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五十四章 统一思想

第五十四章 统一思想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一八六二年七月十八日下午三点,洪仁玕率领着七千太平军南下昌化县城和朱啸天的义勇军第一师第一团一起把昌化包围了起来。可惜兵力不够用,在城北给昌化的守军留下了一个缺口。

    我带着李雪龙、李成他们站在昌化城南的山上朝城里望去,城里一片混乱,很快从城里的四处城门涌出来大量的平民,我军在东、南、西三个方向的部队把他们又赶了进去,阻止他们四处奔逃,而城北因为没有什么人守卫那些逃出去的平民一出城马上就四散而逃了,城里乱哄哄的人们大概知道城北没有阻截很快的都朝北门涌去,几批骑着军马的清军也随着撤出城市的百姓从北门逃了出去。

    洪仁玕在把部队布置好后就开始了“攻城”,攻势还是很凌厉的,在上万人呐喊声中,三个城门方向同时开始了攀登城墙,不过很遗憾,现在的太平军战斗力也实在是太弱了,守城的湘军只是放了几次抬枪、丢下来几块石头就打的太平军屁滚尿流,狼狈不堪的逃了下来。洪仁玕第一次攻城完完全全地失败了,唯一的战绩就是在城池下面丢下了三十具尸体,还有将近百名伤兵在外面哭爹喊娘叫的凄惨不堪,城头的上的李鑫看着那些杂乱无章的太平军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这么快就打退了他们的进攻,这些是太平军吗?怎么看起来像是一群乌合之众?!李鑫的判断很快就证实了,洪仁玕对自己的败北觉得很丢面子,在天黑之前又连续组织了两次攻城,这次组织的好多了,进攻前还有十来门火炮助阵,炮声隆隆,天摇地动,硝烟迷漫战场——就是准头实在是太差了,那些炮弹掠过城头飞进了城里,李鑫的守军因为人马不多,现在都在城头上呢!刚听到大炮轰鸣声还吓了他们一大跳,一个个爬在城墙上面缩着脑袋等死,没想到大批的炮弹居然不是冲着他们来的!最后变成那些湘军士兵看戏来了,春节还没到,难得太平军让他们欣赏一出烟火好戏——城外的太平军自然是不乐意了,李鑫看到那指挥炮战的太平军头目被一个穿着王爷服装的人训了半天,然后一刀砍翻在地。那两次进攻自然也是给李鑫轻轻松松的打退了,甚至比第一次进攻打退的还要容易,那些太平军明显的士气不足,冲了一半就撤了回去。只是李鑫良心发现,让那些败退的太平军把城下太平军战死的尸体还有伤兵给带了回去。白天的攻城战就此告终,李鑫估计了一下,太平军在他面前死伤大概有三百来人,至于他自己部队的伤亡,那是可以忽略不记的,死伤合起来也不超过二十人,还都是那些没长眼睛的炮弹“误伤”的。

    “军长,干王来了!”骆敏叫道。洪仁玕从山下的道路走了上来。

    “温王,这样打好象有些不好吧?是不是我们太示敌以弱了?我看要是我当昌化守军我就不会中温王您的计了!明显在引诱人嘛!”干王洪仁玕还没有走到我面前就开始了抱怨。

    “干王为何如此对我没有信心呢?放心好了,敌人晚上应该会来劫你的大营的,只要给他一点苦头吃吃他就不敢轻举妄动了。”刚才我和李雪龙他们站在山头看着攻城战笑的要断气了,这个洪仁玕演戏还很有两下子,尤其是一刀砍翻炮兵营朱明营长,当时还把我吓了一大跳,后来朱明被拖到我这里我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原来在朱明上战场前洪仁玕给他胸前装了盛满猪血的袋子,后来是干王一刀挥过,朱明袋子破裂,遍洒热血在祖国大地上,完后“指挥不力”的朱明自然是被拖了回来。倒是让那些清军在城头上看了一出戏。“干王,不知我军伤亡大不大?”

    “我们总共伤亡了三百一十四人,冲了一半又撤回来,怎么可能没有伤亡啊!我只希望那些清妖想的和温王你预计的一样就可以了。不然……”洪仁玕有意识地把声音拖了个长音。

    “那就先看看晚上城里的清军会不会劫寨好了。”我对洪仁玕笑道,完后找到侦察营营长“关营长,南面的清军有什么消息了吗?”

    “敌人中军大队人马现在已经到了淳安境内,距离我军还有一百四十里地,另外敌人后军朝桐庐去了,现在距离我军还有两百里地。按照现在的速度,估计敌人中军出现在我们这里是在后天上午,如果敌人加快行军速度,明天夜里就可以出现在我们前方了。至于后军将晚上半天才能出现。安徽的清军现在还没有发现有朝我们这里移动的痕迹,现在鲍超的清军已经到了广德外围,和辅王的部队开始了前哨战。张运兰的湘军现在还在旌德引兵不动。”关磊汇报了他现在所了解的敌军动向。

    “对安徽的湘军多加监视,有什么异常举动马上汇报。”我对关磊交代到。“干王,我们还是先下去好吗?”

