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风流三界 > 第一百章 见异思迁 (今日第二章)!!!

第一百章 见异思迁 (今日第二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武帝听了之后点了点头,站在远处痴痴的看着。李少翁又请武帝将这块石头磨碎,做成药丸服用,说那样就可以在梦中思念李夫人了。武帝于是又听从了李少翁的意见,又营建了“灵梦台”,每年都会去祭祀。可是后来这个李少翁却死了,因为他劝武帝建造建台宫,用来招致天神。武帝也同意了,于是李少翁暗中写好帛书喂进一头牛的肚子里,一切准备好了以后,李少翁特地让武帝看到了这头牛,对武帝说头牛的肚子里有古怪,武帝一听,赶忙让人把牛杀掉,自然也就见到了里面的帛书,而且上面的话很是古怪,不过武帝认出了这笔迹是李少翁写的,知道自己上了当受了骗,盛怒之下把李少翁处死了。

    王李二位夫人死后,后宫又有尹、邢二位美姬同时得到了武帝的宠幸。可是这两个人经常争风吃醋,弄得武帝心烦意乱的,没过多久,这两个美姬也失去了宠爱。汉武帝晚年的时候宠幸的最后一个美女是河间赵氏。据说武帝巡狩路过河间府时,随行的方士说道:“陛下,刚刚微臣四外观看了一番,发现这里紫气缭绕,必有奇女子。”武帝本来就相信鬼神,便立即派出太监四处寻找,太监寻找之后,果然在一家姓赵的家里发现了一个少女美艳无比,只是这名女子双手有病,左右拳紧握,无论怎么使劲,这两只手就是伸不开,但奇怪的是这两只手并不麻木,依然有感觉。这些太监们回报了武帝,武帝听了之后很是奇怪,便亲自去观看,只见果然如此。不过他爱怜赵女的美貌,禁不住上前轻轻握住了赵女的手,为她伸直手指。谁知奇事又来了,经武帝这么温柔的一抚弄,赵女那紧握的双手竟然全能伸直了。众人见了之后,无不惊奇,而武帝心中的惊奇更非别人能比,他认为赵女乃是老天特地派下凡尘来挞给自己的,于是就高高兴兴的把赵女接回了长安,从此之后赵女专宠后宫。武帝封赵女为婕妤,地位也就仅次于皇后。

    赵婕妤进宫有一年左右。为武帝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叫刘弗陵。这位皇子怀胎一十四个月才生下来,武帝认为上古时代尧也是一十四个月才生下来的,这个孩子将来一定是个奇才,况且长得英俊聪明,容貌、身材都酷似少时的汉武帝,所以武帝特别喜欢这个刘弗陵。刘弗陵是公元前94年出生的。比太子刘据小三十四岁。当时汉武帝已经六十四岁了,老年得子,很是疼爱这个儿子。他曾经对大臣们说:“古代的尧是一十四个月才降生的,而朕的这个儿子也是一十四个月才降生的。可见,他的母亲也跟帝尧的母亲差不多。”于是汉武帝就把赵婕妤居住的那座宫室的大门命名为“尧母门”,于是,有些好事之人就推测武帝要把原太子刘据给废了,立小儿子刘弗陵为太子。

    当年,汉武帝因为宠爱卫子夫,爱屋及乌之下,也就很喜欢太子刘据。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武帝对卫子夫的宠幸渐渐消退,也日渐对他们母子显得有些冷淡,弄得这母子二人总有一些不安全的感觉。武帝发现了这种情况,就在一次卫青进宫的时候,对大将军卫青说道:“我大汉王朝的各项制度均属刚刚建立,加上四方夷锹狄侵扰中原,朕如果不变更完善制度,后世便无法可依;朕如果不出兵征讨外敌,天天下就不安定。为此,不得不烦劳百生。如果后世仍像朕这样干的话,那就是在走秦朝灭亡的老路。太子据一向敦厚稳重,是个守成之人,朕相信他一定能安定天下,不使朕担忧。如果要寻找守成的君主,还有比太子更合适的吗?朕常听人说皇后和太子每每有自感不安的心情,难道是真的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大将军可以把朕的这些话都告诉他们,让他们不必在忧虑了。”卫青听完了武帝的这一番话之后,跪倒在地叩头谢恩道:“臣在此替卫皇后与太子据谢过陛下了。”说完这番话之后,卫青感激的已经是涕泪横流了。卫青把武帝的这番话告诉卫子夫后,卫子夫也是激动万分,于是摘掉头饰,亲自去找汉武帝谢罪了。

    从此以后,武帝每次外出的时候,总把把身后的事交给太子去办理。把宫内的大小事情也交给了皇后去办。卫子夫从此以后,更加小心,不敢稍有一点疏忽然,还经常提醒太子,不要自作主张,大事小情的都必须要经过皇帝的同意才能去办。可是太子刘据的性情实在与汉武帝大不相同,太子据性情仁慈、宽厚、温和,与武帝的性格是大相径庭。武帝喜欢作用酷吏,加重刑罚,从来不把杀人当成一回事。刘据则经常劝武帝实行完厚仁慈的政策,甚至还利用太子的地位,亲自纠正过不少的冤案错案;武帝大兴土木,连年用兵,为此连国库的钱都花光了还不够,而刘据又经常劝说武帝与民休息,免除赋税,尽量减少百姓们的负担。久而久之,武帝就对太子据产生了厌烦的情绪,到了后来只要太子一开口,武帝就会怒目而视心中着实的不快。

    卫子夫虽然有卫青对她说过一番武帝所说的宽慰的话,但她知道武帝的这番话并作不得数,她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辉煌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自己已经失掉宠了,就从武帝很少在去中宫就可以看得出来。尽管现在因为太子的关系,她这皇后的位置还算稳妥,但她每每心怀担忧,如履薄冰,不管做什么事情,她都很谨慎,尤其害怕太子得罪了武帝,惹得武帝不高兴,以致于会丧失太子之位,所以卫子夫经常会痛心的规劝太子不要违抗武帝的命令,想方设法要取得武帝的高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