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五十三章 炮兵营

第五十三章 炮兵营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这个……大人,虽说兵不在多而在精,但是要是部队不多的话,怎么可以跟曾国藩十多万部队对抗?!兵多才能将广,才能消灭那些清妖啊!”朱啸天还想给自己多争来一些人马。

    “人多了并不能解决问题,太平军现在的人数多不多?怎么会让曾国藩十万人就包围了天京?没用的嘛!反而造成了部队指挥不灵的毛病!相信我,选一万人组建的部队比你组建一支六万人的部队有战斗力多了!”给这个朱啸天六万人?那不成了尾大不掉了?!

    朱啸天还想说什么,在他后面的袁旭马上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大人英明,那么就一万好了,至于其他那些人要是大人觉得他们跟着我们不好,我们马上劝说他们离开!

    谢大人多多帮忙。我们先告退了。”

    “等一下。”我看这三人转身要走忙叫住他们“请你们告诉那些百姓,我军这次北上不知要打多少次仗,他们跟着我们并不安全,我现在让人率领他们先到我的根据地去,他们愿意的就和程旅长一起回温州去,如果不愿意到温州去,他们也可以回自己老家,这个我不勉强他们。如果他们一定要跟着我军也可以,不过我军马上要开始强行军了,到时候他们要是跟不上,我也无能为力,您说呢?”

    “是是是,大人说的没错,在下一定把大人的良苦用心带给那些百姓。”朱啸天诺诺称是。

    “至于成立新的部队,我看还是让人和你们一起去选好了,同时也可以帮助你们,骆敏,你去叫黄献谋过来,就说我有事情找他。”还是让人管着他们比较我些。“朱公子,您先在这里等一下,等黄部长来了,你们再一起到后面那些百姓中去好了。”

    没过多久三师政治部代理部长黄献谋就跑了过来,黄献谋今年三十岁,是广西桂林人,算是老太平军了,也许是转战各地时间太久了,三十岁的人看起来如同四十多岁,头发也略微有些发白了。他本来是三师政治部副部长,原来的部长沈彬在吴海生到英国留学海军后担任代理政委,就不兼任政治部部长了,他就由副部长升为代理部长,算是升了半级。“军长,您找我?”黄献谋见到我和李雪龙都在这里旁边还站了三个陌生人,开口问道。

    “黄部长,介绍一下。这位是朱啸天朱公子,这两位是朱公子的老师,于老师和袁老师,他们现在要把后面的那些百姓组织起来成立我们一支新的部队,我想让你到那支部队去担任政委,不知道你意见如何呢?”

    “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黄献谋喜形于色地高声答应道。“那么好,这支部队政治方面就要你多多负责了,要把他们建设成思想过硬的一支铁军!至于具体下面的那些政治人员你到三师去找找看,带一些人和你一起去好了。部队成立后暂时不必参加军事行动,先在这里训练训练好了。”我向黄献谋说道。

    “军长!”黄献谋还没有答应,通信营营长殷武就从村庄里面跑了过来,边跑边叫着“温州刚刚用飞鸽传过来南线消息!”

    怎么?张海强有消息了?!这个张海强!一连十多天都没有消息传过来,不知道他在搞什么名堂!“快说!南路军怎样了?!”殷武跑到我们面前,看了看立在旁边的那些人“没关系,你尽管说好了,这些人都不是外人,没什么好隐藏的。”张海强应该不是打了大败仗,让朱啸天听听没什么大不了的。

    “是!”殷武拿出小纸条“史政委报道:我福建各军在张副军长率领下,于七月十四日夜开始进攻马尾!七月十五日晨于鼓山全歼福州援敌八旗军四千人!俘虏清军密云副都统德兴阿,七月十五日下午攻占马尾!歼灭马尾守军一千人,俘虏副将张志良,现在我福建全体将士正在汇集福州城下,攻占福州指日可待!”殷武越说越兴奋,声音越来越大了,不光我们几个听到,就连在外面放哨的那些警卫员也真真切切地听明白南线发生的事情,欢呼声传了过来。好消息!这个张海强还真是可以啊!呵呵,消灭了福州守敌五千人我倒要看看缩在福州的不到五千清军如何阻挡我福建两师三旅三万人的攻势!“我军伤亡怎样?大不大?”李雪龙冷静地问道。

    “这个温州过来的消息中没有提到,应该不会大吧?”殷武迟疑一下犹犹豫豫地说道。

    “营长!还有!”一名战士跑到殷武面前,“温州又有消息过来了。”

    殷武打开纸条,高声念了起来:“福建马尾战役消灭敌人五千,我军损失不到七百人!缴获大批大刀、长矛,另外还有马尾军费五万两白银。我军武器装备损失不大,消耗炮弹一千余发,另外据可靠消息,福建水师提督秦定三从厦门率领三千水师正在朝福州方向过来,我军占领马尾切断了秦定三增援福州的海上通道!这一张是……”

    殷武读完一张小纸条又翻开了新的一张,看了一下“军长,这张是说明张副军长为什么这些日子没有和我们联系的,纸条上说张副军长在这些日子以来一路隐蔽行军,没有工夫传递消息,张副军长为了这事向军长您道歉着呢!”

