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风流三界 > 第一百零六章 西域(今日第八章)!求:‘收藏’‘推荐’!!!

第一百零六章 西域(今日第八章)!求:‘收藏’‘推荐’!!!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张骞等人从大月氏回转家乡的时候。为免遭匈奴留难,也为探寻新的路线,张骞取道南山,想经羌中东来,避开匈奴。不幸的是,过了羌中之后,还是被匈奴的游骑给俘虏了。张骞被抓到匈奴之后,想到自己一年之前偷逃之事,满以为今次必死无疑,谁料想在匈奴待了一年左右,老单于病故了,太子和他的弟弟为争王位发生了内讧。张骞又乘着这次机会带着自己的匈奴妻子得以逃出生天。他们这一次终于安全的回到了长安,不过他去的时候是领着一百人,等回来的时候却只剩下了甘父一个人。

    远在长安的汉武帝自从张骞一去十几年的时间里,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张骞此次去西域会什么时候回来,而回来的时候会带来什么样的好消息,可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张骞是一去不回头。到了最近几年里,汉武帝自己都快没信心了,他认为张骞不可能回来了。可是没有想一以,十几年后,张骞竟然回来了,这使得他大喜过望,即刻召见张骞。张骞于公元前139年出使,至公元前126年回朝,前后经历了十三年。这十三年里张骞遇到了多少的危难险阻,甚至在有的时候性命也将不保,可是那代表他神圣使命的“节”,始终握在手中。当汉武帝在长东宫召见张骞的时候,张骞把那几乎脱光了毛的“节”,双手恭恭敬敬的捧给了武帝,语声哽咽的说道:“陛下,张骞回来交旨了!”话说完之后,已是泣不成声、泪流满面了。汉武帝此时也是双眼含泪,想起张骞在临去西域的时候是何等的意气风发,是何等的年少英俊,可是这十三年来,张骞是受了多少苦,满面的风尘之色,那一脸的憔悴之色,那本来还乌黑的发迹,在两鬓之间竟然有了星星点点的白发。武帝如笑似哭的点了点头,然后当即拜张骞为太中大夫。而甘父被封为奉使君,尊称其为堂邑父,以酬劳其多年来对张骞所付出的辛劳。

    这次张骞虽然没有完成大月氏国联盟、以夷制夷的战略使命,但他把西域的所见所闻启奏汉武帝之后,使武帝对西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张骞向汉武帝详细描述了西域的情形:“西域的范围很大,有三十多个国家,都在匈奴之西、乌孙之南,南北有大山,中央有大河,那河东西长六千多里,有东西两个水的源头。西源西出葱岭,东源出于于阗。于阗是西域的一个小国,在南山之下。南山终年积雪,所以那里的人都叫他雪山。雪山地势很高,好像一座房顶。于阗以西的河水都是向西流,于阗以东的水都是向东流,流入一个大湖。湖水都是咸的,叫做盐泽。这盐泽中的水,春夏不增,冬秋不减。原来是在盐泽之东,有一条地下河流从地底潜行的原因造成的。东南由积石山流出,那就是黄河的源泉。这儿是胡马羌人活动的地方。从陇西往西域,必须经过这些地方。到西域的路有两条,沿大河南岸,南北山麓,可通莎车,审南道。沿大河北岸,经北方之麓,一直通到疏勒,再越过几层大山,就是大宛,康居,这就是北道。”

    接着张骞又接着说了他从匈奴逃出所遇到的事情:“臣从匈奴逃出后,沿北道至大宛。大宛距长安一万两千余里,人口三十多万,地方富庶,人民多以耕种为生。那里的人好饮酒,而且都是豪饮之辈,且都爱藏酒,富者家里往往藏酒万石,几十年也饮不完。那里有一种果实,累累如珍珠一般,甜蜜可口,叫做葡萄;又有一种草,青翠芬芳,叫苜蓿。平时人食葡萄,马喂苜蓿。并且臣在大宛见到一种马,更是可爱,有一丈来高,二丈多长,浑身棕赤,如火一般,可以日行千里而不歇。并且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那马每到日中出汗,汗下如血,帮叫做汗血马……”

    汉武帝每每听张骞讲,都不禁叹息道:“唉,像这般好的地方,可惜路途遥远,中间又有匈奴阻隔,根本就无路可通啊。”张骞笑道:“陛下,臣此行,发现了一条新路,可不穿过匈奴而直达西域,臣曾经经过其境的有大宛、大月氏、大夏、康古。听说附近还有五六个大国。臣在大夏之时,见到邛的竹杖和蜀布。据大夏人讲,这些东西都是从身毒国买得的。可见身毒国距我蜀地一定很近。如自蜀、经身毒国、大夏而到达西域,或许是通大宛的一条捷径呢!”武帝听到张骞所讲西域和通西域的这条途径,不由得大喜过望,当即封张骞为博望侯。可是在两年之后,张骞的侯位便被削去了。那是公元前120年,霍去病由陇出击匈奴,派张骞和李广由右北平分道出击。李广所部,被匈奴右贤王所率四万骑兵所围。之后李广虽然率兵杀敌三千多人,但汉兵却伤损了四千之多。而这个时候幸亏张骞率兵及时赶到,才终于使得李广脱身,但张骞却因为行军迟缓而被郑处死刑,还是因为他以前对国家有功,通西域的这次大功才免于死罪,但被削去了博望侯的封号,降为普通的庶民。

    张骞失去了博望侯的封号,心中难免怏怏不快,很想有机会再出国一闪,以求立功报国。而恰在此时,汉武帝又把他召入宫中,问他西域的情形,张骞便向武帝讲述了西域的一个故事:“在匈奴之西,大宛东北,有个国家叫乌孙。乌孙王叫昆莫。昆莫的父亲原住在祁连山和敦煌之间,与大月氏相连,与大月氏相邻。可是昆莫刚出生的时候,大月氏攻击乌孙,将他的父亲杀死,而昆莫也被抛弃在旷野里,后来被乌孙翎侯抱起,辗转逃到了匈奴。匈奴王以昆莫被弃而不死,视为神人,便眉头了他。昆莫长大**之后,英武非凡,屡立战功。匈奴便拨给他一支队伍,助他复国。昆莫号召国人为父复仇,一战将大月氏打败。大月氏因此才被赶到西方。由于乌孙故土为匈奴所占,昆莫便在现在的地方重建国家,但每每思念自己的故土而不可得。”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