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五十八章 三生有幸

第五十八章 三生有幸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我看看在我面前挺的笔直的郑敏建,缓和了一下口气“我军再也不能接受失败了,现在我们一举一动都要十分小心,这里对我们来说是新区,郑营长你也可以看出来,这里的百姓对我们还不了解,抱有一种敌视心态。要把这种情况改变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所以我军需要争取最大休整时间。这方面就需要你们侦察营能够准确的把情报摸请,要是有什么问题尽管提出来,只要可以让情报更加准确,我们都会尽量帮你们解决的。”

    “报告军长,现在暂时没有什么困难,就是有,那些简单的我们自己可以克服的!

    谢谢军长对我们侦察营的关心和重视!“郑敏建不肯说有什么困难。

    “那好,殷营长,我现在需要你能够在命令下达后,第一时间就传达到下面各个部队中去!你有什么问题吗?”一个是侦察一个是通信,准确的情报,迅速的通信,我军要想打胜仗就不能离开这两点。可惜现在没有什么无线电台,也没有侦察机,不然别说十万湘军,就是百万英军也不在话下!“还有,你知道吴坤修、康国器他们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大一坨敌人在屯溪和休宁?”好好的徽州城不守跑那边去干什么?难道他们去欣赏黄山去了?

    “据侦察蒋益澧的康国器部是准备远距离绕进江西、安徽包抄我军的,我们攻占徽州的时候他们刚到了屯溪,至于吴坤修,我们只知道他的部队是从江西饶州府出发,看路线是到宁国府去,刚好到达休宁,这两支部队都不是原来驻扎在徽州的。”

    “好,我知道了,对敌人多多监视吧。”我点点头,我还以为这些敌人都知道我要到徽州来,有意识的想在徽州城外和我决一死战呢!

    不知是敌人反应太迟钝了,还是我军保密工作做的好,自从我军占领徽州城后,那些敌人就没有一支部队到这里来。张运兰的部队曾经离开过昌化县城,不过他在昌化周围示威性的游行了一圈后又缩回了昌化。至于本来驻扎在休宁江西盐运使吴坤修率领的六千湘军,在前天进驻了屯溪和康国器的三千人马会合在一起,驻扎在宁国府的鲍超曾经试探性的朝广德发起过攻击,在杨辅清拼死抵抗下也无奈的缩回了宁国府。

    一八六二年七月二十五日晨。

    四天了,我军攻占徽州后太阳已经升起了四次,那些敌人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我心里总是敲着小鼓,太安静了!敌人不可能不知道我们已经占领了徽州城啊?!为什么还稳如泰山般的一动不动呢?难道他们心中又在打什么鬼点子?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平静的时间越久到时候敌人的来势就越凶猛,我军应付起来就越难。

    现在最让我头痛的就是干王洪仁玕了,自从他的部队占领了绩溪他就时刻盼望着那些湘军回师攻打徽州来,好减轻天京方向的压力,可是等了两天看看湘军好象忽视了徽州的存在,洪仁玕是坐不住了,在这两天书信往来中已经无数次的向我提出要北上攻打旌德、宁国府了!任我好话说尽,保证无数,他就是不听。在今天早上干王算是对我下了最后通牒,说是我的部队要是胆小害怕的话,他就自己独自一人去给天京解围了!我难道是胆子小吗?敌情不明你去解什么围啊?别到时候被人家湘军包了饺子就算是万幸了!另外不知为什么,温州方面一直都没有消息传过来。我不知道福州战役进行的怎样了,也不知道左宗棠有没有进攻温州,那边的一切,现在对我来说都是个谜,现在通信水平实在是太原始了!

    头痛的事情有但是让人高兴的事情也不少,首先部队士兵委员会普遍的建立起来,那些战士们对这个组织相当感兴趣,纷纷推选自己信任的人到士兵委员会中去发言。

    尤其是独立旅,三查诉苦运动深入的开展了,战士们的觉悟大大的提高了,战士们有强烈的求战**,一切显得独立旅已经不再是原来那些散兵游勇组成的松散的组织。

    我军在休整的时候那些政治人员不光是开展士兵委员会的组建,进行政治工作,还抽出大量的时间对战士们进行文化教育——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无法打胜仗的军队!

    我深深相信这一点,所以让那些政治人员教战士们识字,教他们写标语。战士们开头对文化学习抱有一种畏惧心理,不过在学了几次后他们逐渐爱上了学习文化,休息时候除了帮百姓干活,打倒地主就是找根树枝、石片什么的在地上写来写去。那些政治人员为了调动战士们的积极性、活跃部队的气氛,在部队中开展了多种多样的文娱活动,像是认字比赛,拉歌,拔河……比的最多的就属赛跑和爬山了(这是我决定的,因为以后我们以后主要是要打运动战,不会跑不会爬山怎么行?!),比赛成绩好的通常都有小礼品,像是印上自己名字的瓷碗,或者是奖励一本写着什么比赛得了第几名的记事薄,或者是别的什么小礼品,这些东西价值都不高,可是很有纪念意义,而且也是荣誉的象征,战士们以得到奖品为荣,为了得到这些荣誉,战士们的学习‘训练’运动积极性都是大大的提高了,根本不用别人催,他们就会主动的去做。

