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风流三界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女人心!白云乡 !(三合一)爆!求:‘收藏’‘推荐;!!!

第一百一十三章 女人心!白云乡 !(三合一)爆!求:‘收藏’‘推荐;!!!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你的投票支持是厚道!我的不断更新是王道!

    请书友们继续支持!

    %%%%%%%%%%%%%%%%%%%%%%%%%%%%%%%%%%%%%

    痴情的刘骜听到赵合德之所以会伤心原来是为了怕有人会陷害她们姐妹,这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他看着赵合德那娇美的容颜,心里想道:“这么娇美的美人,谁会舍得诬陷,又有谁敢诬陷,诬陷了她们姐妹,灭了赵氏宗族,那朕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有什么快乐可言?”想罢,刘骜一个劲儿的赌咒发誓,一个劲儿的安慰赵合德,让她尽管放心,如果有人诬陷的话,那怕怎的,皇上在此撑腰,怕他何来。

    果然不出聪明过人的赵合德所料,没过多久,就有人秘密奏报刘骜,说赵皇后不过妇道,时常召美貌少年入宫,大肆淫乐。刘骜看罢奏章之后,直气得火冒三丈,心道:“清纯似水的赵皇后,哪里会做出召少年入宫淫乐这样的事,看来果真是像赵美人所摩拳擦掌,是有人妒恨所引起的诬告!”想罢,刘骜未有丝毫犹豫,当即下令,将上告之人立即处死,以儆效尤。就这样满朝文武虽然大部分都知道赵飞燕的所作所为,但因为有前车之鉴,还有谁敢再强出头啊,再者有了赵合德的掩盖和保护,赵飞燕就更肆无忌惮的享受她自己的快乐生活了。

    赵合德果然是一代尤物,以致于刘骜迷恋赵合德,有点儿不能自拔,只是终日里沉醉在赵合德温柔乡中醉生梦死,而不理朝政,只是一味的看着他怀里的美人,喃喃说道:“温柔乡,朕只要温柔乡,不要白云乡。”所谓白云乡是梁武帝的追求和向往,是长寿、成仙的代称。刘骜不求长寿,也不拜仙道,只希望终日里拥有赵合德,不管自己是生是死。刘骜流连于赵合德的美色,天长日久,以致于产生了一种习惯,就是只有握着赵合德的那只纤细如玉的小脚,刘骜才会引起性冲动,才会与赵合德交欢,否则,一切努力都会无济于事的。刘骜刚开始的时候也觉得很奇怪,可是奇怪过后就越发的迷恋赵合德。有御医认为皇帝沉湎于赵合德的美色,有些太过了,这终日里握脚寻欢,实际上已经是一种病态了,是药物根本就无法医治的怪病。

    赵合德有沉鱼落雁之貌,美色惊人。她天份极高,还极善于梳妆打扮。在赵合德初入宫廷的时候,天生丽质,巧为打扮,一身的光辉,顿时令后宫佳丽黯然失色。她还发明了一种美容术,就远山黛,用一种膏状的东西抹在头上,把头发卷起来,做成一个耸立的髻,十分的迷人。她把眉毛细心描得又长又细,看上去极为秀美,称为远山黛。她还发明了一种美容妆:先在脸上抹上粉,再略微施以朱色,若有若无的模样,看上去如一抹朝阳映照的云层,于不经意间层层叠叠,极富立体感和柔美的色彩,称其为慵来妆。赵合德如此天生的美貌,又如此的风流多情,长于风月,柔若无骨,率意任性,娇嗔可人,喜好美色的刘骜当然抵挡不住赵合德如此刻意的吸引,只有拜倒在石榴裙下称臣了。

    赵飞燕身为皇后住在中宫,而赵合德封为昭仪住在昭阳宫。刘骜离不开赵合德,所以终日里就流连在昭阳宫。昭阳宫风景幽雅,被赵合德布置的温馨可人,富丽堂皇,独具一格。迷人的昭阳宫科可称为人间的仙境。昭阳宫廷院清幽,门窗廊柱采雕朱漆,画满了彩画山水和故事人物,昭阳宫的门限都是用上好的黄铜包裹的,外面再涂上一层金粉。庭院里花草争芳,中间是石、灰砖铺成的甬道,殿前是汉白玉的石阶。辉煌灿烂的殿室中,四壁用金环玉佩装饰,明珠缀饰彩羽,彩幔映衬丝帘,奇珍异宝琳琅满目,应有尽有,这难道不是人间的仙境吗?

