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五十九章 图个吉利

第五十九章 图个吉利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军长,有最新张运兰动向了!”我率领着九团刚偷偷到了胡家后郑敏建追了上来。

    “怎么样?张运兰有没有撤退?”虽然我劝过李成让他对消灭张运兰放宽心,不过我自己心中也是不停打着鼓的,要是张运兰没有消灭,洪仁玕那边我们又没有赶上,这次损失就大了!

    “敌张运兰现在进了荆州!部队已经驻扎下来了,警戒森严,在荆州附近的山里张运兰派出了大量的暗探,我们的侦察员不敢靠的太近,并且在黄土坑我军七团、八团周围也发现有敌人暗探活动迹象。”

    “从荆州往黄土坑哪里比较险峻适合打埋伏?在我们这里有没有发现敌人的暗探?”

    “暂时在军长周围还没有发现敌人暗探。至于荆州到黄土坑一路上都是山区,作为伏击战来说我看什么地方都很合适,不过最合适的就是饭甄尖了,只是我们侦察员发现在饭甄尖有可疑的人在活动,可能张运兰也盯上了那里。”

    这让我把悬着的那颗心放了下来,只要张运兰没有注意到我们的存在就是胜利!“继续侦察,把张运兰给我盯紧一点。再告诉李师长他可以适当的休息休息。还有,告诉他在凌晨到带领部队到胡家去,把张运兰的注意力吸引到他们那里。”交代完郑敏建,我回头找到沈路“沈团长,我们现在到荆州去看看。”

    天亮的时候九团埋伏在胡家至饭甄尖之间的大山两旁,我和沈路在埋伏部队的前面静静地守侯着张运兰的出现。九团二、三营分别埋伏在路两旁的半山腰,九团一营守卫瑶瑶岩,这次北上作战没有把他们调过来。九团现在参加埋伏的只有二三两个营,再加上一些配属九团指挥的团直属队和三个独立营,全团有三千来人。

    我努力的集中视线搜寻着埋伏在对面的战士,可是什么也看不出来,除了山风吹过把树叶吹的沙沙做响,树枝摇动以外什么也找不到。要不是我亲眼看见上千人的队伍埋伏在对面,说什么我也不敢相信在这里的山野中会有大部队埋伏!夏天树木茂盛,部队穿着浅棕绿色军装头盔上面也用麻绳绑着短树枝树叶什么的进行了伪装,在树木丛中根本难以分辨出来,这就是我军军装近代化的好处了。不过以后应该再做的好一点,要是条件允许,还是让野战部队装备上迷彩服好,还有不知道现在有没有那些伪装用的涂料?要是把战士们外露的皮肤上面涂满了迷彩油漆,那样我们不就是隐形的了?我在心里暗暗想着,看来要马上把这个想法告诉史秉誉,呵呵,我以前怎么没有想到了?非要到这次自己亲自率领部队打埋伏才想起来!真是笨的够可以的了!

    部队已经埋伏了三个小时,除了张运兰的那些暗探传令兵偶尔经过外山路上就没有什么动静了,早上五点有敌人的暗探从我们鼻子下面匆匆的跑了过去。然后就没有什么人再次出现了。

    “军长,还真给您算准了!敌人是埋伏在饭甄尖到荆州的山里,现在那些人已经出动了。”郑敏建摸到我趴的地方小声说道“李师长率领的部队已经到了胡家,现在正在胡家休息。”

    “哼,我只是认为张运兰不会让自己的部队摆明了要在荆州休息,荆州那边肯定是个骗局,是想诱惑我们到荆州去的,谁知道我们七八两团根本不理会他,到胡家方向走了,他张运兰要是不着急才有鬼了!”我回过头低声笑道“我们在猜测张运兰的心思,张运兰也在猜测我们的想法,打仗就是在互相斗智。张运兰毕竟在徽州这里防备我军进入安徽已经很长时间了,这里的一山一水他已经很熟悉,知道什么地方好打埋伏,对这里的熟悉程度要远远强于我们,他的隐蔽行军从一开始就防到我们发现他了,不然他不会在七八团周围派出大批的暗探,他一定相信我们已经发现了他的行踪,他相信我们知道他在这里后会急于报报昌化战败的一箭之仇,荆州那里是故布疑阵,他的主力肯定在半路上等着我们呢!饭甄尖既然是最适合打伏击的地方,那么他就不会不在那里埋伏,现在他发觉我们并没有到荆州去而是一路向金沙前进去援救干王部队,我们这一手一定打乱了他的布置,相信他现在一定怀疑我们是否发现了他的部队。只要他觉得我们并没有发现他,他一定急着想赶到胡家偷袭我军。张运兰上次偷袭我军占了便宜,他一定会轻视我军的,考虑问题就不会从正常情况出发来考虑,现在张运兰应该已经做出决定了。呵呵,相信他的主意是咬着我军的尾巴一路横扫过去,既然他的想法给我们识破了,这次就该换张运兰尝尝被人家偷袭的滋味了!沈团长告诉部队注意隐蔽,没有命令不许开火!”然后我自言自语地说道“希望李成他们能及时在战斗打响后赶到这里来。”

