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风流三界 > 第一百零九章 仙府(三合一)超爆!!!

第一百零九章 仙府(三合一)超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一章章的发,麻烦!

    就把三章合成一章!

    晚上还有三章!有推荐票的朋友帮帮忙!——

    冯万金走到女儿的身旁,轻抚着两个女儿那娇嫩的脸颊柔声说道:“不要哭,有父亲在呢,父亲以后一定会好好待你们的。”就这样,两个女儿的抚养重担就完全落到了冯万金一个人的身上,而那个郡主此时却早已离去,独自去偷欢,过着一种悠闲自得,纵情纵欲的美妙日子。

    冯万金虽然想要好好的照顾自己的两个女儿,但他也不是那种会精打细算,好好过日子的女人,况且他身边又没有妻子,只是他一个人,自个儿的生活都弄得乌七八糟的,突然之间又添了两个小女儿,那种日子确实有些难堪。冯万金想尽了一切办法来好好照顾赵氏姐妹,可是有其心却无其力,能力有限,日子越来越紧张,以致于陷入穷困到绝境的境地了。就这样在赵氏姐妹只有几岁的时候,冯万金终于带着满心的不甘和遗憾离去了;。

    冯万金走了,只剩下了两个仍旧不知世事的赵氏姐妹,姐妹二人失去了生活的依靠,只得破衣料衫的流落于街头乞讨为生。这种日子**都受不了,况且还是两个只有几岁大小的小女孩儿呢?如果换成别的女孩子也许早就冻饿而死了,可奇怪的是这赵氏姐妹竟然奇迹般的存活了下来,虽然过得苦,但身体还算不错。姐妹二人一直从自己的家乡流落到了京城,来到了天子脚下,来到了这个花花世界,这两个小女孩子看到这里繁华的一切眼睛都看不过来了,正在向前走着的时候,她们就发现前面来了一个雍荣华贵、奴仆成群的女子。赵氏姐妹赶忙向一边躲,生怕冲撞了人家,不是她们懂得礼节,因为她们怕被人打,这种事她们不是没有遇到过。可是她们虽然想躲,但那个女人却朝着她们的方向走了过来。这个女人来到了赵氏姐妹的跟前,仔细的打量着这两个小姐妹,发现小姐妹竟然长得眉清目秀,眼睛十分的迷人,脸上虽然脏污不堪,但皮肤白嫩,是一对可堪造就的美玉。于是这女子就对赵氏姐妹轻声说道:“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呀?”赵氏姐妹一见这样华贵的女人竟然过来和她们两个小乞丐说话,都十分的惊讶,也十分的害怕,直往后躲。

    那贵妇人一见温和的一笑,又向前走了几步说道:“你们不要害怕,我是不会伤害你们的,告诉我你们叫什么名字好吗?”赵飞燕一见这个贵妇人如此温柔充满了和气,便有些怯生生的说道:“我……我们也不知道我们该……该姓什么?有……有人说我们姓赵,也有人……人说我们姓冯,我叫飞燕,她……她是我妹妹,叫合德。”听了赵飞燕的话,贵妇人眼中掠过一抹惊奇的神色,她看这两个小女孩儿,年纪虽然尚小,但也已经到了记事和年纪了,看上去,也不像脑筋有问题呀,怎么会竟然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呢?她哪里知道赵氏姐妹的身世呀,不过她不想知道这些,只是微微一笑说道:“哦,你叫飞燕,她叫合德,嗯很好听的名字,你们愿意不愿意跟我走啊?我让你们穿好看的衣服,吃好多好多好吃的东西!”赵氏姐妹听了之后,好看的衣服她们此时并不需要,眼下她们需要的是能够吃上饱饭,因为她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了,不过这两个小姑娘警惕性还蛮高的,都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贵妇人,贵妇人看出了她们姐妹的心思,又是一笑对身边的人说道:“你们告诉她们我是谁?”身边的答应一声来到小姐妹面前说道:“你们还不知道呢,这位就是当今陛下的姐姐阳阿公主。难道堂堂的公主大人还会骗你们两个小孩子吗?公主今天看上你们是你们姐妹的福气,别人想都想不来呢!”

