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五十五章 不分青红皂白

第五十五章 不分青红皂白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下面李参谋长先总结一下昨天晚上我军战斗情况。”那些数据我已经看到了,但是现在我说不出来,平白损失这么大还不仅没有消灭敌人倒是被敌人打败了,这对我来说还是第一次,虽然福建战役伤亡很大,毕竟我们打了大胜仗,这次却是败的窝窝囊囊!

    “昨天夜里我军和湘军张运兰部、李鑫部、鲍超部的一部分在昌化到河桥一线交战,经过统计我们和干王联军共毙伤敌军一千五百余人,俘虏一千六百人,缴获部分武器。击退了湘军的疯狂进攻。”李雪龙酝酿着应该怎么说,说了一半拿起了放在旁边的简报——这份简报每人手里都有一份,下面做的那些将领知道后面要讲到什么地方了,我看到有些人羞红了脸深深的把头垂了下来,只有九团团长沈路头抬的高高的,脸色有些发白,一脸严肃,牙关紧咬,两眼平视着李雪龙。李雪龙看了看手中的简报再看看下面的将领,随手把简报丢在一旁“但是我军在昨晚的战斗中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三师九团伤亡三百人、失踪一百多;七团伤亡一百人,八团伤亡两百多人,另外特种部队也有三十人伤亡,特种部队所有的手榴弹在昨晚战斗中已经消耗光,炸药包也用了一部分。三师损失最大的是炮兵营,不光伤亡了两百人,还损失了全部十三门火炮、弹药全失!这样对我军下步作战产生了极坏的影响!朱明!你是怎么统率部下的?!为什么让敌人这么轻易的就打掉了你的炮兵阵地?一战就损失了全部的火炮,你好有本事啊?”

    朱明站了起来垂着头“军长、参谋长,是部下无能,请首长军法从事……”

    “还是先让参谋长说下去,关于处分的事情我等下会宣布的。”我挥挥手让朱明坐下,宣布处分的事情暂时还是放一边,还是先把情况都讲了再说吧!朱明慢慢坐了下去。

    “至于其他部队的损失,据了解干王的七千人马昨天晚上共伤亡了一千多人,另外还有一千五百多人失踪,估计不是被俘就是逃跑了。可以说干王的部队暂时失去了战斗力,需要一段时间的休整。还有就是朱师长你的义勇军了。”李雪龙拿嘲笑的眼神看着朱啸天,朱啸天在座位上简直要缩成一团了“朱师长你的义勇军在昨晚前共有九千人马,可是昨晚一战除了黄政委带着三千人到浙皖交界处现在还没有消息外,其他六千人伤亡不到五百,被俘、失踪、走散的倒有四千人,能够撤退到这里的只有一千多。朱师长,你说你的义勇军还有没有保留的意义呢?”

    其他的将领都怒视着朱啸天,明显摆着,要是义勇军的部队不是败的那么快,败的那么乱,洪仁玕的太平军也不会被冲乱,炮兵营哪能那么容易让湘军打掉?只要洪仁玕能坚持到沈路的九团到达,湘军就不可能在昌化城下取得胜利了。而且我们率领的七团到了外围后要败的肯定是张运兰的湘军!这些将领把昨天晚上战败的责任都推到朱啸天身上去了。

    “咳!”既然李雪龙已经把昨天晚上我们和敌人大致的损失都讲了,现在就是怎么处理战败的事情了“刚才参谋长已经把昨晚的战斗简单的说了,下面我讲几句。首先,我们应该看到这次敌人出动的是八千湘军,其中被我们消灭了两千五百多人,应该说战果还是有的。但是!我军在昨晚的战斗中付出了伤亡两千多,被俘失踪逃散五千人以上。其中被俘失踪逃散的主要是义勇军,而且昨晚的败仗也是从义勇军那边先开始的。难怪大家都这样看着朱师长。”我扫了下下面坐着的那些将领,朱啸天脸色苍白,他可能认为我要拿他当替罪羊吧?也难怪!打了败仗总要有人承担责任,不然以后还怎么打啊?!

    “不过我在这里要说这么几点。第一,义勇军是新成立的,那些战士都是刚刚参军,别说没有什么象大家手中那样的武器,就是军服也还没有!义勇军成立后没有怎么训练就参加了围攻昌化的战斗,为什么?因为我想让义勇军早日的成长起来,能够给我们分担一些责任,减轻我军的负担,现在看来我有些太急于求成了,不光没有起到锻炼部队的目的,反而让义勇军完全失去了再战的能力,士气受到了极大的打击。这个责任应该有我负担,跟朱师长没有什么关系。第二,义勇军的失利是因为我们没有得到安徽湘军准确的情报,是我一相情愿的认为安徽的湘军不会为了浙江这里的那些人卖命,对张运兰动向漠不关心,也太相信侦察营汇报上来的情报了,这个方面关磊要负一定的责任,主要责任也还是在我这里。如果我能够对皖南的湘军多关注一下,张运兰就根本没有机会偷袭成功!第三,我们刚到这里,各项工作都没有开展起来,农民没有发动,而湘军在这里却有一定的社会基础,主要是在地主那边能够得到我军的情报,我军光顾着攻打昌化了,没有把这里的人民都动员起来,这是这次我军失败的最大原因!应该说这个方面我要负责任,只想着消灭了昌化的守军我们就能够打开北上的局面了,却没有想到没有发动群众我军就处在极为危险的境地!这个教训我会吸取,同样的,希望在座的各位也能够记住:没有发动群众,我军是不可能打胜仗的!以上三点是我们这次失利的主要原因,归根到一点,就是我太轻敌了,责任应该由我来负!对于我犯下如此重大的失误,给我军造成了极为被动的局面,我建议撤消我军长的职务。”我低声说完了自己的看法,抬起头看着下面的那些将领。也许我说的最后一句太惊人了,那些本来垂着头的一个个都抬起了头,张大了嘴惊讶的看着我。

