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五十六章 东躲西藏

第五十六章 东躲西藏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那好,郑营长请稍息。你到我们部队也有半年,算得上是老兵了。现在我要交给你一个艰巨的任务,你有没有信心完成它?”这个郑敏建看不出还是跟随史秉誉到温州来的,既然在史秉誉那边呆过政治上应该是可以相信的人了。

    “请首长指示!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郑敏建也一定给首长完成!”郑敏建在回答时眼睛一直平视着我,一点畏惧都没有,一脸严肃的看着我。

    “郑营长你知不知道关营长为什么被撤职?”我问道。

    “报告首长,因为事先没有发现湘军张运兰部和鲍超部勾结在一起,并且张运兰部朝我军运动并没有发觉,侦察营的失误造成我军受到极大的损失,所以关营长被撤职了。”郑敏建毫无畏惧的说道,如同这些事情跟他无关一般。

    “哦?那么你当时有没有察觉张运兰的动向?”郑敏建的无畏引起了我的兴趣,本来我是想告戒一下他然后宣布他的任务的,没想到却引出他的这么一番话来,这个郑敏建要么是真的无愧于心,要么当时就是别有用心了,要真是别有用心的话此人万万不可重用!

    “没有。”郑敏建老实的说道,我觉得心中一阵失望,又好象放下一块石头“当时我们侦察营主要力量都放在从南边过来的蒋益澧那边了,对于皖南的湘军因为军长您自己并没有重视,再加上在广德还有辅王两万人马牵制皖南的湘军,所以我们侦察的重心并没有放到那边去,”郑敏建说的声音低了些,说的时候眼睛瞳孔有些收缩不自禁的朝左上角望去,然后又看着我。

    “军长,我认为关营长被撤职有些冤枉。首长交代我们侦察营的任务只是侦察周围敌情,并没有让我们分析敌人的动向,而且我们侦察旌德张运兰是没有出发的动向,至少我们侦察时候旌德的湘军没有出动。所以军长您把关营长免职有些……”郑敏建说不下去了。

    “是不是有些过分了?”郑敏建的意思我了解,我也知道当时我们的重心都放到蒋益澧那边去了,忽视张运兰是我的责任,不过关磊责任肯定是有的,郑敏建是站在他侦察营的角度上来看待问题,我是要站在全局来判断的“郑营长你忽视了一点。在昨天晚上吃晚饭的时候我已经交代关磊了,要他搜索在我军周围五十里范围内有没有湘军的埋伏,重点就是要找出张运兰的部队,很显然你们侦察营没有完成这个任务。要是我们事前找到了张运兰的埋伏地你说他还能偷袭成功吗?至于你所说的侦察营只是侦察并没有分析敌人动向的义务,我要说你还是没有完全理解侦察营的任务。侦察营是干什么的?侦察营是为了查明敌情、地形和有关作战其他情况而进行活动的单位。而侦察营营长必须要总结查明的这些情报汇总后提供给上级领导做出决定。如果侦察营长提供的只是一些零散的情报还需要他这个营长干什么?!这项任务只要一个通信员就可以完成传递了!所以侦察营营长一定要亲自到第一线去,要了解正确的敌情,而且不光领导交代的方向要侦察,只要我军四周有敌人的地方都要派人详细的侦察。关磊犯错误就犯在这里。我不希望你也在这上面继续犯同样的错误!关磊的错误因为对我们来说是第一次,我们军领导也有责任,所以只是撤了他的职务,同时我们军领导自己也受到处分。但是现在我已经跟你讲清楚了,要是你还犯同样的错误就不要怪军法无情了!明白了吗?!”

    “是!明白了!只要军长交代的任务我一定会努力完成好的!”郑敏建大声回答。

    “好,郑营长,我军现在要南下到徽州去作战了。我现在交代给你们侦察营一个艰巨的任务,就是你现在马上派出得力人员到徽州去侦察一下周围那些地方有敌人,有多少敌人。在侦察徽州的同时也要给我把张运兰、鲍超、蒋益澧这些敌人盯牢了!不能再向昨天一样敌人出动我军还一无所知。敌人有什么风吹草动要马上总结汇报上来。”交代这个任务给他应该可以完成的,这个郑敏建看来是个敢作敢当的角色,就冲他敢为了关磊向我提出自己的意见这人就可以重用!

    敢于质疑我的人我并不害怕,相反还很希望这种人多一点,这样我军才能有活力,要是一味唯唯诺诺对我说的毫无怀疑,不敢反对我的话,我的部队就没有什么战斗力了!这样的人只能是庸才!可惜现在我的部队真正敢于从战争角度反对我的人还太少了,甚至可以说还没有。什么时候我才能有自己的彭德怀、**、刘伯承这样的统帅?

