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五十七章 开刀问斩

第五十七章 开刀问斩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为了攻占徽州府,朱旅长,你马上去到独立旅抽调部分人员,换上便衣偷进徽州城去,在我军进攻的时候作为内应。郑营长,你的侦察营也抽一个排混进徽州去。”我分配任务了,下面那些人一个个眼巴巴的望着我,朱啸天没想到我一开始就派到他们独立旅,这种信任让他十分激动。“九团负责我军后翼安全,三师七团、八团,独立旅主力全部在略做休息后一个小时后出发到徽州去。参谋长,你去和干王说说,就说我军为了抢时间先出发了,让他率领的太平军在吃了午饭后慢慢跟过来好了,他们部队在昌化损失很大,这次攻打徽州就不用他们辛苦了。”

    文宇和马鼎南是高兴了,这次没有把他们给拉下。九团的沈路就显得不是很开心了,攻打徽州城没有他们团什么事情,沈路嘟囔着嘴在那边生闷气。

    “军长,我们是不是应该派支部队抢占绩溪城?占领了绩溪可以防备北面鲍超,扩大我军防御面。当然了,这个还是军长您拿主意。”李雪龙看看沈路,开口说道。

    到绩溪去?绩溪离我军现在所在的位置倒是不远,不过现在我军实力并不是很强,分兵两路在现在可是兵家大忌啊!不过占领了绩溪对我军在徽州开展工作好处自然是有的。

    “这样吧,沈团长,你们团和干王的部队在吃了中饭后一起到绩溪去,参谋长你和干王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让他的部队和九团一起到绩溪去。沈团长,你们到了绩溪后,要是有机会就占领它,没有机会的话你们占领绩溪城外的广大农村,把绩溪和外面的联系给切断。”攻打徽州靠七八团两个团再加上独立旅是足够了,反正也不需要洪仁玕的部队参入到攻打徽州城,干脆就让他们到绩溪去好了。“其他部队还是按照刚才所说的,全力投入到徽州战斗中去!大家马上回自己部队去准备。散会!”听到散会那些团长一窝蜂的冲出大帐,回自己部队去安排了。

    天黑的时候我军大部队已经到了徽州城外,站在山头,下面的徽州城笼罩在夜幕中,城门紧闭,城内没有一点灯火,如同一座死城。不过在城西南的江上有几条船只,零散的灯火乎明乎暗的投在江面上。

    在我军过来的路上抓住了很多从瑶瑶岩逃跑的湘军士兵,并且事先派出的侦察营把几个漏网的也给抓住了,现在徽州城内的清军还不知道我们已经从昌化到了这里。

    “朱旅长,你的部队已经进去了吗?”我问站在旁边的独立旅朱啸天。

    “军长放心好了,我们部队一百来人应该已经进城了。他们比我们先走的,是侦察营郑营长亲自率领他们混入徽州城。”朱啸天接过我手中的望远镜好奇的朝徽州望去“我已经交代他们了,要服从郑营长的指挥,在我们攻城的时候配合我军夺取徽州城门。至于这些人忠诚方面请军长放心,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好,这样我就放心了。走吧,我们回去再说。”我对徽州城里的敌人还没有发现我们很满意。相信我军攻占徽州会一帆风顺的,看来我更加要考虑的是攻占徽州城后部队的纪律,徽商可是全国各地都有的,一定要好好利用那些商人。

    “文团长,你们团加强独立旅一个团从城北进攻徽州,马团长,你们团从城东进攻。朱旅长,你们独立旅剩下的部队担任预备队,把那些从城里逃出来的敌人都给我消灭了。战斗开始时间是晚上十点整,到时候特种部队配合你们两个团行动。敌人总共就只有一千人,我看就不要分什么主攻方向了,两个方面同时向徽州发起攻击,大家都是主攻部队。我就不相信这里的敌人是三头六臂!”在山头后面三师临时指挥部,几个主要领导聚集在我周围“攻占徽州看来问题不大,现在我要重申一下我军在城里的纪律,告诉部队绝对不允许违反!第一,占领徽州后,只允许七团驻扎在徽州城内,担任卫戍、治安工作,其他各个部队在占领徽州后马上撤出,严禁继续呆在城里。第二,告诉城里的百姓,让他们遵守我军的各项规则,各安生业,城内的所有居民的生命财产,一切私人工商财产及其营业,我军都要切实负责保护,决不允许任何人侵犯。第三,为了确保城市秩序,防止那些清军残渣的破坏活动,在城市内实行临时戒严,除了持有卫戍司令部许可证以外的人员,任何军民人等一律禁止出城入城,城内在晚上七点到早上六点禁止通行,违反者按照破坏戒严令论处。第三,在城内的军队要负责保护城内的一切公共建筑,严禁任何抢劫破坏行为,如有违反者,当场格杀勿论。第四,进城后部队不得擅入民房,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买卖必须公平,对一切建筑和商人财产不得自由迁运、拆卸、动用。违反者以破坏城市论处。第五,驻城的部队不许自由外出,不准无故开枪,严禁进入烟馆、妓院!凡是有私自进入的一律军法从事!至于其他娱乐场所禁止部下进入,如有违反者轻者禁闭,重者处决。以上五条希望大家都记住,这些不光战士们要做到,我们这些当领导的一样要起带头作用,明白了吗?”

