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风流三界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荒淫无道

第一百一十六章 荒淫无道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高湛即位的几一段时间,还挺不错的,可是没有几个月,他的江山坐稳了,大权在握,江山稳固了,便开始凶残毕露了,日益为所欲为,无所顾忌。即位后半年的四月,皇太后娄氏死可是高湛毫无痛苦之色,依旧嬉游纵酒,盛宴玩乐,衣饰红袍艳服如故。有一天,高湛登临三台,大宴宾客,饮酒作乐,宫女诚惶诚恐慌的据礼呈现白袍,高湛不屑的接过白袍,连看也不看,随即就扔到了台下,这时有朝臣出班跪倒,上奏高湛说此时大丧之时不宜奏乐,还未等其说完,高湛就勃然大怒,吩咐侍卫把这位大臣拖了下去斩杀,然后乐间如故。

    在这一年的十二月,高湛见到了自己的二哥,已故的文宣帝高洋的妻子李皇后很美,便想与其私通,可是李氏说什么也不同意,高湛怒极之下便威胁道:“如果你不从了朕的话,朕就杀死你的儿子!”李皇后听后异常恐惧,没有办法,只了顺从了高湛,任他玩乐,不久之后,李皇后就有孕在身,肚子越来越大。独居的李氏身怀六甲,此消息顿时不胫而走,这时李氏的儿子、太原王高绍德听到了这个消息,根本就不相信这是真的,便到宫里来探望,要求见自己的母亲。可是要皇后哪里有脸见自己的儿子呀,便称病不出,高绍德恼羞成怒的说道:“儿子哪里不知道母亲是因为什么原因不见我的,那是因为母亲的肚子大了,没有脸出来见自己的儿子罢了。”说罢,怒气冲冲的离宫而去。李皇后在里面愧疚的无地自容,但又异常伤心,伤心自己的儿子如此不谅解自己,他哪里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呀,完全是为了他呀。几个月之后,李皇后生下了一个女儿,因为耻于是和高湛私通所生的,李氏便不愿意收养。

    高湛听到之后勃然大怒,辱骂李皇后道:“你杀死朕的女儿,朕岂能不杀你子!”说罢,就命人去把高绍德杀死。在深宫里的李皇后听说自己的儿子最终还是死了,悲痛欲绝,大哭不止。高湛看到这种情况,越发大怒,命人剥光李皇后的衣服,一阵乱棍猛打,打得李皇后皮开肉绽,呼天号地。李皇后挨打以后,高湛还不解气,命人将李皇后装进绢囊,就这样血水淋漓的扔进了沟渠之中,就这样将昏死的李皇后泡在了水里,过了很久,李皇后才清醒过来,可是这时候她已经奄奄一息了,李皇后受尽了种种的虐待之后,被宫车送往妙胜寺出家为尼,了此残生了,她怨之怨也只能怨自己为什么会嫁到高家这样的疯子的家族里。

    高湛即位之后,遵守遗诏,封孝昭皇帝高演的儿子高百年为乐陵郡王,以自己的儿子高纬为太子。可是这个高百年竟然不知深浅,有点觊觎神器的意思,可是事情做得并不机密,被高湛知道了,高湛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大怒,令高百年来朝,高百年进得宫后,高湛随即令左右之人乱棍痛打,并拖着打倒拖,绕堂边拖边打,一直把高百年打得血肉模糊,血迹遍地,奄奄一息。最后,高湛才下令将高百年一刀砍死,把尸体抛入池中,眨眼之间池水尽赤。

    在公元565年三月初三夜晚,北齐国都城邺城上空,月色朦胧,繁星闪耀,突然一个状似扫帚的物体出现在夜空当中,长长的尾巴扫过紫微星座,很久之后才慢慢的消失隐没于无边无际的苍穹之中。这一天文现象给人间带来了极大的慌乱。民间传说此星体是主刀兵之物,历来被视为不祥之兆。按照封建星相学的解释,紫微星座乃玉帝所居之处,是人间君五的象征。“天见扫帚星,地上动刀兵”,迷信此说的高湛为化解这场灾难,在臣属的劝说下,忙将帝位传给太子高纬而自称为太上皇。就在这种近似荒唐的理由下,年仅十岁的高纬就登上了皇帝的宝座。

