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六十一章 我要活的!

第六十一章 我要活的!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沈彬跑到山头上没少埋怨李成,李成只知道一个人在那边赔着笑脸冲沈彬傻笑着,嘴里不停的赔着不是。

    “好了,既然大家都到齐了我们现在就上路吧!”我笑到,要真的怪罪起来,我也是有份的,当时着急的要走的其中就有我一个,呵呵,还是别追究的比较好。

    “军长您回来了?!真快呀!”二十九日凌晨一点多我和三师的领导先到了李雪龙的指挥部所在地郑村,李雪龙和黄献谋知道我们马上就要到来了,还没有入睡,站在军营外面守侯着我们。“上午朱旅长知道军长你们来了就嚷嚷着要去接你们,怎么?你们没有碰到吗?”

    “呵呵,碰到了,不过他速度太慢,我让他跟大部队在后面一起过来了。要让他连着骑两小时的马我看现在他还办不到啊!”我笑着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对了,现在敌情有没有新的动静?”跳下战马跟李雪龙握过手后我急忙问到。

    “暂时没有什么大的动静。”李雪龙摇了摇头“只是敌人从大营里面抽调了两千人马回到二十里外的屯溪守卫粮草去了,并且以一千多人扫荡后方的运输线,我们农军战斗力不强,至于独立旅军长您是知道的,他们刚参加我军没多少时间,武器又赶不上主力部队,战斗力不比那些农军强多少,所以我让敌后的那些武装暂时先不要有什么大的行动,不然给敌人缠住就麻烦了!”

    这倒是!这些地方武装对游击战根本就不是很了解,上千人的农军消灭十来个湘军还是有把握的,要是现在让他们打敌人的大部队跟让他们送死差不多!这些人前面骚扰的兴趣来了要是一味的蛮干我们就损失大了!

    “这两天吴坤修和康国器的湘军只是四处在搜刮粮草,喏!军长您看!”李雪龙手指了指远处。顺着李雪龙手指的方向望去,远方的天空红光闪动,我其实老远就见到了,不过我以为那是敌人点燃的篝火,难道……“那些就是湘军在屯光四周的山村在作孽!

    可惜我们部队实力太弱了,无法阻止他们。“李雪龙声音低了下来。

    “湘军自从占领了屯光后到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他们每到一个村子都四处搜刮钱财、**妇女、杀人放火!那些没有听从我们劝告离开的老百姓可是受苦了啊!”

    “为什么不离开?你们就是把他们赶也应该赶上山去啊!”远处的大火已经烧了不止一天了,不知道这次战斗过后又有多少老百姓无家可归?那些湘军士兵难道不是中国人吗?为什么对自己同胞如此凶残?!

    “怎么赶啊?!那些不肯走的都是些上了年纪的、腿脚不便的、还有一些死活不相信湘军会乱来的。我们根本没有那么多时间把他们都给疏散了。”李雪龙发着牢骚说道“知道敌军过来我们只来得及把后面的那些群众疏散了,至于前面的,两方都已经接触上了,还那里管得上地方上的百姓?要是把主要精力投入到前线疏散恐怕军长您这次回来的时候敌人就不是在屯光而是在徽州城了!”

    说到底还是敌人距离我们太近给我们留下的预警时间不够啊!还有就是老百姓当中不了解战争可怕性的可是大有人在!幻想湘军会放过他们这些无辜的百姓?那不是与虎谋皮嘛!“好了,先不谈这个了,等我们消灭了这些敌人后从徽州城缴获的那些银两中拿出一些救济那些遭了兵灾的百姓吧。”

    “好啊!到时候我会统计一下到底有多少人家需要救济尽快的把那些救济银两送到他们手上的。”李雪龙想了一下问道“军长我们温州好象财政一直比较紧张啊!我们是不是应该把缴获的那些银两留着到时候带到温州去?”

    “独三旅带着八十万两白银也快要到温州了,另外关于经费我另外还有主意,你就不用犯愁了。我们这里的四十多万两还是先照顾这边的百姓吧!好了,乘主力还没有上来前你和我们说一下当前的敌人部署吧。”

    “是,军长里面请。”

    走进大帐,李雪龙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敌人的部署。

    吴坤修和康国器根本没有料到我军主力会过来,除了抽调康国器的两千人到屯溪,还派了他一千人在屯光与屯溪之间来回搜索以外,吴坤修的五千人从屯光西北到东南的王村结寨三十里,各处营寨大小共有十六处,一般一处营寨是驻扎一个营,大致上在五百人左右。有些营寨比较小,只有一哨人马。吴坤修修筑的营寨重北轻南,不说他的指挥部就在北面的屯光,就是五千人马中屯光左右就有三千人,而王村到屯光将近二十里地只有不到两千的湘军守卫着。这两天独立旅不分白天黑夜的对那些清军进行骚扰,开始一有什么动静湘军大队人马就一起出动,可惜他们出来后却找不到任何对手,这样一日数惊后,现在一般小一点的动静那些湘军已经见怪不怪了。

    “好的,我有数了。”这个吴坤修看来是为了防备我军渗透才把部队拉的那么长,南线只有两千兵马?防备独立旅是够了,倒不知能不能顶住我主力部队的攻击?既然吴坤修把部队拉的那么长我要是不让他大败亏输实在太对不住他老人家了。“李师长,通信营殷营长到了吗?”

    李成站了起来“我去看看。”

    对消灭南线的八千湘军我已经有了初步的打算,现在应该把我其它的想法让殷武通知出去了。省得到时候又忘记了。

    “军长您找我?”很快的李成带着殷武从外面走了进来,殷武见到我马上敬礼问道。

    “殷营长,我要你马上传个消息到温州去,记得速度要快!”

    “是!不知什么消息?”殷武问道。

    “第一,请史政委马上要开发处实验电灯的制造,至于钨,我们中国应该是世界上产量最高的,不知道在我们的根据地里面有没有?寻找钨矿的工作可以让华尔带来的洋人配合。第二,电池的制造,让政委想办法在现有的条件下试制成普通电池。

    第三,告诉政委让他自己想想还有什么简单的但是能赚大钱的东西,马上把那些交给开发处的人研制!就这些,尽快把消息用飞鸽传出去吧。“我晚上在路上见到那些火把就想起来以前的手电筒,还是给史秉誉找点事情做做好些!”欧阳,把我的香烟拿出来。“

    “哇!军长,是不是大家一起享受享受?好东西不要一个人捂着嘛!来来兄弟们自己动手,不用麻烦军长您了。”见到欧阳磊从后包拿出一个铁桶来,李雪龙、李成、沈彬他们一个个都变成了饿狼一般眼睛死盯着我的宝贝——这几个家伙自从我让他们试抽了自制卷烟后他们就疯狂的迷上了它,害的我要抽还得偷偷摸摸的抽,不然象现在这样,这帮家伙不是马上就扑上来跟我“共产”来了!