    夜里,军前指朱秀指挥部里面灯火通明,各路侦察员不停的把最新的情况汇集到这里——昌化的湘军李鑫亲自率领五百余人偷偷溜出城池想偷袭在南门外的洪仁玕部队,另外还派了六百来人同时偷袭在东门、西门外的我军军营。可惜他们时运不济,一出城门就被洪仁玕派在外面的哨兵发现了,一顿炮火过去李鑫丢下五十来具尸体狼狈的又撤了回去,另外两路运气也不好,马上就要进入围城大军的军营时却被几只野狗坏了他们的好事,听到野狗的狂吠,乱哄哄的太平军大营里面枪炮齐鸣迎接偷营的湘军,再加上遍地都是障碍、陷阱,那些湘军也只好灰溜溜的撤了进去。天亮的时候从北门冲出了三百来名骑兵一路向西北狂奔而去,看架势是想到安徽讨救兵的,本来一路平安,不过在百丈坞不知是谁火枪走火了,一声枪响后百丈坞两旁的山上出现了无数的太平军,旌旗招展,枪炮齐鸣,呐喊着就朝那些骑兵冲了过来。既然有大部队阻挡,讨救兵自然是失败了,三百骑兵乖乖地又撤了回去。

    天亮后洪仁玕指挥的太平军再次都昌化发起了进攻,本来在百丈坞埋伏想打李鑫退兵的太平军也加入到了北门包围战中,这次四个城门是都有人了,不过可能是昨天白天攻城受到打击的缘故,太平军的攻势并不猛烈,只是用大炮对昌化的守军进行轰击,其他的各路部队一部分在旁边对炮兵呐喊助威,自己是不再向昌化县城攻击了,还有一部分就是从城外挖起了坑道,一条条坑道朝昌化城池延伸过去。李鑫在下午试图出击破坏那些朝城池延伸过来的坑道,不过他的部队一出城大炮就轰了过来。李鑫被死死地堵在昌化县城了。

    “温王,你说的事情我都办完了。呵呵,现在昌化的湘军想出来是不可能的了,不知道南边的蒋益澧是不是真的想温王你所想的那样钻进我们的口袋?还有就是张运兰的五千人马,要是他们不象温王你想的呆在安徽,跑到我们这里可就麻烦了啊!”天快要黑的时候我正在吃饭,干王洪仁玕从前面回来了。昨天晚上湘军的偷袭被我算准后洪仁玕看我的眼神就好多了,不再象原来那样老是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不过没有完全消灭蒋益澧他洪仁玕对我的指挥还是不大放心的。

    “这个干王不用担心,蒋益澧要是过来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条就是从淳安走河桥到昌化,还有一条就是从桐庐走於潜到昌化去,走桐庐那边虽然道路好些,但一来比走河桥路要远,还有就是隐蔽性不如河桥,只要我军在路上阻挡一下他,昌化的守军就危险了,再加上那些湘军瞧不起我们太平军的战斗力,综合以上蒋益澧必然会走河桥的。”李雪龙已经吃完饭了,见到干王又有些犹豫马上说道“至于张运兰,他要是敢过来温王自有办法对付他,到时候张运兰的湘军是赶不上我们消灭蒋益澧的战斗的。”

    “参谋长,告诉黄献谋。让他率领义勇军一个团到昌化西北和安徽交界的岛石、鱼跳去,要是安徽的湘军有增援过来就用游击战拖住他们,从今天晚上开始至少要给我拖两天!绝对不能允许张运兰、鲍超所部到我们这里来!”张运兰到了旌德后没有动静让我有些犹豫了,难道那些是假象?张运兰的五千湘军会不会已经出来了,旌德的部队只是他的疑兵?“关磊!过来!”

    “到!军长有什么指示?”正和我的警卫员开着玩笑的关磊听到我叫他连忙跑了过来。

    “关营长,旌德的湘军是不是真的还在旌德?侦察员的情报准确吗?”我心里怎么隐隐觉得不大妙啊?!“敌人警戒森严,我们侦察员靠近不了旌德敌人军营,不过从敌人军营传来的声音,还有那些旗帜判断敌人应该是还在的,要不要我再派人侦察一下?”关磊迟疑一下,没敢肯定的说还在。糟糕!恐怕我中计了!这个张运兰很有可能跟我玩了悬羊击鼓的把戏!“旌德暂时不用再侦察了,马上派出全体侦察员从西南的顺溪到西北的岛石再到东北的横路完全给我搜索一遍!尤其是我军方圆五十里地内仔仔细细搜一遍,一定要把敌人潜入的部队找出来!快去,要快!参谋长,告诉黄政委路上要多加小心!当心敌人伏兵。”恐怕张运兰会在最出乎我们意料的时候出现在我面前,就是真的没有小心点也没有什么大错。

    “温王怎么了?现在不是一切都在我们掌握中吗?怎么温王头上冒虚汗?”洪仁玕本来坐下了,一听我急吼吼的指挥部下,没有理会他这个干王,腾的站了起来。“恐怕给干王说准了。”我苦笑了一下,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个张运兰还是有一手的,我怎么可以低估敌人呢?!“张运兰还在旌德很有可能是假象,他的湘军恐怕离我们不远了,要是他侦察工作做好一点,今天夜里就可能偷袭我们这里!”“何以见得?温王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张运兰到旌德又不是温王到这里才来的啊?现在没有动静并不等于他就偷偷潜入我们这里。”洪仁玕本来只是表示一下自己的担心没想到引起我这么大的反应,不解的问我。“我军到昌化是没有多少时间,不过我军一路过来都是走的直线,只要不是笨蛋就可以猜出我们下一步是到什么地方去,再加上我军可能有内奸,张运兰他要是还稳坐钓鱼台倒是奇怪了!我军的行动张运兰一定已经知道了,他的没有动静是在麻痹我们呢!只是他兵力太少,要是真刀明枪的跟我们打,他不一定可以对付的了我们,所以为了他头上的红顶子他是要跟我们玩阴的呢!”我越想越觉得后怕,要是没有防到张运兰这一手,恐怕这次就是我到这个时代后的第一次败仗!怎么天气显得这么冷?我不禁打了个寒蝉。

