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风流三界 > 第一百六十八章 黄金台

第一百六十八章 黄金台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郭隗最后对燕昭王说道:“引进人才与买千里马的性质是一样的。众所周知,臣这个人并没有什么才能,可是如果大王能买下臣这具死马的骨头,重用于臣,那天下英才很快就会来。因为连臣都会重用,何况奇才呢?”燕昭王听了之后,很受启发,就照郭隗的话去做了,封郭隗为高官。果然此举在诸侯国当中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乐毅之所以急于离魏去燕,就是得到了燕昭王真心求贤的信息。乐毅一到燕国,燕昭王大喜,对左右之人说道:“乐毅乃是将门之后,素有贤名才学。尽管他是作为使节来到燕国,但本王还是要把他留住。燕国正是需要这样的人才。”于是对乐毅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送礼甚多,态度也是极为恭敬与谦逊。乐毅见到这种情况之后,就对燕昭王说道:“大王对使臣如此,实乃超出对国家使臣的礼节范围,不知大王有何要求。”燕昭王听了之后坦率诚恳的说道:“实不相瞒,寡人早闻先生之才,只是无缘相见而已,今日蒙天赐,先生来到燕国,实乃是寡人与宗庙之福也。所以,先生如不相弃的话,就请留下来,寡人何惜高官厚禄。”见此,乐毅大受感动,说道:“难得大王如此爱贤之心,臣愿受犬马之劳,以供驱使。”燕昭王见乐毅愿意留下,喜不自禁,立即拜乐毅为亚卿,负责军队的组织训练和指挥。

    一天,燕昭王亲到乐毅的府上,向乐毅请教军国大计,昭王说道:“寡人受国以来,深以先王丧国为耻,寡人想祭宗庙之灵,以雪燕耻,复仇伐齐,将军认为寡人该如何去做呢?”乐毅说道:“深感大王之问,为国者要强根固本,威震天下,唯有对内以信,对外以威。齐是大国,燕乃小国,要复齐仇,非一战所能下,大王当徐徐图之。”然后乐毅向燕昭王提出:“对内取信于民,引进人才,发展生产,扩大军队,训练士卒,在此基础上,待其隙虚,先扫藩篱,壮大自己,再攻中心。”这些战略方针。燕昭王听了之后深以为然,经过十多年的励精图治,国势大增,军队也扩大了几倍。于是,燕昭王就命乐毅率军出击,先扫清燕周围残存的小国,开拓了从今内蒙古土默特以东,大青山以南、长城以北和辽河流域的广大地区,使燕国实力进一步增强。见燕国实力增强,燕昭王复仇雪耻的心理就愈加强烈。此时齐国尽管国王对内斩杀大臣,失信于民,对外欺侮、结怨于诸侯,昏聩而残暴,但齐终究是大国,方圆两千多里,带甲之士几十万,而且铸山为铜,煮海为盐,国势不容小视。燕国虽然具备了伐齐的可能,然在具体的实施上是一点儿也疏忽不得。

    燕王复仇心切,而大将乐毅的头脑却非常的冷静、客观。他对燕昭王分析了敌我双言的形势,说道:“臣听说有一句谚语说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齐原是霸业之国,地广人多,根基较深,尽管目前有危机,但其国势还是很强的。大王不仅要雪耻,而且还应占齐国而有之。所以,仅凭我们一个国家是不行的,必须联合楚、魏、赵、韩诸国,共同出兵,方能取胜。”燕昭王说道:“那这些国家会出兵吗?”乐毅说道:“齐泯王的倒行逆施早已在诸侯国间十分的孤立,大家都很讨厌他,只要派一能言善辩之士,携以重礼,定能成功。“于是燕昭王就命乐毅为燕国的使臣,携带重礼,游说楚国、魏、赵、韩。各国因怨齐已久,听说是联合伐齐,均表赞同。各国均愿出兵车八百乘与燕会合。从而,中**事史上的第一个军事聪明产生了。见到各国均愿意出兵,燕昭王大喜,就命乐毅为上将军,统率赵、楚、韩、魏、燕五国的军队,浩浩荡荡的向齐国杀去,时间是公元前的284年。历史上的经验往往是这样,人生旅途处在最秦风得意的时候,倒霉和不幸就开始悄悄的靠过来了,如果当事人能够见微知著,超然远思,就能防患于示然,避免人生的各种悲剧发生。乐毅就是这样一个趋安避祸逢凶化吉的人物。

    齐泯王得知燕军大将乐毅率诸侯军攻齐之时,自己也亲率齐军主力与联军相遇于济水。见齐王亲率大军而来。乐毅就命联军在正面坚守,自己则亲率燕国骑兵溯济水而上二十里,从翼侧横击齐军。遭此突击,齐军大败,齐泯王只好率残军败将向齐国首都临淄城逃去。济水大捷之后,赵、韩、魏、赵四国的军队就班师回国了。乐毅则率燕**队猛追齐军残部,很快就收复了被齐国侵占的燕国领土。同时,乐毅见齐军已成惊弓之鸟,就紧追不舍的对齐国的首都临淄屐了攻击。齐泯王此时已经被吓破了胆,见燕军势大攻城,以为临淄孤城难守,就放弃临淄的离务,率少数臣子逃往了莒城,临淄被燕军攻破。乐毅攻入临淄后,把虏获的珠宝玉器,车甲祭器悉数运回了燕国,就连齐国的镇国之宝宫钟也作为战利品展览于燕国的宫廷之中,让天下诸侯无不羡慕。因功,燕昭王派使节拜乐毅为昌国君。攻破了齐都临淄之后,齐国只有聊城、莒城和即墨三城在顽强的抵抗燕军,其他地方均为燕军所占。这对于乐毅来说是一个新课题,一方面要攻破剩余的三城,同时又要巩固已经取得的齐地。他认为单靠武力,即使破其城也不能服其心,即使占其国也不能服其民,不能长久的统治。于是,他开始改变策略,由单纯的军事打击,变为以军事打击为辅,政治上争取民心为主。他对即墨、莒城和聊城,采取围而不攻的战略,对已经攻下之地,衽减赋税,废苛政的方针,并尊重当地的风俗习惯,保护齐国的固有文化,优待地方名流,对齐民衽攻心战,使之从根本上瓦解齐军的抵抗力,对剩余三城也可收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