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风流三界 > 第一百二十一章 乞丐帮少帮主

第一百二十一章 乞丐帮少帮主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听到高纬的询问之后,高绰脸上露出得意的神情,为什么?那还用说,当今皇上想要玩儿,还得问他,他能不高兴吗?高绰清了清嗓子说道:“陛下,臣弟曾经玩过这样一种游戏,就是将蝎子放在器皿之中,再把猴子放进去,猴子当然会被蝎子螫到了,而那个时候猴子被螫到后蠕动不已的疼痛情形最为精彩,也是极令人赏心悦目的快事。”高纬听到之后不但没有斥责他这个弟弟所做的唐事,反而鼓掌叫道:“好,好,真是太好了,皇弟,果然有一套,皇兄也要按照你所说的也要玩上一玩儿。”当时即欲效仿,一睹这相奇景,他连夜命令侍卫们四处去捉蝎,要求一夜间捉蝎一斗;侍卫们一个个翻墙破土,忙碌了一整夜,一直到天明才捉得二三升。当做给高纬之后,高纬却不愿用猴子作试验了,竟然突发奇想,想要用活人来做试验。高纬让人把蝎子放入一个又高又深的浴盆之中,然后,以人代猴,命一奴婢**体躺了进去,那奴婢看到在盆底密密麻麻的蝎子,浑身直冒冷汗,知道自己这一下去,肯定是没命了,赶紧跪倒在地说道:“陛下,求您看到奴婢侍奉您多年的份上,饶奴婢一命吧!”可是高纬哪里听这些,不耐烦的一挥手说道:“行了,别罗嗦了,快下去吧,如果你出了事,你的后事朕自会好好处理的,快下去吧。”说完不由分说让侍卫把那奴婢身上的衣服扒光,扔进了浴盆。那奴婢刚一进去,就发出了凄惨的叫声,霎时之间只见蝎子爬满人的身体,上下乱螫,那奴婢在底下痛得全身蠕动,嚎啕之声不绝于耳,真可以令人肝胆皆碎。

    底下人在盆里痛苦不堪,而高纬兄弟却在浴盆上面观看这奇景,乐得手舞足蹈。高续一边看还一边埋怨道:“皇弟呀,如此快乐之事,为何不早早奏报朕知呢?”随后因为高绰推荐“玩技”有功,高纬便封高绰为大将军,让他日夜陪自己在宫中寻欢作乐。高纬如此视人命如草芥,但对宫廷犬马鸡鹰却十分的珍爱,这些禽兽的地位和大臣们一般无二,有官名、傣禄,还有优厚的待遇。他的爱马被封为赤彪仪同、逍遥郎君、凌霄郡君。斗鸡的爵号有开府斗鸡、郡君斗鸡等。宫中的马厩内全用华丽的毡毯铺地,每天供应的食物不下十余种。每当马匹交配临产的时候,就另设青庐,准备丰盛的食物而亲往观视,真可谓“关怀备至”。“兽比人贵”这是高纬统治时期的一大怪胎。

    高纬大兴土木,精益求精。在晋阳兴建起十二个宫院,座座造型各异,丹青雕刻,巧夺天工,壮丽美观的程度丝毫不逊于邺城皇宫。宫院建筑陈设式样还随时变换,稍不如意,便令拆毁重建。而宫内的珍宝往往早上还爱不释手,晚上便视如敝履,随意扔弃。他曾经在晋阳的西山上凿了两座大佛像,夜则以火照明,寒则以汤为泥,强令工匠日夜赶修,在一夜之间就要燃尽数万盆油脂,照得周围山谷如同白昼,而那些工匠们有很多人再也无法见到自己的家里人,累死在工地上。而高纬又曾经给胡昭仪建造规模浩大的慈恩寺,未等全部完工,胡氏即被逐出宫外,又加款为穆皇后改建为大宝林寺,仅此一项建筑就耗资数以亿计。参加这项工程的劳工牲畜不可胜计。又为穆氏造七宝车珍珠不足,命人四处采购,不惜重金。在宠幸冯小怜后,冯小怜住进隆基堂,里面华丽无比,但因先前一位昭仪曾在此小住,冯小怜知道之后异常不悦,高纬为了哄美人开心,特令拆梁改建,重新装点雕饰,一如冯小怜之要求。虽然耗资巨额,而高纬却毫不吝啬,只是为了博得美人一笑。