    “是!坚决完成任务!请首长放心!”郑敏建敬个礼,转身离去。

    午饭吃过后按照三师七团打前锋,八团负责左翼九团负责右翼,洪仁玕的太平军和朱啸天、黄献谋的独立旅走在中间的秩序,我和洪仁玕的两万多联军悄悄撤出了河桥朝安徽徽州而去。为了把自己的行踪隐藏到及至,凡是部队周围发现的百姓一律都被友好的招待进我们的行军行列中,等我们离开浙江再让他们回家吧!反正按照急行军的速度明天早上就可以到达安徽境内了。

    天刚黑的时候刮起了一阵大风,很快天空下起了雨,本来是小雨但是雨越下越大,天目山上我军战士不停的有人在湿滑的山路上滑倒,人摔倒发出的啪叽啪叽之声不绝于耳。

    “军长,雨太大了!是不是要战士们先躲躲雨?!”风雨声中李雪龙凑到我耳边用力吼道。

    “不行!告诉部队!让大家再加把劲!翻过这些山就到徽州了!为了胜利为了少牺牲一些人这点雨又算什么?!就是天上下刀子也要给我拼命赶路!”我也大声的冲着李雪龙喊着,雨声实在太大了,我说的话连自己都有些听不清楚!

    虽然现在是盛夏,但山里的夜晚还是很冷的,尤其是下大雨的时候!我也和那些战士们一样穿者单衣,为了体现官兵一致,自然是没有什么人给我打雨伞了,雨水淋湿了衣服,军衣贴在身上让人感到十分寒冷。更加让我觉得不好受的就是摔交了。刚出发的时候我是骑着战马,不过雨天夜里的山路上谁也不敢再骑马了——你要是摔了下去可是连骨头也找不到了!我早就下了战马和战士们一起在山路上走着,湿滑的山路是不管你是首长还是小兵,在它面前就是皇帝老子也和叫花子是平等的。我已经数不清到底摔了多少交了,衣服上面沾满了泥浆,黏糊糊的极为难受。

    现在我也很想休息一下,最好等雨停了再走,身上的衣服难受着呢!不过根据情报我们离蒋益澧北上的部队不过只有二十里路,要是因为休息而被敌人发现我军位置,那么我们偷袭徽州的计划不就又不能实现了?!现在我们是离开眼前敌人越远越好!只有这样才能达到偷袭的突然性,这场大雨自然是造成了我军行动不便,可是它不是也让敌人耳目失聪,麻痹大意吗?!我们大可好好利用一下这个雨夜。

    “温王!雨太大了!你看是不是先休息一下再走?弟兄们实在是太累了!走不动了!”干王洪仁玕也跑道我这里来诉苦来了。

    “干王,告诉大家挺一挺!只要我们攻下徽州就让大家好好休息!现在可是不行啊!”我刚说了一句就摔了个狗吃屎,旁边的骆敏想拉住我自己倒是被我给带倒了。

    “干王,这个下雨天对我们极为有利!只要雨一直下清妖就难以发现我军所在位置,我们可以利用下雨天达到突袭徽州的极大突然性,打徽州守敌一个措手不及!要是雨停了再走,被清妖发现我们就前功尽弃了!只要我们攻下徽州就可以好好休息几天让部队恢复元气。现在还是忍一忍吧,为了解救天京相信弟兄们还是能够忍受这点雨的!”我爬起来不理看着我好笑的洪仁玕,努力想说服他,说服洪仁玕最好的办法就是告诉他这是解救天京最好的办法,其他的洪仁玕是听不大进去的。

    漆黑的夜里雨点响成了一片,洪仁玕看看我没有说什么转身走了。

    天渐渐发白了,我军经过一晚上的行军到达了浙皖交界的清凉峰,清凉峰山势险峻,在我军部队两边,陡峭的山崖倾斜的就象马上要垮了下来,把我军都埋葬在这里。

    “军长!前方就是瑶瑶岩!现在在关里有五百清军守卫着。请首长指示!”新上任的侦察营营长郑敏建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

    “敌人知道我们到来吗?”我看了看天空,雨还在继续下着,根本没有停止的意思。

    “没有!那些清军并没有发现我军!”郑敏建肯定的回答道。

    “传令下去,命令部队停止前进。把三师团以上各级领导都召集过来。”我冲郑敏建命令道。

    “军长,去年我和侍王曾经经过这里,当时还没有守军,怎么现在有了?看来张运兰已经防了我们一手。五百清军人是不多,不过敌人在关隘里面我军地形不利啊!是不是用偷袭占领瑶瑶岩?”李雪龙凑了过来。

    李世贤来过这里?不过也难说,这里是从安徽徽州地区进入浙江杭州的重要通道,那么就是说李世贤曾经在徽州作战过了?“你能不能详细介绍一下这个瑶瑶岩?”

    “瑶瑶岩是徽杭重要关隘,清凉峰的主要通道,有一千多丈高!山势险峻,怪石嵯峨,果然是一夫挡关万夫莫开!我记得当时侍王经过这里时,见此关赞叹为江南第一关,侍王去年过这里时候,山上并没有清军防守,今次张运兰派了五百人防守此关我军要经过难哉!”李雪龙摇头晃脑的半文半白的说着。

    天下哪有什么真的一夫挡关万夫莫开的关隘?只是比较险峻,部队不便展开而已!未来有了飞机,再好的天险也经受不住飞机轰炸!就是不用飞机,只要给我足够的榴弹炮,相信小小的瑶瑶岩又算是什么障碍?很快的李成、沈彬到了我这里,过了一会,三个团长也一一来到。

    “军长,怎么了?又什么新的敌情了?”马鼎南一见面就嚷嚷开了。一夜的行军因为下雨部队的行军速度快不起来,可是毕竟一天一夜大家都没有休息了,一个个显得面色憔悴,说话的声音也不是那么洪亮了,给人听着有些变了音。

    “是这样,现在在我军前方有五百清军挡住了我们前进的道路,我军要进入徽州就一定要打掉这股敌人!”我见大家都到齐了向大家说道“敌人依山防御,占尽了地利,而我军因为天空下着大雨,并没有被敌人发现,算是占了天时的便宜。现在就是要看看到底是我们天时胜利呢?还是敌人地利得势?只要攻不下来这个江南第一关我军就处境相当危险了。不知道你们谁愿意去把这个钉子给我拔了?”