    “哦?!不知温王有什么计策?我们在昌化城外的部队没有关系吗?”洪仁玕被我说的又发愁了,围着桌子不停地绕着圈子。我冷笑一声“怎么没有办法?他张运兰既然可以用悬羊击鼓来欺骗我们,我们自然也可以用同样的计策来对付他们!只要张运兰真的到我们这里我就要他吃不了兜着走!至于昌化城外的部队不用担心,我们以前的计策已经给张运兰识破了,他不会去咬这块鱼饵的。”

    “那就好!我看我还是到昌化那边去,还是做点准备的比较好,万一张运兰到那边去没有防备我的部队损失就大了!”洪仁玕失去了聊天的兴趣,站起来马上朝外面走去。“那好,干王我就不送你了,不过路上多注意下安全。骆敏,叫上几个人陪干王到前线去!等下到河桥来和我会合。”

    我送干王离开了朱秀马上心急火燎的带着在朱秀前指的其他人赶回了河桥。“军长,您怎么有空过来?放心好了,明天一大早我们就进入埋伏圈,保证让蒋益澧有来无回!”李成正在和沈彬下着象棋,见到我来了马上丢下棋盘跑了过来。“来不及了。李师长,马上告诉部队做好准备,我们马上要出发!”我跳下战马气还没有喘一下,茶也没有喝一口马上命令李成。“发生什么事情了?是不是昌化那边出现意外了军长?”沈彬不解的问道。

    “告诉通信营,先把部队集结起来,要注意,不能惊动这里的居民,让团长以上的人都到这里来开会。要快!时间来不及了。”我现在暂时无法向他们交代什么,还是先把大家召集在一起开个短会好了。“有什么意外发生了?要不要做些准备?”李成毕竟打的仗多一些,一见我这么着急就猜到有出乎我军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还记得张运兰吗?就是本来扼守皖南婺源一带,防止我们和浙江太平军入赣,现在又到了旌德的张运兰。”我拿出香烟递给李成,自己也叼上一根抽了起来。“知道啊!他现在不是还在旌德吗?难道张运兰有什么问题?”李成还是不明白。“悬羊击鼓的故事你总听过吧?你想想,要是换了你在张运兰的位置上,你现在是怎么办?一条是北上广德,和鲍超合攻杨辅清,一条是东进浙江昌化,配合蒋益澧消灭我们,最愚蠢的就是呆在原地不动,等着我们消灭了蒋益澧后移师攻打他。你说说看你选那条路?”我用力吸口烟,吐出几个烟圈,青色的烟圈变幻着各种形状,在空中慢慢消失不见。

    “要我是张运兰应该是北上配合鲍超攻打杨辅清的,毕竟杨辅清的太平军新败不久,有短时间内驱除出皖南的可能性,要是东进攻打我们的话有可能只是击溃我们,想要全歼我军是不现实的……难道张运兰会挑选我军作战?”李成刚分析了张运兰的心态,马上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住了。“太疯狂了吧?!他的五千人马成功的希望太渺茫了!除非我军根本不知道他要过来,不然他是一点成功的可能都没有!别到时候全军覆没在这里!不过要是我们没有防备,被他偷袭一下……”

    “没错!张运兰打的就是我们的主意。他的没有动静就是说明已经行动了!我现在让侦察营马上调查在我军周围五十里地范围内有什么动静,不过暂时不会有什么消息传来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看我们还是先藏到山里好了,他要是不来那就算了,要是来的话我要让他有来无回!”我用力吸口烟,把剩下的半根随手丢掉了。

    “同志们,情况有变,现在我们要提前行动了。”我看了看坐在下面的那些团长和师直属队的各级主官。那些人以疑惑的目光看着我。本来说的是明天一早就开始行动的我现在让他们提前出发自然是很奇怪了“现在安徽道员张运兰的五千湘军下落不明,这些人很有可能是冲着我军过来的,我们的任务就是:敌人不来则已,来则必歼!为了能够消灭可能出现的张运兰部湘军,我现在命令:三师七团团长文宇!(文宇站了起来)你部隐蔽在河桥东南的下村山里,记住,部队不能暴露自己的行踪!天完全黑后马上行动!行动前在自己行军前面和左右两翼要多加搜索,不能让敌人发现你们的行动!在夜里十一点之前部队要隐蔽到位。”

    “是!七团保证按时到达!一定会不让敌人发现的!”文宇敬个礼坐了下来。

    “很好,三师八团团长马鼎南!你部八团等下从这里出发隐蔽在河桥东北陆平到朱秀的山里。注意隐蔽。三师九团团长沈路!你部九团除留一个营呆在河桥大营里面其他两个营都隐蔽在河桥以西至外董家之间的山里,你们两部也是在夜里十一点之前要运动到位。李岩,你的部队现在怎么样?做好战斗准备了吗?能不能马上拉出来打一仗?”交代了几个团长,我问特种部队队长李岩。

