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风流三界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为什么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为什么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秦桧遂派人将正竭力做赤松游的岳飞逮捕,送入大理寺受审。岳飞想不到秦桧这样心狠手辣,,激愤之下,撕开了上衣,露出了背部,让中丞何铸和大理卿周三畏不觉得肃然起敬,就是与秦桧同党的何铸,也良心发现,命将岳飞送回了狱中,自己去向秦桧早辩岳飞无辜。周三畏干脆挂冠而去。秦桧于是让一直对岳飞怀恨在心的万俟谢接办此案,岳飞任凭酷刑加岙,始终不肯承认。万俟谢于是效法张俊,自拟岳飞口供。诬陷岳飞曾令于鹏、孙革致书张宪和王贵,让他们向朝廷虚报军情;岳云曾致书张宪,让他设法岳飞再掌军权等。供词送赵构审批,赵构不暇细阅,生怕跑了岳飞似的,急急批道:“岳飞特赐死!张宪、岳云并依军法施行,令杨沂中监斩!”于是,岳飞便被赵构恩赐的御制毒酒鸩杀在临安临安大理寺所在的风波亭,终年三十九岁。临刑时,一腔怨愤的岳少保提笔在供状上写下“天日昭昭,天是昭昭!”八个大字,写毕,掷笔于地,仰天大笑,端起鸩酒一饮而尽,一代军事英才就这样含冤而亡。

    岳飞一死,秦桧议和的最大障碍被除去,朝中再也不骨人也与他抗争了。于是,他唐朝李林甫的手段,为固相位,媚上夺下,把朝中各个部门全换上了自己的人,反对自己的全部了被贬被杀。由此,他得以执掌相权达十九年,一直到他六十六岁时死去。史书上说他为相十九年,劫制君父,包藏祸心,倡和训国。忠臣良将,斥锄略尽,顽钝无耻,率为桧用。然天道悠悠,报应不爽,秦桧死了之后,他儿子被逐,其家被抄。宋孝宗的时候,为岳飞平反,掘秦桧墓,追夺其王爵,改谥谬丑。后来,人们为岳飞修庙宇,并铸秦桧夫妇铁像跪于岳飞墓前,以示惩罚。相传时至今日,有一秦桧的后人去杭州西湖见秦桧的铁像后,为有这样的祖宗而感到羞耻,遂挥笔写下一个对联:人从宋后少名桧,我到坟前愧姓秦。

    其实史书上的名将并不算少,与岳飞处境相同的有这么两位,可以相互比较一下。赵国人乐毅属于战国中后期的人物,其先祖乐羊在魏国当大将,因伐中山国有功被封于灵寿,后全家廷居于赵地。因赵国武灵王为王位继承人之事引发了内乱,匀毅就跑到魏国首都大梁。魏王闻乐毅之贤,于是将门之后,就封乐毅为大夫。此时的魏国早已没有魏文侯、魏武候时的国势了,在中原诸侯争霸的严峻形势之下,只能处于自守的境地。魏王又没有励精图治、恢复国的雄心,因此乐毅觉得在这样的国家难以施展自己的才干和抱负,就想择木而栖,先贤君而事。有一次,处于北方的燕国通好魏国,作为回报,魏国派使臣到燕国去。魏王想到了乐毅,认为他最适合,就命乐毅作为魏国使臣出使燕国。当是就有人提醒魏襄王,说:“燕昭王正在招贤纳士,匀毅素有贤名,勿使出境,恐为燕用。”可是这一番忠言魏王一点儿听不到耳朵里去,还是任命乐毅为使。乐毅接命之后,稍事收拾,即刻上道。

    燕国处于中国的北方,建都蓟,是战国七雄中的北方强国。但到了燕王哙时,因为误听辩士诡言,国势大弱。苏秦当了六国丞相之后,贵重天下,他弟弟苏代也步其兄之后尘,经纵横之说闻名于世。此时,燕易王已死,燕王哙即位,子之为宰相,权倾朝野。为了夺取王位,子之送苏代千金,要他为自己说话。苏代到了燕国之后,燕王哙问他道:“齐王现在如何?”苏代说道:“大王,齐王肯定不能成霸天下!”燕王哙问道:“这是为何?”苏代说道:“这是他不信任宰相的缘故。”燕王哙听了之后心有所悟,加重了子之的权力。过了不久,苏代对燕王说道::“大王不如以国让子之,人之谓尧贤,是因为以天下让许由,许由不受,所以尧有让天下之名而有天下之实。现大王以国让子之,子之必不敢受,于是王贤于尧,必霸天下。”于是燕王哙果以王位让宰相子之,而子之却老老实实少客气的当起国王来。只有三年,国内大乱,太子率军攻子之,杀之。此时燕王哙已死,太子即位,是为燕昭王。就在燕国内大乱之际,东方的齐国乘虚而入,占城七十二座,燕因内乱,国势大耗,无力反击,眼睁睁地看着齐侵占自己的土地。因此,燕昭王一上台,立志复仇,恢复故土。

    燕昭王是一个贤明又有作为的君主,上台伊始,就出榜招贤,引进人才,很有一番励精图治、振作有为的气象。他为了引进人才,别出心裁地筑了一黄金台。可时间过了很久,也不骨见一个人来到燕国来。燕昭王忧心忡忡,就对他的大夫郭隗说道:“本王以如此贤心招揽天下英才,可一个人也不见来,何也?”郭隗听了之后微微一笑说道:“大王要招揽人才,仅靠筑黄金台是不够的,还要拿出实际行动来,使天下的人才都知道真心爱贤、尊贤、用贤。”接着,郭隗就为燕昭王打了一个比方:从前有个国王,对千里马爱之如命,就命他的大夫持五百金去寻找购买。这位大夫在外转了很久,也不骨找到千里马,就只好买了一具死马的骨架回国,并谎称是千里马。国王一见大怒:“本王要你用王百金买千里马,你居然买了一具死马骨头回来,该当何罪?”这位大夫不慌不忙的说道:“大王息怒,真正爱千里马的不要你自己亲自去找,而是要让千里马自己跑来,要让人知道你确实爱马。一具死马的骨架尚能值五百金,何况活马乎?大王你放心,不久千里马就会来的。”果然过了不久之后,就连续有好几匹千里马闻讯而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