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风流三界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雨夜惊魂

第一百二十九章 雨夜惊魂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下一章节朱温满脸冷淡的说道:“没错,本人就是朱温,敢问你是何人呐?”来人笑道:“在下的贱名说出来恐怕会污了大人的贵耳,在下姓谢名瞳,乃是唐河中招讨使王重荣大人手下的谋士。”朱温听了之后,心里就是一动,但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依然淡淡的说道:“哦,那王重荣派你前来作甚?”谢瞳笑道:“黄巢起家于草莽之中,只是趁唐朝衰乱之时才得以占领长安,并不是凭借功业才德建立的王业,不值得您和他长期共事。现在唐朝天子在蜀,各路兵马又逐渐逼近长安,这说明唐朝气数未尽,还没被众人厌弃。将军您在外苦战立功,政权内部却为庸人所制约,这就是为什么前朝章邯背叛秦国而归楚的原因。在下想大人现在应该明白在下所说的意思了吧?”朱温听了之后,心里更是心动不已,但他不敢马上做出决定,不过脸上却**犹豫的表情来了,谢瞳看到之后又说道:“朱大人,有道是识实务者为俊杰,王重荣大人在谢某临来之时曾经说过,只在大人肯归顺朝廷,那朝廷就会给大人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朱温此时正对黄巢怀恨在心,又看到谢瞳说的句句在理,正合自己的心意,为了生存,为了自己的前途,便杀掉监军使严实,率部投降了对面的王重荣。唐僖宗在得到朱温归降的消息后,不禁大喜,兴奋地说:“这真是天赐我也!”他似乎看到了复兴祖业的希望之光。但万万没有想到,引进来的却是一只真正的“狼”。唐僖宗喜过之后,立即下诏任命朱温为左金吾大将军、河中行营招讨副使。还赐给朱温一个名字:全忠。

    朱温深知自己虽然已经归顺了唐王朝,但自己在朝廷里根本就没有什么靠山,如果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的话,那自己将来的情形可就堪忧了,他必须得为自己找一个强硬的靠山才行,他左思右想终于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王重荣。朱温为了讨好王重荣,便自称母亲与王重荣同姓,便认王重荣为舅父。此后朱温又率领自己手下的官兵加入了镇压黄巢赵义军的行列,所至之地大行杀掠,对义军是毫不手软,成了唐王朝镇压黄巢起义的一只得力的鹰犬。在唐军与叛将朱温的联合之下,黄巢在外围的兵力越来越弱了,长安城处于官军的层层包围之中,黄巢眼见长安难保,只得黯然撤离长安,退往陈州一带。在黄巢撤出长安后不久,唐僖宗又带领文武百官回到了长安,唐王朝那些逃往各处的百官们也纷纷回到了京城,一时之间长安好像热闹了不少。这个时候朱温因为镇压黄巢有功,受到了唐王朝的嘉奖,被任命为宣武军节度使,负责清剿黄巢在东南的残余力量。