    “军长没有问题!哪怕军长要我们现在打,我们也拉的出来!准备工作老早就已经做好了,战士们都等的来不及了!请军长布置我们任务吧!”李岩站起高声应道。

    “好,李岩,我要你派人在我军大营外面各个大门处埋下炸药包,用拉线接上导火索,总控制放在大营内中心。同时你部抽出三十人的掷弹兵加强到留守大营的营中,给他们每人配上五枚手榴弹。师各直属队撤到陆平去,警卫连做好警戒工作,对了,宣传队现在在什么地方?”史秉誉给我的宣传队可不能丢了!这个可是个宝贝啊!

    “宣传队现在分成两部分,队长刘玉洁带领的一部分人现在就在这里,副队长邱海冰率领一部分人现在在毛竹坪进行演出,离这里有十多里山路。”宣传队一直跟着李成他们,李成对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比较了解。跑那么远干什么?要是张运兰偷袭的是毛竹坪我不就要损失他们了?!“马上派人去叫他们转移!这样吧,派一个警卫排去,告诉他们,宣传队是我军的宝贝,一个也不能给我少了。要是少了一个让排长提头见我!这个邱海冰……跑那么远干什么?!”

    我正生气呢,突然想了起来,邱海冰?这个名字好耳熟啊!好象我听过的?(我对宣传队并不了解,只是知道他们队长是叫刘玉洁,那还是因为他老是跑到我这里让我去看他们演出——我哪么忙哪来的时间去看原始的话剧?何况我对戏曲之类的根本就不感兴趣,他们又不会唱流行歌曲,就是会唱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敢让他们唱,不然到时候唱衰了我军士气怎么办?!唉~!当个领导还真是麻烦啊!——至于其他的人,既然没有怎么看他们的表演,也就对他们不熟悉了)哦!邱海波!这个邱海冰是不是邱海波的弟弟啊?

    “邱海冰是谁?他是不是军后勤部邱部长的弟弟?”我问李成。李成做出一副要晕倒的样子(怎么我手下跟着我别的没有学会,这种姿势倒是学会了?)“军长您也太厉害了!连这个也知道哇!呵呵,他们关系倒有的,不过邱海冰不是军后勤部邱部长的弟弟,她是邱部长的妹妹!呵呵,人家海冰还没有结婚呢!现在我们三师里面追求她的人海了去了!”

    我倒~!这次换我要晕倒了,这个邱海波搞什么名堂啊!我这里要转战四方,他把他妹妹派来干什么?!而且还是个大姑娘……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怎么交代啊!“见鬼!我看干脆整个警卫连都到毛竹坪去掩护她们好了。尤其是这个邱海冰!绝对不能出现什么意外!李成你自己明白的,要是人家姑娘在你这里出现了意外……”

    “是,是,我马上派人去掩护她们转移。”李成连忙说道,看来在他脑海中出现了那帮邱海冰追随者狂追杀他的镜头了。

    夜已经很深了,天上没有月亮只有星星在不停的眨着眼睛。伸手不见五指是谈不上的,但是隔着几十米外你要想看清楚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山里除了昌化溪溪水流过传来的哗哗声别的什么声音也没有。

    河桥我军大营那些篝火还在燃烧着,偶尔传出一阵啪啪的木柴爆裂声。大营门口和篝火旁边站了几个哨兵,也许是这里很安全,那些哨兵正拄着枪垂下脑袋打着盹,没有几个人用心的在四处巡逻。

    突然,在大营南门外边冒出无数的火把,无数的人湘军呐喊着朝我军大营里面冲了进去,空中成群的火箭射进了大营里面。南门外的那些湘军转眼就到了门口处,大营其他三个方向也冒出了无数的人。猝不及防的哨兵没有什么抵抗就往大营深处慌乱的撤退,让那些人很轻易的就冲进了大营。

    昌化已经很久没有下雨了,空气中十分干燥,大营内又到处都是准备生火用的柴火,很快的在大营里面四处都燃起了火苗,不过临时挖的水沟把大营外围和内部隔绝开了,那些火燃到水沟后烧不进去了。

    本来偷袭大营的湘军一路都很顺利,根本就没有人抵挡他们朝中军方向冲去。不过乱哄哄的人群冲到水沟处想跃过水沟继续朝大营内冲时他们终于遇到强有力的抵抗了——成批的铁块从大营内部飞了出来落在那些人周围然后爆炸,在爆炸中心半径九米范围内的人们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就倒了下来——这是现代化的手榴弹第一次应用在战场上。有些特别骁勇的湘军士兵想爬过水沟继续攻击不过现在营内不再是原来那样不抵抗的了,大营内随着一声声“放!”声,一排排的子弹飞了过来,那些爬过水沟刚露头的马上又被打了下去。

    “坏了!有埋伏!快撤!”那些人中有人大声喝道。我站在山头,山下我军大营发生的一切都尽收眼底“发信号!让各个部队马上出击!”

