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风流三界 > 第九十二章 平阳下嫁 (今日第二章)!!!!

第九十二章 平阳下嫁 (今日第二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卫子夫听了平阳公主的话之后笑道:“姐姐愿意下嫁家弟,这是卫青的福星高照啊,妹妹自然愿意做这个月下老啊,姐姐难道忘了吗?当初的‘能得尊贵,勿相忘’吗?”说完之后,卫子夫与平阳公主双双笑出声来。平阳公主见卫子夫如此痛快的答应了此事,心里也十分的高兴,便又说了一番千恩万谢的话,才离开了皇宫。

    卫子夫思忖半晌,决定把这件事告诉武帝,看武帝是怎么想的,会不会同意这桩婚事。等到晚间武帝来到了温室殿,卫子夫在床榻之上把这件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汉武帝。汉武帝听了之后沉默不语,卫子夫一见问道:“难道陛下不同意这件亲事吗?”武帝摇了摇头说道:“并非如此,只是朕还要试探一下姐姐的意思才能作打算。”卫子夫听了之后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因为万一只是平阳公主一时的心血来潮呢?

    第二天,汉武帝特地来到了平阳公主府,见到了平阳公主。平阳公主又是大排宴筵招待汉武帝。在酒席之上,汉武帝故意说道:“姐姐,姐丈已经去世有一段时间了,而且您的年纪又不算太大,不如您再寻找一个合适的再嫁吧。朕可以与您作主,满朝文武当中只要您看上谁了,朕就准您与她成亲。“平阳公主见自己的弟弟这么直白的问自己,脸上不由得发烧,但还是说道:“既然陛下都这样说了,那姐姐就说了,当今朝廷里谁最尊贵,我就嫁给谁。”汉武帝听了之后,不由得微微一笑,说道:“当今朝廷上下,最尊贵者,莫过于卫青一人而已,想他的姐姐是皇后,自己又是大将军,又封为列侯。但是只有一点不妥,想卫青当初可是曾经在姐姐的府里做过家奴的,如果现在姐姐下嫁以前的家奴,会惹起非议的。”谁料平阳公主说道:“陛下,此言差矣,卫青以前确实是奴仆,但那只是他的过去,现在的卫青可是大将军,位封列侯,是破匈奴的大英雄,姐姐嫁给他又有什么不妥呢?”汉武帝听了之后,连连点头。等回到宫里之后,去了解卫青意思的卫子夫也回来了,卫子夫对汉武帝说卫青那里也没有意见。于是汉武帝亲自颁发诏书:令卫大将军尚平阳公主。

    在成婚的这天,大将军府张灯结彩,鼓乐喧天。年近四十的平阳公主与大将军喜气洋洋的在大庭里行了交拜礼。如此一来,“姐夫当媒人找姐夫”,不仅成了当时汉王朝的头号新闻,而且也成为了中国历史上的一段佳话,唐朝诗人王昌龄曾经为此作过一首诗“昨夜风开露井桃,未央殿前月轮高;平阳歌舞新承得,帘外春寒赐锦袍。

    卫青与平阳公主成亲之后,卫氏满门更是旺上加旺,不但卫青位极人臣,连他的外甥霍去病也是地位非凡。霍去病在十八岁的时候便随卫青出征讨贼。也是一句英勇善战,屡建奇功的将才,霍去病骑马射箭,胆略过人,战绩卓著。霍去病曾经只率骑兵八百人,甩下大部队几百里,去追击匈奴。斩首的,被俘虏的人数远远超过自己所率领的军队的数量。此事传到长安之后,汉武帝特地下诏:“姚校尉霍去病,歼敌两千余,包括相国、当户,杀死单于祖父辈的藉苦侯产,生擒单于叔父罗姑,连续两次功冠全军,封霍去病为冠军侯。”没过多久的时间又把霍去病提拔为骠骑将军。卫青与霍去病这舅甥二人的赫赫战功,进一步巩固了卫氏一门在皇朝的显要位置。卫子夫的姐夫公孙贺官至丞相,连霍去病同父异母的弟弟霍光也被封为郎官。卫氏一门真可谓一荣俱荣,权倾朝野。当时的长安城中,对卫氏一门如此显贵,无不羡慕。全都说是依仗卫子夫一人功劳所致。因而,编成了一首儿歌,一传十,十传百,没有多长的时间里,整个京城里的小孩子全都会唱了,歌词是这样唱的:“生男无喜,生女无怒,独不见卫子夫,霸天下。”

    这首儿歌迅速的传到了卫青的耳朵里,卫青听到了这首儿歌的反应很是平淡,没有一点儿生气了意思,他的随从曾经问卫青道:“大将军,现在市井之上流传的这些歌谣对您强是不利呀,都以为您之所以到了今天的地位,只不过是靠了卫皇后一人得到专宠所致,竟然把您在疆场厮杀所立下的功劳全都抹杀了,您应该想办法澄清和制止才对。再都这首歌谣如果被皇上听到的话,恐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的。”卫青听了只是淡淡一笑说道:“不必了,其实这歌谣说的也并不错,本将军之所以到了今时今日的地位,顾然是因为本将军身先士卒,立马厮杀,但如果没有皇后的话,本人连上阵的可能性都没有,说白了还真的是因为皇后的缘故。再者本将军相信陛下即使听了这首歌也不会怎么想的,也不会对我卫氏满门如之何。”那随从听了之后,见卫青这样说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可是这个时候却偏偏有一个人替卫氏着急,这个人名叫宁乘。当时武帝正着意求仙,征召方式。宁乘待诏,但在京城里等了很长时间没有得到召见,眼看自己的费用已经快没有了,无奈之下只得在街头流连,看看能想什么办法弄点花销。在大街之上徘徊之时,宁乘听到一群小孩子正在唱歌谣,宁乘听罢心里就是一动,心想:“人言可畏啊,想那卫子夫虽有天姿国色,绝代风华,但具体算来,现在恐怕已经将近中年了,就算久居深宫里,保养得体,也难免年老色弛,自古以来,凡是妇人得宠的无非皆是靠容色而已,有几人像钟无盐那样幸运遇到了一个齐宣王呢?如果卫子夫没有无盐之才,只靠其色相的话,那霸天下又能霸得多久呢?”宁乘一边想着一边不由自主的向大将军府这边走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