    “军长,责任不能由你一人负责!这次战败我也有很大的责任啊!是我没有尽到做为参谋长应尽的职责,是我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光注意眼前的敌人却没有注意到哪个狡猾的张运兰!我认为主要责任应该是我李雪龙负担!军长,我们这个军可是不能没有您的啊!我认为对于这次败仗应该撤的是我的职务!”本来坐在我旁边的李雪龙最先反应过来,立刻表达不同意见。关磊一听我要撤了自己的职务,眼睛也红了“军长!全是我没有好好的注意侦察,才造成了今天之败!是我这个侦察营营长没有干好!我他妈的真是个废物!对于我造成这次我军这么大的损失,我会负责的!”说着关磊掏出随身携带的短枪,对着自己的头就要开枪,坐在关磊旁边的殷武一看要出人命马上一把夺过关磊手中的武器。“军长!请处决我吧!都是我不好!”关磊一看自己手中的武器被殷武夺了过去,语带哭音的冲我说道。“大人,都是我们义勇军没用……这次应该由我们负责!请大人不要如此自责。要处分,请大人先处分我们吧。”朱啸天一看大家都抢着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可能他知道毕竟是自己的部队先败退的,内疚的说道。我看着手下那些将领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我是想了半天才发现这次失败的主要责任在自己身上,要是不说不来,恐怕以后大家会对我的指挥不服气,以后能不能再继续指挥这支部队都难说了,所以才说了上面那些话,还是大度一些比较好!没想到我刚说了责任是我自己的,建议他们撤了我的军长职务下面这些将领一个个就炸了锅一般,一致反对我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

    “谢谢大家!”我觉得眼角有些湿润了,这次失败要真的追究责任最大的责任不是我是谁?没想到我这些手下都抢着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过去“不过自己的责任还是自己来负,既然打了败仗,而且这个败仗主要还是因为我骄傲轻敌造成的,所以我一定要承担起责任来,军长一职还是撤消比较好,不然没法向那些无辜牺牲在前线的战士们交代!”

    “军长,您不要丢下我们啊!这支部队可是军长您一手拉起来的,除了军长其他谁来指挥都是不可能的!请军长三思哪!”三师李成师长一看其他人没法说话,他开口说道。丢下这支部队是不可能的,真的要让别人指挥我也舍不得“既然如此我看撤消军长的职务还是要撤的,不过我可以担任代理军长,在大家的监督下继续领导大家解除天之围,不知道大家认为如何?”我看下面那些人还要说什么忙制止了那些将领“我的责任就先到这里,关于撤消我军长的命令请殷营长马上把这个消息传到温州政委那里备案。在率领大家回到温州之前我建议由我担任你们的代理军长,率领大家继续作战,请大家配合我好吗?”我诚恳的请求大家的原谅。

    “既然这样……那么我们还是服从军长您的命令好了。”李雪龙迟疑一会儿说道。其他的那些将领一个个无声的点了点头。

    “那好!既然我现在是你们的代理军长,我就要把关于这次打败仗其他人的责任说说自己的处理办法,请大家看看可不可以。”我的责任说完了,虽然我现在是“代理”军长,实际上这个部队还是我一人说了算(我就是真的当了什么小兵,相信在这个部队里面也是我一人说了算的,不过还是要让大家知道只要自己犯了过错,不管是谁都要接受处罚!就是他们的军长不能例外!),对于其他人的处理就应该摆在桌面了,本来垂着头的那些将领现在一个个都抬起了头,军长都能承认自己的过错,他们为什么不能?“首先,因为侦察营侦察不力,造成我军昌化战败,做为侦察营营长,关磊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建议撤消关磊营长职务,因为现在处在战争状态,建议把关磊下放到侦察营担任战士,侦察营营长由其他人接替。不知道关磊你服不服?”

    “是!谢谢军长……军长我……”关磊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眼里流下了两行泪水。

    “报告!义勇军黄政委到!”我正要接着说下去骆敏在外面叫道。揭开帐帘黄献谋走了进来。

    “黄政委请坐,我们现在正在商量关于昨晚战败的事情,参谋长,你把战况简报给黄政委。”李雪龙把简报递给刚从外面赶回来的黄献谋,黄献谋只看了一眼,脸上立刻就发白了——简报上他所在的义勇军伤亡不大,却丢了将近两个团!不是被俘就是逃亡了,他这个政委肯定是要为了这些人负担起责任来。

    “下面我说说关于朱明的处理决定。”我不理会坐在那边尴尬的黄献谋继续说了下去“因为朱明领导不力,造成了师炮兵营的重大损失,给我军未来的作战带来了极大麻烦,我建议撤消朱明炮兵营营长职务,让他下到基层去戴罪立功。因为现在我军没有什么火炮,所以炮兵营编制暂时撤消!那些炮兵先编入其他部队,至于炮兵营还是等以后有炮了再重新建立。李师长你说呢?”

