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风流三界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独爱美女

第一百二十三章 独爱美女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陈朝攻城占地,取得极大的胜利后暂告罢兵,而北齐在北方的主要敌国北周,经过几年的励精图治,在国力上已经大大超过了北齐。北周武帝宇文邕整军练武,蓄锐养精,伺机消灭北齐。在公元576年,北周武帝亲率十万大军进攻北齐,先后占领北齐河阴大城和洛口东西二城。次年的十月,北周武帝再率大军攻齐,目标直指北齐军事重地晋州平阳城北齐的守将、行台仆射尉相贵据城死守,并不断派人向朝廷告急。而晋州刺史崔景嵩看到敌军夺境,胆战心惊,暗中投降,致使平阳陷落,尉相贵和八千甲士被俘。当时高纬正带着宠妃冯淑妃在晋阳附近天池打猎。时值秋高气爽,景色宜人,他们纵马奔驰,弯弓射兽,好不开心。而晋州前线的告急文书从早上到中午一连来了三次,右丞相高阿那肱却扬手把文书扔到了一旁,若无其事的说道:“急什么,没看到皇上正玩到兴头上吗?这边境上的小小交兵乃是常事,何必大惊小怪的,非要急着上奏呢?”一直到了黄昏,驿使送来了平阳失陷的消息,高纬看到这个奏报,心中有些着急了,打算返回晋阳,驰援前线。可是冯淑妃这个时候正兴致正浓,不想回去,娇嗔地请求高纬陪她再杀一围。高纬对心上人从来都是有求必应,自然立即应允。于是,二人又纵马围猎了多时,直到捕获了几只野兽之后,方才心满意足的返回了晋阳城,想高纬为了让自己的宠妃欢心,竟置国土沦丧于不顾,楞谓昏溃之极,在唐朝李商隐曾作诗对此事作了辛辣的讽刺:巧笑知堪敌万机,倾城最在著戎衣。

    平阳已陷休回顾,更请君王猎一回。

    平阳是通向晋阳的门户,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北周攻取平阳后,迅速扩大战果,接连攻陷洪洞、永安等地,前锋直指鸡栖原,构成了对晋阳的军事威胁。为了扭转战局,北齐集中了十几万军队,分兵三路,南下拒敌。高纬自率十万大军直奔平阳,这十万大军是北齐鲜卑的主力,骁勇善战,战斗力很强。北周武帝见齐军主力杀来,声势盛大,便避开锋芒,只留大将梁士彦统领一万精兵镇守平阳,自率大军向西退守玉壁,以逸待劳,寻找战机。十一月初,齐军包围了平阳城,昼夜不停地轮番进攻。周军拼死固守,齐军久攻不下。这时,指挥攻城的大将安吐根想出了一个好主意,就是挖地道攻城。不几日,地道便直通城下,使城墙塌陷了长十余步的缺口。这是一个绝好攻城机会。正当北齐将士斗志昂扬,欲乘势攻入城内的时候,突然传来了皇帝“暂停进攻”的命令。原来,高纬见平阳城塌陷了十余步宽,心想:“我军从这里攻城,敌军必定拼命抵挡,那该是多么壮观的场面啊!一定要让淑妃看看这个场景,她可是个爱看热闹的人。”想到此,就叫军队暂停进攻,自己飞马回营邀请淑妃前来看这场好戏。冯淑妃听完了高纬的提议之后,喜不自禁,立即表示赞同。然后就更换衣裳,梳妆打扮,画眉描鬓,折腾了好一阵子。此时前线的将士个个摩拳擦掌,恨不得马上冲进城去,可圣命难违,只好眼巴巴地等着皇帝携妃子前来观战,可是这个时候周军乘机搬运来了大批木料,将塌陷的豁口堵得严严实实的。当高纬带着冯小怜兴冲冲的来到阵前,传令攻城区时候,那宝贵的战机已经白白的失去了,塌陷的城墙已经被堵住了,任凭齐军怎么冲击,也攻不进去,倒白白的死了不少士兵。将士们眼睁睁的看到到手的胜利就这样失去了,个个义愤填膺,暗中咒骂这个该死的高纬和冯淑妃贻误战机。而这对狗男女却只是为没能亲眼目睹攻进城内的壮观场面而深感惋惜,而对因他们之故而造成的结果却毫无忏悔之意。

