的,但是他们打败了代表先进生产力的中原,唯一一点他们强过当时中原的就是他们是一个抱团的民族,而当时的中国正陷入内战中,各地拥兵自重,互不配合,不然只有一百万的女真人是不可能打败明朝的。虽然各地都出现了很多反抗满族入侵的民族英雄,但并没有形成一种合力,再加上有中国历史上排得着号的大汉奸吴三桂、尚可喜、耿仲明、孔有德之流配合清兵大肆屠杀,各地的抵抗最终的结局只有失败了)难道对这样的民族还要考虑他们中有好人还有坏人吗?我的一番话算是白说了。

    “好了,我们知道的。军长,这位是我师八团团长马鼎南,他是河南人。”李成见到大家都在思考我刚才所说的话,气氛显得有些沉闷,连忙打圆场,继续介绍他的部下,不过现在他只是介绍人名职务和籍贯了,对于其他的还是能免则免。

    “师长!温州有急件传过来了!”李成正在介绍后面的那些人,门外有个人大声的嚷嚷道。

    从门外冲进来一个体型削瘦,面目清秀,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刚出头的年轻人。李成皱了下眉头,对进来的人打断他介绍其他人给军长认识大为不满“殷武,有什么事情?”

    “师长,温州飞鸽传信过来。”叫殷武的人根本不管他的师长脸色怎么样。

    “军长您看呢?”李成问道。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吧?“念,这里没有外人,不用逼嫌。”

    “是!”殷武打开小纸条高声念道“福建消息,我军福建主力部队已于三十日南下,进行福州战役。”

    “张师长速度倒是满快的嘛!”王得贵听到张海强已经于昨天统率大军南下福州了,脸上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嫉妒,酸溜溜地说道。“军长,您和张师长一南一北,打的热火朝天的,就只有我们二师呆在这里干瞪眼儿,军长您还真是偏心哪!”

    “行了王师长,守卫根据地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别人我可是不放心啊!别看现在你老念叨着没有什么仗打,要是左宗棠真的南下了,我看你还说的出风凉话不!”我不理听到左宗棠本能的缩了缩脑袋的王得贵“这倒好,我们刚到这里就听到这么个好消息!你叫殷武?”

    “是!”殷武挺起胸膛高声回答道“三师通信营营长殷武!”

    “殷武同志,谢谢你告诉我们这个好消息,你先出去吧。这个消息暂时不要告诉部队。”我朝殷营长挥了挥手。

    “各位,看来我们落在福建我军后面了。”殷武出去后我笑着冲那些将领们说道,三师的那些将领们用焦急地目光看着我,他们是巴不得马上就出发到天京去了。至于二师和独三旅的将领们,因为这次不管南线还是北线,作战任务都没他们什么事情,独三旅还好些,至少在浙江境内他们还要和我们一起行动,说不定可以捞到几仗过过瘾,二师就只有声闷气了。“参谋长,把我们的计划说说吧。”我冲站在我下手的李雪龙说道。那些站在我周围的将领一个个急急忙忙地各自找了个座位坐下。雪龙冲后面的参谋人员摆了摆手,一幅大比例浙江地图很快的就挂在指挥部墙上。李雪龙慢慢地踱到图前,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此次救援天京,我们认为只需要三师一个师就足够了,其他各个部队将担任巩固和发展我们浙闽根据地的任务,应该说任务都不轻。经过研究,军部决定北上救援行动由军长和我、李成师长负责,担任福建方面作战的部队由副军长张海强负责,浙江方面由史政委和二师王师长负责。”说道这里李雪龙停顿住扫了下面各位将领一下。