    “军长,既然我们是先锋请把这个任务交给我们吧!我们七团保证完成任务!”七团团长文宇抢先说道。

    “不,军长,三师里面我们九团战斗力是最强的了!这个政委可以给我做证的,请军长把这个任务交给我们团好了。”九团的沈路也不甘示弱的抢起任务来。

    让沈彬做证?他不是你哥哥嘛!胳膊肘可能向外面拐吗?!我一见八团的马团长也想争任务马上阻止他们“行了,我看还是七团担任进攻好了。这次文团长担任全军先锋,他们又是距离瑶瑶岩最近的部队,还是让他们先攻好了,沈团长你们团马上向瑶瑶岩运动过去,担任文团长的预备队,要是攻击不顺你们团顶上!马团长你们团担任周围的警戒任务,一定要保证大部队的安全!”

    我向下面的团长分配完任务,看了看天,想了一下“文团长,你们行动一定要小心谨慎!我把特种部队配给你,另外再从侦察营抽调一个排的兵力加强到你的主攻部队里面去。我等下和你一起到你们团,我要看看你是怎么攻打瑶瑶岩的。”

    “军长,前面危险,还是我到前面去好了。“李成一听我要下到团里去马上阻止我。

    “哪那么多讲究的?你在后面统率好其他部队,我只是到前面看看去,没什么大不了的。”无非是一些小股敌人,有什么可怕的?

    ※※※※※

    “军长,突击队已经准备完毕!请军长检阅!”文宇跑到我面前行了个军礼。

    三百突击队员站成了三排笔直的接受我的检阅。这三百人中大多数手中都端着洋枪,背上斜背着大刀,最醒目的是站在最前面的三十人,他们只是在背上背着成捆的麻绳,在他们手中也没有拿着洋枪,而是怀抱着一包包的炸药包——这些就是我军的特种部队战士,他们的任务就是炸掉敌人的关隘。战士们如同一尊尊雕像般挺立在大雨中。

    “同志们!”听到我的声音战士们立刻立正站的更加笔直了“请稍息,现在在我军前进的道路上有那些可恶的清妖挡住了我们的道路!如果我们不能通过前面的瑶瑶岩,两万大军就有在这里全军覆没的危险!为了胜利,现在需要你们拿下瑶瑶岩!打开我军通往安徽的道路!同志们有没有信心拿下它?!”

    “有!”震耳欲聋的吼声响彻云霄。

    “那好!上酒!”我一声大吼,在我后面那些宣传队队员走了上来,在他们手中端着整碗的白酒,队员们把白酒递给了那些突击队员。

    “为了胜利……干了这碗酒!”说完我带头第一个把整碗的白酒灌下肚子。

    清晨大雨慢慢小了下来,站在山腰之上蜿蜒盘旋着的山路上,山下峡谷里的溪流随着我们面对的的方向流动,雨天的溪水水量很大,也许平常这里的溪水是绿色或者是没有颜色的,但现在溪水显得浑浊不堪,溪水夹杂着大量的泥沙奔腾而下,哗哗流水声传出老远,被溪水冲得雪白雪白的峡谷岩石映衬在碧水翠山之中,显得格外的耀眼和好看。脚下的山路是一块块石板铺成的小道,也许是岁月久远的关系,山路并不平整,有的因为斑裂,山草从裂缝中顽强地钻出来,有的石板还有轮辙研磨的凹痕。

    这条路是徽州和杭州之间的动脉,大量的徽商经过这条路离开了自己的家乡,大量的独轮车从它身上压过,今天我率领着两万大军又踏上它。

    从山腰向上面望去,瑶瑶岩一边是悬崖百尺,一边是陡壁千仞,关口只有一米多宽,现在关口处已经扎好了木栅栏,在栅栏口两侧摆着两门火炮,炮口朝向山路,但是那些炮兵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几个湘军士兵在关前来回走动着,——难怪李雪龙说它是一夫挡关万夫莫开!不过今天我是一定要攻下它的!

    “军长,突击队已经出发了,我现在准备带领队伍担任正面牵制,请军长指示!”我正在山腰透过雨幕看着李世贤所说的江南第一关,七团团长文宇走到我面前。

    我回头看去,文宇带领着五百勇士就站在我身后,这些勇士一个个头带头盔,赤着膀子,手中紧握武器一副马上就要与敌人决一死战的架势。“文团长,你们要是能够偷偷夺下瑶瑶岩最好,要是被敌人发现了只要吸引敌人注意就可以了,配合突击队从后面夺取这个江南第一关,切务莽撞的死拼硬攻!这些忠勇的战士都是我们的财富,你要是因为你的失误造成无谓的损失我撤了你的职!”攻打这么坚固的关隘要是不用计策谁知道我们会损失多少人马!现在我可是损失不起的!