    “是,军长。”沈路也低声应道。

    早上八点,从东面出现了一支部队,急匆匆的往我们这边赶了过来。慢慢的那支部队离我们近了——湘军!张运兰的湘军终于出现在我们面前!走在最前面的是张运兰的斥候,那些斥候仔细的搜索着前面山上有没有埋伏。

    从半山望下去,几千湘军排成一路纵队,每排三人,湘军一队队的从我们下面过去。另外在山顶上也出现了敌人的巡逻队,十五分钟后敌人的中军出现在我们下面。几个骑马的湘军将领从我眼皮低下过去,不知道张运兰在不在这几个人里面?在中军中还有十多门大炮,那些大炮在牛的牵引下也被湘勇拉了过去。

    “军长,我们出击吧?敌人大部队已经进来了!”沈路伏在我耳边轻声地说道。

    “等一下,等敌人的后卫部队。”我低声向沈路说道。

    山头的搜索队已经走了过去,后面的后卫也全部进入了我军的包围圈,我在心里暗暗遗憾着,这次率领的埋伏部队太少了,围住了敌人的后卫和中军,前锋就出了我们的包围圈,要是三个团都在这里我敢保证张运兰一个兵也跑不出去!不过要是七八两个团也过来,非把张运兰吓跑了不可!只能靠一个团来打张运兰一个措手不及,兵力要是再多我就怕引起张运兰的怀疑,实在是头痛的事情,现在只有希望在攻击发起后能够把敌人朝胡家赶过去,七团和八团能够在李成率领下及时的出现在前边了……最后的几个敌人也走过了我的面前。

    “打!”我大吼一声,欧阳磊在我“打”字刚出口就放出一个大号的烟花,烟花在我们头顶上面炸开了,红色的礼花在白天并不是很明显,只是在爆炸后腾起了一团黑色的烟团,一声闷响在山里久久的回荡着。烟花飞的并不高,但一两里地的人还是可以看到的,尤其是烟花爆炸后的响声,相信耳朵只要没有聋的人都可以听到。

    随着烟花的爆炸,密集的子弹朝着下面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湘军头上飞了过去,同时远出传来远远超过刚才烟花爆炸声音的响声——那是特种部队拉响了他们埋着的地雷。

    为了适应埋伏战,原来的炸药包我觉得在城外运动战中并没有什么用场——很明显,这些敌人没有修建什么碉堡,至于攻城,我们这支两万人的队伍也不可能攻打敌人守备森严的大城市,战斗中炸药包威力是极为强大的,而且有点强大的过分了,一个炸药包可以把半径三十米的敌人不是炸死就是震的七窍流血而死。但山地作战中,敌人不可能挤在一团等着我们炸他,一个炸药包在山地作战中的威力在我眼里不比手榴弹强上多少,还是做一点地雷比较实用些。毕竟地雷装药少,可是地雷的威力并不小!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特种部队的李岩,李岩大表赞同,从李岩那边我才知道原来太平军早就已经用上了地雷和手榴弹(哪个太平天国的手榴弹在我眼里跟个发烟筒差不多,威力实在是太小了!),并且在太平军以前的战斗中这些武器也是派上了大用场的。他们这些从太平军过来的工兵都会做地雷!这自然是个好消息了,徽州城内没有什么富裕的铁,于是我想到了抗战中华北八路军用过的石雷,并且把大致情况告诉了李岩,具体的就要他们特种部队摸索去了。现在就是李岩的部队拉响了那些自制的石雷,算是张运兰帮李岩他们做石雷威力怎么样的实验品了。

    我朝山下望去,在第一轮的枪声过后,山下躺下一片湘勇,那些活着的湘勇愣了一下,然后马上反应过来,举着大刀长矛向山上冲了上来,那些使用抬枪、小枪、火枪的湘勇马上镇定下来,蹲在地上举着枪朝山上放枪。不过我军隐蔽的极好,那些枪弹对我军根本没有什么杀伤。

    我军第二轮第三轮枪声响了起来,很快的枪声就密集的连成一片了,在枪声中勇猛往上冲上来的湘勇纷纷倒了下去,往上冲的湘勇被密集的子弹打了回去。山道上那些原本镇定的湘勇在周围兄弟一个个倒下后略现惊慌了,他们开始四处寻找可以躲避我们攻击的地方,发射的子弹也显得漫无目的性。不过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原来敌人有目的的攻击在我军中没有造成什么伤亡,现在我军倒是出现了第一批伤亡,在四散的流弹中我军出现了少量的伤亡,至少我身边的沈路就被流弹打伤了胳膊,我当时看着正高兴呢!放下望远镜低下头正想对对沈路说什么一颗子弹从我头上飞了过去,要是我头还是抬着的话恐怕我运气最好也是要到医院里面去了。——看来还是让他们有组织一点的好。“沈团长,命令部队出击!冲下去消灭这些可恶的敌人!”看看敌人已经混乱了我大声命令道。“独立营拿起你们的大刀跟我冲呀!”沈路胳膊被子弹穿了一个洞,两个眼睛都红了,头上青筋爆动着,一把抽出自己的腰刀高喊着带头冲了下去,我想拉一把他,被让他这么冲动,可是根本没有拉住!这家伙现在算是暴走了。