    “明白了,我们一定会管好自己的部下的,军长您就放心好了。军长是不是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准备了?”那些有战斗任务的团长们摩拳擦掌的准备行动了。

    “好,记住总攻时间是夜里十点整!”我点点头。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现在可以稍微休息一会了。不过还有事情要交代一下“黄政委、沈政委,你们留一下,我还有事情要和你谈谈。还有李岩,你也留下来。”

    已经走到门口的黄献谋愣了一下,转身又回来了“军长有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我觉得你们独立旅现在是没有什么战斗力的,一个原因是因为部队刚刚才拉起来,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政治思想工作没有做到点子上,不知道史政委有没有和你们说起过开展三查、诉苦运动?”这个史秉誉应该是和他们说过的啊?为什么在他们独立旅中我没有见到呢?

    “讲是讲过的,三查和诉苦运动就是在部队中发动广大指战员查阶级、查工作、查斗志,控诉旧社会和满清反动派给劳动人民的痛苦,不过这个在老部队里面开展的很普遍,至于独立旅因为成立没有几天,整天都是行军打仗,所以暂时还没有时间在独立旅开展这项运动。”黄献谋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不是没有时间!时间怎么可能没有呢?在战斗的空闲中,在行军休息时候,都可以开展这项工作嘛!我看还是你们政治工作人员思想上有惰性,行动中并没有主动的热情的投入到这项工作中去!你们这是对我军事业的一种极端不负责任的行为!”我见在我批评下黄献谋脸涨的通红,也许我说的太重了?不过要是独立旅这支新部队没有马上形成战斗力的话,光靠我们三师三个团想要和十万湘军对抗难度太大了!这支独立旅就是我以后建立新的部队的试验田,自然是希望它能马上成长起来“我现在有个想法,两位政委,你们回去后准备一项工作,就是在部队里面建立士兵委员会,在士兵委员会中开展三查、诉苦运动。建立士兵委员会的基本原则大致是第一,士兵委员会不论在连队中,在机关中都必须在其直接的政治首长领导下进行其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的民主生活。第二,士兵委员会的任何决定必须在得到其政治首长批准后才可以实施。第三,上级的命令士兵委员会必须绝对服从,没有权利变更,不过可以在情况允许和需要的时候,经过其政治首长提交讨论这一命令中的实施办法。第四,士兵委员会如果想要对他行政上的领导干部进行思想检讨,必须在情况许可和需要时在得到上级批准和领导方准定期进行。第五,士兵委员会的一般批评和自我批评你们政治工作者必须领导他们向着有利于战争胜利和部队巩固的方向进行。以上五点就是建立士兵委员会的根本指导思想,我希望在我们队伍中可以早日的把它抓起来。引导战士们投入到正确的政治生活中,另外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在部队中继续加强宣传,要深深的印到战士们的心中,增强部队的战斗力。为了我军能够在这里站住脚取得胜利做出你们自己的贡献。”

    沈彬陷入了沉思中,黄献谋的眼睛亮了起来“军长,这个好办法怎么史政委没有告诉我们?军长您还真是神人啊!居然可以想出这种发动广大战士的办法!不过……会不会对战士们限制太多了?”

    “什么限制太多了?民主集中制是怎么进行的?大家一起讨论这就是民主,讨论的结果最后由上级领导采纳并做出决定,下面那些群众遵守这些决定这就是集中。至于讨论什么决定什么这就需要你们上级领导来引导了,要是什么事情都让战士们自己做主了还要你们这些政治人员干什么?什么事情都让下面战士们自己决定就损伤甚至有可能完全破坏了我们的领导体系,使政治人员负担不起斗争的责任,消弱了政治工作的战斗力,要是那些自由散漫的作风在部队中占了上风,就会让我们大好形式毁于一旦!我希望你能记住这一点。沈政委你怎么说呢?”

    “好主意!我看在三师实行这项工作没有什么难办的,我同意军长的看法。一定要把政治工作继续深入开展下去!”沈彬赞同我的观点“呵呵,军长怎么知道这么多东西啊?这些你让我想破了脑袋我都想不出来!”看来我在他们两个政委心目中的地位是大大提高了。

    不过我说的这些都不是我自己的观点,这些都是中国**在革命战争年代中施行过的政治制度。我本来就是军人家庭出身,再加上我以前简单的看过一点**选集多多少少知道点,怎么做政治工作。现在算是把几十年后的东西提前应用了,不知道效果如何,这个只能等以后让时间来证明了。

    “好了两位政委,你们也先回去做攻城的思想动员吧,至于我刚才和你们所说的,你们可以考虑一下,抓紧时间把它办好!至于我们的政治理想你们做政委的要督促政治部在人民群众中努力宣传,好了时间不多了,你们走吧。”希望我军的政治水平可以在这次战斗后再上一个台阶。两个政委走了出去。

    “李岩,你们特种部队现在还有多少炸药包?”