    “是!请军长放心,我们七团绝对会用最小的损失夺下江南第一关的!”文宇果敢刚毅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军长,我们现在出发了。完不成任务我们就全体战死在瑶瑶岩上!请军长放心,七团没有一个孬种!决不会给军长您丢脸!”

    这家伙!我已经跟他说了不能蛮干,怎么我听他的语气还是这么卤莽!?“别跟我说这些不吉利的话,我要你们一个不少的都给我安全回来!现在……出发吧!”

    文宇向我敬个礼带头朝上面走了上去,后面五百壮士一言不发紧随他们的团长出发了。

    坐在山路旁边的石头上我从望远镜里朝上面看去,文宇他们慢慢的接近了关口,关口外面的那几个湘勇可能是因为雨水的关系,一个个缩着脖子,眼睛盯着脚下,并没有注意到死神已经来到了他们面前。要是我那些火炮没有损失就好了!在文团长冲锋时候一顿炮火压制过去我就不相信这个关隘还能够守的住!或者我有挺机枪也不错,火力封锁下那些湘军还能反击我们吗?不过现在这些都是幻想。我摇了摇头,现在怎么可能有机枪?!马克芯还不知道出生没有呢!只是希望史秉誉他的开发处能够在史秉誉的指导下多研究出一些现在还没有但以后会有的装备来,这样我军的仗就好打多了!

    文宇的偷袭部队离关口更加近了,我看到文宇率领战士们弯着腰尽量缩小自己正朝上面潜去,速度大大放慢了。偷袭就要成功了!我心里暗暗兴奋着,组织一支突击队看来没有什么必要嘛!没想到这些湘军警惕性这么差!

    我正高兴着,从接近关口的地方突然朝文宇他们上来的地方开了一枪!雨声中沉闷的枪声传出老远!坏了!我心里一沉,这些湘军放了暗哨,文宇他们被敌人发现了!

    随着枪声,关口处乱成一团,无数的湘勇从里面跑了出来,在那两门火炮附近出现了十多个湘勇,正在手忙脚乱的给火炮装填炮弹。湘勇发现潜上来的文宇部队一边嚷嚷着发匪来了,一边朝我们部队乱放着枪。

    在我的望远镜里面文宇率领的部队趴下一片,山路上太狭窄了,有些战士被火枪击中后翻下了悬崖,偷袭的部队见到偷袭失败显得并不甘心,就在原地和上面的湘军展开了对射。

    湘军的两门火炮开火了,也许是瞄准的太不准确,两发炮弹掠过七团头顶,落在了山涧里面,炸的水花四溅,对那些我军偷袭部队根本没有造成任何伤害。不过湘军的抬枪、火枪、洋枪的火力还是很猛的,有的子弹从我头上飞过,打的头上的树叶沙沙响。

    “军长!这里太危险了!您还是先后退一点好吗?”骆敏见到子弹在我周围四处乱飞抢先一步挡在我面前,想替我挡住飞向我的子弹。

    “别胡闹,让开!你挡住我视线了!”骆敏想法不错,可是他这么一挡我就看不到上面的战况了!我一把拉开了骆敏“怕什么?这些都是流弹,我们这里是打不到的,没必要躲到后面去!”

    我拉开骆敏不管他现在怎么想继续观察着上面。山路上文宇的部队在和守关的湘军对射中落在了下风,没办法,那些湘军占尽了地形优势,他们居高临下攻击我们很容易,可是我军要想打到他们就困难了,在我眼前,有的战士想站起来好瞄准敌人,可是刚抬起身子就被打倒了,文宇的部队被死死的压制在山路上。关口里面的湘军开始朝山下扔擂石,被压制在半山腰文宇的部队有的战士躲闪不及被石头给砸下山去。

    突击队呢?!为什么还没有上来?要是等两门火炮调整好了不知道有多少我军将士将倒在它的炮口下!为什么突击队还没有出现?

    我正在着急的时候,望远镜里面我看到从关口旁边的斗壁上朝关口处飞下来两个小点,很快的就落在了关口处,随着两声巨响雨雾中升起两个白色的云团,关口处正打的得心应手的湘军被炸倒了一大片,接着几十条绳索从上面垂了下来,无数的我军将士顺着绳索如同神兵天降朝下面落下。

    悬崖上面又是几个炸药包扔了下来,有几个也许是扔的太用力了,没有落到关口处飞下了悬崖在山底发出了沉闷的巨响。关口被一团厚重的烟雾笼罩着,文宇乘机站起身一声巨吼率领手下冲了上去。

    烟雾慢慢淡去,关口栅栏处一面红旗伸展开来——江南第一关被我军攻占了!