    赵氏姐妹眨着迷人的眼睛直看这个阳阿公主,心里都想道:怪不得这贵妇人如此雍荣华贵,显得那么卓而不群呢,原来她是公主啊,看上去确实比自己的母亲显得要高贵的多,如果跟她回家的话,那……那可真是太好了!就这样姐妹二人互相看了一眼,都看懂了对方眼中的意思,然后好像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似的冲着阳阿公主点了点头。阳阿公主开心的笑了,吩咐人领着这姐妹二人回府。赵氏姐妹睁着一双迷人的眼睛,跟着阳阿公主走进了富丽堂皇的公主府,只见府内奇珍罗列,珠玉充栋,仆妇成群。把这两个小小的女孩儿看得眼睛都直了,两对大眼睛都不知道该看哪个地方了。到了府里之后,这小姐妹二人先被送到后室沐浴更衣,然后再来拜见公主。过了一柱香的时间后,有人领着已经沐浴完毕的赵氏姐妹来见公主。公主举目一瞧,不由得暗自赞叹道:“果然是一对小仙子,秀眉俊目,小巧玲珑,特别是这一双眼睛别具神韵,只是皮肤略微显得有些粗糙和微黑,没事儿,这不过是风吹日晒落下的,这面黄肌瘦的也是这么个原因,好好的调养一段时日就好了。”

    就这样,赵氏姐妹从此就生活在锦衣玉食的公主府,以歌舞伎的身份在府中学习歌舞。在这里虽然她们姐妹二人在公主府里属于那种地位比较低下的人,但这里毕竟是公主府,你在次的人在这里也比在外面乞讨时过得要强上百倍而有余。在公主府里,环境静谧优雅,衣服清新整洁,有许多的套衣服可供四季更换,尤其是每天的饮食,虽然她们姐妹是仆役奴婢,虽然吃的并不是美味无穷的山珍海味,但毕竟是相当丰盛的食物,而且一日三餐,餐餐足够吃饱喝足,比流落街头、衣食无着的日子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

    现在咱们在说说另外一个人,那就是汉成帝刘骜。刘骜是汉元帝的儿子,母亲是元帝皇后王政君。而王政君则是西汉末年有名的人物王莽的姑母。王政君是在元帝做太子时选入宫中的,成婚之后生下了刘骜。元帝即位之后,王政君被册封为皇后,刘骜被立为太子。汉元帝在位的时候,中书令石显弄权,公卿以下的官员都很怕他,见到他都是很小心翼翼的,生怕得罪了他。而石显则与中书仆射牢梁、少府五鹿充宗结为朋党,凡是依附他们的人,都得到宠信和官职。民间有歌谣说道:“你是牢梁的人,还是石显家的人,或是五鹿家的宾客?为什么官印那么多,绶带那么长?”

    石显知道自己专权,把持朝政,害怕元帝会听从左右近臣的意见而疏远自己,就经常向元帝表示忠心,以检验元帝对自己的信任。石显经常奉命到各官府去办事,每到临去的时候,石显就事先对元帝说:“陛下,臣恐怕办完事情回宫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时分了,宫门已闭,此时臣可否说是奉了陛下诏命,让门吏开宫门呢?”汉元帝只是笑了笑就应允了。就这样石显就故意到半夜回宫,然后就对门吏说是奉了汉元帝的诏令,让门吏打开宫门。果然有人针对这件事向元帝告发石显。无帝看到了这篇奉章之后很不以为然,把石显诏到宫里来,然后把奏章交给石显看,石显看完之后,泪流满面的对元帝说道:“陛下您过于宠信微臣,委任我办事,下面的人因为这个原因对臣下起了嫉妒之心,因此就想陷害臣。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也多亏了陛下您圣明,知道臣的忠心,没有疑心臣。愚臣微贱,实在不能让大家都满意,所以被天下人所怨恨,臣愿意辞去中枢要职,去做后宫的差役,这样臣就是死也没有什么怨言了,只求陛下怜悯于臣,使臣能够得以活命。”元帝听罢,见石显说得如此情真意切,便认为他说的都是真的,便说道:“你就不要多心了,朕明白你忠心耿耿,不会做出那种违反法纪之事的,朕也不会再听那些人的鬼话了,你就好好的做你份内的事情吧。”接着元帝又赏赐了石显很多东西,石显接受皇帝的赏赐和官员们送给他的加起来足有亿万之多。

    刘骜是在元帝还是太子的时候出生的,当时汉宣帝刘询在位,刘骜出生的时候,哭声相当美妙,长得惹人喜爱,宣帝十分的高兴,非常喜爱这个孙子,便赐字为王孙。不过在刘骜三岁的时候,疼爱他的宣帝便离开了人世。他也就由一个普通的王子升为太子。刘骜自小生活在深宫里,喜好诗书,热衷文艺,天生一派浪漫情调。可是刘骜长大之后,却变得嗜好饮酒,贪恋声色犬马。元帝知道之后,便认为其没有什么才能,而皇子山阳王刘康很有一番才能,而刘康的母亲傅昭仪又深受元帝的宠爱,二者一比,元帝便有了废立太子之心。

    元帝在晚年的时候经常生病,不过问国家大事,喜欢音乐。有时候把军队里用的骑鼓放在殿下,元帝自己则走在走廊上倚着栏杆,用钢丸扔到鼓面上,敲出的声音音节节奏紧密。后宫嫔妃和左右侍从里有音乐素养的人,都做不到,但是刘康却有这个才能,元帝很是欢喜,经常当着众人的面夸他有才。