    “报告军长,现在还有七十多个。”李岩很快的回答到。

    “很好,不知道史政委当时除了训练你们使用炸药包和手榴弹以外还有没有训练过其他科目?”

    “政委说要使用好这些特种武器一定要有强健的体魄和敏捷的头脑,不然没有消灭敌人不说,反而容易被自己的武器所伤,所以我们还进行了一些隐蔽训练体能训练什么的。”李岩不知道我是什么意思,疑惑的看着我。

    “那就好,我想也是这样的,李岩我现在交给你们特种部队一个任务。”我相信他们可以完成我所给出的那项任务。

    站在小山上我观察部队的攻城,也许是这里距离太平军所在的地区还有很多距离,城头上只是偶尔有一两个清军士兵晃过,可惜现在我们没有大炮,不然对付这些湘军我根本就不用过来看看!一顿炮弹就可以让徽州城内的守军喝一壶的了。

    十点快到了,借着天上的月光,从山上可以看到一群人慌慌张张的朝徽州城北门奔去。

    “站住!什么人!”城头上有人发现了那些惊慌失措的人,高声叫道。

    “快开门!发匪从后面攻过来了!”队伍里面的那些人乱糟糟的叫了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在城头灯火照耀下,城头的哨兵见到城下那些人穿着前面写有“兰”字的衣服。

    “老子是守瑶瑶岩的马贤!兔崽子你长没长眼睛?!要是再不开城门老子可要攻城了!”灯火下,城下人群中走出了一个歪戴着帽子的人冲着城上嚷嚷着。那些跟在他后面的人七嘴八舌的跟着他瞎起哄,说是要再不开城门就宰了这些城头上的家伙。

    “等着!我找人来看看!”城头上的那个哨兵缩回了脖子,不一会儿,从城头上又冒出一个人来“是马守备吗?”

    “毛参将!我是马贤啊!不好了!发匪现在就在后面!快快开城门放我们进去啊!”城下那人大声冲着城上喊着,还有意识的走到城下灯火照的到的地方让城上人看的清楚些。

    “呵呵,是马守备。好,你等着开城!”马贤嘴里所说的毛参将对后面的人交代着,完后又回过头来“马守备,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吱呀声响,城门慢慢在打开着。

    “浙江的发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出来了!足足有十万多人啊!我的五百人怎么可能守得住?!毛参将,那些发匪就跟在我们后面,离徽州已经不远了!我们是抵挡不住才撤到这里来的,告诉大伙要注意啊!发匪说不定明天早上就要到城下了!”马守备见城门还没有完全打开,站在城外继续和上面的哪个毛参将说着,城门终于打开了“快快!快撤进城去!娘的,跑的快一点!”

    开城门的守兵好奇的看着这些一路败退到徽州的瑶瑶岩守军,那些败军乱哄哄的一拥而入,冲进城来。“不许动!老子是解放军!”城外的败兵进的差不多了,忽然那些进城的败兵掏出大刀搁在守门士兵的脖子上“城破了!冲啊!”那些人往城头冲了上来。

    从山头望下去,从城外各地突然冒出无数的火把,数千人发出惊天动地的喊声朝徽州城冲去。在城内有一百多人朝北门冲了过来,很快就和闯入城门的那些人会合了。从山头望去四野到处都是火光闪动,特种部队的炸药包爆炸时候发出耀眼的火光,部队数千支洋枪朝城头上发射子弹,枪口的火星此起彼伏。枪声、炸药包的爆炸声、人群的呐喊声、人濒临死亡发出绝望的撕叫声响成了一片。

    从山头望去,徽州北门上面的城楼在火光中如同放慢镜头般慢慢的坍塌,慢慢的升起一团蘑菇云,久久的笼罩在城头。

    “报告!七团已经攻进徽州城了!我们七团现在正在朝纵深攻击前进!”

    “报告!八团已经占领徽州城东门!现在全体将士正在向两旁攻击!”

    我和李雪龙、李成、沈彬他们都在山头观察着部队的行动,手下通信兵不停的把最新的战况报道上来。从我们看到的,还有下面汇报的,我们知道敌人的防御已经土崩瓦解了,现在我军正在扩大战果中。李雪龙他们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这次攻城打的太顺利了!没想到这么重要的城池被我军一战就给打了下来,而且从看到的我军伤亡绝对不会很大,一句话,这次我们打了一场大胜仗!

    “报告首长!我军七团、八团已经在城内府衙处会师了!敌人残兵两百人现在都退到府衙里面。”三师通信营营长殷武跑上来高兴的说道“其他的那些敌军大部被俘,现在城内局势已经被我军控制,首长我们是不是应该进城了?”