    “既然现在我军没有什么火炮了,我看炮兵营还是暂时先撤消吧。唉~!”李成一脸舍不得的说道,这个炮兵营可是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没想到还没有怎么作战就被敌人端掉了!朱明眼眶都红了,头低了下来“是,我接受军长的处理。谢谢军长给我戴罪立功的机会。”

    “那好,下面我说说关于义勇军的处理了。朱师长,虽然这次责任不能全部由你们负责,但是毕竟败仗是从你们这里先开始的,而且现在你的部队也剩下不多了,我建议撤消义勇军第一师番号,你们部队缩编成独立旅,原来三个团都缩编为简编团。不知你认为如何?”我朝朱啸天问道。朱啸天脸一阵红一阵白,他没有想到自己刚刚过了把师长瘾,就又当旅长去了,不过自己部队剩下不多也是事实,而且我没有像对待其他人那样撤消他的职务他已经是感激不尽了!

    “黄政委,你率领的部队有没有受到什么损失?”我问坐在后面发呆的黄献谋。

    “报告军长,我们昨天晚上没有遇到什么敌人,部队没有受到任何损失。”黄献谋不知道我为什么问他这个问题,小心谨慎的回答道。

    “黄政委,因为你的政治工作没有做到家,所以这次义勇军才被湘军打的一败涂地,我建议撤消你政委的职务。鉴于现在我军政治工作人员并不多,你就暂时先代理一下重新整编的独立旅旅政委工作。不知道你意下如何?”处分人家要让人家心服,要说明白为什么处分人家。

    “军长!我不服!这个义勇军是刚刚才成立的,根本没有什么时间开展政治工作,凭什么打了败仗让我来承担责任?!”黄献谋不甘心的叫屈道。

    “黄政委,你就少说两句吧!刚才大人宣布的处分可是比你厉害多了!而且大人刚刚自己还处分自己了,现在大人自己也是代理着军长的工作。你就别再说了。”朱啸天捅了捅满脸不服气的黄献谋,轻声说道。黄献谋一听,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

    “黄政委,至于这次打败仗的责任,最主要的应该由我来负担,但是下面各个部队表现不好的,你说是不是应该都主动出来承担自己应负的责任?至于客观理由我看还是不要找的比较好!那是推卸责任的做法!我看我们应该多从自己身上找找毛病,找出自己不足的地方,这样以后才能够有目的的修改,只有这样我们以后才能够多打胜仗少打败仗。一味的推卸责任只能是让自己鼠目寸光,眼睛看不到自己不足之处,你以后就要不停的犯相同的错误!你说呢?”**的批评与自我批评不知道能不能在我军施行?这样才能够加强我军的战斗力啊!

    “是,我明白了,谢谢军长对我的教诲。”黄献谋还是显得对自己的处理有些一时接受不了。

    “那好,我看处分就先到这里。大家等下散会后把我们做出的决定通报全军将士,让大家都知道为什么我军会在昨天晚上打了败仗!要让战士们知道都是那些人使他们白白的流血牺牲,告诉他们主要原因就在他们的军长——我这里。但是我请求战士们的原谅,请他们相信,我一定可以而且也能够带领他们打一个接一个胜仗!以洗刷我军今日所受到的屈辱!”我站了起来用力说道,这次败仗对我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要是不能扳回来一分的话以后我还怎么率领大家作战?!

    “下面请参谋长谈谈关于我军现在周围形势的情况,我们好决定下步应该怎么走。请李参谋长讲话。”宣布完处分,下一步就是要怎么打那些逼过来蒋益澧的湘军了!

    早上在知道了周围敌军情报再综合一下我军在昨晚战斗的损耗,我和李雪龙同时认为继续攻打昌化已经是不可能了,而且我军本来就是以昌化为诱饵,消灭蒋益澧的部队,只是没想到这块诱饵居然让我们大受伤害!经过商量终于定下了下一步怎么走。李雪龙站了起来刚想说话,我突然想起件事情来“慢点参谋长。我们再等下一个主要的贵客,让他也参加我军这个作战会议好了。”李雪龙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站在那里看着我“骆敏,去把干王请过来,就是说我们现在要商量一下下步作战计划,请他也参加!”

    没过多久,干王洪仁玕被骆敏请了进来“干王,不好意思,打扰您的休息了,不过现在我军要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办,我认为有必要请干王参加我们这个会议,毕竟您是这里的最高领导嘛!现在请干王讲话,大家欢迎!”我一见洪仁玕走了进来马上迎了上去,我那些手下将领都起立向干王行礼。

    洪仁玕还没有怎么休息好呢!现在让他说什么呀?洪仁玕连忙摇手“不了不了,我还是听听你们怎么决定的吧,打仗我是外行,还是温王您来指挥好了。早上我有些心急了,请温王原谅,不过您也怪不了我心急啊!天京之围必须要解救的,可是我们却在天京外围一败再败,什么时候才能解救天京出水火之中?我现在真是心急火燎啊!还望温王多多海涵一二。”

    “干王太客气了,昨晚之败败就败在我军太轻敌了,要说原谅的应该是我们才对啊!干王请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把这笔帐向那些清妖讨回来不可!干王请上座。那么我们就开始了好吗?”

