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风流三界 > 一百一十四章 无题!

一百一十四章 无题!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拼得情丸消受老,合欢枕上便为乡!

    夜慕非的元神随着赵合德的离世而脱出其体,这一次,因为没有了药物的禁制,所以此次一脱出**,元神便恢复了清明之态。夜慕非用手扶着头晃了晃,觉得头微微有些发昏,凝神思索,想起自己和侍儿在轮回盘前所遭受的一幕,对了,自己还服了一颗药,可是之后的事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了。正在他苦思冥想之际,忽然传来了阵大笑声:“夜慕非,怎么样,这女人做得怎么样啊?开心不开心呐?”

    “女人?”夜慕非听了之后就是一愣,然后举目一瞧,只见在自己的前面的虚空之中,黑云滚滚,雾气弥漫,里面隐隐约约的也不知有多少奇形怪状的魔神,为首的不是别人,夜慕非看得明明白白的,正是魔界至尊,夜慕非不由得一愣,怎么魔界至尊竟然会亲临死地呢,当年魔界搅得三界大乱,天界派出精兵强将把魔界至尊打入封印之内,可保千年不得脱其身,可是算起来,还不到时间呢,怎么他竟然会出来的?

    魔界至尊看到夜慕非一脸奇怪的表情笑道:“行了,夜慕非,你是想不出来的,本尊的通天法术,岂是你这等人可以猜得出来的,不过,本尊很赏识你,想邀你入魔界,但不知你可愿意否?”夜慕非听罢微微一笑说道:“呵呵,魔尊,如果夜慕非想入魔界的话,早在千年之前就入了,还会等到现在吗?”魔界至尊有些不置可否的说道:“哼,千年之前,你们天界联合西天佛祖来围攻本尊,以至于本尊攻败垂成,被压入封印之内将近千年,此次本尊脱出生天,立志要报当年受辱之仇,而且这个愿望已经开始慢慢实现了,三界之中现在至少地府幽冥已经归顺了魔界了,那人界之中还不是随本尊的意愿而行事吗?只剩下天界之中,那也是唾手可得吗?你夜慕非要认清现在的形势,不要执迷不悟啊?况且,你自己所超生这两世的所作所为,难道天界之中还能容得你吗?”

    夜慕非听了就是一愣,说道:“我已经超生了两世了,怎么可能?”魔界至尊笑道:“如果不信的话,你可以看呐!来人,拿来!”话音刚落,就有人拿过一面镜子,对着夜慕非,夜慕非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一世超生为武帝,一世超生为赵合德,这两世的所作所为直看得他冷汗直流。魔界至尊笑道:“你的这些所作所为,还用得着本尊再说一次吗?这两世有哪一世是被天界诸仙所看得起的,所能容忍的呢……?”

    夜慕非听到魔界至尊的话之后,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对,你说的没有错,前一世,我穷兵黩武,以至于民不聊生,百生怨声载道,特别是临死之前竟然杀母立子,为天地所不容,后一世把一个好好的大汉江山给弄得四分五裂,归其原因,是因为我所托生的成帝迷恋于我所托生的赵合德,使得其不理朝政,弄得奸臣当道,最终被王莽取尔代之。可是我所托生的这两世根本就不是我心甘情愿的,是你们魔界护法给我灌了药的结果。”

    “哈哈……!”魔界诸神里响出了响亮的笑声,尔后魔界至尊说道:“夜慕非,你难道是三岁的顽童吗,那件事又有谁知道,难道我魔界之人还可能替你去作证吗?真是笑死人也。”夜慕非的脸顿时变得有些惨白,眼睛里似乎冒出火来一样,直直的盯着魔界至尊,魔界至尊看到后笑道:“怎么,难道你还想与本尊动手吗?真是笑话,凭你的身手还差得远呢?”说完,还未等夜慕非反应过来,身子一晃已经到了夜慕非的近前,两掌合拢直击夜慕非,夜慕非猝不及防之下,被打了个正着,顿时人事不醒。有人会问,怎么夜慕非今天会变得如此狼狈呢,其实有情可原,如果在正常情况下,夜慕非也许能和魔界至尊打个平手,可是现在却不行。因为平儿护法喂他的二世轮回丸虽然只是让人接连转世二次所不觉,但其功力不止二世受限,最起码的轮回完毕之后,也有一段时间短暂的消失,而魔界至尊钻的就是这个空子。

