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风流三界 > 第八十八章 巫蛊之祸(今日第六更)!!!

第八十八章 巫蛊之祸(今日第六更)!!!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武帝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感到很是震惊,他不相信在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人敢在上林苑持凶劫人,而且劫的还是自己爱妃的弟弟,这还了得。随即把公孙敖召上殿来,让公孙敖把事情的经过再说一遍,公孙敖诉说完经过之后,又说道:“启禀陛下,臣知道那群人的来历!”武帝二目放光,说道:“说,那是谁家武士?”公孙敖面带犹豫之色,还有一些恐惧的神情,武帝看了出来说道:“你但说无妨,如果有事,自有朕与你作主。”公孙敖这才说道:“臣识得那群人乃是窦太主府里的武士。”

    “啪!”武帝气得把龙担一拍喝道:“真是岂有此理!”这一下儿,把底下的公孙敖吓得浑身一震,不知道武帝说这句话是指的什么,不会以为自己是诬告吧!其实不然,武帝是恼怒窦太主和阿娇太过份了,失去自己的宠爱,不但不思己过,竟然还想出这等办法来残害卫子夫的家人。武帝脸上现出冷笑,心中暗道:“哼,你等嫉妒卫子夫受宠,哼哼,朕偏偏还要让他们满门尊贵,偏不遂你们的心意。”武帝随即把卫青召上殿来,封卫青为建章宫总管,官拜侍中之职,并且可以随侍汉武帝左右。而且就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对卫青的赏赐就多达千两黄金之多。对卫子夫其余的兄弟姐妹武帝也是大加封赏,就连抢救卫青的公孙敖,也获邀特赏,武帝封他为中大夫之职。

    这下儿可把阿娇母女给气坏了,她们本想借杀卫青之事以给卫子夫一点颜色看看,谁知偷鸡不成反蚀把米,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但没有把卫子夫和卫青如之何,倒促使卫子夫一家荣贵无比,这怎能不让阿娇母女哭天抢地。阿娇有好几次想去找武帝去理论,怎奈武帝根本就不见她,阿娇只得期望武帝来自己的宫里的时候再说,可是武帝的车驾从来都不肯在自己宫殿的门口停留一下,二人虽是夫妻,却是咫尺天涯。阿娇不惜花费重金,以求自己能生得龙子,可是时光荏苒,一连几个月都过去了,她自己的肚子还是平平的,根本就没有一点儿怀孕的迹象。阿娇失望透顶,甚至找到武帝的跟前寻死觅活的,可是这样做更增加了武帝对她的厌恶之情。

    在元光五年七月的一个早上,汉武帝正欲出巡的时候,突然狂风大作,飞砂走石,刮得天昏地暗,这风大的竟然把殿前的一棵小树都连根拔起。等风停之后,武帝再没有了心思去出巡了,因为武帝很信鬼神之说,见到今天发生了这种事,便深信此中大有文章,便令侍卫好好的搜索一番。武帝坐在原地等待了大约有两个时辰的光景,只见卫士们押着一个女巫样的女人来到了他面前。武帝喝道:“此是何人?是在哪里搜到的?”有卫士答道:“启禀陛下,此女乃是民间一女巫,乃是在中宫搜查到的!”等卫士说完话抬起头来的时候,发现武帝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了,可以证明武帝心中是恼怒已极,因为他现在认为是皇后因为得不到自己的宠爱,就让女巫施以巫术来害自己。武帝大怒之下,亲自审问这个女巫。武帝喝道:“那女巫,你姓甚名谁,是谁叫你行此巫术的,是要害谁,给朕从实招来。”

    汉武帝亲自审问女巫,那女巫不敢隐瞒,把所有的一切全都告诉了武帝。原来阿娇见卫子夫日益得宠,而自己这里凄凄凉凉的,她心有甘,便想尽一切办法来使武帝对自己回心转意。而正在这个时候,宫外有一个叫楚服的女巫通过她在宫内的内线得知了这个消息,以为自己发的财的时机来了,便要求这个内线把自己推荐给阿娇,就说自己能够作祈祷,可以促使武帝对其回心转意。那内线果真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阿娇,阿娇得知之后,心中虽然并不太相信,但她现在抱着活马当死马医的心理,无论什么方法都要试一试,所以花费重金把楚服召进了宫内。楚服带领着自己的女徒悄悄的进宫一二次,每次都在中宫设坛祭祀,祈祷。阿娇就在下面看着,满心希望能够有奇迹发生,可是只看到楚服坐在祭坛上嘴里喃喃的念动咒语,也不知嘴里说的到底是什么,其余的什么也没有发生。

    可巧,今日楚服又一次带领女徒进了宫设坛祈祷,没想到,竟然刮起了一阵大风,使得武帝动了疑心,派人搜查之下,在阿娇的宫殿里搜出了楚服及一众女徒。武帝问明了一切之后,盛怒之下下令把楚服及其一众女徒一一斩首示众,连同皇后宫里的三百多名宫女、太监全部按包庇罪杀头,一时之间人心震动。而阿娇到了这个时候也明白自己已经大难临头了。事情没有过去几天,武帝下诏收回了阿娇的皇后册书和玺绶,并且把她从中宫赶了出去,幽禁在长门宫。

    长门宫本是汉朝的一座离宫,在长安地城东,因为年久失修,那里很是阴暗潮湿,所以早就无人居住了。想那阿娇自小过得是锦衣玉食的生活,又是金枝玉叶,自小饭来张口,衣来伸手,长大之后成一代国母,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位至极尊,那是什么样的状态。可是今天一朝之间进了长门宫,原有的一切就全都消失了,吃的是粗茶淡饭,穿的是破衣旧服,而且每天还要受到那些宫人的监视,而且那些宫人们见她已经今非昔比了,所以经常给她些气受。现在对于阿娇来说真是有万种的凄凉,说不尽的满腔悲愁。

    有一天闲暇无事之际,阿娇站在宫檐之下,斜倚栏杆遥望着远处的皇宫圣殿,不免回想起自己少时与武帝初识的场景,她到现在还清清楚楚的记得少年刘彻那稚嫩的口音说的那一句“当筑金屋以藏之。”

    %%%%%%%%%%%%%%%%%%%%%%%%%%%%%%%%%%

    晚上还有两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