    看到洪仁玕坐在了大帐内中间我冲李雪龙做个手势,李雪龙明白过来,开始了情报汇报了。

    “现在摆在我军面前的是三个敌人,第一:在昌化城内有湘军五到七千人。张运兰和李鑫会合后我军已经失去了在运动中歼灭张运兰的机会,同时因为守城敌人的力量大大增强,加上蒋益澧的五千人马在今天天黑之前就可以赶到昌化,而我军又新败,想要短期内攻占昌化我看比较困难。第二:现在在淳安境内的蒋益澧五千人马,根据情报他们正在全力朝昌化运动中。这股敌人实力比较雄厚,要是贸然攻击我军有陷入长期战斗的可能性,我不赞同打蒋益澧。第三个敌人就是在桐庐的董建强率领的三千湘军了,现在他们距离我军有一天的路程。湘军的战略是分进合击,准备把我军击败在昌化这里。除了眼前这三个就是在安徽的鲍超所部了。而我们这边现在义勇军是没有什么战斗力的,干王的部队损失也很大,短时间内没有再战之力了,我军主力三师又损失了全部的火炮,攻击能力大大下降,那么我军应该怎么办?请在座的各位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李雪龙说完了坐在座位上看了看大眼瞪小眼的那些将领,见他们谁也不想当出头鸟只好点将了“李师长,这里除了军长和我以外就是你职务最高了,还是你先说说吧!”

    实际上李雪龙在介绍的时候已经倾向性很明显了,在座的各位都从李雪龙的介绍中听出了我军下一步打谁比较好,既然参谋长点到自己头上李成只好先开口了“我认为我们应该全军东进!先消灭了董建强的三千人马,然后再寻找机会打其他那些湘军的主意,至于攻打董建强我的意见是让我们三师担任主攻,干王的部队配合我军作战,朱旅长的独立旅担任预备队,虽然我军现在没有火炮了,但是我军的战斗力还是远远强于湘军的,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把三千湘军全歼在昌化和桐庐之间!请军长把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我们三师吧!”李成一口气就说完了自己的想法。

    三师的那些将领一听要报仇雪恨,一个个摩拳擦掌,一脸兴奋地准备抢下这个任务。至于朱啸天和黄献谋现在的脸色就不大好看了,自己的部队被当成可有可无的角色对任何一个领兵打仗的人来说都是痛苦的事情。

    “我认为李将军所言差已!”一直坐着听大家说话的洪仁玕突然开口了“当前近万湘军向我围拢过来,本王认为不能硬拼,上策是我军全部隐蔽行军奔袭宁国府。既然鲍超部一千余人加入张运兰现在在昌化,宁国府的清妖就只剩下五千人了,且认为我军新败,鲍超之注意力全在辅王那边,只要我军隐藏的好,就有偷袭成功的可能。一旦攻下宁国府清妖就被我们调动了,在坚城之下我军必然可以狠狠的打击那些可恶的清妖!”洪仁玕激昂的说道。

    下面三师的将领一个个惊讶的看着洪仁玕,没想到洪仁玕他的部队刚刚大败而逃现在他却有勇气去攻击拥有坚城的鲍超!昌化城不坚、敌不多就已经让我军吃了苦头了,要去攻打五千鲍超的湘军所在的宁国府还不知道能打成什么样子呢!

    这个洪仁玕!他现在心里想的还是去怎么解救天京!我看他恨不得马上就可以解了天京之围,他建议攻打宁国府一定是从尽快解救天京之围的角度出发的。可惜我自己不能立刻反驳他的观点。我正想着三师九团沈路马上站起来发话了。

    “干王,对干王刚才所说属下有些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首先干王您的想法不错,只要我军攻下了宁国府,我们就可以把这里的上万湘军调动了,为在运动中消灭这些敌人创造了条件。再次是攻下宁国府可以给清妖极大的打击,让他们知道我们太平军是有能力攻下重兵把守的重城的,另外也可以鼓舞我太平军的士气,好处还有很多,一时我也再说不上来了。”见鬼!怎么我手下的人居然洪仁玕说话?我见到洪仁玕捻着自己的胡须微笑着,不停地点着头。沈路说道他心里去了,要他自己想毕竟他不是搞军事出身的,还真说不上来这些好处!

    “但是不知干王考虑没有?从这里到宁国府目前已是敌占区,我军在这附近没有群众基础,这次受损就是因为有人给那些清妖通风报信,不然怎么可能清妖到了我们面前我们还不知道?从这里到宁国府有一百多里的山路,怎么可能保证我军就能隐蔽到城下而鲍超不知?只要消息泄露,我军就没有攻下宁国府的把握了,还要面对在我们后面的张运兰、蒋益澧所部,难保不会再败,到时候士气全无如何能解天京之围?况这里长期争战,遗尸遍野,四处不见炊烟,部队补给非常困难,我军就是攻下了宁国府又如何能在宁国府外长期坚持守城?请干王三思啊!”沈路话锋一转就说起了北上宁国府的困难,实际上就是否决了洪仁玕攻打宁国府的建议。下面那些人一个个附和着,都在说攻打宁国府的坏处。洪仁玕的脸变白了,他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军官居然敢顶撞他!不过这个小小的军官不归他管,他就是再火冒三丈也拿这个胆大妄为的家伙没有什么办法。

    “放肆!沈团长,你怎么可以这样和干王说话?干王,部下不懂事,请干王多多谅解。”我见洪仁玕的脸色不大好看训斥沈路好让洪仁玕有个台阶下“沈团长,还不向干王赔礼道歉?!”