    还道什么歉啊?!打胜仗的将军是不会受到指责的!只要张海强早日攻占福州,把那里的银子都给我抢过来就可以了!“立刻把这个好消息通报全军!参谋长,你再拟定一份嘉奖令通报各个部队……就说对张副军长指挥的福建马尾战役胜利通报表扬,让张副军长把作战最英勇的团汇报上来,我们军部把那个团授命为马尾团好了。告诉其他部队要向马尾团学习!另外告诉张海强,第一个攻进福州的团要任命为福州团,让下面那些部队争取这个光荣的名誉。”

    “是,明白了!”李雪龙喜形于色地笑道“军长,我看我军攻占福州问题不大,也许这两天就又有捷报传过来了,我们是不是也要马上跟敌人作战啊?不然光听别人的捷报战士们心里不会很好受啊!”

    “那么着急干什么?让李成准备工作做充分一点,不打则已,要打必胜!要是为了匆忙应战,打了败仗就不好看了,呵呵我的脸面可是丢不起的。”山林中的鸟叫是多么清脆好听,还有溪水的哗哗水流声也是如此迷人,听的真是让人心情愉悦啊!现在我感到天气不是这么热了,只是一股热血在胸膛沸腾,用力扯开衣服上的扣子,好让微风可以冲凉一点身上的热气“朱公子,黄政委,你们现在就到百姓中去好了,呵呵,把这个好消息带给他们,另外告诉他们到温州和福建去绝对没有错的!我杨沪生怎么可能陷害他们呢?相信我,没错的!”

    “是的大人,那么我们先过去了。”朱啸天他们听到我军在南线作战顺利的消息也是很开心,高高兴兴地走了。

    太阳西落的时候,西边的天空布满了红霞,村庄炊烟袅绕,一股饭香味扑鼻而来,隐隐传来邻家呼儿唤女声,村里的狗吠声、鸡鸣声、牛发出“哞哞”叫声还有我军战马嘶鸣声此起彼伏。开饭的时候李成和程千里他们都回到指挥部。朱啸天和黄献谋也过来了,也许是已经知道我军南线的好消息,走进来的人们互相开着玩笑,脸上露出真挚的笑容。李雪龙忙里忙外的和那些回来的将领们扯着闲话——嘉奖福建部队的消息已经用飞鸽传给温州去了,发动群众有独三旅,准备攻打昌化县城有三师,他们自己都会干的,也用不着让他参谋长忙活什么,他现在可是空着很。

    “李师长,部队怎么样?马上要攻打昌化县城了,战士们士气高不高?”看看散到各处的将领都回来吃完了晚饭,坐在外面的石头上我问李成。

    “部队知道一师、四师在福建打的顺手,根本不用做什么动员工作战士们就已经热血沸腾了!战士们都盼望着能够早一点和清军交战呢!呵呵,让那些清军也尝尝我们三师的厉害!”李成笑道。“是啊!我这个政委现在可是成了闲人一个了,那些战士们见了我就问什么时候可以进入安徽和曾剃头好好的干一架,那还用的着我做什么思想动员啊?不过军长有一件事情您可干的不好啊!”三师代理政委沈彬冲我埋怨开了“军长您怎么可以招呼都不打一个就把我的政治部黄部长给调走了?黄献谋,你小子搞什么名堂?!下面跟我反映说是你把好的政治人员都给我拐走了?!我现在手下根本没什么得力的手下了嘛!”沈彬不满的看着黄献谋怨了起来。“呵呵我哪那么大的本事?军长要成立新的部队,那些农民刚加入我军自然要大力做他们的思想工作了,我不让那些工作得力的人去难道还让些只知道吃饭拉屎的家伙去搞政治工作?!那样这支部队怎么可能有战斗力啊?您就包容一下嘛!我年龄比你大,看在我的年龄上你就不知道尊老?你要是还有什么疑问经管问军长好了。”黄献谋耍起了赖皮,笑着就把责任推到我这里来了。

    “新成立部队是我决定的,那些新兵自然是需要先好好的教育一下了,现在我们这里政治人员不多,只能从老部队里面抽调了。老部队政治工作只要巩固下就可以,而新的部队是要重新开始的,任务更加繁重啊!要是沈政委不满意,你可以和黄政委对调一下,到那支新部队去,我可以再给你一些政治人员供你使用,你看怎么样?”我解释为什么拆沈彬的后台。

    “这个不必了!嘿嘿,还是让黄政委自己负责好了,我只是不了解情况嘛!军长多多包涵。”沈彬一听要他去负责那些新兵的思想工作连忙打起了退堂鼓。

    “对了军长,新部队现在已经初步完型了,成立了三个步兵团有九千多人,您看是不是给我们个番号啊?”黄献谋看着沈彬笑了笑,回过头来问我。

    给番号?这个部队还没有打什么仗啊!给什么番号?叫独立旅吧?人数太多了,那有九千人的独立旅?!要是直接叫师的话,程千里他们又不高兴,人家毕竟还打了几次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嘛!他们都没有成为师我能够马上授予一个新的部队师的番号吗?这样还不在新老部队中埋下不和的种子啊?!不过要是授的番号小了,看来朱啸天、黄献谋他们也不乐意……本来我想在明天看了那支新部队后再做决定的,没想到黄献谋现在就逼着我做决定了!程千里、李成、朱啸天他们不说话了,看着我准备给那支新部队授什么番号。

