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风流三界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参军

第一百二十七章 参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跪求:‘推荐’‘收藏’!!!——

    刘老夫人在申斥自己儿子的时候总是说:“你怎么总是这样对待这个孩子,你不要看他现在只是一个仆人,但你们还没有看出来吗?在他的气宇之间,哪里有一点平常孩子的平庸气?你见过这么多人,你怎么就看不出来呢,为娘劲你人善他,如果你现在动不动就要打他,骂他的话,恐怕你将来是要后悔的。”刘崇听了母亲的这番话,嘴上是哼哼哈哈的答应了,可是根本就没有往心里去,打死他也不相信朱温这么个无赖混混儿会有什么出息,在他想来,如果朱温将来会有出息的话,恐怕母猪都会上树了。他没有听进去,可是朱温却听了个明明白白,他自己总是在想,不为别的,就为刘老夫人对自己的一番心意,自己也要做出一番事业来报答老夫人

    挨打并没有让朱温回到田间,他还是在乡下游荡,无所事事,王氏也曾经苦口婆心的劝过他,可是他一点儿也没有听进去,依然故我,我行我素的在乡下当他的小霸王,当然在刘崇的面前,他还是那个随时都有可能挨打的仆人而已

    在公元874到公元879年间,唐王朝的社会矛盾已经发展到最严重的程度,经济凋零,民不聊生,生活在水深火热的百姓们再也忍受不住了,于是河南、山东地区的老百姓们纷纷揭竿而起,反抗这个昏庸朝廷的统治,其中以王仙芝与黄巢领导的义军最为强盛,他们频频在曹、沂、宋、汝、邓几个州活动,他们还打出了打富济贫的旗号,给绝路中的百姓们带来了希望,许多人都去制造他们。黄巢赵义的消息也传到了萧县了,朱温也知道了这个消息,他得知以后,非常向往,很想去参加义军。一天他对自己的母亲说道:“母亲,孩儿想去参加黄巢的军队。”母亲听了之后感到非常的惊慌,因为不管当时黄巢的声势有多么大,但那毕竟是在造反,造反能行吗?王氏一生根本就没有见过什么世面,一想到造反,心里哪里还有什么主张,而朱温的二哥听到了朱温的打算却很支持,他说道:“三弟,走吧,咱们在这个破地方能有什么好,还不是给别人卖命赚钱,咱们弟兄们辛苦一年,得到了什么,而且还不拿咱们当人看,如果我们出去闯荡的话,说不定会有出息,得到一番大富贵呢?”王氏听到弟兄二人的话之后,眼泪是止不住的往下落,开口说道:“不行,只要为娘还活着,为娘的说什么也不会让你们走,你们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待着吧。”这时朱温的大哥朱昱在一旁也说道:“是啊,你们只顾着自己痛快了,你们也不想想,现在这是什么年月,兵荒马乱的,你们出去的话,说不定哪天就死了,还得让我们去给你们收尸。”朱昱的话虽然并不中听,可是说得也是在情在理,朱温一时之间也没有找到合适的话语来说服母亲和大哥,再说刘老夫人自小就关心他,就是要走,也得先和她老人家说一声吧?所以朱温就奈着性子没有走。