    看着两个主力营打着湘勇狼狈不堪的独立营心中的热火早就燃烧了起来,只是一直没有出击的命令,只能焦急的等待着,现在见到团长终于下达命令了,而且第一个带头往山下冲了下去,那些独立营也不甘示弱的呐喊着冲下山来。对面山上的独立营也冲了下来。

    因为我军现在火器并不是很多,除了原来的主力部队装备有新式火枪外,新加入我军的农民还有那些被俘虏后加入我军的清军一律都是大刀长矛,并没有装备火器,我们把他们编成了原来各个主力团里面新的独立营,算是主力部队的预备队。现在就是看他们战斗力强弱的时候了。

    山头上升起了团团烟柱——张运兰的炮队开始向我军攻击了,独立营的战士们根本不管那些炮弹还有湘军的流弹会不会打上自己,只是举着大刀端着长矛拼命的冲下山来,在山上主力的掩护下,很快他们就和山下的湘军搅成了一团。

    我从望远镜里面见到湘军在我军突然打击下一团混乱,山下和上山的路上到处都躺下了湘勇的尸体,但湘军毕竟是一支劲旅,被打散的湘勇在失去指挥的情况下自觉的形成了一个个小集团,大多数的小集团在互相融合着,变成大一些的,更大的集团,还有的集团拼命想往上面攻上来,在寻找我军薄弱环节寻找对他们有利的战机。而我军那些独立营毕竟训练时间有限,战术动作和战术队形都显得有些乱,虽然占了突然袭击还有从高出冲下来的优势,但在敌人的顽抗下,消灭一个湘军士兵往往也要赔上我军一个战士的生命——这样损失太大了!不行!一定要赶快打消敌人战斗的意志!“三团的同志们!现在敌人已经就要崩溃了!只要再加上一把劲!大家冲啊!”

    “九团战士们!上刺刀!给我冲呀!”在我旁边一个黑黑瘦瘦的年轻人尖着嗓子大喝一声端着枪就冲了下去——九团政委应孔达见到山下我军有被敌人赶上来的危险,不顾自己身上的病还没有全好,带着自己的警卫员往下冲了下来。树丛中一阵骚动,山腰上本来掩护独立营冲锋的九团二三营跟着应政委冲了下去。

    敌人后卫在应政委率领战士们冲下来后原本渐渐稳定下来的防线立刻崩溃了,慢慢的张运兰的后卫开始往前面溃逃下去,冲乱了本来稳定下来的中军,连锁反应下中军的那些湘勇只是坚持了十多分钟后也开始崩溃了,顺着山麓朝西边逃窜,冲乱了前面顽抗的那些前锋部队。山野里面到处都是四散奔逃的湘勇,南面北面还有东面被我军战士们挡住了,乱成一团的湘勇只能拼命的朝西溃退下去了。

    “沈团长!告诉部队追着敌人打,不能给敌人喘息的机会。消灭他们!”我带着欧阳磊见到湘勇败退了,跑下山来。

    “是!”沈路正提着腰刀血红着眼睛四处寻找顽抗的湘勇,他已经杀红了眼了。听到我让他带领部队追杀敌人兴奋的答应道,然后转头向他的那些部下高声大喊着“弟兄们跟我走!不全歼张运兰我们就别再回来了!”说着沈路手中举起腰刀高喊着“冲啊”顺着敌人撤退的方向冲去。

    “军长,李师长率领的七团、八团过来了!现在正在从胡家往这边赶过来!师长问问要不要马上让七团、八团加入战斗?”殷武跑了过来大声的问道。

    “好!命令李师长,马上把七、八团投入战斗!一定要全歼张运兰,决不能放走了一个敌人!”我兴奋的朝殷武说道,然后回头找到正在一旁发抖的应孔达“应政委,告诉部队,我们师的主力已经到了!让大家再加一把劲全部消灭眼前的这些敌人!”

    “同志们,主力上来了!快走啊!到前面和主力会师去!把敌人消灭在这里!”应孔达尖着嗓子大声喊道。战士们现在沉浸在打败了张运兰的兴奋中,听到主力上来了,更加高兴了,哄然高声欢呼着,举着大刀长矛,端着手中的洋枪朝西面冲了过去。

    我在警卫员陪同下顺着山麓往西走去,战场上的硝烟还没有散尽,一堆堆被俘虏的湘勇在独立营的看守下惊恐的看着四周那些他们眼中的“发匪”,沿路到处都是湘军战死的尸体,还有一些我军阵亡烈士躺在地上。受轻伤的战士咬牙坚持着随着大部队追击敌人去了,至于那些重伤员,卫生员已经把他们转移到完全的地方暂时安置他们。

    走到前面原来敌人中军的位置,十来门大炮歪斜的倒在路旁,在大炮周围七凌八落的躺满了一地的湘勇,原来拉炮的那些牛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在山路两旁有很多还在冒着烟的大坑,大坑周围布满了缺胳膊少腿的湘军士兵,有的坑边上还有死马躺在地上,马上的那些骑士不知跑到那里去了,在坑边远处的树上还挂着一些碎肉、打烂的肠子、破衣服,随着山风缓慢飘动着,——这些就是李岩的部队埋地雷的地方,地雷爆炸后只剩下一个个窟窿留在原地了,没想到石雷的威力也有这么大!要是铁雷不知道还会造成多大的杀伤力?我在心里暗暗想着,好象李岩他们给地雷装药装的太多了点,以后还是要告诉你别装这么多的炸药,实在是太浪费了!