    “好啊!参谋长,李师长,走吧,我们到城里看看去。”

    进城的时候文宇和马鼎南两人喜笑颜开恶形恶状的走了出来,见到我们两人马上站定,同时向我们行军礼“军长,徽州城已经被攻占,敌人一千人被全歼!”

    我低头掏出怀表看了看,十二点二十八分钟,攻占一州之府我军只用了两个多小时!进了城战士们正在打扫战场。文宇和马鼎南陪着我一路向府台衙门走去。一路上不停的有俘虏被从城内向城外押送出来。那些俘虏见到战士们对我们显得很尊重,一个个都用恐惧的目光看着我们,也许他们认为我们会把他们给杀了吧。街头时不时会看到一具甚至几具尸体,这些尸体都是清军的,我军阵亡将士的遗体已经抬出城外了。越靠近府台衙门,道路上倒毙的湘军尸体越多,大多数尸体都是趴在地上头朝着府台衙门方向——说明这些人都是在向后面撤退时候被我军打死的。街两旁民居房门紧闭,不时从民居内传来狗吠声,小孩的哭叫声被大人捂住,只是发出低沉的闷叫。

    走进府台衙门,院内到处都是血迹,后院冒出火苗,战士们正在灭火。

    “军长,您怎么来了?”一个脸被熏的乌黑,衣服上面多处被火烧出破洞的战士见到我惊喜的叫道。“你是?”我一时没有认出他来。

    “报告军长,我是原侦察营营长关磊,现在是侦察营一连一排三班战士。”那人不好意思的说道。

    原来他是关磊!见到关磊现在的模样我心里一阵发憷。“军长,您怎么跑这来了?现在这里还有零星残敌,请军长先出城好吗?”新任侦察营营长的郑敏建不知从什么地方走了出来。

    我抬头看着郑敏建,郑营长的脸上沾满了尘土,乌黑的脸上只有眼睛是白的,还有就是说话时候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一顶头盔斜戴在头上,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短褂和灯笼裤,短褂和灯笼裤上也是到处都是漏洞,几条碎布条随着风左右微微摆动着,脚上穿着草鞋。

    “出城是不必要了,现在城内到处都是我军战士,那些散兵游勇能有多大作为?”我军在城里这么多人,总不会让败兵把我给怎样了吧?!

    “军长!特种部队队长李岩向您报到!我们特种部队完成了自己的任务!”李岩不知从什么地方知道我到了府台衙门,跑了过来。

    “好,祝贺你们!对了,李队长你们演的不错啊!完全欺骗了那些守城的清军嘛!怎么样?过不过瘾啊?”我上前紧紧握住李岩的双手。

    “呵呵,这要谢谢马守备了,实际上就是他一人在唱独戏,我当时还在犯嘀咕呢!要是这个马贤在城下突然变卦了,我们不就麻烦了?!可真没想到他这么配合我们,再加上城内的郑营长他们作为内应接应我们,自然是很快就占领了北门。”李岩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军长,我们占领北门时还抓到徽州城的敌军主将,首长要不要看看?”

    哦?敌人主将抓住了?“好,带上来!”

    很快一员清军将领被带了上来,这次诈开城门的功臣马贤也跟着过来了。

    “军长,这位就是张运兰留在徽州的守将,参将毛天义。”李岩对我介绍道。

    “很好。”我看着这个被俘虏的敌军将领,这个毛天义三十不到,五短的身材,脸上满脸的横肉,身上的衣服被刀子割破了好几处。张运兰居然派这么个人守他大本营?毛天义以一脸不服的眼神看着我。牙齿咬的咯咯响。“怎么?毛将军对我们攻占徽州是不是觉得不服气啊?”

    “你们使诈!妈的马贤你这个叛徒!败类!小人!”毛天义开口骂道,马贤可能觉得不好意思,低着头一声不吭“有本事放了我!我们拉开架势好好的干一仗!娘的我就不相信我会打不过你们这些发匪!”这个毛天义狂得很!用力重重的唾一口在马贤脸上“无耻的叛徒!”

    “战败就战败了,哪那么多的理由?毛将军难道是第一次打仗?居然连兵行诡道都不知道,你还说什么再和我军打一仗啊?”我看着毛天义笑道“你要是对清廷很忠心为什么又被我军抓住了?你大可跳城或者是引刀自杀嘛!假惺惺!”

    毛天义涨红了脸,气的扭过头不再看我了。“要不是我根本没有想到在自己部队居然出现了马贤这样的败类,我是根本不可能被你们这些土匪抓住的!”扭过头不看我的毛天义自言自语道。

    “好了,既然现在你做了我军俘虏,你就暂时先在我军呆呆好了,要是到时候你还想回去我军自然会放你走的,不过现在不行。”我不管毛天义看不看我还是朝他讲,“李队长,把他带下去吧,好好照顾他。”

    岩把毛天义给带了下去。

    “马守备,怎么样?你是留在我军这里还是回家去?”我问站在我面前的马贤。马贤是我军在瑶瑶岩战斗中所抓获的,这次诈开徽州城城门就是靠了他的功劳。

    马贤苦笑几声“我还怎么回去啊?要是回去大帅还不把我剥皮抽筋?大人,您能不能留我在大人身边?”