    至于徽州这里的百姓也慢慢的从远离我军到靠拢我军,战士们一到村子就打土豪分田地,并且帮助百姓干农活、提水、砍柴、拉家常。人民是现实的,谁对他们好他们就向着谁,谁能给他们利益他们就跟谁走。我军在徽州城周围的农村普遍的建立了农会,让那些贫困农民加入农会,在农会的带领下造地主老财的反,原来乡下那些族长、里长、村长的权力都被农会所接管。短短的四天时间,农会就办的蒸蒸日上,农民的积极性大大的调动了起来,为了保卫土改的胜利果实,在农村建立了各种农民武装,有的地方叫农军,有的地方将赤卫队,有的地方叫农民暴动队……不管叫什么名字,这些在我军扶持起来队伍都自觉的服从我军指挥,并且为了加强这些部队的战斗力,从主力部队中抽调了大量的军事政治干部充实进去,只是时间有限,除了斗斗地主外这些武装还有什么战斗力就不得而知了。

    至于徽州城,城里的居民现在也慢慢的敢于出来做生意了,沈路把我在温州搞的商会也原封不动地搬到了徽州城,建立商会,减轻商人的苛捐杂税,同时在徽州城内选一些可靠的商人进行放贷,扶持商业发展。只是城内的那些商人对我军能否长期占领徽州城一直怀疑,所以商店是要开的,至于是否参加商会就再说了,而且对参与我军的活动相当不积极,你要求甚至是命令,他们才无奈的参加一下,不然是能躲就躲,能避就避。看来要争得他们的支持不光要在各个政策上面优惠扶持,还要用几个大胜仗来提升他们对我军的信心!

    “军长,李师长和沈政委现在在外面,他们说有事情找您。”

    我正在和李雪龙看着地图,讨论要是洪仁玕真的离开了绩溪我军是否应该把部队往北面移动,到时候好接应洪仁玕的部队。这时候欧阳磊走进来汇报道。

    “让他们进来好了。”我冲他说道。

    欧阳磊是我新任警卫员,原来的骆敏因为农民武装的快速发展需要干部,所以把他抽调到郑村当赤卫队队长去了。欧阳磊就接替了他的工作当我新的警卫员。

    “军长,参谋长。”李成和沈彬进来后向我们行个军礼。“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军长,这几天地方上那些武装迅速发展起来了,这说明我军还是很得人民欢迎的,并且那些武装还可以补充我军战斗中的伤亡,这些都是好事情。只是……,”李成看看我们“我觉得现在地方武装发展的太快了。本来是好事情可是现在为了加强地方武装把我们部队中大量的军事政治好手都给调了出去,军长,没有这些骨干,要想打败敌人可是困难的多了呀!我和政委这两天为了这事情发愁的很,请军长拿个主意吧!”

    “不是给你们补充了大量的俘虏和这里新参军的人吗?现在你们师可是比谁的师编制都要大啊!足足有一万五千人!李师长你还抱怨什么呢?”李雪龙见到李成在那边叫屈笑道。

    “参谋长您说的这就不对了!我们师是补充了三千多的俘虏和新兵,不过军长不是说了?那些俘虏需要经过政治教育才能转化成真正的解放军啊!还有那些新兵,根本就不知道部队的规矩!还要老兵带带他们,不然他们连个队也排不整齐!现在我们师充斥了这么多不稳定的战士,我们的战斗力不是上升了而是下降了!请军长看看是不是暂时不要再抽我们师里的骨干了?”李成简直是要哀求我们了!看来抽他的那些骨干让他觉得对自己的部队是已经伤筋动骨了。

    “李师长,人还是要继续抽调的,只有把那些农民武装发展壮大起来我们才能和曾国藩对抗,并且打倒满清统治,光靠我们一万多的正规军是不可能消灭那些敌人的!

    那些农军就是我军的坚强后盾,我们正规军好比是河里的鱼,而发动起来的农民就是河里的水,你说说鱼能够离开水吗?要是农民没有发动起来,这潭水不过是死水而已,现在在我们周围刚刚才有一点活水的样子你说可不可以放弃?要是现在放弃就前功尽弃了!至于主力部队暂时的困难我看你们应该克服一下嘛,不要为了这点事情就叫屈,部队的战斗力提升你们可以抽调部分战斗经验丰富的老兵负责训练那些新兵,并且可以提拔一些战斗勇敢,打仗动脑筋的战士到领导岗位上来,政治人员的补充你们也可以从老兵中提拔一批意志坚定的战士到基层连队里面担任政治人员,不要什么都想靠原来的那些人,部队战斗力暂时的下降是可以忍受的。明白了吗?“

    “明白了,我就当那些抽调的干部都伤亡了好了。”李成悻悻然的说道。

    什么明白了?我看他是根本想不通!我下面这些将领对于抽调别的部队人去开展农村工作是没有问题的,并且举双手赞同,但要是抽调到自己部队上来就麻烦一大堆了,总是拿自己部队是主力,要打仗或者是部队现在人手不够来敷衍我,一个个山头主义浓的很!