    李雪龙所说的下面各位就是用脚指头想都想的到,除了这样安排负责人难道还有别的其他方法吗?这个参谋长说这些废话干什么?!看看一个个心不在焉的团长,李雪龙就知道他们对他刚才所说的并没有兴趣。“咳!”李雪龙咳嗽一下吸引那些人的注意“关于福建作战问题,现在不是我们要说的,刚才大家已经都听到了,张副军长已经从昨天起开始了行动。现在我先说说据最新情报,在浙江和天京方向清军各路的动向,江苏布政使曾国荃率领的二万湘军从安庆沿长江北岸直趋天京,现在已经过了无为靠近芜湖北岸;同知曾贞干率湘军五千人由池州沿长江南岸攻占芜湖;提督鲍超率所部湘军六千人现在正在攻打辅王杨辅清防守着的宁国府;安徽巡抚李续宜率所部湘军万余人进援皖北颖州;荆州将军多隆阿率鄂军二万余人已经攻占庐州;署理江苏巡抚李鸿章率淮军三万人已经结束休整正在南下,现在在往通州的道路上。在宁波浙江巡抚左宗棠率所部湘军及部分赣军、浙军共约四万余人全力和侍王的部队作战,牵制侍王和我们。道员张运兰等部湘军数千人扼守皖南婺源一带,防止我们和浙江太平军入赣,以固徽州后路。同时,协助多隆阿攻占庐州的袁甲三、防守江浦的李世忠、镇江的冯子材等部,也归曾国藩节制。敌军总指挥曾国藩,现在仍驻安庆指挥。就我们所知的,曾国荃部正在攻打雨花台,现在距城不及四里。曾贞干所部湘军占领芜湖后,正在前往金陵的路上,准备与曾国荃部会师。最新敌情就是如此了。现在我宣布北线救援及浙江根据地留守兵团的任务!”这下下面的人突然来了精神,人人坐的笔直,脑袋齐刷刷地对着李雪龙,李雪龙对这些人的反应相当满意,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我现在代表军部宣布各部行动命令!二师师长王得贵!”李雪龙突然提高了声音,王得贵听到李雪龙叫到他的名字本能的站了起来“你负责率领二师五团、六团占领台州,对宁绍台道的清军左宗棠部展开攻势防御,同时要发展新区,扩大我军占领的地方及扩大我军部队。你部四团负责温州城防,同时在浙江独三旅没有回来之前负责青田地区的防御工作,要抵挡住可能从处州方向过来的清军。”“是!”王得贵一听跟军长交代的没什么两样又慢腾腾地坐了下来。

    “浙江独三旅旅长程千里!”程千里学着王得贵的样子站了起来。“你部在和北上救援部队一起到浙江边界后单独回来,担任青田、永嘉、乐清一线的防御工作。同时要在有利的条件下向盘踞在处州的清军进攻,不过你部具体如何作战到时候还要服从史政委的指挥。三师李成师长,”李雪龙看看三师师长,“你部在北上之前要办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李成看到其他人都是一副不出所料的样子,相信自己的任务也不会太离谱了。

    “是这样的,你们三师的炮兵营将因为这次北上而换装。”李雪龙淡淡地冲李成说道。

    “不用吧?我们三师的炮兵营已经是满编部队了,而且装备的大炮都够先进的,我看就不用换装了。”在温州的时候我没有时间把北上关于炮兵的事情可李成说,他突然听到自己的炮兵营要换装,感到极为奇怪。

    “是这样的,就因为三师的炮兵营装备的是最先进的火炮所以必须换装,至于要替换的火炮这次我已经带来了,是在福建战役中缴获的十三门旧式前装火炮。至于你原来的十六门火炮就交给二师使用好了。”看到李雪龙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只好自己说了。

    “啊?!军长,不会吧?”李成傻眼了,只听过主力部队装备最好的武器,活这么大倒是没有听说有把自己好武器换旧武器来用用的!

    “没有什么好惊讶的,这次我们是要流动作战,在运动中调动敌人,并且消灭他们,为了部队行军方便,部队到时候有可能要轻装,你要是带上新式火炮,那时要丢弃你是不是舍得?换了我我是舍不得的。”我站了起来,走到李成面前。“我们这次是在无后方,无补给的情况下打仗的,难道你认为当新式炮弹打完后千里之外的温州会给我们补充上来吗?显然那是不现实的!而敌人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传来曾国藩的部队已经装备了跟我们同样的火炮,哪怕我们缴获敌人炮弹也用不到自己的火炮上,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还要带上那些大炮?你说呢?”