    “这个没有问题,骆敏,你带马守备到沈政委那边去,先让他在沈政委那里学习学习。以后再安排适当的工作给马守备。”

    “我军在徽州战役中全歼了徽州城内的敌人,共毙伤敌军一百三十多人,俘虏敌人九百人,缴获火炮五门,抬枪火枪两百来支,另外还有大批的大刀长矛弓箭。我军自己牺牲十一人,受伤四十三人,其中有二十七人轻伤不影响继续战斗。城内的秩序现在良好,没有出现哄抢捣乱的人……”七月二十二日的早上,在原来府台衙门大堂上李雪龙正在念着这次战斗的战果。堂上两旁坐满了各级兴高采烈的领导,谁也没有想到攻打徽州城这么容易,并且战果这么大!就我军伤亡来说可以说我军是兵不血刃的攻占了这么重要的徽州城。

    “现在绩溪方向有没有消息过来?”不知道沈路他们团和洪仁玕的部队现在怎么样了?

    “暂时还没有。”李雪龙摇摇头“军长您太心急了,从绩溪那边过来有六十里地,消息没有这么快就传过来的。不过现在应该快有消息过来了,就我们现在掌握的情报,在徽州地带都没有什么敌军主力在的,干王和沈团长他们应该可以轻易占领绩溪,军长您就放宽心好了。”

    “好吧,我也相信没有什么人可以阻止我军占领徽州大地。只是现在没有得到准确的消息心里总是觉得失落了什么。城里的部队都撤出了吗?”我暂时先放下对北路我军的担心。

    “已经撤出了,现在城内就留下七团在担任卫戍任务。”李雪龙点头应道。

    “那好,告诉部队先休息一下,在驻地开展群众工作。城内我看没有必要留下一个团的兵力。”我看看那些惊讶的将领“本来我以为徽州是多大的一座城市,没想到比温州小多了!在城内留下一个团对百姓生活影响太大了,我看还是留下一个营驻守在这里就够了。这里地势险要,不用太多的兵力就可以很好的守卫住城市,至于其他部队都给我到农村去。”

    “明白了,我马上把两个营撤出徽州城。”文宇答应道。

    “城里的商铺开了吗?居民有没有什么反应?还有就是安民告示张贴出去没有?”我问文宇,他现在就是徽州卫戍司令,现在徽州城内的事情是他负责的,这些事情他应该是明白的。

    “商铺开的不多,那些居民现在还不了解我军,不过以后会慢慢好起来的,至于安民告示在昨天晚上就已经张贴了。呵呵,军长您那时侯已经休息了,不知道这些事。”文宇自豪的说道。

    “报告,沈团长有消息过来了。”通信营殷营长跑上大堂喘着气说道。“赶快说说!沈团长他们怎么样了!”我一下子站了起来。

    殷武拿出一张纸,展开念道:“军长,我军已经于二十二日凌晨两点占领绩溪,城内只有团练三百人。在我军攻击后除了当场毙伤俘一百人,其余敌人全部逃走,我军伤亡十六人。请军长指示下一步行动!”

    好消息!这样我军就在徽州大地打下了两个钉子,部队大有地盘可以周旋了!不过这是在那些湘军没有防备的基础上取得的,不知道我们在这里大闹天宫,曾国藩会怎么想?“郑营长在那里?马上叫他过来。”

    侦察营的郑敏建很快的走了上来“军长,您找我有什么事情?”

    “郑营长,我命令你部马上对宁国府和浙江昌化那边的敌军展开侦察,一定要把敌人动向摸清楚!另外对江西景德镇、上饶地区也派出得力的侦察员,调查一下那边都有什么敌人在,知道我们占领了徽州后都有些什么反应。”

    “是,我马上就派人到江西去。至于宁国府和昌化那边现在已经有精干的侦察员在了,我会再加强侦察力量的。其他还有什么吗?”郑敏建问道。

    “哦,还有就是在徽州下属的各个县了解一下都有多少敌人,还有敌人的位置,为了我军下一步打击他们做准备。再其他的就没有了。”再其他的我也想不出来了。

    侦察营营长出去后我看了下在座的各位“文团长,你的团除了在徽州城内担任戍守任务,另外还要占领徽州南面的雄村,西面的郑村。你让部队抽调出精干的小分队,四面撒出去发动群众。马团长,你们团负责往岩寺、屯光、屯溪方向发展,把我军占领地往西拓展,并且在那边把群众发动起来,打倒那些地主恶霸。朱旅长。你们独立旅望东和往北发展,占领深渡、北岸、桂林,至于群众工作黄政委会负责的,你就不用管了。”要是让这个所谓大明遗少发展群众工作天晓得他会怎么搞!