    就这样朱温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地盘汴州,有了汴州,那就意味着他有了自己的势力范围。而此时朱温已经对唐王朝有了更深的理解,他深知唐僖宗此时已经对各地的局势完全失去了控制,各地的藩镇纷纷拥兵自立,都是割据一方仅凭着朝廷封自己一个节度使的官衔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关键是要自己足食强兵,建立稳固的势力范围。因此在对黄巢的作战中,他便不肯像过去那样充当先锋了,而是以攻城略地为首要目的。对于其它的藩镇,他也是野心勃勃,能吞则吞,不到半年的时间,他已经把汴州城附近的几个州县都据为己有了。在公元884年初,对黄巢的作战已经到关键的时候,为了加强与黄巢作战的力量,节省自己的兵力,朱温与徐州节度使时溥、忠武节度使周芨共同请河东节度使李克用率军一起攻击义军。李克用本为沙佗人,拥兵据有雁门一带,后被唐王朝召入关中镇压义军,是他率先攻入长安的,在黄巢撤军之后,他被任命为河东节度使,他也时时有想进攻中原的野心,也想通过镇压黄巢而扩大自己的地盘,所以接到朱温等人的请求后,他立即挥军南下。在三月就到达陈州一带,与朱温等合兵一处,向黄巢频频发动进攻,中和四年(884年)春天,李克用率兵五万,自河中南渡,连败齐军于太康、汴河、王满渡。黄巢只好转战山东。中和四年(884年)三月,朱温大败黄巢于王满渡,黄巢的手下李谠、葛从周、杨能、霍存、张归霸、张归厚、张归弁等投降朱温;而黄巢残部向东北逃亡,又遇李克用于封丘,时遭大雨,黄巢集散兵近千人奔兖州,“克用军昼夜驰,粮尽不能得巢,乃还。”六月十五日,武宁节度使时溥派李师悦率兵万人,与降将尚让紧追其后。是年六月十七日(7月13日),黄巢在狼虎谷为部下林言所杀在黄巢北退的时候还曾经发生过一件事,那时候李克用曾追至冤句,因为粮草已尽退还到了汴州。朱温便将李克用接进了汴州城内,安排在上源驿下榻,并大置酒宴,为克用接风洗尘。当年李克用只有二十九岁,一只眼略微有些小,时人称其为“独眼龙”。在酒席宴上,朱温对李克用很是周到,对李克用恭恭敬敬的,但李克用自恃功高势重,并没有把这个兵微将少的宣武节度使朱温放在眼里,乘着酒兴,李克用突然开口说道:“朱节度,敢问当初您在黄巢军中身为何职,所行何事啊?”朱温听了之后一时之间根本就不知该从何说起,他随即就明白了李克用此时是在嘲笑自己当年曾经加入过黄巢的军队,他是把自己当作一个反贼来戏弄啊。因为当时有朱温很多的部将在场坐陪,当着这么多属下的面受此侮辱,朱温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像猪肝一样,难看极了。朱温不由得怒从心头起,便想想个办法来好好的收拾一下李克用,让他永远都要记住自己的厉害。

    朱温在那里独自生着闷气,但李克用却全无察觉,依然一边饮酒,一边仍在狂言不止。朱温对李克用在大庭广众之下揭他的短十分的恼怒,心中暗暗起了报复的念头。不过表面上他装作对这一切毫不在意,依然对李克用是恭恭敬敬的,并且像自己手下的诸将使了一个眼色,把手里的酒杯一端,向着李克用的方向举了举。诸将听到李克用揭朱温的短处,也是十分的难堪,困为他们当中也有很多人当初也是黄巢军中的将领,后来又投靠的朱温,现在被李克用这么一揭短,有谁受得了啊。见朱温对他们使眼色,举酒杯,有些不明所以,但知道肯定是要他们给李克用一行人敬酒,这些人心里是老大的不愿意,但不敢违背朱温的意思,只得一个个暗气暗忍的端着酒杯向李克用及他的随从敬酒,到了傍晚罢宴的时候,克用及其随从大多已经喝得酩酊大醉了,甚至这个时候把他扔到水里,他都不知道。

    入夜之后,阴云密布,远处的闪电与雷声渐渐移近,朱温把自己的部将杨彦洪召来商讨除掉李克用一事。杨彦洪此时是一脸怒容的说道:“主公,独眼龙真是欺人太甚,竟然当着众人的面羞辱主公,真真气杀人也。”朱温沉吟不语,杨彦洪转动着眼珠子想了一会儿才说道:“主公,下官倒是想出一计可以致那独眼龙于死地。”“什么妙计?”朱温有些着急的问着。杨彦洪说道:“现在河东军已经被主公灌得烂醉如泥,他们一回到驿站,准会倒床就睡,而且一睡就会像死猪一样不会容易醒,所以主公只需要派人用大车将驿站外的路堵上,然后率精兵攻打驿站,再放一把火,那还不把独眼龙烧死吗?朱温听了之后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问道:“那万一他们要是突然醒过来怎么办?夺路逃走又怎么办呢?”彦洪笑道:“主公,今日您是被独眼龙气坏了,您刚才说的那还不好办吗?敌在明处,而我在暗处,主公可令士兵们弯弓搭箭,在驿站外守侯,只要一看到有人从驿站外面冲出来,就乱箭其发,那还怕他不死吗?”朱温两掌互拍笑道:“好,妙,真是妙计,杨将军,真有你的,这件事就由你安排吧,事情成功之后,本史是不会亏待你的。”杨彦满兴奋的脸上都露出了红光,谢过朱温之后,便马上出去准备一切了。