    “嘀嘀哒嘀嘀……”清脆的军号声在寂静的夜里传出很远,在远方的山里传来阵阵回声,一朵红色的礼花在天空升起炸开——现在我军还没有信号弹,只好让礼花来代替了。我从山峰望下去,在周围各个山里都燃起了无数的火把,这次轮到我军将士高喊着冲锋了,战士们不顾山高路陡,跑着朝下面冲着,有些战士跑了一半不知道被什么拌了,干脆滚着下去了。不知道这样他们会不会受伤?冲进我军大营的湘军本来已经很乱了,现在就更加混乱了。那些湘勇簇拥在一起朝大营外退了出来,不过想退也没有那么容易,在门口人群最多的地方连续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无数的人在强烈的爆炸声中化成血雾,在爆炸中心那些侥幸没死的也被炸的缺胳膊少腿,哭爹喊娘声此起彼伏。

    “交枪不杀!解放军优待俘虏!”战士们一边冲一边喊着。离敌人近了,战士们停止了继续往前冲,站在那里,步枪对着那些拥了过来的湘勇,随着口令声,成群的子弹飞了过去。侥幸活着冲出大营的湘勇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又被成批的射倒在地上。本来偷袭我军的湘军却被我军给偷袭了,那些湘勇心中的沮丧就别提了,再加上在我军凶猛的火力面前,自己军中的那些兄弟连跟人家对脸的机会都没有就成批的倒下。这已经不是恐惧,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绝望了!这时我军战士又一次的喊起了口号,在交枪不杀,弃械投降声中残存的那些湘军一个个丢下了手中的武器,垂头丧气的停止了抵抗。

    “军长!您还真成了诸葛亮了,呵呵料事如神呀!”我和李成在山上看到下面已经打的差不多了,剩下零星的反抗对我军的胜利没有任何影响,我们的战士已经开始扑灭大营中的火了。既然已经临近结束我们也没有必要继续呆在山上,我们呆在山头的一起有说有笑的朝山下走去,刚下山下到一半,九团沈路从山下走了上来。

    “怎么样,战果如何?抓了多少俘虏?”看沈路的样子我就知道这人这次一定打的漂亮,这是来向我请功来了。

    “呵呵,这次偷袭我们的大概有两千多人,还不够我们九团塞牙缝的!初步统计,打死了的有五百多人,其余的都成了我们的俘虏,光我们九团就抓了有八百多人。”沈路高兴的说道。两千来人?不是有五千吗?其他的人呢?“张运兰抓住没有?”张运兰敢用两千人偷袭我军?他也太看的起自己了吧?“没有,现在还不知道俘虏中有没有张运兰,不过打死的人中应该没有他。”沈路肯定的说道。难道没有抓住张运兰?那他和其他的湘军都到那里去了?我正在想着从昌化方向传来巨大的爆炸声,隔一会就传来一声巨响。“怎么回事?!关营长,马上派人到昌化干王那边去看看!”

    “是!”关磊扭头去找他的部下去了。

    “李师长,现在我们周围敌情还不是很明朗,告诉部队时刻做好战斗准备。另外马上在俘虏中搜查一下,看看张运兰有没有躲藏在俘虏中。”可能昌化那边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我还是早做准备为好“沈团长,你们团伤亡大不大?有没有再打一仗的力气?”

    “军长说什么话嘛!我们团没有什么伤亡,现在马上就可以再打!请军长给我们新的任务吧!”沈路神采飞扬地笑了笑,他还没有打过瘾,一听我说还有任务,马上接口道。

    “那好,我现在命令你马上率领九团到昌化我军那边去,要是干王那边有什么意外的话一定给我把干王他们接应过来!”昌化那边的巨响让我心惊肉跳,在昌化城内的李鑫并没有什么火炮,而且就是火炮声也传不到这么远啊?难道我们炮兵营有什么意外了吗?洪仁玕应该把炮兵营好好的保护好啊!“你们先过去,我和李成率领其他人等一下也到那边去。”

    “是!保证完成任务,请军长放心吧!”沈路两脚一并,高声答应后下山去了。

    这次张运兰过来隐蔽的极佳,侦察营在周围搜了半天愣是没有发现任何湘军过来的踪迹,要不是张运兰在旌德坐的太稳了让我起了疑心的话,这次我军就要在昌化吃大亏了!那些湘军可以隐蔽的到我们这里不让我军发现说明他们在当地的百姓中有内应,不然怎么可能隐藏这么好?!我现在就怕洪仁玕那边吃亏啊!本来我对昌化城外的我军一点也不担心,将近两万的部队,张运兰就是再多一些人马也不敢偷洪仁玕!可是刚才那阵爆炸声是怎么回事呢?

    “李师长,派人去把在陆平的各直属队接过来,另外统计一下到底抓了多少俘虏,这两件事情办好后我们到朱秀去。”到了驻扎地我跟陪在我身边的李成说。

    “你是邱海冰?怎么和你哥哥不象啊?”在毛竹坪演出演了一半的宣传分队被警卫连连拉带拽的给送到了陆平,没想到到了陆平还没有睡个安稳觉他们又被警卫连战士叫了起来,再回到河桥,邱海冰心中正不爽呢!见到我嘟囔着小嘴。我本来也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十来岁的小姑娘就是邱海波的妹妹——两人长的太不像了!结果还是李成在我耳朵边上嘀咕后我才知道眼前的小姑娘就是邱海冰!