    我军这次伏击战打的相当顺利,从早上八点半发起攻击到现在才过了两个多小时就把三千湘军赶鸭子一般赶的没命的逃跑了。我粗略统计了一下,炸得四分五裂的没法估计有多少,至于打死后躺在地上的在我眼前就有四百多人,现在俘虏了有八百多的湘勇。呵呵,这一仗打下来,张运兰的部队看来是要从曾国藩的点名册中消失了。

    远处隐隐传来喊杀声,李成率领的三师主力终于出现在欧洲战场了。

    信步登上这里的最高山峰,放眼望向西方,在方圆二十里地红旗迎风飘扬,到处都是穿着浅棕绿军装的我军战士一群群的在排长、连长的率领下正在漫山遍野的追杀着逃亡的湘军士兵。交枪不杀声,解放军优待俘虏声响彻云霄,敌人有组织的抵抗已经没有了,有的炊事员举着扁担就可以抓到一串的俘虏。到处都是抓到某个敌人守备或者是头领的声音。可是到现在还没有抓住敌人这次的主将——张运兰。可不要给他跑了哇!要是张运兰跑了这次我们的胜仗就打的太遗憾了!

    “军长!李师长来了!”我正在看着远处战士们抓俘虏的场景,欧阳磊见到山下走上来的人忙跟我说道。

    “军长……”李成见到我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在李成后面还跟着三师代理政委沈彬,文质彬彬的沈彬现在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嘴巴向后面咧着,手臂大幅的摇摆着。他的兴奋劲不言自明了。“呵呵军长,这是我们三师自从建立以来打的最大的一个胜仗!我实在是太高兴了!呀~!”李成憋了半天终于吐出了这几个字,然后大声的吼叫了起来。

    “先别高兴的太早了,告诉部队等把张运兰抓住了再高兴吧。没有抓住张运兰我们这场胜仗打的就不完美了!”我现在脑袋里面还想着怎么张运兰还没有抓住呢!暂时没有心情高兴起来。

    “放心吧军长,现在这里到处都是我们的部队,张运兰已经无处可逃了!抓住他只是时间早晚的事情。”李成充满信心的说道。

    “军长,不管张运兰能不能逃跑出去,这次他的老底子三千人马都被我军全歼定了!湘军又少了一员能征善战的将领。呵呵曾妖不会又气的要跳河了吧?不知道这次是谁救他?”沈彬笑着说道。

    事情好象没有那么简单的,就我知道曾国藩在和太平军作战中打了无数的败仗,他给清廷上的奏章中自己也承认这点,不过他说的很有技巧性说是“臣屡败屡战”,虽然这个意思就是屡战屡败,不过比屡战屡败要好听多了!而清廷居然一直重用他,到最后湘军发展到三十多万,还在其他清朝军队和外国干预的洋枪队配合下镇压了太平天国起义,对于这个曾国藩绝对不可以轻视啊!只有完全彻底的消灭了他的部队,活捉或者是打死了他我才能够放心!“同志们,你们不要太乐观了,我们这次只是消灭了敌人的三千兵马,和周围十万湘军比起来,三千湘军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不能盲目的乐观啊!告诉部队赶紧打扫战场,至于张运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要赶紧结束这里的战斗,不知道干王那边怎么样了?李成,干王那边的通信员回来了吗?”

    “还没有,都一个晚上了,不知道干王他又怎么了?我们这次来支援他,难道他又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怎么说他也应该听一下军长您的意见啊!”说起干王那边,李成停止了笑容,既然我军这次的任务是解救干王的部队,那么只要干王被敌人消灭了,我们就是消灭了再多的敌人作为任务来说也是失败的。

    “其他敌人还没有最新的消息传过来吗?”既然张运兰的三千湘军被全歼现在已经成为定局了,我的注意力应该转到其他敌人那边去了。

    “还没有,军长您这里要是没有消息的话我就更加不会有了。”李成的声音有些不满的成分在里面,他的侦察营现在变成得到的情报作为师长的最后知道,自然是有不同看法了。

    “怎么?李师长不会是吃我的醋吧?既然现在是我在指挥部队,情报工作自然是我来掌管了,你有什么意见吗?”我看着李成笑问道。

    “没有没有!我怎么敢有军长的意见?!借我个胆子我也不敢啊!”李成连忙摇着手心急火燎地赶紧否认。

    “报告!军长,山下的那些湘军大部已经歼灭,请军长下山看看吧!”沈路提着还在滴着血的腰刀跑了上来,他头上的头盔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衣服上面粘满了血迹,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走吧,我们一起看看去。”我向李成说道。

    山下战士们已经在打扫战场了,成群的俘虏低头丧气的被战士们押了下来,我军的烈士被就地掩埋,伤员正在抓紧转移中,至于湘军的那些尸体就没有人管了,还是让他呆在原来在的地方,战场上血腥气味很浓。还有些战士在四处的山里面正在仔细搜寻着,偶尔传来一两声欢呼,那是战士们又抓住隐藏起来的逃兵所发出的欢呼声。

    “怎么?张运兰还没有抓住吗?”见到带下来的没有一个像是清朝大员的样子我觉得心里有些急噪了。要是让张运兰跑了这次遗憾就大了!

