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风流三界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燕语莺声 (今天最后一章)!!!

第一百一十二章 燕语莺声 (今天最后一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谏议大夫刘辅向刘骜上了一份奏章,其中的措词相当的激烈,奏章中说道:“自古以来,兴则降祥瑞,衰则降灾祸。当年武王与周公时,顺天应地,国泰民安,天下有鱼鸟祥瑞,而君臣仍然谨慎相戒;如今陛下纵情于声色,迷恋于卑贱寒微的女子,而且竟然还要立其为后,使其母仪天下,这难道不是胡作非为吗?”刘骜看到这份奏章之后,气得七窍生烟,怒声喝道:“真是放肆,岂有此理,这是什么话,难道出身卑微者就不能母仪天下吗?如果这么说的话,那你就是说先祖武皇帝立思皇后之事是错误的了。”刘辅依然毫不示弱,大声说道:“事实上证明武皇帝立思皇后确实是错的,因为武皇帝还是把思皇后给废了的。”刘骜乃是卫子夫的直第子孙,听刘辅这么说,气得体如筛糠,饶是刘骜天性柔弱,在盛怒之下,还念及刘辅是宗室子弟,并没有判他死罪,而是降死罪一等,判为鬼薪,所谓鬼薪其实就是终身为陵墓拾柴禾。刘骜如此重罚一个宗室子弟,其实是敲山震虎,这是让那些自以为是、仗义执言的大臣们懂得点分寸,检点一些,不要脑袋一热,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臣子就要有臣子的样子,没有一点儿对皇帝的尊敬,那还有王法吗?

    赵飞燕终于坐上了后宫之主的位子,与自己的妹妹赵合德迷惑着刘骜,终日里沐浴着雨露恩爱。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许是天意吧,做了皇后的赵飞燕与当年被废的许皇后一样,就是不怀孕。赵飞燕每当想起许皇后的结局,就会胆颤心惊,如果当年许皇后身怀有孕的话,还会有她赵飞燕入主后宫这样的美事吗?所以要想固位固宠,务必要怀孕生子。可是不管赵飞燕如何努力,她就是怀不上孩子。赵飞燕想着想着,突然计上心头,她把自己的妹妹赵合德叫了来,两个密谈了一番,然后就开始实行了自己的计划。

    在后来的日子里,由赵合德迷恋住刘骜,而赵飞燕呢,则开始选择合适的人选与其私通,争取可以和别的男人合欢之后受孕。赵飞燕长于音乐歌舞,对于音乐有着天生的喜好。而成帝身边有一位侍郎,叫庆安世,年方十五岁,长得眉清目秀,像美人一样漂亮。庆安世精通音乐,擅长鼓琴,曲调出神入化,他最拿手的就是《双凤离鸾》,弹奏起来缠绵哀婉,令人听后如醉如痴,而赵飞燕最喜欢听这个曲子。经常召庆安世进入宫中,弹奏和欣赏这段妙曲,久而久之,二人也就在这妙曲的催导下双宿**忘情寻欢了。

    庆安世成了赵飞燕的情夫之后,日月便有了新的光泽。庆安世自由出入皇后寝室,凤床卧室也是毫无禁忌。庆安世儒雅伟岸,风姿出众,他脚踩着柔软温馨的轻丝履,手持招风扇,披着皇后赐赠的紫绨裘,留连于皇后深宫,嬉戏于床第之间。赵飞燕如此涉险私通,既是肉欲的满足,更是为了怀孕。倡十分的遗憾,不管赵飞燕如何的努力,她依旧没有怀孕。不过赵飞燕岂是那种能轻易认输的女人,怀不上孕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当然赵飞燕此时也尝到了与美男子纵情私通的欢娱和美味,更加的沉溺于其中,这好像是遗传了她母亲的天性吧。于是乎,赵飞燕就奏请刘骜,想别开一室,早晚祈祷神灵,希望能够早得龙子。刘骜此时当然同意了,当即就批准了这个要求。赵飞燕在建好密室之后,对外声称,在她入密室的时候,宫中一应人员,包括皇上在内,都不许入内,以免冲撞了神灵。事实上,秘室之中并没有什么神灵,有的只是阳刚十足的**精灵,不许任何人入内,其实是不想有人破坏了赵皇后的美事而已。

    赵飞燕先派自己的心腹精选取宫中的美貌侍郎,再选壮硕伟岸的多情少年。可是又是很长的一段时间过去了,赵飞燕还是没有怀孕,于是她就命人选宫室和皇室中生有多子的侍郎,属官、宫奴,凡是英伟、美貌、多子多女的她都一一求欢。可是她依旧没有怀孕。嗜色成性的赵飞燕就派手下心腹在京城里四处寻探,凡是美貌、壮硕的轻薄少年,都一一收来,化妆成女人送入后宫,每天十数人和赵飞燕纵情寻乐,在这一段时间里,赵飞燕享尽了人间春色,但肉欲虽然满足了,可是她的肚子还是平平的。赵飞燕如此纵欲,自然不对妹妹赵合德隐瞒。赵合德虽然每天都和刘骜粘在一起,而刘骜此时已经完全离不开赵合德了。但赵合德却深知,一旦姐姐与外人野合的淫行被皇帝知道之后,那后果将会不堪设想,而且自己也会受到连累,其结果绝对会比许皇后当时的情形还要惨。于是赵合德一方面继续迷惑刘骜,一方面想方设法为自己姐姐的所作所为来掩饰。终于在一天欢情过后,赵合德突然眼泪汪汪的看着刘骜,那眼泪一点一滴的往下落,刘骜看到之后,感到有些莫明其妙,刚刚还没有什么事儿的,怎么突然之间就哭了起来呢?赶忙问道:“爱妃,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哭泣呢?有什么委屈只管对朕讲来!”

    可是赵合德只是哭,一句话都不说,眼泪是越流越多,刘骜哪里受得了这个?怜香惜玉的刘骜便拥着赵合德,像哄孩子似的问道:爱妃,你不要哭了,如果你在这么哭下去的话,朕也会跟着伤心死的!你还是说说到底为什么吧?“赵合德平静了一会儿才幽幽说道:“陛下,臣妾姐妹能够有今天的荣华富贵,全得陛下的宠爱;可是既然身受宠爱,那就容易招人嫉妒,尤其是姐姐,性情极其刚烈,易招人妒恨;如果有人因为嫉妒我们姐妹的话,就会诬陷我们姐妹,那我们赵家可就会有了灭族的惨祸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