    “喂喂!我说你们别抢呀?!怎么他娘的跟土匪似的?!”这些家伙再抢下去我的香烟就要不保了!我连忙抢上前去,很没有风度的投入到抢烟大战中去。

    “军长……什么是钨?还有钨矿、电灯、电池,这些是什么东西啊?应该怎么写?”

    殷武不解的问道。刚才他见我们战斗的正激烈,一直不好意思开口打断我们的战斗,等战斗停止了,那些得手的家伙一个个都自己找地方享受去了才问我。

    我刚把香烟从那些魔掌中夺了回来,就着油灯点燃了自己的香烟,没想到殷武突然问我这个问题!差点被他说的呛了一大口。电灯电池有什么难写的?!我这才想起来,在现在的中国好象知道电是什么东西的人没有多少。

    “那个电灯电池就是雷电的电字,加上油灯的灯字水池的池字。”我只好不厌其烦的跟殷武解释道,说的不耐烦了干脆自己在纸上把那些字都写了出来。殷武在旁边看的一头雾水,相信他不知道这些东西都是些什么。“好了,你就按照我写的这些给政委传过去。政委他会明白的。”我也懒得跟殷武解释,这些事情光靠说是说不明白的,还是等东西造出来了给他看看好了。

    殷武走了出去传递消息了。

    我走出指挥部,李雪龙他们正在外面喷云吐雾呢!“参谋长,你们现在在这里有多少部队?敌后有多少?”

    李雪龙吐出一个烟圈,把烟**扔到地上用力的踩了几下低着头“现在独立旅在这里有两千人,另外还有四千的地方农军配合我们作战,独立旅一千人配合六千农军在敌后展开游击战。另外在徽州城内有一千独立旅的部队。军长我觉得把大炮留在徽州城有些太保守了,所以昨天下午我让他们把火炮拉到前线来了。不过敌人火炮比我们多多了!那五门火炮我把他们单独分开也跟湘军的炮队展开游击战。”

    “敌人有多少火炮?”这些湘军的火炮实在是太落后了!要不是现在手头没有什么好的火炮,我才懒得理会那些老爷炮呢!

    “大小火炮共有三十多门。吴坤修康国器的那些火炮和我们温州主力部队装备的那些火炮来说差距很大的。要是这次我们带来一个新式火炮营,哪怕是一个连的话也可以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李雪龙遗憾地说道。

    “可是我们要是带了那些火炮,炮弹打完了怎么办?还不成了废铜烂铁了?!现在我们脱离了主力部队作战,条件艰苦只能一切靠我们自己了。”只要缴获了那些湘军的火炮我们的炮兵部队不就可以壮大起来了?!并且缴获敌人的弹药还可以用到那些缴获来的火炮上面,不象我们自己买的,还只能用购买的炮弹,缴获的那些弹药就无法使用!“好了,李参谋长,告诉部队做好准备吧。另外马上派人通知敌后的部队,从现在开始给我活跃一点!等主力上来后你率领独立旅的部队在这里牵制敌人主力,我亲自率领三师主力到王村,先把王村的两千部队消灭了再横扫上来,包他吴坤修的饺子!”

    只要消灭了吴坤修的部队在徽州就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对手了,我可以把部队调到其他地方对付那些对我们有威胁的敌人,或者是让部队有个长期休整的机会,不过这要看到时候我们周围敌人有什么动静才能决定我军的行动。

    “好的,军长您先休息一下吧。等下您还要指挥作战。”李雪龙体贴的说道。

    “好,三师主力上来后你叫我好了。我先进去睡一会。”晚上骑了这么长时候的马还是很累的,我现在真的觉得有些支撑不住了“李师长沈政委,你们也先休息一会。”

    说完我转身回到李雪龙的大帐,躺在他睡的床上一合眼就睡着了。

    “首长,有情况!”我不知道睡了多少时间,隐隐听到有人在耳边小声说着。

    “别烦我,让我再睡一会!”眼皮现在还沉着很,实在是懒得爬起来……“什么?!

    有什么情况?!“脑子里突然反应过来了。我一轱辘爬了起来,强睁着眼睛,看到欧阳磊正站在床前。刚才就是他在我耳边说话叫醒我的。

    欧阳磊见到我醒来了小声说“参谋长现在正在外面,他说有紧急情报必须马上告诉首长您。”说完随手递给我一条毛巾。

    “马上叫他进来!”接过湿冷的毛巾我一边擦着脸一边朝欧阳磊说道。“是。我现在去叫他进来。”有什么紧急情报?要是敌人进攻了现在应该听得到枪炮声啊?难道吴坤修偷偷逃跑了?

    “军长,我们在敌后的游击队有紧急情报传过来。”李雪龙一脸严肃的走了进来,一进来就说道“据他们所说。发现有敌人大部队开进了婺源,现在前锋已经到了距离这里九十里的江湾。”

    “什么时候发现的?敌人有多少?知不知道敌人主将是谁?”有谁能突然出现在婺源?

    “是昨天中午发现的,敌人有数万人马,至于主将因为我们游击队实力有限暂时无法调查清楚。”李雪龙摇摇头。

    数万人马?“李元度!这是李元度的三万人马!”我突然想起来了,在绩溪的时候郑敏建曾经说过曾国藩要李元度来“剿灭”我们,我当时没有注意到,没想到这个李元度在我们马上就要开始屯光战役的时候突然出现在战场上!中午发现距离我们还有九十里……看来留给我们消灭吴坤修的时间不多了!

    “军长怎么知道是李元度的三万人马?李元度不是被清廷撤职了吗?”李雪龙不解的问道。他现在只知道是数万人马,连指挥官是谁都不知道没想到我居然马上指出敌人的准确兵力还有主将是谁!“这是我们谍报人员通知我们的,当时我没有注意到李元度会这么快就出现在这里,唉!这是我的失职。”当时要是让部队走的快一点就好了,这样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来消灭面前的八千湘军,现在问题严重了,不过还来得及,还有时间。

    “三师部队到了没有?独立旅现在是否已经做好了出击准备?”

