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风流三界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热血

第一百五十三章 热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其实岳飞自己也并没有安卧,在他接到警报的时候,他自己的心里也很担心,因为宋军因为连日以来连连作战,极度疲乏,如果和有备而来的金军作战的话,极难有获胜的希望。可是眼下想要逃跑根本就来不及了,经过了一番权衡之后,岳飞决定冒险效法当年诸葛亮的空城计。他凭着是金军连日以来已经被自己杀怕了,自己这一方如此寂静,准会怀疑其中有诈,怕中埋伏,肯定不会进攻的。事情还真的像岳飞想像的那样,金军来了以后,只是转了一圈,根本就没有进攻,就退走了。岳飞接到消息之后,不禁长出了一口气。可是紧跟着问题又来了,经过连日的争战,岳飞的粮草很快告馨,所以马上就去王彦的营里求借。可是王彦对岳飞的频频告捷不但不感到高兴,反倒觉得如芒在背一般。当初他放岳飞出去,本是想让他去送死,至少让他碰碰壁,受受金人的厉害,然后老老实实的回来受他的节制和管辖,不再与他的闭关自守、畏敌如虎的作法来作对,可是岳飞却坚持了下来,胜仗是一个接着一个,这岂不是等世人昭告他王彦的胆怯无能吗,这如何叫他不嫉恨?现在岳飞向他来借粮,他能答应吗?于是他冷冷的对前来的岳飞说道:“岳将军,粮草我倒是有一些,但是我自己还要用,你有本事独立行动,就没有本事搞到粮草吗?”岳飞听了之后,强忍住心头的不快说道:“王将军,你我都是为了朝廷效命,应当互相支持相助,为什么还要分出你我来呢?”王彦听了之后冷笑道:“那依你如此说来,那岳将军的功劳就可以记在我的名下了?”说完竟然拂袖而去。岳飞见此情状,只得率领所部到了太行山一带,领先当地民间的抗金组织,与金军展开了周旋,打了不少的胜仗。在一次战斗当中,岳飞擒获了强悍凶狠的金军大将拓跋耶乌,在另一次遭遇战中,又刺杀了敌将黑风大王。不过最终还是因为孤军作战粮草不济,难以长久的坚持下去,最后只得杀透了重围。此时岳飞知道王彦根本就容不下自己,就率领部队投奔名将宗泽。

    可是岳飞与王彦分道所镳,独立采取军事行动,如果按照朝廷法令的话是要被处以极刑的。所以岳飞刚到宗泽大营后不久,就被人五花大绑起来,被押到了大营的外面准备行刑,可是就在时辰快要到的时候,正巧遇见宗泽视察刑场,岳飞一见宗泽来到,便朗声高叫道:“宗元帅难道不想恢复中原吗?”宗泽正在行走之际忽然听到一个死刑犯对自己喊这样的话,不由得把脸一沉,走到近前喝道:“胡说!本帅与金人誓不两立,天下人谁人不知?”岳飞接着说道:“既然宗元帅要驱逐胡虏,那为什么又要杀害堪做先锋的壮士呢?”宗泽其实对岳飞之名早就有所耳闻,只是从未相见,今日一见之下,只见其相貌英伟,出语爽快,知道确实名不虚传,不是平庸之辈,马上就吩咐手下人刀下留人,并且把岳飞相邀到帅府去叙谈。宗泽向岳飞询问用兵之道,恢复方略,凡问到的,岳飞总是侃侃而谈,持议精当,宗泽听了,觉得很合自己的心意。他认为岳飞算得上是栋梁之才,堪当恢复大任。他自叹自己现在已经是老朽了,恢复振兴之事尚茫然无绪,而且朝廷当中主合者为数不少,但主战者却又太少了,昏庸无能之辈占据朝堂,贤明干练者大多数都被压制,这些都使得宗泽对未来很迷茫,也很绝望。现在他遇到了岳飞,使他不免对前途又增强了信心。他觉得如果有岳飞这样的人在,那大宋的江山是不会那么容易就会被灭掉的。他激动的拉住岳飞的手说道:“不错,你有勇有谋,相信你在抗金大计当中会有所作为的。”

