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风流三界 > 第一百一十五章 颠痴天子 (今日第四更)!

第一百一十五章 颠痴天子 (今日第四更)!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太后一见高洋要引火**,哪会不着急,赶忙亲自持挽劝阻。高洋见母亲不同意,便命平素王高归彦持杖施罚,而且厉声喝道:“要杖杖见血,如不见血,当斩汝首!”太后在一旁听了之后,惊得是涕泪横流,不顾太后的身份上前抱住了高洋,哭道:“皇儿啊,你身为九王之尊,不能这么做啊!母后碍事的,你就别这么惩罚自己了。”可是高洋还是坚持要罚,但同意舍去背杖,改为笞脚五十。他心甘情愿的受罚,受罚之后,悲不自胜,指天发誓,从此不再饮一滴酒。然后在十天以后,高洋便把自己的誓言忘得一干二净,照旧纵酒行乐。

    高洋连太后都不认,当然对皇后、岳母更不当一回事儿了。有一次他到李皇后家饮酒又喝醉了,看见胖墩墩的岳母崔氏很不顺眼,便从央边取出弓矢,开弓就是一箭,正中崔氏的面颊,崔氏血流如注,痛得大叫。高洋见崔氏情形之后,不但没有一句安慰的话,相反恶狠狠的说道:“朕醉时都不认太后,你算什么东西?”尔后竟然取出马鞭,抽打了崔氏百来下,直把崔氏打得人事不省,昏死过去,高洋才住了手。李皇后的姐姐颇有姿色,已出嫁为魏乐安王元昂的妻子,高洋有一次见过之后,竟然多次去元昂的家里,公然临幸李氏,而元昂无奈之下也只得躲出去。可是高洋还是不满足,还想独自占有李氏,纳入后宫为昭仪。在一天,高洋便召元昂入宫,让他伏在地上,尔后亲自用鸣镝箭射了一百余箭,当场将元昂射死。元昂死后,高洋又率文武百官,前往元昂家吊丧,并在灵前痛哭一场,然后竟然在元昂的灵堂前逼淫李氏。随后,高洋命一应随从都脱下身上的衣服,留下所有的钱物佩饰,作为信物交给了李氏,这些东西加起来足有巨万之多。

    高洋如此宠爱李氏,自然会引起李皇后的不满,气得李皇后不吃不喝,几天几夜的绝食,甚至请求高洋要把自己皇后的位子让给自己的姐姐,而且连太后也帮着李皇后说话,也劝高洋不要做出如此伤风败俗之事;因为高洋很宠皇后,又见太后出面,弄成了这个样子,他也没有了心思要娶李氏了,只得不了了之了。

    高洋还有一个宠妃叫薛氏,长得很是可人,很得高洋的宠幸。有一天,薛氏在陪着高洋饮酒的时候,高洋也不知怎么的,竟然想起了薛氏以前曾经和清平王高岳私通,不觉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随即从自己的身边取出一把刀来,照着薛氏的脖子就是一刀,可怜薛氏一个娇滴滴的人头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砍了下来。做完这件事之后,高洋将薛氏的人头藏在了怀中,就去参加宴会群臣的东山宴。在酒席宴上,你推我让,你敬我饮,气氛好不热烈,可是正当酒酣耳热的时候,高洋出现放下了酒杯,从怀中取出了薛氏那颗血淋淋的人头往桌子上一扔,人头“咕噜噜”直转,群臣刚开始的时候都没有看清楚是什么,可是有眼尖的仔细一看,原来是一颗面目狰狞、血淋淋女人的人头。这下在宴会厅里的人全乱了,群臣无不变色。紧接着高洋又命人把薛氏的尸体抬上来,他站起身来,向身边的侍卫要了一把刀,然后自己亲自动手把薛氏的尸体肢解,取出了髀骨来做成了一把琵琶,群臣看着高洋怡然自得的做着血腥至极的事情竟然脸不变色心不跳,无不惊悚,莫不胆寒。

    高洋肢解完毕之后,突然把手里的刀一扔,抱起了薛氏的人头痛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嘴里还喊道:“哎呀,痛死朕了,佳人难再得呀,真是太可惜了!”群臣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唯一的感觉就是眼前的这个人是个疯子,是个彻彻底底的疯子。高洋哭罢,吩咐收棺厚葬,他亲自参加了葬礼,披头散发,悲痛欲绝,大哭着步行随着灵柩一直走到了墓地。