    “是,军长,我会听黄政委的话的。”朱啸天答应道。

    “军长,要不要把我们在这里的事情告诉史政委?这两天没有和政委联系不知道政委急成什么样子了。”李雪龙在我旁边提醒我。

    “自然要联系了,这事还是你马上去办好了,另外问一下政委,福建那边怎么样了?怎么上次说是攻打福州了到现在都没有动静?!三万部队再加上大量的火炮,攻打一个只有五千不到敌人防守的城市就那么困难啊?!这个张海强又再玩什么花招了?”自从十七日得知福建部队于鼓山全歼福州援敌四千人,并且又歼灭了马尾的一千敌人后我就整天盼望着福建那边再有什么好消息传过来。可是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五天了,那边还是没有动静过来!不知道福建那边出什么事情了?还有就是不知道左宗棠现在又有什么新的动静了?独三旅过去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不知道路上会不会出什么以外?这些念头现在每时每刻口萦绕在我的脑海中,搅的我坐卧不宁!

    “好的,我会尽快和温州政委处联系的。”李雪龙答应道。

    “还有,参谋长,你尽快成立一所政治学校,把那些被我军俘虏的湘军士兵都送进去学习,一定要争取尽可能多的俘虏加入我军,这件事情速度要快,我怕我们没有什么时间可以太太平平的过了。至于那些顽固不化的还是在教育后释放他们回家好了。绝对不允许违反我们的俘虏政策!”我想起了昨天晚上哪个毛天义,不知道他可不可以转化过来?

    大家还有什么事情吗?要是没有什么现在就散会吧。”

    “军长,这次我军占领徽州府城缴获了曾国藩运往江南大营的一笔军饷,总计有二十三万五千两白银,另外徽州府衙内也搜出了二十多万两的银子,是不是要把这些银两都运到温州那里去?”会议散后李雪龙走上前来对我说道。看李雪龙一脸疲惫的样子,他昨天晚上一定没有怎么好好休息过。

    要不要运到温州去?现在温州那边百废待举,正需要大量的银两,可是我们现在从什么地方抽调人马运送这些银子回去?“暂时还是收藏起来好了,现在我军前后都是敌人,无法抽调部队护送这么多的银两回温州。等以后再说吧。希望政委那边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渡过眼前的难关。”要是史秉誉知道我缴获了这么多的银子居然没有给他送去不知道他是什么嘴脸?我心里一阵好笑,以前在家里吃穿不愁,自有父母照顾,对钞票没有什么概念,反正是父母给多少我们就花多少,没想到莫名其妙的跑到这个年代,我们居然这么快就变成守财奴了!“对了,徽州府台那人尸体埋了吗?”

    “今天一大早我就派人把他们一家都安葬好了,军长您尽管放心。”

    我暗暗叹了口气。昨天晚上我军攻进徽州城时候,清庭派到这里来的府台大人见到事不可为,放了一把火把自己一家子都烧了进去,等我军战士们扑灭大火后只从废墟里面找到了五具烧的卷成一团的尸体,其中两具很瘦小,明显还是儿童,根据辨认其他三具尸体中一具是府台本人,还有两具是他的两个老婆。我没想到清朝的这些官员们对自己的主子居然如此的愚忠!不过虽然我和他处在不同的战线,对他的这种气节我还是很佩服的,要是中国的官员都有这样气节,以后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的汉奸?!我当场就嘱咐要好好的安葬府台一家,并且让他的仆人回去通知府台老家的家人。我当时就想,不知道我的那些手下和这个府台互换一下位置,他们会不会也这样子呢?可以肯定的是至少现在哪个朱啸天不会为了我来个舍身成仁,至于其他的那些将领只有以后才能知道了。看来对部队的忠诚教育一定要加强!

    “走!我们出去看看徽州城的风景。”我站起来向李雪龙建议道。昨天晚上我进城时候黑灯瞎火的,根本没有好好的看看这座有名的古城,今天可以好好欣赏一下了。

    “军长还是您自己去好了,从前天离开昌化我就没有怎么休息过,昨天又忙活了一晚上,我现在可是很累啊!我现在就想休息一会,不知道可不可以?”李雪龙一副马上就要晕倒在地的样子,有气无力的说道。

    “呵呵休息什么时候都可以休息,现在这么好的风景你也不想跟我看看啊?”我边朝外面走边朝后面的李雪龙笑道。“军长您昨天晚上是好好休息过了,现在自然是精力旺盛!我可是苦命人哇!求军长您就放我一马好吗?”李雪龙根本不想跟我出去逛逛。

    “行!你就好好休息好了,骆敏我们走。”我带着警卫员出了府台衙门,走到街上。

    “军长您出来了?”

    我刚走出府台迎面就遇到了七团的文宇。

    “你怎么在这里?你的部队派出去了吗?”刚刚才开完会他怎么又跑来了?