    当时正值金人入侵,宗泽就命岳飞率领五百名骑兵前去迎敌,想借这个机会来亲自考察一下岳飞的实际作战能力,看他是否是属于赵括那样只会纸上谈兵之流。但岳飞毕竟是岳飞,没有令他失望,先战昨城再战黑龙潭,均以大胜告终。随后开赴汜水关迎敌。该处地势险要,为东西交通咽喉要道,也是西路金军南侵的必给道口,战略意义相当重大,因此必须夺下他并且还要守住!岳飞经过日夜兼程,赶到了汜水关口,在他察看完地形之后,立即开始筹划分置。由于宋军兵力微薄,粮草不足,面对数倍于己方的金军,显然适合于速战速决,不宜于长久的相持下去。于是岳飞就想出一条计策来迷惑敌人,采取了一个乱中取胜的办法。他选出三百名精悍的骑兵,命他们每人捆扎两束柴草,潜伏在前山脚下,他亲自率领剩下的士卒,开赴关口知军的营寨之前。就在这一天的夜里,没有月亮,只有星星稀稀疏疏的散布在天空,眨着惊异的眼光,期待着欣赏由岳飞亲自导演的一幕战斗剧。金军发现岳飞的人马之后,见他们人数太少,丝毫不以为意,一个个都吃饱喝足之后,醉醺醺的进入了梦乡。可是时交午夜时分,岳飞一声号令,埋伏在山下的一二百名骑兵一起点燃柴的两端,每人两束,两手各一,上下左右挥动起来,同时还擂鼓鸣号,吆喝呐喊。一时间,整个天空都被火光照得通亮,漫山遍野都回荡着喊杀之声。金兵立即从梦中被惊醒,一个个都以为是宋军的大队人马杀到了,都是一手提着裤子,一手倒拿着兵器,慌慌张张的就要逃跑。可是没跑几步,迎头就被岳飞拦住了,只听岳飞一声号令:“放箭!”只听箭发如雨,密密麻麻的向金军倾泄过去,金兵立即倒下去一大片。

    岳飞翻身上马,平举着自己的大枪,大吼一声:“杀!”然后就率先冲入敌阵之中。后面的士卒也被感染,是紧随其后,与金军展开了肉博。金军慌猝之下不敢恋战,掉头就跑,可是又遇上了举着火把赶来的伏兵,又被猛杀一通,金军又是死伤无数。在火光当中,只见一员金将哇哇大叫着来回冲突,想要稳住金兵,来进行反扑,岳飞手下的宋兵被他用鬼头大刀砍翻了不少。岳飞看得真真切切,不由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声,将枪挂得胜钩上,从背上取下弓来,搭上利箭,舒展锆臂,“嘿”的一声扯个满月,略一描准,右手一松,只听得“嗖”的一声响,正中金将咽喉,顿时栽下马来。金兵见到自己的主将毙命,顿时惊得失魂一般,拼命冲开了一个口子,逃向了山下。岳飞大胜之毕归营,向宗泽禀报,宗泽知道之后大喜,认为岳飞果然有大将之才,就破格将他提升为统领,不久就升迁为统制。岳飞心下欢喜,认为这下自己可算是遇到了伯乐,政治抱负和军事才能有了全面施展的机会。在此以前,他虽然屡建战功,因身轻位卑,但始终得不到重任。在公元1128的七月初一,老将宗泽死于开封留守任上,他在晚年将全部的精力全部放在了抗金复宋的事业上,却受到了朝廷当中主和派的百般阻挠,被搅得心力交瘁,遗憾而亡。在临终之前,他将岳飞唤到自己的床前,用虚弱但又殷切的声音对岳飞等属将说道:“你们千万不可忘了自己的天职啊!”岳飞等人听了之后都是眼含热泪说道:“宗帅,您就放心吧!”宗泽听吧,吃力的点点头。忽然,宗泽呼吸开始急促起来,脸胀得通红,侍从们一见急忙上前抢救。宗泽用力的推开了大家,吃力的挺起了上半身,睁大了双眼,放出光来,连声呼道:“过河!过河!过河!”然后怒睁双眼气绝身亡。岳飞等人一见此种情景,无不受到震动,激起了对投降派的满腔义愤,发誓要继承宗泽的遗志,打过了黄河,光得失去的河山。