    可是史丹却不这么认为,他也看出了元帝想改立太子,深以为忧,就特地找到了汉元帝进谏道:“陛下,臣以为所谓才干,是敏而好学,温故而知新,皇太子就是这样的人。如果用演奏乐器来衡量人的话,那么陈惠、李微就比匡衡还要高明,可以辅佐国家了。”元帝听了之后没有表示什么,只是一笑了之。当元帝病重的时候,傅昭仪和刘康经常在床前侍奉,把元帝照顾的无微不至,可是王政君和太子刘骜却很少来。元帝见到此情此景,病情不由得更加重了,心烦意躁,好几次向尚未书询问当年汉景帝废掉皇太子刘荣改立胶东王刘彻的事情。当时太子的大舅父阳平侯王凤担任卫尉、侍中,和皇后、刘骜知道了这个消息都很忧虑,但不知道该怎么办。史丹是元帝的亲近大臣,可以直接进殿探病,等到元帝单独躺着的时候,他就直接进殿,叩头大哭道:“陛下,皇太子以嫡长子的身份被立,已经十几年了,尊号为百姓所知,天下之人也都归心于太子,愿意做他的臣子。臣看到山阳王刘康平时很得陛下的宠爱,现在外面到处传言,认为太子的地位不稳,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三公九卿及以下的官员,一定会以死诤谏,拒绝接受诏令,如果陛下真的要那么做的话,就先赐为臣死,以宣示群臣!”元帝这一次见到史丹如此激动,便没有说别的话,只是安慰了他一番,然后命他出去了。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终于使太子的地位稳固了。有一次,元帝诏见刘骜,有重要的事务,可是元帝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刘骜来,当刘骜到达元帝近前的时候,元帝已经是满脸怒气了,沉着脸问刘骜道:“朕有重要之事召你进宫,你因何拖延到现在才到?”刘骜一见元帝的这种表情,吓得诚惶诚恐的把事情诉说了一遍,原来,刘骜是依照宫廷规制,不敢走皇帝专用的御道,而是从边门绕道而行,所以花费了很长的时间。元帝听了之后立即转怒为喜,他认为刘骜在急迫之中仍能从容不迫,遵守礼法,日后定是一位守成之主,就这样刘骜的太子之位终于稳定了。刘骜在歌舞升平,灯红酒绿的富贵生活中一天天的过着,周围一直是妙龄阿娜的美女。他在酒色中成长,渐渐地成瘾成癖,离不开美酒和美女了。在元帝四十四岁,元帝重病身亡,年仅十九岁的刘骜即皇帝位,史称汉成帝。他即位之后,政治上王氏独揽权柄,而刘骜也心甘情愿也只能这般心甘情愿的陶醉在酒色之中。

    刘骜即位之后,次年便立车骑将军许嘉的女儿许氏为皇后。接着好酒贪色的刘骜便遣使四出,广选天下美女,物议汹汹。当时王太后主掌大政,具体掌权的是王太后的哥哥大司马、大将军王凤。王凤和王凤的心腹都知道成帝好色,便千方百计的投其所好,使其沉溺其中,以使得自己能够独揽大权。王凤手下有一个官员有一闪给成帝上了一封奏章,这个奏章写得还真合成帝的心意——

    王凤有一位心腹名叫杜钦,是掌管兵器的武库令,杜钦进奏王凤,希望依照古礼建立后宫制度,就是广选美女,充实后宫,名正言顺的广置后妃。汉初在皇后之外,只有姬、夫人。武帝时广设名号,后宫中有婕妤、规蛾、容华、充依、美人等。杜充的建议则远远不止这些,而是要设立更多的名号,但务必要严格。杜充在奏章中说:“皇帝出于广延后嗣,广召美女充实后宫,这是应该的,这是延自夏商以来的古制;倡后宫所选女子应该谨慎,应选贤德的女人,而不能让声色无度的女人充实后宫,否则争风吃醋,争权夺宠,那后宫将永无宁日,更会危害到皇室里的安宁。”

    一切规章制度和约束对于至高无上的刘骜来说都失去了作用,他终日里只醉心于声色,纵情纵欲。许皇后容貌端庄,知书达礼,刘骜十分的喜欢,宠爱有加。班婕妤容仪端正,熟谙经史,高雅超俗,气质超群,成帝也喜爱得无以复加。成帝大量的时间便陪伴和寻欢于许皇后和班婕妤之间。但遗憾的是,享尽宠爱的许皇后和班婕妤却一直没有怀孕生子。