    “我已经让二营三营出城了,现在团部有钱副团长在,没什么问题的。军长刚到这里要不要我给军长介绍一下徽州风景?”文宇笑着说道。

    呵呵,我正想逛逛徽州城马上就来了一位免费的导游!不过对这位导游我有些不大放心,他知道徽州多少?“你了解徽州?文团长你也应该是初次到徽州城的吧?”

    文宇在我旁边走着“我现在不是徽州城的卫戍司令嘛!自然是要了解徽州的情况才可以展开工作啊!昨天晚上我就已经四处逛过了,今天又问了当地的百姓,我不是吹牛!相信在我们部队里面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徽州风景。走吧,我们先到太白楼看看去!”

    “太白楼?”我疑惑的说道。怎么什么地方都有太白楼?以前看过的那些武狭小说和古代的电影电视里面不是清风店就是太白楼,看的都俗了!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还有这么俗气的名胜。

    文宇带着我们朝城西走去“就是太白楼!那里可是个看风景的好地方哇!不去看看实在太可惜了。”得!既然现在文团长是徽州城的卫戍司令,我就强龙不压地头蛇,跟他去看看好了。

    昨天晚上进城时候没有注意到,今天走在街上终于见识到了什么是徽式建筑。在城内到处都是高大白色的房子,有些房子已经很有年代了,原来雪白的墙壁现在泛着黄色,层层上挑的马头墙,潮湿发黑的木门,像是在无声的诉说着古老的历史。街上行人不多——应该说根本没有几个,就是很少的几个人也是行色匆匆,低着头像是后面有人在追赶他们。徽州城内的居民还不了解我军,对我军抱有一种排斥心理,以后在这里宣传工作看来是有的辛苦了!

    出了西门,眼前就是昨天晚上见到的一条江,清澈的江水静静的朝东南方向流去,昨天晚上见到的那些船只已经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只有偶尔一两条江鱼跃出水面,发出清脆啪的一声。江上横卧着一座巨型石拱桥,走到桥上,在桥中间刻着三个大字“太平桥”。

    “军长,这就是太平桥,(我知道的!难道我不认识字吗?!还用的着你说?!)这里的百姓又叫它河西桥,也有人叫它是人皮桥寡妇桥的。”我听文宇的话觉得头都晕了,一座桥哪有这么多名字的?!“这座桥有个故事。据这里人说,以前只准建单孔桥,造双孔便犯了欺君之罪。徽州府的一个寡妇为了行善事,建造了这座十六孔桥,因为双数而犯了王法,被皇帝处以剥皮之刑,所以人们才把这座桥称为为人皮桥,也有人称它是寡妇桥的。”文宇眼望着江水慢慢的说着这座桥的历史。

    是真的吗?要真的象文宇所说的哪个皇帝为什么不把这座桥给拆了?!恐怕是贾雨村言的吧?我对文宇所说的这个传说深深的怀疑着。相信这只是一个凄美的传说,真实的历史肯定不是这样的,不过可以用这个传说来进行阶级教育!“是啊!为什么造桥还要分单双?为什么做好事还要无辜含冤而死?文团长啊,你想过为什么这样吗?”我看看低头看着江水的文宇“就是因为那些皇帝自以为是什么上天派下来的龙子,他们所说的都是金口玉言!对于任何违反了他们所定的那些不合理要求的人,他们一概都是严酷的镇压,无情的打击!为了他们那些统治者的利益,疯狂的榨取百姓的利益,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天下,天下人的天下!并不是属于某个人的,任何人都无权要求别人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我们就是为了打破这种不合理的制度才起来战斗的!我嘴笨,不大会说,相信史政委应该把我军为了什么打仗告诉你们了,对于眼前这座桥的故事,我想请你把它告诉我们部队中每个人,让他们知道这个故事里面的皇帝,就是我们要打倒的!而现在清庭的那些家伙,他们就是象这个故事里面皇帝那样的坏蛋!而且比故事里面所说的还要可恶。告诉大家,不要忘记了自己是什么人,自己要反对的是什么,自己应该拥护什么。这是摆在我们大家面前必须要回答的问题。”

    “知道了,我一定会把这个故事转告诉给部队。”文宇赞同道“相信大家心里面也有差不多的经历,只是轻重而已。我会让大家从这个故事里面引出自己的切身遭遇的。”

    “思想教育是必须进行的,好了,现在我们就到你说的太白楼去好了。”

    “军长,参谋长请您马上回去!”