    “报告!通信营殷营长来了。”我正想对李成所说的“伤亡”再说几句,欧阳磊进来汇报道。

    “让他进来吧。”

    “军长,温州有消息过来了!”殷武进来就说道。

    “哦?快,说说温州有什么消息?”我急忙说道,李雪龙李成和沈彬都把目光集中到殷武身上,李成和沈彬忘记了自己是干什么来的了。

    “史政委传来消息,福州到台州一带发生强台风,受强台风影响我福建部队被迫暂停攻打福州,浙、闽我军全部投入到抗台救灾中,台风已经于七月二十四日离开我境,在这次台风中,我境内共伤亡失踪百姓三百余名,损失财产初步估计达到二十万两白银。另外张副军长请示于七月二十六日再次攻打福州,史政委已经同意了他们的请求。”殷武念着手中的纸条。

    台风?怪不得这么长时间都和温州联系不上!损失了二十万的财产……这对我军本来就不多的财政来说不是雪上加霜嘛?!何长庆那个守财奴这次不知道是不是又要住医院了。福州……,希望福州的那些清军还傻待在城内,等着我军消灭他们。

    “军长,侦察营郑营长有紧急军情来报!”

    “请他马上进来。”怎么要么不来,要来都跑一块来了?!

    “立刻给温州那边传递个消息过去,对于台风造成的损失要他们自力更生,我们这边帮不上什么忙的。告诉史政委,独三旅到达温州后让他们再到徽州来一趟。”郑敏建走进来时候我正在交代殷武。“是,我马上把这指示传出去。”殷武走了出去。

    “敌人有什么动静了?”见殷武走了出去我问刚走进来的郑敏建。

    “军长,据侦察,屯溪的吴坤修、康国器率领八千人马朝我们这边开过来了。北面的鲍超部三千人马已经于昨天下午南下,按照速度在今天中午就要进入绩溪境内了。

    昌化敌军张运兰率领五千人现在已经离开了昌化,方向是绩溪,蒋益澧的一万多部队现在暂时还没有行动,只是把部队调出了城外,恐怕在一两天内蒋益澧也会有动作。另外我们侦察员在从宁国府回来的路上见到干王的五千多人马现在正在离开绩溪县城,按照行军方向是朝宁国府开去,军长,恐怕今天下午干王的部队就会和鲍超统率的湘军碰头了。“郑敏建一脸的严肃。

    这个洪仁玕!我还以为他是威胁我,没想到他还真的单独北上了!就他的五千人马怎么可能打的过鲍超的三千湘勇?他以为自己率领的是什么人啊?难道是天兵天将?!真是自不量力……现在再让他回来看来是来不及了,而且这个牛脾气还不知道能不能听的进去我说的话呢!

    “李师长,马上通知部队集合!让部队做好长途行军的准备。叫三个团长还有他们的政委在一个小时后到我这里。你们俩到时候也过来。”看来还得我去救这个莽撞的老人家。

    “是!我马上就把部队集结起来。”李成一见要打仗了,高兴的拉着沈彬跑了出去。

    “参谋长,通知朱啸天、黄献谋在一个小时后到我们这里来。看来这次要重用他们独立旅了。”见李成他们俩走了后我对李雪龙说道。

    “好,我马上叫人通知他们。唉~干王这次可是让我们被动了。”李雪龙点点头赞同我所说的,然后匆匆走了出去。不知道杨辅清听到鲍超主力离开了宁国府他会不会回师再攻打宁国府?

    “各位,刚才参谋长已经把我们周围的情况告诉了大家,我想不需要我再补充什么。

    我现在就直接讲讲我们这次行动计划吧!”在几个团长、政委还有独立旅的领导到了指挥部后,李雪龙把侦察营侦察到的情报向大家做了通报,然后叫我跟大家说说。

    我看看下面坐着的那些摩拳擦掌的将领,不再重复李雪龙介绍过的情报,直接布置任务了“这次我军的作战任务主要是把干王的部队援救出来!能援救出多少就援救出多少,但是有一个人是必须救出的——那就是干王,我军要不计任何损失把干王从险境中解脱出来。现在北面敌人已经查明的就有八千多人,并且还有一万多的敌军时刻都可能出现在战场上任何地方。而干王的部队总共只有五千人,战斗力不能和我军相比,并且干王在今天下午就有可能和敌军鲍超部接上火了。所以任务是相当紧急的。除了解救干王,我军还有一项任务就是打破敌人对徽州的进攻!如果可能的话尽量多的消灭那些过来的敌人,把天京周围的湘军吸引到徽州来。为此我命令,八团担任我军前锋,负责前方开路的任务。九团除了守卫瑶瑶岩的部队外主力担任我军右翼,负责保障我军侧翼的安全。七团全团担任左翼,负责保障我军后路及左翼的安全,文团长,徽州城的卫戍部队也一起出发,徽州城就留给其他部队守卫了。这次北上救援路线是:我军沿着扬之水西岸向绩溪前进。部队对可能的袭击要做好充足的准备工作,绝对不允许再象上次那样被敌军打个措手不及!朱旅长,你们独立旅在我军主力离开徽州城后进城担任守备,要尽力阻挡住西南吴坤修、康国器的进攻,至少要把敌人进入徽州府的时间拖延三天。李师长,三师在会议结束后马上就出发,时间相当紧迫,有什么困难吗?”大致的作战意图和兵力部署说了后,我问道。