    高湛在为广成王的时候,有个属下叫和士开,工于弹琵琶,又善于使槊,看上去有几分的英勇,而且还是阿谀献媚的高手,很会揣摩迎合别人的心思,因而深得高湛的赏识,被片辟为开府参军,常入侍左右。在高湛登上皇位之后,又提升和士开为给事,掌朝廷机密。而高湛的妻子胡皇后乃是一位不守妇道的淫妇。和士开生得面貌英俊秀雅,特别是其那悦耳动听的琵琶曲使胡皇后心旌神摇,呼呼生风的大槊更使她淫意难屈,就在高湛正在逼淫其嫂的时候,胡皇后一见自己有机可乘,便贿通宫女,将和士开引入了内房,赏于禁脔。和士开本来就是阿谀奸诈的小人,得此奇遇,自然更加的竭力奉承,尽量的满足胡后的要求,引得胡后心花怒放,甚至厚颜无耻的与和士开海誓山盟,要做一对长久的夫妻。俗话说纸里包不住火,胡后这件事尽管做得很是隐蔽,但她与和士开私通的事情还是传了出去,一进之间,朝野上下议论纷纷,传得沸沸扬扬,一些正直的大臣就上书高湛要求处死和士开,废掉胡后。但是高湛竟然害怕胡后揭穿他与皇嫂之间的丑事,竟然佯装不知,而且还极力的掩饰,心甘情愿的在本该至尊无上的皇冠上涂上耻辱的绿色。

    高湛不仅不惩治和士开,反而更加领带和士开,胡后又屡进美言,和士开官升为黄门侍郎,旋又擢任侍中、开府仪三司,一时之间权倾朝野,并且有自由出入宫廷禁中的特权。高湛不论是上朝议政,还是在宫廷里宴请宾客,每时每刻都离不开和士开,有时甚至于其一起同吃同睡。偶尔和士开离宫往家走,还没有怎么长的时间,高湛心中便怅然若失,命令侍卫将和士开追回。得宠后的和士开为了想要取得更高的权力,竟然向高湛提出了一个相当荒唐的建议。

    和士开仗着高湛对他的宠爱,对高湛说道:“自古以来,帝王死后都要化为灰土,陛下,您请想圣明天子尧、舜和日暴君纣,他们在死后又有什么分别呢,关于生前他们所做的一切,只是那些读书人闲来无事胡说的。而且世上的事都是虚无缥缈的,陛下您应该趁此壮年之时纵情享受,无所顾虑。一旦快乐可胜百年长寿,至于朝政,完全可以交给大臣们去办理,您何必去浪费您尊贵的精力呢?您留着这些精力应该多享受一些呀!”高湛听了和士开这番祸国殃民而又荒诞不经的理论之后,不但没有斥责,相反的大喜过望,于是说道:“和爱卿,你真是真心实待朕呐!这样吧,朕就听你所言,不理政事,而一切政务就由人全权处理吧,朕就安心的去享受一切了。”和士开听罢心中暗喜赶忙跪倒施礼道:“哎呀,陛下,您虽然应该极力享受,但臣恐怕不能担当处理朝政大事啊!”高湛说道:“行了,和爱卿,朕难道还不了解卿你的能力吗?你就不要推辞了,就这样定了吧!”和士开这才叩谢皇恩。就这样和士开就独揽了朝中一切的军政大权,而高湛则整日沉湎在酒色之中,每三四天才设一次朝会,但是人虽然在朝上,但心却不知跑到了哪里,当文武大臣向他奏事的时候,高湛心不在焉的听着,等说完之后,拿过奏折来连看也不看,只是象征性的在上面画上个圆圈,然后就把奏章往和士开那里一扔,接着听下一份奏章。