    “军长,您说句话只是动动嘴皮子,我们可是给您害惨了!您说朝北我们就一奔奔了十来里山路,刚刚休息好,您又说往西!军长随口说说,我们可是一晚上连翻了十多座山啊!军长您就不能照顾一下我们吗?”小丫头倔着嘴开始声讨我了。

    我仔细打量了下站在我面前的邱海冰,小姑娘瓜子脸,两道淡淡细细的眉毛,丹凤眼,高挺的鼻子,不大的小嘴(现在正冲我倔着)。水灵灵的大眼睛透露出一股清纯无邪的味道。也许是夜里走动的太频繁了吧,脸色显得比较苍白,眼角有些陷了下去,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难怪她回对我发脾气了!小姑娘身高不过一米六刚出头,单薄的身体好象风一吹就可以吹跑了,身上穿着破旧的碎花衣服,在衣服上面到处都打满了补丁,脚上的鞋子上面开了两个大窟窿——这是她们的演戏服装,我军正式的衣服要是这样难看,我就应该让他哥哥跳河去了!不过不知道邱海冰演的是白毛女还是“放下你的鞭子!”中的街头卖唱女?呵呵,看看她的头发没有雪白不会是白毛女吧?看来警卫连找到她们的时候她们还正在演戏,邱海冰是连戏服都没有换就被警卫连给劝着(或者是硬拽着)走了。一路上走了那么多的路现在衣服上面布满了灰尘。

    这个邱海冰一点也不像她的哥哥,要是她和她哥走一块儿,人家一定认为是“美女与野兽”在中国的最新版本上演了!鬼才相信他们是兄妹俩!她那个大哥个子倒有一米七,不过怎么看怎么都不象很高的样子——实在是他太胖了!圆鼓鼓的脸上,你要是不仔细找是发现不了他脖子的,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下巴是双层的,一层叠着一层。那个胖肚子,相信他要是向下看是看不到自己脚长在什么地方的。至于他的胳膊,不好意思,比我的大腿还要粗,我老是怀疑——每天看他也没有吃什么东西嘛!怎么会长成这副德行?!我总想给他换个工作,不能让他呆在后勤部,不然那些战士们还不认为他们的军饷都被这个“死胖子”给吃了?可惜现在我手下还真没有什么好的人才,不然让这个胖子当个外交部长倒是满合适的。

    “邱队长,你好大的胆子啊?!居然敢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就不怕我置你个犯上的罪名?!”我扳下脸装做生气的对邱海冰开玩笑道。

    “军长您才不是这样的人呢!您的事情我哥都和我说过了。军长您的脾气是最好的了,不是吗?不过这次您让我们东奔西走的,难道就是害怕这些人吗?这些人有什么好怕的?我们宣传队出去都可以抓来一大把!”小姑娘不屑地指了指蹲在地上的那些俘虏。

    我给邱海冰说的哭笑不得,这个小姑娘先是给我送上甜言蜜语,然后以天真的语气指责我胆小如鼠……难道他哥哥没有教育过他要尊重我这个一军之长吗?!不知道他哥是怎么跟她说我的?李成、沈彬他们都躲的离我远远的,这些将领看到我拿邱海冰没什么办法,一个个在旁边偷笑着。

    “你以为这些人好对付啊?”啼笑皆非的我不知应该对她说什么好“大小姐啊!这些家伙都是如狼似虎之徒,要是让你们单独和他们碰上了,你们就连渣子也不会剩下了!呵呵,要是你发生了什么意外我怎么向你哥交代?”

    “哼!跟我哥有什么好说的?!”大小姐对我的话根本不在乎小脑袋扭过来斜瞪着我“不过我这次到宣传队是瞒着我哥的,军长您要给我保密呀!”一脸天真的邱海冰拉着我的手左右摇晃着,一副无助的样子央求我。

    啊?!这还是个离家出走的?!我马上一个头有两个大了!现在怎么办?让她回去吗?怎么回去啊!这里离开温州有几百里地,万一路上发生什么意外怎么办?!继续留着?这个死丫头是自己偷偷跑出来的,要是给他哥知道了,我不成了诱拐良家未成年少女的大坏蛋了?!本来我以为清萍已经是在这个年代够大胆的了,没想到在这里又碰到一个!真是麻烦啊!

    “李成!你给我过来!邱副队长您大小姐先下去休息一下好吗?我看您也太累了,呵呵你们宣传队还是多休息一下,你们的任务艰巨啊!”我刚叫完李成就想到身边这个丫头片子要先打发走,不然还不说我脾气不好、仗势欺人什么的?口无遮拦、胆大妄为的女孩子还是能躲就躲,自从清萍那边吃尽了苦头后,我现在对这些女人都怕了!

    什么三妻四妾啊?照顾一个老婆就已经够我受的了!要真是什么三妻四妾恐怕以后我的天空只剩下黑夜了。不过我不能找这么多的老婆其他人也不能享福!呵呵,只要在我们控制区我一定要实行一夫一妻制!有福大家享,有难大家当!