    “文团长打的不错啊,好样的!怎么样部队伤亡大不大?”站在关口外面我见到了攻占关口的英雄文宇。后面的大部队正在紧急通过瑶瑶岩,宣传队的那些队员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过来了,正站在路旁有说有唱的鼓舞部队的士气。

    “报告军长,部队牺牲十四人,受伤五十七人,伤亡并不很大。至于湘军的伤亡因为很多是被炸的血肉横飞无法统计,就现在了解的打死打伤一百多人,俘虏湘军两百二十多人,其他的都逃跑了。”文宇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向我汇报着。

    站在关前,抬头看着这个所谓的江南第一关,关口朝浙江方向上书“徽杭锁钥”,朝徽洲方向上书“江南第一关”。还徽杭锁钥呢!这下不是被我军给狠狠的砸开了?既然江南第一关都难不到我们,那么其他的关口又算是什么?!

    “好,文团长,好好埋葬好那些牺牲的战士,带上受伤的同志我们赶快走!这里留给后面的部队把守。”我满意的看着站在两旁迎接大部队过关的那些夺得关口的七团战士们。“同志们好样的!你们打出了我们解放军的威风!我代表军部感谢大家!我现在宣布,授予七团攻坚老虎团!希望你们能够珍惜这项荣誉,永远保持勇敢攻坚的光荣作风!最后谢谢你们!”

    七团的战士们听到我的嘉奖高兴的跳了起来,手中可以扔上天的东西都被他们一次次的扔了上去,欢呼声响彻云霄,七团是继马尾团后命名的第二支英雄团,它是三师第一个英雄团,那些将士们自然是欢欣鼓舞了。

    “骆敏你让九团的沈团长过来一躺。”看着那些高兴的要发疯的七团战士我叫骆敏去找沈路。这个关口虽然我们一个冲锋就攻了下来,但是它的险峻我还是见识到了,只要我军坚守住它,浙江的那些湘军想要过来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过关口的部队将士听到我任命三师七团是攻坚老虎团经过七团那些兴奋的战士面前一个个都用一种羡慕的眼神看着他们。

    “军长,您找我?”沈路从后面跑到我面前。

    “沈团长,这里地势险要,需要留一支部队守卫它。至于这项艰巨的任务我打算让你的九团完成,你从你们团里抽调一个营坚守住这里!记住告诉部队,工事一定要做坚固。能完成这项任务吗?”我见沈路走到我面前交代他。“没有问题!我们一定会把湘军阻挡在关外!”沈路一口答应道,接着他犹豫一下“军长,我刚才听您的警卫员说您任命七团是攻坚老虎团?”

    “是啊!七团这次攻下瑶瑶岩给我们全军打开了一条生路,让我们摆脱了湘军的围追,对他们的功劳自然是要好好表彰了,怎么?你有什么看法?”

    “嗨!”沈路一副后悔莫及的样子“军长您为什么不让我们团攻打这里啊?!我们团可是比七团战斗力强多了!唉~,这下文宇可是抖起来了。”沈路在一边懊恼不已。

    “沈团长,只要你的部队可以把瑶瑶岩给我牢牢的守住,你们团也就为我们在徽州打开局面做出了重大贡献!”我现在不能说的太露骨了,只是提醒沈路只要他的部队打的好,照样可以授予他们荣誉称号!我看了眼听到我说的话露出高兴面容的沈路,他不会为了捞个坚守团什么的称号把整个部队都留在这里吧?!“沈团长,现在我军在这里兵力还不是很多,在这里最多只能留下一个营,你可不能为了抢荣誉把主力都留在这里!”

    出了江南第一关一路沿着山路下山,雨慢慢停了下来,天空的乌云不知什么时候露出了一条缝,阳光透过云缝如同一条条光柱洒落下来。风也不再吹的那么猛了,迎面而来一阵略带凉意的山风,带来山里的清新空气,鸟儿不知在什么地方清脆地鸣叫着,山路两旁的树木相拥成拱。雨后的山路没有灰尘,转过一个山口,眼前豁然开朗,下面就是一个村庄,从山上望下去,村里一片线条简洁的黑瓦铺成的屋顶和高大的白墙,黑白相间,错落有致。

    “同志们!我们到了徽州了!现在我们已经在安徽境内!”七团文团长见到下面的村子对着周围的战士们大声喊到。我正陶醉在雨后山里的景色之中,我在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地方!空气是如此清新,古木大树是如此之多,从山上看民居是如此之美!眼前的一切让我不知自己到底身在何方,要是一辈子能够生活在这里是多么遐意啊!正想着,文团长的声音惊醒了我。

    “文团长,传令下去,全军到那边休息,整顿一下部队。”

    “是军长。”文团长自己的部队被任命为攻坚老虎团,现在心情爽的很!不管什么事情都是一口答应,看看他现在走路都是一蹦一跳的,没有一时半会的安稳。

    “这里是什么地方?”刚进了村子,放下行李我问先头进入这里的侦察营郑营长。

    “报告首长,这里是竹铺,距离徽州府还有六十多里地。”郑敏建到了有一会儿了,已经了解了这里的简单情况。

    “走!陪我出去看看!”既然部队暂时休息了,我还是先看一下这里才好。

    竹铺村庄不大,村庄里的道路铺着青石板,在巷子两旁是雪白的高墙、黝黑的屋瓦、飞挑的檐角、鳞次栉比的兽脊斗拱、高低错落、层层昂起的马头墙,墙上最高的地方开着小小的窗口。村里人口不多,巷子里的人就更少了,那些见到我们过来的当地百姓,一个个都畏畏缩缩的朝两旁躲,虽然这个村子从房子上面来看显得很漂亮,甚至是很气派,但是我们遇到的人却衣服破破烂烂,黝黑的衣服上面补丁盖着补丁,也许是夏天了,很多人都光着膀子,下面的裤子只到膝盖,那些百姓瘦的都是皮包骨头,黑红的脸膛上面刻满了深深的皱纹。