    李雪龙摇了摇头“三师暂时还没有到,不过已经可以看到三师过来的火光了。至于独立旅,已经和我们这里的农军做好了出击准备,现在就等军长您的指示。”

    真慢呀!怎么这么慢?!我掏出怀表看了看,现在是凌晨两点,我睡了不到一个小时?“马上派人通知三师部队,全师朝王村转进!另外叫醒李成和沈彬,我们现在就到那边去。参谋长,凌晨四点正你们这里对屯光的湘军展开攻势,一定要把吴坤修牵制在屯光这里,给我军消灭王村之敌创造条件!你把五门火炮集中起来用,哪怕就是大炮全部打坏了也不要紧!告诉敌后的游击队尽量牵制住李元度北上的速度,破坏敌人的运输线,对敌人后面留守的那些据点展开攻势,告诉他们不要害怕伤亡,只要我们这里全歼了吴坤修的五千湘军再大的伤亡也是值得的!”

    “师长和政委都已经起来了,现在就在外面。至于其他的我马上就去办!”说着李雪龙转身匆匆走了出去。

    现在要和李元度比比谁展开的快了!看来吴坤修事先知道李元度要过来才在屯光等着他们,吴坤修的部队成了李元度的前哨部队了。现在一定要赶在李元度过来前把吴坤修的部队消灭了!这样才能腾出手来专心对付李元度!三万部队……敌人不少哇!不知道我能不能打败他们?

    “军长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出发了?”我正在想着李成从大帐外面探进头来问道。

    “好,我们马上走!”还是暂时不要想李元度了,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到时候再说吧!

    二十九日凌晨三点半,天空显得越来越黑了。三师七团八团先后到达了王村北面的小山后面,战士们知道现在距离敌人已经不远,火把什么的都熄灭了,静静地肃立在小山后面,等待着下一步的指示。

    “文团长马团长你们都到了?”我见到文宇和马鼎南俩人一块打打闹闹的走了过来和李成沈彬一起迎了上去。两个团长见到我出现在他们面前马上不再互相打闹了,立正向我敬礼。“现在有个任务要交给你们——那就是消灭驻扎在屯光到王村的吴坤修五千湘军!虽然我军没有炮火掩护,但我相信你们一定可以完成这个光荣的任务的!怎么样?有没有信心?”

    “有信心!军长说怎么打我们就怎么打!”俩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那好,早上四点开始北线独立旅就要开始牵制屯光的吴坤修主力部队了,我们的任务是先消灭在王村附近的湘军,然后一路北扫过去,彻底的铲除吴坤修!”我看看两个团长激昂地说道“文团长,你们团在清晨四点开始从王村的正面展开偷袭,如果偷袭不成功的话就强攻!马团长,你率领你们团从东面绕过王村,从敌人后背杀过来配合七团歼灭这里的敌人!我们现在没有什么炮火掩护,这就需要靠同志们的勇敢精神了,告诉战士们,要争取最大的胜利!为了胜利,前进!”

    “是!”两个团长高声答应道“为了胜利,前进!”

    快到四点了。夏天的四点钟是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刻,但这是曙光前的黑暗。站在江边的山上我看着王村方向,敌人的营寨一座接着一座,可能这里距离屯光比较远吧,这里湘军驻扎的部队并不是很多,那些营寨也不是很大,只是在王村的南北两边各有一座可以容纳五百人的大一点的营寨。快要天亮了,敌人营寨里面的篝火无力地燃烧着,看样子马上就要熄灭了,除了那些哨兵营寨里面没有什么人走动,就是那些哨兵也是强打着瞌睡,无精打采地拄着长枪在那里闭目养神。

    四点整,从王村周围的敌人营盘那边传来轻微的动静,只见我们的几个战士偷偷摸过壕沟干掉了几个在外面打瞌睡的哨兵,朝后面挥挥手,数千将士突然出现在壕沟两边,把长梯、门板什么的盖在上面一冲而过!紧接着喊杀声就震天响了。

    “好!偷袭成功!”李成在我身边兴奋的叫了起来。我从望远镜里面见到无数的战士冲进了敌人的营寨,那些在睡梦中被惊醒的湘军士兵在突然打击下兵无斗志,一窝蜂的朝后面逃跑了。“马团长怎么还没有出现?哎呀呀!敌人不都要逃光了?!”

    李成见到越来越多的敌人冲出了营帐,见到凶神恶刹般的我军战士扭头就跑急的直跺脚。

    “别担心,马团长前段时间一直没有捞到什么仗打,现在比你我还要着急啊!说不定他在寻找最好的时机参加战斗呢!”沈彬见李成满脸的焦急表情笑着劝道。

    “妈的,要是放跑了敌人回来我非刮了他马鼎南不可!什么最好时机?难道现在不是最好时机吗?!”怒不可遏的说道,见到大批的敌人从自己眼皮低下逃跑了换了任何人都会沉不住气了。

    “先别那么早的下结论,看看再说吧!”我现在心里也着急着呢!要是八团不参加到战斗中光靠七团要消灭这么多的敌人还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呢!现在敌人正陷入了混乱中正是前后夹击的好时机啊!这个马鼎南在搞什么名堂?

    “哎?大家听……南面!西南面有枪声!八团,这是八团打过来了!”沈彬的耳朵也很灵的,我只是隐隐听到南方有什么动静他倒已经听出来是八团参战了!

    我和李成兴奋地朝着西南方向望去,枪声越来越密集了,接着可以看到那些火红的弹道……(居然开发出拽光弹了?)

    “不对呀?!八团他们在打谁?!为什么大部分子弹打的方向不是朝着那些逃跑的敌人?”李成看了一会惊讶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马鼎南到底在干什么?“欧阳!你马上叫人去问问马团长,他们那边怎么了?!”

    “报告!军长有马团长的消息过来了!”欧阳磊还没有下山殷武就跑了上来“马团长说他们在王村背后发现了康国器的三千湘军,那些湘军正朝这边潜伏过来,马团长说他们可能是偷袭徽州城去的,现在八团正在和康国器的湘军展开战斗中请军长早做决断!”

    康国器的部队不是跑到屯溪去了吗?怎么又在这里出现了?!“告诉马团长马上把敌人给我堵住!拖在原地!同时命令文团长,攻下了王村的湘军营寨后除了派一个营监视其他各营的敌人外其他部队马上增援八团!殷营长,你再通知参谋长那边,就说情况有变,让他一定要拖住敌人!阻止敌人朝王村这边过来!”一万对三千,就是加上吴坤修的两千残兵也不过五千人,我军占优!先消灭了康国器再说!不然我军后背岂不就暴露在康国器的面前了?!“李师长沈政委,我们现在下去,到部队中去!”