    可是有一件却改变了朱温的一生,这一天夜里,朱温与几个人赌博输了,为了还赌债,朱温回到了家中,看到没有人注意自己,便悄悄的将刘家一口放在库房里的旧铁锅给偷了出来,想拿出去卖掉,他以为自己做得神不知鬼不觉的,可是却被一个家人给看到了,并且告诉了刘崇。刘崇听到了之后勃然大怒,随即带领一伙人去追朱温,终于在半路上追到了朱温,把他捆绑起来。在往回押着的时候,刘崇一边走,一边咬牙切齿的说道:“朱三儿,这一次本老爷要是饶了你,那我就不姓刘了,你给本老爷等着,这一次本老爷非把你的手给打断了不可,叫你偷东西。”等回到了家中,刘崇先命人封锁了消息,免得又被刘老夫人知道了,然后将朱温关在一间小屋里,叫来了几个身强力壮的仆人,都提着棍子和鞭子,准备要好好的收拾一下这个吃里扒外的朱温。可是这个消息最后还是被朱温的母亲王氏给知道了,她一听自己的三儿子又惹了祸了,还是偷了老爷家里的东西,知道这一次刘崇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便急急忙忙的跑到后院里去找刘老夫人,请刘老夫人赶快去救朱温。这个时候刘老夫人刚刚脱下了衣服要躺下休息了。只听得有人在砸房门,还惊慌的喊着:“老夫人,我是王氏啊,我那朱三儿又惹了祸了,正在被老爷打呢,您要是不去的话,我那朱三儿肯定会没命的。”刘老夫人一听也着了急了,赶紧慌慌忙忙的穿好衣服赶到前面。刘老夫人头到前院的时候,从地上捡起了一根木棍子,然后急忙来到了那个小屋前,这时只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仔细一听原来是刘崇在发誓着喊着:“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本老爷如果今天不好好的收拾收拾你,那本老爷就不是人养的。”

    刘老夫人一听火上心头,不顾自己年纪已大,狠命的用脚一踢门,把门狠狠的踹开了,然后大声喝道:“混帐东西,你刚才在说什么,你说你是谁养的?难道你是畜牲养的不成?”刘崇正在声嘶力竭的怒骂朱温,被冷不防进来的刘老夫人吓了一跳,他回头一看,见是自己的母亲,心知今天朱温肯定又挨不了打了,不过他又咽不下这口气,于是故意的嘴硬道:“母亲,今天的事儿你就不要管了,您知道他做了什么事情吗?他竟然偷咱们家的东西,他有这毛病全都是您平时给惯的。”刘老夫人听了之后也是怒喝道:“混帐东西,如果你平时待他们母子好一些,他们手里有钱有物,朱温会做出这等事吗?你想想你那九泉之下的老同学朱诚如果看到你这么对待他的后代,说不定他的鬼魂会来找你报仇的。”

    刘崇听了母亲的话之后,也觉得有些心虚,不禁晃了晃脑袋,向四外瞧了瞧,他害怕自己会看到朱诚的鬼魂,可是他嘴里却还是不服输,说道:“母亲,今天的事儿不一样,他偷家里的东西,如果连这样的人都不教训,那将来还不反了天。”“为娘看你倒是想翻天了,你什么时候把为娘放在眼里了?如果今天你真的想打朱三的话,那好,我不拦着,不过你打他多少下,一会儿你就在为娘的身上打多少下,少一下都不行,否则为娘的这条老命都不要了。”刘老夫人一边说着,一边用木棍使劲地顿着地,倔强的说着。朱温在一旁听着老太太说的话,心里异常的感激,禁不住哽咽的说道:“老太太,我……!”刘崇最终还是没有扭不过自己的母亲,只得先让人把朱温放了下来,不过在他临走的时候,还是恶狠狠的对朱温说道:“你不要以为这件事就这么完了,你等着,早晚有一天我会收拾你的。”说完气冲冲的离开了。刘崇走了之后,朱温跪倒在地,给刘老夫人磕了几个响头,然后说道:“朱三儿多谢刘老夫人的大恩大德,此生绝不敢忘。”刘老夫人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唉,先不要说这些了,你快去看看你的母亲吧,她这会儿还指不定吓成什么样子呢。”朱温一听也是,说完匆匆向刘老夫人告了别,赶紧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朱温来到母亲的房中一看,只见自己的母亲正在擦着眼泪,不觉心里也有些歉意,便上前安慰道:“母亲,都是孩儿不好,让您担心了,不过,现在没事儿了,孩儿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母亲看到朱温回来了,哽咽的说道:“孩子,你以后就好好的种地收收性子吧,不要再惹事生非了,好不好?”朱温听了之后沉默片晌才说道:“母亲,您的话孩儿不能听,孩儿再不想过这种寄人篱下的日子了,孩儿要出去闯一闯,希望可以凭着自己的能力来得到一番富贵。”朱温正在说着的时候,朱昱和朱存都来了,他们都是得知今天朱温差点儿挨了打,心里都很着急,赶过来看一看。正巧一来就听到朱温刚才说的一番话,朱存听到之后说道:“三弟你说的太好了,二哥也想和你一起出去,要不我们现在就走吧,不要再在这里受这窝囊气了。”可是大哥朱昱却不同意,在一旁说道:“你们以为出去就什么都有了,真是胡闹,说不定你们这一出去连命也保不住了呢?”朱温听了之后,语气有些坚决的说道:“大哥,话不是这样说,就算我们死在异乡,也比在这里受气强。”一旁的王氏见朱温决心已定,知道想拦也拦不住了,再者看今天的情形,知道刘崇肯定会想方设法的再收拾朱温,还不如让他们出去闯一闯,也许会有活路,所以她也就不再反对了。