    “不是救援天京吗?只要我们打破了敌人对天京的包围就可以回来了,而且到时候其他太平军也会大举回援的,这次作战应该时间不会很长吧?”李成还是有点舍不得自己的那些大炮。见识过新式大炮的威力,让他再用以前的,换了谁心里都不愿意。“我也希望能够很快的打破敌人对天京的包围啊!”我叹口气(鬼啦!我才不想真的把天京从清军手里完全解救出来!要是太平军没有了后顾之忧,天知道朝里的那些奸臣会搞出什么事情来!而且让清军太快的就败北,很有可能让隐形帮助清军的那些外国势力直接插手中国内部事物!要是现在那些英法再对中国来一次什么鸦片战争或者是其他借口战争的话,还不知道中国以后会怎么样呢!这种事情还是能越晚发生就越晚发生来的好!),“但是我们这次加入解围大军真的能顺利解救天京,挽狂澜于即倒?难啊!有多少太平军可以回来救援?而且那些回援的是不是能够和我们一样全力营救?会不会给我们后面捅刀子?这些我们是不知道的,除非我们集合现在我军所有部队和曾国藩来一次大战,这样说不定我们能比较顺利的解救天京,不然……”李成沉默下来了,太平军内部的斗争虽然他以前只是一个小小的旅帅,但他还是明白的!要是大家真的能够团结一心,就没有什么天京事变,翼王石达开也不会离开天京出走了!而且自从翼王离开了天京,太平军就开始不时的有部队叛变投降清军,至于安庆的失守那还是不久之前的事情,为什么天京上游最后一道防线会失守?还不是援军救援不力?!这次天京之围也是因为安庆失守才造成如此恶劣的形势!那些在外面的各个王爷会不会来个什么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这倒是很有可能的!“那么军长为什么不全力救援天京呢?”李成默认了我对天京之行的判断,不过对我没有让主力部队全部北上充满疑惑的问道。

    “怎么全力援救?我们要是主力部队都走了,浙闽根据地还要不要了?没有了根据地我们不就变成流寇了?!浙江不能丢,福建要扩大根据地,有可能还要想办法占领福州,这样我们还有多少部队可以北上救援?就是调动你们三师我也是痛苦了好长时间哇!现在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那些王爷一个个都不想用力去救援天京了。现在我们不就碰到这样的问题了吗?难道我们可以放弃那些信任我们地方百姓吗?要是带上那些老百姓,我们也就不用打仗了!光粮食就够我们喝一壶的了。好了其他的不多说了,执行命令吧。”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说破的比较好,要真的让下面将领知道我对解救天京动机不良的话,他们以后会怎么对我呢?!

    那些将领看到没有什么事情了,一个个站起来准备走人,“王师长,李师长你们两位先留一下。”

    “还有什么事情,军长?”王得贵站住回头望着我。

    “李师长,你在这里活动的有段时间了,我看有必要你告诉王师长台州地形,应该防守那些要点吧?还有三师的营地也应该交给王师长了,难道你还想走了一半再回来住吗?”这两个家伙老是出状况,要时时刻刻的提醒他们!

    “呵呵,这个是自然的了。军长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跟王师长说的。至于营地交接我们也会办好的,是不是王师长?”李成摆出一幅地头蛇的架势。

    “那就好,快点交接好,我们也要马上出发了。”我满意的跟两位师长说道。说是马上出发,可交代布置好二师部队后,也已经是三天过后的事情了,在这几天福建我军好象失踪一般,一点消息也没有传过来!福建的消息没有宁波的左宗棠倒是好象嗅到什么风声一样,在昨天用一支不到两百人的小部队对我们发起了一次试探性的进攻,结局自然是很可悲的,二师六团团长舒时德舒舒服服地吃掉了左宗棠送到面前的开胃菜,连个渣子也没有给左宗棠留下。在彻底安置好各支部队后,三师和独三旅离开了台州黄岩镇,踏上北上救援天京的道路。