    情况变的出乎我的意料了!现在还是到前线部队中去看的仔细一点好。

    下了山到王村后发现王村沿着新安江两岸的湘军营寨已经陷入大火之中了,不停的有湘勇想冲出七团的攻击范围,有的湘勇饥不择食的跳进了新安江,却被七团的战士打死在河水之中。

    “文团长!你怎么还在这里恋战?不是让你配合八团消灭康国器所部去吗?!”在杀红了眼的战士们中间我发现了七团团长文宇,这家伙怎么还在这里?八团想用四千人消灭湘军三千人难度很大的,他为什么还不帮忙去?!

    “军长,这里的战斗马上就要结束了,我觉得先消灭了王村的敌人再走也不迟啊!”

    文宇见我过来了,李成阴沉着脸站在旁边马上兔子一样转身就溜。“好好,我现在就走!一营二营!跟我走!”

    “等一下!”沈彬见文宇现在想溜赶紧叫住他“我们现在也要到前面去,大家一起走好了。告诉三营,对那些残存的敌人展开政治攻势,能不死人的把他们都俘虏过来最好!”

    我们来到了新安江边,江水已经被那些湘勇的血染红了,在江面上浮沉着无数的湘军士兵,随着波涛上下起伏着。七团一营已经渡过了新安江,在西岸掩护我们过江。

    在我们身后,七团二营的战士们正在有序的站在我们后面等待过江,三营的部队正对王村周围的残敌进行清理,交枪不杀优待俘虏的声音此起彼伏。

    渡过了新安江不久我们就到了八团的前线指挥所。

    “报告!我八团现在正展开对湘军康国器部的攻击,请军长指示!”灰头土脸一身尘土的马鼎南见到我们马上过来汇报道。

    “怎么样?前面打的还顺利吗?”在过来的路上我就听到炮声不断,我军现在在这里并没有火炮,看来这些都是敌人的了,除了步枪我们现在就没有比敌人更先进的武器,不知道八团对康国器所部现在攻击的怎么样了?

    马鼎南皱着眉头,懊恼地说道“打的不太顺,那些敌人一见到我们攻了上来马上缩成了一团,抢占了周围的几个制高点。在敌人火炮攻击下战士们伤亡比较大,我们发起了两次攻击都被敌人打了回来。现在正在准备第三次攻击。”

    “慢慢来,不要心急。”见到马鼎南懊丧的表情我安慰道“现在七团主力已经上来了,合七八两团之力一定能够把康国器消灭在这里!走我们到前面去看看。”

    天空露出了鱼白色的肚皮,不过在王村西南的山地里现在还是一团漆黑,那里现在是战地,四处硝烟弥漫,空气中有着浓浓的呛人的火药味。山上的那些湘军放肆的在狂呼乱叫着,冲着山下的我军将士进行着挑衅。偶尔后一两发炮弹掠过天空落在了我军阵地上,升起一股黑色的烟柱。半山腰躺倒着许多我军将士,那些人都是在前两次冲锋中牺牲的。

    在山下的我军将士一个个眼睛都红了,怒视着山上那些敌人,战士们赌咒发誓声不绝于耳。

    “敌人很狂妄啊!看来在没有火炮的掩护下硬攻伤亡很大。”从望远镜里面见到山上嚣张的那些湘勇我自言自语地说着。“军长,我们八团一定会攻下这些山头的!

    请让我们再攻一次吧!“马鼎南看到半山腰牺牲的战友又忍不住了,嘶哑着嗓子向我讨任务。

    “既然你们八团伤亡这么大,我看还是让我们七团上好了,大家都是三师部队嘛!

    攻下来功劳是大家的。“文宇急不可待的想抢过主攻的任务,王村偷袭战对他来说还没有打过瘾,现在这里有三千湘军,文宇的心又痒痒了。

    “你们不用争了。文团长我看还是让八团再攻一次,要是这次还攻不下,下次换你们七团担任主攻!”放下望远镜我看着手下那两个争的不亦乐乎的团长,随手把望远镜递给了李成“你说说看怎么才能攻下这个山头?”

    “我看应该正面强攻和侧翼偷袭结合起来才能拿下这个山头。”李成看了半天放下望远镜朝我说道。“这个山上大致有八百多的敌军,明显的火炮有三门,至于有没有隐藏的现在看不出来。在它侧面因为是悬崖防御力量比较薄弱,这是我们可以利用的。这个山头比周围的那几个都要高出一截,占领了它,我们就可以居高临下的夺取其他几个敌人阵地了。”

    “跟我想的差不多。”我点了点头赞同道“你是师长,我看还是你来分配任务吧。”

    “这个……,那好!”李成爽快的答应道“马团长,你让一个营从这里正面进攻,另外让其他两个营牵制……诺,这两个山头。”李成手指着面前山峰两边比它略低的山头。

    “文团长,你从你们团抽一个连过来,从敌人侧面偷偷爬上去,注意一定要隐蔽好,不能让敌人发觉了!爬到山顶后从上面往下给我压下来!我就不相信这些敌人都是三头六臂。”李成分配了两个团的任务用征求的目光看了看我。

    “没什么,你们听师长的好了,这次我只是来欣赏你们师攻击的。”以后总不能什么事情都要我赶啊?!那还不把我给累死了?还是早点锻炼起来一批能够独立作战的将领好减轻我的工作。“我以后只负责调度大部队行动,至于下面的事情还是由你们自己部队首长负责好了。”

    “好的。”李成见我表态了,高兴的赞同道“现在是早上六点,攻击时间就定在半小时之后,我希望在七点前能够拿下它!到时候要是拿不下来马团长你就提头来见我!”看来我前段时间行使了他师长的职权虽然李成没有什么表示,心里面还是不大高兴的,现在听到我放权了,马上就露出了狐狸尾巴。

    “我补充一点。”见到李成得意忘形的样子我连忙说道“注意一下部队伤亡,一定要把损失减少到最低程度!至于其他的一切都按照你们师长布置的去做好了。”

    “对对!军长说的没错。”李成脑袋不停的点着“要注意部队伤亡!别攻个小小的山头就给我伤亡上千人!”

    “师长放心!我们一定会拿下敌人阵地的!”文宇和马鼎南异口同声的保证道。

    “那好!希望一个小时后可以听到你们的捷报。”李成点了点头“军长,我们是不是到后面去看看?这里太危险了,要是军长有什么损伤我们可是负担不起的啊!”

