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风流三界 > 第一百零四章 悲伤(一) ‘今日第六更’!!!

第一百零四章 悲伤(一) ‘今日第六更’!!!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江充被杀死之后,只有他的死党黄门侍郎苏文侥幸逃脱,没敢怠慢,连夜逃往了甘泉宫向武帝报告所发生的这些事。武帝听了之后,将信将疑的说道:“不是吧,太子一定是因为恐惧害怕又忿恨江充,才会闹出事情来吧,以太子的性格不会无缘无故做出这些事来的。”说完,武帝命一个宦官去召请太子来甘泉宫来。可是他哪里知道这个宦官是苏文的同党,他根本就没有进皇宫,只在外面睡了一觉,便赶回了甘泉宫向武帝谎称道:“陛下,太子真的反了,奴才奉命召请太子,可是太子根本不肯奉诏而来,还要将奴才斩首,幸亏奴才跑得快,才会再见到陛下的面。”武帝听了之后信以为真,大为震怒,决定发兵镇压,严惩太子。

    而太子杀掉江充之后,又命武士们出动,在长安城中搜捕江充的余党,一时之间长安城里到处都是太子的兵马,而一些不知就里的人看到太子竭力招兵买马,都以为是太子举兵谋反,所以消息一直传到了丞相府,丞相听到之后也信以为真。于是丞相府也派出了大批的军队来镇压太子系的人马。于是太子的人马又与丞相府的军队遭遇,双方竟然恶战了五天五夜,打得天昏地暗,长安城中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到处都充盈着惨呼与悲嚎之声。最后太子兵残将折,一败涂地,无奈之下带着两个儿子,一路奔逃来到城下,却看到城门紧闭,不由得愁眉紧闭,幸亏司直田仁见他们父子凄凄惨惨的样子,很是同情他们,就私自打开了城门,把刘据父子放了出去。太子一路逃到了湖县,躲藏在一个农民的家里。主人家中非常贫穷,根本就无力供养太子父子三人,太子只得以堂堂皇储身份每天编织草鞋以换钱来维持生活。一段时间以后,这家的生活更加苦了,因为凭空多了几张嘴,负担也就相应的增加了,太子看到这种情况,不忍拖累这家人但为了求得经济上的援助,于是找人去召请湖县另一位家境富足的朋友。不料竟然走漏了风声,当夜就遭到了地方上吏役的围捕。他们把太子藏身的这户农家围了个水泄不通,太子发现之后,知道再也难以逃出生天了,但又不甘心被这些人所污辱,他也清楚的记得去年他的两个姐姐死时的惨状,他不想也变成那样,因为他是大汉太子,死也要死得有尊严,太子此时此刻的心情无法用言语所表达,看着正在院门处堵住门口拒捕的两个儿子和这家的户主,太子热泪盈眶,喃喃说道:“父皇,您好狠的心呐,您难道真的要把您的亲生儿子和两个孙儿处死吗?既然如此的话,那儿臣就不劳烦您的刀斧了,儿臣就自行了断了;母后,请恕儿臣不孝,您自己也好自为之吧,儿臣去了。”说完,取出腰中的长剑,往脖子上一放,眼睛一闭,手上一使劲儿,鲜血崩流,刘据的尸体頹然倒地,但是已经死去的刘据的眼睛却没有闭上,并且还渗出了两滴浑浊的泪滴。

    太子的两个儿子和这户人家的主人正在门口处堵住门口拒捕,可是他们区区三个人的力量怎么可能能抵挡得住那些差人呢,没有一会儿的时间就被差人们破门而入,这三个人也杀红了眼了,冲上前去与差人们打在一起,可是这无异于螳臂当车,差人们刀枪并举,太子的两个儿子连同这户人家的主人全都死于非命。

    而那边的汉武帝回到未央宫之后,得知太子刘据逃走。一面部署兵力在长安十二个城门守侯,一面派宗正刘长乐、执金吾刘敢去长乐宫宣诏,收回了卫子夫的册书和玺绶,将卫子夫废为庶人。卫子夫早就预料到事态的发展绝对会对她不利,不愿在这里坐等着更可怕的遭遇降临,在宫里大哭一场之后,又把过去的一段时光追思一番之后,终于一狠心,以三尺白绫自缢,了结了这充满传奇色彩的一生。可叹卫子夫,当年虽然出身贫贱,竟然以一绝色歌女得幸与武帝,宠极一时,连当时出身王侯,权势显赫的陈皇后也被她所击败,使她做了整整三十八年的皇后,享尽了人间的富贵,又为无数民间女子心中的偶像,可是到头来却还是不能得善终,这岂非命耶?

    这件事情发生之后,满朝文武大臣,凡熟知内情的,都深为卫子夫和太子所鸣不平,但是根本就没有人敢向汉武帝进言。倒是有一个叫狐茂的小官,在太子还没有自尽以前,就斗胆上书武帝,替太子喊冤,狐茂说道:“江充出身低微,是陛下您重用了他,给了他无上显要的地位,但是他竟然倚仗陛下您对他的宠信,来离间您和太子之间的关系,以致于太子进不得见陛下,退则为奸臣所困,无法向陛下证明实情,太子含冤无处告,被逼无奈之下,不得不杀死江充以求自保。儿子盗用父皇的军库,不过是为了自救,并非出于不端邪念。望陛下不要让太子把错误继续犯下去,速速撤去征讨太子的兵马,不要让太子逃亡在外,以致于落入贼人的圈套。”武帝看到这篇奏章之后,内心颇有震动,意识到也许错怪了太子,但却没有公开表明要宽恕太子。

    可是武帝在暗中还是追查起江充所办的一切关于巫蛊的案件,结果几个月过去了,查明了江充所办的所谓巫蛊之事,大多属于冤假错案,他这才联想到自己的儿子刘据死得实在太过冤枉,就在这个时候,正好有个守护高祖陵寝的官员,名叫田千秋,上书为太子申冤,田千秋说道:“儿子擅自调拨父亲的军队,按照法律加以惩处的话,也不过受点笞杖,但是太子只不过是出于自卫而杀人,这又有什么罪过呢?”

    诸位读者如果你们真的喜欢这篇文的话,请多多投票与收藏,有了这些动力,我会更加努力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