    随手推了几扇门,门都是反锁的,但从屋子里面可以听到屋里有人,只是都把自己给关起来了。“军长,这里的人见到我们来了大多数人都藏了起来,恐怕要想让他们出来需要些时间。”郑敏建对这事情见多了——我军离开温州后,凡是经过敌占区村庄里面都和这里的百姓差不多的,不过只要战士们一住定下来,宣传队一来,原本显得死气沉沉的村庄很快就会充满了笑声,充满了活力。“告诉部队一定要遵守群众纪律,对于违反群众纪律的战士要严加惩办!骆敏,你去告诉参谋长,大部队不允许进村子,只能在村庄周围驻扎下来,村里留给宣传队和军部直属队进驻。让参谋长和干王商量一下,叫太平军守点规矩,不然得罪了当地的百姓我们在这里是站不住脚的!到时候就谈不上什么解救天京之围了。”自从到了昌化和洪仁玕会师后,洪仁玕率领的那些太平军军纪就让我很饶头,实在是军纪太差了!这样的纪律怎么可能打胜仗?!昌化河桥那边我还因为自己先占领了,稍微维护一下纪律,到了这里四处都是“郑营长,到徽州府城的侦察员派出没有?我军刚到徽州现在人地生疏侦察工作一定要抓紧!要调查清楚周围的敌情地形,为军部指挥作战做好准备工作。”

    “军长放心,往徽州府城的侦察员在昨天晚上就已派出了,他们是翻过山岭走小路过去的,应该在不久的时候就可以把情报传递过来。”郑敏建边走边说“至于其他方向的我马上会派出的。”

    “军长回来了?有没有看到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啊?”见到我回来李雪龙笑着问道。

    “这里的房屋可是和浙江的不一样的,至于其他的……呵呵,只能说这里的百姓比浙江的还要穷,他们更加需要我们来解救他们。好了,有什么事情吗?”

    “部队已经安置完毕,现在村庄里面是军部和宣传队还有就是干王的指挥部驻扎在这里,其他部队都按照军长的意思在周围安置好了。部队经过一天的行军现在很疲惫,很多战士在溪水中洗脸,洗着洗着就一头栽倒在小溪里,拉上来叫都叫不醒!”

    哪这么严重的?我现在就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啊?!只是行军一天就累成这样了?不会是装的吧?“好了,我们先到干王那边去去。要和干王商量一下他部队的军纪问题。对了,这里的百姓对我们还不了解,让宣传队出来活动活动。还有查查看这里有没有什么罪大恶极的地主什么的,让战士们给那些贫苦百姓报仇雪恨!至于地主的田契还有那些百姓的借据让战士们都给他烧了,重新在这里分田地。”

    “这个我已经交代过了,军长您说的太晚了吧?”李雪龙狡诈的笑笑。“军长放心好了,我们的战士对那些恶霸地主是深恶痛绝的!现在到一个地方不用交代他们就会做军长指示过的这些事情,根本不需要我们动员的。”

    这倒是,我军将士里面绝大多数都是贫农出身,你要是让他们保护地主利益他们是不肯的,就是肯也是很勉强,你要是让他们打土豪分田地他们倒是精力无穷!不过现在军纪在上面,他们也不敢做的太过火了,除非是那些罪大恶极的地主土豪,一般的地主他们只是分田地、瓜分他们的家产,并没有要了那些地主的性命。

    “好,走吧!我们现在就先到干王那里去,我总是对干王他们的军纪不放心啊!这些太平军纪律奇差,不要把我们也连累了!”我叹口气,要让现在的太平军不扰民看来还是麻烦事情!

    “温王你怎么过来了?呵呵我正准备找你去呢!”我带着李雪龙和警卫员到了洪仁玕驻地,听到我们来了,洪仁玕出来迎接我们。

    “哦?不知干王找我什么事情?”不知道这个干王又有什么新的想法了?

    “是这样的,我们走了一天一夜了,弟兄们都比较辛苦了,既然现在暂时是安全的不知温王认为我们是不是可以在这里休整一下?”洪仁玕笑着问道。

    休整?我的部队现在也很累啊!可是我只能让战士们略微休息一会马上就要继续出发了。主要是不知道徽州城里有多少敌军,要是敌人比较多的话,给敌人知道我们出现在他们面前,让他们做好守城准备,我军又没有什么重武器,到时候想攻下徽州可就困难了!