    “军长,恐怕您见不到张运兰了。”沈路迟疑了一下说道。

    “为什么?是不是已经逃跑了?还是张运兰这次就没有过来?”李成代我问道。

    “都不是的,据俘虏交代,张运兰被我们的地雷给炸死了!被当场炸的四分五裂,所以……这次我们没有抓住他。”好好的一员大俘虏居然被炸死了,李成觉得功劳逃的太可惜了低声说道。

    被炸死了?那么我刚才见到的那几匹死马里面就有张运兰的坐骑?遗憾……遗憾啊!要是抓住把他改造过来有多好!“算了,死就死了吧!沈团长,这次你们伤亡怎么样?有没有统计上来?”

    “这个还没来得及,我马上让下面赶紧统计。”沈路光顾着红着眼带头杀湘军了,连自己部队是不是跟在后面都已经不管,还怎么可能知道部队伤亡情况?

    “报告!”殷武跑了过来“军长,去干王那边的通信员回来了!”

    我连忙站住看着跑得脸通红的殷武“干王是怎么说的?”

    “干王没有派人到前面打探消息,他说我们是被张运兰打的草木皆兵了。他要今天上午去广德和辅王会师去呢!现在干王的部队已经上路了。”殷武急速喘着粗气说道。

    居然不相信我的情报?这个洪仁玕怎么自己谍报人员不派出连我们传给他的情报也不相信?!

    “军长!有南路的消息了!吴坤修、康国器所部昨天入夜的时候被独立旅偷袭了他们的侧翼,据独立旅传来的消息打死打伤敌人一百来名,据报昨天一晚上独立旅都展开了骚扰作战,具体战况要等下午才能传过来。”郑敏建骑着战马飞快的跑到我们面前,跃下了战马快速汇报道。“还有昌化蒋益澧部总兵彭战率领的部队在今天下午会达到瑶瑶岩,我们已经把这个消息通知了守卫瑶瑶岩的九团一营了。北面鲍超部现在还在按兵不动,另外从张运兰部队分出去的两千人是由清军副将宋子晖率领的,现在突然从我们侦察员视线内消失,动向不明!”

    足智多谋的张运兰都被我军炸的尸骨无存,他手下的副将宋子晖又算什么?恐怕还是侦察员偷懒才把敌人给放跑了。“郑营长,对北线鲍超部多注意就是了,至于宋子晖他就两千人马折腾不了多大气候的。”鲍超可是湘军中有名的战将!和鲍超比起来他宋子晖又算是什么东西?

    “是!还有一个消息是我们在南昌的情报员汇报给温州由史政委传过来的。消息传到了徽州军长已经走了,刚好我的侦察员在那边,就把这个情报带过来了。”郑营长本来不是婆婆妈妈的人,不知怎么一件事情回事说了这么多开头的。

    “是什么消息?”

    “据我们在南昌的谍报人员胡晨说,清廷任命李元度为赣北道员节制赣北的三万清军,曾国藩对清廷重用李元度极有意见,现在让他率领赣北那些清军来‘剿灭’我们皖南部队,李元度曾经担任过皖南道员的,对这里情况很熟悉。据胡晨所说,赣北的三万清军是李元度在江西招募的,十分凶狠、狡诈。她让我们多加小心。”郑敏建严肃的说道。李成发出了“咦?!”的一声。

    胡晨?我马上想到这个胡晨应该是竺泽生负责情报部后在南昌发展起来的情报人员——就是一般人所说的间谍了。李元度?李元度是何许人也?我见到李成显得很是惊讶连忙问道“李师长,你是不是知道这个李元度是什么人?他指挥过战斗吗?”

    “军长不知道李元度?!”李成以看大猩猩的眼神看着我(见鬼!我怎么知道李元度是什么人?!我的历史课本又没有告诉我历史上还有个叫李元度的很了不起的人,我只知道李鸿章、曾国藩、左宗棠寥寥无几的几个清朝大员!倒是太平天国的人知道一些,不过五王现在已经只剩下了翼王石达开,现在还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嘴里不停的发出啧啧的声音,让我听了好象自己很孤陋寡闻一般,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李成见到我的脸色不大好看赶忙说道“军长,以前听被俘虏和投降我们的湘军说,这个李元度是曾国藩的心腹,他是湖南平江人,字次青,是满清的举人,少年时候就慷慨任侠、勤奋好学。辛开三年……就是一八五三年他被曾国藩邀请加入了曾国藩的队伍,他曾经是曾国藩身边重要的谋士,辛开四年就是五四年,我太平军在靖港打败了曾国藩后,他曾经投水自杀,多亏李元度事先发现了,才把曾国藩救了起来,还在清朝狗皇帝对曾国藩印象大坏后为曾国藩争取了专奏权,为此曾国藩对他更加信任了,俩人饭同食、游同舟、睡同室,而曾国藩的奏折信件之类大多也是出自李元度,后来曾国藩多次寻死寻活都是李元度预防和救援才得以活下来的。”李成象说书一样念念有词的说着,看来李元度的事迹在太平军中也广为流传了,不然一个下级军官不可能知道那么多的。该死!这个李元度要是不救曾国藩,那曾国藩不就早都死了?!我心里正在愤愤不平的时候没有注意到李成已经说了很多话了“……后来在五八年李元度升任道员,被满清皇帝调到浙江在浙江巡抚王有龄下面差遣委用,王有龄想拉拢他,可李元度好象根本不知道。六零年五月李元度被调到皖南当个道员,八月在被太平军打败后逃到曾国藩大营中,当时就让曾国藩相当气愤,上疏弹劾他,李元度因此被革职。去年,王有龄上奏调李元度援浙,李元度搞了个什么‘安越军’,结果又被曾国藩弹劾一本,让清廷把李元度革职遣戍了,怎么这个李元度又出来了?”