    “军长,现在我军很多营、连都在农村开展群众工作,虽然集中的命令已经下达了,但现在一时让他们归队不大现实,我军出发时间是不是推迟几个小时?哪怕是吃了中饭再走也可以啊!”李成紧皱眉头看着手下那几个团长,文宇、马鼎南、沈路深有同感的一起点着头赞同李成的意见。

    “没有那么多时间了,干王的部队恐怕支撑不了那么久的。告诉部队马上出发,至于那些散布在周围的部队还是让他们在行进中归队吧!”要是洪仁玕被清军俘虏了,那些太平军会怎么对付我可是我不敢想象的!无论如何不能让洪仁玕在我的眼皮下面出任何问题!我眼光一扫找到了沈彬“沈政委,叫政治部做几块木板,把我军行军路线写在上面,给那些归队的部队指指路,郑营长,昌化周围的敌人要多加注意,还有就是查清楚张运兰是走哪条道路,目的地是在什么地方。有什么变故马上汇报上来。殷营长,我军出发后,个部队之间的联络一定要及时,要让那些通信员做好多跑路的准备。好了,三师的干部先回去准备马上出发。朱旅长,黄政委你们俩留下来。”李成他们马上冲了出去,朱啸天和黄献谋静静的待在原地。

    “朱旅长,我军主力走后,这里就要交给你们独立旅了。敌情你们都知道了,在西南屯溪方向有八千敌人朝这里开过来了,另外昌化还有将近一万的敌人,昌化的这些敌人他们有可能到绩溪去,也存在攻打徽州的可能性,所以你们独立旅的责任是相当重的。”我站起来在大堂内慢慢踱着步,思考着到底应该让他们独立旅怎么打,还有一点我一直放心不下——那就是朱啸天的问题,这个朱啸天自从到我军后我一直没有让他独当一面,在昌化外围他是在洪仁玕的领导下指挥原来的义勇军第一师,后来义勇军第一师缩编为独立旅后他就一直在我的指挥下作战、开展工作,现在把徽州这里都交给他我还真的不放心!要是他鼓动独立旅搞什么独立的话我不就后院起火了?!这个所谓的大明天子后裔对我军来说是个形象代理人,对那些一心反清复明的人很有吸引力,不过我还是要防着他一手。

    “军长您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我们独立旅一定会按照军长的指示去做的!”黄献谋见我好象很为难的样子开口说道。“是啊!有什么事情军长尽管交代,我和黄政委一定会遵守军长指令的。”朱啸天也急忙表态。

    “那好,朱旅长,这次守卫徽州城的任务我觉得还是让参谋长负起总责。你先别失望,因为你刚到我们部队,以前也没有打过什么仗,现在突然把这么重的担子压到你身上是极不负责任的做法,要是你们独立旅有个什么闪失我军就会在这里一败涂地。所以我觉得还是让参谋长先带带你,熟悉一下我军的战法,以后好单独执行任务。这样我会放心些。你们说呢?”我问道。

    黄献谋倒没有什么,他本来就是政治干部,对军事参与的少,怎么行军打仗的事情跟他没有多大关系,不过朱啸天脸上就写满了失望“我们服从。请军长放心,我们会服从参谋长领导的。”

    “那就好。参谋长,这次北上你不要去了,从现在开始独立旅就要你多多费心了。”

    我淡淡看了眼惊喜交加的李雪龙“朱旅长你们俩先回去把部队带过来。从现在开始你们独立旅要服从参谋长的指挥。朱旅长你多学着点,看看参谋长是怎么指挥的,以后也好单独执行任务。”

    “军长,我恐怕不能承担这么重大的任务啊!”朱啸天和黄献谋走后李雪龙从惊喜之中慢慢冷静下来了,他想了下开口说道“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真正的单独指挥过部队,这次那些敌人来势汹汹,我担心我会误了军长的大事。”

    “怎么?参谋长害怕了?指挥千军万马不是你的梦想吗?呵呵,我现在给你这个机会怎么参谋长又退缩了?”见到一脸犹豫的李雪龙我笑道“参谋长跟我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我相信你一定会把这次迟缓战斗打好的!呵呵,这一点我还是很放心的。”

    “迟缓战斗?不是坚守徽州三天吗?难道……”李雪龙低下头陷入了沉思中,我期待着看着他,过了一会他抬起头来“军长的意思是徽州城不用坚守?我率领独立旅展开运动战,把那些敌军拖在徽州周围。尽量的延迟西南的敌人和鲍超他们会师?”