    “没关系,我就在这里看好了。敌人又不知道我是谁。我倒希望他们知道我在这里都跑到山下来抓俘虏呢!呵呵,这样我们要消灭他们不就容易多了?!”看到紧张的要死的李成我笑道。

    早上六点半开始八团又一次对占领山头据守的康国器所部展开了进攻。在枪声和震耳的炮声中,八团一营在他们团长的带领下前赴后继的朝山上冲去。这个山头有五百来米高,滚木巨石象下雨一般的滚了下来,敌人火力十分猛烈,除了李成发现的三门火炮,又冒出来了五门隐蔽的大炮!在战士们冲锋的道路上不时的升起一股股烟柱——除了这座山头上敌人的火炮,连旁边两座山头上的敌人也不停用炮火支援他们。不停的有我们的战士倒在了冲锋的路上。

    “怎么文宇还没有上去?”见到自己的优秀战士一个个的倒下李成有些不耐烦了,着急的在原地不停的打着转,嘴里唠唠叨叨的“要是再不上去我撤了你的职!”

    “李师长你耐心一点,现在才刚刚开始啊!你也太心急了吧?你看!现在两旁山上的敌人不再支援这里了!我们现在两旁牵制的队伍上去了!”我发现落在这个五百高地(因为粗略估计这个山头有五百来米高所以我命名它为五百高地)的炮弹越来越少了,一回头就发现在高地旁边的那两座山上我们八团牵制的两个营正在拼命的朝上面攻上去!那两座山头的敌人被自己面前的攻势所吸引了,现在暂时无法支援五百高地。虽然旁边山头的支援少了,不过就这个高地本身的防守实力还是极强的,攻到半山后马鼎南他们就被敌人死死的压制在地上,一动不能动了。

    “唉!要有火炮就好了,现在就可以压制一下那些敌人!”李成见到部队被压的抬不起头来嘴里恨恨地说着。

    “这些以后我们都会拥有的,现在只能靠战士们的勇敢了。”看到战士们勇敢的冲进了敌人的火网中我对把三师的新式火炮留在温州深深的后悔,要是那些大炮在现在对这座小山岂会用战士们的血肉来铺一条胜利的道路?!

    我和急的跳脚的李成正在山下看着山上不知应该如何再给他们现实的支援时候,正与马鼎南僵持在半山腰的湘军山上火力突然变弱了!“李师长,快看!七团的突击队上去了!”我拽了一把李成指着山上惊喜的对他说。

    山上出现了我军的红旗,将近两百人的七团一营一连出现在山顶正朝着敌人的后背猛扑过去!山上的湘军被眼前山坡上冲锋上来的马鼎南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根本没有注意到在悬崖那边有大批的我军战士登上了山峰,在一连的勇猛攻击下,山上的湘军乱了阵脚,那些对冲上来战士们威胁极大的火炮一时纷纷哑火,正在朝山下扔着滚木巨石的湘勇被背后射过来的子弹打的如同一根木头般摔下山来。湘军在经过短暂的惊慌过后马上反应过来了,大批亡命之徒嚎叫着朝一连扑了上去。现在换了一连占领有利地形了,在战士们沉稳的打击下,那些扑过来的湘勇离着我军战士很远就被打下了山来。趁着山上的湘军暂时被一连吸引过去,马鼎南率领着八团一营爬起身来高喊着望山上冲了上去。

    “好,好!上去了!”李成在下面高兴的大喊着,回头找到了站在后面跃跃欲试的那几个独立营营长“八团各个独立营!给我上!都上去!赶快给我结束这座山上的战斗!”

    “遵命!同志们上啊!”八团三个独立营一千多的战士如同放出笼子的猛虎争先恐后的朝山上奔去。他们在下面已经等着不耐烦了,看到山上我军被敌人压制住心里一样焦急,现在见到敌人已经就要崩溃了,此时不上什么时候上?!再晚一点功劳都让别人抢走了!

    本来已经处在劣势的湘军更加难以应付我军了,现在八百湘军面对的是如狼似虎的两千多的解放军,兵力对比就将近三比一,自己又是腹背受敌,再加上我军的步枪射程比他们远,准确度比他们高,唯一可以仰仗的八门火炮也在山上偷袭部队的攻击中停止了怒吼。地势之利?以前有,现在我们偷袭到山顶后地势之利就在我们手中了。就是这样那些湘勇还是极为顽抗,虽然大局以定,那些有火枪抬枪什么的还是纷纷找有利的地形隐蔽好自己朝我们开枪,而那些拿着大刀长矛之类原始武器的湘勇跳出自己的阵地朝我们冲锋部队发起了反冲锋,希望尽量贴近我军好发挥他们武器贴身肉搏的威力!

    很快的山上就停止了彼此之间的对射,我军和湘军战成了一团,呐喊声、刀枪碰撞声、人垂死前的惨叫声从山上不断的传了过来,八百的湘勇想要一口吃了看来还有一点难度。

    “李师长,你手下还有部队吗?”我看看正望着山上发呆的李成提醒到。

    “啊?哦,对!”李成终于反应过来“文团长!你们团再上去一个营和一个独立营!

    妈的!我就不相信这块骨头如此难啃!“

    “二营独立一营跟我来!同志们记住我们是什么团!大家决不能给我们团抹黑!”

    文宇听李成点到他的将了,把头盔一摔从警卫员那边抢过大刀一搂袖子就带头冲了上去。

    本来已经支撑不住的湘军在我们生力军加入之后慢慢的开始了崩溃,开始是一个两个的朝两边逃跑,接着更多的湘勇丧失了斗志,丢下手中的武器纷纷逃亡了,见到敌人开始逃跑战士们士气更高了,喊杀声越来越响亮,同时犹如灌注了兴奋剂,手中的力量也越来越大,让那些已经胆寒的湘勇更加害怕,加速了湘军的奔逃。

    我军将士们看看敌人已经没有了斗志,一心只想着逃跑,开始张开大网包围住那些湘军,同时对敌人展开了政治攻势,缴枪不杀解放军优待俘虏的声音响彻云霄,不过这支湘军如同中了邪般根本听不进我军的宣传,他们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另可选择跳崖也不投降我们!只有那些受伤了的才无可奈何的被我们俘虏了。

    早上七点整,五百高地上面只剩下了我军将士的欢呼声了,山上红旗招展。原来山上趾高气扬的八百湘军被我军干净地彻底地给消灭了!

    见到主阵地上的友军被全歼,五百高地两侧山头上的湘军胆怯了,在八团二三营的攻击下纷纷丢弃阵地,朝后面狼狈奔逃,阵地相继被我们占领。

    “李师长,战斗结束了,我们是不是上山去看看?”见到山上战士们的高兴劲我也有点忍不住了,想马上上山去看看战场。

    李成象个孩子似的正在欢呼跳跃呢!听到我对他要上山去瞧瞧连连点头“好的,我们上去吧。”

    顺着山坡朝山上走去,一路上只见到我军收容队正抬着我军那些战死战伤的战士们望山下走去,同时战士们押着那些俘虏正在往山下送下来。路上到处都是被炮弹炸出的大坑、炸断的松树,有些地方还在朝天空冒出黑烟,有的炸断的松树仍在燃烧着暗红色的火苗,空气中散发着吹不散的浓烈的血腥味。炸断和没有炸断的树杈上、树枝上、树叶上还溅着粘稠的血迹,挂着、吊着渗透血的军装残片,这些都是被湘军的火炮干的好事!