    魔界至尊抓到夜慕非之后,唤过黑白无常道:“去把夜慕非送到轮回盘,让他继续轮回吧,记住,要让他在人间做的更出色,懂不懂!”黑白无常会心的笑了,黑无常说道:“魔尊,您就放心吧,属下会安排好的。”说完,二人抓起夜慕非,直奔轮回盘而去。

    到了轮回盘之后,黑无常从怀中又取出一粒丸药来送到了夜慕非的口中,然后直往轮回盘里一送,眨眼之间,夜慕非已经不见了人影,只剩下了黑白无常那发狂的笑声。

    东魏大丞相高欢未得第的时候家徒四壁,与其妻子娄氏共忧寒馁,过着与别人无异的生活,每日里都在为自己的一日三餐而奔波,不过在娄氏怀他的第二个儿子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就是自从怀孕之后起,每夜里赤光照室,娄氏很是奇怪,高欢知道以后也是非常惊奇,也很担心怕出现什么变故,可是一直到生下这个孩子之后什么变故也没有。这个孩子生下来之后,高欢给取名为高洋,又叫侯尼子,因为是在晋阳出生的,又叫晋阳乐。但高洋生下来后数月之内一直不会说话,所以高欢和娄氏就断定这个孩子是个哑巴,不会说话。谁料想在一天,高洋突然开口说了话:“得活!”正好被娄氏听到了,吓得容颜更变。但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异常。

    可是长大以后的高洋却长得皮肤较黑,大颊兑下,鳞身重踝,深沉而有大度。晋阳有一位沙门很神秘,乍智乍愚,时人对之不测,呼为阿秃师。娄氏闻其大名,便请阿秃师给诸子看相,问日后禄位如何?阿秃师一一指说,一直说到高洋的时候,只是再三指天而已,却什么也不往外说,娄氏和众人都引以为奇。随后重谢阿秃师后让其离去。当时高洋的同母史高澄很轻视高洋,认为其虽然姿质聪颖,但沉默少言,相貌极其平平,总是对高洋耻笑道:“这样的人也可能得富贵,如果真的那样的话,那相法可就真的太可笑了。”高欢对近乎丑陋的高洋也有些怀疑,常问些时事,可是每次高洋总是答得恰如其分,得其要旨。高欢又拿出一堆乱丝,令诸子理出头绪,别的人都是一筹莫展,只有高洋飞快的拔出腰刀转断乱丝说道:“乱者当斩。”高欢看到这些很是欣慰。尔后高欢又给诸子配兵四出,然后命彭乐领甲骑佯攻。高澄当时吓得胆战心惊,因为过度恐惧而屈服,唯儿高洋领兵督战,活捉了彭乐,高欢于是大为称异,对长史薛叔说道:“此儿胜过我也。”当时薛叔听了以后很是奇怪。

    高洋小时候从师于范阳的卢景裕,聪颖强记,过目成诵。十六岁时,封太原郡公。十八岁授尚书令、中书监、京畿大都督。武定七年即公元前549年八月,高澄将被俘的徐州刺史兰钦的儿子充当膳奴的兰京杀死,内外震动。高洋却是镇定自若,指挥人马平定了内乱,然后入晋阳总理政务。晋阳高澄的旧臣宿将不买高洋的帐,对内虽明、外若不了解的高洋很是看轻。但高洋推诚以待,政务宽厚,群臣始服。次年正月进位丞相、大行台。三月封齐王。五月迫孝静帝禅位,建立齐国,把都城设在邺城。

    高洋即位以后,外柔内风励精图治。用汉儒杨音等匡赞朝政,政治清明。又以法驭天下,不避权贵,内外为之肃然。对外,派兵北击柔然、突厥等国,都是一一告捷,周边之国无不臣服。即位六七年之后,高洋踌躇满志,渐渐有了唯我独尊的意思。

    不过高洋在政务上虽然如此清明,但时人却都知道他有一个缺陷,就是颠痴。连市集上的妇人都知道,都慨叹他为什么会成了天子,可见高洋的恶行劣迹一开始的时候便朝野尽知。而且此后是日甚一日,有增无减,以至颠狂变态,无恶不作,形同禽兽一般。高洋如果发起狂来的时候,连他的母亲都不认。有一次太后在北宫,坐在小榻上,高洋喝酒喝多了,突然把小榻举起来,那太后还不摔倒在地,太后被摔得满脸是血。可是高洋酒醒之后,又渐恨后悔,随即命人堆积柴火,要投火**。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