    温王的院子是竹铺这里最好的一座房子,屋子坐北朝南,进门处有一个很小的过厅,

    迎面的一堵墙恰好挡住外面的视线。转过这面墙,便是一小天井,天井之下设有一方很小的池塘,池塘的正北处是较大的一间屋,看来就是主人会客之所。西部是与邻人相隔的火墙,东面同样是一面墙,只留有一小门进出,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难道是通向伙房的?东墙上有雕花石窗,窗后倚着一棵高大的石榴,不知道它现在已经是多少年了,石榴树上开满了橙红色的花朵,有些已经开始结果了。窗下半悬空设有一半圆形小花坛,芍药宽大繁茂的叶片几乎将花坛完全遮盖,红色和白色的花朵上点点露珠晶莹透亮。刚下了雨滴水自瓦檐落入塘中发出叮咚的响声甚是悦耳。

    池中的睡莲正舒展开在水面上打着盹,池北的石壁上刻着一株马蹄莲,和水中的睡莲谐和的相处在一起。

    大堂里面显得比较昏暗——这个屋子没有窗户,只是靠外面的天井采光,在大堂正中的墙上挂着一副已经年代久远颜色发黄的画像,上面穿着清廷官服的老头正在阴森森的看着我们这些反清人士。画像下面是一张颜色漆黑的八仙桌,两旁摆着两把高背椅。

    “干王您想要休整我可以理解,呵呵,我现在就觉得很疲劳了,我也很想休息休息啊!”我和洪仁玕一番客套,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不过干王,现在我们刚刚离开浙江进入徽州境内,还没有在这里站稳脚跟,现在要是不乘着清妖还没有发现我们一鼓作气拿下徽州,等清妖反应过来我们可就后悔莫及了呀!我的想法是乘着敌人现在还没有注意到我们来这里,马上攻占徽州全境!在这里切断清妖江西和安徽之间陆路上的联系,这样才可以把天京那边的清妖吸引回来。为了天京早日能够从清妖的重围中解脱出来,我们就是再累也是应该的,不知干王您认为呢?”

    洪仁玕避开了我的目光,眼睛望着外面的水塘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噢……这个……温王忠勇可嘉,难得温王为了给天京解围如此用心,唉~!其他各王要是像温王这样就好了。”洪仁玕收回目光看着我“我刚才考虑不周,只是想着部队太疲劳了,唉!没有想到天京城内天王在日夜盼望着我们赶快解除天京之围,正是罪该万死!温王一席话提醒了本王这个梦中人啊!”

    “那里那里,我只是提提意见,拿主意的还是要干王您哪!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我发现干王您是我遇到的天国中独一无二的军事家、政治家,是天国中天才!您就是大海航行船只上的舵手,是唯一可以领导我们太平军取得胜利的领袖……”

    我还要接着大拍洪仁玕的马屁,洪仁玕摇了摇手“那有啊!温王过奖了。呵呵。”洪仁玕捋着自己的胡须,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对了,温王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干王,我发现在您的队伍中有一些不听干王号令的人,他们老是在暗地里给干王您拖后腿。干王是知道的,大军作战要是不爱民如子,人民就不拥护你。这些人就想着把大多数人都赶到清妖那边去!好让清妖打败我们,您说对这种人是不是应该军法从事?这次我们离开昌化就是因为在当地人群中没有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才被张运兰打的措手不及。现在我们到了新的地方,要是还像在昌化那样做,我们就取不到大多数人的支持,那么敌人的情报从那里来?到时候要是清妖再次偷袭过来我们怎么办呢?呵呵,这是我的一点浅薄的见解,请干王指正。”

    洪仁玕的脸红了,我的部队的军纪他是见到过的,再看一下自己手下干的那些事情,他知道我是委婉的在向他提出批评了“温王说的有理,不过本王不是搞军事的,对于这些以前本王并不了解。既然温王这样说本王一定会把那些害群之马绳之与法!多谢温王提醒本王。”

    “谈不上提醒,只是干王您贵人事忙,有些事情干王并不是很了解,这个我是明白的,只是为了解救天京,就一定要把百姓争取到我们这里来。呵呵,我只是帮助干王策划一下怎样解救天京而已。”既然话已经带到了我也应该离开了。“干王不知您认为什么时候我们去攻取徽州府城?”

    “既然温王说越快越好,我看就中午吃了午饭后出发好了。现在先让弟兄们休息一下。”

    “那好,既然这样我就先告退了,干王您先休息一下,毕竟走了百里山路是很辛苦的。”我和李雪龙站了起来告辞而去。

    离开洪仁玕的住所,我和李雪龙来到村外我军的驻地,在驻地里面我军大多数的战士露天躺在地上进入了梦乡,驻地周围有些放哨的战士硬撑着布满血丝的双眼警惕的守卫着。幸亏现在雨停了,不然还真不知道这些可爱的将士们怎样休息!李成、沈彬得到我来看望大家的消息急忙从里面走了出来。

    “军长,您怎么不休息休息?走了这么多路难道军长觉得不累吗?”李成的眼角也是布满了血丝,说话的声音都不对了。

    “那有心思休息啊?!现在我们还并没有真正安全,光是思考下步的行动就已经睡不着了。”我苦笑一下。以前我一天可是要睡八到十个小时的,不然白天就番迷糊。现在可好!就是三天三夜不睡觉我白天还是照样显得有精神!人没什么负担就可以好好睡觉,要是心里有什么事情,你还想着睡觉的话就见鬼了!