    沈路涨红了脸,站起来朝洪仁玕抱了下拳“干王,属下无理,请干王重重责罚!”“算了,没什么,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什么就说什么,本王不见怪。沈将军请坐。”洪仁玕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摆摆手做出了高姿态。

    “沈团长坐下吧,大家刚才说的我都听了,现在我说两句,干王您听听看怎么样?说的不当地方请干王指正。”

    “呵呵,温王客气了,温王经管说好了,行军打仗的事情温王比我了解的多了,本王还是洗耳恭听的好。”洪仁玕面带微笑的冲我说道。我刚才很给洪仁玕面子,现在他是投桃报李了。

    “那好,谢谢干王了。”我站起来面对手下“我认为现在还是撤离这里比较好,因为这三路敌人彼此之间相距只有一天以内的距离,而我军现在没有了火炮,能不能短时间内解决其中一路很成问题!只要其他两路靠拢过来我军就有再次失败的可能。李师长刚才所说的攻打董建强,好是好,只有三千距离援军又是最远,但是不知道李师长有没有在半天内解决战斗的把握?而且我们想得到去打击董建强,难道蒋益澧就想不到吗?我看这两路很有可能会向一块靠拢,然后再一起到昌化来。而昌化的守军大大的加强了,对我们造成了一定的威胁,现在我们已经失去了围歼敌一路的机会。至于打击溃战、消耗战对我们来说是得不偿失的,伤敌九指不如断敌一指,只是击溃敌人一路又有什么用处?敌人只要略做休整又可以四处找我们拼命了!”

    “那么军长您的意思呢?我军到那里去?”李成问道。

    “我的意见就是打到安徽去!把敌人引出昌化!”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啊?!那么就不考虑我们后面的这些敌人了吗?要是鲍超和张运兰、蒋益澧会合起来可就有两万多的清军了啊!靠我们现在的实力能和他们交战吗?”李成惊讶的说道。

    李成他们惊讶了,干王洪仁玕却微笑了,他还以为我接受了他的意见。

    “谁说我们要和他们作战了?李师长我问下你,张运兰是从什么地方到昌化来的?本来他的任务是什么?现在那边有多少敌人?”

    “张运兰是从旌德过来的……军长您的意思是打到徽州去?!”李成明白过来了。“对!我的想法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你张运兰不是把所有的部队都调到昌化来了吗?我就到你老巢去!我们打到徽州,朝西打过去!我就不相信张运兰会不顾自己的老巢了。”

    “那么……温王您的意思是攻打旌德还是徽州?”洪仁玕一听打安徽是打安徽,但我的想法并不是他所说的攻打宁国府,马上问我。

    “干王您放心,只要我军做出到徽州去,那些清妖肯定会跟在我军后面的。他们可是不想让我们打下了徽州好打开一个通往南昌的门口。只要我们调动了鲍超、张运兰、蒋益澧的湘军就可以大大减弱围攻天京清妖的力量,给其他部队减轻压力。这个就是围魏救赵。”我向洪仁玕解释道。这个洪仁玕只想着马上去救天京,不知道打仗有时候看似绕弯子却是真正正确的行动,也是唯一可行的行动!

    围魏救赵什么的是肯定的。但我最主要的想法是在运动中寻找歼灭敌人一路甚至几路的可能性,要是那些湘军不管我们,我们刚好在安徽、江西、浙江三省交界处开辟新的根据地,和温州形成互相依托之势,反正天京还可以支持一到两年,说不定因为我们已经改变了历史,天京还可以支撑的更长呢?没必要那么急匆匆的解救天京。不过湘军应该不会允许我们在那里大闹天宫的,恐怕调动敌人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原来是围魏救赵,”洪仁玕放心心事一般靠在后背上,然后有坐直了“不过前年为解安庆之围,忠王和英王曾经西征武昌,想调动清妖离开安庆,最后曾妖并没有离开,倒是我军东西奔走疲于奔命,武昌没有攻下,救安庆的计划也未能实现。不知温王这次兵进徽州真的能够调动清妖吗?”看来洪仁玕对围魏救赵的计策产生了深深的怀疑了,也难怪,这次本来我们也是想围点打援的,没想到援军没有打到,倒是自己惹了一身骚!

    李秀成曾经想用围魏救赵来解救安庆之围?我怎么不知道?看来这个李秀成倒真是个人才啊!不过他没有成功是什么原因?是不是打的还不够狠?要是真的打下武昌我倒不相信曾国藩不会回攻武昌!看来李秀成的意志不够坚定啊!