    这个李元度真是自作自受!要是他不救曾国藩怎么可能有被曾国藩弹劾的可能?不过李成没有说这个李元度到底军事指挥能力如何,难道他在军事上面没有什么建树吗?

    “曾国藩方面有些什么人才?这个李元度到底擅长哪方面的事情?”见到李成对曾国藩的事情了解的好象很多,我问道。

    “曾国藩府上谋略之才有郭嵩涛、左宗棠、陈士杰、李鸿章、钱应溥、薛福成等人,作战之才水上有彭玉麟、杨载福陆上有李元度、唐训方、李榕吴坤修、黄润昌等人军需方面有李翰章甘晋李兴锐等人各种人才不下二百人。”李成思索着慢慢说出了一个又一个名字,难为他居然知道而且还记下了这么多的人名!换了我是一时半刻无论如何记不下来的。

    这个李元度居然是陆上的作战人才?!我在福建打死的彭玉麟还只是水中蛟龙,消灭他就这么困难了,不知对付这个陆地上面的人才又会怎么样呢?还好李元度和曾国藩关系搞僵了,看来我们可以借用这点来好好做做文章!“听了李师长的话真是让我茅塞顿开啊!看来这次曾国藩是使用借刀杀人之计了,想用李元度这把刀来和我们这把刀互相对砍砍,呵呵,打到最后胜利者也被拼得差不多了,他曾国藩再来收现成的果子。这一点不光我们看出来,相信李元度自己也是心知肚明的。不知道现在我们大家都知道了曾国藩的诡计还能不能够得逞?”

    “军长,我们是不是让部队先到干王那边去?这里打扫战场的交给独立营干就可以了。”沈路见我正在想着李元度的事情连忙打岔到——李元度是以后考虑的问题,现在我军最现实的敌人就是北面的鲍超那三千人,不过在我军现在气势面前不要说三千,就是三万也不在话下!相信现在我军大多数的指战员都是这样想着的。

    “战果统计上来了吗?”

    “初步统计,我军打死打伤张运兰部共九百余人,俘虏敌人一千七百多,现在还有四百来湘勇暂时没有找到,相信这些以成惊弓之鸟的敌人靠我们团的独立营对付就差不多了。”沈路对自己手下的战斗力现在是信心空前高涨。

    “不能太小看敌人了!不然上次我军怎么可能在张运兰手中吃亏?”我瞪了沈路一眼“我军伤亡怎么样?”

    “我们团牺牲两百十五人,受伤五百四十三人,比敌人损失少多了!”沈路连忙补充一句。

    “沈团长,你们团就留在原地搜索消灭那些漏网之鱼,要注意仔细搜搜,也许张运兰并没有死呢?说是被炸的粉身碎骨,张运兰的运气也太好了点吧?我就不大相信!你给我仔细找找看,要是抓住张运兰记你们大功一件!就是真的死了你们也给我把他的尸首找出来,不见张运兰的尸首决不收兵!明白了吗?”我总是觉得张运兰十分狡猾,这种家伙居然会被地雷给炸死?还炸的尸骨无存也太夸张了点吧?!

    沈路刚听到抓住张运兰给他们记大功心里正高兴呢,没想到后面又有要是张运兰死了要把他的尸首找出来,还找不到就不收兵,他一下傻眼了,现在找不到是正常的,找得到倒是需要奇迹发生了,很多被俘的那些湘勇都说张运兰已经被炸死了,而且是因为张运兰被炸死才造成群龙无首,被我军打的全军覆没,现在要找到一个不知道还有什么留下来的人真是比大海捞针还困难!现在沈路的脸比苦瓜好看不到那里去。

    “军长,……这有点强人所难了吧?要真是影子也炸得找不到了,我们拿什么交差呀?这个任务实在是太难了,军长能不能给我们换一个?象是让我们一个团去消灭鲍超或者是抓住宋子晖那两千湘军,至于找张运兰的尸首这件事我看还是七团或者是八团干比较好些的。相信马团长他一定会很乐意接受如此重要的任务。”沈路软磨硬泡的想让我改了这项任务,实在不行就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扔给别人,只要不是他们团就可以了。对于鲍超的三千人他还没有放在眼里,张运兰的三千人马还不是两个小时就消灭的干干净净了?!