    回到营房之后冯淑妃依然噘着嘴,脸上没有一丝的笑意。她饭也不想吃,觉也不想睡,只是呆坐着生闷气。高纬知道她的心思,便想新点子逗她开心,左思右想之后,终于琢磨出了一个妙主意,他说道:“爱妃,你不要生气,朕听说平阳城西有块巨石,传说上面有仙人的遗迹,人们只要到那里看一看,就可以去祸免灾,朕早就听说过,但是还从来没有去过,如果在这两军相争之际,能去观赏一下的话,该多有意思啊!你说好不好,爱妃?”冯淑妃听后,果然高兴的跳了起来,脸色迅速的由阴转晴,吵着马上要去。为了满足冯淑妃的要求,高纬竟然马上下令抽调攻城的木料,在远离城墙处临时造了一座高桥,以便登高远眺。当高桥造好之后,高纬就迫不及待的带着冯淑妃登上高桥,可是谁知道仓促之间建造的桥很不牢固,而高纬带的人又很多,这桥根本就禁不住,轰然倒塌,高纬和冯淑妃一下子就摔了下来,差点儿没有摔死,而那些侍从们赶紧去迎救,一直折腾到半夜才回来。

    由于高纬的胡乱指挥,北齐的十万大军围攻平阳城长达一个多月,可是就是没有收复,士气因之逐渐衰落,后勤供应也发生了困难。北周武帝看到时机已经成熟,便集结了八万大军赶赴了前线,在平阳城外摆开东西二十里的阵势,欲与齐军绝一死战。在此之前,齐军为防止周军搞突然袭击,在平阳城南挖了一道堑壕,东起乔山,西到汾水。见周军来到,齐军便在堑壕北面摆开了阵势;周军则列于堑壕之南,双方相持不下。按当时两军形势,齐军已经围困平阳城一个多月了,兵士疲劳,得于坚守;而周军则是刚到,士气正盛,得于速战。而昏庸的高纬却不知道这个道理,反倒问臣下道:“诸位爱卿,但不知是战好呢,还是不战好呢?”

    佞臣高阿那肱平日里阿谀奉承,专权乱政,这时却能正确的认清形势,说道:“陛下,我军虽多,堪战者不过十万,其中病伤及围城打柴做饭者又占去三分之一。过去神武帝高欢攻打玉壁,敌援军来了即撤退。今天的将士,哪里比得上过去呀!臣想不如不战,退守高梁桥。不知陛下以为如何?”高梁桥在平阳城北十里,横跨汾水,是南北通道的咽喉,固守此地,足以挡住周军北进。这个高阿那肱虽然人并不怎么样,但自小随高欢出征,多少有些军事经验,所见颇得兵法要旨。

    可是这个时候大将安吐根却持有反对意见,他早就对攻不下平阳城憋了一肚子气,此时恨不得把周军一口吃下去,他凭着一时的勇气厉声对高纬说道:“陛下,刚才右仆射之言差矣,想那北周军队不过是一小撮而已,如果臣马上攻击他们的话,臣向您保证,可以将他们全部扔到汾水里去。”听完了这两种完全不同的意见之后,高纬颇有些不知所措,这时个,他身边的几位宠臣对他说道:“陛下,请您想,彼是天子,您亦天子,他们尚敢远道来攻击我们,而我们是在本国境内,为什么要对他们示弱呢?”想这几位宠臣平时只会溜虚拍马,根本就没有打过什么仗,更谈不上指挥作战了,按理说,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他们说话的份儿,可是他们却偏偏想在这个时候逞逞能,也偏偏出了这么个填堑出战的主意。要说也是赶巧了,平时看上去懦弱怯战的高纬,今天被这群宠臣们一激,还偏偏就采纳了他们的意见,命令军队马上填平堑壕,出击决战。