    当晚朱温果然依计而行,到了午夜时分,朱温亲自领着军队包围了驿站,与守在驿站外李克用的亲兵短兵相接,朱温是有备而来,而李克用的亲兵却是措手不及,这下胜负立时可知,李克用一方只有招架之或,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朱温眼见自己已经完全掌握了局面,便又命人放起了大火,要烧掉驿站。而这个时候李克用正在酒后酣睡,丝毫没有听到外面的动静和厮杀之声。这时候他的贴身侍从已经惊醒了,他透着被火光映红的窗户向外一瞧,看到了外面的厮杀场,心里就知道这肯定是因为李克用日间对朱温大加嘲讽引起了朱温的不满,朱温派人来报复了。他直急得冷汗直流,回头一看见李克用依然沉睡未醒,先把桌上的蜡烛给吹灭,然后又把李克用用力的搬到了床下,又摸索着找到了一盆凉水,全都泼到了李克用的身上,李克用正在沉睡之中,突然用凉水一激,那还不醒。李克用醒来之后,听到侍从对自己说了现在的情形,也是又悔又恨,悔之悔,白天不该那样对待朱温,弄得今夜晚间如此收场,恨之恨这朱温实在大胆狂妄,竟然敢冒犯他李克用,真是吃了熊心吞了豹子胆了。

    李克用从身边取出随身携带着的弓箭冲出了室外,看到外面一片火光,耳中听到了一片厮杀之声,他知道朱温此时肯定已经把驿站全全包围了,凭着自己眼下的力量想要从正面冲出去,实是痴心妄想。眼下他一狠心,心道:“无毒不丈夫,眼下我只能先顾自己了,弟兄们,我先对不起你们了。”想罢,他领着他自己的贴身侍从从旁边的墙上翻墙而过。这时雷电交加,大雨倾盆。朱温终于杀进了驿站,可是在里面却怎么也没有找到李克用的身影,气得朱温怒声喝道:“李克用上了哪里去了?”旁边有眼尖的看到李克用的行踪了,便上前说道:“主公,小的看到李克用已经从这面墙翻墙而过了。”朱温听了之后,毫未犹豫,赶忙把马一带,带领一部分向着李克用逃去的方向追去。等他快追到南门的时候,朱温隐隐约约的看到前面一个人影,正在骑马飞奔,朱温不由得心中大喜,暗道:“独眼龙啊独眼龙,这一次,你可逃不了了,不要怪我朱温心狠手黑,怪之怪你的嘴太缺德了。”想罢,朱温取出了弓箭,拈功搭箭,一箭朝那人射去,还别说虽然是在雨天,朱温的这一箭还真的射中那人的后心了。朱温眼见已经射中了,心中更是欢喜非常,赶忙催马跑到近前,可是他一看却傻了眼了,因为他射死的不是李克用,而是自己手下的大将杨彦洪,朱温看到之后不由得懊丧不已,可是人已经死了,也还不了阳了,朱温只得先派人将尸体送回。然后又带着一队人去继续追击李克用

    可是朱温却并没有抓到李克用,因为李克用早已经从城上沿着一条绳子下了城,逃回了自己在城外地的军中。第二天,李克用便率军返回了河东,在临走的时候,派人送来了一封书函,大意是责怪朱温。朱温看了之后被吓破了胆,唯恐李克用会发兵来报复他,于是赶紧写了一篇复信上面写道:“昨天夜里所发生的事情,朱温实在是不知道,这恐怕是朝廷里的人与杨彦洪合谋而为,现在杨彦洪已经受诛身亡,还请公等见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