    “没错,你们独立旅的任务就是拖住吴坤修、康国器,不过徽州城守还是是要守的,只是不用全力死守就是了。”我点头赞同李雪龙的观点“我军主力走后你率领独立旅在正面以运动防御来迟缓敌人行军速度,另外让那些地方上的农军、赤卫队、暴动队什么的在敌后展开游击战,破坏敌人的运输线,消灭那些散兵游勇。”

    “现在展开运动防御恐怕时间不够了。”李雪龙想了下又摇摇头“从屯溪到徽州城直线距离不过五十里地,走的速度快一点半天就可以从屯溪走到徽州城下了。要是吴坤修他们不理会我军的纠缠直接就攻打徽州城的话,我担心我们无法在野战中阻截住他们。到时候城内没有什么部队,徽州城是有可能在一天内就被敌人占领的。”

    “城内的那些财产要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我看最好是埋在山里,至于五十里地我认为还是可以拖延敌人时间的。参谋长,现在独立旅不是有四个团吗?你可以用两个团担任正面阻击,再派出一个团的兵力用于侧击、背击敌人,还有一个团担任徽州城防,我军上次在这里缴获的五门火炮全部留在徽州城内加强城防实力。至于部队的战斗力你不用担心,经过这几天的诉苦运动独立旅求战**并不弱于主力部队,他们缺的只是实战经验,我相信在前期的阻击战中,部队战斗经验会丰富起来的。”

    好象还有什么要交代他的?我想了下“参谋长,你要记住,运动!运动!还是运动!

    你们独立旅要避敌锋锐,攻敌薄弱!要三打三不打,三打就是敌人行军中没有防备的时候要坚决的攻击!敌人刚刚驻扎下要骚扰!敌人部队分散的时候挑离的远的、弱的那支猛攻!至于三不打就是敌人情况不明的时候不打,敌人士气正旺盛的时候不打,敌人主力展开了战斗队形的时候不打。你率领独立旅要打的过就打,打不过就撤!绝对不允许在不利的时候继续恋战!这样独立旅的战斗力是可以迅速提高的。

    还有就是侦察工作一定要做到位,别让人家偷袭了你们。至于敌人要是不理会你们的骚扰,非要直攻徽州城,你们就切断敌人后路,在战况不利的时候让出徽州城,把这个包袱丢给敌人。让敌人身上背着包袱作战,我倒要看看这个吴坤修有什么办法既守住城市,又可以四处找我军决战!”

    李雪龙笑了起来“我明白了,我会在合适的时候把这个包袱丢给吴坤修的。不过这种打法军长交给朱旅长他们也一样会照办的,难道军长不相信朱旅长吗?”

    这个李雪龙脑子灵的很啊!居然从我让他指挥独立旅看出了我对朱啸天抱有一定的戒心。

    “你说我可以相信一个半路加入我军的所谓明朝后裔吗?先不说他是不是真的朱元璋的后代,就算他是真的,难道他不想再重新建立他们祖先曾经拥有过的王朝?我军的使命你是知道的,我们要推翻的是封建社会,并不是专门针对满清王朝的,我看这个朱啸天是想利用我军来达到他恢复祖先曾经拥有过的荣耀这个妄想才到我们部队中来的。对于这样动机不良的人,你说我可以十分信任他吗?还有一点是我一直放心不下的,那就是我们无法证明这个朱啸天是不是曾国藩派到我军来的奸细,上次在昌化战役中朱啸天曾经失踪过一段时间,就他自己说是被敌人打散了,好不容易才回到部队中来,但真实事情是怎样的?我们谁也不知道。所以对这个人在完全了解他之前我们是即要用他,又要防着他。”

    “军长您把他赶出我们部队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还用得着这样提防他?”李雪龙总觉得看朱啸天不顺眼,一见我对朱啸天一直有怀疑马上提出自己的意见。

    “赶他走?你说的倒是轻巧啊!”我摇摇头叹了口气“参谋长你怎么不为了大局想一想?这个朱啸天算是摸准了我们的脉搏了!他是怎么进入我军的?还不是我们要利用他的身份?大明的太子啊!这个身份在汉族人心目中是多少重啊!有多少人是冲着反清复明加入到推翻满清王朝的斗争中来?我们现在就是要利用这一点才容忍他打败仗。朱啸天他的身份在我们刚占领的地方是有用的,至于那些一心想反清复明的人加入我军后我们又可以利用各种运动来改造他们。让他们成为真正的无产阶级战士。至于这个朱啸天,还是希望以后黄政委可以把他的思想改造过来才好。参谋长,你可不要以自己的喜恶来对待这个朱啸天啊!”

    “知道了,我不会坏了军长的好事的。”李雪龙站了起来“军长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主教大人,没有什么了,只是有一点,要是战况不利的话……”

    “军长,您这里是那些鞑子的衙门还是金銮殿啊?!怎么我进来还要通风报信?”

    我刚说了一半一个女孩子从门外面闯了进来大声嚷嚷着。见鬼!怎么她跑到我这里来了?!

    “军长,宣传队邱副队长来了,我跟邱队长说首长在开会她就是不听!非要闯进来不可,我怎么拉也拉不住她!”欧阳磊一路小跑的跟在邱海冰后面,见到我瞪着他委屈的说道。

    唉!看到这个女孩子我就觉得头痛……对这么个小女孩我有什么办法?“好了,你先下去吧。以后有什么人要进来你先跟我报告一下。”

    “是!”欧阳磊如蒙大赦般连忙走了出去。

    “邱队长怎么了?有什么事情?”这个小姑娘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难道她不知道我现在很忙吗?邱海冰嘟囔着小嘴,满脸不高兴的看着我,我给她看的浑身直发抖,这个小姑娘现在可是我们军中的娇娇公主啊!要是得罪了她恐怕那些将领们是不会管我是不是他们首长的,非把我给撕了不可!“军长,部队马上就要出发了,可我听说军长在会议上没有提到我们宣传队,不知道我们宣传队的任务是什么?是不是这次不让我们宣传队到前线去了?”邱海冰撅着小嘴问道。