    刘骜性好渔色,在赵合德身边久了,也觉得有些腻了,便有点儿想换换口味儿,所以经常背着赵合德不知道偷偷的与别的美人寻欢。有一天,刘骜与赵合德闲聊,无意中说到后宫容貌美丽的许美人,说她刚刚生下了一个儿子,已经有几天了。真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赵合德听了之后,顿时红颜失色,那绝代的容颜竟然变得有些狰狞,随即赵合德扔掉了手中的茶碗,掀翻了桌椅,痛哭起来。刘骜看到眼前发生的一切,顿时呆住了,感到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应付,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赵合德。好不容易等着赵合德哭闹的过了劲儿,平静一些之后,刘骜才小心翼翼的说道:“爱妃,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赵合德不听则已,一听之下,那本来不流的泪水顿时又如泉涌一般流出来,她眼泪汪汪的说道:“陛下,你好啊,您有的时候不回昭阳宫,对臣妾说是去中宫,臣妾满心以为你就去姐姐那里,原来您背着我们姐妹不知道,上了那个叫什么许美人的那里,这个骚气十足的狐狸精!陛下,您倒说说,许美人是怎么怀是龙子的,怎么就凭白无故的生下了一个龙子,如果不是陛下您自己去了她那里,会有这事儿吗?”赵合德一边说一边哭,边哭边诉,哭诉到伤心之处的时候,便痛不欲生,用小手狠狠的揪着自己的头发,抓自己的脸,打自己,折腾自己。赵合德当然很清楚,她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非得这么虐待自己,她只能用这种苦肉计来彻底征服皇帝,否则如果让那个许皇后得了宠,那宫里还有她们姐妹的容身之地吗?

    刘骜爱赵合德是不遗余力的,是全心全意的,他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美人儿这等伤害自己、虐待自己,刘骜看到眼前的一切,真是心如刀割,赵合德伤害自己的身体,却好像在伤害刘骜的身体一样令刘骜难受,看着赵合德伤心、痛苦、哭泣,而刘骜在一旁也跟着一样伤心痛苦。

    赵合德眼见自己的这种法子很是奏效,便越发的不可收拾,更为来劲儿,她哭泣着,就像发疯似的向刘骜身后的墙壁冲撞过去,头撞在墙上撞得“咚咚”直响。刘骜一见,直觉一阵阵的心痛,谁知赵合德在泪眼朦胧之是欣赏着刘骜的痉,心里翻滚着辛酸、悲愤、喜悦和幸福的复杂感觉,各种情绪一齐涌上心头,不觉的越发感到委屈,于是赵合德就趁势干脆从床上滚了下来,一头栽倒在地上,伤心的痛哭着。刘骜在一旁急得团团直转,但苦于没有办法来安慰赵合德,只得手足无措的在一旁落泪。宫女们不敢怠慢,赶忙人地上扶起光艳照人的赵美人,小心地侍候着。可是,赵合德谁也不认,谁的帐都不买,只是一个劲儿的痛哭,整整闹了一夜。这一夜赵合德没完没了的哭闹,一个晚上根本就没有睡觉,而刘骜虽然为一朝帝王,也只得在一旁陪着落泪,一晚上也是心痛地陪着美人,无由安歇,也根本就没有心思安歇。