    “干王,此一时彼一时也!现在徽州距离宁国府、景德镇都很近,而且张运兰又到了这里,徽州兵力空虚,正好方便我军占领它!只要我军控制了徽州,就切断了湘军从江西进入安徽到天京去的陆路,你说曾妖可能允许我们这样做吗?放心好了,曾妖肯定会把大队人马派过来的,这点我可以向干王您保证!至于张运兰,别看他在昌化城外占了我军一点便宜,只要我们一攻下徽州,曾国藩一定会拿他开刀的!”我倒真的不希望曾国藩听我的话把部队调回来!不过曾国藩又不是白痴,他可能答应我在他的要道为所欲为吗?

    “有道理,不过我军现在伤亡惨重,恐怕一时无法帮上温王你什么忙了。”洪仁玕抱歉的看着我。“干王,应该是我向您道歉,都是我指挥不周才造成了干王您的部队受到极大的打击。这次到安徽作战的事情还是由我的部队负责,干王您的部队就在后面休息休息好了。”这次换成我用抱歉的眼神看洪仁玕了。“干王,要是您觉得可以我看我们还是马上准备,早日转移好吗?不然等蒋益澧大队人马过来了,我们就被动了。”

    “那好,我就先回去让部队准备一下好了。”说完洪仁玕站了起来“我看我们还是吃了中饭就上路,温王你说呢?”

    “好吧,我交代一下部下,马上就准备出发,吃了中饭请干王您的部队走中间,前后还是让我的部队保护好了。”对于洪仁玕还是要全力争取,毕竟他是现在中国为数不多认识西方的人。既然要争取他,就决不能让他对我有任何看法,现在是要让他体会到革命军队对战友“春天般温暖”的时候了。

    “那好,多谢温王了。”洪仁玕抱了下拳走了出去。

    “大家还有什么意见吗?要是没有什么意见大家马上回各自部队,准备行动!”洪仁玕走后我问自己的那些属下。“记住,我军此次行动以轻便为第一原则!一切影响行军速度的行李全部抛弃!要以强行军的速度直插徽州!一定要在湘军反应过来之前占领徽州!”

    “军长,那些宣传队怎么办?他们里面女人很多,行动比较迟缓。这次要是强行军的话恐怕很多人会坚持不住的。只要掉队被清军抓住后果堪忧啊!还有我们的伤员和抓住的那些俘虏,我们是不是要把他们也带上?”三师代理政委沈彬在大家都起立准备回部队做出发的准备工作时候开口问我。本来准备走的将士们又站住了,大家的目光看着我。

    宣传队?这个史秉誉还真是给我找麻烦事情啊!不过宣传队到时候在发动群众和创立新的根据地方面有巨大的作用,就是再困难也是要带上的!“宣传队里面的行李让原来炮兵营的那些战士帮他们带上。对了,李师长,至于原来炮兵营,我认为暂时先当宣传队的警卫部队,你说怎么样?他们现在没有什么事情,就让他们保护宣传队好了。”

    “是,军长,我会让他们保护好宣传队的。”李成点点头答应道。

    “告诉炮兵营,宣传队是我们的宝贝,每个人都是千金难买的!我和政委相信他们一定能保护好这些宝贝。让他们保卫宣传队是全军将士对他们的信任!”我交代李成,不然让那些舞枪弄炮的认为这是不信任他们,到时候不给我好好保护让宣传队有什么损失就麻烦大了!“要是宣传队里面有什么行动不方便的队员,告诉炮兵营,不管你是用背的,还是用抬的,只要把那些人都给我安全的带到徽州就给你记功一件!”看到李成点头,我又想了想,宣传队的问题这样就可以解决了,至于俘虏……现在我们处在流动作战中,没有自己的根据地,不要说俘虏就是自己的伤员也没有办法带啊!

    这些俘虏和我军的伤员怎么办?总不能学习湘军的办法,把伤员都杀了吧?至于俘虏,他们都是中国人,并不是入侵中国的侵略者,而且就是侵略者也不能随便的杀了呀?!这样以后谁还敢当我们的俘虏?

    “朱旅长。”

    “在,不知大人有什么事情?”朱啸天一听我叫到他连忙说道。

    我皱了下眉头,什么“大人”?怎么听的这么别扭?这个朱啸天老是叫我大人、大人的,我都听的有些厌烦了!“朱旅长,以后你还是叫我军长或者是首长好了。是头脑的哪个首长,可不是手掌、脚掌之类的东西(我想起了张树珊在离开温州时候叫我‘羊手掌’的笑话,这个朱啸天也没有什么学问,可别象张树珊一样想歪了!),叫‘大人’我听的不舒服!”不容朱啸天发表什么谬论我连忙接着说:“朱旅长,这次行动我想让你的独立旅照顾一下我军的那些伤员,他们都是我军的宝贵财富,不能丢弃不管。你看能不能让独立旅做些担架抬着他们一起行动?”