    我正和文宇站在太白楼上面欣赏着山光水色、古桥塔影,李雪龙的警卫员跑了过来。

    “走吧,李雪龙不是说他很累吗?怎么现在又有心情找我们了?”太阳已经爬的老高了。

    “参谋长,有什么事情?”刚回到指挥部,我就见到李雪龙象热锅上的蚂蚁,转个不停。

    “军长回来了?!我找您好长时间了!”李雪龙见到我进来猛的站住急匆匆的说道,脸上十分焦急。“怎么?慢慢说,不用这么紧张啊?”难道有什么不好的消息传过来了?我心里暗暗揣测着。

    “侦察营郑营长有紧急情报传过来,江西盐运使吴坤修率领六千湘军现在驻扎在休宁,另外蒋益澧的康国器部三千人没有走浙江,而是意图从徽州到昌化配合蒋益澧夹击我军,现在已经到了屯溪。另外据侦察营侦察,蒋益澧和张运兰部在昨天会师了,张运兰和蒋益澧的暗探现在正在四处搜寻我军下落,恐怕我军占领徽州城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到他们耳朵里。”李雪龙用极快的速度很快的说完了,然后看看我,“还有就是九团沈团长快马急报,今天早上天没有亮干王就把他们赶出了绩溪。说是绩溪城小驻扎不了那么多的部队,干王让他们去攻打旌德,沈团长现在正在慢慢朝旌德进军,他们急盼着军长的指示,不知军长有什么办法?”

    这个洪仁玕搞什么鬼?!我们现在两军合起来总共才两万人马,哪能把兵力四处乱分?让沈路和他们去攻打绩溪我就已经一直后悔的了,现在居然北路还要继续分兵!这个洪仁玕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兵家大忌?

    “马上传令给沈团长,停止进军!全军以最快速度撤到徽州城来。另外给干王捎个信,就说清妖现在很快就要到这里来了,让他做好迎战准备,同时告戒他不可以把部队分散了,这样到时候还怎么迎击敌人?!”

    “那么我军其他部队呢?是不是应该先集结到徽州城来?借助徽州城墙把敌人消灭在徽州城下!”

    聚歼敌人在徽州城下?我皱了下眉头,这不就成了死守了?!死守要是变成守死那就不好了!看来徽州城还是要交给湘军了“其他部队暂时不用集结,让他们在城外加紧开展群众工作,同时在部队中展开思想政治教育,一切都要抓紧!敌人留给我们的时间不会很充裕的。”

    这里人生地不熟,群众根本不了解我们看来在这里打游击困难太大了!“参谋长,告诉部队,越是在新区军队纪律越要抓紧!凡是违反纪律的一律从重处理,决不能手下留情!不然把百姓给赶到敌人那边去我们就在这里站不住脚了!”

    “我马上通知部队。”李雪龙说完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吴坤修、康国器?这些都是什么样的湘将?以前读书太少了,根本不知道历史上还有这样两个人物。要是知道他们打仗的策略就好了。六千加三千?东面敌人有一万五,北面有五千,西南又出现了将近九千人!在我们周围居然有三万湘军,怎么曾国藩这么看的起我们啊?要是我把一、二两个师也带过来就好了!到时候我军三个师打打湘军的三万人马,我倒要看看曾国藩有什么花招好耍!唉!现在算是头痛了……

    对于敌人突然多了九千人马我倒是并不是很担心,大不了我们再撤到浙江去,甚至一路撤退到温州,我就不相信在我的根据地里面三万湘军能有多大作为!现在最让我心烦的是那个干王洪仁玕,打仗他不懂,却偏偏要瞎指挥!四处都有敌情的情况下他居然还会把部队分成了两半!这不明摆着给敌人各个击破的机会嘛!

    “骆敏,把通信营、侦察营营长找来!”说完我铺开地图,看着地图上我军和敌军现在所在的位置。

    “军长您找我们?”不一会殷武和郑敏建两人一起跑了过来。

    “温州还没有消息传过来吗?”我盯着地图,心里想着那些敌人会从什么地方杀过来,嘴里随口问道。地图上我军的形状就象是拉长的哑铃,两头粗中间细,而周围的敌人如同乌云般随时都有可能压下来。“军长您太心急了,我们这几天一直在行军中,根本没有时间传递消息,不过明天早上就应该有消息过来了。”殷武站在我身后说道。

    “殷营长,尽快和温州联系上,了解一下温州那边有什么情况。”我回过身来看着郑营长。“郑营长,你们侦察营现在有没有昌化那边敌人行动的情报?”

    “报告军长,现在暂时没有,我们打探到的是昌化守将李鑫在城内大摆宴席迎接他的上司,另外张运兰部自从进了昌化后就没有动静了。现在昌化的敌人还不知道我军下落,正派人四处打探。”郑敏建一口气就说完了自己所掌握的情报。

    “你能肯定张运兰他们还不知道我军已经占领了徽州城?”吃了张运兰一次亏后我算是有些怕了这个家伙,现在我军正在分散发动群众中,要是再和我玩一次暗渡陈仓之类的把戏我军就不知道要损失多少人马了!

    “肯定!要是张运兰一动我们肯定可以发现他们!”郑敏建坚定的说道。

    “那好,我军现在生死存亡就看你们侦察营的了!要是你们情报不准,到时候我军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郑营长,到时候我可是首先就要拿你开刀问斩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