    高洋曾经建造三台,构木高二十七丈,两栋相距二百多尺。工匠们施工的时候都胆战心惊,非常害怕,一个个都系绳以防不测。三台建好以后高洋在三台设宴,大会后宫。在宴会上,他雅舞翩翩,折旋中节。后来高洋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跳上了三台,在上面奔走如飞,然后又跳舞施转!众人看到之后无不心惊胆寒。高洋自己玩儿的尽兴之后,又命人把死囚召来,在死囚来到之后,高洋命令死囚们以席为翅膀,从三台上飞下去,如果能飞下去的话,那就免除死罪。众死囚听到之后,都是将信将疑,有的从三台之上向下看,往下一探头,就觉得眼晕,也有些担心,害怕就算往下跳,也未必能活得了命。嗨,还别说,还真有胆子大的,有几个还真的按照高洋说的办了,闭着眼睛向下一跳,还别说,还真是平安落地,顶多就是擦破点儿皮,没有大碍,而高洋还真的免了他们的死罪。有一些向下跳的时候,心惊胆颤的,肢体未免不太灵活,结果跳下去的时候手没有抓牢席子,摔在地上不死即伤。而站在三台之上的高洋看到这些之后,高兴得哈哈大笑。

    高洋不但对平常人是如此残忍,对那些大臣宰辅也是随心所欲,只要起了杀机,那肯定就活不了。大司家穆子容有一次触怒了高洋,高洋命人脱去穆子容的衣服,伏在地上,高洋从一旁拿过弓箭,张弓搭箭,向其射去,但并没有射中,高洋怒气未消,命人用木橛贯其下窍入肠。弄得穆子容当场昏倒在地。而高洋则在一旁看得是津津有味,不亦乐乎。前文说过高洋嗜酒如命,每饮必醉,而每醉则必杀为乐。最糟糕的是他杀的时候不论亲疏贵贱,且杀后一律肢解,或者投于水,或者投于火,残忍之极。

    宰辅杨音为了应付高洋的这种残酷的嗜好,便选取一些将死的死囚置于殿庭,以供高洋杀人取乐。杨音谨慎侍君,虽然身为朝廷重臣,但高洋却不拿他当一回事,有一次高洋见到杨音身体肥胖就叫他杨大肚,而且用马鞭抽他的背,衣服被抽得破碎不堪,血水染红了夹袍,又拿出佩刀来去刺杨音的肚子,想剖开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在一旁的崔委舒赶紧把高洋手里的刀子夺了过去。可是高洋还是把杨音放到了棺材里,弄上了车子,四周都钉了钉子,差点没有把杨音给憋死。

    有一次高洋到彭城王高漱的家里,看见他的母亲尔朱氏,对她说道:“当年,你侮辱了朕,还留你有何用!”说完,手起一刀,将其人头砍下。朝中的尚书仆射死了,高洋前去吊丧,看到了尚书仆射的妻子正在那里痛哭,便走上前去问道:“怎么,你很想他吗?”尚书仆射的妻子悲伤的点了点头说道:“结发义深,又怎么会不想呢?”高洋听了之后笑道:“你如果想他的话,那很好办,你就去看他嘛!”李氏听完之后就是一愣,心道:“我在阳世之间,而我的丈夫已归阴世,我怎么能去看他呢?”正在这个当口,李氏只见眼前刀光一闪,就看到自己的头与身子已经离开了。高洋砍死李氏之后,轻松已极的把李氏的人头扔出墙外。高洋还命壮丁打死曾经反复反对自己做皇帝的平原王高隆之,捕高隆之的儿子高慧登等二十人,带到宫中,用鞭抽打,一直抽到气绝身亡,然后投入漳水,后来又挖开高隆之的坟墓,令人抛出他的尸体,斩成几段,架火烧毁。高洋还命人尽杀元氏家族,前后杀死七百二十一人,全部弃尸于漳水,漳水的鱼腹中因而有人的指甲,邺人因而久不吃鱼。