    接替宗泽任开封留守的杜充,却是一位刚愎自用、嗜杀残忍的无能之辈,根本就无力管束部下,集结住开封周围、原归宗泽节制的各路勒王之师,以及收编的忠义民兵很快陷于内争之中,互相开始攻击。原统制王善、曹成、孔彦周等合兵五十万,攻打南薰门,想赶走杜充,占领开封。当时守门的仅有八百名士卒,见叛军来势汹汹,不免一个个心惊肉跳,想要弃城逃跑,岳飞一见挺身拦住说道:“且慢逃跑,其实叛军是乌合之众,虽然人马众多,但没有什么害怕的。不信的话,我杀一阵给你们看一下!”话音一落,随即挺枪挟弓,跃马冲入敌阵,叛军知道岳飞的厉害,哪里敢有人来阻拦,所以竟然被岳飞冲得四散奔逃。守兵一见,大为振奋,一起杀上,叛军不支,慌忙退去,岳飞领军乘胜追击,擒获叛将杜叔五、孙海、孙胜等。岳飞因为此次平乱有功,被授为英州刺史。杜充一见部将分崩离析,而且城中的粮草即将用尽,金军主将又虎视眈耽,时刻有侵犯之心,便决定放弃开封南逃。岳飞听说此事之后,急忙劝阻道:“将军万万不可,开封为军事重地,关系重大,万不可随意放弃。如果开封若失,中原必陷于胡虏之手;若中原不保,那朝廷可就危险了!他日若要收复,就远不如放弃容易了!愿杜充帅三思而后行啊!”杜充一听强词夺理道:“咱们经此叛乱,开封守军元气大伤,兵少将寡,粮草又接济不上。朝廷此时逃难不暇,根本顾不上开封的守备,这怎么能够长期地坚持下去呢?现在提前撤走总比城破时突围要好吧!”岳飞见杜充执意要走,只好请求道:“如果您一定要走,那就让我留下来吧!我向您保证,坚决守住城池,否则的话,提头见您!”杜充哪里会答应,把脸色一黑道:“我主意已定,你就不要多言了!”言罢,拂袖离去,岳飞无奈之下只好从命。这样李纲和宗泽流血保卫过的开封城就被杜充轻易抛弃了。

    可是杜充丢失开封,朝廷非但没有治他的罪,反任命为枢密副使,并兼建康行营留守。在第二年秋天,金军渡过淮河,取道滁州、和州,准备渡江后直趋浙江。杜充畏敌如虎,闭城不出。岳飞认为应当凭借长江天险,进行坚决的阻击,决不能让金兵蹋上岸来。如果让金军渡过长江,就很难阻挡其凶猛的进攻了。他几次进见杜充,陈述利害。请求邮兵,沿江布防,但杜充拒不答应。最后,岳飞竟然急得流下眼泪来,哭谏道:“杜留守,发兵吧!再拖延就要危险了!”可是杜充终不为所动,将岳飞斥退下去,不久即传来了警报,说金军已在马家渡轻松渡江,正势如破竹,向建康杀来。杜充此时才感到惊慌,草草派岳飞等人迎敌。这犹如用几筐土石堵决堤的洪水,如何能起得了作用?有一员将官尚接战即闻风逃窜,都统制陈淬还没有摆开了阵势,就被势焰正炽的金军站得东倒西歪,混战当中,陈淬竟然阵亡。只有岳飞挺枪跃马,奋力冲突,杀得金兵不敢上前,只能任他驰骋。无奈孤军奋战,寡不敌众,只得杀重围,在险要处安营扎寨。在岳飞浴血奋战之时,胆小如鼠的杜充开城迎降,南宋的长江防线彻底崩溃,金军乘胜南下,直趋临安。高宗丧魂落魄,逃到明州附近的海上。南对将帅的叛逃,士卒溃散,金军席卷而来,百姓惶惶呼救的局面,岳飞是心如刀绞。他将士卒集合起来,歃血盟誓道:“朝廷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我血性男儿在国难当头,当以死报效国家,图个名留青史,流芳百世。如果向胡虏投降,或者结火为盗,纵然一时偷声,终会遗臭万年,大丈夫能这样行事吗?”听得将士们热血沸腾,表示愿意追随岳飞血战到底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