    “什么任务这么重要?军长,您下命令吧!我们八团一定会坚决完成军长的任务的!”马鼎南和文宇俩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过来,看来他只听到沈路后面的话,至于前面的没有听到。听到沈路见困难就让,马鼎南连忙抢着想接受这个艰巨的任务,深怕我一开口功劳又被别人捞走了。文宇没有抢先开口,恨恨的盯着沈路,好象怪罪沈路为什么有了任务不首先推荐他的七团。

    “军长看到没有?人家马团长比我还要积极呢!我看还是把这个大功记到马团长他们那里去好了,军长我先走了。”说着沈路就想开溜。

    “回来!怎么我还没有布置你就跑了?”见到沈路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我是又好气又好笑。

    “啊?沈团长风度这么大啊?居然把大功让给我们团?谢谢,谢谢!不过我们无功不受禄哇!怎么好意思抢九团的功劳呢?”马鼎南一副遗憾的样子,他用嫉妒的眼神看着沈路。

    “没有啊!军长交代的任务完成了才能算是大功一件,我们团能力不够,嘿嘿,我想马团长或者是文团长你们可以办到,不过文团长你们团已经是攻坚老虎团了,我看这个名誉还是让给八团好了。”沈路连忙解释到,而且还好象很关心几个团之间名誉分配一般,真是让人感动啊!

    “呵呵,既然这样我看还是马团长你们接受这个荣誉吧,反正没我们七团什么事情了,我先走好了。”文宇首先听出不对了,要真的有这种好事情为什么沈路一副惟恐任务跑到自己那里去了的样子?在部队中谁不是把荣誉看的比性命还要重要啊?今天这个沈路是怎么了?看来要么是沈路发神经了,要么就是这是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见到沈路一个劲想逃文宇觉得还是离开我这个军长远一点比较安全,说完就想乘机告退了。

    “文团长你也先别走!走什么啊你?呆在这里,等一下有事情交给你们!”

    马鼎南也发现好象事情不对了,沈路在退让,文宇也好象要逃跑了,难道这个任务真的很难吗?“军长,不知道是什么任务啊?能不能说出来听听?”

    “是这样的,我们这次没有抓住张运兰,我觉得他还是躲在这附近,所以让九团把张运兰找出来,只要抓住了就是大功一件!谁知沈团长想去打鲍超,不愿意留在这里。”有些事情不能说的太明白了,至少沈路就因为觉得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再打退堂鼓了。

    “这事情啊?很简单的,军长您还是交给我们八团好了,我们八团保证把张运兰揪出来!活要让军长见人,死要让军长见尸,哪怕张运兰变成了灰我们也把他的那些灰给军长您收集好了给您过目!”马鼎南一听没有什么特别困难的,马上一口答应道。他觉得不明白为什么沈路会把这么容易的事情留给他来干,难道真是他马鼎南时来运转了?马鼎南笑的嘴都不知道咧到那里去了。文宇一听这么容易的事情居然还有大功等着,怀疑自己的耳朵有问题了,不停的用手掏着耳朵,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这荣誉也太容易得到了!那他的哪个攻坚老虎团不是要不值钱了?!

    “呵呵,既然马团长这么积极这项任务就归您了!恭喜您啊!”沈路连忙上来握着马鼎南的手不停的用力摇着。“军长我还是跟您到前面去了对不对?”

    “马团长你真的愿意留在这里抓那些漏网之鱼?”不知道马鼎南知道事实真相是什么表情?不过要给他打预防针,不然到时候他听人家说张运兰粉身碎骨了就不再找了,那我留他在这里有什么用?!

    “是啊!我们八团就留在这里找张运兰好了,军长放心!我们就是挖地三尺也会把张运兰给军长挖出来!”马团长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那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既然马团长这么有信心,这项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们团了!”我看看听到“艰巨任务”时不自觉的撇了撇嘴的马鼎南,他现在是一心只想着捞功劳呢!其他的想的都十分简单“这次战斗有四百多的湘军现在还没有抓住,马团长你们八团就负责把他们找出来,并且抓住,另外那些俘虏就靠你们来负责管理了,记住不能虐待俘虏!还有就是不把张运兰抓住绝对不允许收兵!”

    “军长放心吧!这个我们都知道的。既然军长把任务交给我们团了我们就一定会把它赶好的!”马鼎南坚定的保证到。

    “马团长这是你说的喔?别到时候反悔就好了。那么现在你们团就接替九团的任务好了。”看来马团长这次是会努力的给我找哪个可能不存在了的人的。

    马鼎南和沈路俩人都兴高采烈的走了,不过相信他们俩人的心情不一样。

    “文团长,你们这次损失大不大?”

    “基本上没有什么损失,只是在追杀敌人的时候有些战士负了轻伤。不过不影响以后的战斗。”文宇肯定的说道。

    “那就好,我现在命令你们团马上派出前锋到金沙去,占领金沙附近的阵地掩护主力通过。同时在两侧也派出斥候,不能让敌人偷袭我军。”既然我们可以用埋伏消灭敌人,敌人为什么不能用同样的方法来对付我们?对可能出现的敌人一定要提高警惕!