    自从离开根据地后,北上救援军的政策就改变了,本来在五月底后我们实行的是不打那些一般地主,只是镇压那些真正的地主恶霸,在根据地实行的是减租减息。现在既然离开了根据地,我对于对于减租减息就没有什么兴趣了,一道军令下去,部队又恢复了本来所实行的政策——彻底的打倒那些地主!也许沿路那些清军惧怕我军战斗力,见到我们过来了,一个个溜的比兔子还快!我军自然是不客气的就驻扎进去。只要我军进驻到什么地方,宣传队首先就出动了,对贫民上演史秉誉改编的哪个“北风哪个吹~雪花哪个飘~……”,让贫民找到自己内心深处被隐藏起来的苦累史,宣传队做的极为出色,改变了我对史秉誉训练宣传队的看法,(我总认为史秉誉自己五音不全,怎么可能教出合格的宣传队员呢?!)宣传队出动后就是部队开始活动了,他们纠集起百姓打土豪分土地,对于民愤比较大的地主老财进行抄家游街。那些地主恶霸所隐藏起来的地租,田契被一把火烧了,家里的财产也对农民分散一空,有的贫民拿走了地主家里的被子,有的搬走了豪宅里的大床,有女的对藏在卧室中的漆金马桶比较感兴趣,提搂着马桶回家了,更有胜者连院子里面的大门也被贫民给卸下来搬走了。

    在我们经过的地方我们建立了各级政府,同时成立地方武装,好在主力离开后继续和那些地主老财做对头,不过不知道是因为我们影响力太大了?还是那些分得好处的百姓惧怕地主的报复,反正是我军越走身后跟着的人就越多了,开头只是十个八个的跟随我们前进,到后来就是几百上千的人加入我军行列中了!部队一开拔你看好了,开头的必然是敲锣打鼓的宣传队,后面跟着的就是三师和独三旅的部队,在部队后面黑压压地跟了一片。在严州府淳安县境内,李雪龙一时好奇,想算算跟在我军后面的有多少老百姓,不算不知道,反正每天见到的就是这么多人,真的一算李雪龙才发现居然有十多万男女老幼跟在我军后面!这些人战斗力是没有的,每天只能让我为了筹集粮草犯愁——我又不想当什么刘备,他们干吗要紧紧跟随我军?害的现在连部队吃的也没有什么了。

    李雪龙发现居然有这么多人跟在后面,曾经对那些人做了无数次的劝告,想让他们回去,可一次次的失败了。这些人根本就没有想自己应该回到那里去,他们只是知道在我军这里,不用做事就有饭吃,而且这些当兵的和清军不一样,不会对他们怎么样的——真的要逃跑看到清军再逃也来的及啊!

    劝是劝不走的,至于赶,我是想都没有想过,人心可是不能丢失的!最后的结果只能是让他们继续跟着我军吃白饭了。这些百姓还经常跑到各个团去,想要加入我军,可那些想要加入我军的人大多数看看一个个面黄肌瘦,好象大风一吹就要被卷到天上似的,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当兵打仗?!

    昌化,是浙江进入安徽宁国府的毕经之地,过了昌化就是安徽的宁国府了,我军在经过十四天的行军之后终于于一八六二年七月十七日来到了昌化。

    我率领着部队在十七日下午到达距离昌化县城十五里的河桥,四条溪水静静地从河桥流过,江南夏天的下午是极为闷热的,一丝风也没有,部队开始了休息,李成带领三师做明天攻占昌化县城的准备工作,程千里则率领独三旅就地展开开展这里的群众工作,而我和李雪龙则泡在小溪里面,在大半天的行军后享受一下河水的清凉。岸边上骆敏带着几个警卫员在四处站岗放哨——军长和参谋长是不能春光外泄的,领导的尊严要是保护不了,他们也就不用当什么警卫员了!

    “军长,我们后面那些百姓怎么办?劝又劝不走,赶又不符合我军宗旨,要是留下他们,让他们和我军一起行动,一个是这些人中肯定有清军的奸细,一个是我们随军携带的粮草不多,供应不了这么多人,而且他们走的又慢,会拖累我军的。请军长拿个主意吧。”李雪龙斜躺在溪水中,任凭溪水从他的身上流去,冲着我说道。