    在成帝即位后的第五年,负责天象的籽电奏报出现日食,说这是天象示警。刘骜听到这些,不免有些惶恐不安,依例颁下诏书,令公卿百官上书,直陈政务得失。光禄大夫刘向这时便代表权臣王凤出来讲话。刘向说道:“灾异接连不断,祸患连绵不绝,从天象上显示,咎在后宫,后宫应当严加整饰,以弥灾祸。”可是后宫的人是谁?按照宫中的规矩,当然是皇后了,皇后是六宫之主,但实际的操纵者却是太后。不过刘向乃是王凤一方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是指太后,是指许皇后有失职责,没有治理好后宫。

    许皇后是成帝在做太子的时候被选为太子妃的,成帝即位之后册立为皇后。许氏任皇后,成帝施恩后族:岳父许嘉任大司马大将军,再封平恩侯。光耀后族的同时,成帝自然也不会忘了太后王氏家族,升王凤为大司马大将军领尚书事。从此太后王氏家族和许皇后家族便分庭抗礼,争权夺力。当然根基尚浅的许皇后家族自然不是王太后家族的对手了。刘骜看不出王、许两族的权力争斗,或许是明明知道却不制止吧。当他看到了刘向的奏章之后,觉得说的有理,便依例下旨切责。许皇后出身于名门,通晓天文、地理、经史贯通。不是等闲之辈的许皇后文才出众,听到奏报和看到皇帝的切责圣旨之后,觉得这由天象引起的一切简直是滑稽可笑,根本就是毫无道理可言。才华横溢的许皇后认为有必要为自己辩护,一时之间手痒难熬,就写了一道《上疏言椒房用度》之文上交了刘骜,但是许皇后却不知道危险已经渐渐的向她逼近了。

    许皇后的上疏文才出众,文理俱佳,堪称上乘之作。上疏送达龙书案,刘骜细心的看过一遍之后,便呆在了那里,不知道该如何答复,只是觉得皇后所言,句句在理,切责似乎是有些不妥。成帝读的书没有许皇后多,见识、天资都不及皇后,打笔仗自然不是对手。成帝不是对手,学富五车的大臣可也不是等闲之辈,尤其是刘向。成帝把许皇后的奏疏交给了刘向,让他看看,看如何答复。刘向也是出身于豪门,是宗室子弟,贯通经史。刘向的儿子刘韵是一代才子,是王氏的国师。还有一个人叫谷永在朝廷的任职是负责督察的御史大夫,他好阴阳学说,通晓经史诸子,是大司马大将军王凤的心腹。当这几个人看过了许皇后的上疏,便写了一篇答文,驳诉许皇后。答文中说,近期的灾异连绵不绝白气、井溢、河决、日蚀、老鼠上树,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以阴侵阳,所以咎在后宫,后宫之主应当自责。许皇后看过这篇答文之后,觉得这种争论十分的可笑与无聊,便再不加理睬。可是,这场无谓的急诊却引出了一个不良的后果,等许皇后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这是多年以后的事情了。

    班氏是在成帝即位不久后选入后宫的,授少使名号,在后妃中居于第十位。入宫后不久,班氏的不世之才渐次显露,使得刘骜对其刮目相看。被皇上刮目相看的人自然受到爱幸,班氏升后宫公次于昭仪的婕妤。地位变了,和名号相对应的自然是待遇。斑婕妤迁居在未央宫第三区的增成宫。成帝时常驾临增成宫,雨露恩爱,斑氏不久就有了身孕,足月后生下了一个儿子。可是儿子在面世后仅仅几个月便离开了人世。

    刘骜是个游乐成性的皇帝。总是喜欢到后苑游览,闲游时则喜欢宣后宫的美人们陪伴。其中当然少不了才华横溢似乎又无所不知的班婕妤,有一次,刘骜别出心裁,想同斑婕妤同乘一个辇,谁料班婕妤却对这个天大的恩宠断然拒绝了。因为她是以博学多才闻名宫禁的,地于经史自然十分的熟悉。班婕妤对刘骜说道:“陛下,此事万万不可,臣妾看过历代名君图画,举凡古时圣贤君主,左右随从都有名臣侍驾,只有三低昏庸的君主,由嬖女侍奉左右;现在陛下要与臣妾同乘一辇,这不是和三代亡国之主有些相近吗?请陛下消除此念。臣妾万万不敢与陛下同乘一辇。”成帝听了之后不住的点头称赞,觉得班婕妤说得极其有理,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可是班婕妤拒绝与皇帝同乘一辇闲游的事情很快的就传遍了深宫大内。王太后听到了之后,不无感叹的说道:“古代有位圣贤夫人叫樊姬,如今有位好女子就是班婕妤。”樊姬是春秋时期楚庄王的夫人,仁智贤慧,知书达理。攀姬曾进谏庄王,不要动不动就出宫狩猎,并激励楚相虞丘子举荐贤人孙叔敖庄王授孙叔敖为令尹,主掌朝政。楚国很快就人才济济,三年便称霸于天下。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