    给什么呢?我脑袋里面转了转,顺手拿起支香烟,骆敏连忙走了过来帮我点着香烟。

    我军历史上那些起义的农民除了解放军还有什么?赤卫队是不行的,那些独立旅以前就是赤卫队嘛!这个程千里是知道的。工农革命军?都是农民哪来的工人?我脑子里面突然闪过一个名词。

    “我看这样好了,关于新成立的部队就叫义勇军第一师好了,那三个团分别命名为义勇军一、二、三团,义勇军的任务就是担任我军后备工作,并且补充我军战斗减员,还可以在我军军部的领导下承担在次要方面的作战。不知道几位认为如何?”我询问下面那些将领。

    “没问题,我赞成!”李成和程千里先后表态。“这个……我看就叫义勇军好了。”

    朱啸天看看其他人一个个都表态赞同我的建议,也只好表示同意了。

    “那好,就这样定下来了,参谋长,交代下去,让下面在今天晚上做好义勇军的军旗,要用大红色,旗帜右边书上义勇军的各部番号。明天早上一大早就授给他们义勇军。”

    “明白了,我等下就交代下去。”李雪龙笑笑点了点头。

    “程旅长,你们跟着我们到这里太辛苦了,现在已经到了浙皖交界的地方,我看明天一大早你们就护送那些百姓到温州去好了,同时把没收的地主老财的资产也带回去,交给政委使用。另外让那些跟在我们后面的地方部队和你们一起护送,你们一路上要多加小心啊!可别让清军给偷袭了!”我又冲独三旅程千里说道。

    “军长放心好了。”程千里应道“唉~!本来以为跟着军长过来一路上可以好好打上两仗的,谁知道那些清军听到我们来了一个个逃的比兔子还快!真是不过瘾哪!能不能打下昌化我们再回去?就让我们旅打这一仗好不好军长?”程千里对自己没有捞着什么大的战斗感到十分遗憾。

    “我看不必了,还是早点走吧!现在我军已经到了和清军作战的前沿了,后面跟着那么多的百姓会影响我军作战的。你们还是明天一大早就走,一路上没收的那八十万两白银可是要安安全全地给我送到温州哪!史政委还等着这些军费用呢!路上不能出现差错。绝对不能恋战!保护百姓和军费的安全才是你们独三旅的艰巨任务!不要再讨价还价了。”我马上否决了程千里的提议。

    “是!”见到我严肃下来,程千里立刻放弃了继续和我争论的想法,打仗是他很盼望的事情。在我的部队中,那些将领没有不盼望着好好打上几次大仗,能够早日实现建立我和史秉誉所说的新中国。不然他们也不会呆在我的部队中了。我的部队可是从上到下,官兵一致的,大家都没有军饷(那些军饷都用来买武器弹药了),吃的穿的都一样,大家晚上也是睡在同样的军帐下面。唯一不同的是军官外衣肩膀上比战士多了几颗星星,至于高级将领,别看平常好象很空,可是要指挥作战动的脑筋可比谁都辛苦!至少我现在就觉得自己就已经变“老”了。二十来岁的我现在心理年龄恐怕已经是五十岁的老头儿了。一想到怎么打仗现在头都涨了,不过不想可以吗?手下可是有几万部队会因为我的决策对错无谓牺牲或者是幸免于难的!还有在我们根据地的那些百姓,他们的生活是好是坏,他们的生命安全现在不都要由我和史秉誉负责?!除非我们根本就没有到这个时代来,现在这些可都是压在我们背上的巨石啊!

    “我们旅一定会安全护送老百姓和军饷到温州的,请军长放心!不然军长您就砍了我的脑袋!”程千里激昂地高声说道。

    砍脑袋?!怎么这些将领一赌咒发誓就是要我砍他们的脑袋?我要他们脑袋拿来做什么?!

    “军长!关营长回来了!”骆敏突然叫了起来。我和大家都站了起来,朝北望去,落山太阳的余辉下,三师侦察营营长关磊骑着战马奔了过来,在他后面还有几匹战马,上面坐着几个人,那些人我都不认识,不知道关磊带来了何方神圣。

    “军长!侦察营营长关磊向您报到!”关磊骑到我面前,跃下战马,两脚一并行了个军礼。

    “您好!这几位是……?”后面的几个人在快要到我这里的时候放缓了缰绳,等战马站定后,从马上跳下几个人,其中一个四十来岁的人满脸笑容的朝我们走来,他的战马被他后面一个人牵着。那个四十来岁的人,头戴金黄凉帽,四围帽沿如莲花瓣,帽顶四面挖空如意云头,帽上龙凤狮虎,后缀一长柄五彩圆光,下缀黄绥,拖出帽外五、六寸,那个帽子通体都薄竹片编札,用五色纱绸糊成。身上穿着绣着黄龙无袖盖窄袖一裹圆袍,在圆袍内着黄马褂,黄马褂绣着团龙。脚上穿着素黄方头靴。走起路来跺着四方步,慢腾腾地朝我们走了过来。跟在他后面的头戴和那人差不多的凉帽,身穿素红袍,袍内穿着红马褂,前绣牡丹一团,脚穿方头黑靴。

    这是什么人?走近了,我才发现,在那人黄马褂胸前正中一团绣着他的职衔——殿前吏部正天僚钦命文衡正总裁僚部领袖精忠正军师顶天扶纲干王福千岁,那些字实在是太多了,一个个写的很小,隔着远了我可是看不清楚!干王?那不就是洪仁玕嘛!这老头不是到杨辅清部队中去了吗?怎么又跑这里来了?我只是派人去通知杨辅清说是我马上就要到他那里了,可是没有让这么个大人物到我这里来啊?!