    我现在也在为这事犯愁呢!后面跟着的这些百姓还真成了大包袱了!十万之众啊!带着这些人可是比带着十六门甚至是更多的新式大炮还要麻烦!可是这些人想的也没有错,本来分了田地,斗倒了地主恶霸对他们来说是什么开心的,可是我们并没有想要真正的把那些经过的地方都建设成巩固的根据地,我军前脚走,那些清军后脚就又回到他们祖祖辈辈生活过的地方了!难道他们愿意留在家里等着清妖来砍头吗?!不要说百姓了,就是我军发动建立起来的本来用做建立根据地的地方武装,很多也偷偷跟在我们后面,让那些拿惯了锄头的农民拿起武器和清军作战,看来他们的胆子还小了点。——主要还是一路北上,在任何地方都没有怎么好好的呆过,只是把武装建立起来,并没有好好的训练他们,那些地方武装不要说作战了,就是让他们笔直地排成一排他们现在也做不到!让这样的军队和清军作战不要说他们了,连我自己都信心不足,我只是希望那些新建立的地方武装可以延缓一下清军重新回到原地的时间,同时尽量消弱清军的实力。

    “我看我们不是要让独三旅回到温州去吗?到时候让独三旅把这些人都带到温州好了,让史政委安置他们在温州工作,不管是种地还是进工厂,只要让他们有饭吃就行了。程旅长到什么地方去了?发动群众让下面的人去干好了,不然要政委、政治部干什么?”三师要做好攻占昌化的准备,离不开他们的师长,至于独三旅只是给三师助助威的,程千里还不如陪我游游水呢!——我自己是想的很开的,只要部队布置好了,我就可以休息了,其他的事情下面的人自然都会办好,不然要那些人当什么领导?!“程旅长到前面六里地的陆平去了,呵呵,不要说程旅长,就连我也很想斗斗那些地主老财呢!看的那些家伙我就来气!战士们打消当地百姓的顾虑,起来把那些地主老财捆上戴着高帽游街示众别提多来劲儿了!还有分他们的浮财也是一件痛快的事情,那些地主老财看到他们多少年积累的钱财一时化为乌有,别提多沮丧了——看的就来劲!”李雪龙前些日子也经常过参加打土豪分田地的运动,不过我觉得自己身边需要一个高级传令官,他也就只好乖乖地呆在我这里了。

    “对了,后面那些群众有没有组织?你有没有计算过他们中有多少老人孩子?有多少妇女?还有偷偷跟在我们后面的地方武装现在有多少人了?”我问换了个姿势趴在水里的李雪龙。

    “统计过了,老人有四万,还有两万左右的儿童,轻壮妇女有两万来人,至于轻壮的男人有三万,不过大多数是不适合跟随我军作战的,还有就是那些地方武装在我们后面的有一万多人,是不是让他们都和程旅长到温州去?恐怕就独三旅三千人的部队无法好好的保护他们啊!”李雪龙转过身冲我汇报道。

    正说着呢,我和李雪龙就听到岸边吵吵嚷嚷的来了帮人,不过他们被我们的警卫员拦了下来,不让他们靠近昌化溪。那些人正和骆敏争执着什么,他们的声音实在是太嘈杂了,听不清楚,我只是听到骆敏“不行”,“不可以”的回答声。

    “骆敏,什么事情?”这些人看来是冲着我和李雪龙来着的,不然骆敏解释了他们怎么还不退?“军长,后面的那些百姓派了代表来向您请愿来了!不知军长要不要见他们?”骆敏大声回答道。

    得!看来这些人知道我们要离开浙江了,这次是派人来和我们谈判来了!我无奈地想着,和李雪龙交换了下眼神,冲李雪龙眼里我也看出了他的无奈——总不能放任那些百姓不管吧?看来那些老百姓是吃透了我们,所以才这样有恃无恐地派什么代表来,换了我们是清军的话,不知道他们现在早就逃到什么地方去了!