    在天统三年,高湛的心腹亲信秘书监祖延向高湛密奏道:“陛下,臣经密查,得知和士开等人朋结私党,受贿弄权,卖官买官无所不为,无恶不作,还有一些罪状,臣已经清列成单,请陛下过目。”高湛伸手拿过清单来一看,只见上面罗列着和士开一系列的罪状,随便抽出哪一条来,都够和士开死八次的,可是高湛不但不治和士开的罪,相反看到其中一条罪状之后,大怒道:“祖延,你敢诽谤朕,你可知罪?”祖延这是有意而为之,希望可以惊醒眼前的这个无道之君,见高湛发了火,知道今天不可能全身而退,但既然已经做了,索性也就豁了出去,干干脆脆的说道:“臣不敢妄言陛下擅自取人之女的事情?”高湛听了就是一愣,很是尴尬,但赶紧给自己开脱道:“朕……朕是见这些人的家里困顿不堪,所……所以替这些人的家里收养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祖延冷冷一笑说道:“哦?如果是因为天下百姓困苦不堪的话,那陛下何不开仓放赈,而是要把那些女子收入后宫呢?”高湛听了这番话之后,脸上一红一白的,不由得恼羞成怒,当即吩咐手下以刀环筑祖延的嘴,又让左右鞭杖其下,把祖延打了个半死,接着又在祖延的嘴里塞满了土,把他拖到了地牢,到了晚上又用芜菁把祖延的眼睛给熏瞎了。

    在高湛当了太上皇之后,他对和士开的袒护和宠信依旧不改而朝中的正直一些大臣无不暗恨这个祸国殃民的奸贼,但又苦于无法惩汉他。机会终于来了,在公元586年,年仅三十二岁的高湛终于因为纵欲过度而一命归西,临死之前,这个昏君依然执迷不悟,握着和士开的手说道:“卿不要负朕呐,你要好好的扶助少主啊!”在看到和士开点头之后,他才放心的把眼睛一闭,身归那世去了。可是在高湛死后,和士开和胡皇后竟然封锁了一切消息,秘不发丧,在宫内纵情淫乐了三天,后来还是因为黄门侍郎冯子琮追问起来,才不得不正式颂高湛驾崩的消息。等办完了高湛的丧事之后,满朝文武都拭目以待的看新君会怎么样?可是他们却没有想到“有其父便有其子”这句话,这句话应在高家父子的身上真的是太贴切了,高纬继承了高湛昏庸暗弱的秉性,甚至在某此方面有过之而无不及。高纬从上台之后起,就视和士开为心腹,对这个淫其亲母辱其父的佞臣依然十分的信赖。高纬的暗弱、和士开和胡太后的胡作非为,更加激起了朝内正直大臣的强烈不满,而太尉、赵郡王高睿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高睿是高欢的侄子,以忠勇孝道闻名于北齐皇族,对他高欢曾经感叹过:“此儿至性过人,我儿当中竟然没有一个可以赶得上他的。”可见其有多么出众。在高洋在位的时候,高睿为定州刺史,领兵监筑长城。当时天气炎热难耐,高睿贵为亲王,却和士兵们一起在烈日下挥汗苦干,这些亲兵们大为感动,又有些心疼高睿,但送上盖障和冰块,可是高睿却坚推不用并说道:“三军将士都在这等炎热天气里干活,难道本王就能受此优待吗?拿下去,把这些冰块让给士兵们去解热!”士兵们听到这番话之后,大为感动,甘愿受其节制,为其卖力,所以这庞大的工程也就自然而然的加快了进程。

    高纬即位的时候,高睿已经是五朝元老了,德高望重。他见到和士开与胡后如此胡作非为便联合尚书仆射元文遥、娄定远、高延宗等人,决心铲除和士开,整顿朝纲,净化宫廷里的风气。而对和士开、胡太后秘不发丧的行径,高睿极其愤怒,几次面见高续,痛陈和士开种种的恶行,要求将和士开调离出宫,但任外职。可是这个高纬竟然对这个正确的建议置之不理。而胡太后则唯恐失去心爱的面首,百般的阻挠朝臣对和士开的弹劾,而和士开也借口处理高湛的丧事,就是赖在京城里不走。高睿见一计不成,仍然不肯善罢甘休,仍利用一切机会弹劾和士开。一次,朝中文武在皇宫举行宴会。席间,高睿等人向高纬列举和士开的种种罪行和劣迹,要求皇上把和士开赶出朝廷,充任外官。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