    “是!军长那我现在就派出人了。”文宇答应后马上转身走了。

    “呵呵,军长,你为什么不告诉马团长,张运兰可能已经连尸骨都在这里找不到了呢?”李成刚才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现在见几个团长走了,终于问我。

    “可能毕竟是可能,他不是事实。那些湘勇说不定是在为他们的上司逃跑制造借口呢?”我对李成解释道“只有得到了张运兰真的不存在的证据我们才可以放手,不然给张运兰跑出去以后不是麻烦无穷了?!所以我们一定要得到可靠的关于张运兰的消息。”

    “为了这个可能性军长您就要一个主力团困在这里啊?太浪费了吧?!”李成摇了摇头,对我如此大手大脚表示惊讶。

    “你想想,我们这次战斗的面积总共有二十多平方公里,藏个人不是跟玩似的?在这么大的面积要是部队不多的话张运兰不是随时都可能轻易的溜走了?一定要仔细搜索才能找到他的蛛丝马迹!要不是干王太心急了,我还想用整个三师来找找这位道员呢!”

    “呵呵,幸好不用整个师都参加进来,不然要是什么都没有找到那不是闹笑话了?”李成笑道。“要是这么多人还让张运兰逃跑了倒真是个大笑话呢!沈政委你怎么说?”我见沈彬一直站在那里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问道。

    “军长我现在在想哪个副将宋子晖,他两千人马怎么可能突然从我们侦察员的视线中消失?!要是他突然在我们最没有防备的时候出现在我们身后,虽然我们不怕他们,但损失一定会有的。相信军长一定想到这个问题了,不知道军长有没有什么好办法?”沈彬从自己的思考中醒过神来问我。

    宋子晖?沈彬这一说我才发现自己好象因为消灭了张运兰的三千人马有些小瞧了其他的那些敌人,要自制啊,不能大意了!不然就不用想回温州去了!

    “告诉郑营长要加强对我们周围的侦察,一定要把这个宋子晖找出来!既然他突然不见了恐怕他是借助于地形才办到的,让郑营长告诉侦察营的战士们,要不怕牺牲,在各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多加留意,没有什么天险,也没有什么是人过不了的地方,要他们越是危险的地方越要仔细搜索。”两千人对我们影响不大,不过既然沈彬这样说为了我的名誉还是一定要找到宋子晖并且消灭他!

    “好的,我会和郑营长去说说。”沈彬点头答应道。

    下午一点我军大部队回到了胡家,至于八团就奉了我的指示继续留在山里面搜寻张运兰。

    经过一天强行军再加上上午的战斗战士们都极为疲惫了,既然暂时北面没有什么动静我们现在到洪仁玕那边去也没有意义,反而要听他干王王爷的命令实在是憋气,还是先休息休息等洪仁玕被鲍超教训了我们再去解救他好了。安排了站岗放哨的战士我和李成来到村里。

    村里的老百姓因为打仗都跑到山里面躲兵灾去了,静悄悄的村庄里面除了我们的战士就没有什么人了。在村庄里面我和李成随意的走着,看着绩溪的这些建筑物,昨天光赶路了,根本没有时间注意周围的景色,现在暂时空下来就可以好好欣赏一下了,走着走着我突然觉得总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头,仔细看了看,天还是哪个天,地还是哪个地,山上的茶叶已经采完了,并且和其他地方也没有那里不同,至于村庄也就是青石巷和雪白高大的房子,青石巷至少我见到的都一样,房子还是房子……好象不大对啊?我突然发觉以前一直没有注意过的一个问题:徽州的房子和我在其他地方见过的不一样!其他地方造的房子都是坐北朝南的,徽州不,徽州大部分的房子都是坐南朝北,和其他地方不同,我上次在徽州城内见到这个现象没有注意,今天没有什么事情,随处走动走动,却发觉了这个奇怪的事情,按理只要不是地形特殊,住屋的最佳朝向,当选择坐北朝南呀?“李师长你注意到没有?这里房子怎么建筑的和其他地方不一样?”我捅了捅李成问道。

    “啊?有什么不一样吗?”李成晃悠着脑袋看了半天,然后大惊小怪的说道“我怎么觉得和其他地方的房子都一个样呢?都是有墙有门的嘛!”

    见鬼!这个头脑简单的家伙!他根本就没有仔细看看有什么地方不一样!

    “军长是不是说这里房子朝向有问题啊?”沈彬毕竟是政委眼光就是和哪个大老粗不一样!

    “是啊!我怎么觉得这里房子都是坐南朝北的?难道他们不怕风水不好吗?可惜这里的百姓都跑了,不然要是找个人来问问就好了。”我疑惑地说道。

    “军长您这就外行了。”沈彬笑着说道“我刚来到徽州的时候也觉得十分奇怪,后来问了徽州城里的那些人才知道,原来房子建筑的坐南朝北还是有说法的!据五行说法:商属金,南方属火,火克金,不吉利;征属火,北方属水,水克火,也不吉利。所以以前就流行着‘商家门不宜南向,征家门不宜北向’的说法。徽州很多人都在外面做生意,他们一旦发了财,就回乡盖房子,为了图个吉利,大门自然不朝南了,都成朝北而居。所以军长您才见到与其他地方不一样的徽州民居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