    “没有问题!大……军长相信我们这是我们的荣幸。我发誓一定让那些伤员一个都不少的到达徽州!”朱啸天见我如此信任他激动地说道。“首长放心吧,我们一定完成任务!”被撤消政委职务,暂时代理政委工作的黄献谋也紧跟着表态。

    “那就好,谢谢你们了。告诉部队,这些都是大家的兄弟,这次他们负伤了作为兄弟是一定要把他们安全的救出去的!不然以后你要是负伤了谁来救你?!这次你们的任务很重,不能少了一个伤员,献谋你要和朱旅长亲自抓这件事情。你们先出去办这件事情好了,希望你们不会辜负大家对你们的信任。”

    黄献谋和朱啸天行了个军礼出去了——黄献谋的军礼是很标准的,至于朱啸天……看着和电影里面漫不经心的美国佬一样,这人还不怎么会行标准的军礼。

    交代了伤员的事情剩下的就是那些俘虏了。“参谋长,你看那些俘虏怎么办?带上他们走显然是不现实的,不光要浪费我们本来就不多的兵力,还容易走漏我军行动计划。”

    “这个啊?我刚才一直再想。”李雪龙抬起头盯着门口,眼睛不知道看着什么地方“本来经过教育他们大多数都可以加入我军的,不过现在没有时间了。军长,我看还是先争取一下,看看有没有加入我们队伍的,那些加入的补充我们几个主力团,至于不愿意加入的我们还是当场释放他们好了,我们不能背上屠杀俘虏这个坏名声啊!”

    唉!一千六百的俘虏没有经过教育能有多少肯加入我军?只有天才晓得!这次我军可是赔了血本了!我觉得自己好象剜了块肉一般,这就是没有根据地的坏处了,以前抓的那些俘虏大多数经过教育都参加了我军,这次不行了“那好,沈政委,你现在马上叫政治工作者去到俘虏那里做一下思想教育工作,争取尽量多的俘虏加入我军,不过记着不能强迫他们加入,那样对我军战斗力是绝对没有任何好处的!至于经过教育还不肯加入我军的就当场给他们发必要的路费遣散他们,现在时间不多了,你马上去办这件事情。记住要快!要在我军转移之前把这件事情办好!”

    “是,我现在就去办。”沈彬点点头站起来收拾了下桌上的资料走了出去。其他将领看看没什么事情了匆匆都走了。

    “首长,让干王跟着我们一起行动会不会给我们以后的行动拖后腿?要是以后干王反对我们怎么办?”看到大帐内没有人了,李雪龙问我。

    拖后腿?不过现在这个还不是很突出的,只要我们目标是给天京解围洪仁玕他就应该不会反对我们。至于解了天京之围后他会怎么办那是以后的事情了,暂时还不用考虑。“现在我们是多个帮手就多一份成功的希望。至少在解救天京这个问题上干王是与我们一致的。至于以后有什么麻烦,那是以后的事情了。只要我军有实力就不用害怕其他人给我们使什么坏心肠。”

    “我害怕的是干王解救天京之围的心情太急迫了。”李雪龙对我所说的不以未然“刚才首长也听到了,干王他的意思是北上宁国,说穿了就是和辅王会师与鲍超决一死战。现在他是暂时同意我们的计划了,要是以后有什么变故,他又想北上我们怎么办?干王怎么说都是总揽朝务的军师,我们总不能每次干王要求北上都反对啊?!这样的话会对干王留下什么印象?我的想法是不是到了徽州后让干王率领他的部队北上?把他从我们这里支开就可以了。”

    “这个啊?……这样吧,我们先到徽州去,只要打开了徽州的局面再决定怎么安置干王。”让洪仁玕再离开我们?这个人可是难得的人才啊!要不要为了留住他付出一定的代价?不过就怕代价太大,靠我们现在的实力付不起啊!“先准备出发吧,湘军离开我们不远了,还是早点准备走的好。对了,侦察营营长的任命你去和李师长商量一下。看看任命谁比较好些。还有朱明现在撤消了营长的职务。但是原来的炮兵营还是需要人领导的,你和李师长商量看看由谁领导好些。”

    ※        ※        ※        ※        ※

    “军长,我们是不是又要走了?为什么让炮兵营保护我们?难道我们自己不能保护好自己吗?”我正在军部吃饭,宣传队队长刘玉洁和副队长邱海冰拉拉扯扯的走了过来,刘玉洁不停地想劝阻邱海冰,可惜看来效果没有。邱海冰走到我面前沉着小脸冲我发难了。刘玉洁在她后面苦着脸不停的唉声叹气。

    “怎么有什么不对吗?你们宣传队里面女兵比较多,让那些人高马大的家伙帮助一下你们是不是不好?”我放下碗筷笑道。

    “军长您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我听大家讲军长不是经常说男人女人都是人、男女平等吗?既然这样为什么要特别安置我们?我看见那些炮兵营的现在正在扎担架呢!说是要抬着我们走,军长啊,您的男女平等就是这样子平等?现在前方正需要战士,我看军长您还是让他们到前方去好了,我们自己都会照顾自己的。”这个邱海冰不知道什么地方不对了,连这事情也冲我发难!看来她是《白毛女》《放下你的鞭子》演的太投入了,居然把演戏里面的东西当成了现实社会。我要是真的把她们当成了男人那还不麻烦了?!

    “邱队长这就是你太狭隘的理解男女平等了。男女平等是政治上平等,但是男人和女人在生理方面还是有差别的。不说别的,要是按照你的男女平等是不是大家洗澡也可以在一起洗?如厕呢?都平等嘛!为了节省资金我们就省下盖两个毛厕的钱好了。”

    邱海冰被我说了个大红脸——女人洗澡如厕如何可以和男人在一起?这方面是万万不能平等的!“还有,男人总不能生孩子吧?你就是强逼男人男人也是生不出来的呀?”

