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风流三界 > 第一百三十八章 直下镇州

第一百三十八章 直下镇州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朱温的先锋将很快便攻到了镇州城下,并且烧毁了关城。王容眼见守城已经是痴心妄想了,便派出了手下的官员周式特地向朱温求和。朱温在营中听到镇州城里派出人来求和,不由得勃然大怒,亲自走出营外,用手指着周式怒道:“本镇曾经多次与你家主帅写信,让他休要与河东再互相来往,无奈你家主帅是执迷不悟,一意孤行,一心一意的与河东来往。

    现在本镇已经兵临城下,将至壕边了,你家主帅见不能与本镇匹敌,这才派你来求和,晚了,本镇现在定要攻下此城,才能泄我心头之恨。”周式听罢呵呵笑道:“明公,请慢发雷霆这怒,莫发虎狼之威,请听下官道来,想我镇州紧与河东相连,往日里数次被其欺凌,我镇州兵微将少,不足与之匹敌,无奈之下才不得不与其讲和。

    现在主公如果果真要与天下人除害,攻取河东,那天下有谁敢不从?可是话又说回来,如果明公定要一意孤行,非要攻下镇州,我镇州虽弱小,但城坚食足,想明公纵有十万带甲之士,恐怕也不能奈我如之何!”

    朱温听罢脸上的表情在迅速的变幻着,猛然间朱温大笑不止,伸手拉住周式的手一起走进帐内说道:“周先生,刚刚本镇只不过与你开个玩笑而已,且莫当真呐,本镇又岂是那等铁石心肠之人呢?就依你所议,咱们互相议和吧。”说罢即派人随同周式进入镇州,与王容谈判。最后王容拿出二十万绢帛作为汴军的犒军钱,又把自己的儿子王延祚送到了汴州作为人质。

    朱温见自己大获全胜,便心满意足的引马回到汴州。回到汴州之后,为了拉拢王容,便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王延祚,以图牢牢控制住王容。可是王容自己也确实有难处,他因为紧邻河东,如果此时他依附了朱温必然会引起李克用的不满,甚至会引来河东军的进攻。

    他与自己的属下商议之后,决定再派周式出使汴州,请朱温再度出兵,吞并幽州与定州,使得河北合而为一,好一同抵御李克用。没想到这些正中朱温下怀,朱温随即派出自己的部将张存敬联合了魏博兵进攻幽州,以势如破竹之势攻下了瀛、景与莫三州,连下二十余城,然后引兵直犯定州。

    占据定州的节度使义武节度使听得汴州军来犯,使派出自己的后院都兵马使王处直引兵迎战,无奈之下相差悬殊,被杀得大败亏输。而王郜一见大势不妙,便抛下了这里的一切逃奔了晋阳,一时之间定州城里群龙无首。因为平时王处直很得人心,所以定州士卒便共同推举王处直为义武节度使。

    到了十月,朱温亲自率领大军来到定州城下,大有一举攻破之势,逼得王处直没有办法了,只得亲自走上城楼,让底下的汴州军士唤朱温答话。朱温来到城下之后,王处直遥遥一揖道:“本官见过明公,敢问明公本官处处事奉朝廷未敢有缺礼之处,但不知明公因何故来犯呢?”朱温在底下冷笑道:“王处直,你不要装得和没事儿人一样,想你们定州为何要依附于河东呢?”

    王处直慌忙答道:“想往日我兄与李克用一同受封为节度使,而且疆域又相连接,又互为姻亲,那修好自然乃是常理之事了,如果明公同意的话,那就请准许下官自今日起与河东断绝来往如何?”朱温听罢,抬起头看了看定州城城高壕深易守而难攻,如果非要攻打的话,那恐怕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攻的下来的,恐怕还要伤兵损将,耗费粮饷。

    倒不是朱温心疼将士的性命,在他心目当中这些人的性命如同草芥一般,他知道现在兵慌马乱的如果手下没有兵将的话,那一切免谈,这些兵死容易,可是如果想招幕的话,那可就难了。想罢多时朱温同意了王处直的要求,王处直也献出了十万绢帛来犒军,朱温呢则是向朝廷请求正式任命王处直为义武节度使,这一下又赢得了王处直的好感,便对其感恩待德了。

    就这样河北地区大都在朱温的控制之下了,他也成为了势力最强的藩镇了。占有河北大地之后,朱温将战争的矛头又直接指向了河东的李克用。

    李克用自从在河北失利之后,河中便成为了其南下的重要交通要道。他可以由河中南下关中,或入河南。因此朱温决计先取河中,再由此与河北两面夹击,进攻河东。唐代的河中地区,即是今天的山西西南一带,河中节度使治所萍州在今山西永济县西,它北摘录可东的晋州、绛州,西依关中的同州、华州,南邻潼关、陕州、虢州。

    河中节度使王珂乃是原节度使王重荣的儿子,他娶了李克用的女儿为妻,一直死心塌地的依附于河东。在公元901年的正月,朱温对河中用兵,他认为李克用与河中相连,无论是入河中还是入河南,都势如长蛇,难以遏止,所以说如果拔掉河中,那就等于将这条长蛇拦腰斩断,所以朱温把这次计划称之为“断长蛇之腰”。

    为了预防李克用救援河中,朱温先派出猛将张存敬攻下晋、绛二州,切断了河东与河中的联系,并屯兵二万,准备阻拦住河东援军。河中节度使王珂一见形势万分危急,接连派出好几次使者前去河东向自己的岳父求救,但是克用因为晋、绛二州接连失守,未能出兵。后来王珂的妻子亲自给自己的父亲写了一封信,上面写道:“父亲,女儿现在随时随地沦为敌人的俘虏,为何父亲大人却能忍住父女亲情不来相救。”

    克用接到信之后,心中也是异常的难过,但他还是不能去救援,便亲自回书道:“如今汴州接连攻下了我晋、绛二州,为父现在是寡不敌众,如果前去救援你们的话,恐怕咱们会一同死去的,你不如先与王郎先逃到长安去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