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风流三界 > 第八十九章 长门赋 (今日第七章)!

第八十九章 长门赋 (今日第七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想到以前的事情,阿娇脸上露出幸福的笑意,又回想起自己与武帝成婚的那场典礼,那是何等的气象,何等的隆重满朝文武都用艳羡的眼光看着自己与阿彻,那时的自己是多么的漂亮啊,而那时的武帝又是对自己何等的温柔体贴,在她印象当中武帝永远是风流潇洒,气度雍容。想到这里,阿娇闭着眼睛挥舞起长袖,沉浸在过去美好的回忆里。就在这个时候,阿娇的耳朵里突然传来了有宫人们说话的声音,其中有一个人说道:“哎,你听说了没有,司马相如可日又受到赏赐了。”另一个说道:“我早就知道了,哎,你还别说,也难怪人家受器重,人家的文才却是高明啊,哪像我们这些人沦落到如此地步。”……

    阿娇一听司马相如这个名字,心里突然一动,她回想起,武帝每每向自己说起过此人的名字,总说此人文采风流,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自己何不让他用生花妙笔写出自己的悲苦,用来打动皇上,而使回心转意呢?这或许能够奏效!阿娇主意打定之后,便取出自己私蓄的黄金百斤,托内侍送与司马相如请他前来一叙。司马相如还真的就来了,听阿娇说了她自己的事情之后,司马相如也是破有感触,答应替阿娇写一篇赋,司马相如站在那里略一沉思,随即挥笔写下了一篇名传千古的《长门赋》!

    司马相如写完之后走了,阿娇又托人把这篇赋送到了汉武帝的手里。汉武帝此时刚办理完朝政下了朝,回到宣室之后,就见外面有人来报:“启禀陛下,长门宫的侍者要求求见陛下。”“长门宫?”武帝听了就是一愣,长门宫的侍者见自己做什么,难不成是阿娇出了什么事情么?虽然自己现在对阿娇已经没有感情,但也不希望她遭到任何不测,想罢,武帝说道:“宣他进来。”

    长门宫的侍者进来之后,给武帝施礼已毕,恭恭敬敬的从怀里取出了阿娇让他交给武帝的那篇《长门赋》双手递在头顶说道:“此乃废皇后阿娇命小臣送给陛下的。”“哦?”武帝听了就是一愣,命身旁的侍者接过来,然后自己展开纸张一看,看完之后,不禁的潸然泪下,只见上面写道:夫何一佳人兮,步逍遥以自虞。魂逾佚而不反兮,形枯槁而独居。言我朝往而暮来兮,饮食乐而忘人。心慊移而不省故兮,交得意而相亲。伊予志之慢愚兮,怀贞悫之欢心。愿赐问而自进兮,得尚君之玉音。奉虚言而望诚兮,期城南之离宫。修薄具而自设兮,君曾不肯乎幸临。

    廓独潜而专精兮,天飘飘而疾风。登兰台而遥望兮,神恍恍而外淫。浮云郁而四塞兮,天窈窈而昼阴。雷殷殷而响起兮,声象君之车音。飘风回而起闰兮,举帷幄之襢襢;桂树交而相纷兮,芳酷烈之訚訚。孔雀集而相存兮,玄猿啸而长吟。翡翠胁翼而来萃兮,鸾凤翔而北南。心凭噫而不舒兮,邪气壮而攻中。

    下兰台而周览兮,步从容于深宫。正殿块以造天兮,郁并起而穹崇。间徙倚于东厢兮,观夫靡靡而无穷。挤玉户以撼金铺兮,声噌吰而似钟音。刻木兰以为榱兮,饰文杏以为梁。罗丰茸之游树兮,离楼梧而相撑。施瑰木之欖栌兮,委参差以槺梁。时彷佛以物类兮,象积石之将将。五色炫以相曜兮,烂耀耀而成光。致错石之瓴甓兮,象玳瑁之文章。张罗绮之幔帷兮,垂楚组之连纲。抚柱楣以从容兮,览曲台之央央。白鹤嘷以哀号兮,孤雌踶襢以于枯杨。日黄昏而望绝兮,怅独托于空堂。

    悬明月以自照兮,徂清夜于洞房。援雅琴以变调兮,奏愁思之不可长。按流徵以却转兮,声幼妙而复扬。贯历览其中操兮,意慷慨而自昂。左右悲而垂泪兮,涕流离而从横。舒息悒而增欷兮,蹤履起而彷徨。揄长袂以自翳兮,数昔日之愆殃。无面目之可显兮,遂颓思而就床。抟芬若以为枕兮,席荃兰而茝香。忽寝寐而梦想兮,魂若君之在旁。惕寤觉而无见兮,魂迋迋若有亡。众鸡鸣而愁予兮,起视月之精光。观众星之行列兮,毕昴出于东方。望中庭之蔼蔼兮,若季秋之降霜。夜曼曼其若岁兮,怀郁郁其不可再更。澹偃蹇而待曙兮,荒亭亭而复明。妾人窃自悲兮,究年岁而不敢忘。

    武帝读着司马相如写的这篇赋,被其中那哀婉缠绵的情调所打动,此时此刻武帝可以想像得到阿娇此时会是一个什么样子,想到以前在一起的时光,武帝也是长吁短叹,虽然阿娇生性善妒,但也能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她对自己的爱是有多么的深,所谓爱之深而责之切嘛!怪之怪她做事太没有分寸,而又太过火了,武帝想起阿娇现在的情形,不禁泪流满面,但他更钦佩司马相如那字字珠玑的锦绣才华,司马相如的这篇赋成功了,确实打动了武帝的心,武帝还确实前往了长门宫。

    武帝到了长门宫之后,见到了阔别已久的阿娇,只见她面色憔悴,颜无生机,哪里还有过去的一点儿模样,武帝看到这里也不禁悲从中来。阿娇见到自己的夫君果真来看自己了,也是喜出望外,高兴得竟然从门口赶紧回到了屋里,在那自己的那铜镜前开始梳理起自己那光泽有些暗淡的秀发,用哆嗦的双手取出胭脂来搽在自己的脸上,可是怎么样搽也搽不了那么均匀,急得阿娇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可是越着急,越搽不上,无奈之下阿娇闭上了双眸无声的哭泣起来。正在这个时候,阿娇忽然感到有人在自己的脸上轻轻的摩挲着,她睁开眼睛一看,发现武帝正用双手轻轻的在她脸上搽胭脂,脸色是那么的温柔,而且搽的是那么的仔细,阿娇此时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扑到武帝的怀中痛哭失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