    “让他们过来吧!”我和李雪龙手忙脚乱地跳上岸匆匆忙忙胡乱穿起了衣服。

    刚系好衣服扣子后面农民派来的代表就到了我们面前。

    走在前面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那个年轻人头上札着白色的绸包巾,上身穿着淡兰色窄袖衣,下着黑色宽脚裤,那人显得文文弱弱,瘦弱的身子,一张国字脸,白净的脸上留着一缕短须——怎么看怎么觉得像个书生,不像是长年在田里耕作的农民。在那年轻人后面跟着两个看起来有五十多岁的老头子,一个显得无比苍,好象中国五千年的历史沧桑都刻在他的脸上了,另外一个就略显年轻一些,不过头发也已经花白了,唇边留着三缕胡须往下垂着,俩人都穿着一袭灰色长衫,头上札着黑绸包巾。

    这些人是农民吗?我看他们倒像是教书先生!“不知几位是……?”这三人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不知道他们是何妨神圣,能让那些农民选来见我应该不是什么普通人。

    “大人,鄙人姓朱,名啸天。是严州桐庐人,这两位是我的老师。”那个年轻人对我介绍在他后面必恭必敬站着的老人“这为是于浩宇于老师,于老师祖上就是大明于少保忠肃大人。(于忠肃是什么人?难道很出名吗?我怎么不知道?!)这为是袁旭袁老师,袁老师祖上是大明万历年间号称三袁之一的袁中道袁大人。”

    “幸会,幸会。”我一边跟他们打着招呼一边心里直嘀咕,这个姓朱的到底想过来干什么?

    “大人。下面那些人请我们来问问,不知大人是否想把他们甩了离开浙江到安徽去?”那个自称朱啸天的人没等我跟他们打哈哈就直奔主题了。

    离开浙江?自然是要离开浙江了!至于甩了那些农民我倒是不敢,只是心里盼望着他们能自动离开我们的军队!要是我军带着这么一大帮人到前线去,那就甭想隐藏自己了!还怎么打仗啊?!“没有啊?我们怎么可能会把大家都给甩了?决无此事!不知朱先生是从什么地方听到如此传言的?这典型的是破坏我们和大家之间的关系嘛!请大家相信我们,我们不会不为大家考虑的!”

    “没有?不会吧?”朱啸天脸上露出奇怪的微笑——绝对不是我说的让他放心后那种发自内心的笑容“大人现在已经到了与安徽交界处的昌化,过了昌化就是安徽的宁国府了,据从北方过来的难民说现在宁国府清妖正和太平军展开大战,大人您的部队如果不是到那里去请问大人又要到哪里去呢?这点不要说我就连那些略微知道点消息的农民都明白大人您的部队这次是和清妖开仗去了。”

    “我军就是去打仗也没有说要把大家都给甩了啊?不知先生是怎么有这个想法的?”见鬼!这些老农民都知道我是要到宁国府去帮助辅王了,那些清军不就更明白了?也难怪,向我们走的如此浩浩荡荡的,只要不是死人都知道我们想到那里去了!

    “这个是从这为李大人处得知的,李大人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在劝说我们离开大人您的部队,(看来这些人神经还真不是一般的会想象!居然从李雪龙劝他们离开想到我们要把他们给甩了。)既然大人要打仗了为何不想让我们都加入大人的部队呢?俗话说众人拾柴火焰高啊!十万之众加入大人部队不是可以大大加强大人的实力吗?为何大人不想扩大部队呢?”朱啸天问道。

    扩大部队?!要是让这些没有经过训练的人加入我们部队,那就不是扩大部队反而是消弱我军战斗力了!人多势众有什么用?我要的是精兵!那些人到战场不吓的尿裤子才见鬼了,要是他们一听到喊杀声就掉转**向后逃窜,那还不把我们主力部队也给冲散了?“朱先生请放心,我们决不会丢下你们不管的。不过先生说的没有错,我们是要到安徽与清妖作战。至于带着大家恐怕也是真的不大方便,您应该注意到了,后面跟着的那些百姓老的老,小的小,还有大量的妇女,带着这么多的人怎么可能加快行军速度?我们想让大家先到我们根据地去,在那里有人会给大家安排好一切的,吃的、穿的、用的都不用发愁,至于到根据地去,我们会派人一路保护你们的,不知朱先生认为如何呢?”也许可以借这个机会劝说他们到史秉誉那边去?“是啊!兵凶战危,大家跟着我们时刻都有危险,打了胜仗还好,要是我们打了败仗,你们不就没有人保护了?”李雪龙在旁边附和道。“是啊!是啊!那样多危险!……”我真点头突然想到李雪龙说的哪个不吉利的话,打败仗?!我怎么可能让大家打败仗?不过现在要想让那些人离开我们看来也只能这样说了。