    “报告,侦察营郑营长找军长!”我正在李成他们陪同下视察着自己的部队,从后面跑来一个哨兵。“哦?有什么事情?”我自言自语的说道,一抬头,郑敏建正从后面走来。

    “军长有徽州城的消息了。”郑敏建走到我们面前高兴的说道。

    “说说看,有什么消息?”见到郑敏建兴奋劲,相信一定有好消息过来!

    “据侦察现在徽州城内只有守军五百人,另外还有徽州民团五百人,现在敌人还不知道我们已经过来了,全城没有戒备。不过这是在我们攻击瑶瑶岩时候侦察到的,现在徽州城的消息还没有传过来。”郑敏建遗憾的说道。

    这就已经够了!徽州只有一千守军对我来说是个极好的情报!没想到这么重要的城池曾国藩居然没有派出大部队驻扎!“李师长,马上通知各个团长到你这里来。同时叫独立旅的首长也过来,让部队先休息一下,马上准备攻打徽州!”一定要乘着徽州还没有增强实力前拿下它!

    “我马上就叫他们过来。”李成转身去找人了。

    在李成的大帐内,我刚刚进入没多少时间八团的马鼎南就跑了进来“军长是不是要攻打徽州?把这个任务交给我们八团吧,上面两次任务军长都派给七团九团他们了,这次要是再不给我们团我这个团长就干不下去了!骂也给下面那些战士骂死了。”马团长一进屋就开始向我抢任务了,深怕这次又是没有他们的份。

    “马团长不要这么着急嘛!是你的任务又不会跑掉的,何况总要有人做预备队,要是都跑到前面去了,万一出现什么意外怎么办?从那里去找预备队啊?留你在身边说明我们还是相信你们团的战斗力的嘛!什么是预备队?预备队就是作战时候首长掌握的机动力量,用以完成作战计划中预定的任务或应付新的情况,只有掌握强有力的预备队才能够保持和争取主动。真要有什么突发事件,其他部队顶不住了,自然是要让更加得力的部队去打。明白了吗?”呵呵,我的手下一个个都争着抢艰巨的任务这倒是个好现象!要是他们见到困难就躲那还怎么和敌人斗争啊?

    “这个我知道的,不过总是呆在后面看人家打心里面发急啊!军长,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派给我们团主攻的任务,至于做预备队,下次再让我们做好了。”马鼎南近乎死皮赖脸着的请求我了。

    “呵呵马团长,攻打城高墙厚的徽州自然是需要攻坚老虎了,就你们团算是什么?军长别听他吓叫唤,还是让我们七团主攻徽州好了。”文宇人还没有进来声音倒是先进来了。

    “文团长,好处都你们七团占了,还要我们八团干什么?!这个三师又不是你们七团一个人的!娘的,今天老子还非得要这个主攻任务不可!攻坚老虎?”马鼎南嗤之以鼻,从鼻子里发出重重的鼻音“哼!只有攻下了徽州才能证明谁是真正的攻坚老虎呢!”

    两个团长在我面前没大没小的争执起来,双方为了争抢攻打徽州的任务争得面红耳赤,一个个脸红脖子粗向斗鸡一般互相怒视着。我躲在一旁看着他们两争吵,见了任务就是应该这样子。要是你推我让的,惟恐任务落在自己头上我就干脆找个没人的地方试试看能不能哄的清萍真正做我老婆了!还提打什么仗、解放什么中国啊?

    “两位,怎么了?是不是火药吃多了没地方发泄?”九团沈路和独立旅的朱啸天、黄献谋一起走了进来,见到两个怒目金刚站在大帐里面彼此敌视着。李成和沈彬在他们进来后也接着走了进来。“干吗?你们两个吃错药了?!为什么自己人吵起来了?怎么可以在军长面前这样放肆?!”

    “大家都到齐了,那好现在大家先都坐下,文团长马团长,别再继续这样了,你们站的难道不累吗?要是想比谁站的好我建议你们去找根竹子学学人家是怎么站立的。现在先给我坐下来。”见到人到齐了,我看了下时间,从交代李成去叫他们到他们都过来总共时间不到五分钟,很好!

    “同志们,根据侦察现在在徽州有敌人总共是一千人,敌人现在还没有发现我们已经到了这里,相信只要我们行动迅速,就是开始攻打徽州城他们也未必知道我们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现在部队比较疲劳,这个我是知道的,不过只要攻占了徽州城,我们就在徽州大地上抢得了主动权,为了这个目标,只能让大家继续辛苦了。”我看看下面的那些将领,不要说三师的那些团长,就是朱啸天和黄献谋也一副想让自己部队抢得这个任务的表情,不过朱啸天和黄献谋激动一下后神色又暗淡下来,他们应该是想到自己的部队战斗力太差了,这次攻城恐怕连给那些主力部队提鞋都不

    可能,还争什么主攻任务啊?“我宣布,全军从现在开始结束休息,做好出击准备!要告诉同志们——打下徽州府,全军睡好觉!要是打不下徽州府,嘿嘿,那么大家就只能四处东躲西藏了。为了争取主动,一定要乘早攻占徽州府!”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