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谁是采苹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日出日落,大概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了,纪采始终无法重新整理自己的思维,反倒有着恨不得拆了这房子、要不就放把火烧掉的冲动。大不了再死一次!实在猜不透自己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

    难道……,还没等那个可怕的念头浮上脑海,就听见了开锁的声音,纪采马上回到床上躺下,下决心这次一定要跑出去。

    豁出去了!她暗暗给自己打气。

    雨兰一进来就高兴的说,“姐姐,你很快就可以出去了!”

    “什么!”纪采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把雨兰吓了一大跳,托盘差点扔到地上。

    “是,刚才赵嬷嬷告诉我的。嬷嬷说问题差不多要解决了,到时候姐姐可以光明正大的出去了。”

    这下轮到纪采心里七上八下起来。自己很快就可以离开,那么,今天要硬闯出去还有意义吗?

    “问题解决?我出去有什么问题!”

    雨兰依旧只是摇摇头。

    还是执行原定计划!

    如果问题是按不利于自己的方式解决的,岂不成了待宰羔羊?看样子今天这恶人是当定了。绝境真的能发挥人的潜能,纪采做梦都没想过自己会变得这样沉着果断。不过要打晕雨兰,好像有点下不了手。

    她偷偷把准备好的绳子藏在身后,这是撕了衣柜的几件衣服好不容易连起来的。

    “我今天不太舒服。”她装作很虚弱的样子让雨兰把饭端过来。

    “姐姐,你不要动,我来吧。”雨兰体贴的一口一口喂她吃。

    这里的饭菜味道很单一,质感粗糙,但却有着天然的清香,几乎每顿都是不同的口味,还有什么大补汤之类的,每次她都会吃个精光。有鱼有肉的,并不像是寺庙的素菜,不过她已经懒得去探究这些事了。

    “饭菜怎么都是凉的?”反倒像是被烫着了的样子。

    “今天是寒食,只能这样。”雨兰小心的回答。

    看着雨兰稚嫩的脸庞,温顺的表情,纪采实在下不去手。

    反正只是绑住她,又不会受伤,纪采终于下定决心,她一把打落雨兰手里的碗,站了起来。

    雨兰吓得呆住,任由被弄得跟个粽子似的。

    纪采拿出一团布要塞到雨兰的嘴里,看着雨兰充满恐惧的眼睛,心软的说,“不许叫,叫的话我就塞!”

    翻出钥匙,没想到这钥匙也是仿古的。她打开房门,终于走到了院子里。

    贪婪的深吸一口室外的空气,她闭上眼享受着暖暖的日光,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

    低头看见脚下的影子,恍然大悟,大白天的,往哪里跑呀!还不立刻就被人发现?应该等到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再装成雨兰的样子把握更大些。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她懊恼得直敲自己的头。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现在是既做之则跑之,难道还能再放雨兰回去?虽然现在她很听话的一声不吭,回去还能不说吗?

    没有回头路了!纪采只好硬着头皮轻轻打开院门。

    门一开,又傻了眼,外面居然是同样格局的院子,只不过多了一排房间而已,同样静悄悄的不见人影。

    她稳定心神,深吸一口气,还是一步一步走了出去。

    “采苹,你这是干什么?”声音并不大,可是对纪采来说就是一声炸雷。

    是第一次见到的那个嬷嬷,纪采听得出声音。转过身,那张满是皱纹的脸在白天看起来一点不可怕,很和善。

    她努力咽了咽吐沫,尽量一字一句的问,“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不能出去?”

    老嬷嬷怜悯的看着她,叹着气,“不是要关着你。现在你出去,命就保不住了。”

    纪采更是一头雾水,难道自己被人追杀?

    老嬷嬷走过来,扶住摇摇欲坠的纪采,“李嬷嬷一直在为这件事来回周旋着。明玉公主已经去求过皇后,端妃、静妃也帮忙跟皇上求情。因为明珠公主在宫里的人缘好,所以大家能帮忙的都愿意帮一下。”

    什么……?纪采觉得自己一脚踩在了棉花上,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老嬷嬷就像是在讲梵语,一句也听不懂。

    她虚弱的问了句“你说什么?”,然后听见老嬷嬷大声喊雨兰的声音,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又听见妈妈的哭声,妈妈边哭边说,女儿,你快好起来,怎么能丢下妈妈不管呢,你不要妈妈了?

    不,妈妈,我要你,女儿要你!

    妈妈!纪采大叫着坐了起来,骇出一身冷汗。

    还是在那张床上,床边坐着2个老嬷嬷,地上站着雨兰,还有两个和雨兰打扮一模一样的女孩,都错愕的看着她。

    纪采全身湿透,脸上的汗水还在不断往下淌。

    她一把抓住那个见过的老嬷嬷,大声问,“我妈妈呢,她上哪里去了?”

    雨兰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被她紧紧抓着的老嬷嬷不停抹眼泪,另外两个女孩也眼泪汪汪的。

    “我妈妈也出事了,是不是?是不是!”纪采声嘶力竭。

    旁边陌生的老嬷嬷扳开她的手,“采苹,事情会很快会了结,现在至少你的命已经保住了。”

    纪采猛然盯住她,用尽力气大声追问,“你怎么知道我原来的名字?我为什么需要保命?你们是谁?这到底是哪里?!”

    老嬷嬷柔声说,“采苹,我们都知道明珠公主的事连累你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可是你能活下来已是极大的万幸,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明珠?”这是纪采第三次听到这两个字,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肯定有什么误会。这里是深山老林中一个未被发现的原始部落,“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的那种桃花源,一个叫采苹的女孩失踪了,恰巧自己被抛弃在附近,恰巧被他们发现带了回来,恰巧两人长得很像。

    她坚信自己想法的正确性,“我不是你们部落的人。你们一定是认错人了!”

    话一出口,几个人都吃惊的瞪着她。

    “采苹,”陌生的老嬷嬷说,“我今天去觐见皇后。皇后已经答应赦免你,恢复你的身份,你不用再担心了。”

    “你就是李嬷嬷?”纪采迟疑的问。

    李嬷嬷点了点头。

    “那么,我以前认识你?你们,我都认识?”

    李嬷嬷又轻轻点了一下头。“不,你只应该认识我。”

    “那么,你们一直说的采苹是什么人?”

    在场的几个人脸色一下子都变了,悲悯而无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