    北周武帝来到军前一看,看到军前这道堑壕,颇以为忧,知道如果不及时决战,等对方的士气重新高涨起来,那自己可就要吃大亏了,因为这毕竟是在人家的国境之内,自己首先就失去了地利,还有人和。可是正当他一悉莫展的时候,却有探马来报,说是北齐军队正在填壕,看样子是要对他们进行攻击。北周武帝听了之后,很不相信,马上亲自到帐外去瞧,果然,只见对面的军队里正在有无数的士兵们正在卖力的填平堑壕,在后面有着一队一队的士兵,看上去杀气腾腾的,还真的是一副要出征的样子,北周武帝见状大喜,马上命令自己这方的军队作好准备,等到对方填好堑壕,要出击还未出击的一刹那,自己这方就全线出击。时间正在一点一点的过去,终于决战的时候到了,一时间战鼓声、喊杀声不绝于耳,两军顿时打成了一团,只见旌旗招展,兵哭飞舞,从中还夹杂着士兵们的痛苦的呻吟声。高纬这个时候与冯淑妃正并骑在后面高地观战,两人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惬意,尤为冯淑妃为甚,因为她总算看到威武雄壮的拼杀场面了。两个人正优哉游哉的时候,冯淑妃突然发现东面的齐军稍稍向后退却,立即吓得花容失色,浑身颤抖,用自己那本来温柔的嗓音尖声说道:“陛下,陛下,败了!咱们齐军败了!快逃吧。”奸臣穆提婆也在一旁跟随着高纬观战,听到冯淑妃的叫声之后,立即拍马过来,对高纬说道:“陛下,情况危急,您快快走吧!”高纬本来还想装一装样子,可是被这两个人这么一催,也慌了手脚,急忙拉住了冯淑妃的马缰绳,拨转马头,就要逃跑。可是却被大将奚长万看到了,赶紧纵马过来拦住了高纬的马头劝道:“陛下,您可千万不能先退呀,您不要看到现在这种情况就疑心咱们会败,半退半进只不过是战争当中经常出现的事情而已,现在我军队形完整,并没有一丝损伤,陛下如果您要丢掉大军,您能上哪里去呢?再者如果陛下您一动,势必会引起军心散动,会一发不可收拾,可是如果您回去的话,咱们的将士们一看到有陛下您在这里助阵的话,一定会勇气备增,说不定咱们还可以战胜北周军队呢?望陛下三思,请速速回去安定军心。”武卫将军张常山也从后面赶了过来,也苦苦劝道:“陛下,我方军队一会儿就会收回,队形十分的完整,而且我方围城的兵士还没有动,依臣看来,陛下您应该回去,以安定军心,如果陛下您不信臣所说的话,那就请陛下您派近臣去随臣查看一番,如果臣所言有的话,那请您斩臣之首。”

    高纬坐在马上,回头看了看自己这方的将士们正在浴血奋战,再看看面前的两员大将,那一脸焦急和期待的神情,不由得心动了,就想回去主持战局。可是不怕没好事儿,就怕没好人,穆提婆这个时候在一旁悄声对高纬说道:“陛下,他们说的这话很难让人相信的,战场上的事是说不清楚的,或许胜,或许败,胜固然会好,但如果败了的话,那陛下您又当如何呢?臣想陛下您还是快走为好。”这个时候冯淑妃也在一旁催促道:“陛下!您看看,咱们齐国的大军明明是要败了嘛!臣妾可不想作俘虏,您还是快点儿走吧。”高纬对自己这位爱妃的话一向言听计从,听爱妃这么一催,什么都不管了,再不管奚长万和张常山两个人的劝阴了,带着冯淑妃和穆提婆忙忙似漏网之鱼般的逃走了。奚长万和张常山一见这情景,不由得对视长叹,根本就没有心思再去杀敌了,连自己的皇帝都跑了,自己还在这里傻战个什么劲儿啊!而那十万大军本来正在浴血奋战,可是有眼尖的看到高纬携妃逃走了,便在队伍里吵吵起来,一时之间整个北齐的军队都知道高纬跑了,顿时军心涣散,纷纷向后败逃,败军如潮水一般退了下去。北周武帝本来正指挥军队大战,可是战了一会儿,发现北齐军队突然之间大乱,然后迅速的向下退却,北周武帝不知道对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这个好机会却不能放过,便命令军队乘胜出击,北周军队在后面直击北齐军队,斩杀北齐军队万余人,齐军所丢弃的军资器械,堆满了几百里的山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