    高洋如此胡作非为,又外筑长城,内建殿阁,赏费无度,天下为之骚然,内外各怀怨毒。然后高洋凶暴成性,又默识强记,朝廷百官们的所作所为他全都记在心中,所以弄的文武群臣无不人人惶恐,生怕哪一天自己也会死于非命。更不要说有人敢上书议论朝政,躲还来不及呢,谁还敢往枪口上撞啊。还别说真有不怕死的,典御丞李集视死如归,面谏高洋,把高洋比成商纣王。高洋听后大怒,命人剥光李集的衣裳,把他捆起来,投入水中,沉了好长时间,然后再把李集弄出来救醒,再问李集改不改口,可是李集至死就是不开口。高洋见此就命人再次把他沉入水中,如此往返四次,李集回答如故,高洋不禁大笑道:“天下竟然有如此痴汉。”于是高洋竟然破天荒的把李集给放了。可是这并不表示李集以后就没有事儿了,等这件事情过后,高洋有一次又召见李集,李集又和上一次一样面谏高洋。高洋这一次并没有上一次的宽容,而是把李集推了出去腹斩。

    在公元前557年河南大蝗灾,高洋举行朝会,问底下的群臣道:“今年是什么原因会闹起了蝗灾呢?”底下的群臣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敢发言,这时魏郡丞崔叔瓒出班跪倒说道:“陛下,今年蝗灾的原因是您外筑长城,内兴三台,闹得天怒人怨,又怎能不闹蝗灾。”高洋听后大怒,吩咐左右痛打,拔光崔叔瓒的头发,用脏水浇头,然后抓着脚就拖出动同年青州刺史永安王高浚上书切谏,高洋看到之后,召高浚入宫,然后用铁笼把高浚关了起来,放入地牢,每天的饮食就是溲水秽物。过了数月之后,高洋去视察地牢,发现高浚不但没有死,相反的精神还算不错。高洋不由得恼羞成怒,因为高浚其人有才有略,为高洋所忌,恐怕日后会成了祸害,今日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高洋随手抽出腰中长剑,向高浚身上刺去,痛得高浚哭天抢地的,可是高洋越刺越狠,一直把高浚刺死这才解恨。高浚死后,高洋又命人堆上柴火,把高浚火化,然后再在上面压上土石。等到后来高浚的后人挖出尸体的时候,只见皮发烧尽,尸体已经烧成了黑炭,看到的人无不悲愤,无不痛恨高洋的残忍。可是高洋最后终于还是因为饮酒过量,身体越来越不行了,每天根本就不能吃饭,只是饮酒而已。最后死在了晋阳宫德阳堂,在位十年,死时年仅三十一岁。高洋死后,群臣只是一个劲的干哭,根本就没有一个掉眼泪的,心里笑还来不及呢!

    在高洋死后,其长子高殷即位,可是没有多久就被其六叔高演所杀,高演即皇帝位,为孝昭帝。可是高演也只做了两年皇帝就死了。高演临死的时候,遗诏给高湛:百年无罪,汝可以乐处置之,勿效前人。满腔热情黄门侍郎王松年至邺宣高演遗诏,征高湛即帝位。可是高湛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并不太相信,怀疑其中有诈,便派自己的亲信到晋阳核查,探听到高演果然已死,于是大喜,遣河南王高孝瑜入宫,撤换宫中禁卫,入主晋阳南宫。

    其实在高湛登基的前一年二月,由于争权便凶相毕露,他指使家僮数十人毒打尚书令杨音,竟然把其打出了一颗眼珠。中书侍郎曾经有过不誉之言,高湛便吩咐随从割掉他的舌头,然后断其双手,最后才将其处死,这手段比高洋也强不到哪里去。

    在高湛即位之后,委司徒、平秦王高归彦为太傅;尚书右仆射、赵郡王高睿为尚书令,太尉尉粲为太保;尚书令段韶为大司马;太傅、平阳王高淹为太宰;太保、彭城王为太师、录尚书事;冀州刺史、博陵王高济为太尉;中书监、任城王高谐为尚书右仆射;并州刺史解律光为左仆射。大使巡行天下,求政善恶,问民间疾苦,擢进贤良,很有一点升平治政的气象。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