    越往上走,山上战斗的痕迹越明显,地上到处都是丢弃的大刀长矛,破碎的火枪抬枪,断了的胳膊砍下来的手,地上到处都是血迹,两门大炮炮口朝着山上,周围躺下了数十名的湘勇——这些是在准备掉转炮口轰击山上一连的时候被一连的战士们打死的敌人。

    “军长,师长!你们怎么上来了?!”见到我和李成他们三师领导走上山来,正和文宇商量着什么的马鼎南连忙跑了过来。

    “没什么,我们只是上来看看。怎么样?伤亡大不大?”我见到马鼎南现在已经没有个正常人的样子了,歪戴着头盔,一手倒提着大刀,一手拿着枪口还微微冒出青烟的手枪。身上的衣服被硝烟熏黑了,上面沾满了不知是自己还是敌人的血迹,那些鲜血暴露在空气中时间久了,已经变成了凝血色。

    “伤亡很大,我们一营付出了一百五十多人的伤亡,三个独立营伤亡达到了三百人,另外七团一营一连也伤亡了三十多人,后面上来的七团部队伤亡小一些,刚才文团长说有十来人负伤,没有牺牲的。”马鼎南原来兴奋的表情被悲痛所代替,沉重的低下了头,紧接着又抬起头来“不过八百湘军被我军全歼,我军抓住了两百多俘虏,其他的湘军都被打死了。湘军游击李季炳被当场击毙。我们缴获了火炮八门,各种抬枪、小枪、火枪、洋枪三百来支,还有一批弹药。战士们总算没有白白牺牲。”

    消灭八百湘军我军付出了五百人的伤亡?!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了!没想到被绝对优势兵力攻击的湘军居然还能如此的顽抗到底!

    虽然我对湘军从来就没有什么好印象,现在也深深的佩服他们了,为什么中法战争中日甲午战争的时候这些清军没有如此的顽强抗战呢?难道他们只有对自己人才能打出威风来吗?

    “好,你们打的不错!不过现在再接再厉!一定要赶快消灭这里的敌人!”

    “是!”马鼎南朝我敬个军礼,又去和文宇商量什么了。

    “李师长,现在我们把康国器的湘军包围在这不到十里的地方除了小心他突围以外,你还要注意其他两方的敌人。”我见李成正和沈彬一起欣赏倒在一旁的火炮走过去对他说道。

    李成抬起头来“两方敌人?一个是吴坤修的五千湘军,还有一个呢?难道是李元度?”

    我肯定的点了点头“不错,除了吴坤修就是李元度了。吴坤修的五千湘军现在只用看成是三千人马就可以了,还有两千昨天晚上遭到了我军毁灭性的打击短时间内是不大会出现在我们面前了,至于李元度,他可是有三万大军啊!人数比我们多多了!

    另外我们对李元度装备什么武器,部队的士气都一概不知,这样怎么打仗啊?!我看你要马上派人去到西南侦察一下敌情,看看李元度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好的,我马上交代人去办。”李成微微点头应道。

    “还有就是这里的战斗要早一点结束,夜长梦多啊!只有早日的抓住康国器我军才算是真正的打了大胜仗!”我看看在旁边商量着的两个团长“现在把炮兵营重新建立起来吧。你看看谁当炮兵营营长比较合适?”

    “要我说还是以前的那个炮兵营营长朱明比较合适,虽然在昌化一战他损失了所有的火炮,不过说实话当时丢失的责任并不在他身上,炮兵营虽然可以增强我军的火力,我军缺乏了炮兵就十分显著地小若了我军的战斗力。但是炮兵营也是机动最困难的部队了,并且自己没有防护能力,需要有强大的部队保护。当时的情况军长您是知道的,是谁在保护我们的炮兵?是干王啊!干王自己没有尽到保护的责任,让张运兰轻易地就冲进了炮兵阵地,这你要朱明怎么办?难道给大炮上刺刀吗?所以我看现在应该让朱明重新回到炮兵营当营长去。不知军长您的意思呢?”李成发表了自己对炮兵的一番见解,然后大谈当时我把炮兵营交给干王率领是如何之不明智。

    “炮兵营是你三师的,我就不用发表什么意见了,只要你觉得朱明可以胜任炮兵营营长的职务,你就任命他好了。”对下面营级将领的任命我还是少管一点的比较好。

    “那好,那我就让朱明马上复职好了。”李成见我没有反对他的提议高兴的马上就要去对朱明宣布他的命令了。见到李成兴高采烈的跑下山去,我走到沈彬身边“沈政委,这次攻打这座山我军伤亡比较大,战士们都打红眼了,这时候我们的军纪更加需要加强,不能有虐待俘虏乱杀俘虏这样的事件发生,你要和政治部的那些人说清楚,一定要加强战士们的思想工作。不然对我们以后开展争取敌军起义投诚的工作决没有好处!”

    “这个我会注意的,请军长放心好了。”沈彬赞同道“我会跟同志们说的,我们解放军不虐待俘虏不杀俘虏的政策在打了恶仗、苦仗、败仗的时候更要遵守,相信战士们也会遵守这些纪律。”

    “那就好,现在我军的实力还不是很强,暂时没有什么敌人会起义投诚我们,不过要是不注意的话会把以后可能的那些人都给吓跑了的!战士们头脑发热可以理解,但是为了大局我们还是要多做做他们的工作,尽量不要让他们打仗打的晕头了。”

    既然他们已经认识到了我也没必要再多说什么。看看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我走到最高点看着周围的那些山峰。

    崇山峻岭,重峦叠嶂。早晨的云雾笼罩在周围的山间,偶尔云雾打开,在半山露出几座房屋,或者是一座小庙。远远望去如同是一副水彩画。山上到处都是低矮的灌木丛、茶树、黄山松,在我背后是新安江的支流静静的流淌着。

    前面的几座山隐隐传过来人喊马嘶的声音,难道康国器想逃跑?