    李成捂着嘴笑着走了过来。邱海冰疑惑地看了看我们,也许是太累了,打了个哈欠走回她们宣传队宿营地去了。

    “你小子!怎么这事情不告诉我?邱海冰私自出来的事情你知道吗?她哥现在不知道急成什么样子了!还笑?!”李成的笑声让我觉得自己很没有面子。

    “军长,邱海冰出来她哥哥是知道的,不过她哥对她也没有什么办法。这次出发她哥委托我照顾她的。呵呵,邱部长不敢麻烦军长您的大驾,怎么能让军长为了这种小事操劳呢?”李成解释道,看了看我脸色依然不好李成接着说道“要不是她哥说让她出来锻炼锻炼我早就让她回去了,只是军长平时太忙了,对这些事情并不了解,下面的战士们可是都知道的了。”

    战士们都知道了?那不是说我脱离群众吗?!这个李成竟然敢对我隐瞒?我还来不及对他发火文宇跑到我面前。

    “军长,我们七团集合完毕,等候军长下一步命令!”文宇大声汇报道。远处八团团长马鼎南也跑了过来。

    “马团长,你们团呆在这里,看守俘虏和保护各直属队的安全,同时向各个方向派出警戒。文团长你们团跟我一起到朱秀去。不知沈团长现在怎么样了,我们去看看。”

    现在不是纠缠哪个邱海冰的时候了,既然部队做好了出发准备还是先到前面去比较好。

    “是!”两个团长同时高声答应道,不过马鼎南答应的就显得有些勉强了。

    我刚和李成一起率领七团离开驻地,马鼎南送我们离开到前线去。还没有走出多远,从北面昌化方向就乱糟糟的跑过来大批的人,那些人很快就冲垮了八团在前面的警戒线——全是穿着太平军服装的人,这些人就是洪仁玕率领围攻昌化的七千太平军。从北面传来散乱的枪声。

    “干王,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情了?”从退下来的乱军中我发现洪仁玕也混杂在里面。

    “唉!一言难尽……温王赶快帮我们挡住那些清妖!”洪仁玕明显的惊慌过度,也不管我在不在他面前,骑着战马继续朝大营里面奔逃。

    “文团长马上抢占左面的山峰!马团长你派一个营占领右边的山头,其他部队就地展开!李岩你掷弹兵给我调上来!警卫连看好俘虏!”我一看那些败兵一窝蜂的朝大营里面逃去,只好对手下两个团下准备战斗的命令了,不知道沈路跑到那里去了?

    退下来的败兵洪水一般冲乱了我军的部署,不过他们来的快,退的也快,很快洪仁玕统率的那些人就逃进大营中,还有些溃兵绕过大营朝南方溃退下去。

    北面撤下来的人少了,但是北面的枪声更加密集了起来。慢慢的沈路所率领的九团边打边撤的退了下来。在视野中无数的湘勇嚎叫着不停的冲击着九团,还有一些湘勇慢慢地向九团两翼运动着。

    “沈团长!怎么回事情!为什么这么乱的撤下来?!”沈路也在步步后撤的人群中,李成一见沈路厉声喝问。

    “军长,师长……我们刚到朱秀就被干王撤退的人马给冲乱了!湘军大队人马现在正在我们后面!”沈路朝我们羞愧的说道。

    “快集结你的部队!别让你的部队冲乱了其他人。马团长,让你的部队上前给九团挡一下。”看看洪仁玕撤下来狼狈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对沈路的九团冲击有多大了。

    马鼎南八团两个营很快展开成一线,在排枪声中暂时阻挡住追击的湘军。被溃退的太平军冲乱的九团终于可以缓一口气,在八团后面重新集合。

    在正面冲击受阻后,那些湘军试图绕过八团正面,从两翼夹击我军。不过他们的企图被早一步攀上山峰的七团给粉碎了。密集的枪声下众多的湘军士兵如同伐倒的树木朝山下滚了下来。

    “马团长,带领你的团唱着义勇军进行曲进攻!沈团长,你们团也一起给我冲!”李成一见两翼包抄上来的湘军被打退了,命令正面的我军朝前面的湘军发起反冲锋。李岩率领的掷弹兵也赶到了我们这里,加入了冲锋的行列。

    在高昂的义勇军进行曲下,五千多的我军将士冲向了正面的敌人,掷弹兵混合在端着步枪的步兵中,远距离的敌人战士们用步枪攻击,近一些的,那些掷弹兵一排手榴弹甩过去,在横飞的弹片下湘勇大批的倒了下来。在正面我军发起反冲锋后,两翼山上的我军其他部队也冲了下来。很快湘军抵挡不住了,慢慢朝后面撤了下去。可惜现在在大营里面我军溃军太多了,再加上九团在前面的抵抗消耗了大量的体力,还有士气被敌人这么一击打击太大,我军也无力再怎么反击了,部队把敌人赶到朱秀后就停止了继续追击,敌人撤进了昌化,而我军也整顿一下部队回到了河桥。

    “干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撤的如此慌张?”回到河桥,见到洪仁玕后我一肚子的火,本来是要消灭湘军的,谁知道差点被湘军把我们给打败了!

    洪仁玕满脸的气愤,显得比我还要生气“温王,你不是说张运兰的清妖不会攻击昌化外我军吗?!为什么半夜突然在我们那边冒出了大量的湘军?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了,可谁知道你的所谓义勇军都是豆腐做的!被清妖一冲就乱烘烘的逃进了我们那里,连我军也被冲乱了!”洪仁玕气的要说不出话来了“更加想不到的是我们刚要抵挡住敌人,你的炮兵阵地后出了乱子!鬼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大批的湘军,一下子就灭了你的炮兵!没了炮兵你让我拿什么抵挡湘军啊?再被城里的李鑫攻一下我军还能不乱吗?”