    “军长,这位就是天国干王殿下,我们侦察营派人到辅王那边通知辅王,干王知道军长到了这里就让我们的人带着他一起过来,我在朱秀遇到了干王就陪着他一块儿回来了。”关磊连忙给我们互相引见“干王,这就是我们杨沪生军长,这位是我军李雪龙参谋长。”

    “干王的大名我可是久仰啊!今天一见真是三生有幸!快!快请坐!骆敏快把椅子端出来!”我连忙上前打着招呼,在外面我们大家都是随便自己找个地方坐的,没那么多的穷讲究。现在这个在太平天国里面仅次于天王洪秀全的干王洪仁玕跑到我这里来了,我可是不能怠慢的!其他那些将领见到来了这么个大人物,一个个躲的比兔子还快,都脚底抹油溜了。

    “不用客气,温王何必如此客气?”洪仁玕走到我面前笑着摆了摆手“温王怎么一点架子也没有?既然是天国王爷,在属下面前自然应该有王爷的样子嘛!呵呵,不过今天我不是为了这个来的,首先我代表天王感谢你们出兵援救天京啊!”

    “哪里,哪里!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不知干王怎么有空到我们这里来?宁国府那边应该很需要干王您啊?”见到这个年龄大的可以当我叔叔而且在历史上留下自己大名的大名人,我无来由的有阵紧张。

    “唉~!”洪仁玕收住笑容,紧皱眉头长叹一声“温王您还不知道,宁国府已经失守了!辅王率领败退下来的大部将士撤到广德,我带领着一批人撤到了仙霞,昨天知道温王带着部队朝宁国府过来了,我自然是马上就要赶过来啊!现在我手下七千人都已经到了距离这里六十里地的横路。不知温王这次带了多少人马过来?您的斥候嘴很严啊!任凭我怎么将他也不开口,也许我们可以再次夺回宁国府!”

    “我这次带了两万多人过来,加上干王的部队我看有三万了,不知宁国府有多少敌人?”两万是有的,不过现在真正能派的上用场的只有一万来人,还有的就是新成立的义勇军,让他们摇旗呐喊是可以的,至于冲锋陷阵还是免了吧!当然这个是不能告诉干王的。

    “只有两万?台王不是说你们有六万多的部队吗?怎么只来了两万?唉!这样如何可以收复宁国府啊!”洪仁玕脸上写满了失望“清妖提督鲍超率所部湘军六千人现在都在宁国府,靠我们三万人想要拿下来,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洪仁玕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知道辅王手中有多少部队?他们也应该可以一起围攻宁国府的鲍超啊!”六千湘军?我还没有把六千湘军放在心上,我担心的是其他的十万湘军楚军什么的。

    “辅王手上还有将近两万人,不过据我们情报,清妖道员张运兰等部湘军五千人前些日子到了旌德,应该是知道温王您的部队来了,他们要阻挡温王您的大军啊!要是温王能够带来四万以上的大军我们两军联合起来应该可以和鲍超、张运兰好好的打一仗的!”洪仁玕失望地说道“而且温王您现在正前方就有三千清妖守卫着昌化县城,要是温王不打下昌化,北上必然受困于粮草,现在皖南光我军不到三万人都已经粮草不够了,再加上两万……要是兵力足够我军消灭这些牵手牵脚的清妖,再北上说不定可以解了天京之围。”

    “怎么安徽现在粮食不够吗?”不会吧?要是一路打过去我的两万人马怎么够消耗的?!不过要是没有粮草的话,我们就是过去了也呆不住的。

    “皖南、苏南、赣北这几年一直是我军与清妖作战的主战场,这里的人都死的死,逃的逃了。田里那还有什么庄稼!而且现在还没有到收割的时节,我们到那里去找吃的?!”洪仁玕黯然说道。

    我倒是不知道前方现在征集不到粮草了!怎么着江南也是鱼米之乡啊?看来战争对农业生产破坏太大了,看来那十万百姓是更加不能允许他们跟着我军一起北上了。

    “关磊,你这次侦察有什么新发现?”我暂时先放下关于粮食这个恼人的问题,大不了攻占昌化后让义勇军守卫这里,主力继续北上,依托浙江为大后方,和那些湘军玩玩捉迷藏好了。

    “据侦察,清庭派浙江布政使蒋益澧率领万余湘军抵达衢州,敌人目标就是我军,现在前锋部队就全部在我们前面的昌化县城,敌军前锋是清军副将李鑫,兵力共有两千余人。另外现在昌化县城内还有被我们一路赶过来的清军一千余人。据传言,曾国藩已经下了命令说是严禁他们继续后退了,要是谁再退就要砍他们的脑袋。”关磊向我汇报了他了解的情报。

    砍脑袋?这个曾国藩怎么和我手下那些将领想的一样?动不动就是砍头、杀头什么的,一点创意也没有!“清军其他部队呢?不是有万余人吗?”浙江布政使蒋益澧?