    “军长,我们师长到那里去了?”我正在背着手欣赏周围的景色,文宇在我背后说道。

    “哦,李师长找朱明去了,我的想法是既然我们缴获了大量的火炮有必要重新建立炮兵营,你们师长的意思是让朱明继续当炮兵营营长。怎么?你有什么事情?”我一回头发现文宇和马鼎南都站在我身后。

    “是这样的,我们两想分工合作,我率领七团从左翼,马团长率领八团从右翼把康国器的湘军包围起来,全部歼灭在这里。不知军长您认为可行吗?”文宇说道。

    “这事情我看可以,不过你们最好派人去跟李师长说说。”

    “怎么?有什么事情要找我?”李成的声音从山下传了过来。

    我和文宇、马鼎南一起朝着下面看去,李成从下面走了上来。

    “你不是去找朱明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这也速度太快了吧?!

    “呵呵,我让手下去传达让他重新担任营长的命令就可以了,为什么要自己亲自去?”

    李成笑道“刚才说有什么事情找我?”

    “是这样的,文团长和马团长想分别率领自己的部队从左右两翼包抄敌人,我看这个问题还是让他们请示你好了。”

    “我看可以,不过八团要在后面留下一个营。其他的就按照你们商量的去做好了。”

    李成大度的说道。

    “是!”两个团长同时答应道,高兴地去组织自己的部队了。

    没多久,七八两个团就开始朝敌人盘踞的其他几个高地分别开始了进攻。朱明率领着老的炮兵营战士正在搬运着缴获的那些火炮,把炮口对准被我军攻击的敌人。原来用于轰击我们的火炮在朱明的口令下开始了发射。

    我和李成站在五百高地上观察着。在敌人阵地上红光闪过之后,升腾起股股黑烟,残枝、碎石、泥土还有人的肢体在火光中朝四面抛散。丢失了制高点后其他的山头在我居高临下炮火打击下抵抗力急剧下降,而我军将士看到炮弹在敌人阵地爆炸冲锋的劲头更加大了。也许是我军攻打我们脚下的这个高地吓破了其他湘军的魂吧,以后攻打的那些山头湘军抵抗都不是很激烈,在两个团的攻击下康国器外围的阵地纷纷丢失。那些被俘的湘勇络绎不绝的从我们山下被战士们押送下去。康国器的湘军已经呈现出彻底战败被歼的样子了。

    “再加一把劲就可以了!快呀!”李成大呼小叫着,他的情绪现在已经被前线的战斗所深深的感染,战场的顺利让李成喜笑颜开,而康国器的湘军现在兵无斗志,他在我军的打击下步步后退,想退到屯光去和吴坤修会合,不过现在他已经无路可退了——他的后路被文宇的二营给死死的挡住了。

    据刚才的情报,吴坤修组织了两千人马想南下救援王村这边的湘军,却被独立旅在路上一路阻截,现在正像乌龟一般的朝这边爬过来,估计早上十一点之前是赶不到这里的,我们现在还有将近两个小时来吃掉康国器残余的那些湘军,到时候再回头吃掉吴坤修,赶在李元度到来前彻底的解决眼前的这些敌人!

    康国器现在手头上只有一千来名湘勇了,其他的要么被我军击毙、要么被俘虏、要么就偷偷逃跑了。现在只剩下一个山头还在他手中,一千多湘勇都挤在那小小的山上。

    朱明把那些火炮都推到了朝着康国器占领的山头方向。在攻打其他高地的时候我军又缴获了四门火炮,现在五百高地聚集了一字排开的十二门大炮。随着口令,雨点般的炮弹朝康国器最后的山头飞了过去,在炮弹中剩下的那些湘勇伤亡急剧增加着,见到自己的胞泽不断的倒下,还活着的那些残军士气就更加低落了。

    “军长我们到前面去看看吧,我想看看康国器长的什么样子,呵呵,怎么这么不经打。”李成见到大局以定,想到前面看看敌人的狼狈样了。

    “好哇,走,我们一起过去吧。”痛打落水狗是我喜欢见到的事情!

    “军长你看!”我和李成正要下山的时候欧阳磊叫了起来“快看西南方向!”

    西南方向怎么了?我和李成站住疑惑的朝西南方向望去,……在西南方向地平线上尘土飞扬。

    “李元度的三万大军过来了?”不会吧?他的前锋不是还在九十里之外吗?!不可能这么快出现在这里呀?

    “这……好象不是大队步兵过来的尘土呀?训练有术的步兵扬起的尘土没有这么高,应该是低沉的,现在……”李成看了一会自言自语道“难道是……”

    我和李成俩人互望了一眼,发现答案就在对方眼里,我们两的眼里都有惊惧的眼神——骑兵!这是大队骑兵过来了!

    “赶快通知马团长!马上调一个营到这里来朝西南布防!另外叫朱明把火炮给我拉到这里来!”这么大面积的尘土还不知道李元度过来了多少骑兵!李成一见到高扬的尘土就知道有有一场恶仗要打了,只要顶住敌人骑兵的冲击,消灭康国器还是大有希望,但是靠步兵加上炮兵能够顶住那些行动迅速的骑兵吗?李成没有把握,我也没有把握。

    “赶紧通知参谋长!李元度的骑兵过来了让他率领独立旅立刻朝我们这里撤退!”

    李雪龙率领的独立旅和地方农军都是步兵,还没有什么良好的武器,要是想要在平地和敌人的骑兵作战,那和送死差不多!

    “对,通信员!赶紧通知李参谋长,告诉他赶紧转移,暂时先放过吴坤修,到这附近的山里再阻击!”李成连忙应和道。

    胜利就在眼前,手一伸马上就可以摘到胜利的红苹果了,没想到却被敌人的援军给坏了我们的好事!这种痛苦无奈的心情实在是无法形容。要是阻截不住敌人骑兵的冲击,前面做的那些牺牲算是白白的牺牲了……

    渐渐的马蹄声传了过来,大批骑兵出现在视野中,后面更多的骑兵被黄色的尘土所笼罩,看不出到底有多少。

    “告诉文团长,让他把他的一营调到渡口,一定要守住它!不然我军有过不了江的危险,那时侯就是消灭了康国器我们也麻烦了!”

    “好,我现在马上去找文宇他们。”李成连跑带跳的朝下面跑去。

    很快的,本来准备对康国器发动最后总攻的七团八团调出两个营跑步朝山口运动过来,抢占各个山头,战士们克服连夜行军的疲劳,投入到挖工事准备防守了。朱明的炮兵营十二门火炮一门门给用推到我们这边来,炮口面对着西南方向。

    看着越来越近的骑兵我心里暗暗打着鼓,这可是第一次和骑兵作战啊!不知道能不能顶住?那些情报人员真他妈的是饭桶!为什么李元度手中有大量的骑兵这么重要的消息没有传过来?!幸好我们现在是在山地里面,要是在平原让我怎么防守?!

    到时候打了大败仗算是谁的责任啊?

