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风流三界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断送

第一百四十七章 断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敬翔向朱友贞请命出征:“陛下,现在国家连年派将士出征,但疆土却日渐削减,这不只是因为兵骄将怯,还因为调兵遣将不得其法。陛下平日深居宫内,和您商议国家大事的都是些左右的随从,这又怎么能料敌制胜呢?先皇在世之时,占据了黄河以北的大半领土,虽然也亲率虎臣骁将连年征讨,也不能扫灭河东的劲敌李克用父子。但毕间还是压得河东的势力不能抬头。

    现在敌人的兵马已迫近郓州,陛下却没有像先皇那样亲征杀敌,这是臣没有及时奏明的第一件事。此外,臣还听说李存勖自从戴孝出征以来,已经十年之久,每次攻城列阵,总是身先士卒,冒着箭石冲锋。昨天听说进攻杨刘的时候,他也是先背薪渡水,一鼓作气而破城池。陛下不比他差,儒雅而有风度,但却没有亲征退敌,反而让贺瑰之流的将领与之抗衡,寄托驱逐敌寇的愿望,这很难如愿。这是臣失职没有及时奏明的第二件事。

    现在陛下应该亲征,同时向黎民百姓老臣宿将询问破敌良策。否则,大患难除,臣虽然愚笨胆怯,但受国恩很深,如果陛下缺少将才,臣恳请去前线为国效死力!”

    朱友贞虽然懂得他的满腔忠诚,一片忠心,但终究还是听从了赵岩等人的谗言,认为他是因为不得志而在发牢骚。

    不久后,晋军已兵临城下,大势已去的时候,朱友贞这才又想起了敬翔,急忙召来问退敌之计:“朕以前总是忽视爱卿的逆耳忠言,以致有了今天这种残局,国事紧急,爱卿就不要发牢骚了,请问朕现在该怎么办啊?”

    敬翔无奈地说:“陛下当初以无勇无谋的段凝代替智勇双全的王彦章为主帅时,臣就曾极力反对,无奈当时小人依附陛下,终有今日恶果。后来臣也屡次献计迎敌,但陛下总是迟疑不决,现在纵使张良与陈平复生,也难以转祸为福了。请让臣先死吧,臣不忍心看国破家亡的残局。”

    君臣相对落泪,都已无力回天,俗话说逆水行舟不进则退,面对亲征的李存勖,朱友贞不但不亲征对抗,反而贪图享受,宠信小人,再加上调兵遣将时昏庸无能,后梁的败亡也应在情理之中了。晋主攻进开封城后,曾下诏赦免后梁的旧臣,李振对敬翔说:“既然有赦免令,我要去朝见新君主了。”

    敬翔问他:“新君如果问起来,你又怎么回答呢?”李振没说话便走了。

    第二天天快亮的时候,左右来报,说李振已经入朝见晋主去了。敬翔长叹道:“李振徒有大丈夫之名,我们与晋世代为仇,我与他还一同谋划破敌,没想到到现在这种地步,少主(朱友贞)死于国门,纵使新君赦免,又有何面目再进建国门。”最后敬翔自尽而死。

    值得一提的是,李振这个昔日将唐末大臣投入黄河,狂言让“清流”变浊流的人,投降新君之后也未得到丝毫富贵,反而是既丢脸面又丧性命。当李振拜见晋主请罪时,大将郭崇韬对别人说:“人们都传说李振是一代奇才,我今天看他这样子,不过是一介平民!”最后李振在敬翔全家被杀的当天,也命丧亡国之都。浊流之言反而印证了自己。

    敬翔的妻子刘氏也值得一提,她的父亲原是蓝田令,在黄巢起义中,被黄巢的属将尚让所得,成了他的妻子。黄巢败亡后,尚让带她投降了时溥,尚让被杀后,曾一度沦为烟花女子,后又为时溥所得,等待时溥死后,又为朱温所得,极受宠爱,被人称为“国夫人”,当时敬翔刚刚丧妻,朱温为表示对他的宠信,就将刘氏赐给他为妻。

    但刘氏仍然公开地出入朱温宫内寝殿,让敬翔很是难堪。起初,敬翔稍有不满,刘氏就责怪敬翔:“尚让是黄巢的宰相,时溥也是国家的忠臣,论你的门第,真是太羞辱我了。今天你就休了我,让我走算啦!”敬翔恐怕她再到朱温那里说三道四,只好忍辱向她道歉,刘氏认为有朱温撑腰,从此更加骄横,乘车穿衣骄奢无度,连她的侍女也是珠宝玉饰。

    刘氏还私设爪牙役使,和外边的藩镇将领们也有来往,地位的显赫不亚于敬翔,因此权贵们争相攀附,以图私利。刘氏的所作所为竟败坏了当时的社会风气,许多人家也争相仿效,敬翔谋略过人,能辅佐朱温成就霸业,但无力管住骄横的妻子。宰相肚里能撑船,有时这也是一种无奈的做法。

    就这样朱温与敬翔一起打下的江山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而他们的所作所为也都为后人津津乐道,也在评论着他们的是是非非。

    朱温死后,其元神夜慕非又脱出了体内,不过这一次出神,并没有像前几次那样被抓住,而是轻轻松松的恢复了自己的元气。夜慕非正在暗自纳闷儿之时,忽然听到传来一阵大笑之声,一听之下,夜慕非就知道这笑声是来自于谁了。

    原来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那曾经与他一同作战的济公活佛,只见他风采依旧,依然一身破烂之服,手摇破扇,脚下蹋着那“踢哩蹋啦”作响的鞋子,笑着向他走来。夜慕非见到了济公之后,不由得就是一愣。济公看到之后笑道:“怎么,夜慕非,这有什么可奇怪的,见到我你不高兴吗?”

    夜慕非眨了眨眼睛说道:“我还以为我这一次还是会遇到黑白无常那两个家伙呢?”济公说道:“不会了,不会了,现在魔界之事已经了了。”“了了?”夜慕非听了很是吃惊,有点儿不太相信。

    济公看着夜慕非的样子说道:“小非呀,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魔界作乱,有的只是你的心魔!”夜慕非听了之后更是一头雾水,不明所以。济公说道:“要不是侍儿那丫头对我们说,我们还真的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原来所发生的一切,都是你引起的呀!”夜慕非叫道:“侍儿,侍儿对你们说了什么?”济公苦笑道:“小非,你就不要再狡辩了,整件事情我们都已经知道了,我这次来就是要带你进凌霄殿,接受玉帝的审问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