    这是什么东西?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应该不厉害,不然历史上他应该很有名的,我也不会不知道了。

    “蒋益澧亲自率领其他部队正在后面星夜兼程地朝我军方向过来,根据情报,敌人有八千多人,其中五千人担任中军,指挥是蒋益澧和新任严州总兵彭战,他们现在已经到了建德。后军有三千余人,指挥是湘军衢州总兵董建强,后军现在已经到了寿昌。

    蒋益澧的大队人马现在距我军后卫有两百里地,不过现在都是山路,按照正常行军速度,应该在两天后才能到这里。另外北方敌军军情刚才干王已经说了,我们了解的和干王介绍的一样。旌德的张运兰五千湘军现在距离我军一百二十里地,不过他们好象并没有以我军为目标,按照他们的行军路线应该是到广德去的,占领宁国府的鲍超六千人马现在一部留守宁国府,还有四千人马往广德去了。”关磊铺开地图手指着一个个地方说着。

    就是说敌人并没有配合,安徽的只考虑安徽杨辅清的太平军,而浙江蒋益澧部队他们的目标就是我军了。看来我军有各个击破的可能性,前提是现在我后面的那些笨重尾巴要割掉,不然带着十万百姓我还怎么打仗啊?!

    “听起来敌人好象很多嘛!又是蒋益澧又是鲍超,还有什么张运兰的,不过敌人最多的也就是蒋益澧的一万人马,并不难对付。干王,你的七千人马能不能和我军配合先消灭浙江这里的敌人?只要蒋益澧的部队被全歼了,我军就进可攻退可守了。我想昌化的两千湘军还难不到我们将近三万人马吧?”我对着伸着脖子看地图的洪仁玕说道。

    “温王好象对消灭一万湘军信心很足啊?”洪仁玕抬起头看着我“要知道湘军并没有那么好对付。温王,我跟你说实话,要是湘军战斗力差点,我军也不可能将近四万的军队被六千鲍超湘军赶出了宁国府。一万湘军……就我们现在不到三万部队想消灭他恐怕困难啊!”洪仁玕可能是见惯了太平军被湘军打败,对我主动挑战与我军兵员相差无几的湘军感到担心(实际上是一比三,不过要是真的让太平军以三倍的兵力进攻湘军话,恐怕十有**会以失败告终的)。“而且要是打了浙江的湘军安徽那边一万多的湘军难道不会增援过来吗?到时候敌我对比就是一比一了。”

    “干王不必担心,我们要把敌人分开看待就可以了。安徽那边湘军现在心思都放在辅王杨辅清那边了,暂时想不到我军这里,他们顶多也就是对我军展开防御,提防我们援助辅王,而浙江的蒋益澧兵是不少的,有一万多人,呵呵,我好害怕啊!”我笑着做了个鬼脸,但是效果不大好,至少洪仁玕没有笑,我只好接着说了:“蒋益澧的湘军我们应该把他们分成三部分看待,其一就是我们现在正北的昌化,那里是清军副将李鑫的三千人马,其二是建德的五千敌军大队人马,其三就是在寿昌的三千湘军后队。在浙江的敌人现在分成这样三部,其中离我们最近的,不过十五里地,我军一个时辰就可以赶到了,离我军最远的有两百三十多里地,而战斗力最强的中军离我军也有两百里地,只要我军明天一战攻下昌化,我们就可以以逸待劳的对付蒋益澧了。我就不相信他蒋益澧在急行军后还有余力来进攻我们!只要我们两军配合密切一定可以消灭我们背后的这个毒疮的!要是消灭不了蒋益澧的湘军我只能建议干王您和我们一起回温州了,不然没有粮草我们如何可以解救天京之围?饿也饿死部队了!到时候我军将不战自乱!干王您说呢?”

    天慢慢暗了下来,村庄外青蛙开始发出呱呱的叫声,屋外的蚊子成群结队的向我们发起了进攻。骆敏和干王的警卫拿着大扇子在旁边给我们赶蚊子,几盏油灯在我们周围点燃了,发出昏黄的灯光。现在要是有白炽灯就好了,不知道灯泡是什么时候发明的?好象不是现在,哪个发明灯泡的爱迪生在什么地方?现在有多大了?呵呵,他要是能到我们这里来加入我军就好了。

    “我只是觉得要和辅王配合起来才可以,要是我们合起来就有五万人马,这样子我们就可以和清妖任何一路人马都可以对抗了。现在这样子我们两军都分开来,难道不会被清妖各个击破吗?”洪仁玕想劝我们还是北上为妙“至于消灭蒋益澧,也可以在我们三方面会师后再做决定嘛!不知温王认为如何?”