    “大人误会了,让那些人离开不离开我们并不关心。”站在朱啸天身边一直没有开口的据朱啸天介绍说是什么‘大明于少保忠肃大人’的后代于浩宇插嘴说道。“我家公子的意思是不知大人有没有兴趣把后面那些人组织起来和清妖作战?如果大人对此有意,我家公子很乐意帮助大人组织他们。另外大人现在头痛的劝说其他老弱病残离开这里的事情,我家公子也很乐意帮助大人解决这个问题。”

    “我认为这事要是大人同意我们的意见,对我们对大人您,双方都有好处的。请大人好好考虑考虑,大人现在在浙江那些士人心中名声不大好哇!要是我家公子愿意帮助大人,一定可以改变大人在大家心中的地位!”另外一个叫什么袁旭的老头手捻着下巴下面的胡须,慢腾腾地说道。

    有这么好的事情?这个朱先生到底是什么人?听他介绍这两位难道……我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吧?!“不知朱先生是……?”我充满疑惑地看着三人。

    “大人猜到了?呵呵,我们公子就是大明崇祯皇帝的嫡系后代!大人大军经过桐庐时候,见到大人与终不同我家公子想看看大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这才跟着大人一路北上,本来我家公子也不想出头露面的,不过见到大人为了那些百姓犯愁,我家公子只好主动出来替大人分担解忧了,毕竟大家有着相同的志愿嘛!”袁旭一看我的眼神就知道我大致上猜出了他的公子到底是什么人了。崇祯后代?那来那么多的崇祯后代?!这的朱啸天要是朱家近亲就不错了!不会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吧?不过倒是真的可以利用一下!看来这个朱啸天是想借用我这里来发展自己的武装,他想着一定是自己当皇帝呢!呵呵,还不知道大家谁能够利用谁!“好啊!欢迎欢迎,我们当然欢迎朱公子加入我军了!不过我军现在实力还小,不知道朱公子怎么有兴趣到我们这里来呢?现在忠王、侍王实力比我们大多了,不知朱公子为什么不加入他们?”好象到过桐庐的在我前面还有很多其他太平军部队啊?这个朱啸天怎么一直都没有加入呢?

    “哼!”于浩宇不屑地说道“那些人那是真的想反清复明?他们只知道为自己多捞一点钱财,多抢一些漂亮的女孩。我家公子岂能与这样的人共事?至于大人就不同了,大人部队在农村的宣传我们都已经见识过了,极为得人心哪!不然也没有这么多的老百姓愿意跟着大人您走了,我家公子对大人极为佩服,所以才想加入大人的队伍中去,不知道大人是否愿意?”

    说的满好听!“极得人心、极为佩服”,那怎么早不过来见我?偏要在我最头痛的时候出现在我这里!说穿了不就想乘我现在最需要有人替我解除后顾之忧的时候来捞取最大的好处吗?“那么不知朱公子有什么见解呢?关于把后面的人组织起来,组建一支新的队伍?”现在是要看看这个朱公子提出什么条件的时候了。

    “大人,您看能不能把后面那些百姓选一些身强体壮的编组起来?据我们调查,现在在后面的那些百姓可以拿起刀枪的大致上有四万多人,再加上还有两万可以作为辅助部队,就是说有六万余人。我想是不是把他们都给组织起来成立新的军队?至于其他的人,还是按照大人的意见让他们到大人您的根据地去好了。”朱啸天开始狮子大开口了。

    六万多人?这个朱啸天胃口还真不小啊!我怎么听李雪龙说轻壮年只有三万,这个朱啸天看来是连老人小孩都不放过了!“朱公子,这样不行的,有句老话‘兵贵在精不在多”,您让那些没有什么战斗力的都充斥部队,怎么能有战斗力?!我看这样,我让人和您一起去挑人,就组建一支一万人以下的部队好了,这支部队要完全按照我军的样子建立,并且服从我们的指挥。至于辅助部队,现在没有必要成立,其他的那些人,我看还是让他们都到温州去。没必要建立一支战斗力不强的军队,您说呢?朱公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