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幽梦沉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在后来的几天里,再没有看见别人,只有那个小女孩照顾她。

    女孩身上的粗布长袍,简单拢在脑后的长发,都让纪采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虽然她问女孩这里是不是寺庙她们是不是带发修行时,那女孩好像被扎了好几针似的。

    女孩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问她想说什么又不说,问她些什么就只会摇头,纪采也无话可说了。

    不过总算想起来一个肯定有答案的问题,女孩低着头小声说:我叫雨兰。

    雨兰,雨后的兰花,好听的名字。听到夸赞,小姑娘的脸都红了。

    雨兰很乖巧,细心的照顾着纪采,隔一天就拿来一大包药面,用水和成泥状涂在她的伤处。应该是草药吧,有种清新甘甜的味道,她也懒得问,不过真的很管用,伤口已经不怎么疼了。

    她开始担心会不会留下疤痕,是不是将来还需要整容。

    整容?她自嘲的笑了笑,有命出去再说吧。

    喝的药实在是苦,而且对声道刺激很大,因为她发现自己的嗓音变了很多,有种不是自己在说话的感觉。

    一睡着就不停的做梦,梦见妈妈握着她的手在哭,周围不断来去匆匆的脚步声,可怎么也睁不开眼睛,一下也动不了,想说什么也说不出来,每次都是急得满身大汗的醒过来,发现还是自己一个人躺在空旷的房间里。

    雨兰没来的时候她就在房间里溜达,怕躺时间长了身体变虚腿变软。

    偶尔开窗透透气,冷冽的空气吸到肺里感觉很舒服,淡淡的飘着清新的花草香味,有时也会传来一阵饭菜的香气。

    天蓝,云淡,风轻,丝毫没有秋天的萧索。

    外面院子的门平时是锁着的,房门平时也是锁住的,只有送药和饭时才会打开,雨兰从未忘记过依次的开门锁门。

    纪采一直强忍自己想推开雨兰跑出去的冲动,至少要等到跑得动的时候才行。

    房间可以用屋徒四壁来形容。墙上挂着两幅山水字画,一个粗陋的架子摆了几个瓶瓶罐罐,古香古色的,是她最喜欢的复古风格。衣柜里面只有几件相同颜色的粗布长袍,下面一个上了锁的箱子,翻来覆去也看不出什么玄机。

    木床很宽大,虽然漆面有些斑驳,但上面菊花雕刻非常精美。

    只是床板太硬了,硌的纪采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揉骨头。

    多数时间,只能无聊的躺着,她明白自己一定要吃好睡好,这样伤才能好的快些。

    可是身体不动,思绪却不肯停止,拼图般的记忆一点点变得完整。

    那天是周末,她百无聊赖的抬头看看办公室的时钟,离下班还有十五分钟。

    因为怕延误晚上和周允浩见面,牺牲午餐时间完成手头堆积的工作,最后反倒有点无所事事。

    打印机仍在不知疲倦的工作,单调而有规律的打印换纸声在办公室里回荡。

    她拄起下巴,目光漫无目的游离着,大家都在默默的低头忙碌,谁也不愿意占用下班时间,走出办公室的那一刻就是一天中最轻松的时刻。

    “啊,终于下班了!”

    一声大叫打破了沉寂,转头一看,原来是那个新来的大学生小李兴奋的站在办公室中间,高举着双手。

    刚走进来的敏姐过去敲了一下他的头,故作生气,“鬼叫呀你!吓人一跳。怎么,晚上佳人有约?这么兴奋!”

    小李不好意思又一脸无辜的样子,“实在对不起,敏姐,忘记您老人家喜欢清静了。不过今晚约了佳人的可不是我,应该是……”他的手在办公室里转了一圈,突然一指纪采,“纪姐!”

    “去!你纪姐有约会又不是什么新闻!”敏姐又敲了一下他的头。

    小李夸张的揉着头,趴到纪采桌上,“纪姐,我晚上没处去,你看天又黑黢黢的,我给你当个电灯泡,替你照亮,这主意怎么样捏?”

    “好主意!撒花……”纪采拿起文件夹也要敲他的头。

    小李敏捷的跳开,嘟囔着,“现在的女人怎么都这么凶,越漂亮的女人越凶!”