    原来是要任务来的?我心里暗暗送了一口气,我还以为她要提出什么希奇古怪的要求呢!“你们宣传队的任务是很艰巨的,要鼓动起战士们的士气,要发动沿路的群众,要感化那些俘虏……这些艰巨的任务怎么可能少了你们宣传队?只是自从温州出发后你们宣传队就一直在做这些工作我觉得没有必要再在会议上特别指出,呵呵,怎么可能是不让你们到前线去了?”我对邱海冰赔着笑脸,连忙否认了她的无端猜测。不过要是真能把这个刁蛮丫头留在后方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啊……

    “谢谢您军长!”我见邱海冰缓和了一下面部表情,心里的石头彻底落地了。小丫头毕竟是小丫头,不难打发嘛!“不过我今天过来不是为了宣传队的事情来的。”

    “喔?那么邱队长还有什么事情?”

    “军长,现在在这里有很多姐妹都参加了我们,不知道军长有没有把她们集中起来成立娘子军的打算?要是有的话让我担任娘子军队长好不好?我想到前线去杀那些清妖!军长,就让我当娘子军队长好吗?”邱海冰一脸哀求的瞅着我,不高兴的小脸老早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现在只剩下撒娇和耍无赖了!晕啊!这个邱海冰怎么突然想起要当娘子军队长了?!史秉誉没有教她们《红色娘子军》啊?她是从那里知道有娘子军一说的?“这个……打仗对你们女孩子不大适应吧?我看你们还是在宣传队、医院里面工作比较好。”我被邱海冰搞的大为狼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能打消她这个古怪念头“上战场是要死人的!而且战场情况时刻都有变化,要是你们女兵有个什么意外怎么办?那我就没法向你们的家人交代了!”

    “难道你们男人战死沙场就好向你们的家人交代了?”邱海冰根本不死心“古时候有花木兰从军,还有安阳公主统率娘子军帮助大唐打下江山,军长您的祖辈不也出了杨门女将吗?为什么她们可是决战沙场我就不可以了?军长你瞧不起我们女人!”说着邱海冰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晕啊!花木兰和杨门女将历史上并没有这些事情的,这些都是那些小说家所创作出来的啊!至于李渊的那个丫头,纯粹是吃饱了没事干,打仗已经是很痛苦的事情了,为什么还要让女人搀和进来?现在倒好,给这个小姑娘逮着理了!

    “好好好,你说的有道理,女人是可以到前线去打仗的,我不再反对你的意见了。”我马上举起双手做投降状,邱海冰见到我赞同她的意见立刻破涕为笑了“不过打仗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你说说看你有没有战斗经验?以前打过什么仗了?知道火器应该怎样配置?埋伏是怎么埋伏的?还有防御阵地怎么做,进攻的时候应该怎么组织部队?不知道吧?打仗可不是玩过家家,作为一员将领这些都不知道你还怎么统率部队啊?你是想打胜仗呢?还是想到敌人的俘虏?”现在换我得意了,小姑娘不过才十五六岁,哪知道那么多啊?!我见到听的目瞪口呆的邱海冰笑了起来。呵呵,可以用这些吓倒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孩子!

    “那……军长您教我怎么打仗不就可以了?我不管!我一定要当女将军!”回过神来的邱海冰坚定的说道。

    让我教女孩子怎么打仗?见鬼!我这不是惹祸上身吗?!以后要是教她打仗给那些碎嘴的家伙胡说八道起来我还怎么跟清萍交代啊!这可万万不行的!“不行啊,这可万万不成的!我现在事情还忙的很,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教你。”我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要赶紧打消她这个可怕的念头!“我看这样好了,以后我们军队里面建立个教导队,你要是真的想学习怎么打仗的话还是到那里去好了。只要你能够顺利的学好那些课程我就让你统率娘子军,你说怎么样?”

    “那好,军长你可不能耍赖皮哦。”邱海冰歪着脑袋看着我,我目不斜视一本正经的回望着她(可不能给她留下什么不良印象,这些女人嘴巴比刀子还要厉害!要是她出去说我什么坏话的话,我就是长了十个嘴巴也解释不清楚的!),邱海冰想了半天终于不再坚持现在就当什么娘子军队长了。“我到时候一定会好好学习的!军长您答应我的事情不要忘记了。来,我们拉勾!”说着邱海冰伸出小拇指。

    这个也可以?李雪龙见到邱海冰的小姑娘状连忙背过了身去,肩膀不停的抖动着。妈呀!我堂堂军长大人,统帅着将近十万大军,掌握数百万人生活要是传出去跟个小姑娘在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的话,威信不是就荡然无存了?!死李雪龙见到我这么狼狈居然见死不救!一定要给你个小鞋穿穿……“这个打赌我看就算了,我以军长的身份保证只要你有统帅军队的能力,我一定会让你带部队的!真的!我可以保证!”我连忙把手背到了后面,可不能和邱海冰来什么拉勾!

