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风流三界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声威

第一百六十二章 声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在岳飞取胜的同时,韩世忠收复海州,张俊部将王德收得宿州、亳州,金人大震,消息传到了临安,一心求和的高宗和秦桧与金人一样深以为忧,急忙下令各路宋军撤退。岳飞正在逐节进攻,哪会乐意半途而废呢?当下拒绝了收兵的命令,留大军驻守颖昌,自率一队精锐气马直趋偃城。兀术大为震惧,召集部将商讨对策。众将早已被岳家军吓破了胆,兵临城下的时候,哪里还会想出胜敌的法儿呢,纷纷说岳飞智勇冠绝天下,难以为敌,还是早早退兵为上策。金兀术却不愿就此善罢甘休.他做梦都想马踏临安,灭掉南宋,建立大金帝国.实际上,他有几次快要成功了,都碰上了岳飞,让他大栽跟头,前功尽弃.他很恼恨这位丧门星.他领教过多次,知道岳飞的厉害.但他咽不下这口气.他是金国的一根撑天柱子.握有百万大军,曾经灭掉辽国,破开封,瞄宋主,使宋人谈虏色变,难道就甘心败在一位处处受朝廷节制,拥兵不足几万的南宋将领手中么?这不是让世人和后人耻笑吗?不行,绝对不能,一定要和这个岳南蛮一决雌雄,看谁到底是”爷爷”!于是,金兀术调集各路兵马,决心与岳飞决一死战。

    岳飞接到急报后,不禁大喜道:“金寇来得越多越好,我正好乘机一举歼灭他们,免得以后再骚扰中原!”正说着,朝廷钦差赶到宣读旨谕,敦促岳飞速速撤退,以免被金人吃掉。岳飞告诉来使说道:“金人已经黔驴技穷了,我完全有把握破敌,请您回禀皇上,让他放心,尽侯佳期音!”钦差见说不动岳飞,只得回朝交差。岳飞遂挑选出嘴皮薄,善羞祖骂娘的士卒,让他们逐日里骂阵挑战,兀术听了之后不胜其怒,遂向岳飞来战书,愿意决一死战,并令龙虎大王、盖天大王,及将军韩常等,云集郾城,列好了阵势。岳飞将岳云传到帐内,命他首先出战迎敌,并下军令状说道:“如果不能全胜金贼,就提头来见。”岳云为岳飞长子,十二岁的时候就随父出征,所使两柄铁锤,重八十斤,使起来如车轮飞转,所向披靡,累立战功,被称为赢官人。现在他刚二十出头,任防御使,领有数千人马。他受了命令之后,即带着自己的队伍,大开城门,旋风一样冲入敌阵。来回冲荡,地上很快就堆满了金人的尸体。龙虎大王如果不是跑得快,脑袋早就被岳云砸得粉碎了。兀术一见岳云如此厉害,便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铁甲浮屠”和“拐子马”来。这是兀术恃以为傲的王牌军队,所有的将士全穿着铁甲,三人为一伍,用皮绳串联起来。每进一步,便以马随上,可进不可退,以示必死的决心。这支军队,一向横行中原,屡败官军,这支军队,一向横行中原,屡败官军,这次又使出故伎,用来对付岳云。岳云并不畏惧,抖搂精神,竭力厮杀,身上连受几次伤,仍然勉力坚持。岳飞见状,立即放出藤牌军,冲到了阵前,左手持藤牌遮体,右手执麻扎刀,蹲着身子,专砍马腿。拐子马互相串连,一马倒地,其他二马便被绊住,不能前进,霎时间,一万五各骑拐子马人仰马翻,七颠八倒。岳云乘势麾众向外杀出,岳飞也纵军奋击,担枪跃马,带头冲锋,一个部下拉住他的马头,阻止说道:“您是国家的重臣,关系到社稷的安危,怎么这么不顾惜自己的生命呢?”岳飞喝斥了几次都没有松手,一气之下,挥起了皮鞭,抽着那位部下的手,叫道:“你知道什么?给我滚开!”说完一提马缰,冲了上去。将士们见了,大受鼓舞,勇气倍增。战斗一直持续到天黑,金军大败,向北逃去。

    兀术头也不回地逃了一程,见岳飞收兵,才停下来扎营休息。点检人马,损失大半,不由悲从中来,出声痛哭道:“我从起兵伐宋以来,全靠这拐子马常胜敌兵,现在被岳飞消灭,今后还有什么指望呢?”韩常等将在旁劝解道:“大帅千万不要如此,胜败乃是兵家常事,不必为此伤心.”兀术转悲为恨,咬牙切齿道:“我一定要再增加兵马,与岳南蛮拼个你死我活!”于是收集残兵,并从汴京调来了生力军,云集颍昌。岳飞只领四千人马,与金军展开激战,竟大获全胜,兀术简直要发疯了,又云集了十二万人马,向岳家军猛扑过来。兀术女婿夏金吾想替自己的岳丈洗涮耻辱,恢复名誉,挥刀冲在最前面,连连砍翻十余名宋兵,气焰十分嚣张。岳云见状,不觉大怒,拍马迎上,飞马相迎,没有几个回合,一锤正中夏金吾的天灵宝盖,打了个万朵桃花开。金兵见状魂飞魄散,撒退就跑,狂奔十五里才止住。当时,太行山及两河地区的抗金义勇军,纷纷响应岳家军,攻城夺池,一时金军的道路被阻绝,成为绝援之敌,岳飞于是大起兵马,进逼朱仙镇,在距汴京四十里的地方,与金人对垒相拒。岳飞首先派自己的亲兵先驱杀入,将金军杀得阵脚大乱,岳飞随之提枪跃马,驰入阵内,众将领也各个奋勇向前,如猛虎下山,犬羊立靡,神龙搅海一般金兵十伤六七,兀术几乎送命,幸亏转身跑得快,一口气跑回了汴京。经过岳家军一系列沉重的打击,金军元气大伤,士气低落,兀术想号召众将再议迎敌,却个个垂头丧气,没有一个人吭声.兀术又传檄河北,调集诸路兵马,竟没有一兵一卒赶来。当时中原一带,人们纷纷响应岳家军,悬挂“岳”字旗帜,并箪食壶浆,饷送义军.就是金军骁将马陵葛思周谋,及统制王镇,统领崔庆,偏将李凯,崔虎叶旺等,全都以为金人气数已尽,有意提前降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