    和杨辅清会师?他现在丢失了宁国府,我要是过去了找什么地方为依托?而且三方到底是谁听谁的?要我服从他的命令还不如让我把部队交给他来的更直接点!要是我没有打什么大的胜仗就和他会师真是后果难料啊!“干王过虑了,要是我们现在和辅王会师对辅王来说有百害而无一利,现在湘军的进攻主要目标就是辅王,而浙江这里就是我军了。要是我们到了安徽和辅王会师,那些清妖就可以三方会师围攻我们!这样子我们要是再想分割歼灭敌人就困难了,不然这样吧!我看干王您的部队和我们部队先一起消灭昌化的三千湘军,不然要是这三千湘军在昌化堵住我军道路我们也不能到安徽去啊!您说呢?”看看洪仁玕我还得给他一点关于我军战斗力的说明,让他别把我们当一般的太平军看待!我看着洪仁玕,淡淡地对他说:“对了干王,我们今天刚刚得知福建我军部队的消息,现在您能不能赏光和我们一起参加我们的庆祝活动?”

    “喔?不知福建那边又有什么好消息传过来?这些日子我一直为了天京被围忙碌着,根本没工夫了解其他地方的战况,请温王说说好吗?”洪仁玕一听我说庆祝活动就知道我军在福建打了个大胜仗。连忙追问我。

    “参谋长你去和管后勤的说下,让他安排庆祝活动,同时给干王接风洗尘。”我先交代了李雪龙,让他负责接待工作。“干王,也没有什么大的胜仗,只是在福建马尾消灭了清军五千人,并且活捉了清军密云副都统德兴阿、马尾守军副将董建强,我军伤亡不到七百人,现在正在围攻福州,应该在不久的日子里就可以有好消息传来了。”

    我发现洪仁玕越听脸色越红润,眼睛睁的约大了。“不知道福建那边温王有多少兵力?怎么可能一战就歼灭了清妖五千?!还俘虏了德兴阿?这这这……我要马上上报朝廷,天王一定会重重有赏的!温王您的部队真是铁军啊!本王佩服!佩服!”洪仁玕说着翘起了大拇指。

    “呵呵,我军是有三万部队在福建,敌人只有一万,要是三万打一万再打不赢的话,那些将领都好回家种地了!干王,相信我,只要我们合力作战,哪个什么浙江布政使蒋益澧一定会被我们全歼的!等到收拾了浙江的敌人我们不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到时候我们再挥师北上和辅王会师也来的及啊。不然我们就要两线作战了,到时候你就是后悔也来不及了!相信我,我不会拿部队来开玩笑的!”夜幕下洪仁玕的眼睛亮了起来,他从座位上站起,不停地在周围走动着。

    ※※※

    “好!不知温王对消灭蒋益澧有什么计划呢?”洪仁玕猛然在我身边站住,对我说道。恐怕这是为了体现他洪仁玕的果敢,才故意做出这种姿态,倒是把我吓了一大跳。

    “也谈不上什么计划,只是有这么两句作为我军行动的宗旨,就是:‘围点打援’、‘声东击西’。不知干王认为如何?”我还刚得知敌情,现在要我拿出计划那不是开玩笑?!只能说说大致行动的方针,至少我知道解放军靠这两招百试百爽,那些国民党明明知道解放军的招数愣是破解不了!搞到最后国民党也学乖了,你解放军不是围点打援吗?我就不出动!看你打什么援军!至于声东击西,只要我把自己这里防备好了,其他地方管他死活!——典型的个人只管门前雪,那管旁人瓦上霜!蒋介石八百万的军队就这样被一点点的吃掉,呵呵,我现在拿来对付蒋介石的兵法祖先曾剃头试试看效果怎么样。

    “温王能不能说的详细一点?不然我们怎么配合温王作战?好久没有打过什么胜仗了,我不懂军事,希望能和温王一起好好的消灭这些清妖。”洪仁玕坐在我旁边追问我。

    “这个还是等明天早上告诉干王好了,干王一路辛苦,我看还是早点参加我们的庆祝活动,完后早早休息,呵呵,明天我们任务还重着呢!”我只能打着马虎,半拉半劝地让迷糊的洪仁玕走进屋去了,洪仁玕不懂军事?这是真的还是他和我客气?要是真的不懂军事我就轻松多了!到时候可以用洪仁玕来指挥其他的太平军为我服务。

    ※※※

    “干王昨天晚上休息的怎么样?还可以吧?抱歉了,我军现在处在行军状态,也没有什么好准备的,真是太怠慢了!”天一大早我知道洪仁玕起来后,连忙跑了过去“不知道干王对我们昨天的庆祝活动感觉怎么样?”

    洪仁玕正在欣赏山里的日出呢!听到我的话,转身笑着回答我“不错不错,昨天晚上休息的还好。温王你的部队部队真不错啊!刚刚我看到了你的部队出早操,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骁勇的湘军也不是温王您的对手了!不过对我感触最深的是你们昨天晚上演的戏,不知那是什么戏?厉害!真是厉害啊!”

    什么戏?《白毛女》是什么戏?它是歌剧是舞剧也是话剧,反正给史秉誉搞成了个大杂烩,他觉得什么好的都给塞进了《白毛女》中,但它就不是京剧!好象这些歌剧、舞剧、话剧之类的在以前的中国还要再等好几十年才能出现,呵呵,现在给史秉誉一声拿来主义全提前出来了,这个洪仁玕既然在香港呆过他应该知道西方的舞剧歌剧之类的,怎么会看不出来有西方的影子呢?