    “好,这是军长您说的呦~,我就相信军长您这次!好了,我先回部队了。军长路上见!”说完邱海冰一蹦一跳的跑了出去,留下我在这里继续发呆。

    “军长您刚才要和我交代什么?”李雪龙见我一个人发呆开口问道。

    “啊?”我回过神来“我刚才说道那里了?”

    “军长刚才说道要是战况不利的时候邱队长就进来打断军长您的交代了。”李雪龙提醒道。

    真是的!这个邱海冰搞的我现在头脑里面一团糨糊!“我刚才要说的是,要是敌人没有什么破绽,你率领独立旅马上放弃徽州城,朝黄山山脉撤退。你们只要骚扰敌人就可以了。”

    “我明白了,唉!独立旅实力是太弱了一点,说是一个旅四个团,实际上它的兵力只比一个主力团多一点,那四个团还赶不上主力部队的一个营!要是有一个主力团在这里我敢保证吴坤修、康国器他们根本就打不过我们!想攻下徽州城?做梦去吧!”李雪龙又皱了下眉头,他不说独立旅的实力弱我也明白的,只是他还要再次强调一下“不过军长放心!我们一定会把敌人拖在徽州城下三天的。”

    “还有那些俘虏,你先把他们都转移到安全的地方,派得力人员看守住他们,别让他们逃跑了。至于那个马贤,看看他愿不愿意到清军中做卧底,要是他愿意的话我们以后对曾国藩的清军动向就不会像现在一样敌人动了我们才知道,不过前提条件是俘虏的那些人只要知道马贤归顺我们的一个都不能放了。”现在情报工作是让人饶头的事情,我军成立时间不长,在这些方面没有什么前期准备,现在都是事到临头了才知道,而敌人已经成立了那么长时间,我军的一举一动他们都了若指掌,不然我也就不会有昌化之败,我们现在实在是显得太被动了!那个马贤投入我军现在还是保密的事情,没有什么人知道,只要把在徽州被俘虏的湘军都控制起来他就不会有什么危险,唯一担心的是马贤会在回去后变心,不再接受我们的指挥,不过这个也是有办法解决的“参谋长,只要马贤愿意回去帮助我们,你告诉他,他的安全我们会保护好的。不过他也不能对我们有贰心,先不说要是以后我们抓住他后会拿他怎么样,就是曾国藩那边我们也不能保证一定会对他好,只要曾国藩知道一点他曾经为我们办过事,后果是什么你让他自己想清楚。当然了,我们也不要求他把部队给我们带过来,只要他能把曾国藩的部署、活动及时的让人通知我们就可以了,只要他做的好,到时候人民会感激他的!”

    “军长,师长说部队已经集结完毕!他让我来请示,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出发?”李成的通信员跑了过来。

    “好的,告诉李师长,我们立即就出发!”我向他说了后又转头看着李雪龙“这里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希望你能打出我军的威风来!我就先走了。”

    “好,马贤的事情我会按照军长的意思办好了。至于徽州这边还是请军长放心好了。我送送军长吧。”李雪龙走到我身旁。

    走出指挥部,李成、沈彬带着师部直属队首长就站在门外边。见到我出来了李成连忙跑了过来,两脚一并举手行了个军礼“军长,解放军第三师全体指战员已经集结完毕!请军长指示!”

    “没有什么需要再说的了,现在出发!”我回个军礼,静静的说道。

    “是!”李成高声应道,然后转身向后面的那些部队大声喊到:“出发!”

    日近中午了,天空万里无云,一丝风也没有,火辣辣的太阳就高高悬挂在头顶。七月的气温十分高,路边的黄狗嘴里吐出舌头,懒洋洋的趴在地上。远处的地面好象是有水汽升起,不停的在抖动着。路边的大树也像是被烤蔫了,树叶都卷了起来。南方的夏天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显得十分湿热,树阴下根本是没有比太阳下凉快多少。我和李成骑着马没多久,身上就已经开始出汗了。

    出了城没走多远就看到一队队人马正在不停的朝前方赶着路,本来很短的一支部队没多久就拉成了一里多长的大部队了。而在我们左右两侧也慢慢聚集起了一支支部队,部队在行进中不停的变换着行军顺序和队列,一阵阵高昂的歌声传了过来。

    “军长,参谋长怎么这次没有来?”李成骑的实在是无聊再加上心中一直憋着问题,走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问我。“参谋长有他的任务,这次就不和我们一起行动了。李师长,告诉部队加快行军速度,跑步前进吧!”这里距离绩溪直线距离有二十公里,可是行军毕竟不是走直线的,七转八弯的到绩溪就要走六十里地了,再加上洪仁玕已经出发好半天了,按照现在的速度要追上他得等到猴年马月?!我们的速度一定要快!再快!哪怕跑死人也要及时赶到前线去!

    “传令下去!部队跑步前进!要快!敌人就在前面,赶上去消灭他们!”李成对周围的那些通信员大声喊着。通信员哄然应是,催着战马到各个部队去传令了。

    天黑下来的时候我军到了绩溪杨溪镇,八个小时部队急行军跑了有将近一百里地,我看到部队实在是太疲劳了,先头部队到了杨溪,尾部还甩在四十里外的绩溪县城,只好让部队暂时在原地休息,不然就这样到前线去,不用敌人怎么打我们,我们自己也被拖垮了!