    同事们一边笑一边忙着整理东西,纪采早就收拾好了,第一个和大家说再见。目光一扫,发现原经理正透过玻璃隔断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她颔首微笑,转身走出办公室。

    “纪姐,约会愉快!拜拜!”小李对着她的背影做了一个夸张的POSE,,明显的精力严重过剩型。

    走出写字楼,一阵冷风迎面而来,几片树叶旋转着飘落下来。

    远处的天阴得好像一块兜满了水的黑布,已经濒临了支撑的极限,似乎一伸手就能捅漏,路灯也提前亮了。马路上的汽车要比往日多,都打着灯鸣着笛,缓缓的蠕动。风一阵一阵大起来,路旁夏天刚种的小树东倒西歪摇晃着,行人都冻得缩起了脖子。

    又是天凉好个秋!纪采感叹一声,裹紧风衣,快步走向公交车站。

    车来了,等车的人群蜂涌而上,她几乎是被挤上了车。

    虽然和周允浩并没有正式提及未来的事,但自从他建议她没事的时候去看看房子后,她就一直告诫自己应该懂得节省了,少去SHOPPING,少打车,抵住那些层出不穷的高科技产品的诱惑,多了解理财方面的知识。

    因为突然降温,车窗都关上了,又正是下班时间,挤满人的车厢里充斥着各种气味,嘈杂的说话声汇成了一片嗡嗡声。

    她挤在一个胖男人的背后,被他浓重的汗味熏得喘不过气来,想别过脸,旁边又不知是谁的一只紧紧吊着拉环的胳膊。只好勉强把头仰向天花板,双手搂着包拼命站稳脚跟,生怕身体会碰到那个胖男人。

    突然“嘎”的一声,公车一个急煞,那个胖男人一下子砸在她身上,她无法站稳一脚踩到了后面的人。

    “你赶着去投胎呀!抢什么抢!”公交司机打开车窗大声骂了一句。

    公交车继续前行,胖男人努力回头向纪采道歉,她慌忙闪躲那张胖脸,连声说没关系,又向后面的人道歉,看见那个人一面忍着被高跟鞋跺着的疼痛,一边装着无所谓的表情,忍不住想笑,正好到站了,赶紧挤下车。

    斑驳的黑云像被烧黑的锅底,还在不安的涌动着,路旁的广告牌在大风中咔咔作响,看样子一场暴雨是难免了。

    纪采走进“康家美味居”,这里地道的湘菜很好吃,她是常客。服务员大都认识她,直接把她带到一个安静些的角落。

    因为周允浩还没来,她点了几个两人都爱吃的菜,告诉服务员等人来了再上菜。

    稚气未脱的湘妹尽量说着普通话,“今天发大风,姐姐早来很的,哥哥迟到的哒。”

    接过小湘妹倒好的茶,她才发觉自己的手冰凉冰凉的。

    “轰隆隆!”,阵阵的闷雷声传来,要下雨了吧。她没有带表的习惯,翻开手机,周允浩已经迟到半小时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一向都是她迟到的。

    外面突然一声刺耳的汽车刹车声,她有点心慌起来,今天天气这么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虽然并不习惯催促别人,但还是拨通了电话,“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她越发的担心起来,不安的咬着嘴唇,眼睛直盯着入口的方向。

    终于在几次无法接通后,听到了熟悉的“嘟——”的声音,还好,接通了,她略松了一口气。

    “喂,纪采。”周允浩刻意压低了的声音清晰的传了过来。

    “浩,你怎么还不来?我以为你路上出事了呢!”

    “没事。公司临时紧急会议,忘告诉你了。”

    “哦,没事就好。那你开会吧,我等你。”

    “差不多开完了。我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到。你先点好菜,饿了就先吃。”

    “不,我等你。”她也压低了声音带着撒娇,听见周允浩低声笑了一下,“好,等我。”

    纪采头疼欲裂,回忆的路突然断掉,心中莫名的恐慌让她轻轻喘息着。

    她按住太阳**,感觉到脉搏在砰砰的跳着,细汗密密的渗满了额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