    “怎么?干王觉得那些人演得还可以吧?这个是话剧,是台王发明的一个剧种,不知干王对这出戏怎么看?”跟这些人说话好费劲!台王、干王、温王……为什么不能简单一点?

    “演的不错!我看的都流下眼泪了,更别说那些年轻人,台王真乃奇才也!不知道台王为什么这次没有过来?”看来洪仁玕又要转到怎么给天京解围了,要不是我们现在被困在了浙闽交界处,按照他现在的心情,那是马上就会率领部队赶回天京的!

    “是这样的,现在我们那边情况也不是很稳定,我们的西面北面还有南面都有敌人,家里总要有人压阵啊!所以台王就留了下来。好了,干王不是昨天夜里想知道怎么消灭浙江蒋益澧的部队吗?昨天晚上干王赶路太疲惫了,所以我们没有说,现在请干王到我那里去坐坐好吗?”我邀请洪仁玕过去。

    “那好,我还正想去问问温王有什么打算呢!温王请!”洪仁玕马上露出笑容,做个手势请我先走。

    “不,还是干王先请!干王是天王的左膀右臂,岂是我等常人所能比的?还是干王先请!”彼此一番推辞,最后还是洪仁玕客随主便了。我落后他半步紧跟着洪仁玕朝自己的指挥部走去,这个路走的真是痛苦!

    “干王,请看这是我们昨天晚上标识的地图,我的想法是干王你的部队从北面,我的义勇军一部从南面包围昌化县城,干王您指挥部队对昌化县城采取围三阙一,既围住昌化的南门、西门、东门,留下北门供被围的居民撤出昌化。”我手指着昌化对洪仁玕说道。

    “围三阙一?那样敌人不是就知道我们想把他们引出昌化县城消灭他们吗?”洪仁玕一听就开始怀疑我以前是怎么打胜仗的了,这么老土的主意也想的出来?!

    “是啊!我自然是盼望清军副将李鑫是个笨蛋了,看不出我们要引诱他们出城消灭他们,乖乖的走出来供我们美美的吃一顿。不过一来这个李鑫未必是个笨蛋,还有一点就是曾国藩不是说了吗?要严禁他们继续后撤,这样李鑫就是想撤也不敢撤了!”我可不想让洪仁玕当自己是白痴!“那么温王您的意思是……”洪仁玕不解的问道。

    “我的想法是,既然我们围住了南门、东门、西门,那么李鑫肯定认为我们在城北有大队人马埋伏,在我军猛攻昌化县城的时候,他肯定会派出人四处去讨救兵的,现在安徽的湘军眼睛里面只有辅王一人,而且不可气的说围攻昌化的我们部队还放不在那些人的眼里,他们只是会让李鑫固守,等待援军,而真正能帮助李鑫的是谁?就是浙江布政使蒋益澧!既然知道我们在城北派了大量的埋伏兵力,他会怎么办?”我问洪仁玕。

    “那么他有两种选择,一个是从城南击破我军包围圈和李鑫会合,一个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就到城北看看我们埋伏有什么花招。”李雪龙代替洪仁玕说道。

    “请温王继续说下去。”洪仁玕觉得自己还是当个听众比较好,要是让他说天历、神学或者是粗浅的西方科学和政治经济学他倒还了解一些。

    “我军将在城北故布疑阵,要让蒋益澧不敢轻易的走城北,至于我军主力将埋伏在城南就是这里!河桥,要给蒋益澧一个意外的惊喜。”我手点了下地图上面河桥的位置。

    这可是我和李雪龙计划来计划去推算出来的,为了能够打好三师北上决定性的第一仗,我和李雪龙一宿没睡,要是这仗打砸了,我们就只能灰溜溜的撤回温州去了!

    …………

    天一大亮独三旅就开始南撤了,独三旅加上跟着我军一路北上的地方部队(按照道理来说这些人都是逃兵,不过现在可是不能对他们太严厉了)大约有一万五千人保护着十万群众一路南移。不知道为什么,朱啸天昨天的工作做的十分出色,李雪龙磨破嘴皮子也没有劝动那些百姓,他朱啸天一出马,那些人就乖乖的愿意跟程千里到温州去了。难道这个朱啸天是什么妖人吗?可惜我问了他几次,他只是笑笑却不回答我!他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顶头上司啊?!

    “军长,我们走了,您多多保重啊!我们在温州盼望着军长您的捷报!”程千里的部队已经向南走了,他自己却还在我这里依依不舍。

    “程旅长,一路就要多多麻烦你了,这些百姓你一定要安全的把他们送到温州啊!路上记得不许恋战!什么都是安全第一。只要你能够把他们平平安安的送到温州你就是大功一件了!”我总是怕这些将领贪功恋战,到时候破坏了我军的声誉就麻烦大了。