    张运兰的主力跑昌化那边去了?难怪在这边只有两千湘军!“敌人有多少?知道是怎么来的吗?还有朱师长呢?怎么不在这里?”侦察营真他妈是废物!敌人都到了眼皮底下居然还没有发现!这个关磊是怎么搜索的?!看来我要严厉惩办一批人了!

    “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估计有五千多人。加上从昌化出来的两千湘军我们还能抵挡吗?”洪仁玕吸了口气,慢慢平静一下自己的情绪“至于你哪个朱师长,刚撤下来的时候还和我们在一起,过了朱秀就不知道到那里去了。不会投奔清妖去了吧?”最后一句洪仁玕纯粹是用嘲讽的语气说的。也难怪,因为朱啸天的部队先没有抵挡住湘军的进攻造成了我们联军在昌化城下大败而逃,怨不得洪仁玕把朱啸天难看了。

    我能怎么说?还不是我自作主张让没有受过训练的义勇军参加围攻昌化才造成眼前的一切?本来我认为围攻城里的三千湘军靠洪仁玕的七千人,再加上朱啸天、黄献谋领导的义勇军近万人还不是无惊无险?学习打仗最好的方法就是从战争中去学习,看看这是个好机会,让义勇军锻炼锻炼,我军到安徽作战也可以让义勇军帮我们守一下后面,谁知道义勇军出击第一仗就打了个大败仗!不过要是为了这事自己撤了自己职务也不是什么好事情,还是就事论事吧!

    “不知道干王您的部队损失大不大?我看干王部下都比较疲惫,你们还是在这里先休息一下好了,至于我们这边我会好好处理的!这帮家伙,真是胆小如鼠!居然敢一路溃退下来,一定要从重惩办!不然以后就没法作战了!”干王还是要抚慰的,而且自己手下那些将领也要处理几个,不然我也没法交差。

    好不容易安抚下洪仁玕,让他带着自己的部队在大营内休息下来。我把我军在昌化的各级将领都召集在一起。

    刚打了败仗,谁的脸上都没有什么好脸色,本来沈路在夜里河桥伏击战中俘虏了八百湘军,正得意呢,没想到立刻就在朱秀被湘军教训了一把,现在他是一点也笑不起来了。李雪龙黑着脸看着下面的那些人,自从呆在我身边后他就没有尝到什么是战败的滋味了,没想到今天又一次的品尝了。李成也是脸色苍白的坐在我旁边,他也没想到三师北救援第一仗就打成了这样子!

    “关营长,其他的先别想,一时的情报失误没什么大不了的,是人就有犯错误的时候。你先说说蒋益澧的部队到了那里。”看到满屋子的人谁也没有说话,我冲关磊说道。

    关磊的脸雪白雪白,他犹豫了下,站了起来小声说道:“据侦察,现在蒋益澧五千人已经到了淳安临歧,距离我军不到五十里,今天下午就可以到达我军现在所在的位置,清军总兵董建强率领的三千湘军现在已经到了桐庐分水,现在正朝西北转进,他们的目标应该就是我军了。按照现在行军速度,估计今天晚上就可以到达我们这里。”关磊的脸微微发红然后有马上更加白了“还有北面昌化出现的湘军据调查是张运兰的湘军,另外还有鲍超部的一千多人加入了张运兰所部,现在已经撤到昌化县城内,……军长,我们前期侦察不力,没有发现安徽湘军进入昌化是我领导无能,请军长处分我吧!”关磊低着头小声说道。

    “那么说只要盯牢昌化的湘军,我军至少有半天的时间可以休整一下了。李师长,你和部下交代一下,让大家好好休息,准备作战。关营长,交代你的属下对敌人多加监视,决不允许再出现敌人到了我们面前我们还没有发现!”李成和关磊走了出去交代自己的部下去了。

    “参谋长,哪个朱啸天回来了吗?”一说起朱啸天我心中无明火又冒了出来“还有黄献谋呢?派人去找他了吗?”

    “我已经派人去找黄政委了,至于朱师长现在暂时还没有消息,不过根据俘虏交代湘军并没有抓住他,恐怕他是不好意思躲了起来。”李雪龙咬着嘴唇低沉着说道。

    “派人四处找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定要找到他!”这个朱啸天,口气大的很!

    还大明后裔呢!怎么一打败仗就躲起来了?

    “报告,义勇军朱师长到!”骆敏在门外面高声叫道。这个朱啸天又回来了?

    “大人……在下无能……请大人治罪!”朱啸天一进来就跪在地上。

    朱啸天的衣服破破烂烂,脸上沾满了灰尘和血迹,一脸疲惫的跪在地上“起来吧,这次失败罪不在你,我们还是等黄政委到来再说好吗?”

    “……是!”朱啸天站了起来,低着头站在一旁,屋子里面又一次陷入了沉寂。

    过了一会儿,李成和关磊又走了回来。“军长,已经交代下去了。”

    “那好,我看黄政委暂时也到不了,乘现在短暂的时间我们还是先开一个检讨会。不知大家认为如何?”再等黄献谋的话恐怕就没有什么时间开会了,现在还是先统一一下思想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