    到了第二天,赵合德的一双美眸已经哭得红肿了,也不吃饭了,在昭阳宫里绝食。这个赵合德本来就长得瘦弱,再如此绝食的话,不死也得扒层皮,刘骜一见美人都饿着了,索性自己也不用膳了,也跟着不吃不喝。眨眼之间一天过去了,赵合德已经饿得不行了,而刘骜也是饿得全身无力。赵合德把刘骜所作的一切都看在眼里,觉得刘骜是真的待自己好,让他陪着自己受罪,便觉得有些心疼了。其实她如此闹,只不过是想给刘骜一点颜色看看,根本就不想总这么闹下去,也不能两个人总这么在昭阳宫里僵持着。赵合德见刘骜已经饿成那样儿了,怕他饿坏了,遂流着泪说道:“陛下,臣妾是陛下的使女,是奴婢,是一文值不上的女人,臣妾饿死了不值一钱,与谁也不相干!可是您是皇帝,是统御天下的圣明天子,全天下的女人都是您的,您又何苦陪着小妾,在这儿受这种罪呢?陛下您高兴的时候,曾经对我们姐妹发誓,决不再娶,也决不再碰别的女人,肯定不会变心,哈!可是现在呢?心没有变,可是却弄出了一个儿子,既然已经有了一个儿子了,那陛下您还不赶快立这个儿子为太子,好继承您的江山。”

    刘骜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没有了一个皇帝的尊严,反倒像一个小孩子做错了事一样,一个劲儿的像赵合德认错陪罪,还再次赌咒发誓道:“爱妃,如果朕再负你们姐妹的话,那叫朕不得善终!日后,定好好相联系待,永远宠爱着二位爱妃,让二位爱妃过上全天下的人都羡慕的富贵荣华的好日子!”可是赵合德听了之后,脸上却作出一副半嗔半怒的样子说道:“哼哼!陛下这样的话已经说过一次了,可是没有实现,这一次,哼,恐怕也是来哄骗我们姐妹的吧?”刘骜听了之后越发的着急了,直恨不得马上把自己的心掏出来让赵合德看。赵合德眼珠一转说道:“陛下如果真的想证明对我们姐妹真心的话,那就请陛下您把许美人的儿子赐死,只是不知陛下舍得不舍得?”成帝一听连犹豫也没有犹豫,心道:“只要让美人能够欢心,重新拥有她,一个儿子还算得了什么,管他将来的江山社稷和皇家子嗣呢。”随即下了一道旨意,命人将许美人才生下几天的儿子抱了过来。侍从领命去了。侍从来到许美人住的地方之后,传达了刘骜的旨意,他心里当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心里直骂赵合德和这个没有一点儿人性的刘骜,但是他再不愿意,又能怎么样呢?脸上一丝表情也不敢表现出来。而许美人知道皇帝要把儿子抱去,不但没有怀疑,相反的倒以为是多年无子的皇帝是想看看心爱的儿子,而且她心里也充满了憧憬,憧憬着未来自己的儿子能够当上太子,而自己也就会母以子贵,当上后宫之主,所以她就放心而幸福的让侍从抱走了自己的儿子,可是她哪里知道自己的儿子将去不复返,她又怎么能想得到刘骜会如此狠心的把自己的亲生骨肉给害了呢?

    很快的,许美人的儿子抱到了昭阳宫里,交到了刘骜的手上。刘骜看着襁褓中的儿子正用一双无邪的小眼睛看着自己,这个小生命还在冲着刘骜笑着,或许这是父子天性的关系吧。可是没想到刘骜眼睛一眨都没有眨,猛地伸出两只手,迅速的掐上了这个小生命的脖子上,一使劲儿,孩子连一声都没有哭出来,可怜他在人世上什么都没有享受到,什么都没有看到,就这样死在了自己亲生父亲的手上。另一边的赵合德见刘骜真的按照自己说的办了,这才破涕为笑,但表面上还装着为这个小生命的逝去而伤心不已。她知道,自己已经完全占有了这个皇帝,皇帝对自己的迷恋已经完全超出了正常人所想像的,宁肯捏死自己的儿子而求欢于美人,这在自古以来是绝无仅有的。