    “军长您已经说了无数次了!”程千里对我提醒他感到不厌烦了,不过马上就露出了笑颜“军长您尽管放心!只要我们独三旅还有一个人活着,就一定会把他们平平安安的送到温州去。除非我们都战死,那就没办法了。”这个程千里搞什么名堂?怎么在走的时候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你给我当心一点!现在南线浙江布政使蒋益澧率领的八千人马正在朝我们所在的昌化开过来,你们走的时候一定要避开他们,不许无缘无故的惹敌人!”我是千不怕万不怕,就怕这个程千里坏了我的大事!只能像个老太太一样,不停的嘱咐他了“你们走的时候一定要把声势降到最小,能不引起别人注意是最好的,我们一路上的打土豪斗地主全都给我收起来,别为了自己高兴害了这些跟着我军的百姓啊!”我还想继续说程千里的脸色已经是不对了,我马上醒决了,呵呵,说的实在是太多了!把程旅长当成了小孩子。

    “军长,我现在走了,再见了!各位兄弟后会有期!”程千里深怕我继续说下去,连忙飞一般的去追自己的部队了。

    人群慢慢地朝南远去了,放眼朝南望去,杂乱无章的黄色尘土在远处升起,虽然这对我们部队来说基本上是一次和平的行军,不过对于那些老百姓来说并不是这样。远去的人群中哭声喊声隐隐传了过来。

    “温王,现在我们可以行动了吗?”干王洪仁玕骑着战马到我面前。“我已经派人去通知部队了,只要一声令下我们就可以马上围住昌化!”

    “好,准备行动吧!”我收回了望着不断远去程千里的目光,眼睛盯着站在我旁边的朱啸天“朱师长,我现在命令你部一团配合干王部队包围昌化!你部二团、三团去昌化西北百丈坞到甲子山一带布防,给我做一个口袋,要多带一些旗帜过去,另外军号军鼓什么的你向李师长要,要是北面有敌人过来了,给我机灵点,为了昌化的胜利堵住他!记着,不能让昌化出来讨救兵的人通过百丈坞、甲子山一线,明白了吗?”

    “是!请大人相信我们义勇军,我们一定会打好这一仗的!”朱啸天一听我别的部队没有派任务先派了他的部队,高兴的说道。

    “你们义勇军的义务就是昌化城外配合干王的部队攻城,给干王他们摇旗呐喊,至于百丈坞和甲子山一线,遇到少量敌人,打的过就打一仗,要是打不过,或者是敌人兵力太多了,你就给我撤!往河桥方向撤退,不过撤之前你要通知一下围城的部队,知道了吗?”李雪龙上前对朱啸天交代他们义勇军的任务。

    “啊?就是说打仗没我们什么事情,我们就是当观众啊?”朱啸天傻眼了。

    “服从命令吧!只要你们好好的完成李参谋长交代的任务,这次你们就立了大功了!”我对朱啸天说,然后冲着洪仁玕“干王,昌化就交给您了!要干王您多多费心了。”

    “温王何必如此客气?大家都是为了早日解救天京之围,不必如此客气!那么温王,我就先回部队去了,下午我一定会率领部队按照温王的意思包围昌化的!”干王洪仁玕说完一提战马缰绳催着战马朝北奔去,他的侍卫连忙跟着他走了。

    “军长,我们师的任务呢?”李成见到其他部队有的回温州了,有的去到前面打埋伏了,还有的部队去围攻昌化,独独留下在他心目中战斗力最强的部队在这里,连忙过来向我请战了。

    “你的部队?好的!我现在下达对你的部队的命令!”我看着着急的李成唬着脸说道“李师长,你们的任务就是……(李成胸脯挺的老高,站在旁边的李雪龙偷偷捂着嘴在他后面奇形恶状地笑着)原地休息!等候下一步命令!”

    李成一下子愣住了,没想到他的任务就是休息!张大了嘴不知改说什么。三师代理政委沈彬站在李成旁边,听到休息的命令也傻了。

    “好了,军长跟你们开玩笑的,怎么可能不用你们啊?不过好钢用到刀刃上,他们那些部队都是诱惑敌人的,你们部队才是真正的作战主力啊!放心好了,告诉部队现在先休息,打仗没那么急的。”李雪龙一见三师的将领都傻了眼,连忙解释道“李师长,告诉部队在周围放出警戒,时刻要提防敌人的偷袭。其他的人多多休息,同时做好战斗准备。”

    “…成不知道我和李雪龙在搞什么鬼,无精打采的说道。

    “李师长,带上一些人,我们去看看干王的部队是怎么攻城的。参谋长,你把该办的事情办好,我们等下一起去好了,我先回指挥部,等下大家从指挥部出发。”

    “好的军长,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不过我认为三师侦察营应该加强对两翼的侦察,还是防患于未燃比较好。另外三师炮兵营要不要提前展开?这里山高林密恐怕不大适合火炮作战啊!”李雪龙走到我跟前,陪着我朝指挥部走去。

    “至于三师侦察营你的建议我看可以,至于炮兵营……还是跟干王通气一下,问问他要不要火炮?我看可以放到昌化城外去,不过火炮的安全要注意。关于这里的战斗我看可以调特种部队过来,李岩到现在只是窝在房子里面,我看要把他们给闷坏了!这次就看看他们特种部队到底有没有战斗力好了。”史秉誉送给我的特种部队这次应该可以派上用场,只是他们手榴弹少了点,只有四百来枚,另外就是还有一百多个炸药包,这次怎么用他们呢?“参谋长,你去把特种部队队长李岩叫来,我要问问他。

    “好的,我现在就去叫他。“李雪龙见我采纳他的建议十分高兴的走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