    镇外四处山岭上燃起了篝火,战士们八个多小时没有吃饭了,乘着现在不用赶路赶紧烧点东西添添肚子。有些战士累的连烧饭的劲也没有了,放下武器身子一软就躺倒在地上。

    “部队怎么样?”骑了半天的马,我现在**也坐的生痛。骑马慢慢走是一种享受,要是长时间奔跑的话那就是受罪了!

    “现在八团在绩溪至杨溪,七团位于北村至瀛洲一线,九团现在在徽山至大源。”李成摊开简易安徽地形图手指着大致的位置“我们现在部队散的太开了,要是张运兰现在找我军决战的话恐怕我们胜算不高啊!”

    “郑营长!过来!”我转头朝站在远处正在侦察营里布置任务的郑敏建喊着。郑敏建听到我喊他马上跑了过来。“军长,您找我有什么事情?”

    “现在干王部队在什么地方?还有那些敌人呢?”

    “干王已经到了金沙,现在正在休息中,干王的部队距离我们前锋有二十里地,清军鲍超所部在今天下午停止了前进,现在在胡东,距离干王的部队现在不到十五里地。据侦察员观察他们现在正在做防御工事,恐怕他们已经知道干王的部队正在北上。张运兰指挥的五千湘军现在兵分两路,北面一路两千人现在过了岛石,张运兰自己率领三千人现在偷偷翻越了大障山,现在在三亩丘,张运兰的部队是我们侦察员一直暗中跟着才发现的。(这个张运兰又想和我们玩花招了!既然已经发现了你,这次我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好报上次被你偷袭之仇!我暗暗想到。)另外昌化还有五千湘军在严州总兵彭战率领下于今天上午离开了昌化,目的地是徽州城。至于西南的吴坤修、康国器所部,因为我军行军速度太快,暂时没有那边的消息传过来。只是有侦察员报告说独立旅现在正在朝岩寺方向集结,不知道参谋长不好好守徽州到那里去干什么?”郑敏建马上把最新的敌情和我军的情报汇报上来。

    “郑营长,马上把侦察工作重心放到张运兰那里!查看一下敌人现在有没有休息,警戒工作如何!”这次我要打张运兰个措手不及!“李师长,命令七团向黄土坑方向转进,八团由杨溪慢慢前进到黄土坑,另外让九团马上从徽山到黄土坑来沿途要保密,绝对不能让张运兰发现九团的踪迹!我们到黄土坑去等九团。哼!我军在援救干王之前先把张运兰的三千人吃掉!殷营长,你赶紧派人和干王联系,告诉他我们已经来了,让他暂停前进,把周围的敌情跟干王说清楚,要他多注意一下正面鲍超的行动。”殷武答应一声走了。

    “军长,恐怕张运兰也知道我军的位置,他会不会缩回去啊?”吃掉张运兰是我军上至军长我,下到战士都热切盼望着的事情,不过想归想,是不是真的可以消灭他就难说了,李成觉得我们跑的这么轰轰烈烈,张运兰没有道理不知道我军的所在。

    “放心吧!正因为张运兰知道我们的位置他才会亲自率领三千人来偷袭我们。恐怕我们还没有出发张运兰就已经知道我们会过来了。李师长,告诉部队,到达黄土坑后马上封锁黄土坑一带,决不能让张运兰的暗探发现我军的准确兵力和动向。”这次我既然知道张运兰所在位置要是不消灭他真是天理不容了!

    “沈团长,你们团都跟上来了吗?”我和李成率领八团到黄土坑等了两个小时后,九团出现在我们视野中,我们忙迎了上去,走在九团前面的就是他们的团长沈路。沈路见到我过来了马上紧跑两步来到我面前“报告军长!九团全团都过来了!不过现在我们团前后距离拉的比较大,现在后卫还拖在十里之外的地方。”沈路发现李成跟在我后面连忙和李成打招呼“师长您好!”

    “告诉部队在这里集合,临时休息一下,让大家不要生火,也禁止大声说话。”现在在黄土坑一带已经在周围派出了暗哨,严禁走漏任何关于我们现在在这里的消息,一切想进入我军营地的人一律逮捕,对于部队保密工作我还是相当放心的,不过还是把保密做的更细一些比较好“沈团长,两小时后我们出发。”看看那些疲惫不堪的战士我动了恻隐之心,可惜不能给他们更多的时间,不然张运兰会跑了的!还是等部队在两小时内集中后马上再出发吧!

    “好的。传令下去,部队暂时休息。后面的部队马上赶到这里来!应政委,部队纪律需要你负责了。”沈路冲后面一个黑瘦的年轻人说道。“军长这是我们团的政委——应孔达。前段时间他打摆子,一直没有参加军长的会议,现在总算是好了一些。”原来这个人是团政委啊?我说我和沈路说话的时候他怎么站在我们面前呢!我一般不大和政治人员打教导的,尤其是下层的政治人员,所以下面几个团的政委到现在我只是知道他们的名字,真的见过面,并经常聊天的没有几个。

    “军长。早就听到军长大名了,这次见面真是三生有幸。初次见面请多关照。”九团应政委冲我敬个军礼,然后向沈路说道“团长放心吧,我们政治人员不是吃软饭的。我现在就去找他们。”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