    高纬在宫内的生活十分的奢侈,在他看来,这才是最重要的,在皇宫里有五百个美女,个个都封为郎君,人人都宝衣玉食。她们穿的裙子,一条价值万匹绸缎,使用的梳妆台,一件价值千金。嫔妃宫女们一个个珠光宝气,花枝招展,争奇斗艳,往往一件衣服早晨穿,到了晚上便弃之不要,第二天,又要换上新的衣服。他赏赐大臣更是毫无节制,往往一言出口,动辄巨万。高纬在即位之初,北齐的国力已经相当衰弱,哪里经得起他如此挥霍,于是国库更见空竭。为了扭转财政危机,高纬便让他的大臣们分头去卖官,如哪几个郡归某个人出卖,哪几个县归某个人出卖。甚至连州郡的属官和乡官,也都被列入分卖的计划。高纬如此胡乱封官、卖官,致使北齐官员们多如牛毛,政出多门。当时诸宫奴婢、宦官、胡户、杂户、歌舞人、见鬼人、滥得富贵才将近万人,庶姓封王者超过数百人。开府一职的官员达一千人,仪同一职多得难以数计,领军将军增加到二十人,这些人职责不明,结果中央下达的诏令、文书,都只在纸上写个“依”字隔,不写姓名,就不知道是谁。许多富贵大贾花钱买到官职,上任之后就竞为贪纵,将花去的钱连本带利的捞回来,而他们这么一从百姓的身上敲骨击髓,势必会引起百姓们的反抗,,结果终高纬一世,百姓们的反抗是此起披伏,根本就压不下去。

    高纬穷奢极欲,花天酒地,绞尽了脑汁,但时间长了以后却渐渐对这种养尊处优的生活感到有些腻烦了。于是他又绞尽脑汁,开始想自己如何能玩儿的有一些新鲜感,到后来他竟然异想天开的演出了一场令人啼笑皆非的闹剧。在公元前575年的某月某天,北齐的皇家宫苑,华林园内显得异常热闹,可是这热闹当中又透出几分蹊跷。这一天,华林园东部入口处赫然竖起一道牌匾,上刻着三个大字——贫儿村。

    在贫儿村里出出入入的都是一些衣衫褴褛的乞丐。看到这些之后,就有人猜测其中的滋味,有人说这是后主高纬体恤百姓疾苦,特意开设的赈民场所;可是这个意思刚一说出来,立马儿被周围的人所耻笑,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高纬会有这么好的心?天知道。还有人认为这是侍卫们的失职,把守园门不严,让乞丐乘隙混入了皇家园林,而且还专门有大臣为此事上了一份奏章来弹奏宫殿侍卫长官,此大臣满心以为自己可以得到高官厚禄,可是等了很长的时间却什么也没有得到,弄得他如坠五里雾中。

    其实这并不是什么赈民的场所,高纬根本就没有那么好的心肠;也不是什么侍卫失职,借侍卫们几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失职,他们岂会不知道他们这位皇帝的脾性,他们失职,这脑袋还要不要了?这其实是高纬又一别出心裁的“创意”,他带领一帮宫里的宫女和太监们都装扮成乞丐,来模拟行乞。而北齐堂堂的皇帝陛下高纬就充当了丐帮里面的“少帮主”。这些平素穿惯了绫罗绸缎的宫女和太监们,第一次穿上了这些破破烂烂而且上面还有一些难闻气味儿的衣服,还要自己的同事、好友去行乞,这心里头的别扭劲儿就别提了,心里是一个劲儿的骂高纬,可是表面上还得装出一副异常兴奋的样子来,如果被这个魔王看出来他们玩儿的不投入,自己的这颗小脑袋可就保不住了。这个高纬着实为自己这“杰作”而满意,他对身边的“乞丐”说道:“听说想当初有一个皇帝叫晋惠帝司马衷,听见蛙鸣都要问一声臣子:‘这蛤蟆叫是代表公家,还是代表私人呐?’真是愚蠢至极,也许是因为他没有见过真正的青蛙吧?唉,这个可怜的家伙,这皇帝作的多没有趣味儿,哪里像朕这样既能作皇帝,又能当乞儿,试问古今能有几人呢?”他身边的众“乞丐”都迎合道:“是,是,那司马衷岂能与咱们万岁爷相提并论,比起咱们万岁爷来差得远了!”你一言,我一语,把个高纬美得都快上天了。