    成帝纵情于美色,没有节制,也不讲人伦礼义和王朝法统,他的所作所为和荒淫生活不久便传出了宫廷,满朝文武都传遍了,也都知道了刘骜竟然为了向一个女子求欢而亲手捏死自己的亲生骨肉,一时之间满朝哗然。光禄大夫刘向忧心忡忡,便决定将历代贤妃美妇光耀国家和历代美色**败亡国家的古时事情,编成一书,献给了刘骜,以为鉴戒。刘向熟读史书,很快就将书编成了,取名为《列女传》,进呈御览。刘骜看了之后,大为高兴,对刘向的举动赞赏不已。可是赞赏归赞赏,他还依旧我行我素,该怎么干还是怎么干,还是终日里沉浸在赵氏姐妹的温柔乡里。根本就没有一丝要悔改的意思,反倒变得有些变本加厉了。

    刘骜在通常的寻欢招式中渐渐觉得有些乏味,便花样翻新,寻求更大的刺激。刘骜在深宫里和赵氏姐妹寻欢的地方,都让近侍重新装饰,四面摆上屏风,屏风上画着生动的纣王、妲己长夜淫乐图。可是成帝虽然年纪尚不算太大,但怎么也架不住如此昼夜放纵,虽然他经常服用补品,但不管怎么补,也架不住身体的亏空,便日渐消瘦,神思恍惚,连日常生活都得依靠近侍张放了。

    张放虽然是男身,但长得相当的秀气,一点儿也不像是男人,倒长得像一个女人。刘骜宠着张放,实际上张放是刘骜的同性恋者。刘骜纵情声色,和赵氏姐妹纵欲寻欢,以至于弄垮了身体,被太后知道了,可是太后又不能直截了当指责赵氏姐妹,或者批评刘骜,因为毕竟刘骜是皇帝,而赵氏姐妹一人为后,一人是昭仪啊。所以太后便首先拿张放开刀。太后有一天把刘骜召到自己的宫里说道:“皇儿啊,母后经常听到一些传言,总说你过于宠信张放,以至于懒于朝政,只知道寻欢作乐,这哪里还有皇帝的威严呐,母后希望皇儿不要过于宠幸张放,要亲理朝政,而且母后还希望皇儿降旨把张放放回到自己的封地去,立即离开皇宫,最好永远远离京师,如果这件事皇儿不答应的话,母后自有办法。”刘骜听到王太后这么说,虽然并不情愿,但也不敢违背自己母亲的意思,只得同意了。

    可是刘骜离不了张放日常的服侍,张放如果离开的话,他哪里受得了?可是太后的觳旨已经下来了,他哪里敢违抗,明明不愿意也只得照办。张放呢,也只得接旨出宫,谁也救不了他。张放离开皇宫之前,刘骜特地前去送行,这个多情的皇帝此时哭如同泪人儿一般,依依不舍的送走了张放,一直到张放远远的不见了人影儿他回到皇宫。凉州刺史谷永觉得皇帝这样做不是圣明天子的所作所为,在一次天象有变的时候,谷永便借题发挥,上奏刘骜道:“陛下乃为万乘之尊,乐于做家人仆役的贱事,而厌恶高贵的尊号,而好匹夫小人的卑名,终日里同群小厮混,昼夜寻欢,不理朝政,以至于公卿百官不知道陛下身在何处,已经有好几年了。”这封奏章落到刘骜的手中之后,刘骜只是一笑置之,根本就不置可否。

    刘骜纵欲的结果,便是加速了自己命归黄泉,就在他四十六岁的那年,就是公元前7年春天,刘骜终于病倒了,鼻歪嘴斜,根本就不能说话,也不能动,就卧床不起。御医们忙得不可开交,想尽了一切办法来救治刘骜,可是无济于事,刘骜最后还是一命归西。刘骜驾崩之后,王太后心生疑惑,按照刘骜的年龄来看,应该是正值壮年,怎么可能就这样离开了人世?就这样太后便派大司马王莽追查此事,详细查实刘骜卧病前的生活起居,终于查到了赵氏姐妹,查到是她们姐妹终日里和成帝在一起,望情寻欢所造成的。而赵氏姐妹都知道自己是死有余辜便一狠心,在宫中畏罪自杀了。后来,世间流传着一首诗,这样描述成帝的这段迷人的生活,描述着成帝舍命相陪的美人,诗句栩栩如生:纤纤媚骨自生香,谁谓温柔不断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