    不过这个时候朱温却又想起了刘老夫人,他觉得刘老夫人这么喜欢自己,会舍得自己走吗,他也再考虑该用一种什么方式去向刘老夫人辞别,正在这个时候,忽然听到门口传来了刘老夫人的声音:“你们这一家子还不睡觉,在商量什么呢?”朱温一见刘老夫人来了,赶紧过去把刘老夫人搀了进来,然后说道:“老夫人,我不想再在这里呆下去了,我想到外面去闯一闯。”刘老夫人听了之后平静的说道:“是啊,好男儿志在四方,我早就看出你不是一个在家里混吃等死的人,根本就不是一个甘心居于人下之人,我之所以喜欢你,就是看中了你这一点,现在你已经长大了,完全可以替自己考虑了,如果你母亲没有意见,那你就想到哪里就去哪里吧。”朱温听到之后心里异常的感动,又跪倒在地说道:“朱三儿在此谢过老夫人。”刘老夫人伸手把朱温搀起来说道:“朱三儿,你此去千万一切都要小心呐,在这里你遇到事会有我帮你,可是到了外面你可就完全要靠自己了。”听了老夫人的话,朱温郑重的点了点头。

    就在这一晚,朱温就告别了母亲、刘老夫人和兄长,同二哥朱存一起,乘着夜色,走出了刘家大院,向黄巢的军营走去。朱温与朱存在加入起义军的时候,正是黄巢大量扩军的时候,万千上万的穷苦百姓们大批大批的来到了军中,义军队伍不断扩大。朱温和朱存来的时候,先被编排在一个小队里。在这里朱温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过的解脱感,他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再也没有在乡下时的那种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了,他成天都有着使不完的劲儿,特别是每次行军打仗,他的脑子都显得很灵活,加之他身体强壮,作战中他总是最显眼的一个,别人打不下的硬仗他能打,别人想不到的事情他能够预料到,因此在不久之后他便被提升为小队长,成了义军当中的一员勇士。

    就在安徽亳州的一次战斗当中,朱温带着他那一队战士去攻城,城高濠深,仗打得十分的辛苦,朱温他们几次攻击,都被打退了。到了后来,朱温红了眼,他带着哥哥朱存和十几名战士扛着几根云梯冒着雨点般的箭,冲到城墙边上。两个战士在城墙根扶着云梯,他和朱存两人以最快的速度朝城墙上爬去,其他的战士看到队长都这样了,也都学着他的样子拼命的向上爬。守军一见来了一群不怕死的人,心里也觉得有些紧张起来,他们不停的放箭,朱温身边不断有人掉下去,可是他和朱存却全然不顾,一鼓作气的向上爬,刚来到城垛上,就有两个唐军向他扑过来,朱温往旁边一躲,迅速的取出衔在嘴里的钢刀,顺势向唐军砍去,一个人嘴里喷着鲜血朝城下滚落,另一个刚然一愣,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被朱温一刀也砍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