    那些骑兵越来越近了,近的连骑兵脸上长的什么样都看的清清楚楚,那些骑兵高举着马刀鬼哭狼嚎地喊着朝我们这边冲了过来,马刀在阳光下面闪闪发光。

    “放近了再打!用排枪,先打马再打人!”马鼎南低声的对下面的战士们说着。现在歼灭康国器的部队由文宇指挥,这边阻挡李元度的骑兵任务就交给了马鼎南,能不能打胜仗就看马鼎南率领的阻击部队打的怎么样了。

    迅速接近我军的那些骑兵朝前面的小山冲了上来,时间太紧了,特种部队根本没有时间在前面预先埋设地雷,只能靠战士们用血肉之驱来阻挡了,不过我们占了有利的地形,那些骑兵想骑着战马冲上来没有那么容易的!

    在那些骑兵马上就要冲上山顶的时候,马鼎南大喝一声“打!”,我军阵地上响起了密集的步枪射击声,在山顶升起了淡淡的青烟,从望远镜里面望过去,那些冲在最前面的骑兵好象被电击了一般,一定然后笔直的朝前面摔了出去,后面的骑兵拌到前面摔倒的战马,一下倒下了一大片。

    “炮兵营~!瞄准敌人后队……预备……放!”朱明声音刚落,十二门火炮同时朝着大群骑兵怒吼了起来。在黄色的尘土中腾起了十多柱黑色烟柱,空中人的肢体、破碎的衣服、脱手的马刀像放慢镜头一样慢慢的飞了起来,又慢慢的落下。

    潮水般涌上来的骑兵在突然打击下显得惊慌了、胆怯了,乱哄哄的互相互相碰撞之后,在小山头上丢下了一百来具尸体,又像落潮一般退了下去。

    “好样的!同志们再接再厉,为了文团长他们战斗的胜利,坚决把敌人挡在外面!”

    马鼎南见敌人第一次冲锋轻易的被打退了高兴的开怀大笑了起来。

    那些骑兵第一次冲锋失利后,后撤了五百多米,在我们射程之外重新集结了,黄色的灰尘慢慢消失,可以看到敌人所有的骑兵了。

    “大概有四千多……”我正在数着敌人大致上有多少时候,沈彬仔细的看了看在我身旁说道。

    “不错,有四千多人。”我估计了一下,差不多,敌人骑兵应该在四千左右,我军现在在这里不到一万人,战士已经一晚上没有休息又连续攻打了这么长时间的敌人,现在能不能顶住四千骑兵的攻击?

    敌人调整好阵形后再次朝我们占领的阵地发起了冲击,这次那些骑兵没有再一窝蜂的往上冲了,而是兵分两路,打算绕过我们正面的山头先攻打我军两翼那些低矮的阵地。朱明率领的炮兵营不停的把附着死亡的炮弹打到那些骑兵阵形中,主阵地上的我军不停的拦截往侧面冲击的敌人骑兵,两翼阵地上的守军用子弹、石头、砍倒的大树阻击敌人。可是战马速度太快了,很快就冲到了山头,我军战士勇敢的给步枪装上刺刀和冲上来的骑兵展开了肉搏……

    “朱营长,朝敌人冲上去的山头开火!”见到被敌人攻上去的山头我军陷入被屠杀的境地,我无奈的朝朱明命令道。

    “首长,那上面还有我们的兄弟啊!现在……”朱明还想说什么,见到我用血红的眼睛瞪着他,把后面的那些话咽了下去“炮兵营全体都有了!瞄准敌人攻上的山头……朝敌人人多的地方……开火!”炮弹爆炸的烟雾很快就笼罩在原来属于我们的阵地上,冲上来的骑兵、正在拼命反抗的我军战士都消失在烟雾中……

    阻击阵地很快陷入了苦战,攻打康国器的部队进展也相当的不顺利。康国器的湘军在听到外面援军的声音后,本来丢失的信心突然又高涨了起来,拼命阻止我们朝上面攻去。现在我们又没有了对主攻部队的炮火支援,文宇率领的部队进展极为缓慢。

    敌人骑兵部队在我军密集的弹雨和炮火的轰击下伤亡极为惨重,到中午十二点,在我们面前已经倒下了八百多的骑兵,很多无主的战马在战场上嘶鸣着左右奔突,嗒嗒的马蹄声在群山中久久回荡着。战场上硝烟弥漫,连中午的太阳也被硝烟所掩盖住了。

    “军长,怎么样?听说打的不顺?”我正在山头上用望远镜仔细搜索着敌人,身后有人问道。

    “哦?参谋长回来了?”我一回头看到李雪龙走到我身边“怎么样?吴坤修现在到那里了?你们阻击伤亡大不大?”

    “吴坤修的部队现在已经渡过了新安江,距离这里不到两里地了。现在朱啸天和黄献谋正率领独立旅和农军阻击他们。敌人攻势很猛,独立旅伤亡很大。军长你们这里呢?”

    “见鬼,没想到康国器这么难对付!看到没有,现在康国器就呆在那个小山上,只有不到五百的人了,可是文宇就愣是攻不下来!”

    眼盯着康国器占领的那座山头我恨恨地说道“现在我们这里伤亡也不少,主要是敌人骑兵太难应付了,阻击部队伤亡比较大,现在阻击的第一道防线已经被敌人给突破了,要是这里再被突破恐怕康国器的残军就有逃跑的可能!八团一营二营在上午的阻击中伤亡了五百多人。恐怕还要从前面攻打康国器的部队中抽些部队回来才行。

    另外要给文宇下死命令!要马上消灭康国器!搞什么嘛,敌人只有五百了他五千人居然会攻不下来?!要是再攻不下我撤了他的职!参谋长你到那边去监督他们!“

    “军长,还是我到文团长那边去吧。那边情况我熟悉,就不用麻烦参谋长了。只要消灭了康国器我们就活了!”李成自告奋勇的说道。

    “那好,小心一点,妈的给我把康国器抓过来!我要活的!我倒要看看这个康国器是不是长的三头六臂!另外给我调一个营过来,要主力营,那种独立营对抵挡骑兵作用不大!”这个康国器!害得我现在这么被动!要是李元度的三万大军都到了这里我还麻烦大了!

    “李师长,多加保重啊!”李雪龙冲着下山的李成喊道。

    “独立旅现在还能够坚持多少时间?”见到李成走下山了我问李雪龙。

    “按照现在吴坤修的攻势,我看顶多还能坚持两个小时,再多就不可能了。”李雪龙估计了一下说道。“独立旅武器和训练都比较差,光靠勇气和那些骁勇的湘军作战伤亡太大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