    邱海冰脸更红了,她没想到我这个军长居然说这些话!她还是个大闺女呢!“我说的平等,是不管男人女人动应该为了广大被压迫中国大众的利益而奋斗,在这方面是没有什么男女之分的,不能说打倒满清王朝是大老爷门的事情,跟女人无关。还有就是男人有受教育的权利,女人也有。以后建立工厂了,男人可以到工厂去,那么女人呢?自然也可以了,不过前提条件是那些工作要适应女人本身的生理,不能因为工作而伤害身体。在这些方面男女是平等的。在现阶段就是在我们这里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应该为了解救中国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而起来战斗!只是因为男女本身生理差异,在前方冲锋陷阵的大多数都是男人,而搞宣传的医护的以女兵居多。明白了吗?这才是男女平等的真正理解方式!至于要男女平等首先就要解放妇女同胞,要严禁继续缠足,实行一夫一妻,男人不能随便休掉自己的老婆,禁止溺女婴,还有就是要反对包办婚姻等等等等,这些是很复杂的,现在一时半会也和你说不清,以后有机会再说吧,好不好?”我看着闹个大红脸的邱海冰笑道“不知道你是从谁那边听来的男女平等?哪能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乱理解?”

    “我是听史政委说的,政委上次给我们上课时说过男女平等,我们这些人都记着呢!大家听的兴高采烈的,倒没想到是这个平等法。”邱海冰脸上的红云还没有退下去,小声说道。

    史秉誉说的?这个家伙为什么不解释一下什么是男女平等?害的现在居然被个丫头片子搞的头痛不已!“好了,这次行军要走上百里地,一路都是强行军,别说你们了,就是那些体弱受伤的年龄大的都需要照顾的。我听说你们宣传队中有很多女人都缠了脚的?你说她们能不能够跟上我军大部队?要是丢下她们,她们被敌人抓去了岂不是很危险的事情?炮兵营保护你们是我决定的,这个我认为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主要就是为了你们的安全啊!你们宣传队可是我军的宝贝,以后建设根据地,鼓动战士士气,发动群众都离不开你们啊!炮兵营保护你们就是保护了我们的希望!就是为了能早日解救中国做出了他们的贡献!你们不会剥夺他们立功的机会吧?”

    刘玉洁和邱海冰都笑了起来,只是邱海冰是不好意思的笑,而刘玉洁则是如释重负般的放下心事笑了“知道了军长,我不再反对炮兵营保护我们了。”这就好,呵呵,这个丫头片子总是不知道心里想着什么!既然想通了就好了,我心里刚刚轻松下来就听到邱海冰又说话了:“不过我听说军长您和政委的婚事都是何部长一手包办的?当时并没有征求何家大小姐的意思啊?”

    啊?!这个邱海冰是怎么知道的?到底又是哪个混蛋胡说八道了?!这让我怎么向她解释啊?难道我能够真诚的告诉她我是贪恋清萍的美貌?要是告诉她,她们军长也是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的角色(说白了就是好色之徒),不知道她会怎么想?那我在她心中高大的形象岂不是要毁于一旦!?“……咳!……这个……啊,……哪个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的,嗯……这个是很复杂的,当然了,我现在一时半会也和你说不清的。而且还是很保密的事情,你就不要问了。”我被这个大小姐问的张口结舌,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自己说什么。天太热了!我的头上不停的流下汗水。见鬼!为什么这个时候没有空调?哪怕有冰箱也好啊!可以让我吃根冰棍降降温……

    “哦,我明白了,谢谢军长,我走了。”邱海冰冲我做了个鬼脸转身跑了——现在的人怎么没大没小的?只要是个人就敢在他们首长面前放肆无理!?

    邱海冰和刘玉洁在我眼里慢慢的远去了,我正在为了打发走这个胡搅蛮缠的小姑娘松口气时,走远了点的邱海冰突然回过头来“军长,您是不是因为萍姐的美丽才强娶人家的?”一串清脆的笑声传了过来。夹杂着刘玉洁埋怨邱海冰的声音。

    晕啊!这个小丫头还是没有放过我!我觉得脸上发烧了,以后还是离开这个小丫头远一点比较安全!谁知道她还有什么希奇古怪的想法?!

    “军长,新的侦察营营长已经任命了,你是不是看看?”李雪龙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我面前,我还正盯着邱海冰走的方向发呆呢!

    “……哦,好的。是谁?现在在什么地方?”哦回过神来,转身看着李雪龙,在李雪龙后面站着一个年轻英俊的帅小伙,高大的身躯穿着军装显得一表人才。

    “就是他,原来侦察营副营长。”李雪龙朝后面哪个年轻人指了下。“首长好!我是侦察营副营长郑敏建,请首长指示!”年轻人走上前一步对我敬个军礼高声说道。

    “不错!那好郑营长,你现在就是侦察营营长了。”这个年轻人长的不错啊?有骨子军人气质在里面!我一见就喜欢上了“不知道郑营长是那里人?今年多大了?什么时候参加我军的?”

    “报告首长,我是浙江台州人,今年十九,是年初在仙居加入老三旅的,后来师长任命我为侦察营副营长。”郑敏建立正大声说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