    高纬愈加的飘然忘形,他抖起精神来,拿出乞丐的神态,溜到一个身材修长、光彩照人的宫女面前,连连施礼,用一种凄惨的声音说道:“行行好!行行好吧!给我一件破棉袄吧,我都快冻死了!”那宫女闻声一愣,抬头一看,原来正是高纬,出于本能,赶紧的双膝跪倒施礼道:“万岁爷,您……您折杀奴婢了。”高纬一见,顿时没有兴趣,赶忙劝道:“哎,你快起来,起来,我这是在向你乞讨呢,你有见过给叫花子下跪的吗?”可是无论他怎么开导,那宫女就是不敢站起身来。这宫女深知这位皇帝喜怒无常,白天他当乞丐,你可以做施主,如果到了晚上,他一回想起白天的事儿来,说不定马上就会翻脸,对你大加羞辱,甚至还有杀头的危险,所以她是无论如何都不敢站起身来当施主。正当这二人纠缠不休的时候,忽然从旁边闪过一人来,他一把把那个宫女拉了起来,拉到了一旁,又从怀里取出了一大把的银子,交给了高纬,以一种既非施主,也非奴仆,而像是一位朋友的口吻说道:“哎,英雄落拓,实在是令人感伤之事呀,这点银子拿去吧,聊补一时之需,日后您自当会大放异彩的。”说完还深深施了一礼。这几句说了出来不卑不亢,应对有方,这是长期以来第一次有人不称他为“主上”、“万岁”、“陛下”这一类的称呼,高纬听在耳中是真高兴啊,也不管自己身上还穿着乞丐的衣服,就对面前站着的这人说道:“好,爱卿反应敏捷,口齿伶俐,朕封你为开府之职。”那人听后大喜过望,赶紧跪倒在地谢恩道:“臣谢主隆恩。”就这样一条皇家的走狗就这样轻易地攀上了高位

    正当高纬终日里沉浸在婉转悠扬的“无愁曲”中的时候,北齐边境上正人扬马嘶,刀光剑影,杀声震天。说起北齐的国力来,原本是中国境内的三个鼎力政权中最强大富有的一个国家。其疆域本包汾、晋,南极江、淮、东尽海隅,北渐沙漠,占据了中原除关中之外的最富庶地区。军队也骁勇善战,训练有素。北周曾对北齐望而生畏,常常居于守势,以防止北齐西渡黄河;南朝更是轻易不敢冒犯北齐。然后好景不长,到武成帝高湛时,由于政治**,奸臣当道,社会矛盾不断激化,统治阶级内部也是互相残杀,致使国力大衰。此时,北周由于实行均田制和府兵制,国力正逐渐强盛,最终超过了北齐。表现在战场上,则北齐由攻势转为守势,害怕周军进攻,处处被动挨打。在南方一线,北齐也处于守势,时刻防备着陈朝北伐!

    在公元前573年,陈朝乘北齐国力衰退之机,派镇前将军昊明彻统帅十万大军进攻北齐。北齐军心浮动,毫无斗志。陈军所到之处势如破竹,连克瓦梁、阳平、庐江诸城,并乘势包围了北齐南方重镇寿阳。而北齐救援寿阳的数十万军队在右仆射皮景和的率领下消极惧战,距城三十里的时候,就屯兵不进。最终陈军一鼓作气攻下了寿阳。皮景和不战而逃,抛甲弃马,返回了京城。初听到寿阳失陷的消息的时候,高纬还颇以为忧,可穆提婆等却不知廉耻的对他说道:“陛下,寿阳本是南人之地,由他取去。假使国家把黄河以南的土地全部丢失了,那我们还可作一龟兹国呢。您当想可怜人生如寄,唯当行乐,何必为了这点儿小事而烦忧呢?”丧失了大量的国土和军队,可是被这奸臣轻轻几句话,高纬马上便转忧为喜,继续与冯小怜对坐弹唱起来。临阵脱逃的那个皮景和本应该斩首的,可是高纬却给予表彰,晋升为尚书令!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